“所以,就有了你們的現在?”白小鳳問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蘭姐點點頭,抽泣着,因爲雨水寒冷的原因,嘴脣都有些發紫了,頭髮溼漉漉的黏在臉上,看得讓人心疼。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那我,又是怎麼回事?”

其實他也挺納悶的,之前已經警告過張嶺東和蘭姐那麼多次了,而同樣的事情,之前每次警告前都發生過,蘭姐也是每次適可而止。

可這次,蘭姐的反應確實有些大了。

“你?”蘭姐眼睛通紅,神情無比的悲涼,“我是個女人,每天在刀口舔血,很累很沒有安全感,只是想找個人依靠,找個人陪伴,而你,是我認定了的。你和那些男人不一樣,那些男人全都覬覦着我的身體,被我的魅術輕輕一施展,就能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哪怕我沒有施展魅術,他們依舊對我趨之若鶩。”

“陪伴?”

白小鳳想到了蘭姐童年裏被三個小乞丐摔死的小狗,摸着鼻子尷尬的笑了笑:“敢情你是想把我當成那條小狗,陪着你呢?”

蘭姐一怔,旋即苦笑了一下。

她撩了撩溼漉漉的長髮,或許是發泄完了心中的壓抑,或許也是哭累了,反正是停止了哭泣,只是聲音中帶着一點點抽泣顫抖。

“嶺東哥也覺得我該找個人依靠一下了,該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他也認爲你是我最合適的人選。”

“一開始,我確實是想幫嶺東哥招攬你,但後邊,這個想法變了。”

說着,蘭姐深吸了一口氣,紅着眼眶認真地看着白小鳳:“所以,你也是第一個我想要把第一次交給的男人。”

“……”白小鳳。

娘希匹的!

這話真的不知道該咋接啊。

這時,蘭姐踉蹌着站了起來,她仰頭閉着眼睛迎向了滿天雨水。

過了三秒鐘,她深吸了一口氣,睜開眼睛,然後拿下身上披着的衣服,遞還給白小鳳:“謝謝你的衣服。”

白小鳳接過手中的衣服,看了一眼蘭姐,此時,蘭姐已經恢復了平時高貴冷豔的狀態,甚至,連一絲絲媚態都察覺不到。

彷彿是一支在暴風雨中屹立不倒的帶刺玫瑰似的。

想到蘭姐的過往,白小鳳心裏一陣愧疚。

或許,只有經歷過蘭姐那樣的日子,才能堅強的這麼迅速,哪怕……她是個女人。

“我先進船艙了。”蘭姐淡然地說道,“剛纔的事情,對不起。”

說完,蘭姐轉身朝船艙走去。

白小鳳看着蘭姐的背影,莫名其妙的有一種失落感。

這時,走到船艙門口的蘭姐忽然停了下來,頭也不回的笑道:“小鳳,姐姐一定會吃掉你的,這個世上,只有你能當姐姐的男人。”

“……”白小鳳。

他好方哦。

女人真的一點道理也不講啊!

都被拒絕的哭了,爲什麼還想吃掉本大爺?

下意識地,白小鳳低頭看了看褲襠,娘希匹的,男人太優秀了,果然很辛苦啊。

“誰在乎我的心裏有多苦,誰在意我的明天去何處……”

悲涼、充滿磁性的歌聲突兀的響起。

咦!

背景音樂怎麼又出來了?

怎麼還變成《天意》了?

白小鳳皺了皺眉,回頭一看,皮皮鱔已經飄了上來,此時正盤踞在船沿上,渾身散發着陰氣,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深情演唱呢。

下一秒。

吧唧!

一聲彷彿捏了豬尿泡的聲音。

正深情着的皮皮登時被白小鳳捏的身軀一癟,兩眼珠子暴凸。

“就你會唱歌是吧?學人玩背景音樂是吧?給本大爺下海冷靜一下!”

白小鳳心裏莫名其妙憋着一股火,甩手就把皮皮扔飛了出去。

娘希匹的!

沒多大的事,愣是被皮皮鱔的背景音樂搞得很悽慘似的。

簡直不能忍吶!

三百年大妖蛟龍,一天天的不知道修煉,搞什麼背景音樂,一點當蛟龍鬼的覺悟都沒有。

旋即,白小鳳意念一動,陰力涌出,渾身都籠罩着一層漆黑幽光,將身上的水汽蒸發乾淨。

心網 他也沒進船艙,就用陰力擋着雨水,站在甲板上,畢竟,這時候進去,面對蘭姐挺尷尬的。

……

遊輪靠進了碼頭。

下了遊輪,蘭姐和白小鳳打了個招呼,就直接離開了。

白小鳳則帶着皮皮和蛟龍三寶,攔了一輛出租車,直接返回了鬼宅。

一進屋。

呼!

陰風襲來。

豆豆出現在面前:“主人……”

話沒說完,豆豆忽然臉色一變,察覺到了一股讓她心悸的陰氣波動,忙往後飄了一米多遠,驚道:“主人,你身上有鬼?”

話音剛落,皮皮鱔就從白小鳳的後脖子的地方鑽了出來,憤怒地罵道“你纔是鬼,你全家都是鬼,本座可是高貴的蛟龍!”

身爲高貴的蛟龍,皮皮覺得很有必要一直強調一下。

就算現在變成蛟龍鬼了,那也是高貴的蛟龍鬼,絕對不是尋常的鬼魂能夠比擬的。

這小女鬼也在叫白小鳳主人,那大家都是同行啊,本龍第一次跟着主人回家,必須把姿態亮出來,給這小女鬼一個下馬威,鞏固一下在主人奴僕中的高貴地位呢!

身爲高貴的蛟龍,哪怕當奴僕,也得當奴僕界的扛把子!

雖說強龍不壓地頭蛇,但本座可是蛟龍,壓得也是個女鬼,不是蛇,完全不虛!

“啊咧!”

豆豆看着皮皮,愣了一下,然後愕然地問白小鳳:“主人,你咋出門帶了條這麼強的黃鱔回來吶?”

“……”白小鳳。

正盤算着的皮皮身軀一顫,渾身陰氣翻涌,雙目迸射紅光:“mmp!” “你還罵鬼?不講道理了,明明是條黃鱔,還不許說麼?”

豆豆也不帶虛的,雙手叉腰,渾身陰氣翻涌,額頭上的橙色魂火登時浮現出來,劇烈跳動着:“小黃鱔,我可告訴你,這場子是我罩的。”

“本座不是黃鱔,是高貴的蛟龍!你個小小女鬼,再羞辱本座,本座就教你做鬼!”

皮皮氣的渾身顫抖了起來,磅礴的陰氣宛若決堤江水一般破體而出。

剎那間,整個鬼宅裏的溫度驟然爆降。

感受着皮皮身上散發出的陰氣,豆豆神情變了變,下意識地縮了縮脖子。

剛纔主人進屋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一股讓她心悸的陰氣波動。

現在親身感受皮皮釋放陰氣,那股心悸的感覺越發的強烈起來,她很忌憚皮皮。

但,看了一眼白小鳳後,豆豆深吸了一口氣,登時有了底氣。

她指了指皮皮:“小黃鱔,我家主人在這,你敢教我做鬼,他肯定就教你做黃鱔!”

“他也是我的主人!”皮皮厲喝道,雙眼中的紅光濃郁的彷彿鮮血一般。

厲喝的同時,他還扭動着身軀,遊動到了白小鳳脖頸的位置,親暱的蹭了蹭白小鳳的脖子。

白小鳳就感覺涼嗖嗖的,一陣噁心,剛想把脖子上的皮皮給甩開呢,對面的豆豆登時就露出了一臉噁心的樣子:“主人,你收奴僕的眼光越來越低了,連黃鱔都不放過。”

“其實……”白小鳳嘴角抽搐了一下,想跟豆豆解釋一下的。

這槍躺的太操蛋了,倆鬼在旁邊吵架,本大爺屁都沒放一個,咋還開始鄙視本大爺的眼光了?

然而。

沒等他話說出口呢。

“放肆!”

皮皮一聲厲喝,呼的捲起陰風就飛到了空中,渾身陰氣洶涌,愣是將整個客廳都變得黑漆漆了。

他盤踞在陰風中,高傲的仰起頭,雙目迸射紅光,儼然一副睥睨天下的姿態,冷冷喝道:“本座修行三百年,乃是青瞳大妖,又是高貴的蛟龍,豈容你個小小女鬼貶低?”

突兀的一幕。

把白小鳳和豆豆都嚇了一跳。

Wωω▪ t tkan▪ C〇

豆豆神情一窒,仔細打量了一下皮皮,撓撓頭,疑惑道:“這麼小的蛟龍,分明就是黃鱔嘛。”

“……”皮皮。

他好氣哦。

本座不就是想當奴僕界的扛把子嘛,爲啥這個女鬼頭這麼鐵啊?

小小的橙色魂火,她哪來的底氣和本座叫板的?

恥辱!

簡直是奇恥大辱啊!

所以,皮皮怒了。

轟!

磅礴如獄的陰氣轟然從他身體裏爆發出來,在整個客廳都掀起了一陣狂暴的陰風。

隨之,他身形開始扭動,陰氣籠罩下,漸漸地變大……

面前這個小小女鬼敢和他叫板,他必須讓這女鬼知道蛟龍到底長什麼樣子。

修行三百年,人情世故,皮皮自然也懂的不少。

只有來一記猛藥,徹底把這個頭鐵的女鬼壓下去,才能一舉奠定他在奴僕界扛把子的地位!

白小鳳見皮皮要變身,登時眉頭一擰。

娘希匹的!

簡直要翻天啊!

他一個箭步就衝了上去,劈頭蓋臉的一巴掌抓住了皮皮的尾巴,陰力轟的涌向右手,硬生生的把皮皮拽了下來,狠狠地砸在了地上:“給本大爺住手,這是在家裏!”

啪!

一聲脆響,正氣勢洶洶準備變身的皮皮被白小鳳蠻狠的砸在了地上,筆筆直直。

彷彿,一條脫了水的黃鱔一樣。

客廳裏,隨即安靜下來。

充斥在客廳裏的磅礴陰氣,也緩緩消散。

皮皮癱在地上,懵的不要不要的。

好粗暴,好野蠻。

“啊咧!被主人拍翻了吧?讓你裝比。”

豆豆對着地上的皮皮翻了個白眼,然後滿臉崇拜地看着白小鳳:“主人好棒喲,這個傢伙剛纔分明想打豆豆呢,嚇死豆豆了,謝謝主人給豆豆做主。”

白小鳳擺擺手,笑着指了指地上懵比的皮皮:“這是我新收的奴僕,他叫皮皮,以後也住這了,你們認識一下吧。”

“皮皮?”豆豆看了一眼地上的皮皮,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蒼白絕美的臉蛋上露出一抹怪笑:“皮皮鱔,好名字噠。”

“……”皮皮。

好痛苦。

好絕望。

撒嬌賣萌就有理了麼?

本龍也會啊!

皮皮想到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

現在已經成了白小鳳的奴僕,這事完全不可逆了。

重生八零辣媳婦 爲了一舉奠定奴僕界中扛把子的地位,三百年高貴蛟龍的驕傲也得先揣褲襠裏啊!

不然,以後本龍就真的沒法在主人身邊混了,這女鬼頭這麼鐵,不打壓了她,以後她就得在本龍頭上拉屎撒尿了!

想到這,皮皮狠狠地一咬牙:“嚶嚶嚶……主人,人家也是個孩紙呀,你爲什麼要這麼粗暴的對人家?”

白小鳳虎軀一震,渾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差點直接吐出來。

該死的嚶嚶怪,好惡心!

他完全本能的,一腳砰的踩在了皮皮的身上,癱在地上的皮皮登時“吧唧”一聲,仿若一個豬尿泡一樣,再次乾癟了下去。

“本大爺活了十八年,還沒見過三百年的孩紙,你當自己是孩紙中的三百年陳釀嗎?”

白小鳳狠狠地罵了一句,沒辦法,太噁心了啊!

遇到了華娘娘那種比女人還女人的死娘炮已經夠噁心了。

要是以後身邊再跟個嚶嚶怪,日子真的沒法過了。

“歐耶!主人好棒喲!厲害厲害!”豆豆驚喜的鼓起了掌。

呼!

陰風捲起,皮皮重新恢復了鼓脹的身軀,他蜷縮在地上,蜷成了一團。

這一刻,他眼中的紅光無比暗淡,一股強烈的悔意洶涌而來。

好絕望。

心,痛的無法呼吸。

同樣是賣萌撒嬌,爲啥差距這麼大?

就因爲這小女鬼是個女鬼麼?

皮皮委屈地解釋道:“主人,我是高貴的蛟龍啊,三百年,真的還只算一個孩子,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