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然是瞎子,但是我能看到那邊有個人”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擡起手只想一處黑暗的地方說道。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嗯?”林無敵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瞬間警惕了起來。

“出來吧”陳若柯平靜的說道。

不過陳若柯先前指的那個地方沒有絲毫的動靜,或許是在抱着某種心態,以爲陳若柯不是再說他吧。

“難道還需要我們請你出來嗎?”陳若柯說着右腳伸出,一腳踩在一根燃燒着的木棍之上,只見那隻木棍瞬間彈了起來,朝着那黑暗之中飛去。

隨後藉着那已經快要熄滅的火光,王美晴還有林無敵終於看清了黑暗中的人影。

“師弟!”

王美晴也看到了那黑暗中的人影,雖然剛開始沒有看清楚,但是仔細回憶一下才想起那個人影正是他以前在五毒門的時候的師弟,他是大師姐那個人就是他母親的第二個弟子,他的師弟。

“大師姐”

那個人影還沒有完全走出來,不過聲音卻已經傳進了衆人的耳朵之中,聲音有些沙啞,還有着一絲無奈的語氣。

“王林?” 史上最強重生者 王美晴叫道。

“是我,師姐”那人影回答道。

說這話,那被王美晴稱作王林的人影已經來到了他們幾人面前,看年紀不過只是二十多歲,但是鬍子拉碴,身上的衣服已經破了不知多少個洞,也沒有補就那麼張着,比乞丐還像乞丐。

“你藏在哪裏做什麼?”王美晴疑惑的看着以前和他一起長大的師弟,現在這個落魄的男人。

“我,我沒臉見你”王林說道,說完這句話之後低下了頭,隱約的可以看得到王林的肩膀正抖得厲害

“你一直和王朗一起在這裏生活?”王美晴疑惑的問道。

“不,不是,我也是今天剛剛回來”王林說道。

“嗯?”

陳若柯還有林無敵同時看向王林。

“我是逃出來的,逃出來之後就想着回到山門看看”王林解釋道。

“咦,師兄?!”

就在這時王朗回來了,身後跟着小花,手中還提着一隻剛剛斷了氣的兔子。

“小郎”王林看着臉上有些髒的小王朗輕聲叫到。

“師兄你,師傅他們呢?”王朗看到王林出現在這裏好像有些激動,他知道當初王林是個師傅他們一同被帶走的,現在王林既然出來的那師傅他們呢。

“你是怎麼出來的?我娘他們呢?”王美晴看着王林問道。

“我,我是偷偷逃出來的,趁着他們守衛不嚴的時候”王林說道。

“那我娘他們還被關在那?”王美晴焦急的說道。

“嗯”

王林說道,目光有些閃躲 “你們石碑關在哪的?”王美晴問道。

“我們就被關在臥虎山裏面,不僅僅是我們還有其他幾個門派的人也被關押在那裏”王林說道。

“那我們能救出她們來嗎?”王美晴看着王林問道。

王美晴問出這句話之後,本來是沒有報什麼希望的,但是誰曾想王林聽到王美晴問出這個問題不假思索的說道“能”

王林的反應速度非常之快,根本就是不假思索的說出來的,王林應承的這麼快,王美晴都沒有反應過來,但是當王美晴反應過來之後臉上的興奮之情纔剛剛顯露出來好像是滿了個節奏,但是陳若柯還有林無敵看到王林竟然如此斬釘截鐵的說可以救出那些被關押的人,總感覺這裏面有什麼蹊蹺。

不由得看着王林的目光之中多了一絲別樣的以爲,往裏似乎時感覺自己說的有些快了,隨即補充道:“我是認爲我們一定能救出她們的,畢竟我就是從那裏面逃出來的,對裏面還是熟悉一些的”

王美晴只知道王林剛纔說能救出五毒門被關押的人,根本沒有發現什麼異樣的地方,現在聽到王林這麼一解釋更覺得能夠救出來了。

“那我們現在就去吧”王美晴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王林聽到王美晴說現在就要去救人,臉上露出一絲興奮但是那一瞬間的情緒一閃而過,隨即說道:“我們還是等等再說吧,先準備一下再去救人,畢竟那裏面是非常森嚴的,我們現在什麼都沒有準備如果去的話只能被他們來一個全部抓住,那以後就更沒有辦法出來了”

王美晴想了想,王林說的也是實話,是自己太過着急了,不過這也沒有辦法怪王美晴,王美晴平時的性情本就清冷很少有事情可以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也只有聽到關於宗門的事情纔會變成這樣吧,但也就是這樣的王美晴越容易出事情。

以前王美晴剛剛和陳若柯他們見面的時候,高冷的想一個女神,不容人靠近,但是後來和陳若柯他們待在一起時間長了,尤其是現在和林無敵兩人整天如膠似漆的膠着在一起,以前的女神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現在的王美晴纔是真正的她。

以前是因爲符宗的而追蹤逃到了h市,一個人無依無靠所以只能靠自己,正裝出一副冰冷的樣子,給自己穿上一層厚厚的鎧甲,不能讓自己收到傷害,但是現在和林無敵在一起之後,林無敵就是他的倚靠,就是她的鎧甲。

“先準備一下,明天晚上我們再去救人吧”王林提議道。

“好”

王美晴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王朗原本和王林的關係就還不錯,現在看到不僅僅是大師姐回來了,即便是被捉走的王林也回來了,還說能夠就出師傅救出師兄師姐他們來,王朗自然高興了。

“好,我們明天就去救人!”王朗提起手中的那隻野兔子說道。

高手一直在一旁假寐,好像未曾注意到這邊的事情一般,但是期間也睜開過眼睛,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口沫橫飛的王林,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隨即接着閉上了眼睛,再也沒有睜開過。

隨後,王朗在一旁另外架起一個火堆,把捉來的野兔烤熟,他們幾人就在這邊商量着明天救人的計劃。

“王林,符宗的宗門在哪?”陳若柯率先問道。

“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們被關押在臥虎山,臥虎山那邊原本是一座山脈,但是符宗竟然將臥虎山裏面掏空了,在裏面建造了不少的監獄,還有一個基地,像是一個實驗室,我們被關押在裏面的時候時不時的就有人被抓出去,回來之後要不是回不來了直接死在了那實驗室中,就是回來之後瘋瘋癲癲幾天之後也死了”王林回憶道。

“那他們在那邊佈置了多少人?守衛情況怎麼樣?”陳若柯再次問道。

“臥虎山裏面最少有着三百人,有看管我們的還有做實驗的,因爲我們被抓進去的時候都被灌了藥,所有人的公里全部被壓制住了,根本不會造成什麼威脅,所以他們只在那邊佈置了三百人左右,其中一百多人是做實驗的人員,只有二百多人有着戰鬥力”王林清楚地介紹道。

“只有二百多人?”林無敵有些不相信的說道。

“沒錯,我在裏面待了近三年的時間,他們就是那麼點人,兩百多人有着戰鬥力,不過我看他們的戰鬥方式都很奇怪,不像我們一般的戰鬥方式”王林說道。

“行,那就計劃一下明天的行動吧”陳若柯說道。

陳若柯盯着面漆那的火堆不知道在想什麼,漆黑的某在在火堆冒出來的火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我們就這幾個人嗎?”王林突然問道。

“有什麼問題嗎?”陳若柯一笑說道。

“你們還有沒有其他人?”王林看了看陳若柯問道。

陳若柯聽到王林問出這句話之後再次看向王林時的目光再次變了一變,好像是證實了自己的某種猜想,笑道:“沒有,就我們幾個人,但是你可不要看不起我們幾個人,我們既然敢獨自來五毒門這裏,就有把握救出那被符宗關押的人”陳若柯自信的說道。

王林見到陳若柯什麼都不說也就不再問了,只是心虛的看了一眼陳若柯,看到陳若柯臉上並沒有什麼表情也沒有再問什麼事情,王林暗中鬆了一口氣。

剛纔在問出那句話之後王林一陣心驚,他纔想起來自己是從符宗關押的地方逃出來的,怎麼會知道陳若柯他們不只是他們幾個人呢。

“符宗怎麼交代你的?” 陪吃是長情的告白 陳若柯突然問道。

“他們······”

王林剛想接話,但是已考慮陳若柯的問話,頓時感覺不能說,但是嘴巴已經順嘴說了兩個字。

“他們能交代我什麼?我是自己跑出來的,怎麼會受他們的交代呢?”王林振振有詞的說道。

“真的嗎?”陳若柯笑了笑看着王林那被火光映得通紅的臉說道。

“當然是真的“”王林語氣中有些微怒。

“陳哥?”這次說話的是王美晴。

其實陳若柯在問出那個問題的時候,王美晴就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在聽到王林語氣中有些不對勁之後,王美晴叫了一句。 “沒什麼”陳若柯淡淡的說了一句,這王林絕對有問題,陳若柯斷定。

符宗的守衛情況陳若柯不清楚,但陳若柯知道符宗肯定不是那麼好出來的,只要被抓進去了,要是誰都能夠出來的話那符宗還有存在的必要?

以前在h市,冷子強能夠出來那是因爲師傅的幫助還有就是那邊的兵力較少,但是在s省,符宗還會缺人,還能夠讓被抓進去的古武門派的人重新跑出來?

再者,冷子強剛纔問他們還有沒有其他人,那就證明他是知道自己等人不僅僅是現在的這幾個人,應該是知道還有云凌萱和王胖子齊靈他們幾個的。

試想王林即便是剛剛出來又怎麼能夠知道自己等人的行蹤,還能夠對自己幾人陪着王美晴一起回來沒有絲毫詢問的意思。

“王林,你個****,你已經露餡了!”

王美晴剛剛說完話,黑暗中便響起一道囂張的聲音。

“哼,廢物”

只看到從那裏面都沒有人居住的房間中走出一個人,淺白色棉衣,兩隻袖口還有領口都繡着金色的絲線,那金色絲線修的赫然是一張擁有複雜咒文的符紙。

“護法?”

陳若柯對於這個人的出現絲毫沒有感到驚訝,似乎早有準備一般,緩緩的站起身,拍拍手直視着那穿着棉衣的人。

“你們知道就好,真不知道那幾個傢伙是怎麼辦事情的,竟然會死在一個瞎子手中,哼,不過你能過得了他們那一關來到這也算是走到頭了”

這人名爲劉慶宇,符宗護法之一。

“王林?”

劉慶宇出來之後的第一句話是說的王林,王美晴不禁轉過頭看向王林,黛眉緊緊的隆起,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已經站到劉慶宇身旁低着頭的王林。

“這是什麼意思”

王美晴聲音非常平靜沒有絲毫波瀾,但是內心深處卻已經掀起了驚天海浪。

王林可以說得上是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一直對她心存愛慕,但是王美晴只拿他當一個弟弟一般看待,王林是杯撿回來的,由王美晴的母親撫養長大,也可以說是五毒門給了他生命,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是王林和符宗的人站在一起,王林的立場已經非常明顯了。

聽到王美晴問話,王林的頭埋得深深地,恨不得像鴕鳥一樣將頭埋進沙堆裏,他實在是感覺沒臉見王美晴。

“叛徒還有什麼好說的”林無敵一直在旁邊看着王林,在剛纔他和陳若柯便已經發現這個王林的出現有些蹊蹺,隨後陳若柯問了幾個問題之後更加確定王林肯定心中有鬼。

“爲什麼!”

王美晴突然大聲吼道。

他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在五毒門所有的師兄弟之中,可以說王美晴和王林的關係算是比較不錯的,但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王林竟然會成爲叛徒!

王美晴不想承認王林是叛徒,但是王美晴現在看到王林腦海中就會不由自主的浮現出“叛徒”兩個字。

王林被王美晴一吼,似乎也有些生氣。

“爲什麼!爲什麼難道你不知道嗎!我就是一個被叫回來的野孩子,沒有人疼沒有人愛,這五毒門根本就是我最爲痛惡的地方!你說我是叛徒?呵呵,如果不是因爲你,五毒門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王林慘笑一聲,陰沉這聲音說到。

“王林,別墨跡了,沒有人想聽你的故事,抓緊時間辦事還得回去覆命呢”劉慶宇一邊掏着耳朵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

“劉護法,我我打不過他們”王林聽到劉慶宇的吩咐之後面色難看的說道。

這王林在被抓進符宗的第一年就已經屈服在符宗的酷刑之下,當初王美晴離開s省之後根本就不曾聯繫過宗門,王林當初不知道,但是他自己卻說要效忠於符宗,他是自己屈服的。

三年,三年了,王林在這三年之中成爲符宗的爪牙。

一直在打聽王美晴的消息但是王美晴從來沒有主動和宗門的任何人聯繫過,五毒門也沒有人知道王美晴的蹤跡,王林根本就不知道符宗爲什麼非得捉到王美晴,但是他好像有點印象的是王美晴好像哪裏特殊,這個王林便不清楚了。

神秘老公有點壞 “宗門不是傳給你一套神鬼變嘛,就用那招”劉慶宇不耐煩的說道。

看向王林的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屑和輕蔑,這三年一來王林一直在他手下做事情,今天聽到消息稱王美晴回到了s省,而且還有符宗的頭號必須捉拿之人,陳若柯。

因爲知道他們到了s省,符宗的幾個長老都派遣了人想要將他們直接捉拿,但是一連幾次都被陳若柯輕鬆的化解了。

陳若柯他們剛下飛機的時候便被人盯上了,正是這劉慶宇派的人。

“陳若柯,真不知道宗門爲什麼這麼在意一個瞎子,天命之人?可以毀滅符宗?呵呵,真是笑話,宗門裏那些老傢伙真是歲數越大越惜命啊”劉慶宇二十三歲,年輕氣盛外加之近幾年因爲道行境界的提升在符宗的地位也像是坐火箭似得一直上竄,令很多人眼紅不已,不過他能夠做到今天的護法位置也確實有些能力。

“護法,神鬼變不是需要最後才使用出來嗎,現在便使用出來是不是太早了?”王林看着劉慶宇說道,眼底深處還有着濃濃的恐懼,神鬼變真的是變成神鬼,當初符宗爲了他能夠修“神鬼變”可是爲他改完了身體,還給他一個助力,就是現在手中拿出來的那個小玉瓶。

這個小瓶中到底裝着什麼他不知道,但是之前有一次他是用過這種小瓶之中的東西,那是在剷除s省的古武門派的時候,他是跟着劉慶宇一起去的,所以也曾使用過“神鬼變”這在王林看來非常神奇的法術。

王林一直在五毒門長大,平時雖然也修煉功夫但那都是拳腳功夫還有御蟲之術,但是直到他進去符宗之後才知道什麼是神鬼莫測的能力,什麼是法術。

王林一直都渴望擁有強大的力量,他不想被別人壓着,在五毒門總是有人壓在他的頭上他不甘心,所以他嚮往力量,叛了五毒門,這個將他養大對他有着再造之恩的宗門,轉而成了符宗的爪牙。

王林只能聽從劉慶宇的吩咐,咬了咬牙,一把拔開玉瓶上的一個小木塞。 那個喪屍有點萌 “開始吧”劉慶宇平靜地說道,嘴角帶着意思耐人尋味的笑容。

林慶宇很清楚王林將那小玉瓶中的東西召喚出來和他融爲一體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那小玉瓶之中裝的是什麼,直到現在爲止王林也不是很清楚,這一次是他第二次拿出這個東西,第一次的時候還是剛開始見到這種東西的時候,第一次將小玉瓶上的木塞打開之後,直接有一股黑氣順着他的鼻孔就鑽了進去。

隨後王林只感覺到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在自己體內爆發,即便是面前有十頭壯牛,他也可以一拳一頭一一撂倒,但是在那股力量消失之後,他在牀上足足躺了半個月,使用這種方法對身體的損傷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不知道林慶宇爲什麼一上來就讓自己將壓箱底的手段施展出來,但是他只是一個聽命於人的嘍嘍命,他根本沒有辦法自己決定自己該做些什麼。

“鬼奴?”

一直在旁邊躺着假寐的高手突然坐了起來,即便是剛纔劉慶宇出現也沒有睜開眼,但是當王林拿出那個小玉瓶之後高手突然睜開了眼,靜靜地注視着王林手中拿着的小瓶子。

而且高手眼神之中還有着隱隱的擔憂,陳若柯在和高手相處的這段時間之中還沒有看到過有什麼事情可以令高手出現這種表情。

但已經來不及了,王林已經一把將小玉瓶上的木塞拔了下來,瞬間一股黑氣沒入王林的口鼻之中。

那股黑氣從小玉瓶之中冒出來的時候,陳若柯好像在哪黑氣之中看到了人臉,有着五官,不過卻在獰笑,看着陳若柯幾人獰笑,充滿了殺戮的氣息。

“糟了”高手突然說道,身體竟然在沒有絲毫借力的情況下站了起來,緊張的看着被那股黑氣鑽進身體的王林。

在王林將那股黑氣攝入之後,身體開始緩緩地往後面退,眼神之中流露出濃濃的興奮,他終於有機會見識一下鬼奴的威力了!

鬼奴,就是現在符宗正在做的事情,他們利用一些體質資質較好的人做那些不知從哪裏來的厲鬼的鼎爐,從此之後那被厲鬼侵入身體的人便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神智會被吞噬,人還是原來的那個人,但是人又不是原來的那個人了。

“這好像是一隻青眼厲鬼”高手看着王林身體上的變化,小聲說道。

“青眼厲鬼?”陳若柯再次聽到這個熟悉的名詞。

在這之前,陳若柯一直在和這種厲鬼在打交道,尤其是現在陳若柯的實力已經可以和一隻青眼厲鬼單打獨鬥了。

“沒錯,這個小傢伙馬上就要變成鬼奴了,等下會非常難對付”高手但有的看着正在緩緩變化的王林。

“那我們可不可以打斷他的這種變化”林無敵看了一眼高手問道。

“不可以,這也是一種道,如果強行打斷的話,肯定會受到反噬的,如果想要阻止這種變化,只能在他們剛剛拿出那裝有厲鬼的小瓶子的時候直接搶過來,將那厲鬼消滅”高手說道。

只看到王林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皮膚上面開始慢慢的隆起一條條長蟲一般的青筋,兩條袖子突然爆開,露出兩隻強有力的胳膊,單單看到兩隻胳膊就能夠感覺到王林身體之中的爆發力有多麼強悍。

陳若柯現在的實力可以和一隻青眼厲鬼單打獨鬥,但是這種鬼奴,他以前沒有交過手,他見到這人之後好像有些印象,上次的樑華還有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年輕人,在那個鬼村之中見到的棺材之中的鬼殭屍!

王林的面孔開始發生變化,原本略顯蒼白的面龐被一層繚繞的青色霧氣掩蓋,看不清真實面容,只能夠隱約的看得出是個人臉。

“桀桀”

王林好像是已經完成了吞噬的過程,現在的王林準確的說已經不再是王林,而是一隻不知從哪裏跑出來的青眼厲鬼!

“要不要試試?”高手看到王林完成了整個變化之後好像是鬆了一口氣,應該是這隻鬼奴不是多麼的強大。

“可以?”陳若柯看到高手臉上再次露出那種輕鬆的表情。

“可以”高手點了點頭,隨後再次回到原來的位置,側身躺下,但是這一次並沒有閉上眼而是饒有興趣的看着陳若柯。

他身上有條龍 “撕碎他們!”劉慶宇在王林身後不遠處大聲命令道。

“嗯?”只見王林陰沉着臉轉過頭看了一眼劉慶宇。

王林那一眼之中沒有絲毫的人性,充滿了冰冷,一個眼神便讓劉慶宇渾身打了個寒戰,這才意識到現在的王林好像已經不再是以前被自己呼來喝去的那個小卒子了。

“你,您自己決定”劉慶宇被王林那冰冷的眼神嚇怕了,不再敢說話,連稱呼都變成了“您”

王林再次看了一眼在他身後不遠處畏畏縮縮的劉慶宇,之後便不再看他,轉過頭看向陳若柯。

“好新鮮的味道”王林裂開嘴沙啞的聲音響起,就像那中金屬利器在黑板上劃過的尖銳聲音。

“想吃我?”陳若柯看到王林這個樣子道士沒有多少害怕的意思,只是有些心虛而已,其實在陳若柯心中想這種東西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如果還會害怕的話他也就不用在混下去了,直接回去和雲凌萱過着安安穩穩的日子得了。

陳若柯臉上帶着若有若無的笑意,靜靜地看着王林。

一人一鬼開始了僵持的局面。

“吼~”

最終還是王林最先忍耐不住,主動發起了攻擊,王林的五隻手指的指甲全部變得又長又尖,指甲和牙齒是大部分厲鬼最常用最順手的利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