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躲閃,而是用鼻子嗅了嗅,原諒我從小嗅覺敏銳,結果察覺到了一些我不該覺察到的東西。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我需要幫手,你要是能幫我找到黑白無常和趙涼,那我就可以考慮合作,不然這麼大的事情,我自己也幹不了!”

我冷笑了一聲,心裏開始盤算着之後的計劃,不過眼睛始終盯着眼前這個詭異莫測的傢伙。

藍衣女鬼在我跟前來回飄蕩,像是在考慮着我給她提出的問題,不過她很快就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幫你找,只要我把他們給你帶過來,你就必須要幫我毀了那個東西!”

藍衣女鬼的語氣非常堅定,不過她的堅定倒讓我更加覺得自己之前的推斷是正確的。

我在心裏冷笑了一聲,便不再說話,而那隻藍衣女鬼則迅速飄蕩到門口位置。

很快門就被打開了,她囑咐我不要亂跑,而自己則迅速飄蕩到外面去,我眼看着大門關上,這才鬆了口氣,躺在地板上喘息。

我閉着眼睛不着邊際的在地板上摸了兩下,果然摸到了一種磨砂的觸感,這種觸感和別墅裏面的地板一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個所謂的藍衣女鬼,其實就是別墅中控制着齊管家的那位,同樣也是殺了劉還貴的那個傢伙。

而我此刻應該正處在別墅裏面的某個角落,眼前的一切,不過是那隻藍衣女鬼幻化出來的,爲的就是讓我相信她是和那隻靈一樣,來源於地下的東西,但這個說法實在漏洞百出,只要我補腦殘就一定能猜得出來。

對此我非常無語,只是這個時候再說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因爲我已經被那個傢伙困住了,而且是自投羅網。

現在要想的就是怎麼才能全身而退,因爲我很清楚如果我真的幫這個傢伙解除了封印,他一定不會讓我全身而退。

就在這時我感覺到一股陰風吹了過來,緊接着藍衣女鬼又飄蕩了進來,身後還跟着黑白無常和趙涼他們三個傢伙。

這三個傢伙開始的時候都耷拉着腦袋,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但是當看到我躺在地上的時候,都驚訝的朝着我看了過來。

“道長是你嗎,你還沒死?”白無常這傢伙最先跑過來,一句話說得我差點沒背過氣去。

“我當然還沒死,我哪有那麼容易死呀!”

我衝他翻了個白眼,這纔開口故作生氣的說道,邊說着邊打量起他、黑無常和趙涼的狀況,好在這三個傢伙雖然都被繩子捆着,卻都沒有受太嚴重的傷,這讓我稍稍心安了一些。

“不滅道長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合作了?”就在這個時候,站在一旁的藍衣女鬼突然開口說道,我從她的語氣中已經聽出了不耐煩。

(本章完) 第658章

墨九狸飛身來到老者所在的密室,只見裡面坐著盤膝坐著一個神情激動,白髮鬚眉的老者,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一件神器,即便過了這麼久,也是十分乾淨清爽,一塵不染的……

老者的容貌算是十分英俊的,雖然一把年紀留著鬍鬚,可是臉上沒有絲毫的褶皺,歲月的痕迹在老者臉上沒有留下絲毫看不出來……

只是因為常年被囚禁在此,臉色有些蒼白,看樣子老者是一個姿勢太久了,腿腳可能有些麻木……

墨九狸拿出一顆丹藥遞給老者,老者直接服下了!看著墨九狸的眼神充滿了審視,他一直無法相信,自己的好友,竟然還有徒弟在世間,這讓他怎麼也想不明白……

墨九狸沒有理會老者的打量,靠在一邊席地而坐,老者開口問道:「丫頭啊,你能跟我說說,你是如何拜凌云為師的嗎?」

「嗯,當初我還在下界,去一處秘境中歷練的時候……」墨九狸將當初在凌天大陸時,遇到凌雲拜他為師,被逼著接受傳承的事情,沒有隱瞞的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難怪當初那麼多人拚命的找凌雲殿,都沒有找到,看起來是因為那些人強攻凌雲殿,觸及到了陣法,在破壞陣法時,將凌雲殿給震入了流動的秘境中了!哈哈哈哈,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啊……」老者大笑的說道,可是墨九狸卻看到他笑眼裡面帶著淚花閃爍。

「讓丫頭見笑了,我和你師父凌雲,是至交好友!我叫流年,你一定心裡很好奇,為何你師父陣法那麼厲害,我被困在這裡,卻出不去吧!其實我不是一點也不會,只是每次看著你師父專心至極研究陣法的樣子,我就不想出去了!老夫我一輩子沒有親人朋友,只有你師父一人是我唯一的好友,卻沒有想到他就那麼走了,留下老夫一人,連個方向都沒有,困在這裡我也就習慣了,起碼我出不去,因為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去那裡!」老者悠悠的說道。

「前輩,那你之前說師父的凌雲殿被攻是什麼意思?」墨九狸問道。

她記得當時他從師父的記憶中看到的,似乎師父的弟子,是在凌雲殿對師父出手的!

「具體的事情,當時在閉關的我並沒有親眼看到!後來也是聽當時知情人說起的,說是那個畜生想要得到你師父的絕學,不惜欺師滅祖,將你師父殺害,因為找不到你師父的手札,因此在事後帶著強者,強攻凌雲殿,可是凌雲殿周圍都是你師父的陣法,即便是那個畜生也無法破解,有人說最後數千名強者集體攻擊凌雲殿,卻在強行破陣后,發現凌雲殿的位置,只剩下滿地殘破,因此他們都以為凌雲殿被你師父毀掉了!卻沒有想到,凌雲殿落到了你說的秘境中,真是太好了!可惜我連那個傢伙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流年看著墨九狸說道。 這隻藍衣女鬼本來就是一直惡鬼,她對我如此有求必應,無非就是想要讓我幫她辦事。

所以權衡再三,我纔開口說道:“你把他們三個解開,我就跟你去毀了那個東西!”

藍衣女鬼像是看了我一眼,因爲她沒有眼睛,我只能憑着感覺來判斷她的表情,好在她很快就走到黑白無常和趙涼跟前,將困在他們身上特質的繩子給解開了。

“走吧!”隨後她飄蕩到我身邊,不耐煩的說道。

我知道這個傢伙此刻是在強壓着怒火,也不想繼續惹他,因爲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任務是離開這裏,而不是和她繼續吵下去。

黑白無常和趙涼根本沒明白怎麼回事,不過他們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我是答應了這丫什麼條件,她才肯放人的。

這個時候那隻藍衣女鬼始終就在我身邊,我實在沒有辦法把事情的經過告訴黑白無常,只好靠近黑無常,將那個靈給我簪子遞給他,做了一個折斷的手勢,隨後不着邊際的將他往後面一推,自己則拉着白無常和趙涼擋住他。

誰知我剛回過頭,就差點撞到藍衣女鬼那張沒有五官的臉,我嚇得差點大叫出來,急忙朝後退了幾步,險些摔倒。

我也趁着這個功夫下意識的朝着身後看了一眼,發現身後早就沒有黑無常的影子了,我心裏暗暗竊喜,知道此刻只要拖時間就行了,我相信黑無常知道該怎麼做。

“不滅你太不老實了!”藍衣女鬼終於爆發了,她死死的揪着我的衣領,將我拎了起來,力氣非常大,我低頭一看,發現在自己的雙腳都已經離地了。

“你丫的放手!”白無常看到這藍衣女鬼舉動之後,都飛快的撲過來和想幫我擺脫這個傢伙。

誰知道藍衣女鬼只隨手揮動一下,白無常和趙涼就立刻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上。

“你不過是想利用我來解開不滅道長給你施加的封印,有必要這麼大費周章嗎?”

我怕她繼續對白無常和趙涼下狠手,於是急忙激動的喊道。

我奮力的掙扎,想要掙脫她那雙如同鐵鉗子一樣的拽着,但是她的手沒有鬆開,我反而聽到了自己的衣服發出撕裂的聲音。

“老齊說你一定能戳穿我,我當時還不信,現在看來你還真有些智商!”

藍衣女鬼聽了的話之後,非但沒有暴走,反而比之前冷靜了不少,我苦笑了一聲,知道眼下的平靜一定是暴風雨的前兆。

斗羅之諸天抽獎系統 果然這個時候自她的掌心串出了一條鏈子,這條鏈子死死的將我困住,而鏈子的另一頭則牢牢的握在藍衣女鬼的手中。

我氣憤瞪着她,頭一次發現自己的渺小和無力,自己居然弱到這樣的程度,居然被一直惡鬼綁住,並且還要受到她的牽制,恐怕從古至今的修道的人,也沒有幾個像我這麼窩囊的。

我本想掙脫她的繩子,誰知道剛要掙,就聽到白無常在身後喊道:“

道長千萬別亂動,着鐵鏈是鎖魂鏈演變來到一種,你越掙扎就會勒的越緊!”

好在有白無常的提醒,不然我真的不知道還要受這隻惡鬼多少苦頭。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只好聽話的跟在女鬼的身後,而白無常和趙涼則跟在我旁邊,他們兩個的臉色都不怎麼樣,顯然是被現在的絕境給難住了。

我們就這樣不知走了多久,終於走到一扇小門前面,這扇門鏽跡斑斑,已經不知道在這裏立了多久了,彷彿稍微一碰,就會立刻化作塵埃散落一地的樣子。

“就是這裏了,不滅道長如果你不想讓你的朋友死的無比悽慘的話,那就趕緊進去,把封印給我破了,從此之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

藍衣女鬼知道我已經戳穿了她的身份,所以也不打算繼續瞞下去,乾脆直接了當的用白無常和趙涼的命來威脅我。

雖然白無常和趙涼都是死人,但是他們畢竟還是靈體,如果靈體遭遇重創之後,也是會死的,但是他們的那種死,在本質上來說,就是灰飛煙滅,永遠消失在塵世之中,我覺不能讓他們因爲我做出這麼大的犧牲。

於是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朝着那扇大門走去,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不滅道長的心性所影響,我總覺得心情比以往沉重了很多,像是有一塊千斤巨石壓在我的心頭,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道長你千萬別進去,大不了我們三個一塊死,就算灰飛煙滅也無妨,反正我已經活的夠久了,如果你解開封印,那這隻惡鬼指不定還要害死多少人,咱們不能助紂爲……”

這時白無常突然在我背後喊道,這傢伙雖然平時很不着調,但是遇到正經事的時候,卻最明事理,知輕重。

只是他還沒有說完話,就已經被藍衣女鬼一腳踢飛了,好在有趙涼及時將他接住,我這才鬆了口氣。

聽了他的話,我不禁有些猶豫,自己這樣真的是在助紂爲虐嗎?

“不滅道長我已經被你封印這麼多年了,真的知道錯了,也必然會誠心修煉,再不干涉人間世事,只求你給我這個機會!”

炮灰修真指南 藍衣女鬼見我猶豫,於是一把將我推到那扇大門跟前,並且急切的說道。

我被她推得一趔趄,差點撞在門上,勉強站穩,我才清楚的看到這門上刻着竟然都是佛家的咒語,密密麻麻的。

我看了一會,腦子中立刻浮現出一個咒語名稱。

鎮鬼咒!

的確這種咒語一般都是用在佛家鎮壓修爲極高,又窮兇極惡的大鬼時纔用到的,而且這類大鬼通常都是不死改過,無法開化,只能用這種方法鎮壓他們,以免他們荼毒生靈。

而且這藍衣女鬼一直在強調着這個咒語只有我能解開,那就說明不滅道長也參與封印她了,所以這隻女鬼想必不是被封印那麼簡單,她應該還會定期受到某種酷刑,就如同水鬼一樣,飽受折磨。

也正因爲這些,經過這

麼多年之後,這隻女鬼非但沒有辦法改過,反而比之前變得更加兇殘,不然也不會拿活人煉屍,殺人如麻!

想到這裏,我急忙轉頭朝着藍衣女鬼看去,眼中充滿了疑惑。

藍衣,在鬼魂修煉過程中,他們穿的衣服通常都是分頂級的,一般情況下由低到高依次是白、紅、黃、綠、藍,藍色是最厲害的大鬼。

而且上面也說了,這種咒語是鎮壓最窮兇極惡的,如果真的把她放出來,恐怕我們也只有死路一條。

既然橫豎都是死,那我還不如拼一局。

於是我冷冷的轉過頭,隨後猛地抽出自己腰間的斷劍朝着藍衣女鬼刺去,這個時候多說任何話都是廢話。

藍衣女鬼先是一愣,隨後猛地和我拉開距離,怒罵道:“你這個雜毛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這不能怪我,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當年如果不犯下滔天打錯,也不會受到這樣的懲罰!”

我應付了一句,隨後急忙從口袋中拿出剩餘所有的驅鬼符朝着藍衣女鬼打去。

雖然我知道這隻女鬼道行高深,所以驅鬼符對他未必有用,但這種東西總是聊勝於無。

•ttκa n •¢ Ο

果然這些符紙對藍衣女鬼基本沒有殺傷力,但還是使她的行動稍微停頓了一下,我急忙趁着這個功夫將斷劍朝着她的心口刺去。

就在我快要刺中她的時候,這女鬼突然猛地甩了一下她寬大的衣袖,我頓時感覺到一股夾雜着血腥氣的陰風鋪面而來。

這陣風讓我瞬間窒息,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已經摔倒在地,緊接着我就看到之後朝着藍衣女鬼撲過去的白無常和趙涼也被甩了出來。

我們三個倒在地上,眼看着女鬼步步逼近,都不由自主的用胳膊肘朝後挪動,不過眼睛卻始終盯着她。

“不滅你現在就這麼點本事嗎,未免太弱了,弱到我都不忍心殺你了!”藍衣女鬼用那張沒有五官的臉面對着我,語氣中充滿了嘲諷和戲謔,讓人心生惱怒,卻又無可奈何。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把封印解開!”藍衣女鬼衝着我放肆的笑了起來,笑夠了之後,才擡手朝着那扇鏽跡斑斑的大門指去,她的聲音非常尖銳,就像是一個徹底沒有理智的瘋子,歇斯底里。

“封印沒有解開,那隻能說明你的刑期還沒有結束,你還沒有資格得到自由,所以我不可能幫你!”

我仰着頭看着她,雖然知道自己已經死到臨頭了,但是我的心情卻無比平靜,或許人是經歷過太多次生死,所以早就看淡了。

身邊的白無常和趙涼都沒有吭聲,不過我看得出他們都很贊同我的想法,我心裏哀嘆了一聲,有時候我真的不在乎自己死,卻也真的不想連累到別人。

“那我就成全你!”這一會我算是徹底把我藍衣女鬼給激怒了,她衝着我吼了一聲,隨後從寬大的袖子中深處一雙青紫色的爪子,猛地朝着我的脖子抓了過來……

(本章完) 第659章

「現在那人如何了?」墨九狸問道。

「我離開時,他已經佔據了凌雲峰的凌峰!你師父是星辰國乃是整個五域,整個神界都忌憚的陣法奇才!他所在的凌雲成,凌雲峰都被他親手布置下了各種陣法,數不清破不掉!而那個畜生作為你師父曾經的弟子,更是一切事情都在幕後操縱,事後一副痛心的樣子,出現在人前,還揚言一定要將凌雲的衣缽發揚光大,一定要為凌雲報仇!因此,得到了無數人的吹捧和愛戴,根本沒有人相信是他殺了凌雲的人,所有人都被他的虛偽面孔給欺騙了……」流年憤恨的說道。

墨九狸大概猜到,流年當初一定是想為師父報仇,奈何報仇無門,又上不去凌雲峰,又被世人所不理解,才會憤怒絕望的離開……

「流年前輩,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墨九狸看著流年問道。

「我想回去看看,回去看看那個畜生是不是死了!」流年眼中閃過冷光的說道。

既然好友在這世間還有傳人,哪怕這丫頭現在還在這個低級大陸,但是被好友看上的人,又豈會是泛泛之輩,他相信總有一天這丫頭會去到神界的!既然他不能為好友報仇,怎麼也要回去為好友的徒兒鋪路才行……

絕對不能讓這丫頭,剛到神界就被那個畜生髮現了,給除掉了!他沒有阻止好友隕落,以後說什麼也要護著好友的徒兒安好才行,流年在心裡發誓道……

墨九狸並不知道流年的想法,大概猜到他是想為師父報仇,她也沒有說什麼!因為她知道流年的實力,是無法停留在浩天大陸的,之前如果不是有陣法,他不可能被囚禁在此的……

「這些是我閑來無事煉製的丹藥,和一些毒藥!前輩帶在身上防身……」墨九狸想了想拿出一枚戒指說道。

「好,謝謝丫頭,老夫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流年沒有拒絕,他並不覺得墨九狸給的丹藥能有多好,只是留作紀念罷了。

「我叫墨九狸!」墨九狸如實說道。

「好啊,九狸丫頭啊,你要那碎片做什麼?我因為它被困這裡,數萬年都沒有研究出端倪來,你知道那是什麼?」流年看著墨九狸,想到之前害的自己被困的碎片問道。

帝君馬甲有點多 當初他因為七星碎片被困在這裡,這些年無事他自然是研究過七星碎片的,但是奈何數萬年過去了,那枚碎片就平常的跟個鐵片子似的,如果自己不是被它給引到這裡被困的,他都要懷疑自己手裡的是不是假的了……

「沒錯,我爹娘失蹤了,失蹤前留給我一枚碎片,跟前輩手裡的一樣,爹娘留下信息是要我找齊7枚碎片,才能找到他們的下落,得到前輩手裡的那一枚碎片后,我已經找到四枚碎片了……」墨九狸看著流年,猶豫了下說道。

「原來如此,我就說在我手裡,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丫頭啊,這是老夫送給你的, 第660章

「原來如此,我就說在我手裡,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丫頭啊,這是老夫送給你的,這個是當初我和你師父在第一域時,無意中得到的,你師父說是寶貝,便放在我這裡了!只是多年過去了,不管是我還是你師父,也都沒研究明白,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這一塊玉佩裡面,有我的神識,只要我還活著,你隨時可以用這個找到我的!」流年說完,將一枚古樸的空間戒指,一顆奇怪的黑色石頭,和一枚紫色的玉佩,遞給了墨九狸。

然後起身,在墨九狸呆愣之際,將自己的手放在墨九狸的頭頂,一縷神識鑽入墨九狸的識海,墨九狸微微驚訝的看著流年道:「前輩你這是……」

「我沒事,你是凌雲唯一的徒兒,老夫一生無親無掛,你既然是他的徒兒,便喚我師叔就好!我自然不能讓你有事,這個可以保護在安全的到達神界,九狸啊,師叔走了……」流年看著墨九狸說道。

「好,師叔,你保重!」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流年點點頭,身影在原地一閃,便直接消失了,墨九狸抬頭看向頭頂,流年的身影化為一道流光,徹底消失在天際……

墨九狸暗嘆,果然實力才是硬道理啊!她將流年給的東西,直接丟到了空間裡面,給等待的小靈兒和小書研究,自己則轉身去找帝琛和墨小夜了,免得兩人擔心……

因為她在剛才離開進入這邊的時候,就隨手在墨小夜和帝琛身後,布置了一個跟隨的幻陣,為的就是不讓他們擔心,讓他們隨時回頭,都能看到她的存在……

只是墨九狸卻忘記了,雖然帝琛和墨小夜不懂太多的陣法,但是兩人畢竟實力擺在那裡,走進去一段之後,發現那強悍的氣息消失了,兩人就有些納悶了……

因為跟著墨九狸身邊一段日子,因此兩人也都習慣了有事,跟墨九狸說一聲了!墨九狸隨手布置的幻陣,只是讓兩人能看到她,並沒有增加太多東西……

因此,在帝琛和墨小夜,問了墨九狸好多話,墨九狸都是淡淡一笑不吱聲的時候,兩人就察覺到不對勁,直接跟墨九狸的幻陣杠上了……

因為兩人不知道這是幻陣,以為這是迷陣呢,以為他們兩個被困住了,因此不斷的攻擊著墨九狸的幻陣,想要快點出去,尋找墨九狸,就擔心墨九狸遇到什麼危險……

也多虧了墨九狸的陣法,不是一般人能擊破的,不然兩人估計會拆了這洞府,墨九狸趕來時,就看到自己的幻陣,眼看就要支撐不住,被帝琛和墨小夜給擊碎了……

墨九狸手一揮收回陣法,出現在帝琛和墨小夜面前喊道:「師父,老祖宗,你們在做什麼?」

聞聲,帝琛和墨小夜紛紛住手,一看這個果然是真的墨九狸,都擔心的問道:「九狸啊,你去那裡了?怎麼一直不見你,是不是遇到什麼危險了?有沒有受傷?」 一顧刺鼻的血腥味夾雜着濃郁的腐臭朝着鑽進了我的鼻子,我忍不住打了個噴嚏,這才感覺到脖子雙傳來刺骨的寒冷。

“冷嗎,我就在這樣的冰水裏整整泡了三百多年!”這時藍衣女鬼的聲音竄進了我的耳朵。

她的聲音非常尖銳,近乎歇斯底里的喊叫使我的耳朵瞬間失聰,不過我知道這都是暫時的,更刺激的事應該還在後面。

果然藍衣女鬼見我沒有反應,她直接加重了掐在我脖子上那隻手的力道,我只覺得頭暈目眩,等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重重的摔在了那面早就鏽跡斑斑的門上。

咯吱……

我原本以爲得有多痛,卻沒有想到裝在這扇門上和摔在席夢思上一個感覺,非但沒有覺得痛,反而使我感覺到一股暖流流進了身體了。

而且這股暖流不停的在我身體裏攢動着,使我感覺到一種從未有過的力量,當時我還不知道那股力量就是真氣。

是當年不滅道長留下來的,或許他早就算到會有這麼一天,纔將自己將近一半的力量都留在了這扇門上。

“還跟我裝死!”或許是藍衣女鬼看到我半天沒動地方,於是氣憤的衝着我吼道。

我沒有理會她,而是繼續趴在鐵門上,這扇鐵門似乎有種特殊的力量,竟然能直接把我吸在上面。

藍衣女鬼見我還沒有反應,氣憤的瞪着我,隨後憑空一揮手,就立刻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巨大的拉力。

只不過門上面傳來的吸力比藍衣女鬼傳來的吸力更大,所以我根本非但沒有被她拽下去,反而還把她震的一趔趄。

“道長你沒事吧?”這時白無常沉不住氣衝着我喊道。

他們在一邊看不到我這邊什麼狀況,還以爲我出了什麼事,於是焦急的問道。

我很想說話,但話到嘴邊卻發不出聲音,就像是卡在嗓子眼似得,這種感覺讓我心裏焦急感,卻怎麼都動不了。

我現在很想擺脫這扇鏽跡斑斑看上去有些故意的門,卻怎麼都無法掙脫。

我原本以爲會開始害怕,但是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自己非但沒有害怕,反而還適應了這種感覺。

漸漸那股暖流竄到了我丹田的位置,我立刻感覺渾身都充滿力量,但是在這之後,我突然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緊接着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聽到有人在我耳邊喊叫:“道長你沒事吧?”

“毛老弟你可別再嚇唬我們了,你怎麼還沒醒過來呀!?”

我聽出這是白無常和趙涼的聲音,我費力的睜開眼睛,朝着他們兩個看去,好在這兩個傢伙看上去都沒有受什麼傷。

於是我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發現自己正躺在別墅一樓的沙發上,我揉了揉腦袋茫然看着周圍,發現周圍早就沒有藍衣女鬼的影子。

於是我詫異的問道:“那隻藍衣女鬼去哪了,難道是閻王過來幫忙了?”

“不是呀,黑無常根本沒有回來,是道長打散了那隻厲鬼!”

白無常指了指在我不遠處的一堆土,輕鬆的笑了起來。

我詫異的朝着那堆土看去,記得之前那個位置應該是應該是一個類似壁爐之類的東西,不過是仿製的,根本沒有實際的作用,但此刻它已經碎成了一堆土。

“毛老弟你不要緊吧,那個地方就是剛纔鐵門出現的地方,而且是被你打碎的,我還真沒看出你有這麼強的爆發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