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復她:我幫你想辦法。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車上顛簸整整一天時間,隨着旅遊車到了江西婺源。

那人道號景陽子,真實姓名不清楚,九爺已經提前跟他打了招呼,到了婺源臥谷,沿着山脊向上,在林中見到了一棟泥坯房子,我去時,房子周圍有十來只家養雞正在啄食,黃泥院牆上黑貓眼神灼灼盯着我,屋子周圍還有不少蒜苗,好一幅田園生活景象。

我在外站了幾秒,屋子門吱呀一聲打開,一個裹着軍大衣的老人端着小半鬥雜谷出來,撒在了外面,用來餵雞。

我邁步過去,行了道禮:“是景陽子道長嗎?”

老人已經滿臉皺紋,行將就木,看起來時日不多了,眼珠蒙了層薄霧,看東西不大清楚,盯了我幾眼,說:“你是誰?”

“我是九爺推薦來的。”我說。

他讓開路讓我進去了,坐下後,倒了熱水給我:“我飄搖了一輩子,好不容易法界和七殺總會不管我了,想過幾天安穩日子,我知道你要我做什麼,我實在是有心無力,現在天色晚了,你在這裏歇息一晚,明兒就走吧,我是不會去的,抱歉。”

景陽子一口拒絕了我,連進步一商討的餘地都沒有給我。

這樣的人,在茅山宗的時候已經得到了所有想要的,金錢、地位,都不是他想要的,想要說服他,就得找到他最薄弱的地方,這個世界是有堅如磐石的心的,只是沒有找到方法。

我打量了一眼這屋子裏,屋子正上方爲一神,神供奉的是三茅真君的神像,在神下方爲拂塵、桃木劍、羅盤以及道教的一些東西,他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在這個圈子裏說話了,但是這些東西依舊嶄新,說明他對道教法術是有留戀的。

而且,這屋子裏的符籙、佈置、器具,大多爲黑巫術所用的,我頓時找到了突破點,說道:“如果道長您願意幫助我,我可以讓黑巫術得到道教的承認。”

他驟然愣住,呆滯看了我好久,已經蒙上灰塵的眼神有了些許神采,下顎鬍鬚微微顫抖,不過眼神中的光彩立馬遁去了:“算了吧,法界和七殺總會是不允許的。”

我說:“法界大會即將開始,如果道長相信我的話,可以收我爲徒,教我黑巫術,到時候我一定會讓黑巫術大放光彩,讓他們承認黑巫術的。”

景陽子搖搖頭:“黑巫術確實強大,但是正是因爲樹大招風,才被他們排斥,到時候你在法界大會上那麼一鬧,他們怕是又會重新開始打壓黑巫術了。”

“道長可以收他爲徒。”此時門外傳來聲音,朱允炆和李盧萍兩人出現在門外。

我十分詫異,他們兩人怎麼會在這裏。

景陽子眼神怔怔,站起身來,驚恐說道:“兩位身負皇氣,三華旺盛,是真正的真後人吶。”

這景陽子確實有些本事,一眼就能看出他們兩人的奇異之處。

朱允炆笑了笑,景陽子微微彎腰行禮,朱允炆說:“道長不必多禮。”

“兩位請坐。”景陽子忙讓他們二人坐下,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他們,打兩了朱允炆和李盧萍幾眼,說,“兩位雖然身負氣,但是命格多舛,皆是早亡命格,另外,兩位命格中木火兼有。這位女士對先生,可爲伏位婚。先生對這位女士,可爲天德婚。你們二人是真的天生一對啊,好久沒有見過如此般配的人了。”

朱允炆和李盧萍兩人同時呆住了,而後兩人都不屑一笑,朱允炆說:“這個女人給朕做女婢,朕還嫌棄她麻煩呢。”

眼見兩人要鬥嘴,我轉移話題:“你們怎麼來了?”

三國末世錄 “找景陽道長幫忙。”朱允炆回答說,直接表明來意,“道長,在下有一事相求。”

景陽子點點頭:“你說。”

朱允炆說:“我爲重生準備數百年,如今萬事俱備,但卻沒能成功,得知道長深諳生死之道,特來求道長解惑。”

這並不是麻煩事兒,景陽子當場就給朱允炆看了,看完後神色變了變,而後轉身到了神下面,寫下了一張紙條,摺疊起來,塞進了旁邊荷包之中,遞給朱允炆:“先生重生不是難事,現在時機沒到,等時機到了之後再行重生之事,不過將會有一次失敗,失敗後打開這錦囊,便能成功了,切忌現在打開。”

朱允炆沒半點疑惑,收起了錦囊:“多謝道長。”

很少看到他這麼有禮貌的時候,頗爲吃驚。

之後朱允炆將話題轉移到了我身上:“在進來之前,我已經聽見了陳浩與道長您的對話,我與陳浩有些交情,對他爲人最爲了解,我相信他能將黑巫術發揚光大,道長您會看相,能看出他的命格嗎。”

景陽子這纔打量着我,看了好一陣,走到我旁邊,在我身上捏了起來,捏了好半天后說:“骨重三兩二錢,倒是個有福氣的命,只是身份,我看不出來。”

朱允炆笑了笑:“他的兄長,是法界長老,而他,是世家陳家的家主,另外他是七殺總會的監察,爲你平反,是沒問題的。”

我的身份他倒沒有在意,倒是問起了陳文的事情:“你兄長是法界長老?”

我恩了聲:“以前是,現在不是了。”

景陽子聽了我的話,漸漸陷入了回憶,好一會兒後驚醒了過來:“難道,你的兄長是陳文?”

“您認識他?”我說。

景陽子眼神慢慢變得狂熱了起來,激動得在屋子裏踱步:“原來是他,原來是他,他沒死嗎?原來他沒死。”

他的自問自答讓我們都覺得有些怪異,不知道爲什麼這麼激動。

他踱步幾圈後才停下來,尷尬笑了:“我失態了。文公非常人,我尚且年輕時,文公曾救過我的性命,指導我的法術,當年法界大亂,我以爲文公已經殞命,心灰意冷,再加上茅山的打壓,我離開了道教,沒想到他沒死,這樣,我就算死了,也可以瞑目了。”

陳文對他的影響十分之大,不然也不至於這麼激動。

我和朱允炆相視笑了笑。

景陽子又說:“你既然是文公的弟弟,那你的忙,我一定會幫。不過無事不埋因果,我若幫你,你肯定要還我些東西,我知道你要我幫忙的事情是什麼,涉及到命格,就要以命相還,這十分危險,除非你拜我爲師,先種下這因,才能得到那果。”

以他的身份,我拜師是我佔了大便宜了,他可是茅山宗原來的宗主。

我沒有猶豫,馬上答應了。

景陽子滿臉欣喜,拜師時笑呵呵的,本來道教拜師禮節諸多,現在一概省了,只跪下磕了三個頭,再給他敬上了茶,喚道:“師父。”

景陽子喝了茶,把我扶了起來:“原本我要賜予你一些書籍和法器的,現在我空無一物,還別見怪。”

我笑了笑說沒事。

朱允炆和李盧萍他們沒有在當天離開,夜裏,我們四人促膝長談。

景陽子也給我講了一些陳文的事情,陳文很早就在道教中有留下足跡,只是成爲法界長老,只是最近百年的事情。

我問道:“師父,當年法界大亂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景陽子搖搖頭回答說:“除了當初那幾個人,沒人知道,道門其他的人,都是跟着他們的態度改變而改變的。”

如此一來,只有等到這次法界大會,才能窺視到當年的一些蹤跡了。

……

次日一早,我們四人離開這裏,到了乘車點,我剛要問朱允炆,朱允炆說:“既然時機未到,朕就先不用回鎖井虛耗時光,首先聲明,不是朕願意跟着你,不過是朕想看看這曾經屬於朕的河山,如今變成什麼樣的而已。”

“死傲嬌。”我嘀咕了聲。

一起上車,花費時間時間到了陳家村,到了後首先打聽陳文在哪兒,景陽子迫切想要見到陳文,不過陳家人卻告訴我,在我們離開陳家村之後,陳文也離開了,不知道去了何處。

也不着急這會兒時間,先將陳靖屍體處理好,再去見陳文也行。

景陽子和九爺是老相識,兩人見面便寒暄了起來,而我則拿着景陽子給我的一張圖紙到養屍地改造了起來。

改造花費兩天時間,這兩天時間也沒閒着,景陽子一有空就會跟我講解黑巫術中的一些法術,我全對牢記在心。

到了第三天晚上子時,景陽子和九爺,以及我們幾個熟悉的人,到了山後的養屍地,見到棺材,景陽子取出了他自己熬製的金色染料,在棺材上畫上了九條金,然後再在養屍地佈置了起來。

僅僅是佈置這些,就花費了大半夜的時間。

佈置完畢,景陽子坐在旁邊歇氣,我送了水過去,景陽子跟我說:“這棺材裏面的屍體屍氣太重,要想去除掉屍氣,又不損害屍身,就得用這九擡棺之術,這是很高深的法術,以後才能教你。”

道教法術大多借助的是天地以及自然的力量,這九擡棺術,借的則是大地的力量,輔以八卦陣勢,布成大陣。

具體還需要很多法咒、符籙、器物,這些我都不大瞭解。

歇息一陣,九爺前來說道:“老朋友,棺材該入土了,這還需要你親自主持大陣纔可以。”

景陽子站起身來,因爲年事過高,有些吃力,呵呵笑了笑:“怕是弄完這九擡棺大陣,我就真的時日不多了。”最^新^章^節百渡搜—。。 cpa300_4;

景陽子站起身,穿着好了道袍,時隔將近二十年,這恐怕是二十年來,他第一次穿上道袍。===百度搜索**看書閣+小說名稱**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能看出他眼中的懷念和感動,也是,和法術打了一輩子的交道,在最後卻要成爲一個普通人,誰能甘心?

景陽子持着法器站在了法案後面,口中不斷念着八大神咒。唸完劍指向天:“起棺。”

我們的力量現在並不小了,個人之力就能撼動這棺材,不過爲了平穩,我和朱允炆兩人將棺材擡了起來。

景陽子之後再次唸咒、掐印、制符、踏步,一系列複雜的步驟之後。大喝一聲:“落棺。”

我和朱允炆將棺材放入了墓葬坑之中。

前面兩個步驟已經消耗不少景陽子的精力,他喘息了幾口,再次繼續。

步驟弄完。喝道:“封棺。”

我和朱允炆開始用鉚釘封棺,不過在這時候,這林子突然有了風吹草動。

景陽子大喊了聲:“先別封館。有東西擾亂了陰陽氣流。”

我和朱允炆迅速出墓葬坑,站在前面:“我們擋住來者。”

等了不到十秒鐘。有二三十來個身影出現,有一半穿着道袍,另外一半,身上繡着七殺總會的標誌。

“景陽子,你躲了將近二十年,現在終於肯出現了嗎。”一個身着閣皁宗道袍的男人開口說道。

陳文之前在奉川的時候就展示過一種叫做神遊的法術,用特殊的法術將魂魄和*分離出來,可以迅速達到指定的地方。

當這些道教的人和七殺總會的人出現,我們卻覺得十足詫異,景陽子來這裏,按理說是沒有任何人知道的。

景陽子放下了法器:“都快二十年了,你們還是追着我不放嗎?”

景陽子的語氣很是無奈,也很痛心,這就好像被自己的家人背叛般,鑽心之痛不是我們能理解的。

其他道士也都神色堅定:“景陽子,隨我們去道門受審,可以免除一場大戰,今日你是無論如何都走不了了的。”

他們一言一語,表達的意思都是要將景陽子捉拿歸案。

朱允炆聽了他們的話,哈哈狂笑了起來:“牛子們,現在退去,朕可以饒你們一命,如若不然,你們將永遠留在這裏。”

“你是何人?”有道士發問。

朱允炆嘴角微微上揚,突然消失,砰地一聲,前面一個道士竟然被他打飛了將近二十米,重重摔在了地上。

景陽子此時說道:“九龍擡棺之術已經發揮作用,我去封館,你們擋住他們,不要讓他們過來。”

“好。”我和朱允炆回答。

朱允炆正要將他的羽林軍團召喚出來,但是景陽子卻止住了他:“不要,那樣會打斷這裏的陣勢。”

朱允炆停了下來:“不用軍團也可以。”

我將古劍抽了出來,和朱允炆並列站着,景陽子開始拿着鉚釘過去,奮力在棺材上敲擊了起來。

“還想作惡,道友們,拿下他。”有道士大喊。

那人聲音剛出,我的劍已經放在了他的脖子上,冷聲說道:“滾,不然你將看着你的腦袋落地。”

“小子,我是道門的堂主,你確定要將劍落在我身上?”那道士滿臉戲謔,對我絲毫不懼。

伸手便掐印打了過來,我牙一咬,嗤啦一聲,他的半個臂膀被我削掉了。

那道士倒地哀嚎了起來,驚飛了這裏的衆多飛鳥。

剛纔他的速度不可謂不快,我能在短時間反應過來,他們再不把我當成毛頭小子看待了,而是問道:“你是道門哪家哪派的?”

“黑巫術,景陽子的徒弟。”

陰棺借道 “原來是小惡種,連你也一起拿了。”道士們叫囂。

而後,我們在這裏纏鬥了起來。

“主人,我來幫你。” 主角光環算什麼 韓溪第一個出現,飛身出去,抓住了其中一個道士,令他動彈不得。

代文文和張嫣也隨即跟着一起出現,連李盧萍都加入了戰鬥。

胖小子和謝嵐有些弱小,這些都是道門有頭有臉的人物,他們不是對手,就沒放他們出來。

“這些人不是簡單的人,道友們小心。”

不過不管再怎麼小心,我們擋着,他們也過不去。

景陽子不斷將鉚釘釘入棺材中,早已經滿頭大漢了,這些道士法術盡出,需要景陽子將這裏的陰陽之氣撥亂反正,他們就虛弱到了極點,現如今更加上了層冰霜。

“你們幾個,趕快讓開。”道士們見景陽子已經快要將棺材封上了,大聲訓斥道。

我回應一句:“誰敢上前半步,我就大開殺戒。”

之前只是傷到他們,沒有殺他們,畢竟是人命。

“你敢。”有道士訓斥,說完上前。

手上一張符紙已經快要落在我身上了,卻被我抓住了他的手腕。

“怎麼可能。”他驚愕嘀咕了句。

我一咬牙,直接將他的手臂給扯了下來,而後一劍刺入了他的眉心,用力一攪動,劍上的殺氣和鬼魂的怨氣,瞬間將他攪得毫無蹤影。

前妻求放過 其他道士震驚不已:“你……你竟然敢殺人。”

“你們都敢殺人,我爲什麼不敢?”

另外有七殺總會人喊道:“這兩個小子實力不俗,不要放鬆警惕。”

我見了七殺總會的人,瞬間拿出了那勳章。

七殺總會的人愣住了,馬上立身站穩:“將軍。”

他們的軍禮十分標準,其餘道士也驚住了:“你是七殺總會的將軍?”

雖然不能用鬼軍,但是可以用七殺總會的人,我命令道:“七殺總會的人,與我一起擋住道門的人。”

七殺總會的人對我將軍的身份雖然十分不解,完全沒有想到這裏有一個七殺總會的少將在這裏,不過我的命令下達之後,他們說道:“將軍,這是會長親自下達的命令……”

“那你們就滾到一邊去,否則,我連你們都殺。”

“是。”他們退下了。

只剩下這些道士。

我、朱允炆、張嫣、代文文、韓溪、李盧萍幾人並列站着,他們不能前進分毫。

如果能用鬼軍的話,他們恐怕在瞬間就沒了,哪兒會在這裏吵鬧這麼久的時間。

景陽子也趁着這個時候,將棺材封釘完畢,歇了口氣。

正此時,一抹紅影出現在這地方,過來後念道:“太陰幽冥,速現光明,行屍走肉,永尊吾命,起!”

唸完手上揮動幾下:“敕。”

剛纔才封好的棺材,棺材蓋子忽然被打開了,裏面陳靖的屍體站立了起來,只一掌,就將景陽子給打得幾個踉蹌,一口逆血吐了出來。

朱允炆啐了口:“媽的,不把朕放在眼裏是吧。”

陳靖屍體出現,屍氣頓時瀰漫了這片土地,周圍草木開始枯萎,剛纔唸咒將屍體召喚出來的那紅衣道士落定,漠然看着前方:“景陽子,我們已經放鬆了對你的監控,沒想到你還會出現做這養屍的惡行。”

景陽子站起身來,蒼老身體爆發出了無窮力量,拿上桌案上的法器,竟然將陳靖屍體給逼退了回去。

我和朱允炆正要上前,景陽子喊道:“他是法界的長老,你們不是對手。”

那紅衣道士見景陽子即將將屍體重新送入棺材之中,手上一張符紙飄搖而至,目的地正是景陽子身上。

我見後,揮劍劈砍向符紙,竟然聽得咣噹一聲,沒有將符紙劈碎,那符紙直接落在了景陽子身上。

砰。

沉悶聲音響起,那符紙炸裂開來,景陽子再吐了口鮮血,血噴灑在了陳靖屍體身上。

那紅衣:“撤。”

剎那間,道士、七殺總會的人都離去了。

景陽子愣是將屍體重新送入了棺材之中,然後合上了棺材蓋子。

陳靖屍體不斷在裏面衝擊,景陽子戰立在棺材蓋子上,喊道:“過來封館。”

我們過去後,景陽子才撤離,繼續在法案後面做法。

“封館。”景陽子大喊,我似乎能從他的聲音中聞到血的味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