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邊傳來門主驚恐的叫喊,唐宋更是嚇尿。他很想運轉元氣,可是在這裡根本沒辦法,連世界都被限制,一絲一毫的力量都沒辦法調用。

2020 年 10 月 24 日

飛奔了好一會,忽然察覺後邊沒了動靜,唐宋不由回頭看了一眼。本想著是天眼猴抓到門主之後不再追了,可映入眼帘的一幕真是讓他氣得半死。

那死猴子又廢了,飛得老高老高的……

嘭!

這不,天眼猴直接飛到他前邊。還沒等唐宋來得及轉身跑開,一隻大手已經抓過來,精準的抓住他的腰部,用力將他往上扔。

唐宋感覺自己就是個玩具,被扔到空中落下,寬大的手又精準的抓住自己,想掙扎都沒機會。

這才是真正的預判,剛才那都是玩而已!

被牢牢抓住,唐宋扭曲掙扎幾下,愣是沒辦法掙脫。再看另一隻手上的門主,已經沒了動靜,也不知道是死還是暈過去……

唧唧……

天眼猴興奮地叫著,將唐宋湊到跟前看了一眼,居然還伸出舌頭。唐宋哭了,悲劇的閉上眼。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死在一隻猴子手裡!

唰啦,唰啦!

寬大的舌頭不停的舔著,惡臭的口水讓唐宋差點沒吐出來,渾身瞬間濕漉漉的。

可是並沒感覺什麼疼痛,唐宋不由再次睜開眼,發現天眼猴抓著自己走了,似乎沒有直接吃的意思。

這倒是讓唐宋鬆了口氣,但他也不敢亂動,生怕猴子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的腦袋給擰下來。

這猴子真是,調皮!

被天眼猴帶著翻過一座山,進入一個山谷。山谷里很安靜,樹木非常龐大。唐宋暗暗驚奇,這猴子帶自己到這裡來做什麼,難道要把自己帶回家再吃?

很快到了一株茂密的大樹前邊,天眼猴興奮地叫著兩聲。樹上立即傳來動靜,唐宋猛地抬頭,差點沒兩眼發黑暈過去。

樹上還有兩隻小猴子,小,是相對於天眼猴。可對於人來說,還是很大…… “你敢,找死!”羅博的話徹底惹怒了秦筱筱,動身想要衝向羅博,但卻被強子給攔住了。但強子一人攔不住,直接被秦筱筱給擊退了。

在強子被擊退的時候,吳柳和田進也不再管我,衝上去幫助強子。我身上綁着封印術法的麻繩,所以他們也不擔心我會怎麼樣。

現在秦筱筱和陳柏來救我了,我也不可能扔下他倆個人逃走,只能是躲到遠處,不給他倆添麻煩。我現在就是個被麻繩綁住的普通人,很容易被他們的打鬥給波及到。

人數上我們在這邊已經很吃虧了,要是因爲在打鬥的時候顧及到我,不能更好的發揮那就糟糕了。

三人纏住秦筱筱,聯手出招,就算秦筱筱再厲害,也很難一時間擺脫三人。不過秦筱筱還是能和三人保持平分秋色的狀況,強子他們三個也很驚訝,沒想到面對三人秦筱筱看似柔弱的女人竟然一點也沒有被他們壓制住。

“閃開,我沒興趣和你們打。”秦筱筱冷着臉,帶着怒意對他們三個說道,目光望向羅博那邊,看來她真的被羅博惹惱了,心裏只想着對付羅博一個人。

羅博之前已經吩咐過了,讓他們三人盡力制服住秦筱筱,要是這個時候讓秦筱筱從上去對付羅博,羅博肯定不會輕易的饒過他們三個。羅博是什麼脾氣性格的人,他們自己最清楚,所以在秦筱筱把目光轉向他們身後的羅博時,強子對吳柳和田進使了眼色。

“吳柳,封住她的行動,別讓她有機會越過我們到羅哥那去。”強子對身旁的吳柳說道。

吳柳點頭,然後從後背取出幾面小旗子,旗子上畫着獸頭,而且每面旗子上的獸頭都不一樣。旗子上綁着紅繩,連接着旗子。拿出旗子之後,吳柳嘴念着咒語,然後猛的把旗子往秦筱筱那個方向的上空一拋。

“筱筱,小心!”秦筱筱的注意力在羅博那邊,沒留意到吳柳這裏的舉動,我在遠處看着十分擔心,大喊道提醒她。

她也被我喊聲拉回了注意力,往那飛在空中的幾面旗子看去。只見旗子飛到了秦筱筱的上方,然後在空中旋轉着散開了。 這個修士很危險 因爲有紅繩連着每面旗子的關係,這樣形成了一個有範圍限制的圓形空間。接着幾面旗子帶着紅繩一起插到了地面上,地面上形成了一個圓形的結界,限制住了秦筱筱的活動範圍。

結界成功張開之後,強子他們三人也都閃身進了結界裏,他們三個分別分散在秦筱筱的不同方位,擺出隨時都可能攻擊的姿勢,三人還同時以順時針的方向一起慢慢的圍着秦筱筱移動,我盯着看了一會,竟然有種暈眩的感覺,趕緊晃了晃腦袋。

連我在一旁看着的人都有這種感受,不知道在結界裏的秦筱筱會怎麼樣,我不由的擔心起來,緊張的看着,雙手不由的捏緊了。恨自己爲什麼什麼忙都幫不上,只能在這裏看着,我也要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把綁在身上的封印麻繩給解開。

三人的舉動也引起了秦筱筱的重視,她不再像剛剛那樣還分心去關注羅博那邊,而是全神貫注的盯着結界裏的隨時可能向她發動攻擊的三人。她皺着眉頭,眼中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看來我的感覺沒錯,強子他們三個此時的舉動不一般,讓秦筱筱不得不認真起來。

這個時候,羅博和陳柏這邊也終於有了動靜。羅博把目光從秦筱筱他們那邊收了回去,看向陳柏。“好了,現在已經沒人能打擾我們了,讓我來會會傳說中的陳老到底有多厲害吧。”

說完,他拿出一卷奇怪的卷軸,然後咬破手指,稍稍把卷軸打開了一點,把手指上的鮮血按在了卷軸上。“出,六鬼浮屠。”

只見六個半透明的鬼影從卷軸裏飛了出來,把羅博圍在中央,那六個半透明的鬼影只有頭部,沒有身子,頭部以下都是若隱若現的詭異霧氣,還如沸水一般翻涌着。

頓時,一股可怕的陰寒之氣向四周傳來,伴隨着陰氣,可怕的戾氣也讓人心生畏懼。光是從氣息上就能體會得到,這個羅博絕不是一個等閒之輩,難怪之前是天羽閣的核心成員。

羅博喚出六隻鬼影的時候,陳柏臉色一變,眼中閃過驚愕之色,臉色凝重了不少。“六鬼浮屠,果然厲害,沒想到你把浮屠詭術練到了這個程度。”

“怎麼,你怕了?”羅博邪笑,問道。

陳柏面無表情,冷冷看向羅博。“修煉到這個程度,說明你也殺了不少人,造了不少孽,我今天就取下你的人頭,替那些死去的怨靈報仇。”說完,陳柏的衣角以及白髮竟然無風自動,身上爆發出可怕的氣勢。

一般人肯定已經被陳柏這麼可怕的氣勢給嚇退了,誰知羅博不但沒有表現出一點懼意,反而眼中慢慢的都是興奮之色。他大笑一聲,如移形換影一般,朝陳柏攻去。

他的速度極快,留下一道殘影。陳柏也絲毫不慌,一拳轟了出去。這一拳到很強的勁道,破風聲大到我這裏都能清楚的聽到。砰的一聲,只見陳柏的拳頭已經砸在了圍着羅博的一隻鬼影頭顱上。

接着兩人都被力道震得後退,兩人只見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淺痕,穩住身形之後,這次是陳柏先主動出擊,速度絲毫不比羅博慢。兩人的交手如電光火石,速度極快,在那六隻鬼影的保護下,羅博進退自得,絲毫不受陳柏攻擊的威脅。

看那六鬼浮屠的術法果然厲害,陳柏對付起來都這麼不容易,估計兩人的交手一時半會也分不出勝負。而秦筱筱那邊,也傳來了打鬥的聲音。

我能慌忙轉頭看了過去,只見強子他們三人圍着秦筱筱順時針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漸漸的三個人的身影就像是重疊在一起一樣,看上去有無數的人在圍着秦筱筱轉。

現在我更是感到頭暈目眩,不要說防守了,就連繼續看着他們都很困難,不知道秦筱筱會怎麼辦。

心裏實在擔心,強忍着暈眩,繼續看向那邊。只見他們三人圍成的圈越來越小,一點點的逼近中央的秦筱筱。忽然,三個人影衝向秦筱筱,這讓人有些措手不及,來不及反應。

我人不住心頭一緊,發出一聲驚呼。

只見秦筱筱沒有慌張,而是沉着臉冷哼一聲,然後嘴裏唸咒,縱身輕輕一躍,而且躍起的同時身子快速的旋轉起來。她旋轉的時候,三道紅光飛射而出,擊中了那三個朝她攻去的身影。

紅光擊中三人的時候,我聽到他們三個發出了一陣悶哼聲,都倒在了地上,那種令人暈眩的感覺也隨之消失了。三人倒地之後,秦筱筱也安然無恙的落到了地上。

“雕蟲小技。”她目光清冷,緩緩的說道。

被她擊倒的三人都露出驚駭之色,估計沒想到秦筱筱會這麼厲害。三人的氣勢頓時弱了不少,我鬆了口氣,這樣看來現在是秦筱筱佔了優勢。

“你們三個就乖乖的待着,我便饒你們一命。”秦筱筱說道,然後便不再理會倒在地上的三人,而是看了一眼吳柳先前佈下的結界,拿出一張黃符準備破開結界。

忽然,倒在地上的強子大喊一聲,一掌拍地上,身上的衣服被震碎了,露出強健的肌肉,而他從地上站了起來。只見他念了一句咒語,便用手不斷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發出嘣嘣嘣的聲音,聽着很響。

他捶着胸口,身上的肌肉開始暴漲,整個人看上去更是變得巨型起來,如一隻肌肉怪物。 唧唧……

三隻猴子不停的叫著,也不知道在交流什麼。那兩隻比較小的明顯是孩子,在大母猴跟前不停的蹦躂,興奮得跟猴子似的……不對,它們本來就是猴子!

唐宋聽不懂,只是看它們的舉動,隱約已經察覺到不對勁。顯然不是要把自己吃掉,而是另有所圖……

恰在此時,另一隻手上的門主醒過來了。第一反應竟然是興奮地四處張望,然後狂喜的喊著:「我沒死,我沒死!」

唐宋斜著眼苦笑:「等下就死了,看清楚。」

門主低頭一看,兩眼頓時發黑的再次暈過去。下邊兩隻小猴子正在興奮地蹦跳,明顯是想要母猴手裡的兩個寶貝。

唐宋大概猜到了什麼,不由得大口大口喘息。現在說什麼也沒用,趕緊恢復體力才是關鍵。

很快門主又醒過來了,低頭看著下邊,滿臉哭喪的罵著:「唐宋,你個天殺的,竟然如此狠毒……今天本座要是死在這,死也要拉你墊背!」

「你省點力氣吧。」唐宋嫌棄撇嘴,「我沒猜錯的話,等下我們會被當成玩具,有的玩。」

話音剛落,母猴忽然鬆手,唐宋跟門主同時往下落。還沒等落到地面,呼,兩隻小猴已經蹦過來抓住他們。

唐宋心頭一陣淚奔,尤其還被那小猴子舔了一下,更是想哭。

擺明了就是把自己當成玩具,等下只怕要折騰到底才甘心!

果不其然,小猴將他放在地上,還用手推了他一把。唐宋沒動,只是苦澀的抬頭看著小猴那興奮地雙眼。說實話,唐宋想跳起來把這猴子打死。

可是,他打不過!

小猴子再小也兩米多,而且看起來也不是好惹的主。沒有元氣,他就算身體再橫也不可能打得過,何況旁邊還有個更龐大的母猴!

門主也被放下來,他可沒想那麼多,趕緊撒腿跑路。另一隻小猴立即興奮地追上去,不斷地攔截門主的去路,讓他來回跑個不停。

唐宋斜眼看著,更是內牛滿面。好歹現在也算是個超級高手,卻被猴子當成玩具戲耍,臉往哪裡放?

見他還是不動,跟前的小猴子急躁的唧唧叫著,不停的用手推著唐宋。母猴見狀,大眼睛里透著不滿的湊過來,揚起手就要拍下去。

唐宋嚇了一跳,只能硬著的頭皮飛奔。那小猴子立即高興地追上去,真是調皮的死猴子!

「唐宋,我詛咒你十八代祖宗,啊……嗚嗚,我實在跑不動了……」門主一邊跑一邊哭,哪裡還有什麼威嚴,都已經快累死了。

唐宋可沒心思管他,咬著牙不斷在周圍跑來跑去,偶爾蹦到樹上。但不管他怎麼跑,速度怎麼快,都跑不出小猴子的掌控。

可怕的預判能力,明明身體很龐大笨重,可小猴子總是能提前攔截唐宋的去路,根本不給他跑出圈子。而且還不能停下來,一停下來小猴子就非常不滿的咧著牙齒,一副要吃人的模樣。

跑,唐宋現在只能期盼著小猴子玩膩了,自己還沒有被累死!

轉眼就是一個時辰,門主早就跑不動,跟個死人一樣趴在地上。小猴子卻沒放過,不停的把他往空中拋,然後又接住。門主已經放棄了反抗,任由著對方蹂躪。

唐宋依然在跑,兩條腿都快斷了,渾身酸痛得厲害。好歹也曾經是兵王,以前拉練的時候不見得比現在弱多少……

好在,追他的小猴子漸漸失去了興趣,心不在焉的蹦躂一會,隨後便跑到母猴那邊了。

唐宋鬆了口氣,靠著樹榦氣喘吁吁。看遠處門主還在蠕動,也知道這貨肯定是在裝死。

唧唧……

抬頭見到母猴離開,就剩下兩隻小猴子心不在焉的靠著樹榦玩耍,唐宋喜上眉梢。

可是很快他就發現,想逃跑真的好難,那兩隻小猴比母猴還機警,只要他動一下,對方立即轉過頭來。

哭瞎,能不能別預判?

沒辦法,唐宋只能坐在地上,耐心的等待機會。指望宗主他們過來營救是不太可能,他們來了也只會被一起玩。

還沒等唐宋想出什麼好辦法,母猴又回來了。這讓他不禁抹了一把冷汗,得虧沒跑,要不然會被母猴打死。

兩隻小猴又高興地蹦過去,卻見母猴懷裡灑落下來好多火紅的果子,有點像是大蘋果。倆小猴撿起來咔嚓往嘴裡扔,一個接一個。

唐宋看著不由吞咽口水,跑了這麼久,他還真想吃!

硬著頭皮,唐宋還是小心翼翼往三隻猴子那邊挪。反正是跑不掉,不吃點沒辦法恢復體力。

隨著唐宋靠近,母猴側頭看了一下,順手丟過來幾個果子。唐宋暗暗驚喜,趕緊拿起果子蹲在旁邊吃。

一直趴在地上的門主偷偷抬頭見到唐宋居然有的吃,頓時羨慕嫉妒恨。吞咽著口水,門主也爬起來。可還沒等他過去,一隻小猴子蹦過去,直接一巴掌拍在他的後背上,讓門主再次趴下,差點沒吐血。

唐宋差點沒笑出聲,這就是差距,沒讓人家玩夠你還想吃?

這果子是真好吃,很甜很脆,很像是糖心蘋果。

吃了兩個,唐宋猛地停下來。體內頓時一陣暖流涌動,酸痛的肌肉順勢恢復,甚至還在自動強化。與此同時,唐宋能清晰地感覺得到,世界內的力量正在翻騰。

這果子厲害啊,居然比丹藥效果還要好,能瞬間修復身體,還能填充元氣!

要知道,自從進入第三層之後,他就沒再感覺有這麼強烈的能量補充。到了這個階段,能量基本上需要靠領悟才能得到,現在這果子竟然這麼猛,著實讓他吃驚。

把三個果子吃完,唐宋舔著嘴唇,兩眼直勾勾盯著母猴。有這果子,被虐也認了!

只可惜,母猴並沒有理會他,跟倆小猴子繼續吃果子。咔嚓咔嚓的,看得唐宋直流口水。

不多會,三個猴子吃完,開始躺在旁邊睡大覺。唐宋實在忍不住,硬著頭皮再次走過去。

跑到剛才三個猴子吃果子的地方一看,高興得笑起來。居然還剩下好幾個,可是便宜他了! 強子露出強健的體魄,在他拍打着自己胸口的時候,他身上的肌肉也在一點點的暴漲,就跟充了氣的氣球一樣,看着十分的可怕,整個人也更加巨大了不少,和一個肌肉怪物一樣。

終於,他停止了拍打的動作,身上的肌肉也停下了膨脹,說實話現在他身上的肌肉看着除了讓人感到恐懼之外,更多的是噁心。因爲從遠處看的話,他身上如氣球一樣膨脹的肌肉,像是一塊塊巨大的肉瘤堆在身上,好像輕輕一碰就要炸開一樣。

他此時的手臂足足有樹幹那麼粗壯,真不知道他這一拳要是打在人身上回事什麼感受。強子變成這副模樣之後,吳柳和田進識趣的拉開了距離,讓這樣狀態的強子先獨自對付秦筱筱,他們兩人在一旁觀察等待時機出手。

“啊。”強子怒吼了一聲,沒有頭髮的頭上佈滿了青筋,看着十分的明顯,也很可怕。怒吼之後,他揮拳砸向秦筱筱。可怕的拳力帶着一股強勁的勁風,撲向秦筱筱。

這麼可怕的威力,秦筱筱不可能正面面對,只能是避開。閃身躲開之後,強子的拳頭重重的砸到了地上,地上炸裂開,揚起塵土,被強子的巨大拳頭砸出了一個坑,可見他這一拳的威力有多麼恐怖。要是砸到人身上的話,恐怕就沒命了。

在秦筱筱避開了強子的攻擊之後,另外兩個在一旁找機會的人也動手了,衝向秦筱筱。吳柳手裏拿着那把先前用來威脅我的刀,我焦急萬分,眼看秦筱筱在避開了強子的拳頭之後,還沒來得及站穩,想要避開另外兩人的攻擊不太可能。

但是秦筱筱反應也夠快,在發現那兩人朝自己攻來的同時,並沒有打算先站穩腳步,而是直接順勢在空中做了一個漂亮的極限轉體,用一隻腳踢向拿着刀朝自己衝來的吳柳,把他擊退,同一時間用一隻手接下了田進的攻擊。

吳柳被她一腳擊退了之後,她也落到了地上,然後手上一用力,把田進給震退了,還起身對着田進的胸口連踢了幾下,田進直接被她踢得節節敗退,倒在地上吐了一大口鮮血,受了不輕的傷。

“小心後面。”我驚呼道。

強子在揮空了第一次拳頭的時候,立馬就做出了其他的反應,在秦筱筱專心對付田進的時候,他巨大的身軀悄然的來到了秦筱筱的身後。

我話音剛落,秦筱筱就已經被身形巨大,滿身肌肉的強子給抱住了。強子用自己兩隻比樹幹還要粗壯的手臂鎖住了秦筱筱,原本身材高挑的秦筱筱,此時看起來變得嬌小,如同小孩一樣。

被抱住之後,強子開始用力,想要直接用自己的蠻力,把秦筱筱擠壓而死。他不斷用力,粗壯可怕的手臂上也冒起了一根根青筋,看着更是讓人害怕。

秦筱筱奮力在抵抗,但無奈此時強子的力量太強,她根本掙脫不了,眼看情況十分的危機,我卻做不了任何事情,幫不上什麼忙,就如熱鍋上的螞蟻一樣着急。

我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綁着封印麻繩,也不管着急是不是不能使用術法,大叫着住手,衝了過去。

無奈有結界擋着,無法使出術法的我根本就突破不了結界到裏面去。

“住手,快住手,我求你了,我跟你們走還不行嗎?”我頹然的跪倒在地上,雙目赤紅溼潤,嘴裏叫喊道。

如果這樣能救秦筱筱的話,我心甘情願跟他們走,我不想再有任何人爲了我失去生命。但結界裏的強子絲毫不顧我這個結界外的人說了什麼,依舊沒打算放過秦筱筱。

“起來,李啓明站起來,給我站起來聽到了沒有!”秦筱筱突然勃然大怒,瞪着眼睛看着我。我呆住了,還是第一次看到秦筱筱對我發這麼大的火,而且我能感覺到她是真的徹底怒了。

她忽然仰頭髮出一聲長嘯,接着渾身下上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也不知是什麼力量竟然把抱住她的強子給震開了。震開強子的同時一股可怕的氣息威力想四周散開,直接把吳柳佈下的陣法結界發給震破了。

結界被破,佈下陣法的吳柳也因此手傷,嘴角溢出了鮮血,臉色也變得蒼白了一些。

那股從秦筱筱身上迸發出來的可怕氣息,震開了結界之後,還繼續猛的往外散,撞到了我身上。但這股氣息的威力不但沒有傷害到我,竟然還幫我震開了綁在我身上的封印麻繩。

封印麻繩被震開後,我頓時感覺到自己體內的力量恢復了,力量如泉水一般涌向全身上下。

我擡起頭,看到秦筱筱飄在空中,頭上冒出了兩隻貓耳朵,她的身體四周有一股氣旋,把她託在空中。等她睜開眼睛的時候,頭上出現的兩隻貓耳消失了,氣旋也停了,她從空中落到了地上。

此時她的臉色看上去不太好,有些虛弱的樣子,看來剛剛她消耗太多力量,有些吃不消了。我慌忙長起來,跑到她身旁扶着她,擔心的看着她。

“你還好吧?”我問道。

她沒回我的話,而是深呼了口氣,然後拿出一粒藥丸吃了下去。吃下藥丸,她的臉色才恢復了不少。“我沒事,放心。”她看了我一眼,然後緩緩說道。

就在我兩說話的時候,我感受到背後有人攻了過來,回頭一看,發現是田進。只見他此時的整條手臂都是黑紫色的,就像是塗滿了毒素一樣,當我清楚其實是他手上佈滿了帶有蠱毒的蟲蠱,他是個蠱人。

“去死吧,中了我的蠱毒,一個小時之內沒解掉毒的話,必死無疑。”他知道我和秦筱筱已經避不開了,大笑着說道。

我擋住秦筱筱,讓他滿是蟲蠱的手打到身上。他的手打到我身上的時候,我感覺到一股刺痛,但很快便消失了,我並沒有什麼大礙。而原本田進原本滿是笑容的臉上,也出現了一絲詫異,接着笑容就僵在了臉上。

“怎麼可能,你爲什麼一點事也沒有?”他不敢想的看着我,問道。

我拍了拍胸口他留下的掌印,緩緩開口說道:“蟲蠱對我沒有作用,不用白費力氣了。”

“什麼!?”他更是大驚,驚愕萬分。“爲什麼?”

這時候,他發現自己手上剛剛接觸我身體的那部分蟲蠱全都死去了,從他的手上脫落,掉到了地上。“怎麼會這樣?等等,這股氣息是……”

我淡淡看着他,冷冷回道:“沒錯,是金蠶蠱。看來天羽閣的人,也不是誰都知道我體內有金蠶蠱的事情。”

“金蠶蠱?你竟然有金蠶蠱,難道你也是蠱人?”他更是不敢相信,瘋了一般的搖着頭。

秦筱筱似乎已經恢復了不少,不在需要我扶着。她說這個田進由我來對付,她去對付另外兩個,也沒等我答應,她就已經衝出去了。

“你不是陳柏的弟子麼,爲什麼會有金蠶蠱?”田進還在不依不饒的問。

我懶得回答他,直接拿出了養蠱盅。“囉嗦!”雖然沒有練習過用控制使用蟲蠱,但我打算現在就試試,反正應該怎麼做楊立安已經和我說過了,就當做這是實戰的訓練。

見我拿出養蠱盅的時候,田進的表情更是驚愕,我也不管他,正好這樣給了我這個不太熟悉用法的人準備的機會。我打開養蠱盅,嘴裏念着蠱咒,希望能控制住養蠱盅裏的蟲蠱。

沒多久,我便看到那幾只蟲蠱從養蠱盅裏飛了出來,心裏大喜,看來目前爲止還算順利。

提下嘴裏的唸的蠱咒,我向蟲蠱發出了命令,讓它們去攻擊田進。接着就看到那幾只蟲蠱的後背冒起了火焰,它們帶着身上冒起的火焰向田進攻去。 剩下的果子,完整的有五個,唐宋沒捨得吃,收進自己的世界。還有好多個是殘裂的,甚至就連猴子吃崩出來的,他也都撿起來,擦拭兩下就吃。

這可是寶貝,不吃太浪費。猴子口水算什麼,就算是猴子尿染過也能吃!

正吃著,抬頭見到遠處的門主趴在地上蠕動,唐宋想了想,還是扔了兩個半殘品過去,剛好扔到門主跟前。

抬頭一看,門主喜上眉梢,跟乞丐似的立即抓過來狂吞。實在是累啊,他一個糟老頭被折騰成這樣,容易么?

很快門主就發現了果子的奧妙,吞咽著口水抬頭,低聲喊著:「還有沒,再給我一個?」

唐宋撇著嘴,卻還是扔了兩個殘品過去。沒辦法,如果門主死了,他要被兩隻猴子玩,承受不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