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孃親,寒兒也吃飽了,寒兒先走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沐雲寒急着去解釋。

沐鈺楓眼眸轉了轉。

“子兮,我也吃飽了,你慢慢吃。”

沐鈺楓也快速的跟了出去。

-本章完結- “瘋了,瘋了,以前是大哥和二哥,現在是爹爹,一個小小的明月山莊,居然讓我們沐家的三個大男人都成了瘋子。”

一直沒有說話的沐雲帆搖了搖頭,都不知道這明月山莊裏的人到底有什麼好的,當然,沐雲帆的心裏嫉妒的是一個五歲的小孩子的修爲比他高,這一比較之間,沐雲帆自然看明月山莊不順眼了。

君子兮眯着眼眸,看來,她得親自走一趟明月山莊了。

“寒兒,軒兒,你們走那麼快乾什麼?等等爹爹。”

沐鈺楓腳下生風,快速的走到兄弟兩人面前。

“你們兄弟兩人是不是要去明月山莊?是的話帶上爹爹一起。”

沐雲寒一聽,心裏暗自叫苦,他這邊還沒來得及給大哥解釋呢?

老爹這是要他命的節奏啊!

沐雲軒冷冷的看着沐雲寒。

“你自己解決,事情的經過你是清楚的。”

說完,沐雲軒頭也不回的離開。

沐雲寒一臉苦兮兮的。

“軒兒,帶上爹爹一起去。”

“爹……。”

沐雲寒大吼一聲!

“臭小子,你皮癢,是不是,那麼大聲幹什麼?你爹我還不至於老到那種程度。”

“爹,你不是說你不會告訴第二個人的嗎?這才過了一晚上你就把你兒子給賣了?你哥哥大哥的表情就知道大哥有多生氣了。”

沐雲寒心裏鬱悶死了!他昨天晚上就應該去封頂崖待一個晚上,不應該把這件事情告訴爹爹。

“他生的哪門子氣,你爹我還氣呢? 教練是怎樣煉成的 那是我沐家的血脈,既然知道了就應該接回來,而不是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那蘇紫陌也是你大哥的妻子了,一切接回來不就得了。”

沐雲寒一聽,差點坐到地上去。

他昨天晚上白和爹爹說了那麼多了。

只不過是一晚上的事情,爹爹就忘得一乾二淨了,看來這人老了,還真是連記性都沒有了。

“爹,要是有那麼容易的話大哥會不告訴你們真相嗎?昨天晚上不都和你說了嗎?大嫂對冥婚的事情有成見,現在還沒有原諒大哥。”

沐雲寒有些欲哭無淚,他現在就真的是矮子騎大馬,上下兩難的境界了。

“唉!不管怎麼說,一定要儘快接回來纔是。”

沐鈺楓心裏想孫子想得緊,特別是那天看過櫟兒的表現之後,他昨晚上一夜沒有睡好,就想着去見寶貝孫子一眼。

“爹,那是早晚的事情,大哥這不是在想辦法嗎?您先別急,用不了多久,大嫂和櫟兒她們都會回雲城的,現在爹爹就好好的待着什麼都不用做,那纔是幫大哥的忙,知道嗎?”

沐雲寒口苦婆心一晚上,敢情這老爹一句話都沒有聽進去,只想着孫子去了。

“知道了,知道了,那你去幫幫你大哥,你大哥那個二頭愣,哪會哄女人開心啊!”

沐雲寒愣了愣,他大哥是二頭愣嗎?他怎麼沒有看出來,上次那個叫着娘子,嬉皮笑臉的一臉討好的那人是誰啊?

“爹爹,寒兒走了。”

沐雲寒走了幾步,又突然想起了什麼事的。

“爹爹,櫟兒每天午時後會去明月山莊名下的商鋪去巡查,你要是實在想見,你就去守株待兔吧!”

“守株待兔?”

沐鈺楓皺眉,想要見孫子一面又這麼難嗎?

不過總比見不到的好啊!

沐鈺楓想了想,覺得去試一試。

等他們都走了以後,凌秋水從轉角出走了出來。

今天的她,一襲紫衣,在裙襬處用五色線袖子大大的牡丹圖文,和紫色不僅不衝突,還有着朦朦朧朧的美感,,牡丹鮮花用金線勾邊,一映更是粲然生光,相比於平常,肌膚勝雪,嬌美無匹,容色絕麗,不可逼視。

平常溫柔如水的臉上一片狠毒,眼底躍着火花。

原來,她不僅是蘇紫陌,那三個孩子還是沐雲軒的兒女。

她凌秋水計劃了多年,怎麼可以讓一個突然冒出來的蘇紫陌毀於一旦呢?

醫妃拽上天:邪王是妻奴! 她走到今天這一步,到底有多不容易,只有她自己知道。

軟弱無骨的玉手輕輕伸開,一直白色的蟲子,周圍散發着寒氣,遊過之處,就連那雪白的玉手上,也起了一層白白的薄冰。

此刻,要是有人看到,一定會嚇得不知所措的。

“淩小姐。”

突然,背後傳來丫鬟的聲音。

凌秋水快速的握起手來。

“什麼事?”

聲音淡淡的,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

“淩小姐,夫人讓您過去一下,說有要去的地方,想帶着淩小姐一起去。”

凌秋水微微眨了眨眼眸,再次轉過身,依然是平常溫柔如水的大家閨秀,一舉一動之間,姿態優雅有度。

今天的天氣很好!陽光明媚,晴空萬里,沒有一絲雲彩.陽光暖暖的照得人心暖哄哄的。

大街上,蘇家的事情和蘇櫟的事情成了百姓們飯後的娛樂八卦,街頭巷尾,四處都能聽到。

明月山莊裏,吃過早上的蘇櫟和蘇齊,在明月山莊裏閒逛。

“哥,齊兒昨天晚上連做夢都夢見了三王爺哭爹喊孃的慘樣,只是昨天晚上依然不能解恨,他當初是還得孃親連死的心都有了。”

蘇齊笑嘻嘻的狐狸樣,可愛得緊。

蘇櫟抿嘴一笑,心裏明顯的好了很多。

“不要一直提這件事情,孃親聽見就慘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可謂是一箭雙鵰,蘇家入獄,君臨天被惡整,而蘇家出事,孃親和舅舅,姨娘都沒有任何表示,這就說明孃親根本就不在乎蘇家,但是還是不能讓孃親知道,否則,會被禁足的。”

蘇櫟嚴肅的提醒蘇齊,他這個弟弟不但愛搗蛋,搗蛋之後又會自己現原形,原因就是他這個弟弟太心直口快了。

“放心吧!哥哥,孃親是不會知道的。”

蘇齊臉上一抹精光一閃而過。

“解恨嗎?”

一聲玩味的聲音傳來。

蘇櫟和蘇齊猛的轉身。

“爹爹,你怎麼會來。”

蘇齊開開心心的跑到沐雲軒面前,揚起粉雕玉琢的小臉,只是那眼眸裏的狡猾之光依然存在。

“還有爹爹,解恨嗎?是什麼意思?”

蘇齊笑得有些不自然,難道爹爹知道了。

蘇櫟一看沐雲軒的眼眸,就知道爹爹知道了。

“你們兄弟兩人只顧着整人,就沒有發現你們被人跟蹤了嗎?不過爹爹都已經幫你們解決了。”

沐雲軒捏了捏蘇齊可愛的小鼻子,寵溺無邊。

“那就是說,爹爹已經看到全部過程了?”

“那麼精彩的過程,爹爹怎麼會錯過呢?”

沐雲軒嘴角泛着笑意,很好看,也很柔和。

蘇櫟不由得有些看呆了,一向冷言冷語的人也會有這樣的笑容。

“走,爹爹帶你們去一個地方。”

沐雲軒想和櫟兒快點搞好關係,至於蘇紫陌嘛?他有的是辦法奪得她的心,幾次接觸下來,他多少還是瞭解她一些了。

“去哪裏?”

蘇齊瞬間來了興趣。

“去了你們就知道了,櫟兒,可以嗎?”

沐雲軒小心的期待的看着蘇櫟。

看着那柔和的目光,帶着深深的期待,蘇櫟突然間有一種不想拒絕的感覺。

“櫟兒,爹爹和你孃親之間有些誤會,而這個誤會不是什麼解不開的誤會,櫟兒不是說過嗎?要等你孃親原諒爹爹以後,櫟兒才肯原諒爹爹,那就跟爹爹去爹爹和你孃親相遇的地方好不好?”

好像是受了迷惑一樣,蘇櫟點了點頭。

“好!”

一個好字,讓沐雲軒激動得不知所措。

蘇齊也看着哥哥高興得合不攏嘴。

“走。”沐雲軒輕輕一掠,蘇齊和蘇櫟已經在他的懷抱裏了,悄無聲息的帶着兄弟兩人出人明月山莊。

而今天,蘇紫陌沒有事情做。

她在院子裏的大樹上拴了一張自制的吊牀。

此刻她正躺在上邊,烤着暖哄哄的太陽,她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

這幾天,赫雲霆和柳世譽忙着開張的事情,紙廠裏又有大哥幫忙。

她倒是成了閒人一個了。

突然,蘇紫陌眨了眨眼眸,皓月皇去了三王府,那她是不是該趁這個機會把好事湊成呢?

蘇紫陌眼眸撐開眼眸,往暗中杏月在的大樹上飛去。

在杏月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杏月毫無聲息的出了明月山莊。

蘇紫陌回來,正想躺着在睡一會。

突然看見青蓮走了進來。

“莊主,雲城的夫人和淩小姐過來了。”

蘇紫陌眼眸裏閃過一絲疑惑。

“她們來幹什麼?”

“小姐,看起來是來者不善。”

青蓮的臉色有些陰沉,一看那兩個女人的臉上就知道,又是來找茬的。

-本章完結- “無妨,先去看看在說,你在這裏等着,我去換身衣服。”

說完,蘇紫陌往房間裏走去。

桐梓和馨兒兩人在畫畫,蘇紫陌看着她們笑笑。

快速的轉身進了裏屋換衣服。

不一會,蘇紫陌身着一身白色衣裙,裙邊繡着銀色的梅花,有些悠然的綻放着,纖腰不足盈盈一握,顯出玲瓏有致的身段,一張銀色的面具下,水亮的琉璃眼睛閃閃發亮如黑耀石般的耀眼朱脣紅不點而豔。一頭秀髮輕挽銀玉紫月簪,恍若傾城,似是飄然如仙。

蘇紫陌走了出來。

“桐梓,陪着馨兒,我去去就回,青荷姨就在隔壁,有什麼事情叫她就可以。”

“是,莊主。”

桐梓恭恭敬敬的點頭。

蘇馨擡頭,對着蘇紫陌甜甜一笑,低頭,繼續畫畫。

正廳裏,君子兮細細的打量着這裏的裝飾。

“水兒,這明月山莊的一品一飾頗爲獨特,你看這檀木桌,款式獨特不算,本來就高貴,還在中間鋪上一層鏤空桌布,在放上一盆紫羅蘭,到也雅緻。”

“夫人說的是,這明月山莊倒也是別具一格。”

凌秋水笑容滿面的說道。

“只是……。”

豪門之魂音 凌秋水欲言又止,不在往下說。

“水兒,只是什麼?”

“夫人,水兒這樣說,顯然有點不道德,聽說,星月國太子殿下的府邸和別院也是這樣的風格,而且這明月山莊的莊主和星月國太子殿下的關係頗好!”

凌秋水沒有說的是,慕容邵峯的府邸在一年半以前才重新裝修過的。

“哦!這麼說來,這明月山莊的設計也是星月國的太子設計的?”

君子兮一臉的疑惑,上次到是看到他爲了這明月山莊出手相助了,難道這兩人之間也有……。

看着君子兮懷疑的眼神,凌秋水慢慢說道:“這個水兒就不得而知了。”

目的已經達到了,凌秋水便不會在多嘴,只要君子兮會往那方面想就好!

“不過,夫人,這都快半柱香的時間了,這明月莊主許是事物纏身吧! 從誅仙開始複製諸天 要不然早就過來了。”

凌秋水微斂着眼眸,那讓人看不清的眼眸裏,是滿滿的得意。

蘇紫陌,先給你和慕容邵峯背上暖昧不明的關係,又讓你來個大不敬。

“哼!本公主什麼時候等過人了,這個女人到是給本公主擺起架子了?”

關乎到自己的面子問題,君子兮的臉色瞬間不悅,蘇紫陌的形象在她的心裏越來越差。

蘇紫陌屏住氣息,聽着凌秋水的話,面具下的容顏上,波瀾不驚,自古以來,又女人的地方就有戰爭,這個凌秋水一看就是一個城府很深的人,她的不經意,把她的不是全部展現出來。

蘇紫陌擡腳,大步往正廳裏走去。

看到那抹白色的身影,君子兮和凌秋水都不約而同的往門口看去。

一身白色衣裙的蘇紫陌,不但不失儀,裁剪得體不說,更顯出了身段窈窕,反而還給人一種清雅不失華貴的感覺,整個人身上散發着一股靈動而出塵的氣勢。

蘇紫陌略瞟了一眼凌秋水,她今日隆裝盛飾了一番,紫色的衣裙,搖曳生姿,那五色線繡出來的牡丹,顯得她更加嬌豔動人。

蘇紫陌心裏暗諷,美是美,可惜是一個蛇蠍美人,拍賣會的時候,她還以爲她是一個白蓮花,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小看看她了。

在看君子兮,身份尊貴的她,平日裏就喜奢華,今天的她,一身象徵着公主身份的大紅色鳳凰刺繡裙,凸現出她修長勻稱的身姿;那紅很豔,但是穿在君子兮的身上卻很嫵媚,鑲了金邊的衣領,更襯出她的高貴之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