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小白稍作猶豫,恍然大悟:“莫非,那天庭之門,是被你哥哥,藏起來了?”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普天之下,如果說,還有一人,能夠對付神帝,那除了白弒天外,就只剩下莊妃的哥哥了。

“聰明。”莊妃微微一笑:“你知不知道,我哥哥,爲什麼會那般強大?”

姜小白搖了搖頭。

“因爲,我的父親,便是神族之中,掌控天庭大門的神將。而我母親是魔族,當初他倆好的時候,就知道,會被神魔不容。

故,在我母親,懷孕之後,我父親,便取了那天庭之門的一縷神力,融入到我母親腹中,這才誕生了我哥哥。

而我哥哥也因此,獲得主導天庭之門的力量,他的名字,叫作天啓。”

天啓?

原來是這樣。

也就是說,莊妃的父母,原本只懷了一個孩子,但她父親爲了以防萬一,取了天庭之門的一縷神力,讓那一縷神力,化作了莊妃的哥哥。

也正是因爲如此,莊妃的哥哥天啓,才能夠正確感知到神帝的降臨,並利用自身的特性,在神帝來到人間之後,關閉了天庭的大門,從而讓神帝,再也無法回到天上。

“所以說,你的哥哥,一旦被神帝擊敗,那神帝,便能夠返回天庭了。”

莊妃點點頭:“沒錯。也正是因爲如此,我的哥哥,一直沒有現身。而神帝,滯留在人間,時間越長,她的法力,也就越微弱。現在,正是她最弱的時候。”

姜小白不太明白莊妃的意思:“如果這樣的話,我們完全可以繼續等待下去,讓她法力一直衰弱下去吧。”

“不,不。”莊妃解釋:“當神帝的法力,衰減到一定的程度後,若是無法被天地規則感知到,那天地間,便會自動選擇,新的神,作爲神帝。而現在,距離她的法力衰減,已經達到了極限。

若是再等待下去的話,一旦新的神帝產生,這一切,也就白費了。”

還有這一手騷操作?

看來,這天地之間的規則,居然還留了一手。

“恩,那我們聯手,擊敗神帝之後呢?”姜小白又問。

“擊敗神帝之後,由我哥,取而代之。”莊妃坦言:“我哥本就是天庭之門的一縷神力所化,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半神魔,他有資格,繼承神帝之位。”

也行。

對於姜小白來說,誰當神帝,都無所謂,反正他,只需要給他母親報仇即可。

“那咱們,什麼時候動手?”

“越快越好。” 八零農家小福寶 莊妃的目光,似乎透過雲城,落到了遠處的神殿之中:“我相信,神帝本身,也期待着,這一戰的到來吧。畢竟,她也耗不起了。”

“那好,定個時間吧。”

“就在十天後,正好是農曆的大年三十,除夕之夜,宜戰鬥,勝者,當開啓新的紀元。”

“好。”

姜小白和莊妃,商議已定,彼此望了望。

莊妃笑道:“你,自行珍重。”

“你也一樣。”

莊妃說完,似是不敢在多看姜小白的雙眼,忽然仰天長嘯了一聲,縱身化作一道黑光,直接遁入天際之中,消失不見。

非寵不可:傲嬌醫妻別反抗 姜小白也是嘆了口氣,背後雙翼展開,化作一道暗紅色的光影,返回魔族基地。

落地之後,隨即下令:“傳令魔族衆將,即日起,離開基地,直奔神殿決戰!” 大年三十,俗稱除夕。

即便是在冰河世紀下,人類對於過年的氣氛,依舊沒有減退,各處各地,都洋溢着熱鬧的氣息。

而神殿所在的城市,這一天,卻是大軍壓境。

十天前,魔族和半神魔,就已經從各地彙集,並直奔神殿。

原本,姜小白會認爲,沿途過去,會受到極大的阻攔。

令姜小白沒想到的是,神殿顯然也是早就得到消息,居然把神殿留在各地的駐守神兵神將,紛紛撤回神殿,任由魔族和半神魔,經過那些城市。

好在不論是魔族,還是半神魔,都對人類不感興趣。

在姜小白的約束之下,大批的魔族,越過一座座的城市,經過長途跋涉之後,終於來到了神殿之外。

神殿,與其說是一座殿,倒不如說是一座城。

一座擁有着數千萬數量人類的城。

在神力的作用下,神殿的建築,顯得磅礴大氣中,透露着神光萬丈,就好像一座金城一般。

城上城下,有身穿白袍的信徒,也有身穿金甲的戰士。

以及背生光翼、猶如天使一般的神。

而此時此刻,魔族大軍,也已經有千萬之數。

其中九階大魔,更有近三十名。

魔族,已經是傾巢而出。

只見天空之上,有翼魔飛舞,地上,有刺魔奔行,除此外,還有魅魔、幻魔、影魔、紅魔、青魔、石魔、屍魔,等等魔族。

一衆的魔族,將神殿,圍了個水泄不通。

和魔族相比,半神魔的數量,可就弱了太多,前前後後,不到千名。

但半神魔,每一位,那都是七階及其以上的存在,每一位,都能對付一位神族。

神殿之中,純正神族的數量並不多,絕大多數,是神的忠實信徒。

姜小白催動雙翼,騰起在空中,讓幾位魔族心腹,指揮魔族的行動。

戰鬥,一觸即發。

便在此時,只見那神殿之中,激起一道強烈的金光。

金光之中,現出一個身穿金甲、手提金劍、背後巨大光翼也發着金光,足足有十二對光翼的神。

神界典獄司典獄長,夏秀秀。

沒錯,就是她。

除了神帝外,神界之中,達到十二階的存在,也就只有她了。

秀秀目光如冰,看着姜小白,緩緩拔出手中神劍。

她之前的神劍,已經在魔界折斷,這是一柄新的神劍,劍刃厚重而巨長,猶如一柄雙手巨劍。

秀秀揮劍,只說了一個字:“殺!”

隨後,在她的身後,漫天神,信徒,護衛,紛紛拔出兵器,從神殿之中,衝了出來。

一時間,殺聲震天。

神、魔、半神魔,這三種勢力,來自宿命的指引,讓他們三者,戰到了一起。

秀秀提着劍,被幾個九階魔族,圍在其中。

只見她劍光揮舞,也不避讓,以蠻力應對,大開大磕,生生將幾個九階魔族劈退。

看了姜小白一眼,她提着劍,便直奔姜小白而來。

還沒等她靠近,空中傳來一聲輕笑,一柄細劍,斜斜揮過來,攔住了她。

莊妃從空中,現出身影。

“你去找神帝吧,她交給我了。”莊妃引動劍花,開口說。

姜小白看了看她倆,嘆了口氣。

放到之前,秀秀絕無可能是莊妃的對手,但放到現在,莊妃,也絕無可能是秀秀的對手。

秀秀是天庭戰神,別說莊妃只修煉了五百年,就算是她修煉五千年,怕也未必打得過秀秀。

“你確定?”姜小白猶豫了一下,問。

“確定。”

莊妃說着,橫起手中長劍,看向秀秀:“你,想殺我的男人,先問問,我手裏的劍,答不答應。”

她這話一出口,明顯是激怒了秀秀。

秀秀的臉上,浮起一絲怒意,忽然冷笑,說了三個字:“不要臉。”

然後揚劍,殺了過來。

莊妃和她,當即打到一起。

姜小白想了想,覺得還是對付神帝爲重,立即身化血影,向着神殿之中飛入。

他手持弒天之刃,又有魔影,身後還跟着三眼金猿、以及召喚出來的黑龍王、古巫地龍婆這兩位九階強者,根本就沒有神能夠攔得住他,很快便被他殺到了神殿中心處。

神殿的中心處,是一座巨大的金宮。

金宮之外,有兩位背生十一對光翼、十一階的強大門神,守在那裏。

見姜小白前來,兩位門神各自拔出武器,迎面斬來。

姜小白一揮手,黑龍王和古巫地龍婆,便迎向了兩位門神。

好在受到天地規則的影響,這兩位門神雖然是十一階,卻也只能夠發揮出九階實力,一時間,被黑龍王和古巫地龍婆,給生生牽制住。

姜小白則趁機,閃身進入金宮之中。

……

原本姜小白以爲,這金宮,和魔宮一樣,裏面是重重護衛,是需要一路殺過去的。

但令他沒想到的是,在牽制住門口的那兩個門神之後,裏面,便再也沒有其他的護衛了。

金宮之中,只有一樣東西。

一張巨大的牀。

帳幔輕盈,錦緞爲被,輕紗之中,現出一個女子。

姜玉,也就是神帝。

神帝聽到腳步聲,揭開錦緞,赤着腳,從牀上,跳了下來。

她的身上,並沒有穿任何東西。

姜小白只是看了一眼,便聯想到之前,姜玉還是他小姨的時候,那種身份,頓時覺得有些尷尬,連忙閉了閉眼。

但就是這一瞬裏,姜小白就察覺到,身前,香風撲面。

然後,一隻軟綿綿的、細膩的手,已經按住了他的胸膛。

姜玉的聲音,在他耳畔,溫柔如刀的響起:“別動,不然,我神火一吐,你的一身修爲,就全部廢了。”

這……

姜玉的神火,別說姜小白,就連魔帝白弒天,被她一掌打中,也是一身的修爲,幾乎盡數毀去。

一點都不誇張,她只需要一掌吞吐,便能夠輕而易舉,把姜小白的修爲給廢去。

姜小白先是一愣,隨後冷笑一聲:“你堂堂一個神帝,居然用這種手段,你不覺得,不好意思麼?”

“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姜玉微微一笑,轉過來,將自己的身軀,大大方方的對準姜小白,任由他看去:“你可別忘了,你那冥簿之上,女主的身份,寫着我的名字呢。從這點來說,咱們是夫妻。

而且,天上地下,你可是唯一一個,看過沒穿衣服的神帝,就算是死,你也該值了。” 看着眼前姜玉,熟悉的面龐,姜小白嘆了口氣,說:“小姨,我最後喊你一聲小姨吧。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當初,爲什麼要殺我母親?起碼,也讓我,死個明白。”

“因爲,你母親,是神族中,唯一一個,有資格繼承我帝位的存在。”

姜玉神色也是平靜,雙目之中,見不到任何人類的情緒,此時此刻,她已經是高高在上的神帝:“神族,有神族的規矩。神族女帝,必須冰清玉潔,方爲神帝。

你母親當年,和人類男子相愛,壞了神族的規矩,這等繼承人,我自然需要,親手將其毀去。”

原來,自己的母親,當年,居然是神帝之位的繼承者!

這點,姜小白倒是萬萬沒想到。

之前莊妃和自己說過,神魔,都有自己的規矩,所以半神魔,纔會受到神、魔、人三界的排擠。

“而且,”姜玉提醒他:“你母親和我,關係匪淺。我並未殺她,只是用神火,廢除她的神力而已。”

“你廢除她的神力,和殺她,又有什麼區別?”姜小白只覺得怒火,騰的一下升起。

“瞎說。”

姜玉搖了搖頭:“廢除神力,並不影響她本身是神的事實,她依然能夠存活千年。殺她的,另有其人。”

“誰?”

“道門白眉。”姜玉說出這四個字:“白眉,原本是人類世界之中,第一高手。你母親降落凡間,奪了他第一高手的名號,他有不服,便在我廢除你母親神力之後,偷襲了她,讓她重傷致死。”

這樣?

姜玉身爲神帝,應該不至於說謊。

那個白眉,現如今,乃是七聖聯盟之中的首領,姜小白萬萬沒想到,原來他,纔是背後傷害自己母親的真兇!

“好了,話也說完了,我現在廢了你的法力,你乖乖,留在我的身邊吧,別去和白弒天瞎混了。”

姜玉說着,掌心之中,神火微微一吐,印入了姜小白的胸膛處。

但就在此時!

姜小白身影一晃,從身上,迅速擴散出一道血影,血影晃動,已經落到了姜玉的身後!

“噼啪噼啪!”

在姜玉的身後,姜小白現出身形,身上龍鱗、屍牙、蠱鉤、魔翼,同時展開,雙手一張,抱住了姜玉的身軀。

“轟!”

與此同時,被姜玉神火擊中的身軀,一閃之下,便化作了灰燼!

本影互換!

早在之前,進入這神宮之中的時候,姜小白就用魔影,代替了自己,而本身,則隱藏了起來。

魔影是他心魔化成,一舉一動、一發一毫,都和他本人,相差無二,除了他自己之外,即便是白弒天,也分辨不出真假。

而當初白弒天之所以幫助他把心魔化成魔影,就是爲了這一天。

姜玉即便是神帝,但法力受到壓制,令她也沒有察覺出來,眼前的姜小白,居然只是個影子。

神力,乃是世間一切法力的剋星,這神力一吞吐之下,姜小白的魔影,便完全消散,甚至連帶着姜小白的本體,也噴出一口血來。

但姜小白的雙手,已經從後面反扣住姜玉的胳膊,按住了她的法力源泉。

兩人都是九階之上,無限趨近於十階的實力,姜小白的手掌間,燃起幽冥獄火,同樣也是一切魂靈的剋星,幽冥獄火一封,姜玉的法力,便再也無法施展。

“喲,我小看你了。”

姜玉並不慌亂,後背之上,忽然騰起火焰,包裹住了姜小白。

兩人隨即陷入相互“焚燒”的階段。

在姜玉的神火之下,姜小白身上率先消失的,便是龍鱗。

緊跟着,是蠱鉤,以及魔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