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子兮看了看周圍,又看了看蘇紫陌。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我這是在哪裏?”

君子兮一臉疑惑。

突然,腦海裏劃過令她不可置信的一幕幕。

從明月丹行的一切一切到昨日發生的一起。

讓她分不清楚是夢境還是真實的。

摸了摸胸口出,傳來悶悶的疼痛,提醒着她,這一切都不是在做夢。

她居然做了那些事情。

君子兮猛的看向蘇紫陌。

她的心緊了緊,低聲問道:“我對你,是不是做了很多令你失望傷心的事情了?”

蘇紫陌面無表情。

“夫人被人控制了心智,在難聽的話也傷不到我的。” 君子兮一臉內疚。

“可你的表情告訴我,你是在意那些話的。”

蘇紫陌擡眸,想強顏歡笑,可發現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蘇紫陌自嘲一笑,她居然能痛苦到連笑都笑不出來嗎?

“夫人,我要去巫族,在這之前,我會先把你送到木塔族去,等巫族的事情解決以後,龍婆會把你送回去的。”

君子兮猛的看向她,很是驚訝!她真的要去嗎?

“你真的要去嗎?明知道去了就在也回不來。”

蘇紫陌嘴角微微翕動,那雙曾經讓人眼前一亮的美眸,毫無焦距。

“夫人也是一位母親,會看着自己的孩子去死嗎?”

她的聲音讓君子兮聽着有些刺耳。

蘇紫陌渾然不知。

君子兮卻無臉生氣。

他兒子的命,也是她救回來的。

想到這一點,君子兮的心突然驚了驚!

若是沒有她,當初她的軒兒也醒不過來。

而她,渾然不知,還對她做出那麼令她傷心的事情。

作爲一個母親,沒有那一個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的。

就是心若磐石的人,在面對自己的孩子時,心也會變得如水一樣。

“對不起,以前是我對你太苛刻了,以後不會了,軒兒這麼愛你,你要是出了事,軒兒和死了又有什麼區別。”

“所以我把你帶走了,就是希望他能恨我。”

蘇紫陌知道,她這是在自欺欺人。

雲軒相信她,又怎麼會有恨!

可她沒有選擇,若是有選擇,她不會這樣做的。

“我們該出發了。”蘇紫陌起身,纖細的身子有些踉蹌。

君子兮一看,急在心裏。

一直以來,她要承受的都比別人多。

可她,一直誤解着她。

幸好這一切都還來得及!

她還來得及跟她說聲對不起!

出來空間指環戒,蘇紫陌快速的轉化神魂體。

一夜鎖情,總裁先生請溫柔 不一會,一道紅光迅速的往木塔族的方向飛去。

蘇紫陌打算先解開木塔族的封印。

先讓龍婆和彩兒他們回家,然後她在去巫族。

沐雲軒探知到了蘇紫陌的氣息在玉龍村。

急急趕到,卻發現自己又遲了一步,玉龍村沒有一絲人類的氣息。

“陌兒,我一定會找到你的,所有的困了,我們一起面對。”

沐雲軒黑眸裏閃爍着堅定的眸光。

喚出九翼金龍,再次往巫族的方向出發。

在一處平原上方,蘇齊翹着二郎腿靠在火靈的頭上。

看着湛藍的天空,他今天挺開心的。

此時,兄弟二人對雲城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

蘇齊心情好,那是因爲見到了孃親和爹爹。

蘇櫟去面無表情的環顧着四周。

永逸也非常享受這美好的一天。

突然,周圍黑色的瘴氣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一團團黑色的瘴氣就像一團團棉花一樣,不同的朝着四面八方擴散。

陽光順着這霧氣透射進來,周圍的事物依然看得不是很清晰。

不一會,空氣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腥臭味,臭味壓抑着人的胸口發悶,讓呼吸十分困難。

“這又是到了什麼鬼地方了。”

蘇齊對九鼎族發生的事情還心有餘悸! “別吸氣,這些黑色的毒障有毒。”

蘇齊大喊一聲。

永逸一聽,一道十色光芒瞬間擊出。

猛的,那些黑色的瘴氣猛的往一邊散去。

“哇!”蘇齊一看耀眼奪目的十色光芒,大眼裏散發着光亮。

快速的和哥哥相視一笑。

“永逸叔叔,你這十色光芒既漂亮又厲害,被你這麼一擊,天空瞬間變得明亮了。”

永逸笑了笑,“齊兒,我的修爲也就只有這點用處,比起你們哥倆來說,真是小巫見大巫!”

他們楓葉城對御氣的操控非常困難,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們是不會輕易使用的。

用久了他們就會非常的疲憊。

但睡一覺起來,又會強大很多。

猛的,幾個黑影快速的在他們眼前飛過。

蘇齊微動,忽然,蘇齊只覺得眼前猛地一黑,身體無力的倚靠在火靈身上,這次他早已經有了準備。

快速的拿出一顆丹藥放入口中。

隨即!

又分別給了蘇櫟和永逸。

蘇齊手按於胸前,體內,一陣奇異能量,迅速自己丹田蔓延出來,身體四周擴散!

速度之快,蘇齊心臉色微地一驚,用血靈芝煉製的解毒丹藥順着周身筋脈,遍佈全身,阻止了毒氣這瘋狂的蔓延!

秦少請指教 蘇櫟和永逸也是一樣的感覺。

永逸解毒以後,目光驚訝的看着蘇齊。

“齊兒,你這解毒丹藥似乎有讓經脈暢通的功效。”

“永逸叔叔,這是用焚魂族採來的血靈芝煉製的解毒丹藥,效果真的非常不錯。”

蘇齊也很開心,等回去以後,他一定要多煉製一些出來給孃親服用,這血靈芝可是還有美容養顏的作用,讓老孃保持現在的容顏是他的責任。

蘇齊心裏美滋滋的想着。

突然,剛纔的黑影又出現了。

蘇蘇櫟冰冷的眸子,沒有絲毫的波動,這股詭異黑影,漂浮不定,動作又非常的快!

“哥,永逸叔叔,你們多加小心,下邊是大草原,這些毒障來的太奇怪了。”

蘇齊目光四處看着,這些黑色瘴氣是一陣一陣的。

蘇櫟一聽,點了點頭,他陰冷的眸子,緩緩閉上,吃了丹藥以後,他突然有了要晉升聖玄期二階的趨勢,將那擴散開來的玄氣全部逼回了丹田之處,又在周身運轉。

蘇齊一看,大眼眨了眨。

“哥,這個時候晉升可不好!”

只是蘇櫟冰冷的面容,沒有絲毫的波動,他的的胸口之處,兇猛的玄氣一波高過一波,最後都被他逼回丹田,緩緩縈繞而出,在丹田之處,順着每一條經脈,快速的進入了緩慢的晉升中。

強大的玄氣附在蘇櫟的體內,嵌入每一寸細胞,在他的體內一寸一寸的侵蝕着,長時間下去,纔會蔓延至整個身體!

蘇櫟心中隱隱約約覺得這一次會越階晉升。

蘇齊看到哥哥要晉升了,他警惕的看着周圍。

不遠處又有黑色的毒障迅速掠來,一團一團緊逼而上,可是,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沒有絲毫畏懼。

蘇齊快速的出手擊開那一團團黑障,黑色毒障在四周呼嘯而過,又瞬間反掠而回! 永逸一看,微閉眼眸,面容微冷,隨即,他快速的釋放十色光芒,那些原本在四周呼嘯的黑色毒障,瞬間又消失了。

蘇齊周身涌動着冰冷的氣息,散發出來的寒氣讓人感覺帶着刺骨的寒意。

“駕……。”

下邊傳來一陣馬蹄聲!

蘇齊往下看去,十幾個騎着駿馬的男子在草原上奔馳着。

當他們的馬停了下來以後,又瞬間寂靜無聲。

但那些人看着蘇齊他們,宛若一頭惡狼在盯着獵物,找準一個最爲恰當的機會,就準備下手,蘇齊看着她們的眼神,讓他格外的不舒服!

“什麼人,敢闖入臨金坡。”

蘇齊快速的笑了笑,討好地說道:“各位大哥,路過,路過,我們這就走,絕不打擾你們。”

蘇齊訕笑着,該死的,這最後一片也不在這裏呀!

不過哥哥現在在晉升,還是離開最好!

“火靈,加快速度,飛過這雲層。”

“好。”火靈一看,快速的飛高身子衝入雲霄。

火靈這一動作,讓氣浪翻涌而起,宛若凝成翻海巨浪,氣勢如虹,朝着地面暴轟而去!

可是,這般狀況,也驚了下邊的駿馬,瘋狂的馬蹄聲在草原上肆意的奔跑。

蘇齊一看,笑了笑,誇獎道:“火靈,看來你最近修爲長了不少,剛剛那氣勢,纔是你們龍該有的龍威呀,多霸氣呀!”

蘇齊拍了拍它的身子,火靈真的很不錯。

“齊兒,什麼都可以耽誤,就是修煉不能耽誤!”

火靈說的是實話,沒有實力,死的很快!

“火靈,這樣想就對了,以後才能和我一起並肩作戰。”蘇齊開心一笑,猛的一回頭,看到哥哥頭頂上的晉升光圈。

蘇齊心裏一陣驚訝!

哥哥這次難道又要越階晉升了嗎?

正在蘇齊冥想之餘!

蘇櫟頭頂上的晉升光圈越來越濃,而且光彩奪目。

“哇!”蘇齊瞪大眼眸!

“哥真的越階晉升了,若是這次越階晉升,哥就能晉升到聖玄期三階了。”

“齊兒,品階越高,對出門在外越有利,這段時間跟着你們一起,學到了很多東西,也看到了很多我們楓葉城沒有的東西,等日後回去了,我會讓父親和外界來往,這樣才能讓我們的族人富裕起來。”

永逸算是看出來了,他們族裏吃的用的和外界的相差甚遠。

“永逸叔叔想得對,我孃親說了,大家就應該互相幫助,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

“齊兒,你孃親說得對!”

永逸自從出了楓葉城以後,面目也變得十分的和善親切,說起話來,臉上總是帶着和煦的笑容。

傍晚時分,夕陽映照在雲層上。

漂亮的柔光讓人心情非常的美好!

“真美!”蘇齊看着被夕陽映照血紅的雲層,這樣的漂亮的夕陽,真的很難見到。

回頭看了一眼依舊在晉升的哥哥。

突然,蘇櫟猛的睜開眼眸。

體內的輕盈讓他倍感舒服。

“哥,如果齊兒沒有看錯的話,哥你是越階晉升了。”

“不錯!”蘇櫟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有了一絲笑意。

修爲晉升兩階,那麼乾坤印也會跟着晉升兩階。 “晉升聖玄期三階,那麼乾坤印也就能晉升到八階,只要在晉升兩階,我就能幫助孃親對付巫族的人了。”

蘇櫟心裏很激動!

孃親要付出的太多。

他只想盡力去幫助孃親,孃親是那樣的愛護他,寧願捨棄自己的生命,也要讓他平平安安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可是孃親從來沒有想過,沒有她的世界,他又怎麼會開心。

“這就好!”蘇齊點了點頭。

“這就好!”他莫名的覺得心酸!

他從來不敢想象,孃親出了事情,他要怎麼辦?

蘇櫟苦澀一笑,那抹淡淡的悲痛涌入眉間。

“齊兒,你在給我煉製幾個血靈芝的晉升丹藥,若是能在這段時間裏晉升,越能早一點幫助到孃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