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這個人又是誰呢?會是那個把我從賓至旅社送到醫院的人嗎?如果是同一個人,爲啥要三番五次地來救我,他到底是誰?跟我啥關係?

2020 年 10 月 24 日

起初我猜是姚叔,簡單地試探了一下,卻沒啥發現。這一次,我非得看看到底是誰。

我聽打鬥聲漸遠,好像是上了二樓。我趕緊追上去。

二樓沒頂,所以月光照得下來,只見遠處一個乾瘦黑影手裏拿着一柄長劍,正跟紅色長矛鬥在一起。

這時候,黑影扔了件小東西出來,砸到了長矛,頓時一股子血腥撲鼻,再看長矛,竟似抽了風似的在半空折騰,就好像誤將手指戳進了熱水杯一樣,燙得錐心。

隨即,這黑影又用長劍插住一張薄紙,聽了幾句不清楚的言語,只見薄紙突然燒了起來,火焰留在劍尖上,跟着徑直劈開了長矛。

長矛厲鬼一聲慘叫,齊刷刷分成了兩半,那帶着火焰的長劍連揮幾下,長矛碎了一地。我趁着火光瞟了一眼黑影,竟然帶着面具。黑影豎起長劍,舞動了幾下,劍尖上的火焰就消失了。背起長劍,黑影又掏出一個東西,把散碎的長矛厲鬼收了去。

做完這些,黑影朝我這兒看了一眼,也不言語。

我剛想站出來道謝,那黑影就胡啦一下跳下了二樓,幾個騰挪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這人實力忒高,那麼厲害的厲鬼,竟然三下五除二地就收了去。看他的做法,似乎是個陰陽先生,可仔細琢磨又有三四分不像。

實在整不明白,我也不想了。那黑影反正不害我,早晚會有相見的機會。這時候早點兒救出皮大仙才是我的正事兒。 我急匆匆跑出這棟廢樓,又回到之前的位置站好。藉着月光,隱約瞧見原本散落滿地的紙錢早就被大風吹得四散,只留下零星幾片猶在。

整個工地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姓燕的,你他孃的居然叫了幫手,既然你言而無信,那就等着給皮大仙收屍吧!”陰森的聲音突然從前面三層高的廢樓裏傳出。

聲音顯然是氣極,說話間就要撕票。或者他壓根兒也沒想放了皮大仙,引我來此,就是要一併除掉。

我擦,我大喊一聲之後,擡腳衝進眼前三層高的廢樓。

剛一進來,兩道鬼影嗚嗚鬼叫着撲來,我召喚出長刀,一個大斜劈砍成四瓣兒,小鬼掉在地上扭曲逃命如同蛆蟲一般。

沒工夫趕盡殺絕,我提刀再往裏跑。

十幾只小鬼突然竄出,把我死死地堵在了樓梯前。

這時候,那陰森的聲音又傳了出來:“姓燕的,我現在就在皮大仙身邊,你仔細聽了,這是他在這個世上最後的一聲吶喊。嘎嘎嘎。”

“啊!”撕心裂肺。

“住手!”

我扯破了喉嚨,也沒能阻止什麼。

看着前面撲來的小鬼們,我召出鬼火銃,鐵筒子往前一送,對準一個地方砰砰兩槍,轟開一道大口子,趁這些小鬼愣神的機會我一矮身竄上了樓梯。

皮大仙,你他孃的給老子挺住嘍。

我剛跑上二樓,又一聲慘呼從樓上傳來,竟是比剛纔那一聲還要痛苦。

我心裏着急,慌亂中腿腳還有些不聽使喚,加上樓道黑,便深一腳,淺一腳地磕磕絆絆地往上跑。

剛竄到三樓,我立馬掃視一圈,一共四戶。其中右邊這戶只壘了半面牆的屋子裏冒出沖天火焰,嘴角帶血的皮大仙此時就站在火焰之後。

這滔天火焰之中還站着一個白甲神將,不用猜我也知道是甲寅,那位六甲神將之中殺伐火爆的主兒。

看到六丁六甲,我就知道是大仙兒來了。

甲寅神將的對面站着一個男人,搖曳的火光照着這個男人的側臉,明暗變換間,我看清那人正是魏東。

魏東?他咋會在這?是他綁架了皮大仙,這怎麼可能?

大仙兒有所察覺,往外看了一眼,然後含笑衝我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沒有一絲一毫的吃驚,就像是早知道我會來似的。我心裏暗暗佩服大仙兒好本事。

這時魏東也發現了我,整張臉轉過來衝我陰笑,我驚訝地發現,那另一邊竟是滴着血淚的紙白色的臉,這顯然不是同一個人的,這半張臉屬於鬼,而且還不是一隻簡單的鬼。

“姓燕的,沒想到吧?”

“竟然是你。”我恢復平靜,冷冰冰說道。

“哼,那晚你們把我扔到縣城邊,可想過有今天。哈哈哈。”魏東猙獰地大笑。

“你都這樣了,還笑得出來?”我時刻不忘打擊着小白臉。

“我這個樣子不好嗎?我擁有了力量,能夠做很多事情,比如說殺了你,當然,我會好好照顧秦楚齊的。”

看你那德性,也不撒泡尿照照。我冷哼一聲,以前你不靈,現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更沒戲。

魏東衝我大吼,打斷了我的話。我看得出他是怒了。

“我要殺了你!”

說完,魏東飛快地掏出手槍,扣下扳機。

砰地一聲槍響,可能是因爲過度地暴怒,魏東這一槍打得偏了些,子彈打到鬼火銃的鐵筒子上,彈飛之後打進了磚頭裏。

這時我才做出反應,連忙端起鬼火銃,對準了魏東。

我沒開火,開火前我要確定這魏東到底還有幾分是人。

我不動手,不代表魏東不動,更不代表甲寅不動。事實上,魏東又開了一槍,甲寅更早,在魏東開槍之前就竄到了魏東身前。

所以這一槍又沒打中我,甲寅一拳頭帶着火星直接打到了魏東的半面鬼臉上。我看見魏東狠狠地向後栽去。

甲寅一招得手,也不停頓,接着又是一拳頭砸過去,就要把魏東的腦袋砸進地面去。

這時候,魏東一聲尖嘯,就地一滾,避過甲寅那一拳,接着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

道闢九霄 “呸,”魏東吐了口嘴角的血,“區區六甲神將,以爲一拳就能把我打敗嗎?要不是我實力沒有恢復,就是你們六個都上,也不見得有用。”

魏東雖然在張嘴,可我知道這話不是他說的,不是他,自然就是那隻鬼。

聽這話的意思,還真不是一隻普通的鬼。看來我猜得沒錯。

甲寅一聽怒目圓睜,騰地一下,周身火光大盛,接着合身衝向魏東,看他的架勢,是打算抱住魏東活活燒死。

魏東一見甲寅裹挾着火焰撲來,對準甲寅的腦袋,砰砰砰連開三槍,可惜子彈射入三昧真火之中,便如同泥牛入海。

甲寅突然加速,死死擒住魏東,三昧真火熊熊燃燒,眼看就要活活燒死這魏東。

這時候突然從大火裏傳出嘰嘰的怪笑聲,只見一道人影從火焰中飛出,同時帶走的還有熊熊的火焰,魏東則全身覆蓋了一層紅色鱗甲站在了原地。

不用猜也知道,那道飛出去的人影就是甲寅。

倒飛的甲寅連忙控制住身體。帶着一絲疑惑,牢牢地盯着魏東不放,倏然間三昧真火再次升騰,宛如一個大火球砸向魏東。

我趁着現在,悄悄走到大仙兒身邊。

“大仙兒,你沒事吧?臉色看起來不咋好?”

“沒事,可能是太累了。”大仙兒的臉色看起來有些不自然。我猜他一定沒說實話,這可不像勞累那麼簡單。

“不好。”大仙兒一聲驚呼打斷了我的猜測,我還是第一次從大仙兒的表情中看到驚慌。於是把到了嘴邊的問題咽回肚子,好奇地順着大仙兒的目光望去。

只見甲寅被魏東一腳踢飛,撞毀了半拉磚牆,險些掉到樓下。

魏東趕緊跑去,估計是想徹底瞭解了甲寅,這純碎是典型的趁人病要人命。

我喊了一聲我來。

結果被大仙兒一把拉住。

我正疑惑,大仙兒又從袍子裏掏出一張黃表紙,上寫着:甲辰。

我知道,這是六甲裏面打架最暴力二人組的另一位。

大仙兒手掐黃表紙,沒預兆地咳嗽了幾聲,我看到大仙兒每咳嗽一聲,臉色就蒼白一分,手也越發的拿捏不穩。

我看得清楚,更加肯定自己之前的推測,大仙兒是真的病了。

感受到我的目光,大仙兒又是搖搖頭,同樣的動作他以前就衝我做過,那次我沒能理解意思,這次,我想我明白了。

可是皮大仙能接受嗎?

大仙兒止住咳嗽,左手托住右手,使得右手不再亂抖。這時候,黃表紙打出去,一道璀璨的白甲神將出現,隨即,我就感受到周圍變得霧氣昭昭,尤其在這種天氣下,倒使得周圍的溫度更低了。

甲辰甫一出現,只是匆匆望了一眼大仙兒,就朝着甲寅那邊衝去。奔跑中,風雨驟起,彷彿白龍出海。

三五步衝到甲寅旁邊,正趕上魏東剛到,甲辰收肘,弓背,接着直衝衝一拳轟出,如同一頭急得在原地打轉兒,憋足了勁兒的鬥牛,在剛剛打開柵欄衝出的一瞬間,那股子爆發的氣力大的嚇人。

迅猛的拳風呼嘯,好似夾雜着雷音轟在魏東的胸口。甲辰噔噔噔連退七八步,再看魏東,竟沒事人一樣站在原地,衝甲辰倒豎大拇指。

如此勁爆的一拳就好像打在棉花上。看來是那一身紅色的鱗甲起了作用。

沒了魏東的追擊,吊在外面的甲寅也一個翻身跳回,他與甲辰對視一眼,同時把目光對準魏東。

魏東不以爲然地勾勾手指,跟兩名六甲神將挑釁。

一聲龍吟虎嘯,震得整個廢樓都抖三抖。

甲寅周身燃起三昧真火,拳頭攥的嘎巴響。甲辰攪動風雨,九陰真水在周身流溢。 甲寅和甲辰各持水火,遙遙望了魏東一眼,隨即兩位神將藉助水火之勢奔雷而出。

我看那魏東並不懼怕,挑釁的手指漸漸變得尖細鋒利,好似猛獸的爪子。

魏東那半面鬼臉嘰嘰陰笑兩聲,揮舞着獸爪去掏甲寅和甲辰的心。

總裁老爸你太遜 甲寅一見,八成是想到之前受的氣,那火爆的脾氣再也摟不住,哇哇大叫一聲,隔空打出一拳,三昧真火如同龍蛇一般,朝着魏東撲咬去。

甲辰瞥了旁邊暴躁的甲寅一眼,也跟着召來九陰真水,化成一杆大槍,直刺魏東的胸膛。

魏東依仗紅色鱗甲,硬受了甲寅的火龍,眼看甲辰的真水大槍刺來,兩隻大爪子一夾,就把大槍牢牢攥在掌心,不管甲辰如何用力,大槍都紋絲不動,就好像長在了魏東的手裏。

甲寅和甲辰對視一眼,我隱約看見甲寅眼中的震撼。

甲辰衝甲寅微微點頭,甲寅一個加速,對着魏東就是踢襠撇臂。

魏東雖然一身鱗甲,但是關鍵部位還是吃痛,我見他疼的縮身,大罵甲寅無恥,惡狠狠地揮出左掌準備拍死甲寅。這甲寅一見魏東的獸爪伸來,瞅準時機,一步踏前,雙手鎖住魏東肩臂,直接轉身就要來個大背摔。

只見魏東顧不上襠下疼痛,直起身子,右掌推出,打在甲寅的後腰,甲寅硬扛一拳,承受不住,整個人就要撲出。這時,我看到甲寅身上的火光大盛,整個人竟在前趴的空檔,利用地心引力,一個加速版的就地前滾翻,拉扯着魏東也跟着朝前面栽下。

一旁的甲辰看準時機,雙拳匯聚,凝聚九陰真水,左拳頭不動,右拳緩緩抽離,竟似拔劍一樣,倉啷啷,一口長劍出鞘,我都能看見水紋在劍刃上流動。

甲辰揮劍點向魏東的腦門。這一劍就要刺中時,魏東突然騰出右手,大爪子直接杵在地上,整個人背對着甲辰倒立在地上。

腦袋竟然完全轉了過來,咧開半面猙獰的大嘴,咬住了真水長劍。

嘶!

我和大仙兒,甚至甲辰都倒吸一口涼氣。

甲寅這招轉身背摔爲見效,整個人尷尬地保持着滾的姿勢卡在那。

“甲辰,墨跡啥呢,削他!”

“我擦,劍卡住了。”

這時,大仙兒袍袖一動把手露出來,我看到他手裏夾出一張黃表紙,因爲角度問題,我隱約看見上面似乎有個“午”字。

是甲午!又一個六甲神將。

總裁愛啃窩邊草 我偷偷觀察大仙兒,他的臉色很難看,似乎承受着極大的壓力和痛苦。

就在大仙兒要打出黃表紙時,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

大仙兒疑惑地轉頭看我,我輕輕搖搖頭,我知道大仙兒能明白我的意思。果然,我看見大仙兒的眼裏閃過一絲欣慰,但隨即又變得堅定。

我還是沒撒手,吊起自以爲帥氣的嘴角,衝大仙兒一笑。就在大仙兒還保持着掐紙的動作時,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竄了出去。

這時候,樓下阻擋我的小鬼八成是恢復了一些,也飄了上來,我撇了一眼,看看數量不多,嘿嘿一樂,這些小蝦米就交給大仙兒的黃巾力士吧,至於大傢伙,我們年輕人上就好了。

奔跑中,我擡起鬼火銃,儘量保持平穩,這小白臉腦袋都擰得過來,看來已經不是人了,我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還在死死咬着甲辰真水長劍的魏東一見我拿着鬼火銃對準了他,一口吐出長劍,右臂一彎,整個身子一矮,接着右臂一撐,整個人跟彈簧一樣彈出去,跟着一起飛出的還有甲寅。

兩人在空中一個跟頭翻身落地,甲辰和我沒有妄動,因爲此時的甲寅成了魏東手裏的擋箭牌,早在空中時,就被魏東反擒拿給制住了。

“魏東,放開甲寅,有種衝我來。”我衝魏東大喊。

“嘎嘎,你到現在以爲我還是魏東? 總裁的神祕戀人 嘎嘎,魏東已經成了我的一部分。你可以叫我鱗。還要多謝你們的火,才讓魏東心甘情願地被我吃掉。當然條件是,殺了你!”說到最後,這個叫做鱗的鬼物,徹底換了面容,再無半點兒魏東的模樣。

我擦,這魏東到死還不忘殺我,看來還真是恨我入骨啊。

不過,面前這長着紅鱗的鬼,到底是個什麼存在?

“你是鬼門開的時候溜出來的?”我問。

“嘎嘎,不錯,要不然,我也遇不上魏東。”

“魏東是刑警,身上煞氣重,陽氣也重,你就敢鬼上身?”我知道,就算是厲鬼,也都挑體弱多病或者陰氣盛的人上身。

“那魏東一路都在咒罵你們,早就恨你們入骨,整個人完全沉浸在仇恨之中,正是戾氣和執念暴漲的好時機,我又怎能放棄這好皮囊呢?”

鱗說完,泣血的眼角一眯,就要下手殺了甲寅。

我其實不清楚用黃表紙召來的甲寅如果死在這,會有啥後果,但看看大仙兒和甲辰的緊張程度,估計後果輕不了。

眼見鱗要殺甲寅,甲辰再待不住,一聲龍吟,真水長劍平舉,就要拼命。

“哦?你不怕我殺了他?”鱗問道。

“甲辰,上啊!”甲寅見甲辰不動,急得大喊大叫,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當回事,果然是個火爆脾氣。

“甲辰,快住手!”喊話的是大仙兒。

我回頭看時,大仙兒已經結果了那些小鬼,也朝這邊走來。

大仙兒走得不快,但給我的感覺確實極快。三五步,大仙兒已經站在我和甲辰中間。

“鱗,放了甲寅吧。我今天可以放你走。”大仙兒擲地有聲。

“老仙兒,你唬誰呢?當我看不出,你已經油盡燈枯了嗎?若是我猜得不錯,這兩個六甲神將已經是你的極限了,怎麼的,還想着跟我拼命啊?你夠格嗎?”鱗不斷地挖苦大仙兒。

“哼。”我冷哼一聲。說你是個什麼玩意兒,也敢跟大仙兒放肆。

大仙兒就像是一個家長,我看得出,他非常照顧自己的這個小弟子,我在大仙兒身上感受到了爺爺的那份關懷。所以我很尊敬這位老人家,聽見鱗說大仙兒的情況很嚴重,我趕緊呸了好幾口,罵鱗滿嘴胡說。

沒等鱗還嘴,大仙兒哈哈一笑:“不錯,你說得對,我是時日不多,不過,你敢不敢打個賭,我在死之前,能拉你做個墊背。”

鱗不說話了,我也說不出話了。

鱗是看到了大仙兒那堅毅的眼神,我是聽到了驚人的噩耗。一瞬間,我感覺天好像塌了,這種感覺在爺爺去世時感受過,這一次,這討厭的感覺又冒了出來。我從來沒想過,如此和藹又牛氣的大仙兒,身子骨竟然這麼弱。

“大仙兒……”我說。

“孩子,沒事,身死有命,沒啥傷心的。我已經看淡生死,這一世只有一個牽掛……”

“我知道,我會把皮大仙當做親弟弟看待,有我燕趙一口吃的,就包他餓不着!”

“好,好。我果然沒看錯。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大仙兒說完,兩眼迸出精光,我知道,他認真了。

“甲辰,快殺了我,殺了這鬼物!”甲寅突然大叫,“胡老頭,你不要命了?甲辰,快去攔住他。”

我知道甲寅已經瘋狂了,爆發出熊熊烈火,好像在壓榨自己的能量,給我一種想要同歸於盡的感覺。

“胡鬧!”大仙兒一聲厲喝,在責備甲寅衝動。手下動作稍緩,甲辰看準,一把奪過了黃表紙。

“甲辰你也跟着瘋?”大仙兒急了。

“胡老大,就聽甲寅的吧。”甲辰看了一眼越燒越旺的甲寅,眼神變得黯然。

“你,他可是你的兄弟啊!”大仙兒訓斥甲辰,甲辰已經發呆,緊緊盯着變成火球的甲寅。大仙兒趁機夾出六張黃表紙,打在空中,倏然間化成六道黑甲神將,正是那鎮兇的六丁神將。六丁神將或竄或奔,飛快地朝着鱗撲去,想要救下自爆的甲寅。

我和甲辰剛反應過來,大仙兒又忍着劇烈的咳嗽,打出兩張黃表紙。又是兩道白甲神將出現。

一個騰挪如飛,一個疾奔如風。

六黑兩白,八位神將齊齊奔向鱗。

我一把扶住已經站立不穩的大仙兒,大仙兒又是搖搖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