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件秦少嶺無法想象的事情。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哥哥?哥哥?」李雙希把自己知道的全部都告訴了秦少嶺,「我的錯誤還能挽回嗎?」

「當然。或許說,並不是錯誤呢……」 當秦少嶺說出這也算不得什麼錯誤的時候,李雙希著實有點詫異了。她原本已經做好要為此受罰的準備。沒想到秦少嶺居然告訴她,這算不上什麼錯誤?這到底是他用來安慰她的話,還是?真的如此呢?

「能否說的清楚一些?」

小心翼翼的詢問著秦少嶺,李雙希現在的確是完全搞不清楚情況了。她做的那些……現在看來愚不可及的事情,真的沒問題嗎?雖然心裡是信任秦少嶺的,但她也隱約覺得或許秦少嶺騙她呢?

為了不讓她那麼擔心。

畢竟她的這個性子,她自己也明白算不得好。也許秦少嶺是為了避免她產生焦慮的情緒,然後不好處理。所以就準備自己一個人扛下來。然後才告訴她沒問題的?

「如果真的是我錯,一定要告訴我,千萬不要自己扛著。」

尤其這還是她犯的錯,怎麼能讓別人來擔著呢?特別這個幫她的人還是……秦少嶺……

不過誰都不行啦,誰不能這樣的……

「你這個小腦瓜,怎麼能裝著這麼多的稀奇古怪的想法?」

秦少嶺這邊還在思考著這其中的聯繫和隱情,就聽到那個小姑娘說,「千萬不要為我擔著錯!」

好吧,這的確不是她的原話,但這樣說來,這小姑娘莫非是在擔心他嗎?這樣一想,秦少嶺突然覺得心裡無比的暢快。看來他在她的心裡還是有那麼點地位的?

「因為我不僅答應了九皇子幫他,還去了三王爺那裡,讓他給我編個真相交差。」

第一次接到這種調查的任務,李雙希心裡不僅沒底,而且還心虛啊! 武道獨尊 因為她知道全部的真相……與此同時,對方還要她去暗害她的哥哥。不,應該是她面前的秦少嶺。不知不覺的叫他哥哥越來越順嘴了、

並且……他的懷抱也越來越熟悉了。好像上次他抱她,也是因為她犯了錯。在太后那裡泄了底,然後她又回來發脾氣。誰知道,秦少嶺還是接納了那個有點卑微、醜陋的她。

「哦,說來聽聽。」

秦少嶺聽了那句話,倒也有點詫異。李雙希居然想到這個辦法。說來她這樣做還是很不錯的嘛。以她和九皇子這個同盟的關係,她不能完全把他們抖露出來,就要他們想辦法來自救了。

「我說不出口……」李雙希想到三王爺給她的那個真相,心裡滿是不舒服,「他們太可惡了!」

真的,三王爺讓一個妹妹去陷害哥哥!腦子莫非有問題啊!

「為什麼不能說?」

「他們欺負你,我不想說。」

「哦?欺負我?」

秦少嶺的興緻來了,她這幅氣鼓鼓的樣子,原來是在為他在生氣嗎?那也就是說,他在李雙希的心裡還不只是一點點地位咯?想來,他越發雀躍起來,直勾勾的盯著李雙希看。

他低著頭的樣子,整個身軀充斥著李雙希的眼眸,她一時竟然避無可避?怎麼會這樣啊!竟又被他抓了錯處去。

嗯,不對!應該說……是她主動給了錯處讓人抓了去……這樣就有些……

李雙希不禁羞紅了臉,怎麼會這樣啊!自己是不是太主動了?

「我看你就是在欺負我!」

李雙希背過身去,她有些氣惱。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明明她剛剛為了查明真相而出宮,被那個混蛋三王爺給氣到了。見到了秦少嶺,她自然也很開心,但是總覺得有些奇怪……

或許就是秦少嶺的反應很奇怪吧。他對她……

李雙希不敢往深了想,怕一下是自己想多了。再然後她這張嘴,這個腦子……要是說破了……那就有些……

不能再繼續下去了,李雙希本來想不再理秦少嶺了,至少是現在不理他了。但一想到,自己閑下來,又在這樣的環境里。李雙希就覺得自己會出事。既然如此,那她還是把正經事了,然後回宮去了。

「好了,我說了。」

誒?秦少嶺剛剛準備哄哄李雙希的,沒想到這丫頭就這樣轉過彎來,自己願意繼續說下去了。

「他們要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你身上。要我說,這件事就是你一個人全盤策劃的,而我這個妹妹毫不知情。」

位面超級基地 「然後你就信了?」

「信什麼?」

都說了,這是三王爺編出來的真相啊。怎麼還在討論她信不信的事情?

「信這就是三王爺確定的真相?」

「嗯,我親耳聽到他說的啊。」

「傻子。」

臉被人捏著,一邊被人罵,一邊還要被人捏臉。就算這個人是秦少嶺,也不代表她就不生氣了。

「你再這樣,我就要生氣了!」

「生什麼氣?要怎麼對我?」

「……自己猜……」

秦少嶺差點忘記了,自己剛剛才確定面前的這個小姑娘可是很小氣的。怎麼現在他就忘了,還這樣取鬧她。她這個小性子,自然也就……

失策,失策……大概是因為他看見她太開心了吧。

「這個所謂的真相,他只是隨便說說的。而你居然信,他真的確定這個。他不是想害我,只是想取笑你而已。」

「啊……」

難怪啊,李雙希覺得這麼笨的辦法,在一個妹妹面前說哥哥的壞話,怎麼可能是正常的呢?果然……是在耍弄她啊。而她居然真的就信了……

好吧,她承認,她的確天真單純……嗯,或許說……天真單蠢吧!她承認的,她真的承認的。只不過,下次別叫她再處理這種事情了啊!明知道她處理不來!

「三王爺騙我,難道皇上也騙我嗎?居然讓我來查這個事情。」

「的確,皇上是在騙你,也在騙其他人。」

「說清楚點。」

「你是幌子,皇上並不期待你能查出什麼。你主要的作用是掩護我。」

……

好吧,李雙希想了想,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就是……為什麼人人都要騙她啊!

「你們這些人好險惡,我想回宮……」

「好,我們回去!」

現在就回去?李雙希覺得自己只是隨便說說的。難道又有什麼瞞著她嗎?

「真的現在就回去嗎?」

「事情查清了,為什麼不回去?」

查清了嗎? 因爲當這暖洋洋的陽光完全消失在大地上時,大地的統治者將會變成黑夜的暗之女神。而在暗之女神的神祕黑夜領地上,等待着所有中國球迷們的,便是二零零五年內最令他們激動不以的一刻,正是當晚八點整,將要在上體館裏隆重登場,夾以萬千耀眼光芒的nba中國賽!

…..

“張,睡好了沒有,賽前的最後一次合訓就要開始了!”伯尼站在張若寒的房間外,輕輕的拍打着房門,由於爲了防止球迷們對張若寒的無端騷擾,張若寒房間內的電話,已經被酒店的技術人員調整爲只能打出不而能打進,所以伯尼只好親自前來催促張若寒起牀。

伯尼輕輕拍打一陣房門後,發現張若寒的房間內依然靜俏俏的,便用大力向房拍打過去,但是房門在這時卻突然被打開了,而一時找不到受力之處的伯尼,便跟自己砸出的力道向房間內衝去,正好衝撞在早已洗嗽完畢,穿着一身阿迪運動服的張若寒身上。

“教練,你們事吧。”張若寒將伯尼扶住,當伯尼重新站穩於原地後,向伯尼問道。

“沒事,沒事!”伯尼聳聳肩膀,笑着說,然後非常奇怪的打量着神清氣爽,衣衫整潔的張若寒,疑道:

“張,你平常時,不是特別愛睡懶覺嗎?怎麼今天卻起得這麼早?估計在半小時之前,你就已經起牀了!”

“呵,是的,因爲今天是我的時刻!”

張若寒輕笑一句,順手帶上房門,邁出在伯尼眼中彷彿流光四溢的步伐,一步步向前走去。

“呵,是啊,今天是你的時刻!”

伯尼滿臉笑容的默默想道,然後跟着張若寒,順着走廊向前走去。

……

當晚六點多鐘,張若寒、奧卡福等夏洛特山貓隊的球員們,在山貓教練伯尼的帶領下,從波特曼大酒店的門口出走,途徑衆多被波特曼大酒店的安保人員,拼命攔住的球迷時,張若寒向四周尖叫的球迷們送上幾個微笑,縱身鑽進大巴車裏,然後,待到所有山貓隊的球員以及隨行人員,完全分乘進兩輛大巴車之後,承載着山貓隊的兩輛大巴車,便向正等待着他們釋放出無限魅力,點燃無盡激情的舞臺緩緩駛去。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幾十分鐘後,兩輛大巴車的前方,終於出現了無數燥動的人羣,以及通火通明的上海體育館和它對面的八萬人體育場相映成輝的景觀。

爲了給本次nba中國賽,帶來最大的視覺效果和衝擊,上海市市政府不但將上體館對面的八萬人體育場外的裝飾燈光完全打開,更在上海體育館四周綠茵茵的草地上方,懸吊起近百展彩色影觀燈,並且,更在休育館正門的上方,掛出一副長二十米,寬二十米的正方型巨大橫副,上面用在燈光下照射下,不斷閃爍着夢幻光彩的熒光塗料,書寫着六個中西結合的大字,赫然便是nba中國賽,使得整個上體館外面,融進一片五光十色的夢的海洋,美麗狀觀到極點。

“大家請讓一下,請讓一下!”

山貓隊的大巴車的司機從車窗探出頭,向眼前把所有道路完會圍堵住的球迷們喊道。

這些圍在上體館之外的球迷,都是苦於無法買到進場觀看nba中國賽門票的球迷,但是,他們還是想親眼看一下籃球聖地裏的nba球員們的迷人風采,更想親眼目睹,在中國的大學生球場上躍倒,卻在出國治傷後不可思議的踏上籃球世界最高舞臺的傳奇似人物,中國超級後衛球員、夏洛特山貓隊的貓王張若寒的絕世英姿!

因此,原本便燥動不安的人羣,發現載有山貓隊和貓王張若寒的大巴車,已經駛到他們身邊時,他們不但沒有按照司機的喊聲那樣,讓一讓,躲一躲,反而一邊驚叫着山貓來了,貓王來了,一邊如海浪般向兩輛大巴車飛快涌來,傾刻間將兩輛大車團團圍住,拼命的向大巴車裏望去,希望能夠清清楚的探尋到山貓隊球員和貓王張若寒在現實裏的樣貌。

“張,你們中國的球迷,可真是熱情啊,好吧,就讓我這個不久之後便將名動nba的中鋒,好好迴應他們的熱情吧!”奧卡福拍拍坐在自己前排的張若寒肩膀,大笑站說道,然後轉過身,趴在密封的車窗上,向窗外眼中滿是熾熱目光的中國球迷們,用他非常怪異的中國話向他們大聲的問好,也不管車窗外的中國球迷們,是否能夠聽的見,聽的懂,反正他自己倒是越喝越痛快,越叫越瘋狂!

“當然了,中國的球迷本來就是世界上最熱情、最真誠的球迷,能夠享受他們的全力支持,聆聽他們拼命的呼歡聲,實在是一名身前背後寫着中國二字的運動員,一生中最幸福、最榮耀的時刻!”

張若寒深深的凝望着窗外如火一般熱情的中國球迷們,他那雙平時看上去非常懶散的雙眼中,在此刻盡是無限的嚮往,嚮往自己身上,何時才能書寫上,那兩個最神聖、最光榮的字眼後,去爲這些最可愛的中國球迷們,拼盡全力一戰的光榮時刻!

…..

而在此時,承載着亞特蘭大老鷹隊的兩輛大巴車,也已駛臨上海體育館附近,但是,他們卻得以從圍堵在山貓隊大巴車附近的中國球迷們身邊駛過!

只是,讓伍德森覺得非常難堪的得事情發生了!

竟然沒有一箇中國球迷們,在此時此刻有心情、有時間去打量他們,去注視他們!

所有中國球迷的目光,都完全死死的鎖定在山貓隊的身上,根本無暇過問他們的到來!不禁讓無論到哪裏,都是被老鷹隊真誠的球隊迷們,所愛戴的伍德森,氣得全身一陣輕微的顫抖!

“跟他說,叫他開快點,我們要快點進館!”

伍德森向自己的隨行翻譯嚷道,然後滿臉不屑的轉過身,向自己的弟子們,面帶悲傷的說道:

“大家看到沒有,竟然在比賽場館的現場外,出現如此混亂的局面,籃球館內的場景,將會有多麼混亂,真是讓我不敢想象,哎,也只有這種落後的國家,纔會有如此沒有見識的球迷,居然會爲了本國的一名小小的後衛球員,而被吸引到如此瘋狂的地步,真是讓人覺得可悲啊,可嘆啊!”

說完後,伍德森非常悲傷的搖搖頭,彷彿真的像他自己所說的那樣,他在爲中國球迷們的舉動而感到悲哀,但是,從他綠色的眼眸中一閃而過的狠意,卻沒有被任何人注意到,並且,在他做出悲哀的舉動時,心裏更在狠狠的想道,

中國人你們就直管瘋狂吧,直管納喊吧,但是,當你們這些瘋子一樣的人們,親眼看到山貓隊的球員,以及什麼貓王張若寒,被我們亞特蘭大雄鷹徹徹底底的擊敗時,纔是你們真正需要瘋狂的時刻!

……

經由大賽組季全工作人員們的誠心勸言,場外的球迷們,請不要耽誤到山貓隊的進場之後,一雙雙目光中雖仍在流露着濃濃不捨之情的球迷們,還是主動的從山貓隊的大巴車之,向兩旁邊不斷退去,退讓出一條足夠大巴車通過的道路後,他們一邊拼命的叫喊着山貓加油,貓王加油,一邊用熾熱的目光目送山貓隊的大巴車向上體館裏駛去

……

山貓隊的球員們,在伯尼的帶領下順一條狹長的球員通道,向直通山貓隊的休息室走去,在那間一百三十平方米大的房間裏,一壁之隔的地方,便是老鷹隊的球員休息室。

已經打慣nba比賽的某些老球員們,走進休息室裏,便拿起自己的籃球包,向更衣室走去,舒舒服服的享受一番,上體館特地爲這些nba球星們,加高的淋浴後,一個接一個的走出浴室,躺在沙發上,或是三五成羣的閒聊着,或是默默的換着球衣鞋襪。

然後,經由面帶輕鬆之色的伯尼,替他們做出一番最後的戰術複習後,集體站起身,穿着整齊的山貓隊的紅白主場隊服,自信滿滿的走進狹長的球員通道。

終於到了他們和中國球迷們,面對面零距離接觸的時刻!

“張,你們中國的比賽現場是什麼樣的,和nba一樣嗎?”站在張若寒身後的肖恩梅,一邊探聽着幾米之外發出微弱響聲的現場,一邊向張若寒非常疑惑的問道,由於他和張若寒一樣,都是新秀球員,所有非常淡的來。

“不清楚,以前的事我都忘得一乾二淨了,不過,即然是nba中國賽,應該會和nba的比賽現場,很相近吧!”張若寒也在爲球場裏面,沒有什麼太大的響聲,而感到納悶,於是略加思索一會,向肖恩梅說道。

“放心好了,這裏和nba的比賽現場應該沒有什麼差別的!”奈特以老資格的身份,向隊友們解釋道:“nba作爲世界上運作最成熟的聯賽,即使只是一場移師海外的季前賽,他們也絕對會遵應有的規範和嚴謹,去進行種種操作,雖然去年的那場nba中國賽,因爲準備工作不足,而無法在音箱等方面,用上從美國空運來的設備,但是今年的應該可以做到了,畢竟有過一次的經驗,辦起事來,應該會非常得心應手!”

“呵,原來是這樣,那還真的要期待一下,我在nba裏的第一場比賽,會有多麼的隆重和盛大了!”肖恩梅笑道。

“好了,都別閒說話了,自己進去看一下,不就全部知道了!”伯尼隨口吩咐一句,然後,凝視一會自己手腕上的勞力士金錶,擡起頭,向張若寒開口道:

“張,我和大賽組季會的人商量過了,今天由你第一個進場!”

“我!”張若寒非常意外的指着自己。

“對,就是你,呵,現在時間已經到了,快去接受屬於你的榮耀吧!”伯尼將張若寒推到球員入場處的門簾後,球場內靜俏俏的,甚至幾聲輕微的咳嗽聲,都非常清楚的傳進張若寒耳中,不禁讓張若寒心裏,非常渴望知道這一簾之後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的!

是我的榮耀嗎?

呵!

那好吧!

我來了!

張若寒深吸一口氣,一把推開門簾上的中縫後,向球場裏縱身奔去

…..

小鬱2005。12。27 查清了……嗎?這就算查清了?是否有一點過於隨意了呢?李雙希這般想著。若是對著旁人,她可能會把這份疑惑咽下去,然後睡一覺就……忘記了!可面前的人是秦少嶺,他還總是說些讓她不懂的話,這可把李雙希給憋住了。

有疑問就要解決,李雙希一定要問清楚秦少嶺。

這就算查清了嗎?如果這就算查清了,那她現在這個狀態算什麼啊?她還是不知道怎麼跟皇上回話呀。這跟一開始就有什麼不同啊!

李雙希知道自己很笨,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笨到這種程度。是她聽不懂了?還是秦少嶺說的太玄乎了?

「雖說查清了,可我……」李雙希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低著頭又再次問道:「你能不能給一個明確的說法,讓我回去給皇上交差呢?」

她總不能和皇上說,三王爺給她的那個說法吧?就是秦少嶺願意,她也不願意呀。

「哦,原來你是擔心這個事啊,不難。」

本來秦少嶺看著李雙希,她眉頭深鎖的樣子,還以為她又發生什麼事兒呢。或是不想回宮了,或是其他,但沒想到居然是這件事啊。是他考慮的不夠周詳了。畢竟李雙希只是一個小姑娘而已,很多事兒她都不懂。

而李雙希見秦少嶺準備告訴她,心裡也很高興。她還以為自己就要這樣回宮去,沒想到秦少嶺原來早就為她考慮好了。

「那這樣真是太好了。」

李雙希等著,秦少嶺說出這裡面的真相,應該不會比三王爺說得更蠢吧。

「你就直接跟皇上說,已經查清就行了,其他什麼也不用說。」

這樣就可以了嗎?李雙希的心裡滿是疑惑,難道這樣就可以了?那他們到底查到了些什麼呢?

「我還是不懂啊,直說嗎?」

「不是直說,是按我說的。」

那她這就更搞不清楚了……難道就說一句,皇上我已經查清楚了就可以了嗎?

這樣未免也太草率了吧。李雙希覺得這實在很不靠譜啊,這樣還不如說三王爺那個呢,至少還有個前因後果,主犯,從犯之類的。

雖然那也不是什麼好說法就是了,但總比什麼都不說要好呀。

「嗯,我還是不懂啊。」李雙希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不起,我實在是太笨了。」

秦少嶺微微一笑,然後他拿出一封密函,然後交給了李雙希。

李雙希小心翼翼的把那密函接過之後,還是有些疑惑的看著他,不如說她更糊塗了……這是為什麼呢?

「是我沒說清楚,不怪你。」秦少嶺拍拍她的頭,「總之就按照我說的那樣去說就行了,其他的事兒你便不用管了,如果皇上問起,你就將這封密函交於他便是。」

就這麼簡單嗎?事情一下變得這麼簡單,李雙希還有點兒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呢。就是她什麼都不用說就可以交差了嗎?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李雙希把密函小心翼翼的收好,這可是重要的東西啊。有了這份東西,她也可以安心回宮去了。

「那我們走吧。」

李雙希拉了秦少嶺就想往回走。事情已經解決了。現在兩人就能一起回宮真是太好了。

沒想到秦少嶺卻站在那兒一動不動,李雙希走了一段距離,覺著自己身邊無人,就回過頭看了看。秦少嶺就站在那裡,一步都沒有動過。李雙希見他都沒動,於是招招手讓他快點走。

「雙希,你自己回去吧。」

秦少嶺卻站在那兒搖搖頭,拒絕了李雙希的邀請,他現在還不能回去。

「可是為什麼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