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緊張,不會的!”我爸在我頭頂上凌空抹了一下,我馬上就感覺到好像被撐了一把透明的傘一樣,雲如雪的肌肉碎片全部都散開了,一點都沒有打在我的頭上。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她要做什麼啊,這樣不是把自己弄成一個紅粉骷髏了嘛?”我不明白。

我媽看了我一眼,我不敢再多說話了。

雲如雪身上的肌肉和皮膚一塊塊脫落,但是卻並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樣變成一個骷髏,而是在這層皮肉之下還藏着一個雲如雪,只是縮小了一圈。

這一個雲如雪低頭看了看我們,俯身向我們伸出了手,我爸一隻手拉着我一隻手拉着我媽,騰空而起,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也長大了。

不是說我心智的長大,而是我的身體,跟眼前的雲如雪一樣高大,面對面站着,我看得清楚她的表情。

那種表情很奇怪,好像她的眼前什麼都沒有,只是一片虛空似的,眼神空洞到令人覺得害怕。

雲如雪的眼睛沒有白眼仁,整個眼眶裏都是黑色的眼珠,這種感覺很詭異,好像跟她對視的人都要被她吸進去一樣。

“劉尊,你,你到底還是來了!”儘管雲如雪面無表情,可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我莫名其妙。

她明明一直都看着我和我的父母,而且說起來也是她來找我們的,怎麼現在成了這樣的想法?

“媽,她怎麼了好像傻了一樣?”我輕聲問我媽。

“不是的,她並不是傻,而是被抽空了靈魂,只剩下最後一絲絲的意識。”

我覺得我聽不懂我媽在說什麼,雲如雪剛纔還使用了那麼多的招數來對付我們,怎麼會只剩下一點點意識?

“這是什麼意思?” “我來了,來解脫你。”我爸看着雲如雪,說話的時候,眼神中多了一絲絲的溫柔。

剛纔他對雲如雪還那麼冷酷無情,絲毫都沒有憐憫之意,可是現在怎麼變得這樣含情脈脈起來。

我不禁爲我媽鳴不平,不滿的對我爸說:“老爸,這可當着我媽和我的面呢,注意點影響好不好?”

可是沒想到我媽竟然沒出息的噗嗤一笑:“傻孩子,你不懂就別瞎說,你爸不是那樣的人!”

透視小村醫 “你們說我爸是九五之尊的帝王,他不是有着三宮六院,衆多嬪妃嗎?喜歡美女應該是習慣吧,再說雲如雪還是他的寵妃呢!”我不服氣的說。

雲如雪怔怔的看着我:“你是誰?”

“你到底怎麼了,這是裝傻還是真傻?你跟我打的交道還少嗎,你那麼恨我,口口聲聲罵我孽障,現在還問我是誰?”我覺得很好笑,雲如雪是不是覺得這樣懵懂無知的樣子很可愛?

我看到我爸和我媽相視一笑。

他們到底在搞什麼,爲什麼我越來越不懂了呢?

“尊上,我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失去了記憶?”雲如雪歪着頭皺了皺眉,輕輕的揉了揉太陽穴。

我看着我爸:“她這是演的哪一齣啊?”

“行了行了,我來告訴你吧,眼前這個人並不是雲如雪,她是雲如雪的雙生姐妹雲如冰,她纔是你父親真正的皇后!”我媽看到我迷惑不解的樣子,終於給了我答案。

可是就算是如此,雲如冰怎麼變得癡癡呆呆的了?

“只剩下一絲絲殘存記憶的人,你又指望她能機靈到哪裏去?”我媽說得很有道理。

“雲如雪去哪裏了?爲什麼要把雲如冰弄出來,她們姐妹是有什麼居心?”

我爸看着雲如冰,回答我的問題道:“雲如雪沒有去哪裏,她和雲如冰現在已經是同一個人。我知道,有人把她們兩個合在了一起,然後雲如雪利用了雲如冰的本事,一步步把你的能量激發出來。”

“但是他們真正的目的卻是讓你們提前甦醒,對不對?”我當然知道在這之後的事情。

“對。現在雲如雪對我們毫無辦法,她想要讓我面對雲如冰產生一絲愧疚之情。”我爸點點頭。

我看着他:“那麼,你真的愧疚了?”

“小茵,你以爲不化骨是什麼樣的存在?”我爸冷笑着說。

我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那你想要對她怎麼樣?”

“讓她真正的長眠,不要再這樣沒有心智的任由雲如雪擺佈!當初雲如冰也是一時心軟纔會讓雲如雪鑽了空子!”我爸一邊說一邊抓住了雲如冰的肩膀。

我看到他的手慢慢的開始用力,乾淨整潔的指甲白得發亮,一點點深入到了雲如冰的肌膚之中。

“尊上,你好狠心!”雲如冰的眼淚不停的流出來,從她美麗的臉龐滑落。

“一路走好!”但是我爸真的不爲所動,他的手指微微一卷曲,雲如冰的身體就開始萎縮,一點點縮小到正常人的大小。

其實在雲如冰變化的時候,我們一家三口也一樣,只不過沒有參照物,所以我沒有發覺而已。

“爸,你真的把雲如冰封印起來嗎?”我看着倒在地上的雲如冰,她看起來楚楚可憐,很惹人疼惜。

想到之前雲如雪殺害了唐寧趙藝他們,我心裏又很矛盾,可是這一個卻很無辜。

“是的,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人把她放出來!”我爸伸出手,壓在了雲如冰的額頭上。

我看到一枚形狀特別的圖案在雲如冰的頭上發出綠色的光澤,她緊緊的閉上了雙眼,再也沒有醒過來。

“劉尊,你看到了嗎,雲如雪使出了伏羲之雨,還有那柄黑陵刀?”

等到雲如冰漸漸變得透明,直至消失之後,我媽這才憂心忡忡的問我爸。

我也看到了聽到了雲如雪的所言所行,所以我猜這一切跟那個叫做伏羲的上古之神是分不開的。

只不過我並不知道伏羲和我媽的關係,從神話故事裏來看,他們應該是兄妹,也是夫妻。

“自然是看到了。”我爸站起來輕輕的撣了撣身上的塵土,面向東方,那裏有一輪紅日正在冉冉上升。

這忙碌的一晚終於過去了,太陽光照射在農場的每一寸泥土,我看到了勃勃的生機。

那些小牲畜的叫聲,花兒上的露水,還有早起的小鳥,都顯得那麼有活力。

“那麼,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我媽站在我身邊,我挽着她的胳膊。

我爸點點頭:“你以爲,雲如雪的力量來自於伏羲,而且給她解開封印的人也是伏羲。”

“恩,難道不是嗎?”我媽眼裏的焦慮變得越發深沉,甚至有盈盈的淚光出現。

“是又怎樣?”我爸一直眯着眼睛看着那紅紅的太陽。

我知道伏羲是太陽之神,只要有陽光的地方,都是他的領地,所以眼前我們要面對的敵人又成了伏羲了嗎?

“其實也沒什麼,我早該猜到的!”我媽輕輕的抽了抽鼻子,然後笑了起來。

我覺得有點怪,可是又不敢問她,因爲這關係到我媽的過去,我怕問到不該問的地方,多尷尬。

“小茵,今天是你十八歲生日呢!走,我們去廚房,媽媽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你喜歡的食材,中午我們就可以好好的大吃一頓了!”我媽回頭看着我,一臉的慈愛。

她看着真的太年輕,有時候我都有些不習慣,總有一種想要稱呼她爲姐姐的衝動。

我媽是女蝸,那個神祕的女人,她若不能永葆青春還有誰有這個資格?

但是一想到女蝸,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伏羲,我心裏有點不爽,因爲我剛纔看到了我爸的舊情人,耳朵裏又聽到了我媽曾經的戀人,這還真是令人糾結。

不過我知道我媽是真心想要替我慶祝十八歲生日的,她早就說過等到了這一天會精心替我開個生日宴會。

只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我哪裏還有心情準備這些!而且我最想要邀請的唐寧,霍辛,現在都已經不在了。

腦子裏一浮現出他們的身影,我就很難過。

我媽拉着我向廚房走去,我知道她肯定備下了很多我喜歡的食物,可是我現在怎麼吃得下呢?

“小茵,你給孫莉打個電話,讓她過來玩吧!”我媽可能覺得我一個朋友都不來也挺孤單可憐的,就對我說。

我這纔想起來好幾天都沒有跟孫莉有過聯繫了,因爲她跟我在一起總是遇到倒黴的事情,我都不敢叫她了。

今天在農場,我父母的本事又那麼厲害,我想應該萬無一失,再也沒有什麼問題了,所以就點點頭答應了。

我的書包竟然也被初月和朱雀給送到了農場裏,我想但他們到來的時候,我父母的記憶可能還沒有完全恢復。

所以他們把我和我的物品放下之後就離開了,我父母和他們也沒有太多的交集。

不知道雲如雪是不是真的徹底消失了,我總覺得沒那麼簡單,或者我爸爸是爲了讓我安心才那樣做的。

現在我成了一個懷疑論者,看什麼都覺得背後還有隱情,這不好,可是我暫時克服不了。

“我去看看我的書包。”我一邊說一邊準備回去自己的臥室。

“不用。”我爸走在我身後,隨手一招,我就看到我的手機出現在他手裏。

這可真是很方便!

“哎呀,好多未接來電!”我打開一看,驚呼了一聲。

我媽對我說:“看看都是誰!哦,對了,你回到農場也沒有跟外公外婆說吧?”

“當然沒有了,我被雲如雪打得那麼慘,如果不是朱雀和初月,我都不知道是個什麼下場!”

我一邊翻看一邊說。

多半的電話都是孫莉打來的,可能是想到今天是我的生日,她從凌晨十二點就給我發了一些祝賀的圖片什麼的。

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時間最近的幾個電話卻是霍辛打來的,這怎麼可能呢?

霍辛不是被雲如雪殺死了嗎,我親眼看到了他的慘狀,他怎麼會給我打電話?難道是有人用了他的手機?

我媽看到我臉色不對,關心的問我怎麼了,我搖搖頭沒有跟她說,而是給孫莉回了過去。

“你這丫頭在幹什麼啊,我打了那麼多的電話你都不接,想要嚇死我嗎!”電話一打通,孫莉就聲音就冒了出來,噼裏啪啦連珠炮似的炸得我頭疼。

“不好意思,我手機開成靜音了!”好不容易等到她喘氣,我這才見縫插針的道了個歉。

孫莉又笑了起來:“你不是今天生日嗎,有沒有什麼活動?”

“我會農場了,你要來嗎?”

孫莉一愣:“什麼時候回去的?我知道你要回去替你父母慶祝結婚紀念日,可沒想到你這麼積極!”

“哦,昨天回來的!我媽正說到你呢,請你過來吃午飯,她準備了很多好吃的!”

孫莉雀躍的說:“行啊,我馬上給霍辛打電話,讓他過來接我一起去!哦,對了,你也邀請了他的對嗎?”

我一愣,霍辛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怎麼邀請他?

“我第一個給你打電話,等一下,我跟他聯繫之後再通知你。”我也不確定霍辛給我的電話是誰打的,當然要親自去證實一下再跟孫莉答覆。

我忐忑的握着電話,終於撥了出去。 電話接通的時候,我的心跳也不停的加速,從昨天到現在,我都一直爲了霍辛的死而難過着。

可是現在孫莉的若無其事和我手機上的未接來電終於讓我有了勇氣跟霍辛聯繫。

說不定,他真的沒有死呢?

雲如雪不是經常用幻影來迷惑我嗎!她爲了激發我的憤怒,把霍辛弄成死去的樣子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過,當時朱雀和初月都在,他們也是很厲害的神,難道也會看不出來?

反正我的心裏還是充滿了疑惑,手機打通了,我聽着裏面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慌亂。

就在我準備掛掉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小響了起來:“喂,劉茵!生日快樂!”

我承認,當時我差點昏倒!

這肯定是霍辛,他還帶着笑意,跟以前一模一樣,我肯定那不是冷冰冰的電話錄音。

“劉茵,你在聽嗎?”這句話更加證實了我的猜測。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就對了,看來我看到的霍辛屍體一定是雲如雪搞的鬼,她想要讓我的憤怒到達頂點,從而讓我的父母感應到並且爆發出曾經的原始力量。

“我在聽,謝謝你!”我壓制着心裏的百感交集,儘量鎮定的對霍辛說。

“我給你準備了一份生日禮物,不知道方不方便送給你!”霍辛笑着說,聽起來心情還挺好的。

我點點頭:“方便!這樣吧,我昨天回到了農場裏,你要是願意過來的話,就順便去接一下孫莉,然後爭取來吃午飯,我媽媽準備了很多好吃的東西。”

“沒問題!”霍辛愉快的答應了。

“好,那就這樣吧,我還有事,待會兒見!”我掛斷了電話之後,心裏還在砰砰的跳。

我父母一直站在前面等我,兩人都笑眯眯的,那種疼愛一點都沒有掩飾。

太陽已經爬得很高了,我擡頭看了看,心裏總是有一種隱隱約約的不好的感覺。

不過好在霍辛還活着,這多少讓我的心情好了一些,只是想到唐寧和趙藝他們,我還是高興不起來。

如果初月可以讓他們都復活就好了,雖然這有違天理,可是凡事都有個例外啊!

“小茵,打完了嗎,我們走吧!”我媽對我招招手。

我走過去看着我媽,欲言又止。

“怎麼了?”我爸看到我面有難色,皺了皺眉:“我劉尊的女兒還有什麼難題無法解決?”

“這事兒還真是不好解決!唉!!”我乾脆狠狠的嘆了一口氣,爲了爭取我媽的同情。

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只要唐寧他們可以活過來,我才無所謂呢!

“說。”我爸非常乾脆的說。

“這個嘛,我有個不情之請,如果可以的話,就算你們送我的生日禮物好了!”我厚着臉皮說。

一聽我這樣說,我媽笑起來:“是什麼不情之請?只要我們做得到的,你儘管開口!”

“媽,初月從理論上來說也是你的女兒對不對?所以你說話她應該會聽的吧?”

我媽點點頭:“只要不是很無理的要求。”

我一聽,糟糕了,我提出來的要求肯定是無理的,這可怎麼辦纔好?不過我並不氣餒,因爲我爸一副囂張的樣子,我的腰板兒也不由自主的挺起來了。

我可是不化骨的女兒,是藐視一切規章制度的,只要我覺得合理那就是合理的。

就這樣,我身體裏潛藏的霸氣很自然的滋生出來。

“初月是冥神,我想要讓她把我的幾個朋友帶出來替我慶祝生日,既然她是我的姐姐,這個要求應該不過分吧?而且也都是她能力範圍之內的!”我急急忙忙的說,生怕我媽打斷我。

沒想到,我媽聽我說完之後竟然很輕鬆的說:“原來是這樣啊,好,我這就跟初月說說,她一定會答應你的!”

“那麼,最好是直接讓我的朋友復活!”我得寸進尺。

我爸笑着說:“不錯,要做就做得徹底點!”

“好,我會試着跟她溝通,如果你的朋友確實是枉死的,初月當然可以修正這個錯誤。”

我沒想到事情進行得這麼順利,心情一下就變得好起來,等到孫莉和霍辛到了農場,再讓唐寧他們復活,我這段時間受到的折磨也算是值得了!

“媽,你給我準備了什麼好吃的?”我笑逐顏開,主動拉着我媽的手向廚房走去。

我爸站在我身後,我感覺到他的目光投射到我的背上,有着淡淡的灼熱感。

“爸,怎麼了?”我回頭喊他。

“沒什麼,恢復記憶之後,我看到你又有了不一樣的感覺!”我爸倒是實誠,愛護我的心情溢於言表。

我媽欣慰的笑了,帶着我去了廚房,果然地上冰箱裏都堆着好多新鮮的食材,全是我喜歡吃的。

“對了,小茵,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農場新請的廚師,做飯非常好吃哦!”我媽對我說。

我擡頭看了看廚房,裏面有個身影確實是我以前沒有見到過的,很矯健利索的樣子。

“小付,麻煩你出來一下!”我媽打了個招呼。

一個長得精精神神的小夥子從廚房跑出來,一邊走一邊在圍裙上擦着手,笑容滿面,給人感覺很熱情爽朗。

“怎麼了,沈姐?”

“小茵,叫付哥!”我媽對我說。

我心想,這不是岔輩了嘛,可是我媽拉了拉我的衣袖,我只好乖乖的叫了一聲。

“你好你好!”小付對我伸出手。

我跟他握了握手,感覺還挺好,雖然是從廚房出來的,可是他的手掌卻乾燥溫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