傀儡王笑容不變,“這點小事,不用你提醒,本王早已有數。你聽好,本王的要求是……”他舉劍指向綠竹青青,“你,和本王單獨比試一場,生死不論。若是你贏了,這些人自然還給你,若是你輸了……這些人還是還給你,不過,魎皇歸本王,這阿修羅王的位子,也由本王來坐。”

2020 年 10 月 24 日

此話一出,滿殿寂靜。這種條件……

“你這是打算投誠?”綠竹青青緩緩說道,“看來你也清楚天帝保不了你,何苦再提這種要求?這個王位,真的那麼稀罕嗎?”

傀儡王仰天笑起來,隨後面色一厲,不耐煩地道:“少廢話,你該不會不想比?如此,你對這王位不也挺稀罕?若是不願,就讓這些人統統給本王陪葬好了。”

這種情況,已經完全變成私人恩怨了。不得不說,傀儡王這條件提得真是毒。她若是答應,少不了一場惡戰,萬一輸了,刀和王位就都沒了。但她若是不答應,幾千雙眼睛正盯着她,其中更有許多阿修羅平民,爲了保住王位犧牲掉人質,別人會怎麼看她? 重生之侯府毒后 就算這個位置保住了,她又怎麼可能心安理得?

傀儡王死死盯着她,眼中的興奮和瘋狂令她一陣鬱悶。

醉中天的手伸過來,握了她一下。

綠竹青青心下一驚,連忙把他的雙手都抓住,微微搖了搖頭。醉中天是絕對不會看着她受委屈爲難的,如果讓他來選,他必定冒險制住傀儡王,同時搶救人質。

但這顯然是設定好的劇情走向,只要他一動手,綠竹青青毫不懷疑那十來個人質的腦袋會瞬間落地。

她深吸一口氣。

“好,本王答應你,比就比,生死不論。” 修羅殿外聚集了層層疊疊的人羣。不止那三千人,許多人收到消息都紛紛跑來看好戲。

有人幸災樂禍,有人替綠竹青青不值。不過是幾個npc而已,又不是真的人,也值得她這麼委屈地接受這種苛刻的條件?

一天下來,他們也慢慢看出來阿修羅王這個稱號究竟代表着什麼了。他們辛苦一天奪回的修羅界,都是綠竹青青的領地啊!如果換成在座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接受傀儡王的條件。

沒有理由接受。

在他們看來,npc對他們怎麼看,一點都不重要,只要玩家不戴着有色眼鏡看自己就行了。

何況,綠竹青青這個阿修羅王的稱號,完全是憑藉她自己的本事得來的。她收集靈魂碎片的過程有多曲折,期間有多少人虎視眈眈或惡意不配合,所有玩家對此有目共睹。沒人會因爲她選擇犧牲區區幾組數據就抹黑她。

想通了這一點的玩家們,將複雜的目光投到殿上攜手並肩而立的兩人身上。

這事兒明顯是遊戲公司做得不厚道,既然許諾了綠竹青青這個位置,爲什麼現在纔來給她下絆子?考驗?如果她打贏了倒好說,可如果她輸了或是不接受,那豈不是響噹噹的打臉?

女神雖然是女神,但在現實中不也只是個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這樣逼她實在是……

可是她接受了。

這也許就是她和他們不同的地方。神器?高山仰止的地位?在她看來似乎並不重要。 天價萌寶:億萬爹地霸道寵 她也許是被逼迫的,也許只是隨心。

其實……綠竹青青只是覺得,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但她如果現在不答應,也許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裏都會抱着遺憾。

她知道醉中天會理解她,就像她能猜到他現在心裏在想什麼一樣。醉中天緊緊地反握着她。一言不發,綠竹青青劇烈起伏的心跳忽然就平穩下來了。

撓撓他的手心,醉中天鬆開了她。轉身退出大殿門外。

不就是打一架而已嘛,輸了就輸了。她雖然很喜歡魎皇,但也知道這神器她得的挺烏龍。至於阿修羅王這個位子,一聽就是個苦活計累差事,她是來玩的,不是來找罪受的,也並沒有很稀罕。

何況,她還不一定輸呢。

綠竹青青第二次發動魎皇的技能,化魔。

這樣聲勢浩大的天地異象。玩家們只在截圖上看到過,如今身臨其境,才體驗到神器所帶來的巨大壓迫感。

傀儡王只是站在那裏,冷眼看着她化魔。

醉中天眸光沉鬱,看似一動不動,實際上全身肌肉緊繃着,蓄勢待發。只要傀儡王敢在這個時候動手,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出手阻攔。

要求綠竹青青在這樣衆目睽睽之下接受挑釁,已經觸摸到他的底線了,如果連化魔都不讓她用的話。他不介意翻臉。

血紅的光繭裂開,綠竹青青盈盈落地,低着頭。指尖輕輕地撫過魎皇薄薄的刀身。

大婚晚辰,天價小妻子 劍光一閃,傀儡王可不管她專不專心,凌厲的劍氣帶着冰冷的殺意轉瞬來到身前。

傀儡王的劍落了空。

眼看着劍鋒就要觸碰到她細嫩的肌膚,綠竹青青卻憑空消失了。

沒有造成傷害等於沒有進入戰鬥,她的隱身技能還可以正常發動。

傀儡王迅速收回了劍,擺出防禦的架勢,空着的一隻手單手結印,以自身爲中心施放範圍法術。

綠竹青青遠遠地隱蔽在高大的圓柱後,這些黑色的石柱與地面是同一種材質。光滑的石面下星光點點,法術摧不毀。兵刃更砍不入。

她凝神望着傀儡王,他現在所用的範圍法術和她所學會的。是完全一樣的。畢竟同是阿修羅,這點不奇怪。

但從她隱身到現在已經過去數十秒了,傀儡王不停地施放法術,藍條卻絲毫不減。她唯一能看到的數值,是他的血量——100萬。

化魔後她的屬性翻倍,從前的血量是10萬,現在是20萬。傀儡王的等級與她同爲200級,按照她平時打怪的經驗,傷害翻倍後,一刀的攻擊力約爲七八萬,而她若是被刺一劍,大約會掉一到兩萬的血,如果暴擊,這個數值還會翻倍。

短暫的計算過後,綠竹青青悄無聲息地動了起來。

傀儡王擁有無限的藍條,不停歇地放法術也毫無壓力。

但是技能有冷卻時間。阿修羅的羣攻法術只有三個,其中兩個還需要兩秒左右的吟唱時間,這就是綠竹青青的突破口。

傀儡王感到空氣細微的震動,從他的右後方傳來。他瞬間回身,將劍橫在身前,同時腳尖點地,向後急退。

然後紅色的法術光芒衝他當頭籠罩下來。傀儡王一凜,扭身欲往右再次躲開,視野中卻出現了一抹鬼魅般的黑色身影。

看到綠竹青青居然出現在這個方位,傀儡王只驚了一瞬,就改變方向往左邊閃避。

但這個方向同樣不妥。數枚銀光閃閃的小箭直射向他的面門,他舉劍悉數格擋下來,僅僅耽誤了這半秒功夫,先前的法術光芒已經砸到了他的頭上,血條頓時降了一截。

與此同時,綠竹青青的刀已經到了身後,他回身擋住,但他最初感應到的空氣波動,卻直至此時才近到身前——又是幾枚小箭。

傀儡王避無可避,只能硬捱了這幾下。

綠竹青青的刀架在他的劍上,兩人陷入僵持,傀儡王卻邪邪地一笑,如同之前那樣,單手結起印來。

綠竹青青回以一笑,左手抽出綁在腿側的匕首,狠狠刺向他正在結印的手。

匕首貫穿了他的手掌,傀儡王的法術不得不中斷,怒吼一聲,發力推開她的刀,幾個跳躍與她拉開距離。

綠竹青青將匕首隨手一扔,立刻開始吟唱法術。傀儡王警惕地退到她的攻擊愛範圍之外,綠竹青青一步不落地緊追着他。她最擅長的,就是移動中施法。

她跟着醉中天練了許久,別的不說,光這一項特技,整個遊戲裏能超過她的人估計不到十個。

傀儡王狼狽地逃竄,不僅要躲開她的法術,還要時刻注意來自兩個方位的小箭。那是兩個不知何時被她安置在角落裏的機關小弩,只要選定了目標,不需要催動就能源源不斷地發射箭矢,煩不勝煩。

傀儡王很快發現那些箭矢的傷害並不高,只不過是她一開始用來嚇唬他而已,頓時怒氣值暴漲,也不躲了,硬生生又抗下一個法術,反身提劍衝過去。

硬拼?正合他的心意!且看看誰支撐得更久!

綠竹青青立即覺察他改變了策略,不由暗自吐槽了一句,血多了不起啊?

血多確實了不起。

起碼如果他們站樁對砍,先倒下的肯定是綠竹青青。

傀儡王放棄了防禦,綠竹青青看一眼他的血條,還剩大約四分之三,反觀她自己,仍然是滿的。

他倒聰明,她招式之間銜接緊密,根本沒有哪怕一秒的空隙,照着之前那種打法,綠竹青青鐵定穩勝。

但他若採取玉石俱焚的方法,勝負就難說了。他是npc,她是玩家,心理上就有巨大的差異。他也許只剩血皮依舊勢如破竹,但她的血線一旦危急,心理上難免動搖,到時候說不準會束手束腳。

綠竹青青不知道npc會不會有這麼高的智商和遠見,她只是開小差心思轉了兩轉,然後毅然舉刀迎上去。

近身搏鬥好啊,不用法術好啊!她不像傀儡王,她的藍條是有限的嘛!這麼用下去肯定沒幾下就空了。

近身打鬥她更加在行,不要問她爲什麼,看她師父的授徒策略就知道了……

綠竹青青閒來無事就會和醉中天切磋,醉中天身上帶着各種刀啊劍啊槍戟什麼的,就是專門陪她練的時候用的。

這個npc,他再厲害還能有醉中天厲害?

更不用說她現在敏捷都翻了倍。

醉中天緊皺的眉頭漸漸鬆開,脣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身後幾千雙眼睛早就看呆了。這麼華麗高端的打架場景,他們何曾見識過?電視裏演的也不過爾爾,這……這簡直只有小說裏才能打成這樣啊!

事實上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麼玄乎,只不過是因爲兩人的速度都太快了,場上只剩兩道黑色的殘影,令他們的眼睛應接不暇。

幾分鐘後,傀儡王不負衆望地倒了下去。

生死不論,一方死去了,這比試也結束了。

綠竹青青的刀嵌在傀儡王的胸口裏。

他的血條已經空了,但他還沒有死,染滿鮮血的手顫抖着,握住插在胸口上的那把刀。他眼神熾熱着,慢慢變冷,直至絕望地闔上眼,直挺挺地向後倒去。

看守人質的仙兵腿早就軟了,此刻看到傀儡王敗了,一個個撲通通跪下來,聲聲求饒。

醉中天走過來,幾個法術結果了他們,獲救的人質喜極而泣地叩頭稱謝。

醉中天在綠竹青青身上的傷處都抹了一層藥,掏出一件特意爲她準備的斗篷,披到她身上。

綠竹青青任他擺弄着,把腦袋輕輕靠在他懷裏,雙手抱住他的腰。

“我贏了。”

“嗯,我看到了。” 空曠的修羅殿內除了那幾個獲救的npc,只有綠竹青青和醉中天兩個人,靜靜地,彷彿站在星河之上。

殿外是連片的嘈雜。

綠竹青青倚在醉中天身上,閉着眼睛,不看不聽不想。

剛纔,除了熟悉的幾個聲音,再沒有人替她抱過一句不平。開戰之前,他們也許心裏千迴百轉,但他們是沉默的。結束之後,他們高聲議論,似乎她打贏了他們比她還高興,但也許他們心裏變得沉默了。

誰知道呢?

綠竹青青無意入戲,也不喜歡被人當戲來看。有的人總說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綠竹青青覺得這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人只要活在這個世上,就永遠不可能是一個人,許多人無法想象自己某一句無心的話,究竟會對別人造成怎樣的影響。她不需要別人的認可,並不代表別人的評論不會對她造成影響。

這無關乎年齡,無關乎性格,這是人的天性。

醉中天知曉這一點,所以處處護着她,在她不知道的背後,默默替她擋住洪水猛獸。

綠竹青青擡起手,貼在他的面頰上,醉中天在她掌心蹭了蹭。以前她不知道,但現在她知道了,再也不會有一個人像醉中天一樣,那麼細心地對待她。

他就是她的岸。

綠竹青青拉下醉中天的腦袋,仰起頭貼了貼他的脣。他挺拔的背影完全遮擋住了她,後面的人看不到她的小動作。

綠竹青青像偷了腥的小貓,立刻低頭埋進他懷裏悄悄地抿嘴笑。

醉中天託着她的臉,迫使她與他對視,綠竹青青還來不及藏起來的笑忽然僵了一下。

他的眼睛異常的亮,幾乎閃瞎她的眼。

緊接着這雙眼睛變得模糊。她什麼也看不清,只覺得脣上一沉,熟悉的溫熱氣息瞬間將她淹沒。

綠竹青青迷迷糊糊地想着。他們的動作不明顯吧?隔了那麼遠,外面的人看不清吧?

醉中天的手指在她脣邊蹭了蹭。同時有意無意地舔了舔下脣。

綠竹青青看呆了。

耳邊傳來低低的笑聲,她可以感受到掌心下他的胸膛微微的震動,臉被他不輕不重地揉了揉,然後聽到醉中天聲音淡淡地說了句:“你怎麼還不走?”

走?去哪?

綠竹青青迷茫地看着他。

“在下名叫阿羅,願跟隨吾王左右,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綠竹青青像被雷劈了一道,僵硬地轉過身。

阿羅拱着手。彎腰向她行禮。

他並沒有看他們。但誰知道他剛纔有沒有看?!

綠竹青青沒有說話,她在深刻反省。阿羅又說:“殿下,阿羅什麼也沒看到。”

鬼才相信!

綠竹青青鴕鳥似的拉起斗篷,把自己蓋在醉中天身上。

醉中天面色微冷,安撫地摸着她的腦袋,繼續淡淡地說:“你能做什麼?”

阿羅直起腰來,噙着一抹溫和的笑,恭敬地回答:“在下不才,武不成,文倒有幾分成就。可協助殿下料理這修羅界的瑣事。”

“之前是你幫助他管理修羅界?”

他,指的是躺在地下的傀儡王。

阿羅神色不變,又鞠了一躬。平靜地道:“在下無意助紂爲虐。厚顏說一句,過去兩百年中,如果沒有在下,這修羅界的百姓只怕過得更加悽苦。”

綠竹青青露出一隻眼睛,瞄了他一眼。深藏功與名?好麼,人家忍辱負重這麼多年,又是系統特意送給她的,她如果不答應,遊戲公司是不是還要變着法子整她?

不要怪她陰謀論。也不要指望她在受委屈之後還會假惺惺地笑臉相對。

醉中天冰冷的目光落在阿羅身上,又彷彿穿透了他。望向了不知名處。

《凡間》遊戲公司大樓頂層,董事會現場一片靜謐。

董事長專座上坐着一個相貌英武的中年男子。此刻正搖着頭,像是無奈地嘆息着,小聲說了句:“這小子,跟他老子一樣護短。”

十幾顆腦袋刷刷地扭過來看他。

墨定坤輕咳一聲,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示意他們繼續看大屏幕。

腦袋們磨磨蹭蹭地扭回去了。

墨定坤腦門上滑下一顆豆大的汗珠,祕書體貼地替他換了杯茶,他端起來一口氣喝了大半,再擡頭時,屏幕中那個姑娘已經轉了身,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地望着鏡頭。

其實不算鏡頭,只是他們正通過阿羅的視覺在觀看。在這樣一雙眼睛、這樣一種目光的注視下,墨定坤沒由來地感到一陣心虛。

這個姑娘,真挺好的,風家可有福了……墨定坤想到了自己的兒子,不由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咳,是恨鐵不成鋼。

當然,他自己的準兒媳婦也是個挺好的姑娘,看上去嬌滴滴的,實際上很有主見,很有個性,只有她才能鎮住他那個不學無術又愛裝x的蠢兒子。

正神遊天外,忽然聽見屏幕中那女孩認認真真地說了句:“要我收留你也不是不行,不過我警告你哦,你是有前科的,以後要是敢偷偷摸摸地給我動手腳下絆子,我滅了你。”

墨定坤握杯子的手抖了抖,剛滑進喉嚨裏的茶水差點噴出來。那雙眼睛明明不是盯着他的,但他就是心虛不敢看,orz……

綠竹青青丟下一句話,讓阿羅好好收拾一下殘局,表示自己明天會來驗收,阿羅恭恭敬敬地一一答應了。

夜很深了,須彌城裏的清掃工作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醉中天便下令讓大家散夥。

兩個人騎在白澤背上,從高處俯瞰龐大的須彌城。

“累嗎?”

綠竹青青側着身子,倚在醉中天懷裏。她很喜歡這個抱抱的姿勢,像躺在搖籃裏一樣舒服,而且一仰頭就能看見醉中天刀刻般俊逸的側臉,這是隻有她能享受到的福利。

“還好。”

醉中天在她脣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他一向淡漠的臉上有一絲掩飾不住的疲憊,綠竹青青知道他肯定是累了,她自己都快睜不開眼了,何況他的負擔比她更甚。

“下線吧。”她說道。

“嗯。”

可是過了一會兒,兩人誰也沒動。

“我走了。”

綠竹青青知道她不走,他是不會先走的,於是主動先退了出去。

щшш ⊕ttКan ⊕C ○

“好。晚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