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是……在關心我?」

2020 年 10 月 24 日

龍道一想了很久,只能這麼解釋了,不然幹嘛不斷提醒自己穿大衣啊……

「……」

「我沒有大衣啊~」

龍道一說出了實話。

「怎麼可能?你特喵怎麼可能沒大衣啊~你們不配發大衣么?額…」

焦急的安慕西不小心說漏了嘴……只能在心裡祈禱著龍道一沒有聽出什麼不對來~

「我沒穿過大衣,而且我們也沒配發大衣吧~你是不是有戀大衣癖?」

龍道一仔細琢磨,他突然明白了,安慕西怕是有大衣情結吧,畢竟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有奇怪的癖好。

就比如什麼戀足癖,戀手癖,還有喜歡偷異性絲襪內褲什麼的~甚至還有暴露狂,露陰癖啥的~看來安慕西應該是戀大衣癖了~

「戀你妹!不聊了!」

安慕西惱羞成怒的關掉了威信,將手裡丟在茶几上。這天沒法聊了,簡直就是實力單身的男人~

「……!莫名其妙~」

龍道一看著安慕西發來的歇斯底里的抓狂表情,無語的搖了搖頭。帶著疑惑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

「大衣?什麼鬼~」

「猴子!」

龍道一對著手腕上的手錶按了個按鈕,喊了一聲。

「老大!有何吩咐?嘿嘿嘿,是不是擔心嫂子啊?」

「滾!我問你個事情,大衣是個什麼鬼?」

龍道一直接無視了猴子的調侃,開門見山的問道。

「啊?老大你都知道啦?厲害啊~沒錯,我們昨天的確配發了大衣~等你們執行任務回來,就會看到了,別說,這大衣還挺拉風的~」

猴子在對面興奮的說道。

「配發大衣?什麼情況?」

龍道一更加疑惑了,剛才安慕西似乎問過自己有沒有配發大衣吧~

「嗯,老大,山豬過境以後,大家的實力不是都大幅度提升嘛,還有不少的普通人也都相繼出現了異變,這些你都知道的~

上頭為了防止越來越多的超人出現,為了方便管理約束,更加系統化,號召華夏華醫協會,武術協會,還有警察部,咱們軍部,個成一體……」

「這些我都知道!別廢話,說重點!」

龍道一皺眉打斷了猴子的喋喋不休。

「額~好吧好吧,為了更直觀的證明官府的實力,為了更直觀的展示我們的身份,昨天統一配發了制式大衣。」

「是什麼樣子的?」

「嗯,我發你手機了!你看看~」

龍道一拿起手機看了一下猴子傳過來的圖片,赫然是一件軍綠色的大衣,袖口還有這潛龍的圖案。

「每個單位都有么?」

「是的是的!咱們軍方統一是綠色,警察部和國安部是黑色,華醫協會的是白色,而武術協會的是藍色。除了顏色不同用料和款式都一樣的。

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依我看,最炫酷最帥的還是咱們軍部的,軍綠色多拉風啊,不過,黑色的也挺酷,白色容易臟,藍色的嘛過於小清新了~」

「滾!」

龍道一儘管早知道猴子是潛龍數一數二的話癆,可相處數年,依舊不能釋懷,因為這傢伙叨叨起來實在讓人受不了。

「你是說……昨天才配發的?那安慕西怎麼會知道大衣的事情。」

「你說啥?嫂子知道?噢,也不奇怪,這兩天有不少的普通人爆發成了超人,有各種單位的人出現場。她可能是在網上看到了吧,對了,昨天s市的同事就有和警察部合作,好像是搶奪資源來著。地點就在百達廣場,或許嫂子看到了吧?」

「噢?搶奪資源?什麼情況!」

「好像是一對龍鳳胎小盆友,突然就爆發了強大的力量,最後咱們軍部和警察部同時出動,一家分了一個。嘿嘿,這也算人才儲備嘛~我給你查一下那一片的監控!」

通過猴子的解釋,龍道一釋然了,他非常能理解這種人才儲備。

最近這段時間,世界悄然發生了變化,說出來有些駭人聽聞,可隨著普通人,爆發,或者叫覺醒吧,覺醒的普通人越來越多,官府終究是要向民眾公布的。

而這些覺醒后擁有強大力量的人,當然要儘可能的為官府所用,儘管現在簡單分成了四個單位,也開始集中管理,可那些忽然覺醒的人卻沒有合理的分配原則。

因此,儘管軍部,警察國安部,武術協會和華醫協都屬於官府管轄,可互相之間依舊會有競爭的,在這個階段,人才儲備才是重中之重。

畢竟誰的人多,以後的實力就更強,在局勢不太明朗的未來,抓緊提升自己一方的實力,非常重要。 在搖曳的燭火中,那個女生的臉孔微微有些朦朧。

我一開始還有些沒認出來,後來仔細一想宋晴的話,她說她們回來了。回來的是誰啊?這個答案几乎脫口而出,是白天兩個跳樓的女生。

她們兩個其中的一個回來了,而且居然不是回自己的寢室,而是來找我們。

“幽都……幽都是哪裏啊?”一直都在嚎啕大哭的顧涼突然就止住了淚,戰戰兢兢的問了一句。

幽都是哪裏?

我也不知道幽都是哪裏,也想聽聽女鬼的回答,卻被宋晴用手遮住了我的眼睛。

她自己也是下了個半死,好像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了腦袋上,下巴直接就陷進了我的肩膀,壓得我有些疼。

宋晴小心翼翼的在我耳邊咕噥了一聲:“別看它手裏的蠟燭,那是鬼魂的命燈,你看久了靈魂也會跟着出竅的。”

我心裏一驚,冷汗又出來了一次,難怪我剛纔盯着那團火焰,有點挪不開視線。原來看着那支蠟燭的火焰,就會讓人靈魂出竅。

宋晴的話還是我有些聽不懂,卻也是知道一些關於燈的傳說,靈魂的存在靠的就是命燈。命燈熄滅了,一切也都煙消雲散了。

一個人身上通常有三盞命燈,眉心一處,兩肩各一處。

聽說地府就有領燈的地方,人死了會打着燈籠進入輪迴。

我雙眼失去光明以後,看不到面前所發生的一切,心情突然平靜下來了。

恐懼的感覺已經沒有剛纔那麼嚴重了,額頭上的汗液也變得冰涼,刺激的人很像抓過旁邊的被子裹住。

就聽那個女鬼幽幽的說:“想知道幽都是哪裏,那就跟着我走吧。顧涼,你說要和我做一輩子的好姐妹的。幽都很好玩的,有花有鳥,就是沒有太陽。我一個人在幽都,我好寂寞……”

原來這隻女鬼是來找顧涼的,我說呢,我和她不熟怎麼來找我。

在大學大家都比較自由,就沒有像高中那樣日日朝夕相處了,我們寢室關係雖然很和諧。但是,顧涼有什麼人際關係我並不是全都知道的。

就好像這個跳樓自殺的女生,我並不知道她和顧涼的關係這麼好。就連宋晴全部的人際關係,我也沒辦法全都知道清楚。也難怪跳樓自殺了兩個人,只來了一個人的鬼魂。

另一個怕是和顧涼關係沒有那麼好,所以沒有找來我們的寢室。

靈木仙途 突然,寢室就陷入了安靜。

顧涼的聲音緩緩傳入耳內,這個聲音帶着些許的迷離,卻十分的悲愴,“你是……你是小離嗎?你是小離嗎?你爲什麼要跳下去,爲什麼啊?”

這個小離應該我們專業的江離,她暗戀顧涼的事情,全系都知道。

不過,這只是小八卦。

大學生麼,沒有高中生那麼幼稚,雖然都知道,卻很少人提起。就算提起也就是平時閒聊的時候說說,因爲沒實質的消息,也就沒人會深入的聊這些。

難怪顧涼的情緒會有那麼大的反差,原來是因爲她要好的朋友死了,只是她剛纔卻沒有告訴我們自己和江離的關係。

恐怕就是怕我們誤會,她們兩個在搞蕾絲。

那女鬼不會是因愛生恨了吧?

我擔心顧涼的安全,急忙把宋晴遮在我臉上的手掌給拿掉了,看向顧涼,就聽那個女生幽幽的又說話了,“我一想到你有了男朋友,我就想死,所以我就死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顧涼,你就跟你的名字一樣,太涼薄了,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感受。我是因爲你……因爲你才死的……”

我都忘了害怕了,嘴角已經僵硬的抽搐起來,我心裏面有一種莫名的憤怒,這個女鬼她是要來搶走顧涼的生命的。

它口口聲聲說顧涼涼薄,自己卻要顧涼一個活人下去陪她。

“你這種愛未免也太自私了!”我大喊出聲。

它突然就看向了我,燭光下的面容蒼白悽楚,“你懂什麼,你一個外人,你憑什麼說我和顧涼的感情。我是那麼愛她,我用生命愛她。”

這個女鬼說話的聲音帶着一種古怪而奇特的音效,讓人忍不住覺得悲傷,然後同情它的遭遇。

就連我的情緒都有點被它帶動了,覺得鼻子酸酸的。

那一瞬間從顧涼的眼睛裏直接蹦出了血淚,泫然而泣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介意我有男朋友。我要知道,我就……我就不談了……我求你憋死……”

“可我已經死了!”江離的鬼魂發出了冰冷的聲音。

顧涼身子猛地一個激靈,然後緩緩的低下了頭,慢慢的說:“是啊,你已經死了,還是一個人……”

她緩緩的就挪動了自己的身體,就好像漂浮在空中的遊魂一樣下牀,“小離,別生氣!我和你去幽都吧,我和你去,以後你就不會寂寞了。”

這個樣子明顯是中邪了。她應該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蠱惑,纔會答應去幽都的。

幽都我雖然不知道是哪裏,但應該就是傳說中的死者之地了。

重生之校園第一商女 就聽宋晴大聲的喊道:“你是白癡嗎?顧涼你是白癡嗎! 情久心上歡 幽都是死者之地,是人死後的靈魂歸宿,你要是跟去了,你也會死的。” 「老大!昨日嫂子果真在現場,視頻發你了啊!很好找,臉上帶著拖鞋墨鏡的那個就是,特顯眼!」

猴子嬉笑著發來一段語音,然後一段視頻傳了過來。

龍道一無語的撇了撇嘴,安慕西那個大的誇張的,足足遮蓋半邊臉的人字拖墨鏡,他是見過的。

點開視頻,隨便看了兩眼,看了到人群里和劉哥,康寶兩人竊竊私語的安慕西,又看了看短暫出現又離開的黑大衣和軍大衣,就關上了視頻。

「誰特么出的注意,誰特么設計的大衣,哪有迷彩服舒適。」

淡淡的嘀咕了一聲,給安慕西發了個消息。

「我得大衣也是軍綠色的!不過,由於我在外頭執行任務,所以還沒領到。回去了給你拍。」

安慕西此時已經鑽進了被窩,她正在和人字拖討論著如何對付為她而來的**。

「切,果然是軍綠色的,好啦好啦,照片你不用發了,我就是好奇你有木有大衣穿~」

看到安慕西的回復,龍道一有些無語,很憋屈的說,感情你特么不是想看我穿上大衣有多帥,感情你特么不是關心我天涼了記得加大衣,感情你特么就是好奇我有木有配發制式大衣,配發的大衣是什麼顏色?

服了服了,感情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啊~惹不起,我還是睡吧~

龍道一想了想,還是給安慕西禮貌的回了一個「嗯。」,然後心塞的把手機碰到一旁,拉起被子蒙上了頭,昏昏睡去。

「人字拖,你覺得以我如今的縛雞之力,可以對付那什麼**么?」

「好像……不能!」

人字拖的回答非常肯定,不能~簡單而粗暴。

「不能?那我特么要你何用?」

「宿主!系統有信心在**到來之時,賦予你足夠的自保能力~」

「那還等啥?特么快給我啊~」

安慕西已經迫不及待了,你特么說得好聽,如果**下一秒就出現,你可以讓我下一秒就變得好牛掰么~

「宿主! 重生之渣受歸來 我也想給你,可你特么倒是睡覺啊~你不睡覺,怎麼給你改造啊?」

「睡覺?難道實力提升不是吃幾隻和平鴿就可以很牛掰了么?」

「……」

你特么以為和平鴿是萬能的啊,你見過哪本小說里有寫過洗髓丹需要使用兩次以上的?

最終在自保的需要自己對實力的渴望下,安慕西還是乖乖的進入夢鄉。

別說,帶著目的去睡覺,想要成功睡著也是蠻難的~

起碼安慕西在床上翻來覆去兩個多小時,直到等待的人字拖接近崩潰的邊緣,安慕西才終於成功的睡著。

人字拖認真的測算了一下,安慕西恐怕是第一個獨自在床上翻來覆去到精疲力盡才成功睡著的人吧~優秀~

如果記者採訪,有什麼事情是最值得開心,值得歡呼雀躍的話。安慕西一定會這樣回答:

「嗯,歡呼雀躍嘛?就比如一覺醒來,然後更加漂亮啦~

比如,一覺醒來發現面前有一桌子的美食啦~

比如,一覺醒來,銀行卡隨隨便便多了幾千萬啦~

再比如,一覺醒來發現實力變得很強很強啦~」

是的,正因為安慕西身上發生的數次變化都是源自一覺醒來,所以她才對一覺醒來報有如此多的認同感和期待感~

一覺醒來,安慕西真的變……強了~

她第一時間查看了系統中有關個人信息的界面。

現住址:同上

年齡:22歲

身高:172cm

體重:49kg

胸圍:87cm

腰圍:58cm

臀圍:92cm

大腿長:51.5cm

小腿長:45.5cm

特長:美

缺點:二

系統評價:胸有溝壑

武力值:九牛二虎

天賦:天生媚骨

技能:媚眼

技能:喵~

技能:回眸一笑

技能:嗯哼~

慾望超市:已開啟

抽獎系統:已開啟

魅力值兌換:已開啟

慾望值兌換:已開啟

慾望值:60000000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