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一流高手?」

2020 年 10 月 24 日

劉嘯聽到狐狸的話,整個人也驚呆了,他是天狼門的負責人,在整個青龍幫的地位也不算低,自然知道有一位一流高手代表著什麼,那幾乎就等於自己多了一條命啊,狐狸能夠成為副負責人,能夠在自己的身邊,純粹是為了當年兩人的情義,否則的話,以他一個一流勢力的負責人身份,哪裡有資格請的動一個一流高手保護自己!

「過會兒你就知道了!拿出你的全力吧,否則你贏不了的!」

秦穆然看的出來,前幾次的交手,狐狸並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否則的話,一流高手也就真的太弱了!

「看來,我必須要出絕招了!」

狐狸的臉上閃過一抹慎重,正如秦穆然所說,之前他一直在試探著秦穆然真正的實力,可是現在他大體猜出了秦穆然的實力,那麼就不用再保留什麼了!

「轟!」

狐狸身如長龍,一拳呼嘯而出,手臂的肌肉在剎那繃緊,力量瞬間爆發出來,朝著秦穆然打過去,帶著陣陣拳風。

「終於出絕招了嗎?」

秦穆然的眼睛是多麼的毒辣,當狐狸出招的時候,便是知道他動用全力了!

同樣的,秦穆然以一拳回應過去。

「嘭!」

兩拳相對,一股無形的巨浪以他們兩個人為中心爆發而出,席捲四周,韋武見狀,一腳前踏,赫然便是衝散了這具巨浪!

「轟!」

突然,狐狸的手臂猛然一顫,秦穆然便是感覺,從狐狸的拳頭上面又傳來一股勁力,瞬間眼睛便是一緊,同樣,運轉《元龍訣》,以狂風掃落葉之勢順著自己的拳頭化解那股突如其來的勁道。

「破!」

秦穆然低吼一身,手臂一顫,力量爆發而出,便是將狐狸給震退了出去,倒飛在地上。

這一拳,秦穆然收力了,若是敵人,這一拳足夠震碎對方的手臂同時將五臟六腑也震傷。

「你竟然也會二重勁?」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看向狐狸。

蜜糖初吻:我和偶像戀愛了 「你竟然知道?!」

狐狸倒在地上,喘著粗氣,震驚地看著秦穆然,彷彿在看一個怪物一般。

「嗯!」

秦穆然點了點頭,正常的人,只有一種力道,那邊是統稱的蠻力,成為一重勁,而天賦異稟的人,則是能夠感受到蠻勁下的另外一種勁道,這稱為二重勁,二重勁千里挑一,很少見,而秦穆然則是擁有二重勁的存在,只是沒有想到,狐狸竟然也擁有二重勁! 我心裏頓時一驚,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我怎麼一點的印象都沒有!

狐疑的打量了下鄭恆的臉,他正眯眼笑着,看着不像是在唬我玩的樣子,難道是我自己記錯了?

鄭恆也沒在意,說完以後就拿過旁邊的粥遞給我,“先吃點東西吧。”

我點了點頭,把粥接了過來,但是心裏卻還是疑惑的很,以前從沒有聽被人說我有過夢遊的習慣。扭過腦袋,我看着鄭恆說,“我當時還說什麼話了嗎?”難道是最近心裏惦記着大日部落的事情,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了?

鄭恆輕笑一聲,搖了搖頭說,“倒是沒聽清楚到底是說的什麼,只不過眼神十分的奇怪。”

我心裏一驚,沒來得及喝上一口粥,就趕緊放在了牀邊櫃上,連忙追問,“怎麼個奇怪法?”

鄭恆託着下巴道,“你當時眼睛睜的大大的,好像極爲防備什麼似的。”說完以後,稍微頓了頓,又道,“當時我還覺得納悶呢,湊近了一看,發現你壓根不是在看我呢,眼神直勾勾的,也不知道是在瞅誰。”

說到這,鄭恆微微一笑,看着我道,“我這才納悶過來,原來你還沒有醒呢。”

不知道爲什麼,聽了鄭恆的話,我的心沒由來的突了一下,好像有什麼念頭一閃而過,但是細細一琢磨,就消失的一乾二淨了,快的連抓都抓不住。

下意識的看了看枕頭下面的那本書,忍不住納悶,剛剛一覺睡得很沉,雖然沒有再夢到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但我也終於確認了,我最近身體的反常,跟這本書是脫不開關係的,只是不知道,這本書到底有什麼古怪,竟然能有這種效用!

冷笑一聲,可真不愧是大日部落裏面流落出來的東西,隨便這麼一本書,就已經將我玩的團團轉了,疲憊的按了按太陽穴,只覺得腦袋像是要炸開一樣的疼。

鄭恆在旁邊看着,搖了搖腦袋,嘆道,“睡時間太長了,腦袋會有些不舒服,先吃點東西吧。”

我這次沒再拒絕,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如果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何談救治血蠱?端過還冒着熱氣的粥,用勺子攪拌了下,才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

因爲昏迷剛醒,大夫說喝點稀粥最好,鄭恆就只准備了稀粥,見我喝了整整一碗以後,才把碗從我手上接了過去,囑咐我好好休息,就端着碗離開了。

就這麼在醫院裏面住了兩天,鄭恆卻還是說我的臉色十分難看,挺蒼白的,但是檢查了一遍,卻是什麼毛病都沒有,只說是最近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狼性王爺:妖孽夫君別太壞 在醫院裏面呆的煩了,我就跟鄭恆提了要出院,但是鄭恆還是不放心,只說讓我再在醫院裏面觀察一段時間,沒問題了再出院也不遲。

我想了想也沒有拒絕,最近確實是覺得渾身無力,十分的累,但明明覺睡得很足,休息的也很好,身子卻還是緩不過勁兒來。倒是鄭恆,這段時間可真是閒得很,一直都在醫院裏面守着我,攆都攆不走。

這天清晨,我看着陳祥雲這本日記的時候,突然就覺得困的厲害,看了眼旁邊,鄭恆正坐在一旁看報紙,就閉上眼睡了一會兒。

夢裏,我又變成了陳阿鸞,但是這次跟上次的夢境十分的不同,部落裏面好多死人,遍地都是鮮血!

我憤怒的看着四周,心裏涌起一股絕望:楚成,我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報仇雪恨!

心臟窒息一樣的疼,但是很快,我的腦袋就漸漸的恢復了清明,我心裏一慌,知道是夢要醒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沒弄清楚!

不,我還不能醒!我努力着不讓自己醒過來,但是腦袋還是一點一點的變得清明,最後徹底的退出了那個夢境。

“不要!”我憤怒的大叫一聲,接着耳邊就傳來了鄭恆擔憂的聲音,“冉茴,你怎麼了?”

擡起腦袋,是鄭恆眉頭緊鎖的臉,意識漸漸回籠,知道是自己剛剛那一聲大叫嚇到他了,連忙搖了搖腦袋笑道,“沒什麼,就是做惡夢了。”

鄭恆摸了摸我的腦袋,見我體溫正常,才詫異的道,“你剛剛……有睡着嗎?”

我轉過腦袋,納悶的看着鄭恆,“怎麼了?”

他握住我的肩膀,盯着我的雙眼,表情十分的嚴肅,“冉茴,你仔細回想一下,你剛剛到底有沒有睡着?”

看着鄭恆這個架勢,我心裏沒由來的一突,勉強的笑了笑,點頭說,“是睡着了啊……”不但睡着了,我還又夢到自己變成陳阿鸞了,夢到那個部落的覆滅了!

鄭恆扶了扶眼鏡,眉頭緊鎖,沉聲說,“可是你……剛剛分明在看書,而且還用手翻了幾頁。”說完用食指和拇指捏了捏鼻樑,看起來十分疲憊的樣子。

我聽了以後,頓時覺得毛骨悚然,這不可能!臨睡着之前,我明明記得把書放在旁邊了,而且躺在牀上閤眼睡覺了!下意識的低頭一看,書就壓在我的手下,跟鄭恆說的完全吻合!這到底是哪裏出了差錯!

鄭恆自然也看出來了我的詫異,伸手捂住我的雙眼,低聲說,“冉茴,別亂想,可能只是我們想多了。”

我怔怔的坐着,半天都沒有組織出來一句話,只覺得太多的話,卡在了嗓子眼裏,不知道怎麼說出來一樣。

如果上次鄭恆說我睡着以後突然睜眼嘟囔一句是夢遊,是巧合的話,那這次又是因爲什麼!我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就連我自己都控制不了了!

“鄭恆,我到底怎麼了?”好半晌才平復了自己的心情,深呼一口氣,拉開鄭恆的手,仰起腦袋看着他的雙眼,悶悶的問道。

這麼離奇的事兒,怎麼就發生在我的身上了呢?先是睡不着覺,後來又出現了這種情況!

鄭恆摸了摸我的腦袋,“別多想,待會兒我陪你去一趟精神科。”

我鬱悶的點了點頭,現在種種的跡象表明,我不是神經病,就是精神分裂了,但是我心裏明白,這件事兒不僅僅是這麼簡單而已。

很快,檢查結果就出來了,我的精神方面完全就沒有問題。

對於這個結果,我不但沒有如負重釋的感覺,反而是覺得肩膀上的擔子更加的重了,我無助的捂住臉,我這到底是怎麼了?

毫無原因的,突然就變成這幅樣子了,還有耳邊莫名其妙的聲音,我跟陳阿鸞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真他媽的要被逼瘋了!

我罵了一句娘,看着鄭恆道,“從今天開始,千萬別再讓我睡着了。”然後掏出枕頭底下,陳祥雲的那本書,扔給鄭恆,失控的尖叫,“把這玩意兒燒了,給我燒了!”

這一刻,我已經深深的意識到,我所有的反常,都和這本書脫不開關係,或許只要燒了它,燒了它我就能恢復本來的樣子了!

鄭恆接過書,起初是有些不解,但是他心思一向敏捷,聯想到我之前的反常,立馬就意識到了跟這本書可能脫不開關係,手指微微用力,攥緊了那本書。

“冉茴,你冷靜一下,告訴我到底怎麼了?”鄭恆喉結動了動,才走上前來,握着我的肩膀大聲道。

我有點崩潰的擡起腦袋,紅着眼吼,“你讓我怎麼冷靜,再這麼下去,我就不是自己了!”說完以後就痛苦的抓了抓腦袋,憎惡的盯着鄭恆手裏的書,可能到了最後,我就會變成一個行屍走肉的怪物!

鄭恆扶住我的肩膀,問我怎麼了,我狠狠的閉了閉雙眼,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過了好半天,偏過腦袋對鄭恆道,“我餓了,你去幫我買點吃的吧。”

說完以後,擡眼看了看鄭恆,他還是緊鎖着眉毛,點了點頭,然後摸了摸我的腦袋,眯起眼說,“別瞎想了,你忘了你師父我是做什麼的了?我可會算命,你福大命大,能活到一百多歲呢。”

他見我點了點頭,這才稍微放心了些,詢問我,“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想吃慶豐包子鋪的韭菜雞蛋的包子。”我眨了眨眼,如實答道,慶豐包子鋪離醫院不近,來回的話,大概要兩個小時。

見鄭恆點了點頭要離開,我才連忙道,“那本書,給我吧。”陳祥雲那本書十分的古怪,放在鄭恆的身上,恐怕是會害了他。而且這件事兒,鄭恆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我已經連累他的夠多了。

鄭恆遲疑了一下,才把書重新遞迴了我的手上。

鄭恆走了以後,我就趕緊給裴俊星打了電話,我此時能夠想起來的人,也就只有他了,左右我們現在是一根繩子上面的螞蚱。

沒過一會兒,裴俊星就來了,看到我躺在病牀上還挺詫異,挑了挑眉問,“這才幾天不見,怎麼就憔悴成這樣了?嘖嘖,活像死人臉一樣。”

我氣的拿枕頭扔他的腦袋,他就是個鬼魂了,說誰是死人呢!?

裴俊星接住枕頭,吊兒郎當的走到病牀邊,我擡了擡眼皮,將那本書塞在他的手裏,讓他好好看。裴俊星一直就在暗處,還知道血蠱是怎麼受傷的,我沒猜錯的話,他對這本書,應該也是瞭解的。 一重打死牛,二重震碎山,三重四重神難躲。

光是這一句在古籍之中流傳記載的話,就足以顯現二重勁的厲害,雖然有些誇張,但是威力是不容小覷的。

「沒事吧?」

秦穆然走了過去,將地上的狐狸拉了起來問道。

「沒事,就是受了點傷。」

狐狸臉有些掛不住地說道。

「嗯,我看看!」

說著,秦穆然便是一手搭在了狐狸的脈搏上面,片刻后,他便是點在了狐狸的幾處穴位上面,頓時狐狸身上因為剛剛被秦穆然所震傷的疼痛消除了大半。

「然哥,你會醫術?」

如果說秦穆然之前展現出來的強悍實力已經讓他震驚的話,現在秦穆然的這一手讓他可以說佩服的五體投地。

實力強悍,又會醫術,這樣優秀的人難怪可以成為五哥的老大!

「我輸了!如果然哥不覺得我們青龍門妨礙的話,還請然哥讓兄弟們跟著你後面混!」

這一刻,狐狸心悅誠服!

「以後都是自家兄弟!別這麼見外!我這個人,小五知道的,不喜歡那些條條框框的,只要大家重義氣,講情義,就是好兄弟!」

秦穆然微微一笑,拍了拍狐狸的臂膀,便是回到位置上面坐了下來。

「然哥,你到底什麼實力?」

佘雨澤瞪大了眼睛盯著秦穆然,忍不住地問道。

同樣的,一旁的舒浩和韋武也是有些好奇,在韋武的記憶之中,當年秦穆然離開的時候,還沒有這麼恐怖的身手,現在簡直用恐怖都不足形容。

「宗師之境!」

簡單的四個字,卻是在韋武,舒浩,佘雨澤和狐狸的心底掀起了滔天巨浪。

劉嘯畢竟還是在道上混的,不算是武功高手,不清楚宗師之境代表著什麼,但是其他的幾人多多少少都在二流高手段位以上,對於宗師之境都很是了解。

「武學宗師啊! 總裁請接客 沒有想到,整個夏國最年輕的武學宗師竟然在我們的面前!」

狐狸感慨道,原先他還以為秦穆然是在一流高手巔峰的水準,沒有想到竟然會是宗師之境!武學宗師的水平!

大荒 何著剛剛人家都沒怎麼用力,就把自己給解決了!虧自己剛剛還上去丟人眼線,你要是早點說你是武學宗師的水準,就不上去找虐了啊!

「然哥,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佘雨澤少有的犯花痴道。

「低調,我知道我長得帥,你別愛上哥,哥不搞基,而且哥只是個傳說!」

秦穆然很是自戀地說道,剛才身上的那股氣勢已經消失不見。

「然哥,你啥時候指點指點我唄?」

舒浩套近乎地說道。

「嗯,等有時間吧,最近我有點忙。」

秦穆然點了點頭,沒有拒絕。畢竟剛剛韋武也說了,他即將要回京城,而舒浩和佘雨澤則是留下來幫助自己,他們的實力越來越強,對自己來說越有利。

「劉堂主,現在青龍集團是什麼個情況?」秦穆然看向劉嘯問道。

「然哥,現在青龍集團可以說很是混亂,自從聞名重病之後,聞生從國外回來,不知道從哪裡帶來了一批高手,獨攬大權,青龍集團下的幾個部門,投降的投降,被滅的被滅,前段時間,就連實力最強的老虎門也被聞生給滅了!估計接下來就該是我天狼門了。」

說到這裡,劉嘯的眉頭深深地鎖在了一起。

「聞生帶回了大批的高手?」

秦穆然沒有想到聞生竟然有這麼大的能力,能從金三角帶了大批的高手回來,難道夏國的那些人都是吃乾飯的嗎?

「嗯。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那群人手段兇狠毒辣,聞生就是靠他們平定了幫里反對他的聲音。」

劉嘯一想到當時的畫面,整個人都還心有餘悸,那群人,簡直就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看來聞生這是按捺不住了啊!」

「嘯哥,你們天狼門有多少人?」秦穆然看著劉嘯問道。

「大約兩百人左右。」劉嘯想了想說道。

「真正死心塌地的有多少呢?」

秦穆然這麼一問,劉嘯愣住了。是啊,兩百多人是烏合之眾,但是真正能夠將自己的背交給對方的又有多少呢?他不知道!

「應該也有一百多人吧!」

就在這個時候,狐狸開口道。

平常劉嘯都是統領全部,而狐狸除了是副堂主外,他也是整個天狼門的智囊擔當,所以,這些問題他比劉嘯更加的清楚。

「一百多人,不錯了!」

狐狸的回答讓秦穆然有些意外,一共兩百多人的部門竟然有一半的人能夠死心塌地,這不得不說,天狼門還算是不錯的。

「狐狸,現在打電話,整合你確定的能夠聽你們話的人,只要五十個人,一個小時后,來到這家酒樓!」

秦穆然想了想,對著狐狸說道。

「然哥,你要?」

劉嘯不解地問道。

「現在先不說,等人來了再說。」秦穆然故作神秘地說道。

「好!」

雖然不知道秦穆然要做什麼,但是他們已經決定了跟著秦穆然後面,那麼秦穆然所說的話照做就是了,再說了五十個人,並沒有什麼難度,很容易就找到了。

語落,狐狸便是拿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出去,聯繫自己的心腹們。

「嘯哥,不要多想,既然現在天狼門想要跟著我們,我需要你們的誠意,同樣的,我們也要華麗的出現,告訴青龍集團,天狼門反了!」

秦穆然一雙眼睛綻放出刺目的光芒義氣紛發地說道,那種強悍的感染力,哪怕是劉嘯都忍不住體內熱血沸騰! 他挑了挑眉,把書接過去,用手左右翻了翻,掃了兩眼以後,才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問,“給我這個做什麼?”

我皺着眉問他,“你認識這本書嗎?”鄭恆應該很快就回來了,要速戰速決,裴俊星這個身份,讓鄭恆知道了反而不好。

見裴俊星點了點頭,我才道,“有沒有看出來什麼古怪的地方?”

話一出口,連我自己都覺得十分可笑,看起來半舊不新的一本書,要說有問題,充其量就是有了年數,而且就連鄭恆都說只是一本普通的書而已,裴俊星就算是本事再大,又能看得出什麼來?

但是如果不弄清楚的話,我實在是覺得不甘心!

出乎意料的,裴俊星突然皺了皺眉,放下了那本書,用難得嚴肅的口氣道,“這本書,好像對我很排斥。”

我激動的坐了起來,“你說什麼?”沒想到裴俊星真的看出來什麼了,有排斥就說明這真的不是一本普通的日記書了!我沒猜錯,這東西果然有鬼!

裴俊星點了點頭,又道,“這本書,的確有點古怪,但別的,我暫時還沒有看出來。”

“哦。”我失落的低下頭,然後衝裴俊星擺了擺手,示意他先坐下,就把我最近發生的事情,全都跟他如實說了。

看着裴俊星的黴頭越皺越緊,我才眯起眼問,“你說,這本書到底是誰從大日部落帶出來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