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唐牧北頓時懵逼,“對不起阿婆,香囊被我……弄丟了。” “丟了?”蔡阿婆滿是擔憂神色,“丟了多久了?這可怎麼辦!

希望得到香囊的人能好好保存吧,否則恐怕又會是一場大亂子。

那現在你該怎麼辦呢?”

唐牧北覺得自己瞬間好像明白了一些事情。

那隻香囊跟隨自己多年,一直戴在脖子上像個護身符一樣。因爲是蔡阿婆留下的唯一遺物,所以他非常珍惜和重視。

然而在找工作的早上擠公交車的時候,不知道是被人當做飾物給偷了還是不小心弄壞了紅繩丟了,總之從那趟公交車下來香囊就不見了。

當時心急如焚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唐牧北只得作罷。

隨後時間不久他就接到了通知面試的電話。

現在想起來,也正是香囊丟了的那天,他被霧梟大人發現攔截了其他求職簡歷並按照要求坐車到達景瑤城。

隨後就成爲這家店鋪的店主。

難怪突然就開了陰陽眼能見鬼!

居然是因爲自己把香囊丟了!

唐牧北思緒複雜,只是已經無法考證如果香囊沒有丟,是不是連霧梟大人都沒法找到自己?

香囊沒有丟的話,會不會就沒有這個故事了?

聽完他簡短的講述,蔡阿婆嘆口氣幽幽道:“這就是命。

即便是我們竭盡全力想要幫你擺脫命運安排,但你始終離不開這個魔咒。

我一直希望你能遠離陰界走得遠遠的去過普通人的生活。

但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你已經陷太深了,不過還好,你身邊有剛纔那兩位實力強橫的前輩,或許可以搏一把。

我活着的時候,一直覺得自己雖然是救人性命,但畢竟是與死神作對,一旦死了落入死神手中肯定會被打入地獄萬劫不復。

然而事情並沒有像我之前留下遺言說的那樣。

我燃燒了壽命幫你封印以後,爲了不留下任何痕跡,特意囑咐村裏人‘趕盡殺絕’把你逼離那個生活了太久的小村子。

爲的就是不讓‘真正的死神’找到你。

可我斷氣以後沒見到來抓捕的鬼差,反而有一位手持紅傘的仙子翩然而來。

她說我本來是自尋短見應該到枉死城中度過應有的壽元,然後再去投胎的。但因爲我一生從未作惡,又時常幫助村民解決事端治病救人、還引導人積德行善,所以要送給我一場造化。

紅傘仙子讓我在保密局工作,一直到本該享受的壽元用盡,便可以重新轉世爲人。

她告訴我,下一世已經安排好了。

上一世因爲沒有修行資質只能做一名通靈的巫女,但下一世她會讓我自幼生長於宗門世家,擁有出生就能修行的資質和資源。

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回報。

畢竟能夠踏上修行之路窺見永生大道,纔是我們要追求的。

在保密局管理資料的這段時間我也沒閒着。

按照現在的研究,我覺得所謂‘真正的死神’可能只是個代稱。

但究竟是一個人還是一個組織,就不得而知了。

我們宗門傳承斷的太嚴重,我又只是屬於最低級的巫女,所以知道的內幕更少。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就等你五品以後去往北仙海秋白山,我們的宗門就在那裏,或許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我資歷不夠,從來沒去過秋白山。

據說北仙海很是險惡,你千萬要小心!”

唐牧北點點頭表示自己記下了,另外蔡阿婆可以轉世成爲修士,這一消息確實讓人欣慰。

“阿婆,如果我是說如果有一天我被‘真正的死神’找到了,您覺得會怎麼樣?死掉嗎?”他想了想繼續問道。

蔡阿婆擔憂的搖頭道:“小北,你已經成爲店主了應該明白,死亡永遠都不是結束!

如果只是單純的死,或許就不用擔心了。

我覺得‘死神棋子’的意思很可能就是當你遇到‘真正的死神’時,會失去自我被其操控;甚至魂魄灰飛煙滅不復存在。

總之,到時候後果是你肯定無法承擔的。

所以一定不要被找到。

不管發生什麼事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以自己的身份和思想存活下去!”

被操控?

被吞噬?

還是會變成行屍走肉的傀儡之身?

面對未知的問題,唐牧北突然有種深深地無力感。

但蔡阿婆知道的也僅僅是這些,無法提供更多幫助。

會面時間很快要結束,蔡阿婆要求他儘量不要去陰界,以免遭遇危險;

另外不要再跟自己聯繫,免得自己身爲保護棋子的宗門之人,萬一被“真正的死神”盯上,會被順藤摸瓜找到唐牧北。

想到這一別可能就是永遠,唐牧北鄭重跪下給她磕了三個頭,以答謝養育之恩。

從今以後再無牽掛,人生路漫漫只能自己走下去了。

溯洄和扶桑宗主將佈置好的結界陣法之類的全都撤掉,蔡阿婆跟着銀面具妹紙也走了。

“本來說好了給你三天假期解決這件事斷了塵緣的,沒想到你辦事效率這麼高!”霧梟大人滿意點點頭,伸出手來道:“把我的隨意門還給我吧。

我也不食言,從明天開始給你三天假期,想好了去哪就隨便浪去!

可要珍惜這次假期喲,等你開啓四層樓以後會越來越忙,到時候沒空出去浪,可別埋怨陰界總部壓榨勞動力。”

等房間裏的黑霧漩渦徹底消失了,貓在識海里的溯洄才若有所思道:“小朋友的養母充其量只是個小菜鳥,改變命運之輪這種事,她差的太遠了。”

“emmm……的確不是她做的。”扶桑宗主沉吟片刻回道:“這個霧梟大人能力倒是夠了,但跟牧小朋友交情不深,而且居然找錯了店主接班人,所以也不太可能是他改的。”

凌雲劍深知這種討論自己摻和不進去,但爲了刷存在感,它努力開了開腦洞,小心翼翼問道:“萬一……店主接班人沒找錯呢?

我的意思是,牧店主原本可能就應該叫牧北的,只不過改動命運之輪的人強行讓他變成了唐牧北!”

“嗯?”聞言溯洄眼前一亮,“他們一直在討論的‘真正的死神’不會是陰界的死神。

因爲咱都知道死神只是個職位,也要經歷選舉換屆的。

所以那個奇怪宗門的創建者才用了‘真正的’來定義。

你說,小朋友會不會已經被找到了?

他的命運之輪那麼古怪;丟香囊又那麼湊巧;還有承接了洛水的因果。

這麼多事情都發生在一個人身上,你不覺得有點太巧合了?”

“你的意思是那個‘真正的死神’改了他的命運之輪,讓任何人都無法窺視牧小朋友真正的命運;

又安排他坐上店主之位;

然後遇到洛水,順便接了他的因果!”

扶桑宗主這麼一捋突然覺得後背發涼,如果這些猜測是對的,那麼“真正的死神”究竟是誰?

他的目的又是什麼?

一手策劃安排了這麼多,他可知道自己和溯洄的存在?

這可是連普通永生者都無法做到的大手筆!

真的存在這麼一個傢伙的話……

扶桑臉色陡變不敢再細想下去。

他略驚恐的眼神看向溯洄,兩人不約而同想到當年那場大戰以及傳說中上古天庭被團滅的原因! “別亂猜啊!”

溯洄一句話把扶桑開口想說的話堵的死死地,“別忘了咱們倆是怎麼淪落到現在這副鬼樣子的。

你的想法很危險,快特喵打住!

從今天開始關於‘真正的死神’這個問題就由咱倆正式接手了。

小朋友的話,還是儘量讓他離危險遠點吧。

真不是鄙視他的意思,就這麼個三品水貨還修煉的人形淨化器功法,真遇上想滅了他的傢伙,一秒鐘連渣渣都剩不下!”

扶桑宗主倒是很淡定,頗有宗門掌門人的風範,“嗯,大不了再拼一次命帶着牧小朋友逃跑唄。打不過,要是再跑不掉那也太慫了。”

“emmm……平時你挺靠譜的,但關鍵時候總是特殊風騷的浪,所以把自己浪成現在這樣了。”溯洄白了他一眼,“什麼也別說了,小朋友不是有三天假期嘛,還是抓緊時間出發去找蒹葭吧。

不然你都沒有繼續浪的資本!”

扶桑:……

“現在出發再來個極限加速度,天亮時分差不多就能到了。”他往外看了一眼,“當初留得後門終於要派上用場了!”

此時的唐牧北呆呆躺在沙發上,他很累。

發自肺腑的累。

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編劇究竟是誰?(嘿嘿,喵君詭異一笑!)

搞得這麼複雜不頭疼嗎?

突然從“死神之子”轉變爲“死神棋子”,顯然後者應該是最貼切的,但感覺真的很不爽!

別的小說主角出生是爲了懟天懟地懟空氣,再不濟也會是個救世主什麼的,特喵的我一出生就是顆棋子。關鍵是,“真正的死神”是怎麼看上我的?這麼菜的棋子有毛用啊?

“牧小朋友居然開始懷疑人生了!”扶桑宗主嚇了一跳,趕忙跳出來說道:“既然你有三天自由假期,要不要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啞女驚華:鬼王逆天寵妻 唐牧北一臉懵逼,“是要去找蒹葭前輩嗎?還是去你說的那個好地方?”

“當然是去好地方順便找蒹葭。”扶桑宗主笑呵呵道:“現在你有兩個交通工具選擇。

第一:我的凌雲劍;

第二:一輛沒有任何人氣息的全自動無人駕駛飛機。

你選哪一個?”

What?居然還有選項?

這次唐牧北很謹慎沒有隨便做出選擇,而是反問道:“兩者的選擇對此次出行有影響嗎?”

“當然有啦!”溯洄也跑過來湊熱鬧,“如果你選擇凌雲劍的話,那就會被人認爲是扶桑的宗門傳人,你懂得,凌雲劍身上的氣息是不可能改變或全部隱藏的。

這就意味着,你到達那個地方以後,可能會遇到扶桑的朋友也可能遇到他的敵人。

這就要賭運氣咯。

遇到朋友自然是萬事皆順;

敵人嘛,估計會隨手把你給滅了。”

噗!

最後一句實在出乎意料,唐牧北愣兮兮看着扶桑宗主,“前輩居然還有死敵?”

“有朋友自然就會有敵人嘛,這很正常的。”扶桑纔不好意思告訴他,以前巔峯時期的自己才木有這麼低調,那時候作爲一大宗門之主,動不動就滅人宗門這種事經常做的好伐。

“如果選擇那個飛機呢?”唐牧北小心翼翼問道。

扶桑宗主清了清嗓子,“那就是以你陰界牧店主的身份進入了,而且基本上都能掃一眼就知道你是個小小三品,很好欺負的那種。”

唐牧北心存僥倖,“陰界店主的話,是不是那裏的人多少會給點面子?更何況,我確實是菜了點,可沒人會閒着沒事來找茬吧?”

“那可不一定。”溯洄擺了擺手,“很久以前那裏的人跟陰界大佬幹過一架,所以雙方態度應該都不是很友好。

當然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現在我也不清楚具體狀況。

其次,別以爲修行者都是好人。

欺軟怕硬、睚眥必報、小肚雞腸或者愛殺人奪寶的傢伙到處都有。

所以以你自己的身份進去,基本上就得拼人品。”

衡量片刻後,唐牧北拍板道:“那就先以我自己的身份進去吧,萬一真的遇到心懷不軌的人,兩位前輩也算是我的底牌保障。”

“那也可以,但是你記住千萬別浪啊!那裏面我們倆加起來都懟不過的一抓一大把,你別把不懟不舒服斯基的毛病也帶進去。”扶桑宗主再次囑咐一遍。

等唐牧北走到大街上以後,只見扶桑宗主右手一揮,一架帥氣的直升機出現在大街上。

全新的,黑色的,尾翼還貼着商標的那種。

“看你狀態不怎麼樣,趁着飛行這段時間好好睡一覺吧。”扶桑宗主一上飛機就貼心道。

唐牧北頓時感覺還是扶桑前輩靠譜,否則自己都不會開這玩意兒,怎麼才能飛起來呢?

他找了個座位調整好舒服躺下,“那就辛苦前輩駕駛啦!”

扶桑宗主微微一怔,“誰說我要駕駛了?

我也要回去睡回籠覺了好不好?

放心吧,它是無人駕駛系統,我已經輸入座標了,不用管。

等你一覺醒來就能到達目的地了。”

唐牧北:……

無人駕駛?

真的靠譜喵?

讀取到刷屏信息的扶桑一臉懵看着他,“反正當年我買的時候銷售告訴我百分百安全,不過不安全也沒關係,反正發生墜機事件我也死不了。

如果有質量問題,我可以找售後索賠的。

emmmm……你要是實在不放心可以手動駕駛,不過我可不會開教不了你。”

唐牧北:……

前輩,墜機的話您是死不掉,那我哩?

陰界總部好像沒有給我們辦理五險一金,我自己也沒買保險啊喂!

扶桑宗主:……

“總是忘記你不是真正的三品修士,如果實力真的到了三品,發生墜機事件一般是炸不死的。”他隨手給唐牧北加持了一層淡黃色光圈,“這下就可以了,墜機也不會死的。到了地方以後它會自動消失的,不然會被人察覺到我的氣息。”

加了保險以後他打了個呵欠嘟囔道:“行了,我先回去睡覺了,你也早點睡吧。”

全自動無人駕駛直升機啓動以後立即進入隱形模式。

唐牧北試坐了五分鐘,見它飛的平穩才放下心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