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老易只是很隨意的看了一眼,我們一行三個人便衝着村口走了,等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快走到村口的時候發現村口卻黑壓壓的一片人,我回過頭看着老易問道:“這是什麼情況?”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老易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該不會又出什麼事情了吧?”

“你們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麼?”胡小玉漫不經心的說了一句。

隨後我們三個人壯着膽子就往前走了,到了村口的時候,只見那個柴三爺拄着柺杖從人羣裏面走了出來,看着我和老易說道:“你們要走了?”

我看了一眼老易沒有說話,老易嗯了一聲點點頭說道:“嗯,今天就離開了,三爺還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了,小易,村子裏的人都欠你的,對不起了!”說着話柴三爺便深深的鞠了一躬。

而後面的村民也都跟着深深的鞠了一躬,老易明顯被這架勢給搞蒙了,緊跟着開口問道:“三爺,您這是什麼意思?”

柴三爺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意思,我就是想帶着大家今天過來送送你,咱們村裏有你們師徒倆,確實是一件好事,但是我柴家做的事情虧待了你們師徒倆,我真的很過意不去,事情的來龍去脈我也都弄明白了,實在是對不起你們了。”說到這的時候柴三爺不禁老淚縱橫“想你師傅,也是個好人,我們柴家出了這麼個孽子,是我們柴家對不起你們!”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柴三爺跟着又準備鞠躬,老易準備攔住他的時候,我衝着老易搖了搖頭,因爲我知道柴三爺是真的誠心道歉了,老易如果攔住他,他也會堅持下去的。

跟着柴三爺鞠躬完了以後,手裏拄着柺杖一臉悔恨的樣子看着我和老易,我沒有說話,老易也愣住了,這個時候邊上的一個孩子走了出來,看樣子十五六歲的樣子,跟着開口說道:“易哥,你這次走了還回來嗎?”

老易在邊上笑了笑,看着眼前的年輕人說道:“小竹子,我還回來的,你們放心吧,這裏是我的家,我肯定會回來的。”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的眼圈都忍不住泛紅了。

我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眼下的場景,讓我心裏也有一點都感觸了,這裏的村民是真的很樸實,雖然之前做過一些過分的事情,但是他們也是被人矇蔽了雙眼,所以沒有看清這些,到了現在想想,真的不怪他們。

而這個時候老易有些不捨的樣子回頭望了一眼,邊上的柴三爺跟着開口說道:“小易啊,你以後還是該回來就回來吧,你放心吧,這裏是你的家,你以後回來了想住哪兒就住哪兒,咱們村裏人和我老柴家都欠了你們的。”

老易跟着搖了搖頭說道:“三爺,村裏人不欠我的,你們柴家也不欠我的,這些事情我都已經忘了,希望大家也都別介懷了,都過去了。”

柴三爺跟着看着老易狠狠的點點頭說道:“小易,謝謝你能原諒我們。”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柴三爺,您放心吧,老易絕對沒有怨恨過村裏的人和事情,畢竟他是在這裏長大的,也說不上誰欠了誰,街坊鄰居都能鬧點矛盾呢,再者說了,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誰知道我這句話說完以後,柴三爺顯得比我還激動一連說了三句好好好以後,便回過頭看着我們說道:“那好,那你們一路走好了。”

我跟着嗯了一聲,邊上的老易看着村裏的人開口說道:“大家放心吧,我一定會回來的,這裏是我的家,我永遠都不會忘了的。”

“好!!”不知道誰說了一句好以後,邊上的人都跟着開始鼓掌拍手了。

我和老易胡小玉我們三個人上了老易的黑色帕薩特以後,我看着老易一臉不捨的樣子笑了笑說道:“得了,開車回去吧,都過去了,以後還是可以回來的。”

老易回過頭衝着我笑了笑說道:“說句實話,開始還沒什麼,現在真的有點不捨了。”說着話老易便發動車子。

都市最強戰神 我們在這些村民的目送下離開了村子,而老易離開了車子以後,眼圈卻還是那麼的紅,我能理解老易心裏的感受。

邊上的胡小玉卻跟着開口說道:“這裏的人好樸實啊。”

“是啊。”老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開口說道:“我確實是沒有想到咱們臨走的時候還會有人來送咱們離開,這真的讓我感覺很意外。”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確實挺意外的,說句實話,我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老易一邊開着車子,一邊笑着說道:“總有一天呢,我相信,我還得回來這裏。”說到這的時候老易笑了起來,笑的有些哀傷“我師傅如果看到了這一幕,我相信他老人家在天之靈也一定會得到安息的。”

我跟着狠狠的點點頭說道:“一定的!”

隨後老易開着車子一路行駛的速度很快,大約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我們到了河西,而老易則是開着車子直接去了陳浩偉的家裏,好在我走的時候是拿着鑰匙的,只是到了陳浩偉家裏的時候,發現陳浩偉家裏一個人都沒有。

我們三個人進了房間以後,我掏出來自己的手機找到了陳浩偉的號碼,跟着撥了過去,原來陳浩偉還沒下班呢,不過陳浩偉電話裏知道了我和老易回來也是很高興的樣子,說晚上要給我們接風一起吃個飯,聊聊我們最近都經歷了些什麼,我也沒多想,就尋思着等他下了班一起吃個飯。

聊完了以後我就掛斷了電話,老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浩偉在幹嘛呢?”

“上班唄!”我隨口說了一句。

老易跟着點點頭笑了笑說道:“不過我覺得咱們晚上還是請人家吃頓飯吧,畢竟咱們都在他這裏住着,也該咱們出出血了。”

我想了一下南老仙好像沒給我和老易留多少錢,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他問道:“你身上還有錢嗎?”

老易跟着拿出來自己的錢包看了一下,跟着開口說道:“我還有二百多,你呢?”

我拿出來我的錢包的時候卻發現錢包裏一分錢都沒有了,南老仙這廝一定是把錢給我拿走了,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罵了起來“我草了,這個老頭子一分錢都沒有給我留。” 王牌校草,校花你別逃 242 陳浩偉升職

老易一聽這句話跟着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來“我發現這南老仙也太坑了,哈哈,笑死我了。”老易一邊說還一邊狂笑着。

而坐在我旁邊的胡小玉顯然不知道老易再笑什麼,只是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們兩個人,我想到南老仙乾的這坑爹事情心裏就一陣的火大,想到這些以後我忍不住給了老易一拳頭,沒好氣的說道:“你能不能別笑的這麼弱智?”

“哈哈哈,小道,太逗了,太逗了,沒想到還能有人把你坑了呢,真不容易。”一邊說老易還一邊拍着大腿狂笑,好像聽到了什麼非常興奮的事情。

我看現在不讓老易笑是不大可能了,想到這以後我也沒有理會老易,好在我卡里還剩着一千多塊錢呢,如果踏踏實實的估計還能維持上一個月的,想到這以後我心裏也就沒有那麼生氣了,老易這個時候看着我正準備說話的時候,突然間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號碼,是韓菲菲的,不知道爲什麼每次看到韓菲菲的這個名字我心裏就忍不住的想到了李菲菲,也不知道李菲菲現在在哪呢,過的怎麼樣了,突然間的消失也總是要給我一個理由的吧?

“接電話啊,你愣着幹嘛呢?”老易催促了一句。

老易的這一句話直接將我從茫然之中拉了回來,我跟着拿着手機按了一下接聽鍵,只聽見電話裏的韓菲菲笑嘻嘻的對着電話說道:“小道,你現在在哪呢?你什麼時候回河東呢?”

我想了一下,對着電話說道:“還不知道呢,短時間內還不會回去呢,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呢。”說到這以後我跟着笑了一下,對着電話繼續說道:“對了,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有什麼事情嗎?”

“嗯,還真有點事情想讓你做。” 妙手小醫仙 韓菲菲對着電話說道。

我聽到韓菲菲的這個語氣以後感覺事情估計沒有那麼簡單,應該是什麼陰事,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我短時間回不去,你要不行的話就去找找別人吧。”

“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事情了,我就是看看你幹嘛呢,”說到這的時候韓菲菲跟着羞澀地笑了一下說道:“主要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什麼故事跟我講講。”

我聽到韓菲菲的這句話的時候頓時感覺有些無語了,隨後我緊跟着開口說道:“目前沒什麼故事,你等我回去了再跟你講行不?”

我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我現在在河西呢,估計短時間回不去。”

“那我去找你行不?”電話裏的韓菲菲笑嘻嘻的說道。

我跟着當即就不樂意了,趕忙開口拒絕道:“那不行,你來了萬一有什麼危險了怎麼辦?我可照顧不好你的,你還是別來了。”

“切~”韓菲菲頗爲不樂意的說道:“在風門鬼村的時候也沒見你怎麼照顧我好不好?再說了,我不還是一點事情都沒有麼?”

我心裏突然就有些無語了“行了,行了,你放心吧,我回去肯定聯繫你,到時候好好跟你講講。”

“切,你就裝吧你。”

我跟着看了看時間差不多已經快六點了,陳浩偉也快回來,緊跟着對着電話說道:“行了,回頭我回去了聯繫你,我有點事情就先不跟你說了。”

“隨便你咯。”

我跟着嗯了一聲以後就掛斷了電話,邊上的胡小玉看了我一眼,嘴上冷冰冰的問道:“你女朋友嗎?”

我聽見胡小玉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有些詫異,按理來說,胡小玉是一個挺看不慣我的人,她突然這麼一問我還有點不習慣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開口說道:“不是啊,是我一個朋友。”說到這以後我看着邊上的老易開口說道:“走吧,咱們先去接浩偉下班吧,正好咱們也好好的吃頓飯。”

“行,那咱們走吧!”老易跟着應了一聲。

隨後我們三個人便鎖上了門出去了,下了樓以後,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夕陽直直的照射在了我們每一個人的身上,將我們三個人的人影都拉長了許多。

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到了陳浩偉公司的時候,陳浩偉也正好從裏面走了出來,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裝,戴着一副金絲邊的眼鏡,手裏還拎着一個公文包,別說,陳浩偉還真有一種城市裏白領的感覺。

陳浩偉看到我們三個人出現了以後,明顯腳步都加快了許多,衝着我們三個人走了過來。

陳浩偉過來了以後,看着我和老易還有胡小玉笑了笑說道:“你們可算是回來了,我還擔心你們出什麼事情呢。”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頓了一下,看了我一眼,緊跟着開口說道:“小道,你們在那邊怎麼樣?”

我看了老易一眼,畢竟我們之前的事情牽扯到老易的師傅,我想了一下,還是不提了,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還能怎麼樣,得過且過唄。”說到這以後我笑了笑看着陳浩偉問道:“你這上班的大白領日子也不錯啊!”

“那是,必須必的嘛!”陳浩偉非常爽快的說道,隨後陳浩偉一摟住我的脖子,非常豪邁的說道:“走吧,咱們今天找地方吃飯去,必須好好的喝一頓,也算是你爲你們接風了。”

我看了一眼老易和胡小玉,兩個人也都沒有什麼意見,隨後我們幾個人便離開了陳浩偉的公司衝着飯店去了,到了飯店以後,陳浩偉給我們安排了一個包間以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坐了進去。

點了幾個菜以後,陳浩偉一臉鄭重的樣子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道,你知道我爲什麼說今天出來吃飯不?”

其實我心裏也是有些好奇,畢竟單單說接風的話,我還是有些不相信呢,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爲什麼今天出來吃飯?”

“其實說來也巧,你們今天剛剛回來,我上午就接到了任命書,我升職了,以後就是業務部經理了。”陳浩偉顯得也是非常的開心。

我跟着一聽心裏也挺開心的,緊跟着開口說道:“那是好事情啊!” 243 瓶子的陰魂消失了

陳浩偉聽完了以後跟着哈哈的笑了起來“那是必須的。”

不知道爲什麼陳浩偉的這句話說完以後臉色變得有些怪怪的,我也不知道,總感覺陳浩偉好像有什麼事情瞞着我,但是也想不出來什麼。

邊上的老易此時也跟着開口說道:“恭喜恭喜啊。”

陳浩偉訕笑了一下,跟着笑着應道:“同樂同樂。”

而就在這個時候服務員推開了房門,緊跟着菜都端了上來,而胡小玉看見菜上來以後,倒是一點都不客氣的樣子拿起來筷子就開始吃了起來。

陳浩偉跟着也開口說道:“行了,咱們也快點吃吧。”

說着話陳浩偉也開始動筷子了,我們幾個人也都跟着一起吃了起來,一邊吃飯一邊聊着天,說着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陳浩偉跟我也大概說了一些關於我走了以後發生的事情,還有索玉亮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這廝到底是怎麼想的,勸了那麼多次沒有一點結果。

而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也說出來一個至關重要的話題,那就是關於他那雙眼睛的事情,用陳浩偉的話說就是在我和老易離開了沒幾天的時候他的眼睛就好了,幾乎很少看見髒東西了。

其實說到這的時候我也有些疑惑,按理來說,這是天譴,哪兒那麼容易就好呢,我也問過劉易,老易表示一點都不知道,而我問胡小玉的時候,胡小玉這廝只顧着埋頭吃東西了,一句話都不說,就連我問她問題都是非常含糊其辭的,看到胡小玉這幅樣子的時候我也就沒有去多問什麼了。

而這個時候邊上的陳浩偉突然回過頭看着我問道:“小道,你要不要明天去醫院看看索玉亮去?”

我想了一下,倒是也沒什麼事情,該去看看索玉亮了,說到這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那就是索老爺子的陰魂還在我的瓶子裏放着呢,也不知道老頭子有沒有憋壞,想到這以後我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陳浩偉問道:“浩偉,問你個事情,我那個瓶子,你還給我留着了麼?”

陳浩偉跟着點點頭說道:“留着呢,當然留着呢。”說到這的時候陳浩偉頓了一下“而且你還叮囑過我,讓我好好的保存好呢,我當然不會弄丟了。”

陳浩偉說道這的時候我心裏就放心了不少,我緊跟着開口說道:“回去的時候把那個瓶子給了我,索老爺子還在裏面關着呢。”

陳浩偉跟着嗯了一聲以後,我們幾個便把話題錯開了,沒有繼續在這些事情上面糾纏了。

晚上都沒有喝酒,吃完飯以後我們便都離開了,陳浩偉和老易一起回去了,而我則是負責去給胡小玉買一些洗漱用品,想想我就頭大,這丫頭住在我這裏,還得我花錢給她買洗漱用品,用胡小玉的話說就是,她沒錢,而且又是我的救命恩人。

不知道爲什麼我一聽到說這句話的時候就特別的無奈,雖然胡小玉救過我的命,但是這廝也她不把我當人了。

而這個時候我和胡小玉快走到超市的時候,胡小玉回過頭看着我說道:“待會再去買東西去,我想在附近轉轉。”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愣了一下,緊跟着開口說道:“這裏有什麼可轉的,你要是真的想轉轉了,回頭我找個好地方帶你去玩去。”

“不!我就是想在這裏。”說着話胡小玉指了指前面的小吃一條街。

我跟着回過頭沒好氣的看着胡小玉說道:“那邊都是賣小吃的,真的沒什麼好玩的。”

“不行!”胡小玉開始蠻不講理了起來。

我跟着沒好氣的說道:“大姐你都多大了?再說了,咱們剛吃完飯我是真不想去那地方溜達去。”

“可是我沒吃飽!”胡小玉說道。

我跟着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行吧行吧,我可告訴你了,我身上沒有多少錢。”

“你出門難道不帶錢嗎?”胡小玉非常鄙視的看了我一眼。

我嗯了一聲以後笑了笑說道:“不是不帶錢,是錢都被南老仙那個爲老不尊的傢伙拿走了。”想到南老仙把我錢包裏的一千多塊拿走了,我心裏就感覺一陣陣的肉疼。

好在我在離開的時候跟老易要了點錢,因爲要給胡小玉買一些生活用品所以還是跟老易要了他最後的二百塊錢了,不過這二百塊錢既然已經拿到了,我就沒打算還了,想到這以後我忍不住在心裏小小的鄙視了一下我自己。

隨後我帶着胡小玉吃了點小吃以後,我自己也跟着稍微吃了點,然後我倆便衝着超市走去了,買好了生活用品以後我們兩個人就回去了。

到了房間以後,好在陳浩偉這次租的房子大了點,四室一廳的,所以我們四個人也就一人一個房間了,我到了家以後給胡小玉收拾了收拾房間,緊接着又給她囑咐了一些事情以後我便去洗澡了,洗完澡以後整個人都有些犯困了。

我剛剛擦着頭髮從衛生間裏走出來的時候,陳浩偉坐在客廳看電視呢,看見我出來了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小道,那個瓶子我給你拿過來了,就在那放着呢。”

說着話陳浩偉衝着我指了指前面的窗臺,我跟着點點頭以後衝着窗臺那邊走了過去,不知道爲什麼當我拿起來這個瓶子的時候感覺特別的輕,雖然說靈魂是沒有重量的,但是隻要瓶子裏面有鬼魂,我都能感覺到的,不知道爲什麼當我拿起來這個瓶子的時候什麼感覺都沒有。

而我此時隱隱之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緊跟着我把瓶子打開了以後發現瓶子裏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了,此時我感覺這個事情有些不對勁了,想到這以後我回過頭看着陳浩偉問道:“這個瓶子你有沒有打開過?”

陳浩偉聽完我的這句話的時候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問道:“什麼意思?”

我跟着無奈的重複道:“你有沒有打開過這個瓶子?”

陳浩偉緊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你囑咐過我的,我怎麼可能隨便打開呢。” 244 奇怪的佛像

我突然只見就感覺這個情況有些不對勁了,索老爺子的陰魂去哪兒了?爲什麼會突然不見了,總不會是去投胎了吧?

按理來說,沒有人超度他的話他是沒有辦法投胎的,而且這索老爺子的陰魂還被我放在了瓶子裏,越想越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了,但是我看着陳浩偉的樣子也不像是在騙我的樣子,而且他完全不至於要騙我,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稍稍思索了一下,開口說道:“浩偉,有沒有人來過家裏?”

陳浩偉想了一下,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啊,我平時都不會帶着同事來家裏的,而且就算來家裏了,誰會去動一個空瓶子呢。”說到這以後陳浩偉不禁嘆了口氣說道:“小道,我是真的不知道這陰魂去了哪兒裏。”

我聽見陳浩偉這麼一說以後頓時也不好意思再繼續問下去了,想來陳浩偉是不會騙我了,只能去問問老易了,我跟着回過頭看了過去,老易的房間已經關了燈了,估計老易這個時候應該已經睡覺了,只能到了明天早上的時候再問吧。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陳浩偉說道:“沒事了,浩偉,我去睡覺了。”

陳浩偉點點頭以後,我便轉身回房間睡覺了。

到了房間以後我拿着手裏的瓶子端詳了半天,我始終想不出來這瓶子裏的陰魂到底是怎麼丟了的,陳浩偉說沒有打開過這個瓶子,也沒有人動過這個瓶子,那這裏的陰魂怎麼纔會丟了的?

而且就算是瓶子被人打開了,或者說索老爺子自己跑了,但是事情我和還沒有給他辦呢,他能跑到了哪兒裏?

我越想越感覺這個事情不對勁,但是卻又想不通這一切的一切,跟着我把瓶子放在了一旁,便躺在牀上看着蒼白的天花板。

腦袋裏胡思亂想了半天以後始終沒有找到什麼頭緒我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睡醒的時候大概是早上六點多,也不知道爲什麼醒的特別的早,我跟着起牀以後看見老易的房間還鎖着門呢,胡小玉的房間也鎖着門呢,估計他們倆人還在睡覺呢吧。

我順着陳浩偉的房間看了過去,發現陳浩偉的房間還開着門呢,難道這廝已經起牀了?

想到這以後我便邁着步子衝着陳浩偉的房間走了過去,發現房間裏面一個人都沒有,我跟着準備轉身出去的時候,卻被陳浩偉牀上的一件東西吸引住了,好像是個吊墜,我跟着走到了牀邊把那吊墜拿了起來,發現這不是一個普通的吊墜,而是一個佛像,但是這佛像雖然特別小,但是看起來卻是異常的猙獰,而且最奇怪的事情是這佛像居然是紫色的,我見過黑色的,見過翠綠色,見過金色,唯獨這紫色的沒有見過,而且道家的人都應該明白,這紫色代表的是邪氣,可不是什麼紫氣東來的。

想到這以後我跟着拿着這個佛像又看了看,卻也沒有看出來什麼端倪,只是這佛像透出的氣息讓我感覺有些奇怪,亦正亦邪的感覺,也不知道陳浩偉從哪兒弄了這麼個玩意,隨後我便把陳浩偉的這個佛像放在了牀上。

走出房間以後,我跟着拿着自己的手機找到陳浩偉的號碼撥了過去,發現陳浩偉出門的時候沒有拿手機,手機在沙發上響了起來,我跟着便掛斷了電話,把自己的手機放在了桌子。

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隨手拿起來陳浩偉的號碼看了起來,我發現陳浩偉的手機上有個已接的電話,名字叫師傅,是五點多的時候打過來的。

我跟着想了一下,陳浩偉什麼時候還有師傅了,想來應該是他上班工作的師傅吧,而就在我準備放下手機的時候陳浩偉推門走了進來。

不知道爲什麼陳浩偉進門以後,我感覺他身上有着一種古怪的氣息,陳浩偉看見我以後,笑了笑說道:“小道,怎麼起的這麼早?”

我跟着笑了笑說道:“醒得早,索性就早點起來了,對了,你師傅是誰啊?”

陳浩偉聽見師傅兩個字以後稍稍愣了一下,隨即回過頭看着我笑了笑說道:“也沒誰,就是每天和我一起鍛鍊身體的一個老爺子,我一直叫人家師傅,我倆每天一起鍛鍊身體。”

我聽到這以後哦了一聲,便把陳浩偉的手機放在了桌子上,陳浩偉跟着走到門後面拿出來一條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水以後看着我問道:“他們都起牀了嗎?”

我跟着想了一下聳了聳肩說道:“估計他們都還在睡覺呢吧。”

正說着話的時候胡小玉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打着哈欠看着我們兩個人問道:“早上吃什麼啊?”

陳浩偉跟着笑了笑說道:“我去下樓買點早點吧,別做了,太浪費時間了,我七點多就要去公司了。”

我聽到這以後也只能這樣了,緊跟着點點頭說道:“隨便了,吃什麼都行。”

陳浩偉嗯了一聲以後點點頭便轉身又下樓了,本來想問佛像的事情來着,結果陳浩偉一出門以後我便忘了這件事情了。

我跟着看了一眼胡小玉笑着說道:“去洗把臉吧,我去把老易叫醒去!”

“嗯。”胡小玉嗯了一聲。

我跟着去老易的房間敲了敲門以後房間傳出來一個聲音“別敲了,正在穿衣服呢。”

我一聽是老易的聲音以後跟着樂了樂笑着說道:“行了,你趕緊起來吧,待會浩偉就買早點回來了。”

“行了,我知道了。”老易說道。

隨後陳浩偉買飯回來以後,老易和胡小玉兩個人都已經洗漱完了,我們四個人坐在了桌子上開始吃飯了,一邊吃飯老易一邊看着我問道:“小道,你還打算繼續管那個閒事呢?”

我自然知道老易說的是什麼閒事,指的便是索老爺子的兒子,索玉亮的事情,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我答應了索老爺子的事情自然要做到的。”說到這的時候我忍不住的嘆了口氣“之可惜索老爺子的陰魂卻不知道去哪兒裏了。”

“什麼意思?”老易擡起頭看着我問道。

我跟着便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跟老易講了一遍老易聽完了以後整個人沉思了一陣,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這事情就奇怪了,我還真沒聽說過這種事情,不過要知道會是這樣的話,就該讓你貼張符紙了。”

“是啊,早知道就貼張符紙了。”我跟着也重複了一遍。

隨後我吃飯的時候卻突然看見了陳浩偉不知道什麼時候把那佛像戴到了脖子上,我卻突然想到了剛剛在陳浩偉的房間裏發現了這佛像,想到這以後我緊跟着開口問道:“浩偉,你這佛像是在哪搞到的?”

“這個?”陳浩偉說着話便把這佛像拿了出來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對啊,只是你這佛像是什麼材質做的?爲什麼還是紫色的?”

陳浩偉聽完了這句話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也不是什麼好材質,就是朋友送的,我看着不錯就戴在了身上。”

陳浩偉的這個回答非常的含糊其辭,我準備繼續問下去的時候不知道誰在桌子下面踢了我一下,我感覺像是誰在提醒我什麼,隨後我便沒有繼續問下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