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君指的佛和魔應該就是反應和魔將,至於冥界的那個會是誰呢?既然說不存在就應該是死了吧?!那我怎麼辦!?怎麼回去?!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似乎是看到到了我焦急的模樣,陰鷙攬住我的肩膀給予安撫,而閻君蹙眉想了想而後突然拍了一聲巴掌。

“不過是找人罷了,我幫你找啊!若是人,定在世間,若是鬼,定在陰間!反正,我們冥界的生死冊就是專門記錄這無聊的東西的!”,閻君笑眯眯的望着我,“找親家這樣的事情,交給我了!”

閻君說着,大手一揮,一個恨你普通的卷軸從袖中飛出,而後散開與半空之中。

……

(本章完) 生死冊?!估計就是傳說中的生死薄吧?!沒有想到真的有這個玩意!看到那冊子揚起自在半空,而後幻化成一個巨大的屏幕,閻君滿意的拍拍手。

“你們自己找吧!我去午睡了!找完了,陰鷙殿下記得給給我收好,放在桌子上就可以!”,閻君說完這句話,便徑直消失。

“你父親他還真隨意!”,我望着閻君消失的地方對陰鷙說道。

“以後,你會習慣的!”,陰鷙對我微笑,“你自己找吧,我有點事,馬上回來!”

陰鷙摸了摸我的頭髮,轉身就走。這父子兩,心性還真像!我要怎麼找?!

不過,當我的手無意間靠近那個透明的屏幕之時,卻看到裏面的畫面滾動。而後最上面的一個地方,出現了搜索空白,上面還有一個箭頭。莫非,輸入名字就能查找到嗎?!

想到這裏,我乾淨在空白處用手指劃下了漫天飛雪四個大字。

當那四個字緩緩的溶解消失,那屏幕瞬間混沌一片,而後出現了無數個照片,上面又顯示將右手放入指定區域,想出尋找者的相貌。

真是高科技啊!我讚歎的將自己的右手放了上去,而後屏幕的下方顯示‘稍等,正在載入大概時間三十分鐘’。

三十分鐘?!

不過等待是無聊的,我也不願意等,於是,我在保留這項操作的同時轉向了首頁而後將曹院長的姓名生日和詳細資料輸入了進去,很快便聽‘嗶’的一聲,上面顯示出一行鮮紅的小字。‘曹逸曹死於’2015年,9月一日凌晨一時許,死因:他殺墜樓!’

看到這行字,我的心裏咯噔了一下,而後呼吸急促起來。曹院長要死了?死因是,他殺?!我走的時候還沒有到八月份,看來院長只生下不到一個月的性命了,我必須回去!以前,我以前熾烈是真的愛我,縱使曹院長死了,也能給他一份安穩,可是那整個冥界真真假假連我都看不透,我能讓曹院長去受苦?!而且,這個他殺究竟是怎麼回事?!

不管怎

樣,我要冷靜!我不能讓亞院長死,所以!也許,我可以這麼做!

看着那閃耀着光芒的屏幕,我想都沒想點出了曹院長的名字,而後出現了兩個鮮紅的像是正在流血的小字:‘刪檔’。

當我毫不猶豫的按下刪檔兩個字的時候,後面一下子冒出來一個巨大的感嘆號合一行醒目的提示:‘警告,刪檔可造成其他數據混亂,是否繼續操作?!’

當那個我點下那個確定的時候,屏幕劇烈的搖晃起來,而後那白色的光芒突然閃進了我的視線,刺的我兩隻眼睛劇痛起來。揉了揉眼睛,試圖讓屏幕穩定下來的時候那屏幕卻恢復正常,而後‘嗶’的一聲,漫天飛雪的照片便出現在我的面前。

漫天飛雪,標註的時間現在應該在……海城?!要不要這麼高科技,我點了具體搜索這和按鍵,居然直至海城的帝皇大廈。

太好了!這意味着只要我回到人間就能見到我的母親了?!

“大叔!大叔你快出來!”,我興奮的叫喊起來,看着剛好走進來的陰鷙迎了上去。“叔,我找到了,在帝皇大廈,你能不能現在帶我上去?”

有什麼問題呢!”,陰鷙對我伸出手,“來,叔帶你上去!”

“好!”,我笑眯眯的握住了陰鷙的手。

還是那個電梯,還是熟悉的環境,而我和陰鷙大叔手牽手的感覺就像是……一對好基友!沒錯,是好基友,算是基友吧?!反正,在以前我們是彼此利用,現在我單方面利用。我不必因爲他對我好而感覺到愧疚,因爲反正不是對我初五好!

上到了海城,我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帝皇大廈,看着面前這棟高入雲端的建築,我的心裏忐忑不安起來。見了面,我要怎麼和她說?直接說我是她的女兒,她會信我嗎?!亦或者說,會不會把我當成神經病直接從樓上丟下來?

可是,箭上弦上,可以不發嗎?那我留在這裏的目的,就是等着哪一天可以湊巧的把我再弄回我的時空嗎?初五,你要的是什麼,你想清楚了嗎?

“怎麼了?”,陰鷙側臉望着我,聲音軟綿。“你的手心出汗了!”

聽到陰鷙這麼說,我才知道從冥界到陽間我們的手始終沒有鬆開過,可是我本該下意識的掙脫,可是現在的我需要一點勇氣和鼓勵。

“叔,我好緊張怎麼辦?”,我皺緊眉頭望着陰鷙,有些呼吸急促。“我不知道我第一句話該和她說什麼?”

“她?你是指你母親嗎?”,陰鷙捏了捏我的手,“如果是我,第一句叫的肯定是媽!”

“啊?這樣會不會唐突?她會不會打我?”,說到這裏,我額上的汗水居然滴下來模糊了我的視線。

“怕什麼?有我呢!”,陰鷙傲嬌的挑眉,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

“你還能打我媽啊?!”,我不悅的白了陰鷙一眼。

“我哪敢!她要是打你,我便抱着你,替你受着!”,陰鷙揚起脣角。

完蛋了,我怎麼這麼心慌意亂?!好吧!我確定我進入了過去雨桐的身體,繼承了她的感情,否則我怎麼會對這個老男人風輕雲淡的一抹笑而慌了心神?一定是這樣的,該死的莫雨桐!

“好啦!進去!不過,你要等我!”,我對着陰鷙點點頭,拽着他便進入了那個旋轉門。

根本不用詢問前臺,陰鷙直接看穿了電腦裏面的記錄,便直接帶我進到了電梯。來到了房號爲8888的房間,陰鷙隨手一指,對面的門便打開了。

“我再對面等你,有事大聲叫,我馬上就會趕到!”,陰鷙揉了揉我的頭髮。

“恩!叔,加油!我可以了!”,我舉起手和陰鷙擊掌,看着陰鷙進入了房間,我才轉過身面對8888的門。

忐忑,不安,呼吸,急促!站在門口深呼吸了好久,徘徊了足足半個小時才下定決心擡手敲門。可是就在我準備敲門的時候,門卻自動打開了,而後一張精緻絕美的臉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

“媽!”,我激動的對着漫天飛雪大喊一聲。

……

(本章完) 這一聲‘媽’把漫天飛雪叫的花容失色,她那精緻的臉一陣青一陣紅之後,慢慢的向我伸出了慈母之手,看着那隻手慢動作朝我伸來,我正準備閉上眼享受慈母般愛撫的時候,卻一巴掌落在了我的臉上,聲音極其的響亮。

“媽辣隔壁啊!誰是你媽?!”,漫天飛雪大吼。

“我……”

“哇靠個屁啊!我告訴你,我還沒有結婚呢!就算連夜加工,日夜催費肥,也特麼生不出你這麼大的娃!”,漫天飛雪杏眼怒瞪一把推開我。

“媽……”

“認親不成還罵上了是吧?!不要以爲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正好老孃今天心情不好!”,漫天飛雪根本不給我說話的餘地,然後將我按倒在地就是一頓猛K。

這是親媽啊!要不是親媽,我分分鐘KO她,你信不信?!可是,要不要下手這麼重?哎呀,別打臉啊!

“大叔,救我!我媽要把我打死了!”,實在是熬不住了,我趴在地上託着腮大叫起來。

話音剛落,一道黑影閃過,然後我媽,也就是漫天飛雪被掀翻在地,而後我被一把拽了起來。對上陰鷙的眼睛,我長呼了一口氣。

“她打你?”,陰鷙指着正扶着牆站起來的漫天飛雪問我。

“恩!”,我有些沮喪的點頭。

“我替你揍回來!”,陰鷙說着就要往前衝,我一把抓住了他。

“算了,放過她吧,她是我媽!”,我有些尷尬。

“你媽?!”,陰鷙挑眉,“那怪不得了,你的暴力傾向都是遺傳你媽吧?!”

瞪了陰鷙一眼,我揉着刺痛的臉走到了漫天飛雪的面前。“媽,我是你的女兒!”

“別逗我好嗎?誰是你爸?!”,漫天飛雪嫵媚的摸了摸自己的髮髻,擡起下巴俯視我。“真不知道我自己在說什麼,居然和一個神經病說到現在!”

說完這句,漫天飛雪便將我狠狠的撞開扭着屁股就要走,見此我慌了。

“白眉!白眉是我的父親!”,我衝着漫天飛雪背影大叫,“我還知

道你的一個師妹叫小瘋!”

聽了這話,漫天飛雪果斷的停下了腳步,而後優雅的轉身。

“你居然知道我師父?”,漫天飛雪眨眼,“雖然我一直喜歡他,可是他清心寡慾,根本從來都不會多看我一眼的!不過,這些事你是從哪知道的?小瘋告訴你的?”

見似乎有門,我趕緊走到了漫天飛雪的面前。“媽,讓我慢慢告訴你好不好?”

也許是看到我誠懇的眼神動了惻隱之心,漫天飛雪無所謂的聳聳肩。“好吧,全當聽一場瘋話了,反正我有的就是時間!”

說到這裏,漫天飛雪對着陰鷙拋了一個媚眼,擡起手指勾了勾。“帥哥,約嗎?”

“岳母,我拒絕騷擾!”,陰鷙說完這句話,當着漫天飛雪的面走到我的面前,在我完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一把捧住我的臉就是一吻,而後等我想要反抗的時候又迅速的鬆開,瀟灑的走進了對面的房間。

“嘖嘖嘖,太可惜了!閨女,他有沒有和他一樣的兄弟姐妹什麼的,給媽介紹一個!”,漫天飛雪半開玩笑的攬住了我的肩膀笑眯眯道。

“額……他還有一個孿生哥哥,叫夜煞,你去找他好了!”,我尷尬了一下回答。

“夜煞?嗯哼!不錯!”,漫天飛雪打開門將我推了進去。

當我將所有的事情前前後後的告訴漫天飛雪之後,直到我說完,她的嘴巴都一直張開着沒有合攏過。

“你聽明白沒有!?我是以後的女兒,而你是我的媽!我們是血脈相連的母女兩!”,說到這裏我激動的握住了漫天飛雪的手,“我是無意間通過夢境穿越了時空回來的,在後來你生下我便把我丟在了孤兒院的門口!”

其實,說到最後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連自己都不能信服,這能說服漫天飛雪嗎?!

“嗚嗚,我不知道你信不信我! 我復活了科學家 可是,我真的是你的女兒!”,我捂着臉,早已經無可奈何。

“別!剛開始,我還沒有感覺,可是,聽你說了這麼多,我真的覺得你很親切!”,漫天飛雪突然拉開我的手目

不轉睛的望着我,“要不,我們去驗DNA如何?”

“我都說了,這個身體不是我的!我是初五,不是雨桐!”,我都快哭了,解釋到這來。

“這麼說,外面的那個傻子把你當成了雨桐?”,漫天飛雪挑眉。

“恩!”,我重重的點頭。

“那麼,他就不是我的女婿嘍!”,漫天飛雪似笑非笑,神情古怪。

“不行!你不可以打他的主意!”,我趕緊抓住漫天飛雪的手。

“你喜歡他?”,漫天飛雪嚴肅的望着我,眼中有光在閃爍。

“鬼才喜歡他!我似乎是進入了他的夢境才被帶回來的,所以他是至關重要的人物,所以誰都不能動!”,我昂起下巴義正言辭。

“和你開玩笑來!”,漫天飛雪摸了摸我的臉,而後掏出一隻香菸點燃,放在嘴裏深深的吸了一口。“照你這麼說,就是你這個身體的主人殺死我的?”

“是!”,我站了起來,走到了漫天飛雪的面前。“我能有幸在這裏找到你,就是想要通知你,以後離莫雨桐遠一點!”

“初五,你這麼在乎我的生死嗎?”,漫天飛雪轉過臉,眯着眼睛隔着煙霧望着我。

“是!你是我媽,而我想要擁有一個完整的家!”,我輕輕握住了漫天飛雪的手,眼淚掉落下來。“看到你,我不想報仇了!我只想要你平平安安的,平安的生下我,平安的讓我叫你一聲媽,平安的讓我可以有機會孝順你!我知道,儘管這些事不可思議,可是若不是親眼所見,我也是永遠不會相信的!”

曹院長的養育之恩,我不會忘記,縱使他給了我一切能給予我的,可是那種生死也切斷不了的血脈相連,卻依舊是我心中最大的牽掛。

漫天飛雪沉默了許久,滅了煙,而後摟住了我。

“我以爲以我孤傲的性子,會孤獨一世的!真的沒有想到,還有未來的你存在!”,漫天飛雪輕輕的摸着我的頭髮,聲音沉了下來。“只要在莫雨桐殺死我之前,先殺了她,我們就永遠不會再分開了!

……

(本章完) 等一等,漫天飛雪說什麼?殺了莫雨桐?我只是想要提醒她注意莫雨桐遠離她罷了!

“媽,你聽我說!”,我一把抓住了漫天飛雪的手腕,而後緊張的望着她。“不要去找莫雨桐,你不是她的對手!我告訴你這些只是想要你避忌危險罷了,我根本不是……”

“好了好了!媽有分寸的!”,漫天飛雪摸了摸我的臉,“我信你是我的女兒,你就得信我這個媽不會有失分寸!媽的事情,媽媽會處理好的!你呢,你和我的女婿好好規劃未來就好!”

“陰鷙不是……”

“是不是都沒有關係,媽看着不錯!”,漫天飛雪打斷我的話,笑眯眯的握住我的手。“現在,看到你,我便有了爲之拼搏的目標了!所以,媽會好好的!”

看着漫天飛雪眼神中的慈愛,我心頭顫動了起來,而後伸出手摟住了她的腰。縱使顏面上,我們似姐妹,可是那母女之情卻是不可割捨的,我想她該能動我的苦心,避開所有的禍端。

“初五,有空,我會帶你去見白眉,呵,也就是你的父親!”,漫天飛雪捧起我的臉,眼睛閃閃發光。“若我們是凡人,定只會當你的這些話是胡言亂語!可是,我們都乃修行之人,妖魔鬼怪亦是司空見慣了!所以,不會太過驚訝!”

“媽,謝謝你!”,我有些感動,眼淚在眼眶裏面打轉轉。

“傻孩子,是我該謝謝你!”,漫天飛雪說到這來,眼角閃出一絲異樣的光芒,可是那光芒卻一閃而過,我還來不及捉摸便已然消失。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去啊!”,想到這裏,我開心不起來了。

“回去?”,漫天飛雪提高音量,一臉的驚訝。“咱們一家人都在這裏,你幹嘛要回去?難道你不想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嗎?”

“我想!我自然想!可是……這不是我自己!”,我蹙眉,迷茫的望向窗外。“只要想到自己的這具身體是我仇人的,我便很不自在!”

“乖女兒,這個媽去想辦法解決!”,漫天飛雪拉住我,將我轉向她,露出自信額笑容。“你父親是儒家驅魔人

的始祖,能力幾乎算佛,所以這些事情應該難不倒他!”

“當真?”,我的眼睛閃閃發光。

“你是我的女兒,我怎麼會騙你!”,漫天飛雪輕輕撫摸我的臉,“我也想看到真正的你,看看你到底長的和我像,還是比較像你的父親!”

“好!”,我開心的揚起笑臉,突然覺得我的人生充滿了陽光,那陽光還將之前熾烈拋棄我的陰霾一掃而光。

其實,所有的欺騙和仇恨在見到母親之後統統的消失,我無意中回到了過去,看到了我心心念唸的母親,而且即將見到我未曾謀面的父親,這樣美滿的結局還有什麼好恨的呢?!正如母親所說,這裏有我們一家人,我何必還要回去?!我要的,不就是一家團聚嗎?!真的感激,命運的陰差陽錯!

“對了!我帶你去雪山見你的父親,順便商討怎麼把你從莫雨桐身體裏面弄出來!”,漫天飛雪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臉,“帶着女婿一起去,或許他是可以解決這一切的關鍵!”

“大叔?可是,他若是一起去,便會知道我不是雨桐了啊!”,這個陰鷙,愛雨桐愛的要命,若是他真是幫助我恢復的關鍵,知道了我不是莫雨桐還會幫我嗎?

“那你你不要告訴他便是!”,漫天飛雪揚起脣角。

……

漫天飛雪拉着我從房間裏面出來,而後拉着我走到了對面的房間,輕輕敲門。兩聲之後,陰鷙直接從門裏面穿了出來。

“解釋清楚了嗎?”,陰鷙淡淡的看了漫天飛雪一眼,而後望着我輕聲問道。

“恩,媽相信我了!”,我抑制不住開心,一把握住陰鷙的手。

“得償所願!”。陰鷙笑着揉了揉我的頭髮。

見此,漫天飛雪刻意倒退一步,拉開我們的距離,而後臉上的笑容擴大。

“女婿,我和雨桐去雪山找她爸,你要不要一起?”,漫天飛雪故作漫不經心的問道。

“你叫我……女婿?”,陰鷙的表情有些錯綜複雜,可是反握住我的手卻加大了力道。

“怎樣?你不喜歡我去叫別人好

了!聽說,夜煞那小子也不錯!”,漫天飛雪對着天花板翻了一個白眼。

“不不!挺好的!咳咳咳,我覺得,挺好!”,陰鷙有些靦腆的握拳假意咳嗽了一聲,而後眼睛的餘光不留痕跡的落在我的臉上。

天,他這是什麼眼神?那麼雀躍,隱忍幸福?!可是,我不是莫雨桐啊!可是,我想要解釋的時候,卻反射性的閉嘴了。不僅因爲陰鷙有可能是解脫我的關鍵,還因爲我曾經答應過他,幫他得到莫雨桐。現在,我在莫雨桐的身體裏面,當然是不可能讓他得到的了,可是,我卻可以藉着莫雨桐的身體讓陰鷙享受一場他夢寐以求的愛戀,全當莫雨桐欠他的好了。

想到這裏,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擡頭望着陰鷙。“那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求之不得!”,陰鷙淺笑。

“皆大歡喜!”,漫天飛雪拍起了巴掌,“啓程吧!”

“好!”,陰鷙轉頭望我,眼中有光閃爍。

……

其實,依照陰鷙和漫天飛雪的能力,自然直接穿過結界便縮短路程,可是沒有!漫天飛雪堅持我們去雪山的這段路程,用人力的方式進行,而陰鷙也十分的贊同。

我們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終於在快要黎明的時候看到了窗外的一片白皚。雪山的名字,我倒是沒有問,可是漫天飛雪說,這火車只能到一個離雪山最近的一個小鎮,我們得在那裏住宿一晚,第二天爬一整天的山才能到達快要進入的結界。

儘管,我們可以看到遠處的雪山,可是山下的溫度卻還是仲夏的模樣,絲毫感覺不到寒冷。

一路上,陰鷙除了悉心的照顧,將大暖男的本質暴漏無疑之外,卻很少與我交談,只是靜靜的望着我,那炙熱的眼神讓我五味雜陳。我真的不知道莫雨桐在想什麼,她當初爲什麼選擇的不是陰鷙而是夜煞?!

下了火車,漫天飛雪領着我們來到了鎮上的唯一一家小旅社,和店老闆交談的語氣很是熟絡。

“把我房間的鑰匙給我!”,漫天飛雪對那個滿臉褶子的老奶奶笑道。

……

(本章完) 看到那個駝着背的老奶奶拿出一枚黑乎乎的鑰匙塞進了漫天飛雪的手裏,我有些不解,和陰鷙對視了一眼還是跟着她拐進了院子,沿着彎彎曲曲的巷子來到了一個看起來很樸素的房間前。

“媽,一個房間?”,我小心翼翼的問。

“恩! 執魏 這裏只有一家旅社,也只有一個對外租住的房間,不過被你媽我長期包下了!”,漫天飛雪揮了揮手中的鑰匙,而後插進鑰匙孔將門打開。

原本我想着,一個房間裏面該有隔間的,最不濟應會有幾張牀,那樣我們可以湊合一晚上!可是,沒有!裏面只有一張小牀,還是單人的!

“媽!這麼小的房間,這麼小的牀,我們三個要怎麼住?”,我看着這個只有五平方米的小房間,轉來轉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