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們要不要幫幫她?”蘇曉蔓低聲道。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我苦笑一聲,以林繁的本事,能令她爲難的事,估摸着就算我們想幫忙,也沒這個本事,就說:“先看看情況,她若真需要幫助,應該會說出來。”

那蘇曉蔓哦了一聲,也沒再說話。

一時之間,我們三人都沒說話,大概是臨近六點的樣子,車廂的銷售人員推了一輛小車過來,上邊全是一些盒飯,我在身上翻騰了一下,買了三份快餐,先是給林繁遞了一盒,後是給師妹遞了一盒。

那林繁接過飯盒,衝我一笑,說:“東川,謝謝你的晚餐。”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應該的。”

她一笑,也不再說話,打開盒飯,細細咀嚼起來。

我盯着她瞥了一眼,直覺告訴我,這林繁應該是遇事了,否則,以她的性格應該不至於這樣。

很多次,我一直想問她原因,最終到嘴邊的話,都嚥了下去。

飯後,我們三人再次陷入先前那種境界,誰也沒說話。

一路顛沛流離,大概是晚上11點的樣子,火車總算緩緩駛入梧州地界,我問了一下蘇曉蔓,問她老家在哪,她說,她老家在藤縣的茅尖鎮,我就問她從梧州市趕到茅尖鎮需要多久。

她說,至少還得需要三小時的樣子。

對此,我也是無語了,就告訴她,今晚暫時在梧州市過一晚,明天一大清早再陪她下鄉。

那蘇曉蔓立馬同意下來。

待火車靠站時,我喊了一聲林繁,問她去是去哪,要不要一起下車。

那林繁好似沒聽到我的話一般,雙眼一直盯着窗外,直到我再次喊了一聲,她纔回過神來,衝我一笑,說:“怎麼了?”

我也是醉了,就說:“到站了,你要去哪,要不要跟我們一起?”

她一怔,緩緩開口道:“你們去哪?”

我想也沒想,就說:“今天在這過夜,明天一大清早去茅尖鎮。”

她柳眉微蹙,“你們去茅尖鎮幹嗎?”

不待我開口,邊上的蘇曉蔓怯怯地說:“我老家在茅尖鎮。”

那林繁哦了一聲,擡眼在我們倆身上瞥了一眼,淡聲道:“這樣吧,我跟你們倆一起去,只是,不知道兩位歡不歡迎?”

我一怔,她要跟我們去茅尖鎮?

這有些不合適吧!

再者說,這林繁既然出現在這趟車上,肯定是有事纔來,怎能跟我們倆一起去呢?

那林繁見我沒說話,笑道:“怎麼,不歡迎?”

我苦笑一聲,忙說:“歡迎,歡迎至極。”

她聽我這麼一說,微微一笑,緩緩起身,朝我打了一個眼色,意思是示意我們快下車。

嫡女重生之絕世無雙 我回過神來,掃視了車廂內一眼,就發現車廂內的乘客走的差不多了,連忙拽着蘇曉蔓下了火車,林繁則在後邊跟着。

待我們下了火車後,我們三人站在火車邊上,我借這個機會打量了一下林繁,她僅僅是背了一個小包,再無任何行李了。 這讓我鬱悶的很,一般出門都得背一些衣服吧,就如我跟蘇曉蔓,每個人身後都揹着一個大黃包,裏面全是一些換洗的衣服。

可,這林繁僅僅是背了一個小包,還是特別小那種,直徑估計也就是18公分左右,裏面頂多也就是裝個錢包什麼的。

那林繁見我盯着她看,衝我一笑,淡聲道:“我來這邊散心,反正也沒地方去,順便跟你們轉悠一圈,也算是免費找了一個導遊。”

說罷,她朝蘇曉蔓看了過去,笑道:“小妹妹,你覺得呢?”

“姐姐說的對。”蘇曉蔓拽緊衣襟,緩緩開口道。

那林繁一笑,扭頭朝我看了過來,“還愣着幹嗎?可以出站了。”

我尷尬的笑了笑,又盯着她看了一眼,心裏奇怪的很,這不像是林繁的性格啊,雖說我跟她相識不長,交流時間也頗少,但對她的性子卻是瞭解一些。

以她的性格,絕對不會做這種毫無目的的事。

不過,她既然不說,我也不好問,便擡步朝火車站外面走了過去。

我們三人出站後,那林繁說是得找好一些的酒店,我一摸自己的口袋,我身上就那麼點錢,哪裏敢亂花錢,吱吱唔唔地告訴她,給她開一間好的酒店,我跟蘇曉蔓隨便找一間旅館就行了。

那林繁一聽,笑道:“沒事,我請你們。”

說話間,她徑直朝前邊走了過去。

我跟蘇曉蔓對視一眼,無奈之下,只好跟了上去。

很快,我們三人在火車站附近找了一家看上高大上的酒店,大門上邊好像有幾個星星,我沒細數,估摸着有四五顆星的樣子。

剛進酒店,我還沒來得及邁進去,門口湊過來兩名保安,將我跟蘇曉蔓攔了下來。

那保安看上去三十七八歲的樣子,在我跟蘇曉蔓身上打量了一眼,嚴肅道:“抱歉,本酒店不接待衣冠不整的客人。”

好吧,我也是無語了,在鎮上那會,有聽說過城裏一些大酒店,的確不接待衣冠不整的客人,正準備說話,就見到林繁不緩不慢地走了過去,淡聲道:“他倆是我朋友。”

“這位女士,抱歉了,即便是您朋友,我也無法放他們倆進去。”那保安打量了林繁一眼,語氣中雖說恭敬的很,但神色卻有些不對勁,就好似像是甭管什麼人來,制度最重要。

這讓我疑惑的很,林繁看上去穿的挺好的,給人一種貴氣逼人的感覺啊,一般遇到這種人,保安都會立馬放任進去。

那林繁一聽,在那保安身上打量了一眼,呵呵一笑,也不說話,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不到三分鐘時間,門口的位置傳來一陣噠噠噠的腳步聲,扭頭一看,來人是一名三十歲左右的婦人,頭髮盤的高高的,五官宛如雕刻一般,精緻的很,令人看一眼,再也無法忘記。

那婦人身上則是一襲青花瓷旗袍,腳下踩着黑色的高跟鞋,神色匆匆地朝我們這邊走了過來。

“芳姐,你來了。”那林繁微微擡頭,瞥了一眼那婦人。

“仙姑,您來了,怎麼也不提前給我打聲招呼。”那婦人先是一臉恭敬地朝林繁說了一句,後是朝我跟蘇曉蔓微微點頭。

我連忙回了一個微笑,也沒說話,就聽到林繁說:“芳姐,我這倆朋友,今晚想在這住宿。”

炮臺法師 話音剛落,那婦人再次打量了我跟蘇曉蔓一眼,立馬明白過來怎麼回事,衝那保安使了一個眼色,那保安會意過來立馬離開了。

待保安離開後,那婦人衝林繁一笑,說:“仙姑,別爲難他哈,每個人活在這社會上都不容易,相互體諒才符合你們的身份哈!。”

我一聽,立馬對這婦人好感頓生,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保安只有兩種命運,一種是被炒魷魚,一種被煽幾個耳光後,再炒魷魚,像這種護着保安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這讓我不由盯着那婦人看了一會兒。

“好了,我們先進去,今晚房費算我的,算是給仙姑賠禮道歉了。”那婦人走到林繁邊上,很自然地挽着林繁的手臂。

我跟蘇曉蔓在後面對視了一眼,按照我的想法是跟進去,但蘇曉蔓卻拉了我,輕聲道:“師兄,我怕…。”

我懂她意思,估摸着是第一次進這種高檔地方,心裏難免有些膽怯。

別說她了,即便是我,心裏也是忐忑的很,只覺得自己跟這地方格格不入。

我稍微想了想,就說:“師妹,要不,我們去隔壁旅社開個房間。”

“嗯!”她低着頭,死死地拽着衣襟,輕聲道。

見此,我擡頭朝林繁看了過去,就發現她好似跟那婦人聊得挺開心的,我想了想,就朝林繁喊了一聲,“林姑娘!”

那林繁停下腳步朝我看了過去,疑惑道:“東川,你們倆愣着幹嗎啊,快進來啊!”

我吱唔一句,說:“我…我…我們不進去了,去隔壁旅社開個房就好了。”

話音剛落,蘇曉蔓朝前走了一步,低聲道:“我…我…我跟師兄一樣。”

那林繁皺了皺眉頭,領着那婦人從酒店內走了出來,在我們倆身上打量了一眼,“你們倆…?”

說這話的時候,她眼神中盡是笑意。

要是沒猜錯,她估摸着以爲我跟蘇曉蔓是一對,我連忙解釋道:“我…。”

不待我說完,那婦人走了過來,笑道:“我懂,我懂,小情侶嘛!”

說罷,那婦人朝前臺走了過去,笑道:“小微,給我開兩個房間。”

我懵了,這什麼鬼,正欲解釋,蘇曉蔓拉了我一下,怯怯地說:“師兄,我怕…我們去外邊吧!”

好吧,我也是無語了,本來是沒有的事,現在被蘇曉蔓這麼一說,我忽然感覺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不過,考慮到蘇曉蔓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怕也是正常的,只好嗯了一聲。

當下,我跟林繁說了幾句,大致上是我們在邊上的旅社住一個晚上就好了,明天早上再過來找她,便拽着蘇曉蔓朝外邊走了過去。

剛走了不到三步,那婦人的一句話,令我有些懵了,特別是蘇曉蔓渾身都抖了起來。 那婦人說:“兩位,看你們這身裝扮,應該是爲了牛腩村的事吧?”

聽着這話,我有些懵,不太懂她意思,但蘇曉蔓卻整個人都抖了起來,腳下朝我靠近了一步,死死地抓住我衣袖,我問她怎麼了,她怯怯地說:“師兄,我…我…我怕…。”

我拍了拍她手臂,笑道:“沒事,有師兄在。”

那婦人見我們倆沒理她,皺了皺眉頭,又開口道:“兩位,是去牛腩村嗎?”

不待我開口,蘇曉蔓擡頭瞥了那婦人一眼,立馬將頭埋的很低,輕聲嗯了一聲。

“果然是去牛腩村。”那婦人嘀咕了一句。

雖說的她的聲音極低,但我還是聽見了,直覺告訴我,牛腩村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事,再根據蘇曉蔓先前的反應,我甚至敢斷言,牛腩村所發生的事,應該跟蘇曉蔓。

不過,話又說回來,有個事,我始終想不明白,那便是蘇曉蔓在棺材鋪時,她父母是怎樣聯繫她的,要知道我的棺材鋪壓根沒什麼電話,更沒什麼聯繫方式。

想要解釋這件事,只有一個可能,蘇曉蔓主動打電話回去。

可,又有點不對勁了,蘇曉蔓跟我在一起差不多半年時間了,在這期間,我曾問她,怎麼不給家裏打電話,她給我的回答是,她老家比較落後,沒有通訊方式。

如果真是這樣,那現在她是怎麼跟家裏人聯繫的?

坦誠而言,在火車上時,我很多次想問她,但礙於林繁在邊上,我一直憋在心裏,而現在聽那婦人提到牛腩村,再加上我們倆跟林繁她們有些距離,我再也壓制不了心中的疑惑,壓低聲音朝蘇曉蔓問了一句,“師妹,你是怎麼跟家裏聯繫的。”

她聽我這麼一問,神色一慌,支吾道:“我…我…我不知道。”

嗯?

她不知道?

這不是瞎扯麼?

我本來想細問下去,但想到蘇曉蔓性格靦腆,估計再問下去,只會把她惹哭,就輕聲道:“芳姐是怎麼知道牛腩村的?”

她擡眼瞥了我一眼,又朝芳姐瞥了我一眼,附身在我耳邊,嘀咕了幾句。

我一聽,臉色刷的一下變了,失聲道:“你說的真話?”

她輕聲嗯了一聲,也不好說什麼,便怪異地盯着那芳姐打量了一眼,如果蘇曉蔓說的是真話,那這芳姐倒也不是什麼善茬子。

這讓我不由盯着芳姐久看了一會兒。

那芳姐見我盯着她看,衝我淡然一笑,問我:“小兄弟,怎麼?姐姐臉上有花?”

我連忙搖頭,說:“沒有!”

隨後,那林繁跟芳姐又跟我們倆說了幾句話,大致上是讓我們在這酒店住宿,說實話,我倒是沒啥意見。 春闈深閨相思夢 畢竟,這酒店高檔的很,感受一下高檔地方也是好事嘛!

可,也不知道咋回事,蘇曉蔓則一直在我邊上嘀咕着,“師兄,我怕,我們去住旅社好不好。”

對此,我很是無語,不過,還是選擇聽蘇曉蔓的話,說白了,我們四人當中,我跟蘇曉蔓是自己人,也是同類人,林繁跟芳姐則是同類人。

所以,我衝林繁跟芳姐尷尬的笑了笑,說:“兩位,實在抱歉了,我得陪着師妹。”

她倆好似還想說什麼,我罷了罷手,朝她們說了一番感謝的話,大致上是感謝她們的盛情邀請,便領着蘇曉蔓去了旁邊的一家小旅館。

wωw⊙Tтkā n⊙Сo

這小旅館挺小的,處於一條小巷的中間,一面泛黃的招牌豎在地面,招牌上面是幾個簡單的黃字,有客旅館。

我們倆進去時,四名婦人正在裏面嘩啦啦的搓着麻將,見我們進來,其中一名婦人站了起來。

這婦人四十來歲的年齡,身材頗爲臃腫,一身睡袍,衝我一笑,說了幾句廣西話,我聽的不是很懂,倒是蘇曉蔓用廣西話回了幾句。

她們倆說了啥,我不知道,不過,我隱約能猜出來一點,應該是詢問有沒有房間之類的東西。

在她們說話期間,我一直沉默不言,在邊上聽着。

很快,那婦人衝我一笑,說了一句很蹩腳的普通話:“泛哥,跟窩來。”

我苦笑一聲,朝蘇曉蔓看了過去,她衝我點點頭,我立馬跟着那婦人朝二樓走了過去,蘇曉蔓則跟在我後邊。

上了二樓,那婦人領着我們進入一間房子,這房子看上去不大,十五個方左右,房內只有一張牀鋪跟幾樣簡單的傢俱,那些傢俱看上去有些陳舊,我也沒說話,就問那婦人:“老闆娘這房間多少錢一個晚上?”

她一笑,用蹩腳的普通話說,“三十,看這小姑娘是本地人,算你二十五好了。”

我想也沒想,立馬同意下來,給她掏了三十塊錢,本以爲那婦人會找我錢,哪裏曉得,她說,這五塊錢是押金,得明天早上退房時才能退。

說罷,她擡步朝外邊走了過來,我連忙追了上去,詫異道:“老闆娘,我們需要兩間房。”

“兩間?”那婦人一愣,朝蘇曉蔓打量了一眼,又白了我一眼,“小兄弟啊,姐姐就不耽擱你的時間,好好表現。”

說完這話,她衝我一笑,笑的格外怪異。

這把我給鬱悶的,就朝蘇曉蔓看了過去,說:“師妹,你在這房間睡,我再去開一間房。”

說罷,我正準備走,她一把拽住我手臂,滿臉通紅地說:“師兄,我…我…我怕!”

嗯?

不是開玩笑吧!

這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不好吧!

我正準備說什麼,她死死地抓住我手臂,死活不鬆開。

這讓我詫異的很,疑惑地盯着蘇曉蔓,詫異道:“師妹,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

她擡頭瞥了我一眼,很快又將頭了低了下去,呢喃軟語道:“師兄,我…我…我…我想…把…我最好…的東西…給你。”

我一聽,不可思議地盯着她,她要把最好的東西給我?

難道是…身體?

神級承包商 我差點沒暈倒,忙說:“師妹,我們倆是…是…師兄妹,不…可以,我…。”

不待我說完,她一把抱住我,青澀地朝我吻了過來。 一見這情況,我真的慌了,連忙推開她,“師妹,我們是…。”

不待我說完,她兩片火熱的嘴脣吻了上來。

瞬間,我只覺得渾身上下如遭雷擊一般,整個人愣在原地,一動不動。

良久,脣分。

“師妹,我…我…。”我支吾一句,壓根不知道跟她說什麼,主要是感覺這一切來的太突然了。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她緩緩擡頭瞥了我一眼,雙頰通紅,支吾道:“師兄…我…我怕!”

我一怔,一晚上下來,這蘇曉蔓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害怕,起先,我還以爲她是害怕這大城市,可,現在看來,總感覺這話有點不對勁,不像是怕這個城市,而是害怕某個人。

當下,我盯着她,一動不動,緩緩開口道:“師妹,你到底在怕什麼?”

她支吾一句,“我…我…我…。”

見此,我也不好說什麼,就準備出門再開一間房。

哪裏曉得,我剛走到門口的位置,不待我走出房門,她一把將房門關上了,緊接着,她挨着大門蹲了下去,雙手抱着膝蓋,低聲抽泣起來。

我一見這情況,連忙挨着她蹲了下去,就問她:“師妹,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着我?”

她晃了晃腦袋,也不說話。

我也是急了,又問了一句,“師妹,你到底怎麼了?”

她還是不說話,一個勁地抽泣。

這把我給鬱悶的,也不好再開口,便蹲在她邊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