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別說,這種裝飾方法看上去挺帶勁。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唐牧北默默思忖,自己房間裏貼着免打擾用的驅鬼符,是不是應該也畫到牆上去?

想想看,牆上畫滿驅鬼符也挺行爲藝術的。

只是桃娘它們就徹底沒法進房間了。

由此看來,這個卜志強絕對做了不少壞事,否則怎麼會怕鬼怕到這種程度?

上到二樓,往最左邊的臥室裏轉了一圈,唐牧北發現這裏有個睡覺打着呼嚕哨的漢子。看他放在衣櫃裏的服裝,應該就是劉彤說的卜志強高價請來的道士。

唐牧北搜了一下,只見這道士的寶劍上刻着龍虎山三個字。

“哼,暫時給你記上一筆。”唐牧北不屑的冷哼一聲,“居然敢在我的地盤打散厲鬼?以後再犯到我手裏,新仇舊賬一起算!”

在陰界尚未改革之前,人死後魂魄不得逗留人世間。

所以那時候都是鬼差前來進行抓捕工作,偶爾有逃脫掉或熬出道行無法抓捕的厲鬼,則由佛道儒三家修士出手驅散。

但自從陰界改革之後,店主一職產生。

從那時候起,厲鬼的所有事宜都由該地店主負責。

哪怕是下山歷練的修士遇到厲鬼復仇,也不能越俎代庖。就算想多管閒事,也得提前給該地店主打聲招呼。

除非是像唐牧北上任的李店主一樣做甩手掌櫃;或者像隕溪市店主閉關等情況,修士們可以根據具體情況來處理。

但無論如何,他們都需要將處理結果通知給店主知曉。

畢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得尊重主人不是?

這個龍虎山的道士卻是私自把生意做到了景瑤城。

連聲招呼都不打,還不分青紅皁白就把前來報仇的厲鬼劉大山打死了。

這一行徑非常惡劣!

蜜吻甜妻:緋聞總裁引入懷 唐牧北決定回去以後要詢問羣裏的前輩們一聲,然後修書一封送到龍虎山,譴責他們門人爲了金錢不顧輪迴報應一事。

從道士房間裏出來,唐牧北又找了兩個房間纔看到劉彤口中描述的卜志強和錢雪巧。

倆人正躺在舒適柔軟的牀上呼呼大睡。

牀單被子零散掉落着,顯然之前進行過一場“激戰”。

他沒急着勾魂,而是先用讀心術將這兩個人的記憶讀取了一遍。

以免抓錯人或者某些事件有厲鬼誇大的可能,從而造成冤假錯案。

一看不打緊,唐牧北瞬間火冒三丈!

作惡多端的卜志強,除了經營各種暗場子誘騙良家少女坐檯、吸.毒以外,居然還跟一些有背景的人一起做着販.毒的勾當!甚至在上任時解決的劉承平,就是他的一條販.毒下線。

除此之外開賭場、放高利貸,爲了賺取金錢不擇手段!

黃賭毒,卜志強是一樣沒落下。

但這個人生性狡詐,所有產業都有手下背黑鍋。正如劉彤所說,想要抓住他的把柄真的很難。

而睡在一旁的錢雪巧也不是什麼好鳥。

明明才二十二歲,如此年輕手上卻沾滿了鮮血!

她剛開始被雞頭騙去做小姐,發現其中暴利之後,錢雪巧開始勾搭一個拉皮條的小白臉一起專門去偏僻山區的中學裏尋找目標。

如果是春心萌動的小女孩,就由小白臉出面引誘上鉤;

若是純情懂事的小姑娘,錢雪巧就以知心大姐姐的身份去誘騙。

最終不少於上百個女孩從她手中流向北省的暗場子。這些女孩們或被逼迫、或染上毒癮,更多的則是被金錢腐蝕覺得躺着來錢快,心甘情願去坐檯或者被人包養。

更有甚者,有些女孩想重複錢雪巧走過的路,從小姐轉變爲雞頭給有錢人販賣稚氣未脫的女學生。只要被錢雪巧察覺,這些女孩無一例外都會被卜志強的手下殘害掉。

有被毒成聾啞賣去做Xing(~)奴的;有砍去四肢毀了面容扔出去乞討的;最多的則是被輪致死以後將屍體處理掉。

就連她身邊想包養新人的小白臉都沒逃脫被弄死的命運。

最近幾年來,光是被他們聯手禍害死的人命至少有數十條。

這種人渣,若是被劉彤吃掉還算便宜他們了。

唐牧北掐訣唸咒,一揮手,兩個生魂就迷迷糊糊跟着他飄了出去。

“這是……”卜志強一臉懵逼。

看着面前站着的陌生年輕人,他還在心裏默默嘀咕,這是做夢了吧?

“卜志強、錢雪巧,你們還認識我嗎?”七竅流血的劉彤從他們身後湊過來,一張慘白的臉恐怖異常。

“啊!鬼啊!”錢雪巧最先尖叫出聲;隨後卜志強也被嚇了一跳,立即擡起右手喊道:“道長救我!神通道長快來救我!”

厲鬼劉彤剛想撲上去,卻是很忌憚地看着他的右手不敢再上前一步。

錢雪巧的生魂反應迅速,直接躲到卜志強身後去了。

“哼!那天神通道長說打死一個留下一個禍害,原來是你沒死!”卜志強很快就冷靜下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看見鬼的;也不知道爲什麼召喚不來道長相助。

但厲鬼們害怕自己的扳指!

有這一點就夠了!

“這是你從哪找來的相好?哥們兒看起來年紀輕輕就做了鬼啊,長得也不賴,怎麼還看上這個醜鬼了?我告訴你!我這個扳指是道長親自賜下的法器!惹怒了我,可是會把你們都殺死的!”卜志強高聲呼喊着,順便把自己右手大拇指高舉起來。

爆寵嬌妻九塊九 他倒是沒說謊,這枚扳指乃是神通道士帶下山來的一件寶物。

自己花重金只是租來每天晚上睡覺帶上,以免有厲鬼前來驚擾。而白天神通道士則寸步不離,自然是不需要這枚扳指的。

卜志強在心中暗自慶幸。

情陷神祕冷首領 幸好自己捨得花錢,否則今天見了這兩隻鬼還不一定能打過!

“你們兩個遭報應的人渣!我說過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從今天起,你們別想再又一天安寧日子!錢雪巧你個賤人,你不得好死……”劉彤無法上前,只能破口大罵狠狠詛咒。

得,它這麼一激動本來有幾分收斂的戾氣越發濃烈了幾分。

“你這個扳指確實不錯。”唐牧北由衷讚歎道。

他一直在觀察,對方右手大拇指上的光圈並不是實質性的東西,而是一種類似於功德之力的存在。

應該是某種儲存了功德之力的法器。

奇就奇在,他明明把扳指戴在自己手上,生魂居然也能受其保護。

“哼哼! 報告首長,萌妻入侵 怕了吧?怕了你就滾遠點!”卜志強冷笑道:“我們之間的恩怨跟你沒關係,別多管閒事……”

不等他話音落下,唐牧北走上前一把把扳指的光圈給拽下來了!

“扳指看起來很不錯,我替你先收着,省得一會兒打起來弄壞了。”他手裏把玩着扳指,回頭對憤怒值到達頂峯的劉彤道:“現在輪到你了,抓緊點時間,儘量天亮之前收工。”

卜志強翹着空空如也的大拇指一臉不知所措,“不……不可能的,沒有咒語你怎麼能拿走我的扳指?你……你不是鬼?你到底是誰?!”

“哈哈哈……你也會有今天?你們納命來吧!”劉彤冷笑着撲上來一把抓住兩個毫無抵抗力的生魂,露出被黑血襯映的更顯冰冷的白色尖牙!

加更送上!喵有四位舵主啦,開心! “劉彤你個傻X!你看看有幾個像你這樣的?人家現在過得多好?最起碼家裏都住上了新房子!”錢雪巧既害怕又驚慌,聽到卜志強的嚎叫聲便喊道:“給你指條好路你不走,自己偏要找死,你怨誰?就算你不願意,哪怕假裝屈服,你哥也不至於跟着你送死……”

在厲鬼眼中,生魂本身就是可口的食物。

失去了威脅力以後,劉彤死拽着卜志強在他身上大口咬着嚼着吃;

聽見錢雪巧的話,它微微一怔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蒙上一層血色,“賤人!你以爲別人都跟你一樣人盡可夫?”

得,她可算是惹禍上身了。

慘死厲鬼對臨死前的執念通常會比較重。

劉彤是被卜志強抓住遭輪並不小心注射了過量藥物導致死亡的;又是他花重金請來道士打散了哥哥的魂魄,因此所有仇恨其實都被算到了卜志強頭上。

錢雪巧這麼一嚷嚷,厲鬼劉彤才意識到,如果沒有這個賤人自己跟哥哥又豈會落入卜志強之手?

短短几年內,她不定又禍害了多少女孩子!

想到這些,劉彤雙眼頓時通紅,撲上去一口咬在錢雪巧脖子上。

卜志強只覺得渾身上下哪都疼的要命,偏偏不知道爲什麼自己反抗不了又逃不掉。他擡頭看見站在一邊悠閒把玩着扳指的少年,突然想起神通道長說過的一些隱祕。

“難道……你是那個什麼店主?”他猜想着,除了掌管厲鬼的店主以外,誰還會管這個七竅流血恐怖異常女鬼的死活?

卜志強覺得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大聲喊道:“你身爲店主,縱容手下厲鬼害人性命!你會有報應的!將來這些都會是你的心魔,害死了我們,你也得不到什麼好處!”

“喲,你知道的還挺多啊?”唐牧北把扳指收起來,微微一笑道:“知道我們陰界總部的治下方針是什麼嗎?

以鬼爲本,撥亂爲正!

你應該感謝我帶劉彤來報仇雪恨,如果它把你弄死了你就魂飛湮滅再沒有任何痛苦,否則等你死後入了地獄會比現在的懲戒重萬倍。

我看過你辦的那些缺德事了。

保守估計,除非魂飛湮滅永不超生,否則你下了地獄以後怎麼也得受上幾千年的酷刑吧。畢竟,缺德事兒辦的太多,在人世間還能用金錢打通;到了地獄,你就只能祈求祖宗積德可以抵消點罪過。”

一番話嚇得卜志強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他從小在農村長大,是聽說過那些因果報應世事輪迴故事的。

可自從進入到花花世界以後,什麼報應什麼積德,早被他扔到腦後去了。被人罵缺德遲早得報應的時候,他還恥笑過對方:人死如燈滅什麼都沒了哪來的報應?

卜志強一直覺得自己的理念沒毛病,世界上哪有鬼?

誰見過?

那些不過是編出來糊弄愚昧之人的,爲的是讓他們甘心情願被奴役。

成長在新社會環境下的人,有幾個相信鬼神之說?

現在卜志強很後悔。

貪圖了在人世間幾十年享樂,以後呢?

真的要如燈滅沒有輪迴,斷了自己永世後路?

若是放在平時,他肯定毫不在意的說:死就死滅就滅,享受夠了算賺的!反正徹底滅了,什麼都不知道了,沒煩惱沒痛苦挺好的。

但他現在是生魂出竅。

人到了這時候,通常會想很多。有那麼一瞬間,卜志強甚至想起自己小時候就去世的爺爺,他一直告誡自己,做人要不違良心。

“別摸了,你的良心讓狗吃狗都嫌棄。”唐牧北冷眼看着他。

俗話總說什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說的好像壞人只要改正就能抵消一切罪過似得。其實這句話的根本就是回頭了還有希望,至少不會再走更遠的錯路。

否則人家好人十世修行才能成佛,憑什麼壞人放下屠刀就行?

那乾脆大家都去做壞人得了!

就卜志強現在這熊樣,放下屠刀也沒戲。

估計熬過地獄千年酷刑以後,他能轉個畜生就不錯了。

而且就算轉畜生,也是個有天生殘疾的畜生。因爲他現在已經被厲鬼李彤在盛怒之下,把胳膊腿都快咬斷了。

那邊的錢雪巧被咬的叫不出聲來,直翻白眼。

全身上下沒一處好的不說,胸口還少了一塊,脖子也馬上斷了。

劉彤此時解恨不少,渾身纏繞的戾氣已經不見了蹤影。通紅的雙眼也逐漸變爲正常,它把剩下半條命的錢雪巧扔在地上,抓起卜志強又是一通撕咬。

“哎呀,這畫面挺少兒不宜的。” 剜情 唐牧北見狀趕緊扭過臉去。

因爲厲鬼劉彤把他那個給咬下來直接吞了。

疼得卜志強哭爹喊娘,求爺爺告奶奶的。

“牧店主,麻煩您把他們送回去吧。”一番解氣後,劉彤恢復了正常狀態,“我想明白了。如果我把他們撕爛吞掉,一來會讓您背上厲鬼殺人的罪名;二來太便宜他們了。我要讓他們下地獄,時時刻刻不得安生!而且看他們現在這樣子,就算活着也是受罪,就讓他們苟延殘喘後悔去吧。”

唐牧北點頭應允它的要求。

“接下來,還要麻煩牧店主。”劉彤擦了把血淚,“我哥哥的怨魂被打散了,都是因爲我!我想回家再看看爹孃,跟他們告個別。我們一走三年多沒有音訊,他們肯定也想知道我們的最終下落。”

“沒問題,我現在去給他們回魂。你去帶上藏身之物,咱們先回俱樂部。明天晚上我帶你回家。”唐牧北一把把鬼哭狼嚎的兩個生魂揪起來,帶到樓上去回魂。

凌晨三點四十分。

靈車載着唐牧北和厲鬼劉彤返回俱樂部以後,一聲淒厲叫喊突然在二樓響起。

回魂以後的卜志強疼得滿地打滾,瞬間將隔壁房間裏的神通道士驚醒。隨後不多時,救護車就開進了別墅區,嗷嗷叫的卜志強和一直翻白眼喊不出聲來的錢雪巧被送往醫院。

神通道士仔細感受了一下氣息。

除了厲鬼的戾氣以外,似乎還有種隱約的特殊味道。

幫助厲鬼向人類復仇卻沒有招惹來鬼差;又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悄無聲息把他們兩個勾了魂;這種事情除了店主以外,沒人能做到!

所以,景瑤城牧店主——是你拿走了老夫的法寶器靈!

想明白以後,神通道士上樓收拾自己的東西匆匆離去。他現在還沒有正面岡店主的信心,所以需要集結幫手,這次除了討要回自己的法寶器靈之外,更要一戰成名!

龍虎山龍虎宗,一定要趁機得到下山歷練處理鬼事的權利!

感謝書友aftgjhytj、愛喝黃泉水打賞,謝謝支持! “牧店主您終於回來了!”剛走進俱樂部,魏和平帶着一大家子就迎上來。

看來他們趁着這二十四小時還真做了不少事。

這不,除了一家三口外還有秦穎的歪果仁老公,以及兩個混血孩子,全都來了。

唐牧北頓時微微一怔。

看到正舒服地把自己靠在沙發上的凌雲劍,頓時明瞭。

肯定是這貨告訴他們通靈當鋪的老闆就是俱樂部的牧店主,所以他們纔在這裏等候。

不過無所謂,反正交易已經完成,暴露自己真實面目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

他將劉彤交給桃娘去安排,然後先接待魏和平一家。

凌雲劍的能量只能維持二十四小時,所以他們差不多是掐着點來的俱樂部。結果牧店主沒在,凌雲劍爲了怒刷好感,儘量維持着孫悅心的形態,讓他們一家能儘量多時間的相處。

還好唐牧北迴來的及時,否則桃娘都要考慮自己掏腰包讓孫悅心暫住厲鬼客棧了。

否則四點鐘天一亮,它會瞬間魂飛湮滅。

和家人做了最後道別,孫悅心再次謝過唐牧北以後,稱心如意踏上輪迴。

“牧店主,您的大恩大德我們永世不忘!”魏和平領着女兒女婿和外孫外孫女一起向他鄭重道謝,“等我陽壽盡了,再來向您報道!”

鑑於交易完成,魏和平的靈魂待死後歸唐牧北所有,因此他能夠看到對方所剩的陽壽。

雖然他身患癌症,但以女兒目前的經濟實力治病是沒有大問題的。況且情緒對疾病本身也有很大影響,魏和平完成平生最大的心事,自然是身心舒暢,癌症倒真沒有太大威脅。

唐牧北看着他額頭上映出來的數字,點頭笑道:“以後淨剩下好日子了,保重身體好好享受。”

千恩萬謝之後,魏和平一家離開。

“還有二十多年的陽壽吶,只要不做有損陰德的壞事,估計能看到外孫子結婚吧。”唐牧北心滿意足轉過身來,卻是看到凌雲劍正指揮倉鼠瓜子給它放電影。

還特別要求要看科幻大片!

唐牧北和一衆厲鬼紛紛扶額,堂堂七品飛劍,愛好居然是看科幻大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