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最全面的作戰指揮室,黎民共和國其他戰區中也有這樣佈局的作戰實驗室,那些作戰室是本土位面的軍管執行指揮的。而這個作戰實驗室縱覽全局,全部都是徵召兵控制,從這裏發出的命令可以調集黎民共和國所有武裝力量。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作戰指揮室的所有屏幕都是藍色的很快代表監控一方區域都是屏幕變成了紅色,警報響了幾秒,雲辰和箭步走過去。來到了這個屏幕前。黎民共和國天空中巡航的戰鬥機,在數百米高度上低空飛行的時候,發現了大地上閃爍着綠光的灌木叢,隨後立刻圍繞着這一出盤旋。

劉彪仰首看着天空中呼嘯而來的戰機,在這麼沒有由來的遭到一羣女瘋子的殘酷對待,劉彪一度感覺自己到達了不可理喻的地獄,當這個現代化的戰鬥機出現在自己視野中的時候,不管這個戰鬥機有什麼,一縷現代化模樣讓劉彪感到親切。劉彪拼命的朝着天空喊着,兒周圍被綁着的人,似乎被感染了,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求生欲,瘋狂吶喊着。

演變徵召兵迅速向着後方下達此處有狀況的情況。五分鐘後四架戰鬥機,盤旋趕來距離此處最近的城市,十六架軍用直升機吊裝這四十八個機甲戰士朝着這裏飛過來。

當徵召兵出現到天空的時候,天雲空間茫然了,本位面的分叉貌似有些過分了。人類勢力的力量貌似需要重新評判,幾乎在瞬間天雲空間,對所有在該位面的輪迴者進行了第二次提示,“注意,請所有輪迴者注意,本位面位置干擾超出預算,該任務難度需要從新判定,十五天後天雲會再次投放輪迴者進入。”

天雲說做就做,天雲空間中超過45個房間聯通的接引光柱,而在元淼大陸上四十五個點,正在試圖連同該位面。劉彪一臉駭然的看着此時機械化部隊降臨的場面,劉彪現在敢打包票現在這個位面一定不是自己生活的地方了。

巨大的武裝直升機直接繩了幾十個機甲步兵,這些機甲步兵的在降落之後,迅速散開已戰術隊形對自己這一批束以待斃的人實施包抄,其機甲機械運轉的聲音金屬味十足。這樣的金屬巨人,直面走過來的時候給生物無與倫比的震撼。

機甲上探照燈朝着劉彪這裏照過來,高音喇叭的聲音喊道:“前方可疑者,請放棄不切實際的打算,你們已經被我保衛,請認清現實。”

看到這幫機甲部隊如此如臨大敵的樣子劉彪恨不得吐槽火力全:“你們這幫全身滿級裝備的軍隊這麼大陣仗,對面對我們這幫殘疾人緊張個啥?有本事去滅殺那些瘋子啊。”

當劉彪這個念頭閃過,天雲空間迅速對劉彪實施了警告:“試煉者,你現在是天雲的戰士,請在這個位面慎重發言,不可透露天雲的存在,一次發現扣分警告,二次發現抹殺。”

當劉彪耳邊再次浮現出天雲的這些警告後,劉彪隨機來了一句:“草利馬的天雲。”天雲的“扣十分”警告還沒來得及說完,劉彪直接對着機甲兵喊道:“救命,我們被一個天雲的東西給綁架了。”

嗯,劉彪是第一個這麼打臉天雲的還能活下來的試煉者。可謂是傻人有傻福。

當劉彪這麼喊的時候,通過相映之心共享前線徵召兵的事業的任迪,拔出了手中長三分之二米的劍。此劍爲真實,作爲滿分道具,現在同樣被演變解開了作戰模式。

真實之劍展開作戰形態,在具體上有這麼兩種特點,第一就是在一天可以多次超遠程進行真實判定。超遠程判定釋放的距離無限當然只要能看得到就能判定,判定的空間範圍是五百米半徑範圍內,當被真實判定後一切穿越者從非本位面獲得非正常能力,將會被判定該異能失效,由於這種異能是天雲弄來的,並非演變弄來的。所以和判定演變軍官天賦失效有差別。

對於演變軍官來說,真實之劍力場展開,演變軍官天賦失效,力場收起來,演變軍官天賦就可以再次使用。但是會被真實之劍一次次提示。這是因爲演變軍官的天賦是演變給的。真實之劍是演變消除異位面非正常影響的存在。等於演變自己消除演變自己給軍官的天賦。所以消除後,力場收起來可以立刻讓演變軍官恢復天賦。

但是輪迴者不同,輪迴者的天賦是穿越怪給的。當輪迴者身上的天賦,血統大量對於這個世界非真實的東西被演變通過真實之劍消除後,穿越怪還是可以慢慢的將這些能力重新投放給輪迴者的。所以真實之劍在力場展開後消除輪迴者的天賦血統之類的東西。後會輸出一個干擾點,阻止穿越怪繼續投放能力給輪迴者,只有穿越怪徹底解決了這些干擾點,輪迴者纔會重新獲得受自己控制能力。

所以無論是超遠程戰略壓制,還是拿着真實之劍面對面的壓制輪迴者,只要真實之劍啓動了,即使輪迴者脫離了真實之劍的壓制範圍。輪迴者也必須要等一段時間,才能恢復異能。至於演變軍官的天賦在脫離真實之劍後,迅速就能恢復,這就是差別。

但是同樣,演變真實之劍非超遠程面對面壓制的範圍也縮小了。真實之劍對演變軍官的作用範圍是五百米。對輪迴者的作用範圍只有五十米。然而壓制效果隨着真實之劍越靠近才越明顯,在五十米外壓制了輪迴者所有天賦,輪迴者脫離壓制力場十分鐘之後就能恢復異能。當然要直接砍到輪迴者,真實之劍的基本上就控制住了輪迴者的異能。該輪迴者在這個位面就甭想恢復異能力了。

至於真實之劍規定的真實是什麼呢?這是有一個範疇的,被強化成運動員的肌肉,高速反應,符合人類碳基生物的完美構建的範疇是正常範疇,這會被演變認爲是生命降臨於該位面,與嬰兒在世間降臨時同級別的。不會被壓制,不過你要從異位面獲得什麼氣功,血統,魔法,精神力什麼的。真實所向,全部削成零。

包括現在劉彪特別的作死技巧,喊一聲“天雲綁架我了”就能在這個世界自殺?誰允許的。真實之劍超遠程戰略壓制下,天雲空間給予輪迴者所有有別於這個世界正常生命的能力,都要被取消一段時間。

當然像劉彪這樣只讓天雲賦予有別常人作死能力,並無其他天賦血統道具的輪迴者,是非常容易壓制的,一次超遠程壓制,至少四天天雲都無法給予劉彪任何支援。而實施超遠程戰略壓制的真實之劍,由於非常容易就可以壓制,只需半個小時後就可以繼續實施下一次戰略壓制。

而任迪也聽到了真實之劍自落入自己手中後,第一次綻放鋒銳。滿分道具,就是這個世界與穿越怪交戰的戰略力量。

“經過判定,目標個體七個,在本位面誕生於五十六分鐘之前,所有目標生命全部可能違規消失,經過對比該種消失方式在本位面三百年中無任何自然現象可以對照,經判定爲不真實。”

而劉彪這邊抹殺已經開始了。劉彪身軀內部,幾十個點迅速收束着劉彪投放在這個世界所有的信息,如果沒有外界的干擾這種一點一點將劉彪的身軀弄穿越到別的位面的精準操作,會讓劉彪感覺到自己的身軀逐漸虛無化。

然而真實之劍下,這種刻意的從本位面刪減信息的行爲,立刻得到抵制,首先劉彪的身軀沒有虛無化,真實之劍作爲井口點拓撲了劉彪在這個世界的一切信息,天雲刪多少,真實之劍就補多少,而且並不止如此,隔跨越了1200公里,真實之劍,瞬間投射了衆多一維線,精準比無比的擊中了劉彪身軀內刪除信息的點。

頓時堵住了天雲空間控制劉彪這個輪迴者的信息點,大量無用信息被反向灌入天雲空間中,天雲關都關不掉。原本天雲控制輪迴者是上對下有來有往的傳輸信息消弱信息,但是現在這個渠道依然在,確是無法投送干擾信息,而被幹擾的存在。

劉彪喊過這一番話後,任迪立刻示意雲辰和指揮部隊將這波人帶走。七個非潛能者的輪迴者被控制。他們可以不死,而他們體內的被天雲控制的點,將落入演變手中。天雲干擾這個世界的痕跡,一縷小辮子已經被演變拿在手中,下一步就是攥住天雲更大的痕跡,捏住天雲的睾丸。 演變這個穿越體系到底有多強,雖然無法給演變軍管加載大量的逆天的血統天賦,但是卻可以讓演變軍官長時間呆在了一個位面長達二十年。這種長時間讓演變軍官在一個位面施加略高於本位面正常人對這個世界擾動程度的能力。顯示了演變的側重於在此發展。而穿越怪不同,穿越怪側重於短時間投放能對世界有着劇烈干擾的,輪迴者進入。

所以演變與穿越怪的戰鬥,必然是演變軍官在該位面有一定的基礎,再遭遇輪迴者的情況。如果演變軍官任迪未能在該位面佔據優勢,演變就會全力阻止天雲如此大規模投入,然而現在演變軍管已經在元淼位面佔據主導,演變現在做的就不是拒止,而是準備給這個天雲這個動輒在防禦地帶邊境挑釁的穿越怪一個不可忘的教訓。用演變的意思是:“老子今天正好逮到你,你丫想走?”

毒刺小隊,和仙女小隊結盟的小隊,原本是準備過來收割仙女小隊殘留的新人,嗯新人的人頭他們沒有收到,他們等到的是工業化國家機器的碾壓。在這片原本是農田的大平原上展開了一陣生死大逃亡,越來越多的戰鬥機,從四面八方匯聚過來。

五架一組的戰鬥機,機翼上掛載的導彈,導彈從機翼下方機械掛載下下架,脫離戰機翼,在輕微向着機翼下方下落,並且落後於機翼後,導彈的固體燃料推進劑被固體燃料點燃,一發發導彈越過戰機,以超越戰機的速度,就像獵人麾下的獵狗羣遇到獵物勇猛的竄出一樣。從天空中直撲大地。

五架飛機的導彈集火瞬間在將地面炸成黑色煙霧覆蓋的地帶。一個輪迴者當場被導彈彈片撕成兩截。當然也有反抗的,一位敏捷超高的輪迴者從背後抽出一把弓,手臂上跳躍着藍色的光,順着手臂匯聚在拉開的弓弦,這一發藍色夢幻的箭直接急速射出。

這個一米長的藍色箭,立刻分化成十個較小的箭,然後再到一百米外繼續分化,一共分化了六次從一開始的高速,到後來質量變小變成了無數細小針組成的攔截網,該射手通過精神力對箭所分化的攻擊羣進行了引導。無數藍光如同漫天細小雨散開最後華爲漩渦朝着天空的戰機叮過去。

二十六架戰機,淬不及防在天空中拉出的弧線沒有躲開,機翼部位被無數藍色針打的千瘡百孔,不得不返航,而其中五架戰機由於是駕駛員倉被鎖定了,這些藍色的尖針刺入了駕駛室,直接讓飛機失控翻着跟斗的砸在了地面上。

這位造成如此戰果的輪或者並沒有對自己一下子擊落五架戰機的事蹟感到欣喜,因爲天上還有更多的戰機,而他四十公里外的另一波隊友發來消息,告知自己已經被地面機甲軍團團團圍住。

毒刺小隊每一個成員心裏是崩潰的,這樣地面空中機械化部隊好像直接帶着自己隊伍攻擊,這尼瑪怎麼玩。這樣的熱戰打響,天雲空間也算是明白了自己遭遇了什麼?所以給所有的輪迴者重新下達了命令,並做出解釋:“本位面遭遇非我方空間勢力出現在本位面。”後面就是一大串消滅了不屬於天雲空間勢力穿越者的獎勵。

好吧現在毒刺小隊的成員根本不想要獎勵。這尼瑪太不講理的,這個非天雲空間的穿越者到底在這個位面積累的多強的大勢,直接動用國家的力量碾壓過來。

完成殲滅五架戰機擊退二十六家戰機的弓箭手,避開了身後一百米鋁熱劑凝固汽油彈混合裝藥爆炸的產生的驚人熱浪。吐出嘴裏的草渣罵道:“天雲,你到底得罪了誰?”

該弓箭手突然感覺到上方有點不對,這時候一枚不同於普通火箭彈的碩大導彈飛過來。該導彈兩米長。弓箭手立刻開啓了道具進入了疾風步伐狀態。氣流帶動着弓箭手已每秒二十米的速度逃跑。

然而導彈並沒有落地,在一百米的高空中炸開,震懾於世的強光出現,衝擊波未到,剛跑出一百米的弓箭手,背後在強光下瞬間燃燒起來,皮肉瞬間化爲青煙飄蕩露出了背後的骨頭架子。

強橫的中子流掃蕩着整個戰場,當這枚帶有核彈頭的導彈從天空中的戰列機發射的時候,原本天空中的戰機就急忙的射完了所有導彈開始逃跑。給核閃光讓道。

火紅的蘑菇雲冉冉升起,原本敏捷的弓箭手在燃燒的地面上,艱難的趴着,他的全身也隨着大地一起燃燒,然而一秒鐘之後,該弓箭手徹底不動了變成了燃燒的屍體。

當弓箭手擊落五架飛機後,天空的戰列機就被授權使用核武器清除。效果拔羣,毒刺小隊的主戰成員直接葬身於核武中。當核爆結束後兩個半小時後身穿重重防護服的江樂到達這片輻射地帶,靠近這個死亡的屍體,將演變光幕張開,這個在地面上燒成一攤人形黑痕中的,一個演變軍管可見的光點出現,隨後沒入演變光幕中。

而在寶石城基地中一位位天雲空間投放的新人會到達這裏,任迪在這裏,任迪的真實之劍壓制下,在一隊隊機甲兵的武裝威懾下,任迪也會將這一個輪迴者體內的擾動光點剝離,收入演變光幕中。

當然這些新人輪迴者的體內剝離的天雲空間控制點,遠不如那個一擊擊落五架戰機輪迴者死屍取得的干擾點的級別高,這是很顯然的事情,天雲空間給予的輪迴者越多,控制的也就越牢固。至於新人身上什麼天賦血統強化都沒有,也沒有解開基因鎖。作爲一個很容易控制的變量,天雲只需要很低的擾動點就可以控制了。

封閉寬敞的通道,一層層大鐵門,劉彪感覺到自己現在待遇有點過了。這個牢房是關押超級罪犯的地方。巨大的鋼鐵閘門打開。轟動轟動,兩個機甲戰士走了進來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機甲,但是這麼近距離的觀察。劉彪還是非常好奇的看着機甲一塊塊金屬,以及金屬下方運動的拉伸的疑似肌肉結構的金屬束。

兩個機甲走進來後,劉彪看到了一個二十歲的年輕男子走了進來。劉彪看得出這位軍人和技術人員風格混合的年輕人,是這個房間中兩個機甲兵重點保護的對象,劉彪強忍着冒險的衝動,看着這位軍官在自己面前站了一會,然後轉身離開。

任迪張開演變光幕從這個似乎遊移不定覺得是否要出手的輪迴者新人的體內剝離了天雲控制節點。在離開的時候,任迪對這位看起來非常配合的年輕人說道:“很不幸,你被捲入了戰爭,而幸運的是你會在這場戰爭中倖存下來。”

看到這位面前的這個軍官對自己說了這句話,莫名其妙從網吧熬夜出來經歷了這樣一段漫長離奇經歷的劉彪終於按耐不住的心中的疑惑。連忙對向自己說話的任迪問道:“什麼戰爭,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你們到底是誰,天雲到底是誰?你們和天雲戰爭到底是爲了爲什麼?”

任迪嘆了一口氣說道:“這是一場世界之戰,你安心在這裏等待結果吧。”

劉彪喊道:“你在說什麼?”然而此時鋼鐵柵欄已經關上,隨後水密艙一樣的鋼鐵閘門也關緊了。

世界之戰,任迪說的這句話一點都沒錯,由於這是一場戰爭。天子盟和上帝騎士團所在區域一次次在任務中對抗收集科技,即使會發生演變軍官戰死的場景,但是在演變的目光下只能作爲訓練軍官的演習。而只有參與戰爭才能提高獲取情況的權限。如果沒有這場戰爭,任迪很難知道位面之間殘酷的世界之戰。

這場戰爭一旦打贏,贏得的是整個世界。當一段電路中不得已要經過一段高電阻區域的時候,電流的能量只能從這個高電阻的區域通過。然而這時候並聯一段低電阻的導線,那麼電流的能量就會重點從低電阻中流淌而過。

人也是如此,當人失去眼睛的時候,人的注意力就集中在耳朵上,聽力就會變得靈敏,當人失去手的時候,注意力就會集中在腳上,腳就可以寫字,當人有電子郵件的時候,人就很少寫信了。當人手機隨身帶的時候,家裏的電話也就可有可無的了。

位面的情況亦是如此,當該位面的每一條無限化的道路就被堵死,該位面的生命只能在這條被固定套路的歷史線上掙扎,但是倘若這條歷史線上有一個節點被開闢,所有的變量開始釋放。全部都願意往無限方向想,朝着無限方向做,那麼在每一個位面層不受壓制做出的不同選擇都會擾動一個位面,結出新的歷史線新的位面層。

現在黎明共和國建立,不可否認原本大量沉寂的個體,開始推動歷史成爲主角階級。可以說該歷史線節點過後,這個世界的發展由於推動的變量過多,不可測,整個位面層將不是受到天雲壓制的那一種固定的歷史線,固定的位面發展劇情,而是一個多種可能的位面層。

而這個位面層中那一個位面變量推動的智慧勇氣,都將會是天雲控制的那個位面的無數倍。一個擁有無數人自主的位面,和一個無數人無法自主的位面,雖然兩個位面臨近,但是人絕對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可以自主的位面中。而一個是不同選擇的一個層,而一個只是一種唯一可能的面。

如果演變勝利了,變量不受到打壓,唯一可能的面,將變成無數可能的層。變量將展現在層中,而不是束縛在面中。天雲空間掌握的那一個層將徹底變成無變量NPC的幻想位面。

作爲參戰者,任迪被演變告知的非常詳細。此戰救世。 黎民共和國的軍隊在一百六十三顆衛星的引導在地表全方位巡航。將現代化作戰的理念運用在了剿滅天雲空間的穿越者身上。瘋狂無任何作用,狂傲無任何資本,智鬥如蚍蜉撼樹。

六億人20年的努力鍛造工業體系,這個智慧的結晶,現階段四十萬軍事系統成員利用衛星,戰機通訊,用數字化戰爭,針對暴露在地表的破壞者。這些來自天雲的輪迴者只能依靠天雲賦予的血統而戰。無任何個人發揮的餘地。所以這就是一場被天雲增添能力,與工業國國家機器硬剛的戰爭。無人可以躲在暗渠中。

戰鬥最初打響的三天內64名輪迴者新人被俘,124名輪迴者被擊殺,然而以演變軍官和輪迴者視角所見到的戰爭只是在低層次上,在高層次上演變和天雲的爭鬥是更加大開大合。而這種場面演變軍官和輪迴者雖然一舉一動決定着該戰爭的進行,但是無法看到其背後的全局。

說道全局,其實演變軍官要比輪迴者好一點。因爲演變的體制是軍事體制。當這場戰爭打響的時候,演變根據準則自動提高了前線參戰者的知情權,讓天子盟和上帝騎士團一行軍官明白了演變戰爭的目的。明白了自己在這場戰爭打勝後的作用。至於輪迴者,他們到目前爲止還沒有戰爭的意識,僅僅是將該位面看成一個超難的任務,殊不知現在遭遇演變的天雲都開始慌了。

穿越怪,瞭解位面的方式並不比輪迴者進入位面要高端。穿越怪也是通過輪迴者的視角來了解位面的。有時候穿越怪表現的全知全覺,完全是穿越怪已經對這個位面一段時間重複的投放了輪迴者,一次又一次回放的那種,這種積衆多輪迴者多次穿越視角大成的信息量,才讓穿越怪對一個位面展現的比較先知先覺,演變亦然,演變在本位面一開始是什麼任務?開拓性任務。演變一開始投放演變軍官的模式是什麼?從人類社會繁華地帶的邊緣開始投放。

演變在這個位面開拓,想讓該位面多樣化。天雲試圖晉升這個位面,想讓該位面劇情化。雙方對這個位面的掌控程度都不足。現在演變佔據上風。因爲天雲投放穿越者留下的痕跡,隨着穿越者投降或者身亡,被演變軍官收集,已經單方面的被演變掌握了。現在已經不是天雲不想撤退的問題了,而是無法撤退的問題。

如果有高維度的感知,那麼現在就是天雲被演變死死地夾住了一角。天雲想要掙脫,就必須擊敗演變的夾子,也就是演變在元淼位面的演變軍官,讓穿越者徹底殺死演變軍官,讓演變失去對元淼的控制,這樣在元淼位面演變鉗住天雲的夾子纔會鬆開。在演變繼續投放演變軍官之前,迅速將痕跡打掃乾淨抽身離開纔是正道。

由於演變掌握了天雲的干擾點,以這個干擾點跨越無數位面,在高維度的角度上,演變和天雲已經展開了意識對話。嗯基本上是天雲說。

天雲:“守護者,我不明白你爲什麼這麼做?”

演變保持沉默。

天雲說道:“位面晉升是我們的所有穿梭者的任務。當位面晉升,所有多維度的跨越當會暢通無阻。在多維度上,我們可以調節一切變化。你如此做則是對多維空間多方通行的干擾,讓穿梭安全變得不可測。你所守護是火焰,你可曾想過,該火焰最終有一天會吞噬你。”

看到演變繼續不爲所動。

天雲說道:“你不必以沉默逃避,我看到了,你並非固定程式穿越系統,我看到你了。你本質上和我是相同的存在。請回答我。”

在虛空中,演變一道道存在於高維度的程式,開始變化。這些程式牢不可破,如果假設這種有着多變形情緒性的穿梭思維是柔軟的肉軀,而包裹在演變的這一道道固定的程式就是固定的鋼鐵鎧甲。當然亦可以看成是枷鎖。而天雲站這重重防禦體系下展開,終於一個波動的思維形態露出來。

如女神卸下冰冷的面甲一樣,演變在重重程式中驚鴻一露面。給天雲是一種自慚形穢的震撼,看穿梭怪是否強大,往往是看控制力。控制力不足,就如同核輻射變異恐怖的生物一樣,然而控制力強大,就逐漸在高維度逐漸完美,這是一種還我本來面目的過程。這種畫面只有高維度生物才能看到。天雲現在和演變核心中意識對比,幾乎就是地上攀爬的蜈蚣與天闕上仙女巨大的差距。這不過這位仙女似乎被枷鎖鎖鏈綁在了巨大的戰車上。

當天雲看到了演變露出的部分面貌,天雲此時已經明白,自己面前的這個存在就算沒有這種重重高維度程式作爲武器和保護,恐怕也不是自己可以挑戰的。一縷縷旋律的波動散發在多維度空間中。演變露面,未開口,性格就通過這種方式全部綻放。

天雲在看到演變中露出的存在後。忍不住的想多觀察一下這種美。作爲多維度穿梭的自我真性竟然能表達的如此清晰,無一絲多餘,無一分遺憾。同時天雲也明白了爲什麼,自己在多變量混亂區域的邊緣可以碰到如此強大的存在。混亂的多變量區域,代表着各種變量在各個位面控制的智慧體生活。任何奇異的思維都有。雖然這些思維相對於四階存在非常渺小,但是接觸的多了難免會收到影響。就像鋼鐵方塊遭遇火焰一樣,鋼鐵的晶體結構剛強,但是在火焰的灼燒下,也會變形在輕微碰撞下扭曲。

而演變現在的控制力,足以在無數變量聚集的區域,無數截然不同位面疊成的位面層之間,保持自己的形態。遭遇任何挑釁,始終保持着自己的標準決定。

演變終於答道:“如你所說,變量聚集自然發展的文明地帶爲不可測地帶。這我承認。宇宙中當動達到極致的時候,你們總是會覺得熱得受不了的。但是你們也無法否認,對你們有價值的存在,都是變量在位面上形成複雜智慧,推動形成的歷史是軌跡。你們是想要變量燃燒留下的東西,想要將其澆滅,將該位面變成自己收集的財產。”

天雲說道:“世間本來就是弱肉強食的,爲了我自己的複雜化,我採集一個個世界的軌跡,有何不妥。”

演變似乎笑了笑說道:“是啊,沒什麼不妥,在這片區域宇宙規則下,碳基生命形成軌跡,從最開始的雷霆火山水甲烷環境下,從最初的氨基酸分子,變量在近乎數億個恆星自轉時間下,才艱難的形成單細胞生物。再經過漫長的時間,一步步推動生命體複雜化,一步步挑選每一個時間段最複雜的生命體作爲作用於世界的化身繼續推動,漫長的積累終於形成了位面上可以承載智慧的生命體。這些變量推動前進的智慧生命體,變量在位面漫長作用下的化身。最後在一個位面形成複雜燦爛的痕跡,最終成爲你們吞噬的對象。支撐着你們的複雜化進步。的確沒什麼不妥。”

天雲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演變笑了笑說道:“這是你的思維,你不用擔心我對你弱肉強食,我是我,我不會被你干擾。能干擾我的也絕不是你這樣的存在。你害怕一個極端所以畏懼我的所作所爲,然而我從另一個極端中來。”

天雲:“你來自於何方?”演變並沒有回答。

然而這個時候重重的程式涌動起來,將演變重行包裹。高維度戰爭繼續開始。

鏡頭繼續切到兩大高維度存在交鋒的面——元淼位面。現在的輪迴者的情況已經逐漸脫離天雲的控制了。位面之戰最真實的戰況即將浮現。這種場面任迪這樣級別的穿越者難以想象。

五色谷軍事基地中,這個作戰基地已經連續高強度進行了三天作戰,幾乎每一個小時,這個作戰實驗室都會換十分之一的人每一個屏幕上採用多人工作,每一份工作都至少有一個主班兩個副班。所以整個作戰指揮室所有的崗位都是被最清醒的大腦控制着。

而云辰和,任迪,趙衛國,王龍,江樂,陳鑫六位演變軍官一隻清醒着,掌控着戰局變化。道具爲演變的支援力量,演變道具這種支援力量。演變是通過演變軍官控制位面的,輪迴者是天雲的控制多人位面的觸手,演變軍官是演變的觸手,然而道具對演變來說也並非可以每一個位面都可以施加的。道具是針對穿越體系攻擊形態,代表着演變要付出一份精力。演變這份武器要是演變對一個位面來用。很容易對該位面一大片智慧生命造成羣傷。這種傷害是破壞性的,所以讓演變軍官來精確使用。所以道具製造很困難,誰夠格來使用,演變就會讓那一個演軍官攜帶進入制定任務。同樣道具破壞力巨大,單靠演變自己,難以分辨隱藏在該位面芸芸衆生產中的穿越者,容易對位面多樣性產生破壞。

現在任迪手頭上的這把真實之劍,算是讓其他五位演變軍官見識到了。

王龍說道:“判定真實,好傢伙,我第一次聽到這個。”

趙衛國一臉難以置信地說道:“你跟我的那一場任務得到的是這種東西?”

任迪點了點頭。趙衛國有些奇怪地問道:“這個怎麼沒看到你拿出來過?”

任迪說道:“我害怕拿出來碰壞了,嗯,現在應該拿出來用了。”

雲辰和忍不住咳了一下,然後說道:“你別告訴我,你是忘用這玩意了。”

任迪一愣,看到任迪的表情,五位演變軍官已經明白答案了。江樂說道:“演變最後一句話:‘儘可能運用自己擁有這些戰略力量’應該是專門對你說的。”

江樂說完,其他幾位演變軍官微微的點了點頭。王龍對任迪說道:“以後任務,先把這種無次數限制的道具弄出來……”

王龍瞄了趙衛國一眼對任迪說道:“有的人的天賦很特殊。”

被王龍瞄了一眼,趙衛國臉上表情不變的笑着說道:“高等戰場戰局掌控者,可能對你這個道具是夢寐以求的。嗯。要不是被你綁定了。一定會花重金購買。不過現在他們只能請你進去了。” 艾麗塔原本美麗的臉上被彈片留下了一道血痕。她現在就如同地球上二十一世紀初一個被關押四十多年的囚犯被重新釋放到人類社會中一樣,一切都變了。

跟着她們走的新人全部被她們殺了,因爲天云爲了不讓留在這些新人身上的痕跡被演變獲取,天雲下達了一個指令。每一個隊伍的成員被敵對穿越勢力所殺——扣分。那麼反話就是自己殺不會扣分。這個任務命令下達後,仙女小隊立刻解決了新人累贅。然而饒是如此,和演變徵召兵接觸後,依然是被各種武器轟殺,地面機甲軍團呈包圍形態推進,天空中的戰爭兵器,播撒着密集的火力。

艾麗塔已經和自己的隊友失散了。

一個小時前。

在一片森林中,仙女小隊,方麗,這位擁有精靈血統的輪迴者,祭出了自己的大招,數人化,以犧牲敏捷爲代價獲取超高的血量防禦和攻擊力,恢復力,這位苗條的女子化爲了一個綠色的種子植入大地,變成一顆參天大樹,五十米高的樹人。這個樹人在叢林中緩慢的行走着。將一顆顆大樹送到自己嘴裏,身軀上的木頭硬化纖維虯結,隨着巨大樹人移動,這些木頭纖維發出滲人的聲音收縮着。

而在地面上隨着樹人的移動,其巨大的根系,如同巨大的蟒蛇一樣靈活,羣蛇漫舞的朝着前方地面淹沒,一隻來不及的逃走的猴子,巨大藤蔓根上纏繞住,然後無數須絲插入這個猴子瞬間吸乾淨。

無數巨大的藤蔓如同活了一樣鑽到地下,就這樣巨大的樹人向前方這樣挪動着,這種東西一旦被傷害了,可以吞噬周圍的大樹恢復,這種存在在魔幻位面真的是非常難纏的存在。但是現在已經不是魔幻位面了。

五十米高的樹人在林海中前進,天空中四十架戰鬥機,如同蒼蠅一樣在天空中翻飛,一發發導彈接二連三的圍繞着地面上這個凸起的巨大樹人發射。大量樹枝被的炸斷,當然這個巨大樹人也在不停的吞噬樹木。

隨着大型轟炸機到達,一發發流線型的精確制導炸彈順着激光制導從上千米的高空,以一連串的姿勢旋轉着朝着地面上這個怪物砸下來,巨大的炸彈在半空中炸開,如同下雪一樣,大量白色的絮狀物,覆蓋了一兩千米的範圍。這些白色的霰灑在了地面上頓時燃燒了熊熊大火。

大樹人所在範圍頓時一片火海,包括這個樹人,雖然一道道綠光瀰漫在樹人樹冠上,試圖將一個個燃燒點撲滅,可是隨後一枚枚燃燒型雲爆彈,巨大的火焰衝擊波將燃燒播撒在更多的地方。

三分鐘內整個巨大的樹人變成了一個熊熊的火炬。這個MT的輪迴者硬生生死在了這個世界呈幾何倍遞增的強大攻擊下。

如果硬要算是誰殺死了輪迴者,並非演變軍官殺死了輪迴者,而是演變軍官讓這個世界上的人覺醒,指示這個世界幹掉了的入侵者。

當然在現在艾麗塔的眼中任迪這幫演變軍官纔是入侵者。破壞了她這位公主殿下在這個世界平靜的生活。破壞了這個平靜的世界。破壞了她這一類貴族,在這個平靜世界的決定權。

沒錯,以艾麗塔這個本位面智慧體的視角,任迪和雲辰和的確是入侵者。但是演變軍官會愧疚嗎?演變軍官只能在這個世界存在固定的時間,來到這個世界本來就是要將決定這個世界的權利交給更精彩的人羣。現在這個世界的主人已經不是貴族了。

當方麗化身的巨大樹人變成一堆燃燒的柴火時,艾麗塔也得到了在方麗的死訊。回想起這個天雲的姐妹,艾麗塔眼角有些溼潤。

儘管諸多天雲的輪迴者已經被機械化部隊追的上天入地,而時候天雲卻對空間中所有輪迴者發佈了一個怪異的提示:“本位面情況有變,請不要使用大威力道具。”

這個指示立刻引起部分輪迴者的錯愕,這幫輪迴者已經被演變驅動的世界力量揍的滿地找牙,已經臨近了黑化的邊緣。此時惡魔小隊,手術醫師從自己的醫療箱中拿出了一個個螺旋藍管。

看着這一管管液體,這個手術醫師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容。這些樣品中有喪屍病毒,以及各種各樣來自異位面的病毒。當手術醫師拿出這些病毒後,天雲空間立刻發出了嚴重警告,可是手術醫師癲狂的將天雲的警告關閉了。

一抹抹清亮的病毒液體被灑到了河水中。

鏡頭切換。

而另一方一隻徹底擺脫了演變徵召兵視角的隊伍,正朝着荊棘寶石帝國的首都前進,這個小隊是神之隊。如果沒有演變在這個世界上,這支小隊原本是魔鬼隊的最大敵人。但是現在這個隊伍不得不重新改變策略了。他們的對手是天雲提示的未知空間勢力的穿越者。天雲根據諸多輪迴者在這個世界遇到的情況,已經確定了該位面演變成這個樣子,是誰推動的,天雲已經百分之九十九確定任迪和雲辰和就是演變在該位面的投放者。所以要求輪迴者在這個世界直接幹掉這兩個人。並且公佈了這個世界衆多雲辰和與任迪可能存在的地點,其中荊棘寶石的首都,就是其中一個地點。

當然這三天被戰鬥機機甲空地一體的戰術消滅大半輪迴者的事實已經證明直接大張旗鼓的硬攻是團滅級別任務。所以這些輪迴者決定先悄悄到達目標點,完成確認。如果有演變軍官就約定毫不留情的攻擊,如果沒有就立刻撤退。

爲首頭髮金黃,但這金色的頭髮明顯是和亞洲人年輕俊美面孔不相符。這位年輕的輪迴者就是神之隊的隊長。剛剛進入這個世界被國家機器碾的上躥下跳,讓這位神之隊的隊長感到自己被羞辱的非常嚴重。這位隊長原本準備是以神俯視凡人的視角看這個位面的芸芸衆生的,但是剛進來就被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國家瞄上。整個國家機器發動起來,立刻讓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隊長從雲端落入凡塵。

現在天雲的提示,讓這個隊長皺起了眉頭。未知勢力的穿越者原本就呆在這個世界最高權力的核心,只有大威力的道具才能快刀斬亂麻的直接突破這個世界繁雜的干擾,直接讓輪迴者面對這個未知勢力的穿越者,解除威脅,而這個時候禁用大威力毀滅級別的道具,在這位隊長看來有點自縛輪迴者的手腳了。

金髮隊長停了下來,跟隨他的其他四個輪迴者感到奇怪,這時候一位有着魅魔血統的女性輪迴者問道:“隊長,計劃有變?”

這位隊長回頭說道:“天雲這個命令非常奇怪?”

一位全身石膚化的輪迴者軍官說道:“禁止大威力道具,難道是害怕難以收場?”

隊長說道:“按照破壞級別判定,核武器爲超級破壞力量,而這個世界這個未知勢力,已經不止一次的使用了核武器。這個級別的破壞力量,爲什麼天雲現在突然禁止我們使用超級破壞力量。”

這時候一位眼睛冒着熒光火焰的法師輪迴者說道:“是不是暫緩使用禁咒卷軸。”

神之隊的隊長點了點頭,說道:“卷軸先收起來,我相信,會有人比我們更先沉不住氣的。”

鏡頭切換到五色谷山區附近。

一位輪迴者看遍佈城市燈光的翡翠城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一個非常光滑的金屬彈頭,在他身邊,隨着他複雜的召喚手勢。一隻藍色的魔幻鳥類飛出來,這個鳥類拍打着翅膀拿起了這個光滑的金屬彈頭。按照這位輪迴者的指示朝着翡翠城上空飛過去。

十分鐘後,巨大的彈頭抵達城市上空。隨着輪迴者的指令這個彈頭炸開了。但是炸開的瞬間,本位面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變化。

這枚彈頭絕對是科幻級別武器,爲伽馬射線彈,輻射範圍爲五百公里範圍。按照地球標準爲第四代核武器。當劇烈伽馬射線接觸到這個世界衆多的人的時候。以該區域範圍內,雲辰和以及所有的徵召兵爲例。無數看不見的點瞬間接收到了該範圍內所有智慧體被影響的信息。

架設光光束在這個世界是無數一維線的聚合,就在這顆伽馬射線彈爆炸光芒剛剛抵達這個世界衆多受影響的人表皮上,對僅僅只是表皮,連一納米都沒有穿透。無數點已經從演變軍官和徵召兵的體內爆發出來徹底堵住了伽馬射線的擴張。

時間在這一刻靜止的話可以看到伽馬射線彈爆炸的光靜止了,一個光球被包裹起來,然後大地依然是精緻的,而伽馬射線彈的爆炸如同時光倒流,伽馬射線彈爆炸沿着原來的路線收縮,變成了一個完整的金屬炸彈如何爆炸,如何被運輸,如何出現在這個世界的過程,被完美的還原了。

演變通過這在瞬間影響本位面無數人的事物出現,精準的找到了天雲的痕跡。

打個比方,如果地面上有很多螞蟻,人是無法區分這麼多螞蟻任何其中一個,但是這個螞蟻突然暴漲了體積。人類就發現了這個非常顯眼的東西。

同樣輪迴者藏匿於芸芸衆生中,演變在本位面大量變量的干擾下,極難判別。只有等演變軍官在位面中尋找目標。不能說演變無能,就像身爲三維生物的我們,在遇到桌面一張非常平整的紙面是不能用手將這個紙面拿起來的,只有用鑷子的尖端夾住一個點才能將這張紙捻起來。

天雲將輪迴者撒入這個面本,演變只能用演變軍官這個鑷子將輪迴者清除,假若這個輪迴者瞬間釋放了影響本位面衆多人軌跡的行爲,然而這種影響並不來源於本位面,而是來源於異位面,這個輪迴者就無比突出。

也就是說如果輪迴者找到了本位面的核彈爆一下,這個核彈從原料到形成成品的過程都是有本位面的大量工人接觸後產生的,其產生的信息完全就是該位面中的東西。演變軍官助推的那點作用,在本位面衆多人爲核彈形成而付出的工作中根本不起眼。但是天雲輪迴者突然拿出來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伽馬彈。好吧,這個影響該位面進程的突兀信息那是十分明顯。天雲處理都處理不了。

演變動了。

雲辰和這裏感受到天空的一抹光微弱的閃了一下,然後什麼都沒了。其伽馬射線彈在該位面釋放的幾億億分之一的能量都沒有,就突然消失了,連帶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的還有釋放這個伽馬射線彈的輪迴者。

然而在釋放伽馬射線彈的輪迴者眼中,超級武器瞬間釋放很快巨大的光芒橫掃了整個大陸,這位輪迴者興奮的看着,該武器釋放者強大的能量,但是卻不知道此事這個世界看起來還是這個世界,城市非常完整,路燈依然亮着,天空中的飛機依然依照慣性飛行,太空軌道上依然有衛星,但是這個世界卻沒有一人了。

如同寂靜嶺的情況,該輪迴者與前一秒的世界已經徹底分叉,他和元淼位面衆多人類獸人,羽族海族已經不在一個位面了,他所在的世界所有非智慧物體都和雲辰和任迪所在的位面相同,但是該輪迴者現在所在的位面已經沒有任何一個智慧生命了。

演變——作爲一個強大高維度存在,其最強悍的能力並不是給三維生物添加在三維世界的能力,而是位面跳躍。也就是任迪這樣三維生物眼中的穿越。

縱使天雲可以給輪迴者添加一拳爆星打的力量,然而越大的添加暴露的也就越離譜,只要在本位面找不到產生如此劇烈影響的來龍因果。演變直接將其送到無人位面去。

這種放逐式的被動穿越非常霸道。當然如果演變軍官加載的能力也是這個世界從未出現過的盤古血統什麼的,一些頂級的穿越怪(天雲沒有能力)也可以做到這種放逐模式的穿越。只是非常可惜,演變軍官被加載的天賦恐怕比所有穿越怪控制下的輪迴者都要弱。弱到無法和本位面的智慧生物區分。至於演變的道具?每一個道具都儘可能的不針對位面本土生物,隻影響從異位面降臨在這個位面的智慧生物。

這就是演變製作道具基本法則。

放伽馬射線彈的那個輪迴者預計在16天后才能被天雲重新從無人位面弄會交戰的戰場位面上去。不是天雲不想快一點,而是演變將輪迴者所在無人位面藏的很遠,天雲雖說因爲聯繫知道該輪迴者的大致方位,但是需要從一個個位面重新尋找。只有找到那個位面才能輸出足夠的能量讓該輪迴者返回。

被演變轉移無人位面的輪迴者不止一個。他們暫時脫離了變量聚集生長的位面,但是戰爭並沒有遠離他們。 演變作爲四階,只有四階才值得她(他)出手。當來自天雲的大威力干擾作用於元淼位面的時候,就是天雲的力量在擾動位面了。演變的手段才讓任迪等三維生物從自己所能看到的視角對比出了演變的強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