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地方四面環山,風景美得很,四周綠色盎然,周圍的山頭上樹木蒼翠,確實是個好地方。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一個組負責一個小山包,這三四十斤的苗,能栽好幾分的田。

村長細心教導我們如何栽種,當然我是很會的。

用鋤頭勾起一個小坑,然後在坑裏輕輕放下苗子,然後把土緩緩蓋上,不能壓傷根莖就算栽種好了,實際上很簡單,但是也需要細心,不然成活率就會變小,到頭來還要補栽。

一上午的時間,我們也栽完了一小半的苗,畢竟我懂栽種所以速度自然快很快。

午飯是盒飯,大家聚在一起三三兩兩的吃,倒是挺有味道的,幹了活就特別能吃,而且我平時就挺能吃,練武的人不能吃,哪兒有力氣練武。

我一個盒飯幾三下就吃完了,吃完了還有點意猶未盡,王巧巧把她的盒飯分了一半給我,我也沒客氣,三下五除二吃了,陳俊濤在一邊臉都綠了,但是很快他就下定決心的磨樣,看來是不想放棄的樣子。

吃完休息了會兒,我們又開始繼續勞作,我們這個組是最先做完的,腦袋有問題纔去幫別人,早完成,我們三個也早點休息。

村長見我們完成了就走了過來,他是個六十多歲的老人:“你們三個栽的不錯哦,行距分明,坑也適合。”

被誇了,我們三個自然也比較高興。

王巧巧笑着說:“村長現在這麼早,您能不能帶我們上山裏看看啊,我看裏面風景好好看哦。”

村長聞言,嚴肅的搖了搖頭:“這個地方有個傳說,你們可不能到處亂跑。”

他這麼一說,我們頓時來了興趣:“村長給講講。”

村長好像陷入深深的回憶:“那是很多年前了,傳說中這片山林有巨人居住,有身高兩三米的,有身高七八米的,一腳能把人踩死!”

我們三個聽得嘖嘖稱奇,不過傳說畢竟是傳說,估計他們兩個只當做故事來聽,不過我可不一樣,我經常面對的時候科學都無法解釋,饒有興致的想聽一聽。”

“我聽我曾祖父說,那些巨人還喜歡吃人,雖然我從來沒見過,但是我們村裏都很信這個傳說,所以你們不要再這片山林走,更不要企圖往更深的地方走,雖然風景很美,你們這些城裏面的娃娃很喜歡,但是可不要被美麗矇騙了。”

我笑着說:“村長,那您這邊還帶我們來這裏種植,豈不是很危險。”

村長尷尬的笑了笑:“這裏只是邊緣,我們世代都在這裏播種所以肯定沒事,據說有不少偷獵的進去就沒有出來過。” 我又問道:“那村長,你們村裏人知道這巨人長成什麼樣子嗎?”

村長點了點頭:“有聽過,腳趾頭和手指頭都是三根,比我們人少二根,渾身青毛,眼睛是綠色,頭髮跟樹根一樣。”

這孃的不是地獄巨鬼的形象麼,怎麼成了陽世的巨人了,又是個無聊的傳說,我瞬間沒了興趣,找了個斜坡靠着,小酣一會。

下午四點鐘的時候,大部分的同學都已經種完了,沒種完的也吩咐不要種了,因爲要在天有黑意之前趕下山去。

領班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老師是我們班主任叫做方勇,同學們也集合了起來,開始點名時候,發現少了三個人。

“楊建超他們三人組有誰看到過嗎?”方老師問道,眼神也四周看。

有個同學舉手:“他們三個我看到往山裏走了,說是去拉屎了。”

說拉屎的時候,大家都鬨笑了。

去上廁所了,方老師也沒多想了:“那大家等等吧,對了他們去拉……多久了?”

那同學想了想:“剛吃完中午飯他們就去了,已經有三四個小時了吧。”

“什麼?!”方老師的臉瞬間黑了:“他們朝哪個方向走的?”

同學指了指個方向:“好像是朝這個方向走的,他們一上午也不知道在搗鼓什麼,油菜也沒種多少。”

看着他們指的方向,村長的臉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子,估計是想到他們那個傳說了,那不是扯淡嗎,地獄的東西這麼會在陽間,陽光分分鐘殺死他們好嗎,不過他們消失了這麼久,確實也讓人擔心。

方勇心急如焚:“同學們,你們先下山,我跟村長去找找同學,如果晚上八點我們還沒有回來,就去報警。”

“方老師,我也來幫忙吧。”我覺得尋人的話,我可能能力要大一些。

“好,但是進山要跟老師寸步不離。”方老師也沒有拒絕,多個人多分力,但是他也不敢讓所有同學都進山尋,畢竟快已經下午四五點了,天快黑了,到時候天黑下山很危險的。

“我們是一個組的,我也要去。”王巧巧主動請纓。

陳俊濤見狀也搶着要去,其他同學也有想去的,但是最後也只同意我們三個跟着。

這確實讓人着急,這三人這麼久沒有出現,在山裏迷路和遇見野獸是最危險的事情。

事不宜遲,我和王巧巧陳俊濤,還有村長和方勇老師就開始進山尋找。

這上裏面只有一條路,雖然有點荒,但是還是看得出來有一條路,不是很寬,剛好可以兩三個人並行。

這山上氣候溼潤,我讓大家走在我身後,我仔細觀察地上,沒走多久看見了兩三對鞋印,這鞋印很新鮮,而且還是運動鞋特有的紋路,這個年代有誰穿着運動鞋往這山裏跑,肯定是拿幾個同學的腳印無疑了。

村長嘖嘖稱奇:“小夥子,你觀察能力挺強哦。”

“常識而已啦,證明咱們方向沒有錯,走吧!”

我們五個一邊走,一邊喊,偶爾也要觀察地上腳印在不在,但是幸運的是氣候溼潤造成泥土很軟,腳印一直清晰可見,而且腳印都是向前進的方面,還沒有發現折回的腳印。

這一走就是半個鐘頭,我嗓子都喊啞了,還好村長帶了水。這條路越走越小,本來容納三人並行,現在最多能容納兩人。

這人沒有找到,我們五個都是着急的很啊,這三個人到底是怎麼想的,跑那麼遠幹嘛,真是無法理解。

現在已經是下午五點了,這個季節的天挨不到七點過就會黑,我們還有兩個小時的尋找時間,黑了在山路尋不是我們該做的。

這裏的樹木非常茂盛,隨便一棵樹都有一個人那麼粗,幾十米高的書比比皆是,樹多了,雜草沒有陽光,長的就少了,不過堅強的帶刺藤條還是長的密密麻麻,行走起來非常麻煩。

又找了大半個鐘頭,大家都感覺非常疲憊了,樹木參天讓天黑的更快了。

“方老師,我們先下山把,這個情況只有找警察來處理了。”村長有點不想往裏面走了,在這麼下去天就快黑了,確實不太安全。

“不行!一定要找到他們!”大部分老師都是很關心學生的,方老師喊這麼久,水都沒顧得喝一口。

村長也說不過方老師,也只有跟着一起走。

大約又走了三十分鐘,我們從四點找人到現在走了兩個多小時了,這小路已經只能容許一個人穿過,而這時一個巨石出現在我們眼前。巨石上好像天生長着複雜的圖案,村長一見這個石頭面色就變得無比慘白,他看了看天色:“方老師!馬上天黑了,不能進了。”

方老師快絕望了,找了這麼久還沒找到人,但是很快眼中閃過堅決:“村長你帶着這三個娃娃先走,我不找到他們是不會回去的!”

我們三個怎麼可能讓老師一個人找呢,就開始勸老師,見方老師還要往裏面走,村長看了一眼巨石,幾下衝到方老師面前,撲騰一聲跪下了:“方老師,就算老頭子我求你了,我們祖先人說過,如果見到這個石頭絕對要退走!”

方老師也急的馬上把村長扶起:“村長您又是何苦呢!”

村長老淚縱橫:“學生走丟了,我也一樣擔心啊,只是啊,這真不是我們能力範圍,我們還是交給警察來搜救吧!”

沒辦法,村長怎樣也不要我們再過去了,我們之後掉頭,沒走多久就天黑了,周圍時不時有稀稀疏疏的聲音,王巧巧很害怕的拉着我的衣服,這點黑對我來說倒沒什麼,我能看的很清楚是幾隻鼴鼠在地上拱。

村長帶了手電,但是燈光還是很微弱,勉強看得清路,沒走多久就感覺到噼裏啪啦的落了大雨,這雨打在身上生疼,我們五個不由得加快腳步,同時也爲走失的三個學生擔憂。

出來比進來快一些,兩個小時的樣子我們就走到了我們種植油菜苗那裏,走出來之後沒有了大樹的掩護,那雨直接往身上淋一點都不好受,雨大的連眼睛都不怎麼睜得開。

不過走到這裏,路已經寬了很多,一共走了四個多小時,終於到了鄉上的學校宿舍。

王巧巧說他冷,我摟着她的肩膀,陳俊濤這b也往這裏擠,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過,學生們都還沒有睡,警察來了五六個。

警察看見我們回來就說:“可擔心死你們,怎麼那麼晚還沒有回來,人找到了嗎?”

我們五個失落的搖了搖頭,警察讓我們先換一身再說。

這雨越下越大,如瓢潑一般,風也很大,不過這教學樓已經比較現代化了,在裏面倒是沒有受到大雨的影響。

所有同學都沒有睡意,都在爲失蹤的同學感到擔憂。

老師找到警察,要求他們馬上搜山,警察直接拒絕了:“方老師,請理解一下我們人民警察,學生失蹤我們也很擔心,但是這種惡劣的情況下,就算是我們警察山上也無疑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雨這麼大,很可能會有山洪,甚至泥石流,今晚要找人是怎麼都不可能的了。

“我們大家都很擔心失蹤的同學,但是今晚是沒有辦法了,大家好好休息,明天天氣好點了,大家跟我們警察一起去找同學,畢竟人多力量大。”這鄉上的警察也在安慰我們學生們。

我也很擔心這三個同學,但是我更對那個大石頭上面的圖案很好奇,實際上我非常想往裏面走走,看看到底有什麼,而且我又直覺,他們三個很可能就在裏面不遠。

第二天,大家心裏都籠罩起一層陰霾,因爲這雨好像一點小的意思都沒有,而且白天都在打雷,河道里面的水已經變成了渾黃色,而且還有斷的樹木飄過,偶爾還能聽見嘩啦啦山體滑坡的聲音。

到中午時候,那三個同學的家長趕了過來,其中一個家長看到方勇老師就上去拳打腳踢:“要是我們孩子有什麼事情,你也不用活了!”

方老師大概是在體諒這家長的憤怒,畢竟同學丟了,自己的責任很大,所以一句話都沒有說,任由這兩個家長打他。

打兩下就算了吧,還一直打,有點看不下去了想去幫忙,但是又放棄了。

萬事皆有因果,雖然怪這三個同學自行亂跑,但如果方老師監督再嚴格一點,或許就能阻止這件事情的發生,這方老師一半的因由方老師起,所以這一半的果他還是需要承擔的,然而另一半果已經被這些家長承受了。

警察把家長拉開,但也不好說什麼重話,只是勸導他們,然後讓他們放心,警察一定會全力搜救的。

只是這滂沱的大雨加上泥石流,誰敢進山啊,第二天依舊下雨,警察也硬着頭皮上山一次,但是沒多久就退了回來,這種情況下難以搜救啊。

在這麼拖下去山上的三個必死無疑,我覺得這樣等下去不是太好,正猶豫要不自己上山一次。 這兩三天因爲我跟王巧巧陳俊濤是三人組,所以走的比較近,想一個人單獨行動不是太容易,將所以需要的東西準備好了,我找了個藉口,穿了件雨衣和水桶鞋:“我去小賣部買點東西。”跟他們兩個說一下,我就悄悄朝着山上走去,以我的身法,要到山上肯定比一般人快一點。

不過沒走多遠就感覺後面鬼鬼祟祟跟着兩人,我故意等着他們,待他們走進我才發現是王巧巧和陳俊濤兩個。

“你們兩個往山上走幹嘛!”我無語的問道。

王巧巧哼哼的說:“那你往山上走幹嘛,是不是想找人,我們可是三人組,想獨自一個人找同學,沒門兒!”

“胡說,我只是想走山上玩兒!”

“你有病啊!下這麼大的雨去山上玩兒!別墨跡了,走吧!”說着王巧巧就往上走,陳俊濤對我嘿嘿一笑,像狗腿子一樣跟在王巧巧後面。

我無語了:“到時候摔死別怪我!”沒辦法只能帶着他們三個。

這路也太爛了,怪不得連警察都逼了回來,有些地方的泥都快齊腰了,而且不停的有落石:“太危險了,你們兩個還是下山吧!”

前面已經沒路,已經被泥石流衝沒了,上面到處的亂石和黃泥,而且還在流動,稍不注意就能把人給瞬間活埋了!

這兩人完全無視我,感覺我好想個人英雄主義一樣,一股腦往前衝,這時一個石頭落了下來,我一把將王巧巧拉了過來,而陳俊濤我一腳踹了過去,他整個人撲在了泥裏!

陳俊濤想罵我,但是見剛剛纔從他呆地方落過的石頭,就沒在說話。

“想死我不拉你們,只不過要什麼都聽我的,跟着我的腳印走!”既然他們死活要跟着就讓他們跟着把,真是多了兩個累贅。

這一路崎嶇坎坷,以我的經驗和判斷力,好不容易纔走上之前找他們的那條小路上。

走到這裏,實際上路就稍微好走了一些,至少沒有泥石流和落石了,只不過斷樹和落石橫七豎八也不是特別好走,雖然我們都穿着雨衣,但是身上還是溼了一大半。

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走到了上次那個石頭那裏,我們三個走到這裏都停了下來。

“你們兩個迴避一下!”我對着他們說。

兩人很不解的看着我。

“我撒尿,快轉過去。”我不耐的說道。他們兩個撇了撇嘴,轉過了身。

我取出幾張符咒,擺了幾個青岡石,打了個手決,然後用泥土輕輕蓋上。這是我布的一個小陣,以防萬一萬一迷路至少還找得回來。

做完記號,我就讓他們轉過身來,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當我走過石頭的時候,感覺一陣刺骨的寒意,把身上的寒毛都立了起來,我看了看他們兩個,發現他們並無異常。

我以爲自己多心了,然後也埋頭往前走去,我們三個也開始呼喊他們的名字,畢竟從這個地方開始我們沒尋找過。

這走進來,感覺跟外面沒什麼兩樣,只是路反而寬了很多,走了不到二十分鐘,雨也小了很多,到最後從傾盆大雨變成了毛毛雨,雨停了是好事啊,這樣警察就可以集合人上山搜尋,我們就不用單獨找人了,這樣很危險。

我爬上一棵樹,往上下眺望,發現山下依舊籠罩厚厚的烏雲,看來外面的雨勢並沒有好轉。

這種氣候其實也不奇怪,有些時候,一個很小鄉村,你在村東和村西,感受到的雨量都是不一樣的。

沒走多遠我就發現有幾個菸頭,撿起來一看是“中華”香菸,那時候能抽上中華煙確實算得上土豪了,不過我們都是城裏面的高材生,抽的起中華不算什麼稀奇事,那肯定就是他們三個了,之前我在廁所看見過楊建超他們偷偷抽過煙。

看見菸頭,更加給我們尋找人的信心,而且雨勢小,路又寬,一條直路,走起來特別輕鬆。又走了一個多小時,腳印依舊在往前,我萌生了退意,我們進來的時候太長了,該回去了。

“我們要不還是先回去吧?”主要我擔心的是王巧巧和陳俊濤兩個。

他們兩個停了下來沒有說話,顯然也爲一無所獲感到失落,我也理解。

停了一會兒,我轉身,一擡頭,我渾身的毛都炸了起來!

這時我第一次感到恐怖情場!

路呢?

路呢?怎麼沒路了!?我們分明從這裏走來,這回頭一看,哪兒還有什麼路,只有密密麻麻的帶刺荊棘。

他們兩個回頭看見這個場景,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我趕忙掐了一個手決,還好能感應到我的小陣所在位置,只是沒過多久我臉色就變得無比慘白,因爲我的小陣在挪動,隨時都在動,一會兒在東,一會兒在西,一會兒在北,甚至一會兒在我身邊,這是什麼情況?

陳俊濤畢竟是男生嗎,他很快恢復鎮定,就把一隻手放在王巧巧的肩膀上安慰她,雖然我很想把他那隻手給剁了,但眼下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

“既然回不去,我們就往裏面走一回,說不定有別的出路。”

他們也點頭表示我說的可行,既然可行,我們簡單休整一下,就往裏面走去。

往前走了一個多小時,就看見一條分叉路,這分岔路兩週一片狼藉,殘破的樹木到處都是,而且很新鮮,像是剛斷不久一樣,還有不少莫名其妙的大坑,由於太泥濘看不出來是什麼坑,這,兩條路我仔細看了看,左邊那條路還能看到腳印,但是很雜亂,有向前,有向後,而右邊的腳印全部都是向前,而且腳印很重,很可能是奔跑時候留下的,從這個推斷他們現在應該在右邊這條路。

希望他們沒事兒,我們三個繼續前進,我們一邊走,一邊輕聲喊,不敢喊太大聲,畢竟這裏也算得上是深山了,驚動野獸不太好。

我們往右邊那條小路,走了十多分鐘,輕輕喊着他們的名字,這時候一到身影悉悉索索的在雜草中穿梭着,我立馬把匕首掏了出來。

陳俊濤雖然害怕,但是也站在我旁邊,把王巧巧護在我們兩個的身後。

窸窣聲越來越近,最後我們看清楚來的身影,不是別人,正是失蹤了兩三天的楊建超!

此時他一臉都是泥巴,身上的衣服也泥濘不堪,還有很多青苔,他一過來看到我們就馬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朝我們招手,示意我們跟過來。

我們跟着他穿過幾片草叢,然後來到一個非常隱蔽的小山洞口。

走進山洞,我就對這個山洞的結構很好奇,仔細觀察,居然是一顆樹木的樹洞,這周圍全部都是樹的纖維,上面還長滿了蘑菇。

失蹤的三個同學都在這裏面,雖然樣子慘了一點,但是還好都還活着。

來到山洞裏,楊建超開口了:“王子良,怎麼你們也進來了。”

陳俊濤氣的不行,抓着他的領子就打了他一拳:“你要知道你們三個失蹤,同學們有多擔心你們!”

我阻止了陳俊濤:“到底怎麼回事兒,你們三個怎麼跑這麼遠。”

楊建超嘆了口氣:“那天種油菜,我們三個覺得無聊的很,找個上廁所的藉口就躲在山裏面抽菸,我們一邊走,一般到處欣賞風景,心說到下午結合的時候我們就跑回去,這樣就不用種油菜了。”

不知不覺,我們走到一個巨石下面,我們前腳踏過巨石,後腳那個石頭就不見了,路也沒了,我們都嚇傻了,一直呼喊同學們的名字,根本沒有迴應。

無可奈何我們就順着路走,希望能走下山,沒走多久我們三個就聽到有人的怒吼聲,就好像平時我們發泄一樣的喊聲,我們很高興,就順着聲音走了過去,心想有人就好了。”

沒走多久就看見一個小山包有個人坐在那裏,但是隔得太遠看不清楚。

我們就朝着那邊呼喊,那人也朝我們走了過來,原本以爲他離我們很近,但是走了很久他纔看清楚他。

他上身赤,裸,下身圍着一個草裙,頭髮很長,臉上長滿了鬍子。

他身體隨着離我們越來越近,變得越來越大,直到幾百米開外才看清楚是個起碼五米高的巨人,我們三個趕緊掉頭跑,他也從走路變成奔跑,跑的太快了,我們一路逃竄,險象環生好不容易纔躲開他。

聽完之後,我跟陳俊濤和王巧巧三個人的臉上寫滿了扯淡,五米高的巨人?神農架野人我倒是聽說過,五米高的巨人我可沒有聽說過,而且還和人長的一模一樣。

見我們不相信,楊建超的面容一下子猙獰了:“你們要相信我,是真的,這幾天他時不時在這邊走動,肯定是在尋找我們,我們要是被他找到,肯定會被當做食物的!”

說着楊建超把我們往樹洞的更深處帶去,到了一個角落,他把一個樹枝揭了開,一具乾屍赫然出現在外面面前,王巧巧嚇的面色慘白,趕緊撇過頭。 這乾屍皮肉還在,按理說這樣潮溼的樹洞屍體應該會腐爛,但是成爲乾屍這種偶然也不是很稀奇,他穿着還是很現代,看樣子沒幾年才死的,奇怪的是他的一隻腿沒了,像是被野獸撕裂的。

楊建超指了指乾屍身旁的洞壁,上面好像刻了字,因爲時間原因看的不是特別清楚,但是其中有幾個字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他,要,吃,人!”

我們全部蒙了,這意思說我們來到一個有吃人巨人的地方,而且還出不去。這乾屍身邊還有一把槍,但是已經不能用了,彈夾裏面一顆子彈也不剩。

我們再震驚之餘突然聽到一聲震天怒吼,莫非那巨人出現了?楊建超他們三個嚇得瑟瑟發抖,但是還算淡定:“別,別,別擔心,這幾天我們躲在這裏都沒事。”

我腦袋飛速運轉,我王子良可不能一輩子躲在這種地方,如果我用上自己的食屍鬼血符,加上渾身解數,也不一定拼不過這個什麼巨人,不過之前血符被我使用過一次,沒剩下太多精血了,最多我還可以使用兩次。

震天怒吼之後,就聽見砰砰砰的聲音,地面都在震動,像是隕石落在地面上一樣,而且聲音越來越近,我感到了一股食屍鬼的氣息在快速靠近,這地方居然有食屍鬼?

真是屋漏又逢連夜雨,不過這食屍鬼好像在和巨人戰鬥,外面鏗鏘之音不絕於耳,雖然我很想出去看看,但是不想暴露我們的藏身之所,畢竟這裏還有五個同學的生命我要負責。

但是很快我就很不安了,因爲那食屍鬼的氣息越來越近,好像在朝這邊奔跑,我的符咒和匕首捏在手中不停顫抖。

很快兩道身影掠進樹洞,一看到那兩人,我緊張的心情一下子就放鬆了。這食屍鬼和巨人都是吃人的主,還好來的人不是食屍鬼,而是沈鶴,和她那無比乖巧的徒弟沈夢瑤,之前在醫院一別如隔三秋啊。

雖然她們師徒二人此時狀態不太好,但是鶴髮童顏的沈鶴依舊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女流,那沈夢瑤乖巧的臉蛋上沾了幾點泥巴,卻無法破壞那乖巧的氣質,臉蛋和脖子上紅潤的肌膚給人吹彈可破的感覺,當然,王巧巧可不比他差,就是風格不一樣,王巧巧每天能看見,這個可很難見到,所以會不自覺多看兩眼。

沈鶴一愣,她可沒想到有人在裏面,不過她當務之急是把食屍鬼的血氣散掉,剛纔感覺到食屍鬼的氣息是因爲她使用了師父製作的血符。

實際上現在的食屍鬼都會內斂自己的氣息,當然除非在戰鬥狀態,或者吃人狀態,那就能清晰的感覺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