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內非常安靜,即使沒開免提,易醒醒都能清晰聽到裡面胡坊說話聲音。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就是慕阮楓那個軟蛋,這回可是真慘。」

「前段少爺說是讓我將慕阮楓殺害姚善思的視頻公布出去,這一公布雖然在國內沒有什麼反響,但是在國外簡直熱鬧不行。」

「姚氏集團三位當家,知道親生妹妹是讓慕阮楓活活動手打死的,怎麼可能放過慕阮楓。」

「就在一個小時前,三位當家已經抓到慕阮楓,而且對他實施的是最殘酷的刑罰。」

「他們直接就把慕阮楓一把抓起,丟進蛇窟裡面,他們說是慕阮楓的心腸比毒蛇還要歹毒,所以讓他死在這種環境當中。」

易醒醒聽著胡坊的話,忍不住打個冷顫,倒不是心疼慕阮楓,而是害怕的,這個姚氏集團倒是真的可怕,這種刑罰都能想得出來。

「咳咳,這種事情有什麼好說的。」

「不是,少爺前段時間不是和我說過,如果有慕阮楓的消息,第一時間通知的嗎?」

「而且少爺應該非常高——」

胡坊的話只說一半,電話那頭已經權離亭已經掛斷電話。

剛剛還在和易醒醒說,說自己從來沒對聶元嘉出手,但是下秒胡坊撥打電話過來,說是慕阮楓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死亡。

不管怎麼看,權離亭都覺得易醒醒即將發火。

就在權離亭準備承受易醒醒怒火的時候,易醒醒平淡開口說道:「聶元嘉的事情不用另外安排下去。」

「聶元嘉一心想著要往上爬,上回因為主任這個位置,可以將我賣給慕阮楓。」

「將來為院長的位置說不定會做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

易醒醒這番話落在權離亭耳畔,權離亭感覺一直精心護著的姑娘終於長大,懂得是非黑白。

「至於慕阮楓——」

易醒醒的話,只說一般,權離亭的心再次往上提,也在這個時候,汽車已經抵達易家別墅。

「至於慕阮楓,知道為什麼喜歡他嗎?」

權離亭木訥的搖搖頭,那個時候好像問過易醒醒這個問題,易醒醒的回答是不管哪點慕阮楓都比你好。

「因為一個誤會,一個非常美妙的誤會。」

「十四五歲的年紀,最是喜歡幻想的時候,最是喜歡英雄的年紀。」

「而慕阮楓就在那個時候出現。」

權離亭有些不想聽下去,覺得非常刺耳,但是易醒醒卻偏要繼續說下去。

「那個夜晚對我而言印象太深刻,以至於過去十多年,依舊能夠說得非常清楚。」

「那個夜晚,班級組織畢業晚會一起出去玩,天是灰濛濛的,總感覺像是罩著一層霧般。」

「而我很傻,身邊沒有朋友,喝醉酒,出去閑逛。」

「當時有幾個男混混過來想要撕開我的衣服。」

權離亭聽著易醒醒說話,她越說,權離亭越覺得熟悉。

「當時有人衝上來不顧危險,為我打架,替我挨打。」

「但是一直背對著他,所以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記得他在不停喊著,讓我先走。」

「當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是在醫院,身邊只有慕阮楓守著。」

權離亭此刻眼眶已經逐漸泛紅,當時因為怕易醒醒擔心他的傷口,所以權離亭安排慕阮楓送易醒醒去醫院。

卻沒想到中間出現這種誤會。

「然後問慕阮楓,是你救得我嗎?」

「慕阮楓的回答,是的,是我救得你。」 他越用冷水淋他的小寶貝,他的小寶貝就越紅腫,腫得就像根大蘿蔔似的!把他自己都給嚇到了。

郝健只好裹着一根浴巾,憑着最後一絲微薄的意識,踉踉蹌蹌地又走了回去。

郝健望了望躺在自己身後比自己還要神智不清的張小柔,再低頭看了看男士金錶,視線恍恍惚惚的,暈暈炫炫的,看了好半天才看清,馬上快晚上十點了!

也就是說從張小柔中了媚藥到現在爲止,已經過去快三四個小時了,她那情狀,像是已經快撐不住了!看來真的沒有辦法了!

張小柔完全失去了意識,蜷縮在大牀中央,只覺得無數片那綿綿的羽毛在她的身上輕拂,她渾身又熱又燙,飢渴不已,喉嚨裏發出顫抖的呻吟,嚶嚶啞啞的說不出話來……

她如同驚慌失措的小鹿一樣漫無目的的亂拱亂動……

分外惹人心疼!

那嬌得快滴出水來的聲音,聽得郝健心裏一陣慌亂,就像觸電一樣。

郝健開始有點心慌意亂,意亂神迷,他感覺自己的神智正在一點一點的變得不清楚,他知道這是真正的藥性上來了。

他原本坐在牀挺上,他的視線深深地被張小柔給吸引住了,有一種想要撲上去的感覺從他的腦海裏躥了出來,思想完全不受他控制。

“不行……”

這樣下去肯定會壞事的…

郝健連忙挪動屁股,都挪落到了牀角里,他突然發現自己渾身變得特別的有勁兒,就像很多力氣使不完一樣。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看來情況比剛纔更嚴重了!他覺得自己渾身發熱脹痛,彷彿身體裏有一股氣,不發泄出來會很難受,渾身不舒服,尤其是下半身那裏又脹又痛,疼痛難忍……

他掙扎了小半會兒,低頭欲對着自己的手腕再狠狠的來一口,卻發現,他的手上的血窟窿牙齒印已經血流不止了,血液都已經粘稠了。估計再咬一口自己就該休克了,一命嗚呼……

郝健點上了一支菸,他蜷縮在牀角,修長有力的手指夾着一根香菸,顫抖的遞到嘴裏,深深嘬了一口,然後緩緩地吐了出來,一圈一圈的將他整個人的臉都給瀰漫住了,他的臉上掛滿了愁緒和猶豫,他像是在深深的思量着什麼!

郝健這才爬了起來,將菸頭在一旁的菸灰缸裏摁滅以後,將菸頭扔到旁邊的垃圾桶裏,就聽見他的身後傳來某女的嗯嗯低嚀聲和嬌喘……

他有種含笑半步顛的感覺,踉踉蹌蹌的走了過去。重新坐回了牀挺,在幽幽的燈光照亮下,一個鮮活柔嫩到爆的女體清清楚楚地呈現在他的眼前。

“……被折磨得很難受嗎?”郝健一手拉開了他的浴巾,扔到了地上,擰着眉躺到了牀上,極其富有彈性的牀墊重重地陷了下去。

“呃……”張小柔輕吟了一聲,聽得郝健心都快酥了,頭皮都快炸了。

其實,郝健的情況也不比她差,下身臃腫得堪比大駱駝,再不得到紓解,他感覺都快要爆炸了。

他找了個舒服的方式,在牀上平躺着身子,臉上的汗珠直往下淌,他只得通過自我揉摸來緩解自己的窘況和渴望……

張小柔此時已經完全被感官直覺支配,很顯然,她嗅到了郝健作爲一個肌肉健壯的男人獨有的男人味,她反覆呻吟着,滿頭都是大片大片往下直淌的汗水,她向着她渴望已久的氣息,焦急地向着郝健蹭了過去。

當張小柔剛碰到郝健的時候,郝健身子一怔,就像全身觸電一樣,柔軟的觸感寸寸從全身各處襲來。意識薄弱的他知道背後是他內心深處的渴望,真想一下子翻身壓過去,但是……

心裏猶豫着,一回頭,郝健就和她面對着面,空氣中瀰漫着微妙的香甜,張小柔的面容帶着小鳥依人般嬌羞的紅潮,以及她那芬芳的體香帶着極致的誘惑。郝健趕緊別過頭,眉頭一皺,就把旁邊牆上的角燈給摁熄了……

瞬間,整個臥室陷入了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燈熄了以後,郝健怦怦直跳的心臟才緩緩放慢了下來。

燈熄滅以後,張小柔更加不安分了。在渴望中翻滾着,拼命掙扎着,手腳不安分的躥動着……

郝健鉗住她不安分的手,混亂中被她碰到了他自己手胳膊上的傷口,痛的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他開始有了點短暫的清醒意識,伸手摸了摸張小柔的臉頰,觸手滿掌溫軟,同時還摸到了一手的熱汗,溼漉漉的。

看來自己不能再猶豫了!她快等不了了。

郝健摸了摸張小柔的頭,翻身上去,低聲道:“對不起了……張小柔,只是爲了解我們兩個的媚藥……”

另一個房間裏,那個女老闆娘已經向那丁躍鵬索要了一次又一次,雙方都還不滿足,丁躍鵬也早已完全失去了意識,看來這藥確實太強大了!他倆仍在奮力激戰中…………………………………………………………………………………………………………………………

郝健額頭上淌着大片大片的汗珠,忍不住用纖細修長的手指觸碰張小柔側臉,身下的張小柔如飲佳釀,完全失去意識,不能思考,無法辨別,只想立刻擁抱上那充滿男性氣息的,近在咫尺的身體,紓解自己體內的極度渴望。

張小柔突然將臉湊了過去,埋在郝健的掌心裏,她只想深深地允吸着獨有的氣味,只是對於她來說,這種氣味十分具有吸引力,讓她迷戀,且無法自拔……

胸口彷彿有團積焰,在不斷的不斷的燃燒,驅使她向着郝健緩緩靠近……

郝健感覺到了她的急不可耐,他頓了頓,深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怦怦直跳的心平復了下來,然後用手按住張小柔不安分的肩膀,手胳膊用力,將她壓住動不了,然後將自己整個人懸在張小柔的上方……

整個臥室裏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只聽得見兩人怦怦的心跳……

咻…她的素手玉指觸不及防的勾了上去……

郝健怔了怔,身子僵硬了起來…… 第929章賬本與松本集團有關

「或許本身慕阮楓並沒有什麼意思,或許慕阮楓只是希望在我心中增添幾分好感,讓我能夠在你身邊說說他的好話。」

「但是那個時候的我,是真的愛上他,或者是愛上在混混當中讓我跑的那個少年。」

權離亭不停的搖頭,過去很久才找到自己聲音,說道:「不是這樣的,一切都不是這樣的。」

「是我,那天晚上是我擋在你的身上,是我中刀,所以拜託慕阮楓送你去的醫院!」權離亭目光通紅,喘著粗氣說道。

要是早點知道慕阮楓這個軟蛋瞞著這件事情,權離亭絕對不會讓慕阮楓死的這樣痛快。

「是的,我都知道,在鐵盒裡面看到印章時候,順帶看到你的日記。」易醒醒的心情已經平靜下來,其實剛剛知道這件事情時候,她的心情同樣崩潰。

因為慕阮楓導致他們整整錯過這麼多年,一直都在彼此怨恨,想想就覺得不值得。

「權離亭,上次看你在監獄被毒打,所以把爸媽留給我的嫁妝通通拿去賣掉,換六十萬讓監獄里的瀟哥給你上藥。」

權離亭愣愣的點頭,覺得易醒醒話題跳的有些快,權離亭都有些跟不上來。

「六十萬是我全部嫁妝,現在易氏集團倒閉,易醒醒就是一個窮光蛋,所以願意娶我嗎?」易醒醒鼓足勇氣說道。

前面所有一切通通都是不重要的鋪墊,這句話才是重點。

易醒醒不想再和權離亭繼續錯過下去,她想補償這個男人!

但是權離亭根本沒有想到這點,聽到易醒醒說沒有嫁妝,開始著急起來。

「什麼黑店,伯母留給你的首飾,怎麼可能只值六十萬!」

「這家破店給我等著!」

「醒醒,明天,明天,就幫你把首飾要回來!」

易醒醒聽到權離亭這番直男的話,臉色由微紅轉為白色,最後直接拿起包包下車。

關門的時候,發出重重的砰的一聲,這個木頭活該總是錯過自己!

權離亭抓抓頭髮,沒有想明白易醒醒怎麼突然發火。

另外一邊,俞薄樂絲毫沒有因為權離亭提前離開宴會難受。

她的心理足夠強悍,強悍到可以應付所有一切,況且原本俞薄樂對權離亭就沒意思。

等到晚上十點,宴會結束,所有賓客陸陸續續退場。

陸司寒與南初先送容幼儀回家,然後準備一起回到琉璃別院。

這個時候天空開始下起小雨,隱隱有開始變大趨勢。

安靜的車廂內,陸司寒手機鈴聲響起,是秦凌予電話。

「二哥,這個時候專門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情?」

「有件事情,如果今晚不說,恐怕今晚我就無法入眠。」

陸司寒在車廂內,聽到秦凌予這樣說,正襟危坐起來,問道:「到底什麼事情能讓二哥這樣緊張?」

「是和賬本有關。」

「有些賬目做得非常隱蔽,但是仔細調查以後還是可以找到蛛絲馬跡。」

「申徽浩賬本當中與松本集團有扯不開的聯繫。」

陸司寒聽到秦凌予這番話,表情變得深沉起來。

時間過去良久,陸司寒輕聲說道:「好的,二哥,這件事情依法調查下去。」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豪門獨寵:寶貝別再逃 剛剛掛斷電話,突然間汽車猛地剎車,發出吱的一聲。

「祝林,怎麼回事?」

「先生,外面有人跪著,真是好險,差點就要撞上!」

「看著那人,好像是松本莓小姐。」祝林仔細打量以後說道。

陸司寒聽到這個名字,拿出一把雨傘,打開車門,不顧雨水濺濕他的褲腿,來到松本莓面前。

松本莓感覺雨水沒有落在她的身上,抬眼往上望去。

看到陸司寒的瞬間,松本莓立刻上前抱住他的腿,流著眼淚看上去相當可憐。

「司寒哥哥,司寒哥哥一向最疼我的,求你不要懲罰爸爸媽媽,好嗎?」

「雖然賬本的事還沒說出來,但是爸媽已經和我說過,真的沒有想到他們居然這樣糊塗,居然和申徽浩這種壞蛋勾結在一起!」

「但是司寒哥哥,爸媽他們這次真的知道錯誤,真的決定好好改正!」

南初坐在汽車後座,看著遠處那個姑娘哭的梨花帶雨,看著那張容貌,南初總覺得眼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一般。

「祝林,這個女的,是誰?怎麼感覺和司寒很熟?」

「松本家的二小姐,兩年前來的錦都,先生平時將她當做妹妹對待,什麼好的東西都送過去,十分寵愛。」 超級母艦 祝林解釋起來。

「就算寵愛,也該有個分寸,賬本的事不是可以一筆帶過的。」

「居然因為這種事情和司寒求情,簡直不知所謂。」南初不滿的說。

就在南初打開車窗,打算讓那少女離開時候,陸司寒已經開口說道:「既然已經決定好好改正,這次就算過去,下不為例。」

「謝謝司寒哥哥,我就知道司寒哥哥對我最好!」

「放心吧,司寒哥哥,等我回去,一定就和爸媽好好溝通溝通,爸媽都是非常聽我話的。」松本莓笑眯眯的說,一張臉上滿是單純。

「已經很晚,而且身上衣服全部都淋濕了,照我看,還是住在琉璃別院一晚,而且蘋果非常想你。」

「是嗎,我也很想蘋果,既然這樣那就麻煩司寒哥哥啦。」松本莓說完起身,絲毫沒有客氣的坐進汽車副駕駛位。

當松本莓看到汽車後座的南初,微微轉頭,從她打招呼。

「從來沒有看到見過司寒哥哥身邊坐著一位姐姐,這位該不會就是司寒哥哥的心上人吧?」

「是的,她的名字叫做南初,傅南初。」

「南初姐姐,你好。」松本莓朝著南初伸出雙手。

南初打從一開始,看到松本莓就是覺得來者不善,想到陸司寒因為她失去原則,更加有些生氣。

雖然最後看在陸司寒面子上面,握住松本莓的手,但是態度非常敷衍。

汽車重新出發,開出去五分鐘,就到琉璃別院。

「南初,待會就讓小莓穿你的衣服,過一夜吧。」陸司寒看著松本莓穿的衣服濕噠噠的,實在狼狽,而且她們身材差不多,所以建議道。 他覆蓋了上去……

這是他記憶中從來沒有過的異樣感覺……

柔軟……芳香……迷幻……輕飄飄…………

……………………………………………………………………………………………………………………………………………………

直到他和她不由自主同時哼了一聲…………

她的聲音嬌柔,帶着亟不可待卻又久逢甘露之後的解放,他的聲音卻是猝不及防之下的大爆發。

………聽到她的輕哼,郝健的身子連忙又反彈了回來,靜靜懸浮在她的上方,直喘氣,拼命的憋忍着自己的慾望,他知道這大概是她的第一次,所以他不想硬來。

他的視線漸漸有點適應了黑暗,郝健失神的靜靜的望着身下的人兒,臉頰兩側淡淡紅潮,小巧豐盈的脣線,精緻高聳的鼻子,還有像桃花般輕輕綻放開來的粉脣……

忍不住輕輕用手指尖劃過她的鼻尖、粉脣……

柔軟。溼潤。滾燙。

一股異樣的感覺從指尖傳來,郝健不由得一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