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公正顯然沒有傻妞那麼笨,當他意識到哪裏不對勁兒後,就想逃走。可是這個時候,他的身子已經無法移動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下一秒,在趙公正不甘的眼神中,他就那樣化爲了一道黑色的流光,鑽進了陰兵冊中。

此行非常的圓滿,兩個鬼帥,就這樣被我輕輕鬆鬆舒舒服服的收下了。

見趙公正和傻妞都被我收了下來,這其他的小鬼我可就不再管他們了,就這樣,我高高興興的選擇了離開這所廢棄的學校……

接下來,在白起的指示下,我又陸陸續續的去了好幾個極陰之所在,過程中有的驚險,也有的很輕鬆。在這些地方,我相繼又收了鬼帥葛亮、鬼帥夏恆、鬼帥李三魁、鬼帥明藏、鬼帥胡峯、鬼帥萬江。加上鬼帥虞墨、屠雲長、傻妞、趙公正,十大鬼帥我算是全部湊齊了。而湊齊十大鬼帥,我只用了一個月的時間。

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我要將陰兵冊裏的其他書頁寫滿鬼物,湊齊百鬼。還有就是將我的修爲提升到鬼帝的境界。

雖然我收了這麼多的鬼帥,而且還繼承了可以將修爲速提的藥性,但是我現在的修爲根據白起觀察,也只是到了鬼王中級的水準,距離鬼帝的水準,當真是任重而道遠啊!

白起告訴我,想要更快更迅速的將自己的修爲提升到鬼帝的水準,對於我而言最快的方法就是用陰兵冊收錄一個類似鬼帝一般的超然存在,這樣或許能一舉突破到鬼帝的修爲。要不然,縱是我收錄了百個鬼帥,也沒可能突破至鬼帝的修爲。

開玩笑,這真是開玩笑,讓我去收錄鬼帝?收錄那些堪比閻羅大帝的存在?你這不是鬧笑話嗎?

不過白起又給我想了一個辦法,鬼帝我既然收錄不得,那就食補!就是找一些天地間靈力無窮的靈草妙藥或是陰靈寶物,或許能助我提升到鬼帝的境界。

不過世間這樣的東西可是千載難求的,但白起卻知道一物,他告訴我,爲了成全我,他願意去偷。

他所說的東西是一方鏡臺,名爲孽鏡臺,是地府十大閻羅之首秦廣王的寶物!

白起告訴我,孽鏡臺是地府秦王殿外標誌性的建築。

他還對我說,孽鏡臺臺高一丈,周身上下呈紫黑色,鏡大十圍,向東懸掛。上橫七字曰:‘孽鏡臺前無好人’。鏡臺之上押赴多爲罪惡之魂,登臺之上,鏡面照射之下,自見在世人心之險惡,死赴地獄必遭惡法。

之所以白起提到這個東西,那是因爲孽鏡臺中有一方鏡臺之靈,這鏡臺之靈乃是世間最具陰氣的寶物,遊魂吞食了這方鏡臺之靈都可以直接化身鬼帝,與十殿閻羅平起平坐!

至於什麼孽鏡臺,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不過聽白起這麼一說,我不由的好奇了起來。於是我對着白起問道:“怎麼能入地府,獲得這鏡臺之靈?”

白起回道:“想要去地府,自然就得赴黃泉路!”

聽白起這話,我嚇了一跳:“啥意思?你是想讓我死?赴黃泉不就是尋死嗎?”

白起搖了搖頭道:“你本身就是鬼王,赴黃泉並不一定意味着死亡。至於怎麼赴黃泉入地府,這個由我來辦。至於能不能奪得鏡臺之靈,就看你我的造化了!”

點了點頭,我表示同意白起的意見。既然爲了儘快成爲鬼帝,那我也只有賭一把了……

想要赴黃泉,白起就必須要選擇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經過一系列的操作才能完成。於是在這一天午夜十二點,白起帶着我來到了一處陰氣極重的地方,開始了自己的準備。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白起一聲“陰風引路,黃泉開門”之後,我就這樣被白起帶到了一個死氣沉沉的地方。

而後又不知經過了多久,我和白起終於來到了所謂的地府之中…….

人類死亡後,其靈魂所在的空間,稱爲陰間。而陰間,則是被世人所熟知的地府。

地府是掌管萬物生靈生命的地方,這裏陰森恐怖,到處是孤魂野鬼。凡天地萬物,死後其靈魂都被黑白二常拘到陰界,其在陽間的一切善惡都要在此了結。

而據白起告訴我,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就是十大閻羅之首、秦廣王所住的地方秦王殿!

秦王殿外,最明顯的標誌果然便是那一方懸於空中的鏡面高臺,這面鏡面高臺想必就是白起口中所說的孽鏡臺了,可是怎麼取得這鏡臺之靈呢?

我觀察了一下,這偌大的孽鏡臺下的圓臺石階上,都有幾個威風凜凜的鬼面夜叉所牢牢把守着,別說想要得到鏡臺之靈,就算是靠近這個孽鏡臺,估計也不是一件平常之事。

不過我看了看白起,好像他並沒有緊張,反而做出了一副心中有數的樣子。別過頭,他對着我說道:“一會兒得到了鏡臺之靈,你就跟我向着轉輪王殿而去,因爲只有到了那裏,我們才能安全脫身!”

“轉輪王殿?那又是個什麼殿?”聽白起這樣一說,我是更加的搞不明白了! 墨九狸雖然可以在空間裡面修鍊,但是在空間裡面靈力是十分濃郁的,只是想要飛升的話,卻沒有在外面快,所以墨九狸才會選擇在三重天內靈力濃郁的地方閉關衝刺……

墨九狸閉關修鍊,風鶴軒和小鳳,一人一鳥,在一邊為墨九狸護法,不讓任何人打擾到墨九狸修鍊……

——

魔界入口處

帝溟寒看著眼前的魔界入口,還有身邊的夕顏老嫗,眉頭微微皺起,看向夕顏問道:「帶我來這裡做什麼?我對這裡的魔界不感興趣,我要去找人!」

「主人,你要找的人你知道在那裡嗎?」夕顏老嫗看著帝溟寒易容后的容貌問道,在被帝溟寒煉化的那一刻,夕顏老嫗便知道了帝溟寒的身份,她很慶幸自己遇到帝溟寒。

被帝溟寒煉化,能跟隨左右,這樣她的仇,也就有一天能報了,如果煉化自己的人是別人,哪怕是神族,她也不敢奢望去報仇的!但是眼前的主人卻不一樣……

跟在主人身邊,就算主人不幫忙,早晚她也會有辦法報仇的!

「不管在那裡,我都要找到他們!」帝溟寒冷聲說道。

「主人,你本來就是這裡的主子,因為被害才會被人奪取了整個魔界,主人之前在弱海一定感應到了體內有力量,想要爆發卻爆發不出來對嗎?那是主人體內當初被那些賤人落下的魔神封印,壓制著主人的實力!

如果主人想要恢復實力,就必須去魔界,只有魔界才能解開主人的封印,主人才能恢復實力,去找主人的妻子神女啊!」夕顏老嫗看著帝溟寒乾脆直接說道。

「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該明白我的事情別人不能干涉!」帝溟寒聞言冷冷掃了眼夕顏老嫗說道。

「主人,我想女主人的記憶已經恢復了,但是主人你卻沒有,如果主人不想女主人一個人涉險,還是快點恢復實力的好吧!主人現在的實力,只能一重天一重天的去找女主人,如果女主人的實力提升的沒有主人快,主人或許能找到女主人!

可是,主人想過以著女主人的天賦,提升實力會很慢嗎?一旦女主人提升實力比主人快,可能主人永遠都追不上女主人的腳步,一旦女主人進入九重天,到時候有危險了,主人又拿什麼去救呢?」夕顏老嫗看著帝溟寒不斷的反問道。

帝溟寒聞言沉默不語,他很清楚九狸的實力和天賦強過自己,還有他和九狸一直沒有想起的記憶,之前被困弱海許多年,他心裡就十分擔心自己和九狸落在同一重天,但是因為自己出不去,九狸可能已經飛升去上一重天了……

而夕顏的最後一句話,狠狠的戳中了帝溟寒的軟肋,如果九狸他們有危險,自己沒有實力的話,該如何去救?

「你都知道什麼,全部說出來!」帝溟寒想了想看著夕顏老嫗問道。

「主人,我們去魔界你的記憶就能恢復了!」夕顏老嫗看著帝溟寒說道。 聽我這麼問,白起對我回道:“轉輪王,又名五道轉輪王,也被世人稱之爲轉輪聖王。 因爲他專司各殿解押的鬼魂,再將他們審覈發往各大州部,投胎還陽,故此,地府十殿之內,轉輪王所擁有的鬼魂乃是最多。而我在地府的那段歲月裏,幫了他一個大忙,他欠我一個人情。他說過,無論我有什麼請求,他必然會答應我。而這一次,我想他是唯一能幫我們的救星了!更重要的是,他很支持我們的……”

我不知道白起口中所說的轉輪王是誰,但是落在這個地方,那我就得聽他的,他說怎麼辦,那我就怎麼辦。

“你先在這兒待着,一會兒不論出現什麼事兒,你都別亂動,到時候由我來接應你,知道嗎?”白起對着我十分嚴肅的說着。

“放心,這裏我哪兒跟哪兒都不知道,不會亂跑的。”

見我這樣回答他,白起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定睛看了一眼前方的孽鏡臺,這就走了過去。

似乎是守衛孽鏡臺的夜叉們都認識白起,見白起走了上來,領頭的那一個趕忙對着白起大喊道:“是白將軍啊!真是好久不見了,你怎麼來到這兒了?還有,你最近去哪兒了?秦廣王大人也是找你好久了!”

見那個領頭的夜叉這麼問他,白起從容淡定的回答道:“我沒事去陽間走走,對了,秦老頭兒他人呢?”

“你是說秦廣王啊!他去找楚江王下棋去了!”夜叉規規矩矩的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你們在這兒守着,我上去瞧瞧。”說完這話,白起就向着上面走去。

本來守衛的夜叉們想要攔着,不過最終不知道爲什麼都選擇放棄了,一個個也都回到了各自的崗位,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守衛着。

在登往孽鏡臺的懸空石橋之上,我發現白起的眼神好像有些憂愁,不知爲何會出現這樣的憂愁,我是不明白的。

到了圓臺之上,白起突然整個人飄在了半空之中,然後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那懸在半空中的孽鏡臺,一抹狠厲之色浮現了出來。

當守衛的衆夜叉突然發現白起飄在孽鏡臺前,臉色也很是不對勁兒,那個領頭的夜叉忙喊道:“白將軍,你飛到那上面去要幹什麼?可千萬別動孽鏡臺,要不然秦廣王怪罪下來,我們承擔不起!”

聽底下的夜叉這樣跟白起說話,白起笑了笑道:“告訴秦廣王,就說我白起想要借他孽鏡臺的鏡臺之靈一用!”

“什麼?你…你這是要造反嗎?”底下的夜叉全都大驚失色了起來。

還不等他們想要做什麼動作的時候,白起動了……

“轟——”

只聽憑空一聲巨響,整個地府都爲之震動,四方鬼差鬼魂都是大驚失色。

再見孽鏡臺處,煙塵瀰漫,石屑漫天……

等煙塵慢慢消散,再次定睛一看孽鏡臺處……

此時的孽鏡臺早已面目全非,攀往孽鏡臺的石階天梯早已不復存在,留下了漫天的殘骸。原本偌大的孽鏡臺,也早已土崩瓦解,再也不復原本的樣式,只留下漫天的飛塵落石道知剛纔所遭受的一切迫害。

在這漫天的飛塵之中,白起右手拿着一枚如碗狀大小的東西,正好奇的仔細端詳着。

我不知道的是,就在剛剛,當他不知用什麼方法鑿毀孽鏡臺的那一刻,一枚閃着黑芒的物體卻突然蹦了出來。在黒芒物體出現之後,就立馬被白起牢牢的抓住,握在了手中。

站在遠處的我瞪大了眼睛仔細望了過去,這黑芒纏繞的物體分明就是一個縮小版的孽鏡臺!只是不一樣的是,這孽鏡臺周身都是墨黑色,就連那鏡面也不例外。

這難道就是鏡臺之靈?看着白起拿着的這個縮小版的孽鏡臺,我猜想那所謂的鏡臺之靈,基本就是這個東西無疑了!

正當我隔着老遠注視着白起手中的東西之時,正前方,我只覺的一股陰冷的氣流向着這邊呼嘯而至。下一刻,我發現白起突然有了動作,猛的一發力,那身子竟神奇般的向後平移了不下百步。

在白起平移退後後,我這才發現,一位身長八尺,豹頭環眼,燕頷虎鬚、黑色帝袍裹身的壯碩老者正一臉猙獰的看着白起。而在他的身後,其他幾位穿着帝袍的老者也都紛紛趕至。當這些身穿帝袍的老者看清對面之人是白起後,皆是大驚失色。

“白起?你幹什麼?想造反不成?竟敢搗毀我孽鏡臺?真當你在這地府之中就可以肆無忌憚嗎?你當真不把我秦廣王放在眼裏!”那個穿着帝袍的黑衣老者吹鬍子瞪眼的看着白起,那架勢真是想生撕活剝了白起一般。

聽他這麼稱呼自己,我基本可以斷定,這個人就是了不得的秦廣王了,就是那個地府十殿之首的九級鬼帝!

但這一刻,即使面對這個強大的鬼帝,面對這個真正掌控生死的秦廣王,白起的臉上並沒有一絲的膽怯。藉着地府的幽火,我遠遠的看着白起那冰冷的臉龐,這一刻,白起的臉上的表情是那麼的堅毅,果決,鎮定。這一刻,我當真覺得白起就是大英雄!

輕蔑的看了秦廣王一眼,白起對着秦廣王說道:“我之所以毀了你這個鏡臺之靈,一是爲了幫助某人,二是要你徹底醒悟,你這個只看鏡心不懂人情的傢伙!”

“你敢這麼跟我說話?白起,讓我抓到了你,我將讓地府夜叉用鐵戟中傷你的身體,用銅爪戳穿你的口鼻或你的腹部!拋空翻接,或置於石板下,以鐵鷹鐵蛇,撕你頸部。百肢節內,種下長釘。拔舌耕地,抽腸斷斬,銅水灌口,熱鐵灼心……呀呀!反正我要讓你體會這地府最慘烈的刑罰!”

聽秦廣王這麼說,白起對着他回道:“你?怕是沒機會了!”

白起迴應完這句話後,猛然向着我飛速而來,然後抓住我的手向着地府的一側拼命的飛了過去!

“想跑!沒門兒!所有的地府鬼差給我聽着,封鎖所有的陽關道,我看他白起能逃到哪裏去!”

白起飛行的速度奇快,在飛行的過程中,他對着我說道:“一會兒到了轉輪王殿,轉輪王會接應我們,在來這兒之前,我們赴黃泉的時候,我就已經燒了黃紙跟他傳遞了消息,相信他會幫我們出去的。”

“可是我剛纔聽秦廣王説,關閉所有的陽關道,那意思不是說,我們出不去了嗎?”我對着白起問道。

“放心,別人可能出不去,但是轉輪王一定能送我們出去的,你聽我的就對了!”

跟着白起飛了很遠很遠,在穿過兩座金銀橋後,我和白起來到了一個橋頭上寫着奈何橋的一個橋面上。

“奈何橋?”看到這個橋,我驚的瞪大了眼睛。再往橋頭一望,果然有一個老婦人正在搗鼓着一碗碗湯藥的東西,忙的連頭都不擡。就連我和白起落在了橋上之後,這個老婆子似乎都跟沒看見一樣。

見我直盯盯的盯着這個老婆子看,白起對我說道:“那是掌管奈何橋的孟婆。”

“孟婆?”聽白起這麼告訴我,我整個人都凌亂了,原來這個老婆子就是孟婆啊!

孟婆是何許人,相信很多人都知道的。那可是掌管奈何橋,送地府鬼物入六道的尊者。

就在我還準備矮下身子想要仔細看看這孟婆長的是什麼樣子的時候,從奈何橋旁,走來了一個手持黑色輪盤,身穿黑衣帝袍,留着白鬍子,看上去有着幾分仙風道骨的老人家。

見此人走上了奈何橋,白起對着我說道:“他就是轉輪王,看到他手中的那個黑色圓盤了嗎?那是輪寶,是和孽鏡臺一樣的陰靈寶貝!在地府之中,別看秦廣王爲首,但是十殿閻羅,誰也不敢得罪這個飛天皇帝轉輪王!” 「主人,我們去魔界你的記憶就能恢復了!」夕顏老嫗看著帝溟寒說道。

「現在的魔界怕是已經易主了,你有把握進去嗎?」帝溟寒看著夕顏老嫗問道。

「主人,雖然我被傷至深,但是主人煉化我后,我也恢復了大半的實力,帶主人入魔界還是沒問題的!」夕顏老嫗聞言笑著道。

「走吧!」帝溟寒聞言說道。

「是,主人!」夕顏老嫗說完,再次卷著帝溟寒,直接進入了魔界,帝溟寒發現夕顏對魔界十分的熟悉,帶著自己都能輕鬆躲過那些魔界的魔將們。

夕顏帶著帝溟寒直接在魔界飛行了差不多一個多月的時間,這才停了下來,帝溟寒看著眼前一座漆黑的山峰,眉頭微皺:「這裡是?」

「就是主人想的那個地方魔窟入口!」夕顏老嫗看著眼前的黑色山峰說道。

「這似乎不是正常的入口!」帝溟寒眯著眼睛說道。

「主人英明,魔界的魔窟向來是魔界皇族的修鍊之地,但是卻沒有人知道,其實魔界的魔窟也分真假魔窟的!真正的魔窟只有天定的魔神才能進入修鍊,曾經這裡就是主人的修鍊之地……

魔界真正的魔窟位置,除了真正的魔神外,也只有我們夕顏花一族知道的!我知道這裡,還是因為很小的時候貪玩來到這裡,見過那時主人進入修鍊,我回去好奇的問過祖父,才知道魔窟有真假之分……」夕顏看著帝溟寒淡淡的解釋道。

就算夕顏不說,帝溟寒也感應到了體內的力量,自己站在這裡后就開始蠢蠢欲動,想要飛出體外,想要爆發了,縱然面對這黑色山峰,他也是能感受到裡面熟悉的力量和氣息的……

帝溟寒剛想說什麼,夕顏急忙捲起帝溟寒的身體遁入土裡,有夕顏護著帝溟寒沒有任何的不適,夕顏直接在心裡說道:「主人,有人來了!」

夕顏的話剛落下,兩個黑衣中年男子出現在帝溟寒剛才站著的地方,其中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皺眉說道:「奇怪,剛才總覺得有什麼人闖入魔界似的,怎麼沒有了呢?」

「我說星耀,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啊?這真正的魔窟可是只有魔神本尊才能找到和進去的,否則這麼多年咱們主子也不會因為血統不純,遲遲想不到進入這真正魔窟的法子了!」另外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男子隨意的說道。

「我真的感應到了一絲氣息來這邊了!」白衣男子執著的說道。

「你就別疑神疑鬼了,難道魔神本尊回來了不成?簡直是笑話啊!」黑衣男子笑著說道。

「我對魔神的氣息太熟悉了,不可能錯的!」白衣男子星耀還是十分肯定的說道。

「星耀,你就是太認真了,既然這樣我們分頭看看吧,這裡地方也不大!」黑衣男子看著對方無奈的說道。

「多謝了!」白衣男子星耀說道。

於是兩個人直接分開,一個左側一個右側,帝溟寒和夕顏在地下, 當轉輪王上了奈何橋之後,我沒想到的是,他竟然先是劈頭蓋臉的數落了白起一番。

“我說你什麼了?我說用不着去得罪老秦,搶奪那鏡臺之靈,你偏偏不聽!拿我手裏的輪寶不也是一樣嗎?現在倒好,老秦怕是挖地三尺也不會放過你的。”

見轉輪王數落他,白起竟然笑了起來:“誰讓秦廣王只看鏡面,不識人心!好人壞人都看鏡面下定論,這樣的寶貝,留給他只會增加他的惰性。再說了,你的輪寶可比鏡臺之靈高級多了,我怕這小傢伙承受不起!”

聽白起這麼說,轉輪王嘆了口氣,而後轉過頭來對着我和藹的說道:“小傢伙,等你和白起出去了之後,就第一時間煉化了鏡臺之靈。不過你要記住,要收住自己的心神,千萬別被歹人有機可乘!你活着,天下人都活人,你死了,天下必然大亂!”

轉輪王這話跟之前我在凡觀聽屠有凡所說的話幾乎是一模一樣,於是我趕忙問道:“你都知道什麼?快點告訴我!什麼叫我活着天下人就活着,我死了天下就亂了?”

見我問向了他,轉輪王搖了搖頭道:“天機不可泄露,一切都是命數,冥冥之中自由安排,你好自爲之!”

這話跟沒說一樣,我發現,越是高級的傢伙,說話就越神棍!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在奈河橋下搗鼓迷魂湯的孟婆突然說話了

“轉輪王大人,他們已經馬上要來到咱們的金銀橋了。”孟婆並沒有擡頭說話,只是低着頭喊道。

聽孟婆這麼一提醒,轉輪王趕忙對着我們說道:“快快,跟我到奈何橋的盡頭。”

轉輪王這麼一招呼,白起就拉着我向着奈何橋的盡頭而來。

到了奈何橋的盡頭,我發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水池,水池裏升騰着滾滾熱氣,而在水池的正中,我看到了一個類似漩渦的存在。

白起對着我小聲道:“這個是輪迴尺,凡是受苦滿的鬼物,喝了孟婆湯,過了奈何橋,就要投身輪迴池裏遁入六道。”

“啊?難道我們要從這裏跳進去,然後輪迴轉世?”聽白起這麼一說,我第一時間冒出了這樣的一個想法。

似乎是聽到了我們的談話,我們面前的轉輪王道:“放心,有我輪寶的指引,你們不會迷失在六道輪迴之中,而是通過它,逃離到陽間。”

說完這些,轉輪王就手拿輪寶,在我和白起的身上敲敲打打了起來,跟着念動起了咒語。隨着咒語的響起,我發現,我和白起的身上都被纏繞了一股股黑色的密文。

等做完這一切後,轉輪王突然雙手一揮舞,我和白起的身子就不受控制的栽入了輪迴池中。在我們栽下去的第一時間,轉輪王對我又說道:“記住了,你活着就都活着,你死天下大亂!”

在進入了輪迴池中後,白起將手牢牢的抓住我,生怕我被輪迴通道的氣流給帶走。也不知道我們在輪迴通道里穿行了多久,直至我眼前猛然一亮,我這才發現,我和白起已經出現在了某處的深山之中。

這個時候應該是夜晚,天邊掛着一輪殘月。

緩了口氣,白起將手中的鏡臺之靈交給我說道:“現在就吞了它,我幫你護身,別拖!鏡臺之靈有秦廣王留下的精神烙印,也可以通過這道烙印找到這東西,只有你吞服吸收了它,我們纔算真正的安全!”

聽白起這麼一說,我覺得很在理,但就在我要吞噬鏡臺之靈的時候,我又把屠雲長給召喚了出來。我怕有什麼意外好讓他幫忙,雖然我收了那麼多的鬼帥,但還是屠雲長讓我覺得比較踏實。

等屠雲長出現了之後,我便靜下心來,隨即吞下了鏡臺之靈。

隨着鏡臺之靈被我的吞下,我發現我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一般,全身沒有一塊地方是舒服的。

鏡臺之靈的陰靈之氣實在是太強了,它在我的身體裏拼命的攢動着,任我想怎樣去壓制他,我都辦不到,這股強大的陰靈之氣竄的我血氣翻涌,跟着,我聽到了我身體裏筋骨的斷裂聲……

隨着這股強橫的陰靈之氣在攢動着,我的口鼻,我的全身都向着體外滲出血來,不一會兒,我就成了一個血淋漓的血人。

我睜開眼睛偷瞄了一下,屠雲長見我這樣,很想上前來幫我,但都被白起拉住了,聽白起的意思,是這個時間段,我只能靠自己了,任何人都不要插手,否則就會害了我。

我知道,這一刻我必須要咬緊牙關!想想我的身後,想想死去的那些人,想想我到底是誰,想想我的身份背景!再想想屠有凡和轉輪王所說的話,我死天下大亂!我不能死,不能讓天下大亂!

想到這些,我身體中突然生出了一股蠻力,一股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野蠻的力量。這種力量只是單純的靠着我的身體突然生出來的。

當這股蠻力結合我丹田中的冰冷氣流一同向着那竄動遊走的陰靈撲去的時候,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陰靈終於變的老實了許多,我的身體也不再那麼的難受了……

隨着陰靈變的平和,他一點點的被拖入到了我的丹田之中,而後,我的身體開始一點點的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先是滲出體外的鮮血全都被吸收了進去,跟着我的那些斷裂的筋骨一點點的恢復了起來,緊跟着,一股像是超級風暴的冷氣流從我的丹田處向着我的身體瘋狂的肆虐起來…….

終於,忍受不住這樣的肆虐,我又昏死了過去。不過在昏死過去的那一瞬間,我知道,我成功了,因爲丹田之處的那條大海已經變得像宇宙一樣廣袤無垠……

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多久的事兒。醒來的第一眼,就是白起和屠雲長左右守在我的身邊。

當他們看見我睜開眼睛後,無不欣喜不已。特別是白起,難得一見他會爲我露出開心的笑臉

“你終於升至鬼帝了!而且還是鬼帝中級的境界呢!” 捉鬼專家 白起對着我祝賀道。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是感覺到很是激動,於是我噌的一下站起了身來,然後對着白起興奮道:“現在我也是鬼帝的修爲了,十大鬼帥也都聚齊了,是不是收滿了剩下的鬼物,集滿百鬼,我就能爲老頭子築身,喚他出來了?”

見我這樣問,白起回道:“理論上是可行的,不過這剩下的鬼物咱們不能隨便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