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他直接將南宮瑾兒抱在懷裏,頭也不回的直接向着後殿走去。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青哥……青哥……爸,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開我,我要跟他在一起,我求求你……嗚嗚……”可無論她如何央求,南宮閣主都對此置若罔聞。

青冥怔怔的看着南宮閣主將瑾兒帶走,可他卻什麼也不能說,什麼也不能做。

望着瑾兒憔悴的容顏距離自己越來越遠,他的心如同針扎一般的刺痛,淚水也再次涌出眼角。

他好恨自己,恨自己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主宰,恨自己竟會對最愛的人出手。但是此刻,他又能改變什麼呢?

那些無辜的人已經死了,瑾兒已經受了重傷,他做什麼也都於事無補了。

以死謝罪嗎?或許應該這樣,可是死就真的能夠贖罪了嗎?他到底該怎麼彌補自己犯下的過錯呢?

突然,他想到了那個讓他變成怪物的面具人,是那個惡賊捏碎了他的龍魂,是那個惡賊害他失去了理智。如果不是他,這一切都不會發生。如果不是他,他跟瑾兒還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他緊緊的攥着拳頭,憤怒的火焰在他的心中灼燒着。

他從沒有像今天這樣痛恨一個人,他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想要殺死一個人。他暗暗的立下誓言,只要活着,一定要揪出那個惡賊,讓那畜生永世不得超生。

“惡賊,我青冥今天在此立誓,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夾心的愛情 啊……”

青冥緊緊的咬着牙,然後緩緩地站起身來,他最後看了一眼瑾兒離開的方向,隨即轉身向外面走去。

“瑾兒,我對不起你,如果說我這一生還有什麼遺憾,那就是沒能照顧你一生一世。如有來生,我只想做個普通人,安安靜靜的陪你一直到老!”

有人可能會問,死了這麼多人,警察不會過問嗎?事實上,江湖人自有江湖人自己的處理方法。只要將這些人僞裝成被野獸殺死,或者意外身亡,也就沒有那麼多的問題了。

另外,修行者的壽命都普遍長,有的人其實在名義上已經死亡,但實際上還活着。這樣一來,也就可以安心的隱世修煉。在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情況就大有人在,只是不爲人知罷了。

好了,言歸正傳。

修煉之地的童言,又一次的跟骷髏將軍打了起來。只不過這一次,童言是有備而來。他從那些廢舊的戰車上找到了一條鎖鏈。

鎖鏈的一端纏在手上,另一端則拴在金剛降魔杵上。這樣一來,他就算不能近那骷髏將軍的身,也能與骷髏將軍周旋。

其實童言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完全是來源少林繩鏢。繩鏢又名“軟槍”,俗稱“甩頭”,也有叫“賊鏢”的,早年前屬於暗器的一種,是一種將金屬鏢頭繫於長繩一端製成的軟兵械。繩鏢既可擲拋遠擊,又可縮短近擊,具有攜帶方便,收縛隱蔽,打擊突然,猝不及防等特點。

童言現在也想通了,如果憑武力解決不了這該死的骷髏將軍,那他就下陷阱,使手段。一個無腦的骷髏,再牛掰又能牛到什麼程度呢?還能長出翅膀飛了不成嗎?早晚得弄死它!

然而他終究還是低估了這個骷髏將軍,這東西絕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只因爲這背後,暗藏玄機!

三頭六臂的骷髏將軍,三頭六臂的修羅,兩者之間,真的一點兒聯繫也沒有嗎?

欲知後事如何,我們下章再說! 魔宗修煉之地的山谷內,一場熱鬧非凡的對決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着。

童言單手高舉,用力的輪着手中的鎖鏈,拴着金剛降魔杵的鎖鏈在他的巨力之下,發出“嗡嗡”的響聲,就像是直升機的螺旋槳似的,只能看見道道殘影。

反觀骷髏將軍,今天的它身上的肉長得更多了一些,胸口部位已經生出了一層紅色的****。全身的白骨之上也長出了密密麻麻的紅色血管。照這樣的生長速度,估計三兩個月,它就能越發的接近人了。

骷髏將軍向童言看了看,突然身形一閃,直接猛地向他撲來。

童言見此,不敢懈怠,當即輪着金剛降魔杵橫掃而去。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骷髏將軍用側面的雙手橫刀護在身前,結結實實的擋住了金剛降魔杵的重擊。不過它也因此向旁邊一個傾斜,險些跌倒在地。

童言一看難得佔了上風,心中自是欣喜不已,趕忙將鎖鏈迅速拉回,另一隻手則一把握住了鎖鏈頂端的金剛降魔杵。不由分說,他大力一拋,立刻將手中的金剛降魔杵如同飛鏢一般打了出去。

骷髏將軍雖然暫時處於被動,但這傢伙調整速度倒是挺快。眼見金剛降魔杵正面射來,它竟然雙腿發力,猛地高高跳了起來。

它這一跳可真不簡單,竟一下子跳起了四五米高,驚得童言是目瞪口呆,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

金剛降魔杵射了個空,童言趕緊將它往回拉。可沒想到的是,高高躍起的骷髏將軍突然下落,並一腳直接踩在了拴着金剛降魔杵的鎖鏈上。

童言見此,臉色大變,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希望將鎖鏈拽回來。可是幾番努力,他也沒能拽回分毫。

這骷髏將軍似是有千斤之力一般,踩在鎖鏈上穩如泰山,一動不動。

好不容易升起了一絲希望之火,眨眼之間便被現實撲滅。童言心中自然是鬱悶不已,可又有些無可奈何。

骷髏將軍踩住鎖鏈之後,立刻沿着鎖鏈疾奔上前。童言一看,知道已經無力迴天,只能識相的拋下鎖鏈,轉身便逃。

這一戰,他再次失敗了,雖然沒有受傷,可是卻將唯一的武器金剛降魔杵給扔了,這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骷髏將軍見童言逃之夭夭,並沒有前去追趕,而是撿起地上的鎖鏈,直接拉回到它平時坐着的大石頭旁。

失去了兵器的童言,很是鬱悶的在戰場上游蕩起來,遇到前來招惹的骷髏兵,直接一拳放倒。這些骷髏兵其實也有武器,可是它們的武器都已鏽蝕的不成樣子,只要用力一揮,彷彿就要斷似的,又怎能用來跟骷髏將軍搏殺呢?

走着走着,不知不覺間,他來到了那條蛟龍的屍骨旁。這個修煉之地完全就是仿照生死棋局裏面的戰場應運而生的,那這蛟龍應該就是他曾經斬殺的那條。

他並不敢太過靠近這具蛟龍的屍骨,誰知道這傢伙會不會也跟那些白骨似的突然活過來。不過當他有意無意的看了幾眼後,沒想到竟有了發現。

只見在這蛟龍的腦袋上,此刻竟扎着一柄匕首。那匕首不正是他在生死棋局時,斬殺蛟龍的那把嗎?

童言也不知道那匕首是不是還能用,可是身體卻鬼使神差的向前走去。

不一會兒功夫,他已經站在了蛟龍的頭骨前。他深呼了一口氣,當即伸手握住那柄匕首的手柄,然後猛地向外一拔。

只聽到“噌”的一聲響,閃爍着黑色光暈的匕首當即被他拔了出來。低頭一看,令人不敢置信的一幕發生了,在這匕首的刀身上,竟烙印着一條黑色蛟龍的印記。

握在手中,似乎能夠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力量在裏面涌動着。

童言有點兒呆住了,一時間竟有些受寵若驚起來。

前文中曾說過,人的修爲越高,所能駕馭的法器也更強大。修爲有等級,法器自然也有等級之分。比如我們常見的桃木劍、金錢劍、攝魂鈴,這些都屬於最低級的法器。而隨着法器漸漸自己生靈,或者與靈融合,那就晉升成了靈器。而靈器經過仙人重新鑄造,加入天地靈物,就有望晉升成仙器。

當然,仙器是神仙之流的法寶,凡人又豈能輕易見到。但是靈器相較於仙器,在人間也是能夠見到的。

最爲有名的靈器,應該就是十大名劍了。軒轅夏禹劍、湛瀘劍、赤霄劍、泰阿劍、七星龍淵劍、干將莫邪劍、魚腸劍、純鈞劍、承影劍。

這十大名劍,無論哪一把都是轟動一時的靈劍,劍中有靈,威力自是無與倫比。

童言手中的這柄匕首,或許就已經晉升成了靈器。而那被他斬殺的黑蛟龍,或許就是這匕首的劍靈了。

手握匕首,童言愣了好一會兒,接着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

現在都還只是他自己的揣測,這匕首是不是靈器,只有試過才能確定。

就在這時,正好幾個骷髏兵不長眼的湊上前來。童言扭頭一看,當即二話不說,猛地一劍揮出。

只看見一道黑氣突然從劍身之中漫出,猶如龍爪一般,直接掃向這幾個骷髏兵。

就聽到“砰砰”幾聲響,緊接着,振奮人心的事情發生了。黑氣剛剛接觸到這些骷髏兵的身體,後者就如同沙子堆砌的雕像一般,當即被掃的粉碎。

童言真的沒有想到,這匕首竟然會有如此威力,這可真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仰頭大笑幾聲,接着殘忍一笑道:“死骷髏,今天我得此神兵,看你如何招架,準備受死吧!哈哈……”

意外得到黑蛟匕首,童言心情大好。夜幕漸漸落下,他決定好好休整一晚,明天再跟那骷髏將軍決一死戰。

可是讓他始料未及的是,第二天清晨來臨之時,那骷髏將軍竟然莫名的失蹤了。他遍尋了整個山谷也沒有找到它,難不成那傢伙自知死期將至,所以逃之夭夭了?

錯,並不是那骷髏將軍逃了,而是它又一次的提升了。

修羅降臨,童言準備好了嗎? 童言抖擻精神,滿懷期待的再次來到了骷髏將軍平日裏坐着的大石頭前,然而他卻沒有見到那個該死的傢伙。

撿起昨天遺留在這裏的金剛降魔杵,童言心裏滿是不解。連續幾個月了,那傢伙都沒有挪動過地方,可是今天怎麼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呢?

失去了唯一的對手,孤獨感漸漸涌上心頭。他擡頭看了看天空,自言自語道:“莫非是我的修爲已經提升到煉體境界的小成階段了?那也應該給我重新安排個對手啊?不然我又怎麼提升呢?”

他無奈的搖了搖頭,只能在山谷裏繼續掃蕩那些沒有半點挑戰的骷髏士兵。

就這樣平平淡淡的一直到了第七天,童言像往常一樣在山谷之中醒來,然後活動一下筋骨,便開始四處尋找對手。

可也不知道怎麼了,今天這山谷裏空蕩蕩的,那些骷髏士兵竟然也不見了蹤影。

童言這回是真的無語了,骷髏將軍沒了就讓他挺失落的,現在連打牙祭的骷髏士兵也沒了,那還怎麼修煉啊?總不能來回跑圈吧?

而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了“嗷嗷”的聲音,這聲音有點兒怪,像風聲,又有點兒像叫聲。可這山谷裏也沒有猛獸啊,又怎能有叫聲呢?

童言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擡腿向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爬上了一個小土坡,他立刻凝神向前看去。可是這一看之下,他突然傻眼了。

天吶,那些骷髏士兵不是消失了,而是全部聚集在這兒。那烏泱泱的一片,足有上萬之衆。

而在這些骷髏士兵的中間,一個全身血紅的怪物正坐在大石頭上,接受來自這些骷髏士兵的膜拜。

爲了看清那紅色怪物的廬山真面目,童言特意悄無聲息的慢慢向前靠近。終於,他看清楚了。

這紅色怪物長着三頭六臂,三張臉呈青黑色,滿臉怒容,獠牙外露,赤膊上身。它的六隻手中各握着一柄紅色長刀,刀身滿是鋸齒,散發着森然寒光。這怪物的造型,童言只覺得有些眼熟,仔細一想,他不由得渾身一顫。

這……這怪物不正是那阿修羅嗎?

想到這裏,童言只覺得一陣不可思議。可是在思量片刻之後,他忽然釋然了。

魔宗崇拜的正是阿修羅,而魔宗的歷代宗主也是因爲獲得了阿修羅之力,才能雄霸一方。現在他繼任了宗主之位,進入這片修煉之地。在這裏安置一個阿修羅的化身,其實也十分符合邏輯。估計那個骷髏將軍就是眼前這阿修羅的最初形態,只嘆他現在才醒悟過來。

可他現在也有一個疑問,如果必須擊敗這個阿修羅的化身才能修行圓滿的離開,僅憑自己現在的本事,真的能夠獲勝嗎?倘若一輩子都打不過它,那是不是就要被困在這裏一輩子?

童言用力的搖了搖頭,他不信自己真的那麼沒用。再者說,他現在不僅有金剛降魔杵在手,還有昨天得到的靈器黑蛟匕首,也不是一點兒獲勝的可能都沒有。

他深呼了一口氣,決定試試這阿修羅的本事。

而正當他打算衝上前去一較高下之際,沒想到又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這阿修羅的化身突然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臂,鮮血剛剛流出,它便猛地甩向了四周的骷髏士兵。這些骷髏兵被鮮血淋到之後,立刻歡快的跳躍起來。

僅僅一會兒功夫,被淋到血的骷髏兵竟然……竟然也長出了血肉。

它們雖然不像那阿修羅的化身一般,長得三頭六臂,可也一個個通體血紅,強壯如牛。

恐怕現在的它們已經不能被稱爲骷髏兵了,或許叫它們修羅兵更加適合。

修羅兵接受洗禮之後,立刻四散跑開。

童言見此,沒有貿然上前,而是退到了一個阿修羅化身看不到的地方。

他雖然不知道那阿修羅的化身到底有多強的實力,可是從這些修羅兵的身上應該就能得到答案。

他靜靜地等候着,不一會兒功夫,一個全身血紅的修羅兵便提着大刀跑了過來。

童言見此,二話不說,當即將手中的金剛降魔杵打了出去。

可沒想到的是,這修羅兵竟然察覺到了童言的偷襲,一個側身躲了過去,並順勢向前一滾,揮刀直向着童言的雙腿砍來。

童言一看,趕緊後退,並手握鎖鏈,拉着金剛降魔杵從後打向眼前的修羅兵。

修羅兵如同腦後長眼一般,未等金剛降魔杵靠近,它已經雙腿發力高高躍起,揮刀從上而下向着童言的腦袋劈了下來。

童言見此,心中大怒,手握黑蛟匕首,直接擋在頭頂。只聽到“當”的一聲響,黑蛟匕首不負所望,不僅擋住了修羅兵的強攻,也順利的將修羅兵的長刀震斷。

修羅兵在反震力之下,立刻向後倒退。而抓住機會的童言猛地一拽鎖鏈,金剛降魔杵再次從後砸向修羅兵。

不過這一次,修羅兵已然躲無可躲,就聽到“啊”的一聲慘叫,金剛降魔杵直接砸碎了它的腦袋。

修羅兵向前踉蹌了幾步,終於站立不住,“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雖然童言最後擊殺了這個修羅兵,但他卻沒有半點開心。

這區區一個修羅兵竟然如此強悍,這一點着實超出了他的預料。不過這一刻起,他也深深明白,他踏入了煉體期的小成之境。

等他真正有實力擊敗那阿修羅的化身,那也就意味着,他達到了煉體期的大成之境,也就可以離開這片修煉之地了。

但還需要多久,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許很快,也許很久,唯有腳踏實地,慢慢變強!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修行的日子總是過的很快,不知不覺間,童言已經在修煉之地待了將近三年的時間。

現在的他,有了近乎變態的提升。不僅可以手撕修羅兵,更能躺在小溪之中,無懼食人魚。不是食人魚的牙齒退化嚴重,而是他的肉身已經堅硬如鐵,任由食人魚們隨便撕咬,根本都傷不了他分毫。

他已經下定決心,明天就去找那阿修羅的化身決一死戰,若能取勝,也就可以踏出這片修煉之地了。

童言明天能獲得成功嗎?現在他的修爲又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呢?敬請期待,強者之戰!一切,即將揭曉! 他的頭髮已經垂到了肩頭,鬍鬚也有六七公分長,除了那個熟悉的笑容,和一對鬼眼之外,他完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有句話說的好,歲月是把殺豬刀,紫了葡萄,黑了木耳,軟了香蕉。時間是塊磨刀石,平了山峯,蔫了黃瓜,殘了菊花。雖然這話聽起來容易讓人浮想翩翩,但卻很好詮釋了時間帶來的改變。

不到三年的時間,童言從一個外表儒弱,雙腿殘疾的高中生,變成了今天這個穿衣顯瘦,脫了有肉的硬朗青年,這正是時間的功勞,也是歲月的磨礪。

他並非厭倦了這裏的生活,而是外面還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他揹負血海深仇,又豈能真的在這裏修煉一生呢?

所以今天,他決定離開這裏,然後去履行對別人的諾言,也解決掉那些讓他恨之入骨的仇人。

他將拴着金剛降魔杵的鎖鏈纏在身上,反握着黑蛟匕首,一步一個腳印的走向那個熟悉而又不敢輕易踏足的地方。

沿途來了幾個修羅兵搗亂,一一被他輕易解決掉,他今天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阿修羅的化身。只要除掉它,童言在這裏的修行也就宣告結束,離開的大門或許也將開啓。

他有些感慨,又有些迫不及待,他在這裏生活了這麼久,又豈能真的沒有半絲留戀呢?但人生本就如此,走過千山和萬水,或許才能找到最後的歸宿。

阿修羅的化身,靜靜的坐在大石頭上。它的眼睛緊緊地盯着童言。

而就在這時,出人意料的是,它竟然……竟然開口說話了。

“你終於來了,準備好跟我決一死戰了嗎?”

童言聽此,微微一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在等我嗎?你親眼見證了我的成長,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我或許也不會提升的這麼快,也不會這麼努力。只不過,天下無不散之筵席。今天,我決定離開了!”

“離開?呵呵……想離開可沒有那麼簡單,除非你能打敗我。可憑你,真的可以嗎?”

童言不屑一笑道:“沒有什麼是絕對的,你就是阻擋我進步的大山,不把你翻過去,我又豈能看得更遠,飛得更高?廢話少說,動手吧!”

阿修羅的化身聞此,笑着點了點頭,隨即緩緩地的站起身來。

它比童言要高大的多,而且還是三頭六臂。這樣一個爲了戰爭而生的怪物,想將它打敗,着實沒有那麼容易。

不過此時童言的眼中,卻沒有半點兒畏懼,相反的,這一刻的他熱血沸騰,滿心期待。

阿修羅的化身將手中的六把鋸齒長刀慢慢舉起,接着身形一閃,率先向童言發動了攻擊。

童言將這些看在眼裏,未等阿修羅的化身靠近,他已經一點地面,高高躍起。身在空中,他抓住纏在肩上的鎖鏈用力一甩,金剛降魔杵立刻猶如流星一般從上而下,直接向着阿修羅化身的腦袋打去。

後者一瞧,當即向一旁跳開。金剛降魔杵打了個空,瞬間射入了地面之中。

而就在童言身體下落之際,阿修羅的化身突然拋出手中長刀,猛地砍向鎖鏈。只聽到“噌”的一聲響,鎖鏈應聲而斷,而童言也因爲鎖鏈的斷裂,而加快了下落之勢。

人在下落之中,身體自然很難控制。沒想到這阿修羅化身竟然抓住了童言下落的時機,猛地一躍而起,身體猶如旋風一般直接向童言席捲而來。

這傢伙是三頭六臂,就算拋出了一把刀,手裏還有五把,五把刀隨着身體旋轉,就像是一個大型的絞肉機一般,如果被它靠近童言,後果可想而知。

童言見此,眉頭大皺,可現在身體正快速下落,又豈是他所能控制的住呢?

眼見躲閃不得,他趕忙用力掄起手中的鎖鏈,希望可以擊退阿修羅的化身。

可哪成想,鎖鏈剛剛接觸刀風之中,立刻響起“叮叮噹噹”之聲,精鋼打造的鎖鏈竟讓就這樣被絞的粉碎。一時間,鐵屑宛如星光一般四下散落。

不過趁此機會,童言也得以安然落地。他將手中只剩半截的鎖鏈扔在地上,彎腰就想把刺入地中的金剛降魔杵拔出來。

只可惜,他手還未接觸到金剛降魔杵,如同絞肉機一般的阿修羅化身,已然再次逼近過來。

童言咬了咬牙,只能向後退開,同時連續砍出兩刀。

然而強悍的黑蛟匕首在此刻也顯得沒有那麼強悍了,從匕首之中冒出的黑氣剛剛接觸旋轉的阿修羅化身,便直接被卷的無影無蹤。

童言本來還是信心滿滿,可是打到現在,他已經沒了半點兒脾氣。

這阿修羅的化身果然厲害,厲害到逆天的程度,難道他真的就沒有半點兒機會了嗎?

看着阿修羅的化身越來越近,童言已經被逼的無路可退。而就在這危急關頭,他突然怒吼一聲,竟無所畏懼的撲了上去。

他來這修煉之地,就是爲了錘鍊肉身,現在肉身已經足夠堅硬,如果真的抵擋不住阿修羅化身的長刀,那隻能說他命中當有此劫。他已經逃了太多次了,這一次,他決定不再逃了。就算真的要死在這裏,他也要讓這阿修羅的化身跟他同歸於盡。

感受着長刀在自己身上瘋狂的砍剁着,劇烈的疼痛讓他苦不堪言,但他卻沒有退縮,而是一把死死的抓住了阿修羅化身的手臂。

握緊手中的黑蛟匕首,他如同發瘋一般,拼命的向前刺出。一刀,兩刀,三刀……他自己也記不清他到底刺出了多少刀,只是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眼皮越來越重。最後,他終於承受不住,慢慢的倒下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童言只覺得渾身冰冷,隨即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此刻的他竟然正趴在冰冷的石板上。而在他的面前,不正是那扇刻着煉體二字的石門嗎?

他稍稍有點兒發懵,可是下一刻,他卻忽然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他贏了,他已經走出了修煉之地,他用無所畏懼的勇氣和誓死同歸的氣魄戰勝了阿修羅的化身。不僅如此,煉體之境,他也就此修得圓滿。

現在是時候回去了,一切的一切都該做個了斷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