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蘇府打開祠堂,將蘇榮華記入族譜里,並且馬上請封爵位,讓他成為新一任的護國伯。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蘇家長子蘇榮華文才風流,乃棟樑之材。現掌管禮部,任禮部尚書……」

蘇家眾人跪在那裡接旨。等宣旨公公念完聖旨,所有人跪在那裡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伯爺,恭喜你了。」宣旨公公笑眯眯地遞過聖旨。「等伯爺準備好了,就進宮謝恩吧!」

「是。勞煩公公跑這一趟。」蘇榮華看了旁邊的小廝一眼。

小廝馬上塞了一個荷包給宣旨公公。

宣旨公公掂量著荷包,感受著裡面沉甸甸的重量,臉上的笑容加深。

「伯爺不用急,慢慢來。咱家可以慢慢等。」

「麻煩公公先吃一盞茶。我換了衣服就出來。」蘇榮華容貌俊秀,與秦黎辰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女人,你惹火我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的氣質。他氣質溫和,與秦黎辰那自帶高貴的氣場不同,他是真的非常親和。

在他來蘇家的這幾天里,整個蘇府都在談論這個突然出現的私生子長子。可是他仍然非常有風度,一點兒也沒有藉機發難,更沒有為難那些伺候的下人。

對蘇家的僕人來說,如果蘇家有個成年的大公子,那對他們來說是極好的事情。這代表著蘇家所有的重擔有人扛了,不像以前那樣壓在幾位嬌小姐的身上。同樣也說明蘇家的一切有人繼承,不像前段時間那樣唯一的繼承人還是個孩子,等他長大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最重要的是,就算他們願意等,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

一個還沒有成年的小主子,容易發生的變故太多了。要是有個成年的主子扛著,他們也像是有個定心丸似的。

「就算你繼承了爵位,皇帝也不會冊封你太大的官職。禮部尚書看起來風光,其實並沒有多少實權。偏偏這個官職對剛剛踏入朝堂你來說又是個不低的,就算蘇家的那些附庸大臣也挑不出錯來。蘇家的渾水不是那麼好淌的。你要是現在反悔的話還來得及。」在去松柏院的路上,蘇雯瀾攔在蘇榮華的面前。

「來得及嗎?剛賜封的禮部尚書突然消失了,皇上真的不會藉機將蘇家一網打盡?」蘇榮華微笑地看著蘇雯瀾。

「你真的要扛蘇家的爛攤子?」蘇雯瀾再次詢問。

「是。」蘇榮華微笑。「瀾兒妹妹,你在關心我嗎?」

「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蘇家落到一個來歷不明的人手裡。」蘇雯瀾轉身看向其他方向。

「早就聽說蘇家的人都是些菩薩心腸的,現在看來傳言不虛。」蘇榮華跟在蘇雯瀾的身後。「對你來說,我應該是個污點。蘇大將軍一生正直,從來沒有什麼污點。我應該是他唯一的污點,也是蘇家唯一的污點。你應該討厭我才對。可是在這個時候,你卻在擔心我。可見,蘇家真的是門風正派之家。我能成為蘇家人,真的是格外的榮幸。」

「好聽的話就不要多說。既然你要留下來承擔這個重任,那就做好面臨一切魑魅魍魎的準備。」蘇雯瀾離開。

蘇榮華看著蘇雯瀾的身影消失。

「爺,這位蘇大小姐不僅貌美,還善良。就是有點口是心非。」隨從在旁邊開口。

蘇榮華笑了笑:「蘇家的人挺可愛的。」

蘇雯瀾回到自己的院落。剛邁進院子,只見蘇雪瑜和蘇慕玉迎了過來。

「我們都是剛接了聖旨就走的。怎麼你這麼慢?」蘇雪瑜問道。

「我和蘇榮華說了幾句話。」蘇雯瀾坐下來,喝了一杯茶水。

「大姐,我們真的要接受這個哥哥嗎?我看你挺平靜的,還和他說話。這是承認他的身份了?」蘇雪瑜問。

蘇雯瀾喝茶的動作停頓下來。

「我沒說要認他。不過,家裡的大大小小都是祖母做主的。既然祖母說他是,那他就是。我相信祖母。」蘇雯瀾說道:「再說了,祖母說得對,現在的蘇家需要這麼一個成年的男丁出現。如果他是蘇家的子嗣,必然不會做出傷害蘇家的事情。如果他不是,我們也可以順藤摸爪,抓住慕后的指使者。」

「好吧!反正我們都是聽你的。你說這樣做可行,我們就這樣做。」蘇雪瑜看向蘇慕玉:「小妹,你說是吧?」

「嗯,我們相信姐姐。」蘇慕玉連連點頭。「只是聖上的心思太難捉摸了。我們蘇家是武將世家,聖上卻讓大哥做禮部尚書。他還沒有見過大哥呢,怎麼就知道大哥不會武功?要是大哥會武功的話,也可以重新融入武將之中。

「不管他會不會武功,皇上都不會再讓他控制兵權。好不容易收回兵權,怎麼可能再隨便交給別人?」

蘇榮華進宮謝恩。

蘇家的這位新伯爺成為京城裡茶樓楚館里談論得最多的人。

原本門可羅雀的蘇家重新有了拜訪的人。各府的人都在打探他的來歷,甚至送來了不少揚州瘦馬。

蘇家姐妹剛看完戲回來,見到一輛又一輛馬車駛進府里,從馬車裡走出來一個又一個美人,頓時滿臉的不耐煩。

「大姐,這個人剛來的時候還一幅老實模樣,現在就原形畢露了。這才幾天啊,每天送上門的美人越來越多了。」蘇雪瑜眼含厭惡。「我們祖父和爹爹榮耀風光大半輩子,也沒有他這樣張揚啊!不行,我得去找他要個說法。他這樣做簡直就是丟了我們蘇家的臉面。再這樣下去,蘇家的一世英明就要毀於一旦了。」

「現在他是伯爺,我們只是伯爺的妹妹。」蘇慕玉柔聲說道:「我們女子在家從父,出嫁從夫。父親不在,就是從兄。他是我們的兄長,手裡捏著我們的終身大事。不要忘記了。要是得罪了他,我們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你怕他,我可不怕他。他口口聲聲說是我們的大哥,誰知道是不是?指不定他就是貪圖蘇家的榮華富貴。」

蘇雯瀾連忙拉著怒氣沖沖的蘇雪瑜。後者的個性就是炮仗性子,隨時都是一驚一乍的。

「行了!如果他真有問題,也不能現在去質問他。要是現在質問他,那不是打草驚蛇了嗎?」蘇雯瀾拉住蘇雪瑜。「至於這些人,別人願意送,那也不是他的意思。你要是不喜歡,直接打發出去就是了。這才多大的事情?」

「大姐,我們家裡多了一個不速之客,你還說這不是大事情。你就不怕他對我們蘇家不懷好意嗎?」蘇雪瑜無奈地嘆道:「這人的手段狠著呢!剛來幾天啊,馬上就得到了皇帝的賜封。現在更是被那些大臣討好。以我們蘇家現在的處境,就算出現一個蘇伯爺,那也不應該受這麼多人的敬重。那模樣就像是祖父和爹爹還在的時候。」

「這不是更好嗎?他的手段越高,對我們蘇家越有利。至於他的陰謀……我原本也是懷疑他的。可是後來想了想,現在的蘇家就是燙手山芋,還剩什麼好處值得他這樣處心積慮?說到底,以他的才華,完全可以不用這樣。」蘇雯瀾帶著姐妹兩人進了自己的院子。

在自己的院子說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不用擔心被其他人聽見。

「三位小姐……」一個模樣機靈的小廝提著籃子走過來。「剛才伯爺經過一品香,就從一品香買了些菜回來。已經給老夫人送了兩盤過去,剩下還有三盤本來是打算送給各位小姐的。既然三位小姐都在這裡,那屬下就不亂跑了。請各位小姐慢慢品用。要是有不合口味的,也可以告訴屬下。」

「那就麻煩你們伯爺了。」蘇雯瀾語氣淡淡的。「這次就算了,下不為例吧!我們幾人都不太喜歡一品香的口味。相比一品香的美食,我們府里的大廚也不差。所以,就不用破費那個銀子了。」

「行,屬下記下了。」小廝把幾道菜擺好,恭敬地退了出去。

蘇雪瑜大步走過去,打開籃子,將裡面精美得像一幅畫的菜端出來。

「快來吃,還在冒熱氣呢!要是冷了就不好吃了。」蘇雪瑜招呼另外兩人。

「剛才是誰說的這個人的手段狠著呢!既然看不上,就別吃他的東西,免得吃人嘴軟。」蘇慕玉打趣道。

蘇雪瑜坐在桌前,神情如常:「他都給我送到手裡了,為什麼不吃?一品香的東西可貴了。哪怕我們都是千金小姐也不能常吃。」

「淡竹。」蘇雯瀾吩咐旁邊的淡竹。「你去打聽一下,看看老夫人那裡用飯沒有?」

「是。」淡竹領命前去。

「現在蘇府的事情有人操心,我們就不用操心。 毒寵小謀妃 只需要好好陪著祖母。祖母年紀大了,一個人孤單得很。」蘇雯瀾坐在桌前,對姐妹兩人說道:「府里的那些揚州瘦馬有人處理,我們更不用多管閑事。」

「聽姐姐的。」蘇慕玉說道。「不過今天聽戲的時候,汪家小姐向我打聽大哥的情況。瞧那意思,這是看上他了。」 1.如果要搜索,可直接複製粘貼:磨鐵中文網鄒楊荒城迷靈索。有許多盜版的,務必一定要進磨鐵中文網看鄒楊的正版哦,鄒楊會滿血復活越寫越精彩的,盜版不全,這是肯定的。

2.首先,收藏《荒城迷靈索》這本作品,以後可以輕鬆找到這本書。收藏方法,點擊封面下方的“收藏五角星”就可以了。

3.爲《荒城迷靈索》投推薦票和期待票,這個對作者很重要,記得每天看完更新爲作品投下手中的推薦票。投票位置在作品封面的下方。

4.大家最好下載一個磨鐵手機安卓客戶端,這樣用手機更好的看書,而且不用每次都登入帳號,登一次就一直在。最主要,手機客戶端看書的界面真的很舒服。

5.如果還有不懂的,或是懶得搞這些的,本書的書友羣號是:468402177.您加進來,啥事我幫您辦!鄒楊碼字去了。 「真要打聽,那就去問他本人。我們這些隔著千山萬水的妹妹,跟他不是一個娘,又不是一起長大的,哪裡管得了他的事情?以後這種事情別再問咱們。咱們還是沒有出閣的閨秀呢!」蘇雪瑜在旁邊開口。

「我知道你介意他『私生子』的身份,其實我們誰又不介意呢?可是,不得不承認,他的出現對我們蘇家是有利的。憑著這一點,我們都不能與他離心。只要他不做傷害蘇家的事情,這個哥哥我們就『歡喜』的認下來。」

蘇榮華的身份已經得到證實。蘇家處於一種默契的狀態。對外,所有人都認可蘇榮華的身份。對內,互不干涉。

寺廟裡,蘇雯瀾跪在佛像前,雙手合十,閉著眼睛祈求著。淡竹跟在後面下跪,也是一幅虔誠的模樣。

半晌,她站起來,帶著淡竹走出去。

「外面下起了小雨。方丈大師給我們安排了廂房,讓我們等雨停了再走。」淡竹在後面說道。

蘇雯瀾攏了攏披風,伸開手掌接著珍珠般大小的雨滴。

「看看二小姐和三小姐在哪裡。找到她們就帶去廂房。」

「是。」淡竹回應。

蘇雯瀾經常來這座寺廟裡,對這裡的環境知之甚詳。小沙彌想帶她去後院廂房,她看廟裡的師父各有忙碌的事情,便拒絕了他的好意,讓他忙自己的事情去了。而她漫步在雨中,感受著天地間的愜意自在。

「哎呀!」一道嬌喊聲響起。

蘇雯瀾抬頭。

對面有個戴著惟帽的貴族少女摔在地上,因為正在下雨,地上的泥土被打濕,她這樣摔下去,馬上就是一身泥。

「小姐,你還好吧?」旁邊的婢女扶起她。

「衣服弄髒了。靈兒,把馬車裡的換用衣服拿過來。」那女子擦著手掌上的泥土說道。

「是。」

婢女走後,那女子一邊擦著身上的泥土一邊走過來。在經過蘇雯瀾的身邊時,她停下腳步。

摘下惟帽,微笑地看著蘇雯瀾。

「蘇小姐,真巧,在這裡遇見你。」

蘇雯瀾打量著面前這人。很不湊巧,她記得這個女子的身份。

平陽王妃的娘家侄女,平陽王世子秦驍的表妹,薛家的大小姐薛瀟雲。

「薛小姐。」

薛瀟雲柔柔地笑道:「今天這場雨真是不湊巧,把你我都困在這裡了。瞧這陣勢,短時間內停不下來。」

「是。」蘇雯瀾微笑。「找個清凈的地方歇會兒吧!等雨停了再下山。」

「只有如此。」薛瀟雲看著蘇雯瀾。「那邊有個棋室,蘇小姐要是不嫌棄我棋藝粗糙,一起下兩局如何?」

「好啊!」蘇雯瀾應允。「我不擅長棋藝,薛小姐要是不嫌棄我是個臭棋簍子,那就一起下兩局吧!」

棋室。蘇雯瀾和薛瀟雲迎面而坐。

蘇雯瀾看著面前的棋盤,腦海里浮現當初和秦驍在這裡對弈的場景。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當初她和秦驍也是在此情此景之中下棋。只不過,當時的蘇家是一盤死局。現在出現一個蘇榮華,把一盤死局救活了,而且正在快速的恢復生機。

嘩嘩嘩!嘩嘩嘩!大雨傾盆而下。

「這場雨來得好突然。」薛瀟雲柔聲說道。

「可不是。」蘇雯瀾落下一子。

薛瀟雲看著面前的蘇雯瀾,柔聲笑道:「以前經常見到蘇小姐,但是每次都沒有機會說上話。」

「那是我們之間的緣份未到。」蘇雯瀾微笑。「今日就是最有機緣的時候。」

淡竹和薛瀟雲的婢女靈兒先後找了過來。兩婢女坐在不遠處說著話。

棄婦 「你們小姐瞧著也是和善的人兒。我以前見到你和你小姐出門,她在上馬車的時候,你扶著她時,突然你腳下滑了一下,害得她也摔了一跤。當著許多人的面,那場面尷尬極了。可是她也沒有怪罪你。」

「我們小姐是最心善的。也不知道誰在那裡造謠生事,把我們小姐說成了母夜叉似的。」淡竹語帶不滿。

「外面的那些人巴不得別人不好過,好像別人過得不好,老天爺就會把福氣賜給他們似的。」靈兒壓低聲音,在淡竹耳邊說道:「別說外面的人,哪怕是至親,那也是只想自己過得好,別人過得不好。」

「這話也不盡然。我們蘇府的幾位小姐就是最和睦的。」淡竹開口。「說起來,二小姐和三小姐還在廂房等著我們大小姐。這雨下這麼大,一時半會兒停不下來。現在也沒有辦法去向兩位小姐彙報大小姐的行蹤。」

「小姐們這麼聰明,想必早就猜到這種情況,不用擔心。」

蘇雯瀾落下一子,說道:「承讓了。」

「蘇姐姐還說自己是臭棋簍子。與蘇小姐相比,我才是真正的臭棋簍子。」 盛寵1001次:喬少,深深愛 薛瀟雲失笑。

「勝負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蘇雯瀾將棋子放回棋盒裡。「再下一局吧!」

「好。」

兩局結束。薛瀟雲又輸了。

靈兒看著外面的人,對氣餒的薛瀟雲說道:「小姐,王妃身邊的嬤嬤來了。」

薛瀟雲連忙站起來。

從窗口看向外面,果然看見一個嬤嬤打著傘走過來。

「薛小姐,王妃娘娘沒有見你回廂房,派老奴過來找你。見你無礙,老奴總算是放心了。這位是……」

老嬤嬤打量蘇雯瀾,臉上的笑容加深。

「難怪薛小姐沒有回房,原來是與姐妹有約。」

「我與蘇姐姐是無意間遇見的。」薛瀟雲連忙解釋。「姑母找我,我不能讓姑母久等。現在就去見姑母。」

「老奴備好了傘,原本是給小姐和靈兒姑娘準備的。既然蘇小姐在這裡,就請小姐和蘇小姐先用傘,稍後老奴再派人為靈兒姑娘和這位姑娘送傘。」

「不用了,我和婢女在這裡等雨停就行。」 飄雪之國 蘇雯瀾微笑。

「王妃是個極喜歡小輩的人。她多年沒有回京,對京城裡的事情一無所知。如果蘇小姐能夠陪王妃說說話,順便說說京城近兩年發生的事情,王妃必然是非常歡喜的。這雨一時半會兒也停不下來。蘇小姐就不要客氣了。與其留在這裡受著涼風,還不如去廂房裡喝熱茶,吃點心,順便說話解悶。」

「姑母最和善了。蘇小姐就一同前去吧!你一個人呆在這裡多無趣。」薛瀟雲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她。

蘇雯瀾淡笑:「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寺廟後面的廂房是為金貴的貴人們準備的。作為京城香火鼎盛的寺廟,別說初一十五,就是平日也有不少貴人來上香。因此廂房的布置是隨時都準備好的,甚至比外面的那些客棧還要精緻。

蘇雯瀾跟著老嬤嬤進了後院的廂房。

「王妃可有歇息?」老嬤嬤沒有急著進門,而是問守在門口的婢女。

那婢女好奇地看了一眼蘇雯瀾,對老嬤嬤說道:「雖然沒有歇息,但是心情正不高興呢!嬤嬤小心些。」

「剛才不是好好的嗎?怎麼不高興了?」老嬤嬤蹙眉。「咱們王妃是最最和善的人。誰惹她不痛快了?」

「剛才在方丈大師那裡給世子爺算了姻緣,之後臉色就不好看了。」婢女悄聲說完,故意揚聲喊道:「薛小姐,你總算來了。王妃娘娘等了你許久。外面雨下這麼大,她可擔心你了。」

薛瀟雲配合地說道:「我這個做小輩的真是不孝。居然讓姑母為我擔心。我馬上就去向姑母告罪。」

「行了,快進來吧!外面風這麼大,小心把你這小身子吹跑了。」平陽王妃溫柔的聲音從裡面傳出來。 薛瀟雲帶著蘇雯瀾走進內室。

剛才的嬤嬤留下來伺候。

平陽王妃有著江南美人的嬌柔,別說男人,女人看見她都會產生憐香惜玉的心思。

此時她看見蘇雯瀾,臉上帶著慈和的笑容:「這位是哪家的閨秀?長得像嬌花似的。」

薛瀟云為平陽王妃介紹:「姑母,這是蘇府的大小姐。」

「可是蘇老將軍的蘇府?」平陽王妃愣了一下。

「是。」蘇雯瀾福了福身。「雖然京城姓蘇的人家不少,但是朝堂之中只有兩家姓蘇的。另外那位姓蘇的大人是文官,家裡的嫡女只有十歲。」

「我剛回京,對京城裡的事情不太了解,你別介意。」平陽王妃笑了笑。「坐下說話吧!」

「多謝王妃賜座。」

蘇雯瀾坐了下來。

薛瀟雲坐在平陽王妃的身側。

「姑母,剛才和蘇小姐下了兩局棋,她的棋藝真是高超。」

平陽王妃笑容淡淡:「下棋是修身養性的。輸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下棋的過程。你這丫頭也太爭強好勝了。」

蘇雯瀾接過老嬤嬤遞來的茶杯。

平陽王妃的話聽起來是對薛瀟雲說的,其實何嘗不是暗諷她『爭強好勝』?

從她出現到現在,平陽王妃看起來隨和,其實臉上的表情過於虛假。

她和平陽王府沒有利益糾纏。平陽王妃就算看不上現在的蘇府,也不至於對她抱有惡意。只怕是聽說了什麼閑言閑語。

「這場雨也不知道要下到何時。」平陽王妃輕嘆。「蘇小姐平時在家裡都有什麼消遣?」

蘇雯瀾微笑:「女兒家也沒有什麼消遣。綉繡花,寫寫字,看看書,無非就是這些玩意兒。只是我比別的閨秀多了一個消遣,那就是舞刀弄槍。以前跟著祖父練了段時間,上陣殺敵是不行的,嚇嚇膽子小的還是可以。」

「武將家的小姐就是精神。瀟雲,你可得好好學學。」平陽王妃在旁邊說道:「驍兒武藝高強。你要是想和他有話可說,就算不練成絕世武功,也應該了解一些東西。」

蘇雯瀾斂下眸子。

果然!平陽王妃這是暗中警告她,讓她別打秦驍的主意。

嗤!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嗎?就算她承認秦驍的條件不錯,各方面符合她的審美,那也不至於上趕著攀附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