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宗長老賀文一卻是搖頭道:“小夥子,你說這些是你自己煉製的,你可知道煉製這些東西需要多少材料?每一位煉藥師都是用時間和材料以及經驗堆積起來,你這麼年輕,空口無憑可不好。”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林羽纔不管對方信不信呢,說道:“丹藥就放在這裏,愛買的話拿我所說的藥材來換,不要的話輕便。”

霍,口氣夠硬的。

事實上,林羽確實有硬氣的本錢,他煉藥經驗雖然不豐富,但是憑藉着他現在的實力,煉藥技術已經不弱於這些藥王宗的人了。

當然,林羽自己還沒有意識到這點罷了,否則他早就讓大家退後,開始裝比了。

“這些丹藥一定要這兩種藥材嗎?我們孫家願意以萬顆靈石,一株極品靈芝,購買這些丹藥,另外,聘請先生做我孫家煉藥師。”孫無忌說道。

此言一出,大家都用羨慕的眼神看着林羽。

孫家雖然不如藥王宗和白家這般強大,但是在這紅島市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了,否則這孫無忌怎會有資格和藥王宗的人走在一起。

而且這孫無忌表面是購買丹藥,實則其實想把林羽招到麾下,否則這些丹藥雖然值錢,但豈會值萬顆靈石? 不得不說這條件很誘人啊,林羽沉吟片刻搖頭說:“不好意思,我一人獨來獨往慣了,而且那兩株藥材對我真的很重要。”

竟然拒絕了!

所有人不可思議的看着林羽,都認爲林羽腦子秀逗了。

“呵呵,小夥子,我藥王宗不要你這些丹藥,但是我看你這淬體丹的功效似乎與我藥王宗的有些不一樣,我願意購買你的丹方,如何?”這時候賀文一說話了。

對他藥王宗來說,煉藥師這種人才並不缺,缺的是丹方。

他明顯的覺察到這淬體丹的藥效比他們藥王宗煉製的要精粹許多,一時間目光驚疑不定的看着林羽。

林羽老實說:“可以,拿那兩種藥材過來。”

賀文一眉頭一皺,他藥王宗雖強,但是那兩種珍貴的藥材也沒有啊。

這時候遠處白文天和謝家長子謝文兵說笑着走了過來,至於謝婷婷跟在一旁。

“文天,以後我們兩家就是親家了,我妹妹嫁過去你可得對她好一點。”謝文兵淡笑說。

要是以往,謝婷婷對謝文兵來說是個可有可無的旁支罷了,也就是在普通人社會中有點影響力罷了。

但是謝婷婷馬上是白文天的妻子了,所以他對謝婷婷自然客氣起來。

白文天微笑說:“這一點放心,我追婷婷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對我來說,她是我的女神,我怎會對她不好?”

“嗯,多謝了,咦,前面發生什麼事了,藥王宗和孫無忌居然都在。”謝文兵突然驚訝說。

“我們過去看看吧。”白文天說。

“還是不要去了吧,我有些頭暈。”謝婷婷發現是林羽在那,生怕會出什麼事,所以連忙說。

謝文兵眉頭一皺,白文天掃了婷婷一眼,輕笑說:“你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樣子。”

“我也不知道。”

“那便先過去看看吧。”白文天的聲音不容置疑,顯然謝婷婷對他來說,只是一個附屬品罷了,這個附屬品必須對他言聽計從。

隨後一行人過去,在聽了下人的敘述之後,白文天和謝文兵看着林羽的目光都變了變。

這時,白文天對林羽也產生了興趣,如今他父親已經晉級通仙境巔峯,只差一步就是仙品,到時候位列仙官,他白家誰人敢惹?

但是他白家雖大,唯獨缺少煉藥師,因此想了想,他上前說:“林羽兄弟,剛纔我們還在門口見過呢。”

由於謝婷婷是被逼纔要嫁給白文天,所以林羽對這個傢伙不是很感冒。

因此沒看白文天,而是把目光看着謝婷婷。

就這麼看着啊。

哪有當這麼多人面一直看人家未婚妻的?

果然,謝婷婷尷尬了,白文天有些不悅,不過他想着這些煉藥師性子都有些怪異,他深吸一口氣,壓了下來。

“林羽兄,我白家你應該知道,你若是答應做我白家客卿,我白家願意拿出三億美金的代價邀請你,並且我可以代表我父親收你爲徒,直到你晉升到通仙之境!”

白文天微笑道。

他相信,在這種巨大的誘惑下,沒人會拒絕。

謝文兵,孫無忌,賀文一,唐悅等衆多大家族的人士心都揪了起來。

這個承諾不可謂不大啊,可以想象,若是林羽答應,等進入白家之後,這林羽必定成爲白家第三號的大人物。

所有人看着林羽的目光變了。

唐悅嘆了一口氣,輕喃說:“白文天好大的手筆,竟然以如此厚禮來邀請這小子做客卿,哪怕這個林羽是個石頭人,恐怕也會答應吧?”

施老也是長嘆一聲,說道:“白家崛起了!日後紅島市白家爲王!”

事實上,不少人的想法和施老一樣,如今都看向林羽,只等他點頭同意。

白文天那個得意啊,試問這天下有幾個人能夠拒絕這等條件?

就在所有人都認爲林羽馬上會同意的時候,林羽卻是搖頭說:“條件很豐厚啊,不過我依舊不需要。”

“什麼!”

所有人愣然!

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白文天臉色驟然冷了下來,這還是第一次被人當這麼多人的面打臉!

一時間,滿臉的陰霾!

“你可知道,我剛纔的條件有多豐厚嗎?”白文天說道。

“嗯,我知道,不過我也說了,我只需要那兩種藥材。”林羽說。

“呵,可笑,這樣吧,我答應你,只要你答應,我白家全力爲你尋找,如何?”

此言一出,再次譁然!

這時候,謝婷婷在一旁咬了咬牙,說道:“文天,既然這位先生不願意,那就算了吧。”

“我在和別人說話,你插什麼嘴?”白文天此刻在氣頭上,所以指責說道。

當着這麼多人面,謝婷婷愣在當場。

卻是不敢多說,只能委屈的說:“我只不過……”

“好了妹妹,少說兩句。”謝文兵勸說道,白家如今勢大,他可不想因爲這點小事,讓謝婷婷失去在白家的地位。

白文天隨即看着林羽,說道:“給你一天的時間考慮一下吧,明天我會再來!”

說完帶着衆人離開,走的時候竟然把謝婷婷直接晾在一邊。

當時那個尷尬啊,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直接把未婚妻晾在一邊,謝婷婷眼圈都紅了。

林羽正欲上前安慰,沒想到謝文兵帶着謝婷婷離開了這裏。

孫無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林羽和謝婷婷,然後大笑一聲,離開了這裏。

賀文一隻是留下一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然後帶着人也走了。

謝巧巧嘆氣說:“婷婷姐真可憐,以前我遇到她可是很活潑的,可是現在,她好像憔悴了不少。”

“這也沒辦法啊,咱們做女人的,最怕的就是遇到壞男人做老公。”陳虹搖頭苦嘆,“看婷婷姐這樣子,顯然那個男人根本不愛她。”

林羽越聽越皺眉,本來他並不想管謝婷婷的事。

雖然謝婷婷是他徒兒,但他們之間畢竟沒發生什麼,可是現如今,他覺得有必要管一下!

“你好,我們又見面了。”沒想到這時候唐悅走了過來,笑臉盈盈的看着林羽。

林羽突然想起這妞見過,好像是什麼港島市唐家的人,那時候聽沈萬強說這家人家挺牛氣的,反正就是各種牛。

於是友好迴應:“你好唐小姐。”

“真沒想到,傳說中的白狐郎君,還是個煉藥師呢。” “真沒想到,傳說中的白狐郎君,還是個煉藥師呢?”

唐悅輕語說道,周圍人都沒注意到她說的話。

“呃……還請唐小姐小聲一點,我不想我的身份被人知道。”

唐悅點點頭,“放心吧。”

“唐小姐過來也是購買丹藥來的?”林羽問。

“嗯,不過我並不是買普通丹藥,而是救人的藥。”唐悅輕嘆說道,眼眸之中一片憂慮,爺爺若是倒下了,她唐家還能獨善其身嘛?恐怕不用外人對付他們,光是內鬥,她唐家就已經不行了。

林羽點點頭,暗歎哪怕是豪門也是恩怨很多啊。

不過他不想知道別人家的事,他自己的事都管不過來呢。

“你不想知道我爺爺出什麼事了嗎?”唐悅問。

林羽搖頭。

唐悅:“……”

“是這樣的,我爺爺修煉遇到意外,靈氣盡失不說,現在已經昏迷好多天了,渾身發黑,我尋遍了各路神醫,就是連藥王宗的前輩們也過去了,可是我爺爺依舊不能醒來,這幾天眼看身形越來越消瘦,不知如何是好。”

林羽肅然點頭,心說我不是說不想知道了嗎?和我說幹嘛啊?

表面上很同情的說:“哎,節哀!”

唐悅:“……”

唐悅擠出一個笑容,“所以我想問一下林先生,不知你有什麼辦法救我父親。”

話落,拿出手機給林羽看了一下她爺爺生病在牀的小視頻。

只見唐悅的爺爺骨瘦如柴,全身發黑,眼眶凹陷,猶如一頭殭屍直挺挺的躺着,要不是時不時能夠看到他胸口起伏呼吸着,林羽都要認爲唐悅的爺爺已經死了。

“這……”林羽剛剛說這我搞不定,沒想到體內霓裳一聲輕哼,“沒想到這世間還有如此鬼物。”

林羽問:你知道?

霓裳:哼,這種鬼物我一觀便知,一般都是千百年的地下陵墓之中生成,喜歡陰氣匯聚之地,若有人不小心進入那種陵墓,很容易被這種鬼物附身,不出三個月,陽氣被吸收而死。

我觀這人眼眶已經如此凹陷,恐怕已經被附身了三個月了,幸好他是修道之人,比普通人活得長久一些,否則早死了。

被霓裳這麼一分析,林羽很感慨霓裳的見多識廣。

“林先生,怎麼樣?”見林羽一直沉默,唐悅出言提醒。

林羽下意識的說:“你爺爺前陣子去過古墓吧?”

一旁的施老面色一變,說道:“你怎麼知道?”

這件事一直是他們唐家的祕密,此次他們得到消息,在一處帝王墓中可能有千年靈藥,因此唐悅的爺爺才集齊了唐家衆多高手前往。

可是那一次他們在那古墓之中並沒有得到什麼,反而在裏面遇到不少鬼物,損失慘重,回來之後,唐悅的爺爺唐高仁便病倒了。

“我看了視頻,唐老爺子眼眶凹陷,全身發黑,顯然受到了鬼物侵襲,所以你們請那些煉藥師,藥王宗的人過去醫治根本無用,因爲這不是病,也不是毒,而是體內附身了一個鬼物,這個鬼物在吸收唐老爺子的陽氣,一般來說,被這種鬼物附身,頂多活三個月,唐老爺子幸好是修道之人,所以多活一段時間罷了。”

林羽一口氣把霓裳的話說完,看着唐悅說:“最關鍵的是,這種鬼物很難祛除,據我所知,只有仙界的高手才能解決!”

“什麼!”唐悅和施老震驚!

仙界的高手,以他們的身份如何會認識?

一時間,唐悅滿臉苦澀。

“林先生,你既然能夠看得出,難道沒辦法救嗎?”唐悅問道。

“有辦法。”林羽直言不諱,“不過我之前的話你們應該聽到了,我需要齊心草和連玉花。”

“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林先生就不能通融一下嘛?”唐悅氣極說道。

林羽依舊搖頭。你爺爺的,沒這兩種藥材,我也要死了!

“好,我有連玉花!”唐悅說。

“什麼!”林羽震驚。

“本來連玉花是爺爺等我晉級的時候給我服用,改善我體質的。”唐悅說。

“空口無憑,拿來看看。”林羽急切問。

“這麼珍貴的東西我怎麼會帶在身上。”唐悅搖頭,然後拿出手機,給林羽看了一下連玉花的照片,說道:“放心吧,我說有就有,只要你救了我爺爺,這就是你的!”

林羽看了一下,發現手機裏的照片確實是連玉花,不過他還是不放心的問:“我怎麼知道是真的假的?網上這種照片一大堆呢。”

這小子,不傻啊!

唐悅心中說了一聲,說道:“我唐悅說的話怎麼可能是假的?你就是不信我,我唐家的話總歸信的吧?”

聞言,林羽看了一眼施老,只見施老微微點頭,“放心吧,我們唐家的承諾,從不會反悔,說給你連玉花,就會給。”

“空口無憑,立個字據吧。”林羽讓謝巧巧找來了紙和筆,寫上唐悅答應給林羽連玉花這些字之後,林羽才放心下來。

唐悅簽了名字,急切道:“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怎麼救人了吧?”

林羽點點頭,隨後拿出一個玉瓶,說道:“把玉瓶裏的東西倒出來餵給你爺爺喝,然後鬼物會被逼出來,到時候你們一定要在周圍佈滿高手,一舉將妖物拿下。”

唐悅欣喜的接了過來,狐疑說:“不會騙我吧?”

“騙你我有什麼好處?”

唐悅想想也是,然後高興道:“多謝了,我們現在啓程回到港島。”

“嗯,早去早回。”

唐悅他們一走,林羽才詢問霓裳這藥瓶裏面是什麼?

霓裳:“那隻鬼物實力不強,但是附身在人身上頗爲麻煩,所以直接除掉自然不可能,否則她爺爺也活不了,所以只能把鬼物逼出來,因此這玉瓶裏的東西,是我的三字真言,我以靈力灌入玉瓶,必能將鬼物逼出。而且有我靈力進入她爺爺體內,到時候他們想要反悔,也得掂量掂量。”

果然夠毒啊,霓裳這一招也不怕他們反悔了,林羽心中點了一個贊。

隨後擺攤了一整天也沒人能夠買林羽一顆丹藥,一旁的餘青光長吁短嘆,“這傻小子是真傻啊,竟然拒絕了那麼多大家族的邀請,哎……” 天色漸晚,林羽見場會上沒什麼人了,於是搖搖頭,準備和謝巧巧,陳虹離開。

不過走的時候,林羽給謝巧巧發了信息,問她怎麼樣。

謝婷婷很快回:今天真是對不起,白文天的脾氣不太好。

林羽:他只是把你當成一個附屬品,你爲什麼還要嫁給他?

謝婷婷:對不起師父,有時候世間上的事情不是我能夠左右的。

林羽:實在不行,我幫你離開她。

林羽其實一下午就已經想過了,如今他是仙兵了,雖然是最低級的那種,但好歹也是體制裏的人不是?再說了,段老職位高啊。

到時候打個招呼,就是把謝婷婷帶走,他白家能說說麼?敢和仙官鬥嗎?

這時候謝婷婷迴應:不可能的,白家勢力強大,我逃不了的,而且就算我逃了,我父母呢?謝家呢?

林羽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謝婷婷這件事似乎真的不太好搞,總不能自己直接出手劫婚吧?

隨後林羽只是發了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儘管可以找他的信息,然後收拾收拾,準備回去了。

“這麼晚了,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吧。”謝巧巧看着林羽說,此刻她的小臉蛋紅撲撲的,覺得林羽有個性的很,面對那麼多大家族的誘惑,竟然面不改色。

林羽點點頭,說道:“我請客。”

餘青光這時候打了個招呼,說自己先走了。

隨後三人走了出去,令人奇怪的是,一些人看着林羽的時候,都面色怪異的看着他。

這一點讓林羽挺奇怪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