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答應了下來,一向內斂的父親居然特別開心,非要拉着我喝兩杯,沒有辦法我只能跟他喝上幾口。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最後我們爺倆都醉倒在酒桌上面,連我是怎麼回到牀上的都沒有半點印象,等我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我隱約記得我爸說明天去報道的事情,看樣子我還有一天的休息時間。

這最後一天休息時光我要怎麼度過,剛剛冒出了這個念頭,我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我拿起來一看,居然又是那個富二代。

不會這麼背時,那塑料廠又出事了吧?我有些戰戰兢兢的接起了電話,還好事情並沒有我想的那麼糟糕,原來那老人知道是我們救了他之後,非要請我們三個人吃頓飯,想着那天跟王大勝還發生了一點衝突,我就一口應了下來。

很快約定的時間就要來臨了,我攔下了一個出租車就往秦老爺子家裏駛去,我對他家牆上掛着的那副畫還是有些耿耿於懷,想着等一下能不能花錢把那幅畫給買下來。

很快車子就駛去了秦老爺居住的小區,我敲了敲門,秦老爺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看起來我似乎是第一個到的:“小陳,你怎麼來這麼早啊?”

“是這樣的老爺子,那天我到你家來,看着你家牆上掛着的那幅畫挺好看的,我想買回去收藏一下。”我吞吞吐吐的說出了自己的來意。

沒有想到秦老爺子居然樂呵了起來:“那副畫啊!你只管拿去就好了,別談錢不錢的,那是我之前一個朋友搬家的時候送給我的,說放在新家礙事,我就接了過來,這畫不值錢的。”

聽他這麼說,我也就恭敬不如從命,伸手把牆上的那副畫給摘了下來,仔細的欣賞了半天,可還是沒有看個所以然來,我決定先把它收起來,等回去再一探究竟。

不一會,富二代跟王大勝也都來了,不過王大勝看到我並沒有生氣的表情,看起來他是完全的消氣了,想到這裏我也就徹底的放下了心來。

那老爺子把早就準備好的酒菜都端上了桌,一時間香氣撲鼻,引得我食指大動,恨不得馬上就大垛爲快。

沒有想到看起來乾乾瘦瘦的秦老爺子還有這一手本事,這一桌的飯菜把我吃了個肚圓才下了桌子。

秦老爺跟他們兩個人喝酒喝得十分的盡興,等我們散場,王大勝都有些走不動路了,沒有辦法我只有將他送回了他的家裏。

剛剛把他丟到了沙發上面,沒有想到他居然要吐,我連忙從廁所裏面找了一個盆子出來,可是還是晚了,等我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吐得一地都是。

沒有辦法,我只能幫他打掃乾淨,看着整潔的客廳我擦

了擦頭上的汗水,生怕王大勝在出什麼事情,連忙給家裏打了一個電話,說今天晚上不能回家住了。

媽媽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提醒我明天的面試不要忘了,就掛了電話,還好王大勝的家離那個泳裝廠並不遠。

看着王大勝又睡了過去,我一個人坐在客廳裏面觀看這幅畫,不管我橫看豎看都沒有看出來這畫有什麼蹊蹺之處。

難道是我的感覺有問題?我又否定了這個想法。不知道爲什麼,自從出了塑料廠的事情之後,我的第六感就特別的靈。

“水!我要喝水!”看着剛剛纔安靜了一會的王大勝又鬧騰了起來,我連忙站起身來,準備給他到廚房裏面接水。

而因爲我一下子站起來,有些沒拿穩那副畫,就聽到嘣的一聲,那畫居然掉到了地面上面,卷軸都已經被摔開了。

我跟王大勝倒了水之後,這纔有些心疼的看着這幅畫,雖然是不要錢的,但是就這樣白白的被我糟蹋了,我還是有些良心的不安的。

“這是什麼東西?”我看着被摔開的卷軸裏面似乎有個白白的布條,連忙抽了出來,難道這個布條就是我預感到的東西?

我有些迫不及待的將那個白布打開,也不知道這條白布在這個卷軸裏面放了多久的時間,等我抽出來的時候,已經有一股子的黴味了。

但是這白布條的內容卻讓我大吃一驚,我這才知道爲什麼我會對這個東西這麼的在意了,原來這裏面記載的居然是一些抓鬼的法子,就連周媛媛曾經用過的陣法都記錄在這上面。

“我艹!”我忍不住罵了一聲,也不知道最近我走了什麼狗屎運先是白白的撿了一個塑料廠,現在沒有想到居然還可以撿到一本捉鬼的祕籍。

看着白布條上面記錄的似乎並不完整,我連忙把另外一個卷軸也打開了,果然放在白布條的另外一半。

我此時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下我回到靈異處理公司可有底氣了,再怎麼說以後分成我也可以多拿點,每次看到吳平安拿那麼多錢,說不眼紅是不可能的。

看着王大勝還在呼呼大睡,我連忙把兩條白布給收了起來,這東西以後可是我吃飯的傢伙! 拒不承歡:總裁的倔強女傭 越少人知道越好,雖然王大海跟我關係不錯,但是人難免有些貪念啊!

我躺在王大勝的牀上面,一時之間思緒萬千,不知怎麼的我又想到了周媛媛,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幹什麼,有了這個白布條,我好像是有了底氣跟她接觸一樣。

在牀上翻來覆去了半天,我都能睡着,好不容易盼着東方亮起了白光,我連忙從牀上面爬了起來,準備洗漱一番之後直接去泳衣場面試,此時的王大勝還躺在沙發上面呼呼大睡,看樣子就算昨天晚上我把他的家給搬空了,他都不會有半點察覺的。

早上七點半,我準時出現在了泳裝廠的大門口,看起來這泳裝廠似乎並沒有上班,我又在門外耐心的等了半個小時,這纔有人過來開門。

我按照我媽媽的吩咐進了工廠旁邊的辦公樓,直

接找到了經理室,正準備推門進去,只聽見門裏面傳來了一陣激烈的爭吵。

我推開門的手懸停在了空中,又默默的收了回去,第一天報道就碰到了領導之間的吵架,頓時一種尷尬包圍了我。

就在這時,總經理室的大門猛地一下打開了,我跟一個怒氣衝衝的中年男人撞了一個滿懷。

“你小子是誰?怎麼在這裏?”那中年男人似乎看着我挺面生的,咄咄逼人道,看樣子似乎是要把剛剛的怒火全部撒在我的身上。

“我我是來面試的!”

那中年男子似乎並沒有解恨,大聲的呵斥我:“面試?我看你賊眉鼠臉的樣子就不像是好人,我們泳衣場不需要你這樣子的員工,你可以走了。”

我也不是好惹的,看着他這幅模樣,我的脾氣也上來了,媽的我只是幫我老爸一個忙居然還受到這種羞辱。

就在這時,經理室傳出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楊主管,招聘好像並不是你的管轄範圍吧!我招什麼人還用你指指點點嗎?”

那楊主管聽了這話,正準備說什麼,但是半晌還是沒有出聲,只是臨走的時候惡狠狠的盯了我一眼。

看起來剛剛這兩個人發生的衝突並不小,現在說話還有一股濃重的火藥味,我實在是不想成爲他們鬥爭的棋子也並不想加入這個工廠,比鬼神可怕的是人心,別我沒有被鬼神給弄死,卻成了別人人事鬥爭的犧牲品了。

就當我正要走時,總經理室又傳來剛剛那個男人的聲音:“門外的是小陳嗎?你爸爸之前跟我打過招呼了,快進來,快進來。”

聽他這麼一說,我也不好意思離開,硬着頭皮走進了總經理室,看起來這個泳裝廠好像很賺錢的樣子,整個總經理室裝修的金碧輝煌的,就連之前錢西山的那個辦公室都沒有這裏看的大氣。

看着我進來,總經理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就是小陳吧!不錯小夥子一表人才的,之前你爸爸對我有恩,你放心,跟我做絕對虧不了你的。”

我倒是沒有想到我那平時不苟言笑的老爸居然還跟這種大老闆有交情,我也不好扶了他們的面子,點了點頭,同意加入了泳裝廠。

那總經理跟我閒聊了兩句,無非就是我多大啊,爲什麼要出來工作這之類的問題,都被我一一的應付過去了。他似乎對我的表現十分的滿意,當即拍板就要我進入到泳裝廠,暫時負者採購這一項,雖然工資不高,但是我知道採購的油水可多了,這看起來我似乎是找到了一個好差事。

接着,他把我帶到各個辦公室去溜達了一圈,跟我介紹了一下公司的情況,然後就把我扔給了一個叫做徐新華的人,要他負責代我。

也許是知道我跟總經理的關係,大家都對我和和氣氣的,只有那個楊主管每次見到我都陰陽怪氣的,幾次都差點跟他發生衝突,都被其他的同事攔了下來。

看着他陰損的模樣,我就知道他不會跟我只是小打小鬧,後面肯定有什麼陰謀詭計在等着我。

(本章完) 墨九狸和小書在煉丹房投入了煉丹當中。

南宮藍在門口看到墨九狸開始煉丹了,確定墨九狸真的沒事了,才悄悄的轉身離開,來到了小澤和帝滄海的面前,帝滄海和小澤看到南宮藍,小澤十分擔憂的問道:「奶奶,娘親呢?」

「你娘親應該沒事了,現在在丹房煉丹呢!小澤,現在你能告訴爺爺奶奶,到底是怎麼回事了嗎?為什麼那個女人抓走了你爹爹,為什麼九狸都去不了的地方,小寧兒能去呢?還有寧兒才那麼小,都沒長大,真的沒事嗎?」南宮藍看著小澤問出了一連串的問題來。

之前墨九狸回來,她和帝滄海按照小澤叮囑的,她在外面安撫墨九狸,小澤和帝滄海在密室假裝閉關,因為小澤擔心自己被墨九狸看穿,發現妹妹不見了。

那樣雙重的打擊,小澤擔心墨九狸承受不了,會出事!所以哀求南宮藍和帝滄海,幫助自己……

南宮藍和帝滄海也沒把墨九狸當外人,如同親生女兒般看待,本來墨九狸就是他們的兒媳婦,也知道如果真的讓墨九狸知道寧兒不見了,墨九狸真的會崩潰的……

所以,只能聽小澤的安排,如果不是因為小澤說事後會告訴他們實情,南宮藍都擔心自己忍不住,被墨九狸看穿了!

「爺爺,其實你應該猜到了一點吧!」小澤看著帝滄海問道。

「小澤,你的意思是帝族被滅的事情嗎?難道抓走寒兒的人,是當初滅了帝族的人嗎?」帝滄海聞言看著小澤問道。

「爺爺,當初你知道帝族為什麼被滅嗎?」小澤沒有回答帝滄海的問題,而是繼續問道。

「我並不知道,雖然那個時候我和你奶奶還小,但是我們真的沒有聽說帝族有什麼仇人的,可是帝族被滅的十分突然,一夜之間帝族徹底消失在蒼穹界!」帝滄海想到什麼的說道。

「小澤,你是不是知道什麼?你又怎麼會知道?你分明才……」帝滄海看著小澤震驚的問道。

「爺爺,奶奶,其實我和寧兒是轉世投胎,成為了娘親和爹爹的兒子,你們的孫女和孫子的!我們的身份就先不說了,以後你們總會知道的……

因此,我知道一些蒼穹界的事情!根據我和寧兒知道的,帝族被滅其實就是因為爹爹,其實對方真正想滅殺的人就是爺爺和奶奶,因為你們兩個死了,可能爹爹就不會成為魔神!

外公外婆被追殺,也是因為我娘親的存在!這麼說吧,其實娘親和爹爹真正的身份,有著一些強大到你們無法想像的敵人,那些敵人有的是得到爹爹殺了娘親,有的想殺了爹爹得到娘親!」小澤看著南宮藍和帝滄海簡單的說道。

小澤說的很含蓄,但是帝滄海和南宮藍都不是笨蛋,自然也大概明白了其中緣由,這個世界人隕落後,靈魂不滅就可以轉世輪迴……

只是他們沒有想到,九狸和寒兒也是這樣,更沒有想到九狸和寒兒的敵人那麼強大…… 這泳衣場是包吃包住的,雖然離家並不遠,但是我還是把自己的行李擺到廠裏面去,我媽對我這個決定可是十分的反對,還埋怨我爸不該讓我去幫他朋友的忙。好好在家休息兩天多好,但是看我這麼堅決的樣子也就任我去了。

那本抓鬼的祕籍倒是挺有意思的,我白天上班,晚上就在宿舍裏面研究着這本捉鬼大全,看來我對抓鬼這些事情還是很有天賦的,沒幾天時間我就學習到了幾種小法術。比如說安魂術之類的。

雖然這法術並沒有多麼厲害,但是還是讓我的信心倍增,對學習這些東西也更加有興趣了,但是白天上班我還是認認真真的上着,不管怎麼樣,也不能辜負別人對我的信任。

採購這事情也挺輕鬆的,等到廠裏原料用的差不多了,我就跟徐哥兩個人找到供應商要他們送貨上門。

平時也就是在辦公室裏面做做表格,然後有事沒事就去廠子裏面晃盪兩下,很快我就被一個叫孫小倩的女孩子給吸引住了。

她跟這廠裏的打工妹都不一樣,每天上班之前都會穿着一身合身的連衣裙,來到公司之後纔會將連衣裙給脫下換上工作服。

並且她還會畫點淡妝,噴噴上一點香水,我們幾個男人經常在私下裏面說孫小倩就是我們這個泳衣廠的廠花。

整個廠子裏面的男性生物都對她垂涎欲滴,就連廠門口的那條大黑背,每次看到了廠花都會多叫上兩聲。

“陳東,你該不會是看上孫小倩了吧!”徐哥看着我的樣子,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思。對我露出了一個你懂的表情。

這時沒有第三個人在場,再說大家都是男人,於是我爽快的承認了:“對啊,我就是看上她了,怎麼樣,徐哥你可是有老婆的,可不能跟我們這種單身漢搶啊!”

“去去去,誰稀罕跟你搶,我勸你千萬不要動孫小倩的主意,她可不像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聽着徐哥話裏有話的樣子,我連忙從荷包裏面掏出了一盒黃鶴樓遞給了他一根,他將煙夾在手裏,我又識趣的跟他點上了火。

“徐哥,你就跟我說說唄,這孫小倩怎麼動不得了。”

徐哥深吸了一大口香菸,露出了一臉的享受表情,經過肺部的過濾之後,又將煙霧從嘴巴里面吐了出來。

這纔開口跟我說道:“陳東,你剛來廠子可能不知道,孫小倩這娘們可騷着呢,那你別看她在人前一副高貴的樣子,背後不知道被多少人騎過,那個跟你不對付的楊主管,就跟她有一腿。”

聽到徐哥說的這些,我都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你開玩笑的吧!楊主管不是有老婆嗎,他怎麼還跟孫小倩搞到一起去了。”

“現在這樣的事情可多了,等你過兩年你就懂了。”說完拍了拍我的肩膀,對我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我還沒有從剛剛的打擊中緩過神來,這好不

容易碰到一個有些好感的女生,沒有想到居然是這種人,不過我還是對徐哥說的話有些半信半疑,我感覺孫小倩不是那樣的人啊,他看起來那麼的單純。

爲了證明徐哥說的話都是假的,我趁着工作之餘還偷偷的觀察過他們兩個人,他們兩個人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異常,在工廠裏面話都不多說一句,看起來就像是兩個陌生人一樣。

我連忙把這個觀察結果告訴了徐哥,可是他只是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着我,並沒有多說什麼。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有些尿急,可能是剛剛的水喝的有些多,公司的廁所都安在廠房那邊,要是過去的話要繞上好大一圈。

只怕我還沒有走過去就要尿出來來,還好我們辦公室在一樓,窗戶外面就是一片荒無人煙的空地,我決定就在窗戶外面解決了算了,反正之前也不是沒做過這種事情的。

於是從窗戶翻了出去,看着四下沒有人,立刻找了一個角落解決了這泡尿,就在這時,我聽到了一陣腳步聲,似乎是有人走了過來。

“楊貴,你不是說要離婚娶我的嗎?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我艹,這麼勁爆的消息,我立刻從牆角伸出頭看去,說話的果然是楊主管跟孫小倩,看樣子之前徐哥說的都是真的,頓時我感覺到心碎成了玻璃渣。

這孫小倩真是沒有眼光,我不知道比那個楊主管好上多少,她看都不看我一眼,居然還對那個姓楊的投懷送抱。

我帶着報復心裏,決定站在這裏偷偷的把他們的對話聽完,再加上這個角落離辦公室的窗戶還有一點距離,我現在要走出去肯定會被他們發現,那場面就尷尬了,所以我繼續的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

那楊主管的話語明顯就帶着敷衍的語氣:“你放心,等她回來我肯定娶你的,你就不能在等等嘛?”

“再等等,我等的了我肚子裏面的孩子可等不了,你願意看着我們的孩子一出生就沒有爸爸嗎?”

我沒有想到居然聽到了這麼勁爆的內容,孫小倩雖然已經跟楊主管珠胎暗結了,現在看樣子孫小倩是想要仰仗自己肚子裏面的孩子逼宮了。

“什麼?我不是讓你把孩子做掉嗎?難道你沒有做掉?那我之前給你的一萬塊錢你幹嘛去了。”楊主管的語氣似乎有些焦慮。

“那一萬塊錢就算是我的營養費,我現在跟你懷着孩子你難道不該多給點錢我補補身體嗎? 婚有千千結 萬一孩子生出來有什麼缺陷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了。”

我現在才知道爲什麼徐哥說孫小倩是個不好惹的主,這哪是不好惹啊,這是粘上了就躲不掉了,活生生的就像是一隻吸血鬼。

“你跟我把孩子打掉,聽到沒有?”楊主管的語氣有些生氣,他的音調變得十分的高,似乎是在威脅面前這個女人一樣的。

“鈴鈴鈴!”就在這最爲關鍵的時候,我的手機居然響了起來,我手忙腳亂連忙把手機從荷包裏面拿了出

來,關掉了鈴聲。

“誰,誰在哪裏?”

現在我已經沒有了辦法只能從牆角走了出來:“是我,我站在這裏尿尿呢。”

楊主管陰沉着臉,一點都不相信我說的話,死死的盯着我,他現在似乎是在想着用什麼辦法封我的嘴巴:“你剛剛聽到了多少?”

“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我裝作一臉茫然的看着楊主管跟孫小倩:“咦,小倩你怎麼也在這裏。”

“我希望你是真的沒有聽到我們剛剛說的話,不然有你好果子吃的。”楊主管伸出了一隻手指指着我的鼻子。

雖然我很想把他的手指給咬下來,但是我還是忍住了自己的衝動,這已經是我第二次撞到了楊主管出醜,看樣子不管怎麼樣我在泳衣場的日子也不好過了。

看着他們兩個走遠了,我這才從窗戶翻進了辦公室,嘆息着我還沒有開始就莫名夭折的暗戀。

這時我纔想起來,拿出手機看看是誰跟我打的這個倒黴的電話,我等下不罵死他,我翻到未接來電這一欄,居然是我老媽打的,我立馬將剛剛那個念頭打消,跟她回了一個電話。

她找我也沒有什麼大事,也就問問我在這裏過得怎麼樣,有沒有被人欺負,吃的飽不飽,都是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雖然剛剛害我被發現,但是我還是覺得心裏暖暖的。

第二天一大早,剛剛進入到工廠裏面我就感覺到廠裏面的氣氛似乎有些不對,所有人都交頭接耳的,十分神祕的樣子,這搞得我心裏癢癢的,連忙找了一個相熟的工人打聽了一下情況。

最近這幾天,我們泳裝廠出現了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們的泳衣總是莫名其妙的少個幾套,之前因爲數量比較少,大家也就算了。

可是今天竟然少了兩箱子貨物,這一下子就炸開了鍋了,我們工廠是全封閉式的管理,所有員工進去都要檢查一下,看他們有沒有偷偷帶出去什麼東西。所以被偷出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這兩箱貨肯定還在工廠裏面。

保安室第一反應就是調監控出來看,可是發現昨天晚上的監控錄像帶居然也莫名其妙的失蹤了,這肯定是內部人做的案。

現在憑空掉了兩箱貨物,總經理頓時大發雷霆,非逼着保安隊一天之類找到丟失的貨物,不然就要他們賠償損失,他們一個兩個只有哭喪着臉,來檢查我們宿舍,看是不是那個員工偷偷的帶到了宿舍裏面來。

可是找了一圈之後,還是沒有找到這兩箱貨物,難道是他長了翅膀憑空消失了不成。現在所有人都恨不得脫個精光來證明自己的清白。

就在人心惶惶之際,楊主管居然站了出來:“我知道貨物是誰偷得。”

我頓時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很有可能是他做出來的一個局,就是想要嫁禍給我,我的心立刻緊了起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緩緩的擡起手來指向了我:“東西就是陳東給偷得。”

(本章完) 「小澤,那寧兒真的沒事嗎?」南宮藍心裡最擔心的就是小寧兒,雖然帝溟寒是兒子,但是帝溟寒畢竟是男生,小時候也是小大人似的。

反而不那麼纏著南宮藍和帝溟寒,而小寧兒可以說是南宮藍寸步不離的帶大的,這幾年南宮藍可是對小寧兒疼愛的不得了,閉關都是幾個月就因為想寧兒想的,無法修鍊乾脆直接出關了……

現在小寧兒離開,南宮藍比墨九狸還要捨不得!

「奶奶,你放心吧!我都說了,我和寧兒是轉世的,所以我們本來就很厲害的,寧兒是因為體內封印,沒有長大,而我也是因為體內封印,無法離開這裡!但是寧兒卻可以,有小彩在寧兒身邊,我保證,寧兒絕對不會出事的……」小澤看著南宮藍保證道。

是誰導演這場戲 「好吧,可是小澤,難道我們兩個人的實力,也不能去找寒兒嗎?」帝滄海皺眉看著小澤問道。

「爺爺,奶奶,你們可以回到蒼穹界,但是現在你們回去能做什麼?我沒猜錯的話,外公和外婆都在九州天界,何況這個時候你們要是也走了,娘親怎麼辦?」小澤看著南宮藍和帝滄海問道。

「滄海,小澤說的沒錯,我們現在不能離開,起碼也要幫九狸救出墨湮他們夫妻才行!」南宮藍看著帝滄海說道。

「也好,我倒是疏忽了這點兒了!小澤,你的意思你外公和外婆都在九州天界?在那裡?我和你奶奶去救他們,剛好九狸這段時間應該會閉關!

現在我和你奶奶的實力,在九州天界應該是很安全的!」帝滄海想了想看著小澤問道。

「不行,要娘親在才能找到他們,爺爺和奶奶就算我也不懂陣法,再說我也是猜測外公和外婆在九州天界,還不知道他們現在到底在那裡!」小澤看著帝滄海和南宮藍說道。

「原來是這樣!」帝滄海有些失望的說道。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爺爺,奶奶,等到娘親閉關以後,我們也閉關吧!娘親的空間靈力濃郁,修鍊是不錯的,否則就算到時候回到蒼穹界,你們也很快被娘親和爹爹超過的,到時候又幫不上忙了!」小澤看著帝滄海和南宮藍說道。

「小澤說的沒錯,那就這麼決定了,等到九狸煉丹結束,正式閉關后,我們也一起閉關!」帝滄海聞言想了想說道。

南宮藍也沒有意見,於是帝滄海和南宮藍還有小澤祖孫三人,最近只是在空間呆著,小澤把能說的都告訴了帝滄海和南宮藍,也就不擔心被墨九狸看穿了,帝滄海和南宮藍會幫助自己掩飾過去的……

只是他沒有告訴帝滄海和南宮藍的是,自家爹爹這一次就算有小寧兒在身邊,這一劫也不好過,至少在娘親沒有去之前,日子會很難過的……

想到自家娘親,小澤眼底閃過一抹冷意,如果不是這裡有些人有些事必須娘親自己解決,他早就出手了!

墨九狸煉丹閉關了三個月的時間,出關后就看到小澤飛撲過來, 頓時衆人一片喧譁,都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畢竟楊主管在他們心中已經積威已久,他們當然不會懷疑楊主管所說的話。

“你放屁!姓楊的,你最好拿出真憑實據出來,不然我可要撕爛你的臭嘴!”我死死的盯着楊主管,我趙陳東什麼時候蒙受過這種不白之冤屈。

“證據,證據我現在還沒有,不過你敢說你昨天晚上到哪裏去了嗎?”楊主管正一臉得意的看着我,他似乎掌握了我的作息。

我每天晚上都要跑到辦公室來看一下抓鬼大全,畢竟宿舍裏面人多眼雜,被別人看去了可不好。所以一時之間他問我在幹什麼的時候,我一下子竟然說不出來。

“我每天晚上幹什麼需要跟你彙報嗎?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樣子,我還說是你偷得,來你說你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

本來想要倒打一耙的楊主管沒有想到我竟然把髒水往他身上潑,一時間氣的說不出話來,只是用一隻手指着我。

總經理看再這樣下去肯定會變成一場鬧劇,於是喝令我們兩個不要再說話:“你們兩個跟我住嘴,今天先到這裏吧,你們都跟我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面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