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很大,而且聲音也拖得很長。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想把心中的清情緒發泄出來。

停下叫聲,喘着粗氣,準備離開時,看見周圍的水依然蕩着很大的水波。

而且水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鳥的屍體在往下沉。

疑惑的看了下四周,想着,難道是我剛纔的吼聲嗎?

於是帶着疑惑起來了。

來到十七面前,十幾驚恐的說道:“我的姑奶奶,你可別再亂叫了,我差點就內傷。”

我什麼都沒說,就回到了屋子門口。

晚上徐仙人回來,在進門時瞟了下我,說道:“你們進來,我有事情要確認下。” 晚上徐仙人回來,在進門時瞟了下我,說道:“你們進來,我有事情要確認下。”

我疑惑的看了十七一下,十七同樣疑惑的看着我。

之後十七笑道:“進去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反正他讓我們進去是好事。”

我點了點頭,等回過神來時,發現徐仙人已經坐到了屋子裏面。

御王圈寵:棄妃天天想爬牆! “怎麼。還不願意進來嗎?那你們以後就不不要再進來了。”

聽到他這樣說,我趕緊往屋裏跑去。

邊跑邊慌張的說道:“怎麼會不想進去,我這這不是已經到了。”

徐仙人看了我一眼,之後便指着我,表情嚴肅的說道:“你……蹲下。”

我遲疑了一下,不過還是按他說的做了,蹲在了他的面前。

他把手放在我的頭上,閉上了眼睛。

我頭扭動了幾下,不明白他要幹什麼。

“別動……”

他突然嚴厲的大叫一聲,讓我的身體瞬間就僵住了,連眼珠都不敢隨便轉動。

十七一直在旁邊做鬼臉,想逗我笑,但我一直憋着。

心想着,等我的事情完結後,一定要好好收拾下他。

但又想到這十幾天都是他在陪着我,他也聽不容易的。就只好讓他鬧下了。

許久後,徐仙人慢慢睜開眼睛,首先瞟了眼十七,然後眉頭緊皺的看向我。

“你身體內有兩個靈魂?而且……”

他說道一半,突然頓住了。

我一愣,趕緊起身,激動的說道:“每錯,是這樣,可是什麼?”

十七過來,說道:“你不要太着急,師父不喜歡性子急躁的人。”

我點了點頭,就沒有再說話,一直等着徐仙人繼續說下去。

這個時候怎麼可能不急,他能摸了下我的頭就知道我有兩個靈魂,這絕對不簡單。

這讓我更加堅信面前這位徐仙人就幫我的能力。

在我的着急中又沉浸了許久。

徐仙人開口說道:“你這個徒弟,我收了,不過……從明天開始,你每天都得殺一頭野豬回來我下酒。”

我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

趕緊道着謝然後叫了聲師父。

就這樣無厘頭的成了徐仙人的徒弟。

對於怎麼成爲他的徒弟的,我都有些摸頭不知腦。

不過我叫他師父的時候他一點都不高興。表情依然那麼嚴肅。

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說點什麼。

十七看了我和徐仙人幾眼,說道:“我們現在可以去休息了嗎?”

徐仙人表情嚴肅的說道:“你把面具摘下來給我看看。”

我點了下頭,沒有絲毫猶豫的摘下面具。

徐仙然看到我臉的第一反應就是驚訝。

直接從板凳上站了起來。

抓起我的胳膊,眉頭緊皺的說道:“沒想到真是他……”

十七憋着嘴說道:“我跟你說過,你還不相信。”

徐仙人瞟了眼十七,說道:“確實沒感應到他,難道他又變強了?”

“聽說徐……哦,師父,認識想要抽取我靈魂的這隻鬼?”

徐仙人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們都去休息,明天中午之前就要給我逮一隻野豬,下午還要新的任務。”

我當時就呆住了,說不道:“不是一天只需逮一頭野豬嗎?爲什麼現在變了?”

徐仙人突然大聲吼道:“我自有打算,剛拜師就連話都不聽了嗎?”

瞬間就慌了神,師父性格變化無常,他讓我逮野豬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我乖乖聽着就好,萬一惹怒可不好。

之後他就給我們安排了下住的地方。

在離開時,他突然對我說道:“我會想辦法讓你復原,但你必須向我保證,你體內的另一個靈魂千萬不能讓他得到。”

我堅定的點了點頭,聽小白和蔚軒說過,我的另一個靈魂的力量很可怕。

絕對不能落入那個老人手裏。

不過師父在說這句話時,帶着愧疚與自責。

觀察了這麼久,發現師父每次太提起上一屆邪靈王時。神情都會顯得很悲傷和落寞。

“師父跟那個人是有什麼牽扯嗎?”

師父看了我一眼,說道:“到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

看來我想的的確沒錯,他們之間絕對發生過什麼。

“師父知道他叫什麼嗎?”

“忘記了,只記得。後來大家都叫他邪君,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一直以爲他已經銷聲匿跡,沒想到……”

師父總是不太願意提起以前的事。

沒聊多久,師父就默默的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顯得有些落寞。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起來了,本來還以爲自己是起得最早的。

沒想到十七也同時起來了。

十七看見了我,說道:“本來還準備給你留副書信然後離開的,沒想到你也起這麼早。”

他說着就把手中寫好的信遞給了我:“咯……你看看就夠了,多的話我就不想說了,雲離已經在外面等了我十多天了。”

這次的十七看上去特別嚴肅,沒有像平時那樣嘻哈。

他突然這樣,高得我全身都有些不自在。

說完他就走了,看着他的背影。還有些捨不得,這十幾天就靠他在陪着我。

現在他一走,我一個人,肯定會有些不習慣。

而且師父的性格古怪。還不知道我一個人能不能應付。

以後打獵就只能是我一個人了。

含着淚,打開十七給的那封信,本來傷感的的情緒瞬間就消失不見。

信上寫着大大的幾個字:“小雨子,本大爺就不陪你受苦了。你就留在這體驗生活吧,我要去享福了,笑看你被耍哭……哈哈哈……”

本來剛開始還捨不得他,現在真希望在下山的路上摔一跤。

對着他離開的的方向罵了幾句。然後就朝森林的更深處走去。

還以爲十七終於正經了一會,沒想到他還是那樣子。

早上半天要逮一隻野豬,聽上去不怎麼難,但其實不然。

在這裏想逮只野豬其實很難。不知道爲什麼,這座山上野豬特別的少。

前段時間在跟十七一起打獵時就很少見到野豬,就算見到,跑得都極其的快跑。

半天下來。我連野豬的蹤影都沒見到,只能灰頭土臉的回到師父那。

然後被臭罵了一頓,而且還罰我一天不準吃飯。

但我跟師父說這座山裏野豬太少,能不能換種動物。

他二話不說的就進了森林,不到半個小時,就扛了頭野豬回來摔在了我面前。

訓斥道:“這是要技巧的。”

但他又不告訴我有什麼技巧,只是讓我自己發覺。

下午他便把我領到一處山洞中,山洞深處有一個大的水池。

他說道:“你以後每天下午都來這裏泡一次澡。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準起身,直到天黑下來才能出來。”

我點了點頭,他便走了。

在走時,又補充說道:“如果提前起來,造成什麼嚴重後果,爲我可不負責,就算是死了,我也不會管。”

他的話直接就把我給嚇住了。怎麼泡個澡還會死人。

對着那個冒着煙的水池嚥了下口水,然後給自己加了把油,最後進入了水池。

剛進去時感覺還蠻舒服,可後來就感覺有什麼在我身上游走。

右邊身體還好。特別是左邊身體。

沒過多久,左邊身體就傳來劇痛,整個人冷汗直冒,眼冒金星。

突然一股拉力把我拉到了水底,隨後左臉上也傳來刺痛感,讓我感覺有些發暈。

仔細一看手,發現左手上叮咬着密密麻麻的白色小蟲,彷彿在啃食我的皮膚一般。

疼痛感越來越強烈,最後無法忍受,便就這樣昏迷過去。

等醒來天已經黑了,而且,自己的左手都變成了一隻血肉模糊的手,皮膚全部消失不見,只是紅血肉露在外面。

不只是左手,左邊的身體全部成了這副模樣。

白色的水也變成了紅色,整個人頓時就驚住了。 白色的水也變成了紅色,整個人頓時就驚住了。

我昏迷的這段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胎雙胞老婆太給力 難道是因爲那些白色蟲子嗎?

看着外面的天已經變黑,我就從水中起身。

刀路獨行 這時的身體已經沒有了知覺,右邊的身體被泡得腫脹起來,而左邊則完全呈現血肉模糊的樣子。

就算我用手指觸碰左邊胳膊上的肉,都不會出現一點感覺。

艱難的穿上衣服,晃晃悠悠的朝師父那走去。

師父一定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不過,感覺也沒師父說的那麼恐怖。只是剛開始特別痛,痛到想逃離水裏。

但後來暈倒就沒有什麼感覺。

一切都在昏迷中度過,這樣其實也挺好至少感受不到痛苦。

回到屋裏,沒看見師父的人。

於是來到房間看了下我左邊的身體。

可是衣服已經全部黏在了肉上,根本拉我下來。

只要輕輕一拉,就會有血水流出來,而且極其疼。

之後就沒有再敢碰。

拿起鏡子,看着自己的臉。

左半邊臉也是血肉模糊的狀態。而且臉上的肉與聲上的不同,臉上的紅肉表層好像有着一層什麼東西。

左眼裏的紅色好像變淡了一點,但又好像沒變。

正當我要好好研究下時,突然傳來一道吼聲:“別碰……”

嚇得我全身一哆嗦。

“師父,你回來啦,我這時怎麼了,好恐怖……”

師父看都沒看我一眼,說道:“怎麼了?是我在害你。”

我嘟着嘴沒有說話。

雖然師父做事總是莫名其妙,但都是有他的道理的。

不怎麼相信他會害我。

“你明天下午準時到那個水池去,我就不會再跟着你去,接下來下水池時就不用脫衣服,而且。眼睛千萬不要閉着,整個人都要進入水裏。”

總裁駕臨,老婆別囂張 我點着頭,呆呆的哦了一聲。

然後就往房間走去。

沒走兩步,突然就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明天在池中不能閉眼?

也就是說,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自己昏迷嗎?

昏迷是我自己能控制的嗎?

身上的疼痛感讓我許久都沒睡着,但爲了明天能早起找野豬,還是勉強自己睡着了。

大早上就拖着這副身子去找野豬,但結果跟昨天一樣,半隻都沒看到。

中午回來照樣被訓,但這次他讓我吃飯了。

但之後的三天都不讓吃飯。

心情低落的進入水池中,池水現在恢復成了白色,剛開始還覺得沒什麼,就像泡澡一般。

可沒過多久。便感覺衣服與身體分開。

而且劇痛再次襲來,但這次沒有看見白色的蟲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