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也終於到了事故地點,這裏火光沖天,還有濃濃的黑煙籠罩。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年輕人,不要過去,那裏有妖怪!”

這裏已經是野外了,而且還是這個時間段,我竟然看到了一位白鬍子老者。

看他閒庭信步,悠哉悠哉的樣子,我竟然有種感覺,他是來散步的。

老者給我的感覺很不一般,這種感覺比之趙爺他們要強很多,最重要是他一身青色道袍,活脫脫就是剛從山上下來的道士。

“多謝前輩提醒,不過小子過來,就是爲了這個妖怪。”

爆炸產生的濃煙遮蔽了我的視野,我只能用念力試着感應內部的情況。

而在我念力散出的時候,老者嘴裏發生一聲輕咦。

“呵呵,倒是老朽眼拙了。”

我衝他抱拳笑道:“不知前輩名諱。”

“這句話已經有多久沒人問過我了……”

老者微微一嘆,竟然露出有些唏噓的表情來。

“就叫我老瞎子吧。”

他說完這句話時,我纔看到老者那雙眸子竟然沒有眼球,只有眼白,但就是這樣我也有些不敢直視那雙眼睛。

“你這麼快趕過來,一定是跟這個東西有關係了?”

寵妻無度,傾城狂妃 老者看向我,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像是在質問我一樣。

我面色淡然,絲毫沒有被老者的氣勢所影響。

“受人所託,裏面的東西倒是與我無關。”

老者點點頭,卻又皺起了眉頭,目光看向了我身側的小青。

“她……她是……”

老者本身凝聚的氣勢出現了波動,整個人顯得極爲激動。

我面色一變,他不會是看出了小青的身份吧,我急忙把小青拽到身後,身子緊繃起來,已經做好了隨時跑路的準備。

隨之,老者身上的氣勢陡然一收,面具笑容,“你倒是不用緊張,雖然她身份特殊,但我並沒有歹心——”

“救命,救命!”

就在這時,那滾滾濃煙之中突然傳出求救的聲,聽上去跟之前陸青山電話裏的聲音很像。

我猶豫一下,當即就想衝進去,一旁的老者卻攔住了我。

“你在外面守着,我去看。”

他剛想衝進濃煙,突然就看到邊緣地帶,一道人影爬了出來。

正好衝着我們這裏,首先出現的是一道血呼啦擦的身影,他趴在地上,整個腦袋已經全是鮮血,依靠着自己雙臂往外爬,唯一露出的兩隻雙眼充滿了恐懼,還帶着無盡的求生慾望。

那樣子悽慘無比,每往前挪動一下,都會在地上留下一道血痕。

老瞎子衝過去的身影卻在這時哈然而止,因爲在他面前,出現了一道黑影,那道黑影本來隱藏在黑煙之中。

而在黑影出現的時候,那濃濃黑煙整個都顫動了起來,實在是因爲那道黑影太過龐大了。

就像是來自遠古的巨人,又像是深林的金剛一般,還沒有露出全貌,我已經感到一股凌厲的氣勢沖天而來。

“小子,快閃開!”

我驚訝之餘,陡然傳來老瞎子的叫喊聲。

接着,我就看到那黑煙中的龐大身軀,朝我衝了過來,他一腳踏出,直接是將地上那爬動的身影踩了個完全。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就像是踩到了一灘爛泥上,紅的白的,從他的腳掌四周飛濺出來,而同時那道身影已經邁出了第二步。

獵心者 皇后全身黑毛乍立,蹭一下子就躥走了,綠蛋也跟着消失不見。

我抱着小青,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後衝去。

那個時候根本沒想回頭看一眼這傢伙的樣貌,腳下的大地不斷地震顫,我能感覺到他在朝我不斷地接近。

“孽畜!” 我身後響起一道雄渾的聲音來,我下意識扭頭過去,卻見一道青色身影擋在我和那巨影之間,赫然是老瞎子。

容不得我有絲毫激動,我便是看到了那從黑煙之中走出來的黑影。

它恍如是來自荒古的怪獸一樣,端的是一副恐怖面容,似攜無盡黑暗之勢沖天而來,如若不是有老瞎子擋在我的面前,我甚至懷疑自己會被這東西的氣勢所震懾。

“小子,你們快走,這東西我也對付不得。”

老瞎子看都沒看我,語氣之中盡是凝重,竟有一種捨生取義的感覺。

“前輩……”

吼!

那黑影四肢着地,突然擡起自己的前蹄,巨吼一聲,似是要踏死我們一樣。

我那時雙腿如同灌了鉛一般,竟然沒有第一時間選擇撤退。

這個時候,老瞎子身上也是光芒乍現,朦朧之間,一張陰陽圖在老瞎子背後徐徐生出,他凌立於此竟有一種身處異界之感。

念宇化形!

這隻有在五品之境才能夠達到,我駭然的看着這一切,一道怪獸,一位五品高手,這是我目前見過最強的人了,就連陰差大人似乎也沒有老瞎子這般強大。

但即便如此,五品之境的老瞎子在怪獸浩瀚的氣勢之下,卻只能如孤舟一般,搖搖欲墜,我甚至看到老瞎子側臉十分蒼白,牙關咬緊,顯然是在苦苦支撐。

“快走,通知玄學理會,昭告玄學界,天下即將大亂……”

老瞎子一道逆血奪口而出,身形一晃,險些倒地,卻被他硬生生挺了過來,但卻已是強弩之弓罷了。

女漢子的完美愛情 “前輩……”

我喃喃一句,卻是不知在說什麼,連他五品之境也不能擋住面前怪獸,試問天下還會有誰與之一戰。

我終究是扭身,抱起小青準備離開,只是轉身之時,卻看到遠處天際,一道光影激射而來。

在我頭頂之上,驟然停下,竟是一道古裝素素的青年男子,五官清秀之餘,卻恍如與那片天地融爲一體,境界飄渺至極。

“哦!竟然把這東西給放出來了。”

男子雙手負後,面對巨大黑影卻怡然不懼,似是認識一般。

而在男子出現之時,那巨大黑影竟是瞬間收回自己氣勢,內斂一氣,煞有介事的看向男子,嘴中發出低沉的吼聲。

“你這孽畜,剛剛出來,又要傷人,莫不是想再被封印起來不成?”

男子虛空而立,面對怪獸,竟然出口斥責。

“關我一時,休想關我一世,龍虎山又怎樣,你們欠我的,早晚我會拿回來的!”

讓我沒想到的是,怪獸竟然口吐真言,隨即腳踏虛空,迎天而上,在我們注視之下,消失在天際之間。

那年輕男子,望着怪獸遠去的背影,臉色默然,喃喃一句,“這天怕是要變了……”

“晚輩邱天正拜見張天師!”

就在這時,我身前那臉色微白的老瞎子,卻對着虛空的年輕男子拱手行禮。

邱天正,張天師?

這兩個名字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一個便是在正氣石留名之人,洛陽玄學理會真正的會長,而龍虎山張天師那更是玄學界數一數二的高手,可以這麼說,只要這個玄學界沒有隱藏的絕世高人,那歷屆張天師就是整個道家的代表。

“哦,小邱啊,我記得你,想不到你竟是突破到了五品之境,恭喜啊。”

一個年紀輕輕的男子竟然叫一位白髮老者爲小邱,這其中反差着實令我有些汗顏。而在玄學界,修行無先後,實力稱前輩。

況且到了張天師這種境界,改變自己的表面形象還是很簡答的吧。

“這件事暫時先不要昭告天下,我會想辦法去會一會它,要是沒辦法的話……”

張天師沒敢繼續往下說。

“咦?”

就在這時,張天師的目光看到了我身側的小青,露出驚疑的表情來。

而後我們二人目光在空中瞬間接觸,他也是皺着眉頭。

“這位小友是?”

我急忙拱手道:“在下李開,拜見張天師。”

“李開?倒是個好名字,就如同二十年前,他無端消失一樣……”

張天師悠悠說道,轉身踏步虛空,雲中漫步之際,隱匿在天際。

從他離開的那句話,我隱約捕捉到,張天師跟我爺爺是認識的,只是這其中關係,我不是很清楚。

“小子,你年紀輕輕,有這般膽識,也算不錯了,不知你師承何門?”

“邱前輩,我乃是跟隨山上一老道修行,師傅駕鶴西去之時,派我下山入世修行。”

“哦!既然如此,有沒有興趣來我玄學理會?”

我笑了笑,“實不相瞞,三天後的省賽,我便是其中一名參賽者。”

說完之後,邱天正摸摸頭,暢然一笑。

“哈哈,那我就看你三天後能帶給我什麼驚喜。”

說話間,邱天正也是離開了此地。

而在這時,遠處也響起了警鈴聲,我看了看那一片狼藉的地面,默默地帶着小青離開了此地。

至於這裏的事情會不會傳出去,民衆又會了解到多少詳情,我已經不去在意。

一路慢行,我朝着玉石場所在的方向走去,凌晨兩三點鐘,陸青山等人還在門前急切的等候。

“先生回來了!”

田雞率先出聲,自從那次我將它手臂鐘的陰魂斬掉,這個越南仔似乎下了決心要留在我身邊了。

“小開,怎麼樣了?”

陸青山急忙圍了上來。

“人都死了,石頭裏封着怪物,跑了,警察要問的話,不要說的太詳細,這件事你們也沒看到。”

陸青山面色一變,點了點頭。

我卻將目光看向了田雞,“跟我去趟越南吧,就去石頭被挖出來的地方。”

不知爲何,從看到那隻怪獸第一眼起,我就覺得它十分不尋常,就連黃帝內經之中都沒有關於它的記載,我甚至懷疑,這個怪獸誕生的要比黃帝還有久遠。

我不敢確定自己的猜測,只想着去人形毛石被挖出來的地方,說不定可以在那裏找到一些線索。

……

因爲三天後有比賽,所以天還沒亮,我就坐上了陸青山的私人飛機。 我沒有讓陸青山跟過來,他通知了自己公司在越南的負責人,等我們抵達的時候,直接開車,帶我們去向了目的地。

這裏是越南北部,跟大陸只有一山之隔,而人形毛石被發現的地方就在山谷之中。

我和田雞在開礦人員的帶領下,直接來到了谷底,小青被我留在了陸小瑩那裏,畢竟她已經十二歲了,不能整天跟在我這個老爺們屁股後面,不然長大了之後,嫁不出去了。

這裏四周環山,卻呈現出不一樣的兩種情況來,左邊的山上,由上而下鬱鬱蔥蔥,端的是青山綠水,而右邊的山卻光禿禿的,只能夠看到青石和黃土。

對這奇景我倒是沒多大興趣,反而將目光全部聚集在了,山谷中心那巨大的深坑之中。

在那裏,傳來了淡淡的陰冷之意,那負責帶路的人,走到這裏就是停了下來,“那地方太詭異,我勸你們還是不要下去的好。”

看他一副煞有介事的樣子,我忽然想起來當初陸青山說人形毛石被挖出來當夜就是有人失蹤。

看來,這裏的人定然是因爲那件事情,而變得畏懼起來。

我衝那人微微一笑,繼續向下走去,如今那怪獸已經離開,這裏的詭異不過是它殘留在這裏的氣息而已,並沒有什麼危險。

可我還是高估了自己的實力,田雞在半路就退回去了,實在是因爲這裏的氣息太陰冷,那種陰冷是作用在靈魂上的,一種來自心底最深處的顫抖。

看着那離我不過百十米的深坑,我一咬牙,直接將星辰體發揮到極致。

這裏的氣息一定是在人形毛石被運走之後才逐漸顯露的,不然的話,那些負責看守的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在這裏待下去。

我想明白這件事情,愈發對深坑裏面的東西充滿了興趣。

好在是我一品之境的實力不是說笑,仗着星辰體強悍的防禦能力,我直接是來到了巨坑邊緣。

大明壽寧侯 探頭下去,便是一片的漆黑,宛若一個籃球場大小的巨坑,深邃得彷彿直達十八層地獄一般。

我在邊緣站立了許久,終於還是選擇了下去。

不過在這之前,我選擇用石頭進行探路,腦袋大小的青石,被我抱起來直接砸了下去。

兩秒鐘之後,我聽到了一聲沉悶的聲音。

我眉頭一舒,看這個情況,起碼有個二三十米的落差,不深,但也不淺。

因爲我實力不夠,不具備飛行能力,只能夠選擇用笨辦法,繩索下降。

而一旁的山壁上就有當初開採留下的繩索。

我二話沒說,直接攀上繩子,兩腿蹬牆,一節一節的往下蕩。

行至大概一半高度的時候,我周圍已經是一片漆黑了。

不過這可難不倒我,一張明火符直接貼在了胸前,頓時我周圍一切都亮堂了起來。

我宛若一個發光的燈泡一半,打量着周圍的場景。

這個坑,不像是天然形成的,整體看去,就如同是一個巨大的腳印一樣,但我又想不出什麼東西的腳印會有這麼大,足足一個籃球場大小。

很顯然不是那個怪獸,因爲它被封印的毛石要比這個坑小很多,我懷疑那怪獸在破封而出之後,才變成自己本體大小,但即便那樣,也要比這個坑小上許多。

終於,我的雙腳觸碰到了地面,我也看到身前這個巨坑的底部,這血紅的顏色,竟然是土壤自身的顏色,我沒從這裏聞到一點的血腥味。

根據那工人的提示,我直接朝着巨坑中心走去,沿途之中,我看到了極爲震驚的一幕,有巨坑中心向外足足有七根鐵索向外延伸,狠狠地紮在山谷的深處。

而在深坑中心,那裏是一個人形模樣的凹陷,很顯然是人形毛石封印的地方。

那鐵索是我這輩子見過最粗壯的鐵索,七根鐵索之上,密密麻麻地貼滿了符籙,盡是一些我看不懂的高級符籙,不過此刻它們已經變得暗淡,破碎了。

還沒有抵達鐵索中心,我就感到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壓迫感,那怪獸太強了,即便是殘留下來的氣息,都這樣震懾於我。

我愣是忍住這種壓迫,來到了它被挖出的地方,而現在我已經肯定,那怪獸是故意被這羣人類挖出來,因此他當時故意選擇了隱匿氣息。

走到繩索中心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座殘破的石碑,它斜躺在地上,已經被削去了一半。

我只看到半個字,那應該是個“魔”字,只不過這魔字之上是什麼我卻不知道。

而這字是一種十分古老的文字,我曾在黃帝內經中看過這麼一段記載,相傳在黃帝之前,這片天地乃是由無數怪獸所執掌,它們是這片天地的主宰者,人類並不被他們放在眼裏。

是黃帝和蚩尤的出現打破了這份平衡,加上當時環境不適合巨獸生活下去,直接就導致神獸與魔獸在這片天地消失匿跡。

但還是有許多強大的怪獸存活了下來,這才導致後面有了十大神獸和十大魔獸。

不過現在的世界,神獸和魔獸已經是傳說中的事情了。

而從毛石之中跑出的怪獸,我十分肯定他是屬於魔獸一列,因爲它身上的氣息足以說明這一切。

何況還有這個破碎的“魔”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