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周圍不知是誰的手機鈴聲響了,叮叮咚咚的甚是好聽,方欣心中一亮,一下明白了!原來那兇手的目標不是紀薇的長髮,也不是想要殺死自己,而是自己一直緊緊握在手中的手機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在教學樓裏,兇手肯定已經聽見手機發出的快門聲音,並且知道方欣用手機拍下了他殺人的情景,但他出於某種原因或者是某種顧慮,並不想直接殺人滅口,在兇手看來,毀掉照片證據就可以了,大概兇手也自信在那逆光的環境下,方欣不可能看清他的臉。

而剛纔方欣摟着紀薇脖子的時候,拿着手機的那隻手就在紀薇腦後,兇手瞄準手機發出那精巧的一擊,方欣卻恰在那時放開了手,所以紀薇留了好久的長髮就遭了殃。可方欣拍下的那張照片其實也是一張逆光照,並不能肯定就能看清兇手的長相啊,只是……這又如何能向兇手解釋呢?方欣無可奈何地想道。

想通這一關節,再拖着紀薇跟着自己逃跑就完全沒必要了。方欣一指紀薇的腦袋說道:“你摸摸你的頭髮。”紀薇一摸之下,啊地驚叫起來,周圍的學生們都停下了動作,全轉過頭來望着紀薇,而方欣卻趁着這個機會,瞅準空當一下穿過人羣,跑進了觀衆席。

由於不知道兇手距離自己究竟有多遠,方欣完全不敢放慢自己的腳步,可也因此在慌亂中踩了無數人的腳,在無數同學的罵聲中,她成功地從看臺的最高一層逃到了距離跑道最近的第一排座席前。可當她回頭向高處望去時,晃眼的陽光下,已看不清觀衆席上的異動,兇手還跟着自己嗎?方欣不禁有些懷疑。

“小方!快快快!我找你好久了!”學校辦公室的李主任卻在這時出現在方欣的面前,有些虛胖的李主任一邊打着手機,一邊拼命對方欣招手。

方欣靈機一動,快步跑到李主任跟前說道:“李主任,借你的手機給我用一下,我有急事。”

“哦?”李主任剛好打完了電話,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便把手機遞給了方欣,可方欣的手還沒有接觸到那個手機,一道白光又一次在二人之間劃過。這一次,李主任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新款的摩托羅拉手機就在自己的手中變成了兩截,整個翻蓋一下掉在了地上。

方欣一驚,原來自己一直在兇手的視線範圍之內,她想借個手機來玩魚目混珠的把戲也被兇手識破了。二話不說,方欣又開始奔跑起來,只留下李主任在那裏肉痛萬分地從地上拾起他的半個手機。

怎麼辦?難道今天真的保不住這個手機了嗎?那裏面有兇手殺人的證據啊……方欣焦急地思考着。等等……方欣腦海裏突然一閃,自己也不需要這個手機啊,如果能把手機照片拿出來,手機是否被毀掉也就無所謂了。於是,如何保住手機的問題又變成了如何保住手機裏的照片。可惜方欣的手機不是可以外插存儲卡擴充容量的類型,照片只能存儲在手機上。

如果能把照片發給別人就好了,方欣開始後悔自己爲什麼沒有開通彩信的服務,那時候覺得彩信又貴又不實用,誰知道關鍵時刻會有這樣特殊的用途?

唐考,你在哪兒啊?方欣的腿開始有些痠痛了,如果那個鬼主意特多的傢伙在身邊,說不定他會想出辦法來的,可自己又不敢把手機拿出來與唐考通話……

“無論什麼時候,請完整地思考目標物體的特性。”方欣想起唐考的同時,也想起了唐考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這是唐考攝影攝像的時候都喜歡說的一句話。“我的手機還有什麼特性能利用嗎?”方欣的頭腦一片混亂,“有MP3功能?沒用……能放小電影?也沒用……”

“對了,我的手機有藍牙功能!可以無線傳輸數據!”方欣突然靈光一現。她立刻把手機從懷裏拿出來放在腰間,跑動時儘量弓着身子不讓兇手看清手機的位置,她開始不時低頭去看一眼手機的屏幕,嘗試搜索周圍的所有擁有藍牙功能的手機。

雖然現在許多新款手機都已經有了藍牙功能,但平時沒事的時候就把藍牙接收打開的人卻少之又少。方欣的第一輪搜索,周圍十米範圍之內的人羣中,只有一臺諾基亞手機是開着藍牙的,可那微弱的連接卻一閃就斷了,大概離得太遠了。

方欣又一口氣向前跑了幾十步,開始搜索第二次,這一次運氣不錯,有三臺手機的型號顯示在屏幕上。方欣開始按照手機型號排列的順序嘗試向對方發送照片,第一個連接上了,方欣欣喜地停止了奔跑,可等待了大約半分鐘,對方都沒有選擇接受。藍牙接受到信號後是不會響鈴提示的,那臺手機的主人大概並沒有將手機拿在手中看着吧。

方欣不敢在原地站得太久,她再次向前跑了幾步,第二個搜索到的手機型號也從屏幕上消失了。可能自己已經跑出了那臺手機的藍牙信號範圍。看着屏幕上僅剩下一個手機型號,方欣開始有點絕望了,雖然四周全是人,但要找出一個已經打開了藍牙接受而且湊巧現在眼睛又正好看着手機的人,實在是太不容易……

忽然,運動場上的跨欄比賽開始了,隨着運動員向終點的衝刺,方欣四周的人幾乎全都高呼着站了起來。方欣愣了一下,站穩腳步,開始對第三臺手機發送照片。

屏幕閃動了幾下,提示對方開始接收照片!方欣心中一陣狂喜,終於把照片發出去了!

藍牙的傳送速度是很快的,短短几秒之後,這張拍下殺人兇手的照片就被完整地發送到另一臺手機之中。看着手機屏幕上發送成功的提示,方欣有一種快要虛脫的感覺。“那位不知名的同學,千萬別把照片給刪了,我會去找你的……”方欣在心中默默地祈禱着。

衝線了!110米跨欄的冠軍誕生了!運動場上一片沸騰,方欣透過身邊一片歡呼雀躍的學生間的縫隙,恍然看見唐考就蹲在場下跑道的終點前,正抓拍着冠軍衝過終點的那一瞬間。

“唐考!”方欣對着唐考一聲高喊,在這樣喧鬧的運動場上,唐考竟然聽見了方欣的喊聲,他有些茫然地回過頭來,看清是方欣之後,他微微地笑了一下。

“快接着!”方欣又發出一聲喊叫,旋即,方欣使出全身力氣,將手中的手機向唐考拋去。

手機在空中劃出一條優美的拋物線,當它飛到拋物線的最高點時,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擊中了它!剎那間,手機化成了一堆碎片,從半空中跌落下來,細碎的零件灑落在運動場上,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你確定就是在這裏?”唐考與丁嵐同時疑惑地看着方欣。他們所站立的位置,此刻乾淨得連一片紙屑都看不見。

“我騙你們幹什麼啊?我真的看見一個女孩在這裏被殺死了!”方欣急了,“那變態還把砍下來的斷手拿在手裏看了老半天!”

“我相信方欣!”從走進第三教學樓起就一直沒說話的宇文,突然冒出了一句,“你們不覺得你們腳下太乾淨了一點嗎?”

“嗯?太乾淨了?”唐考一愣,隨即蹲下身去用食指使勁擦了擦地面,當他翻轉手指時,指尖上一點灰塵都沒有。

“我剛纔摸了一下拐角那邊的地面。”宇文也把自己的兩個手指伸了出來,卻是灰撲撲的蒙了一層黑灰。

“嗬!這小子,動作夠快啊,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還把地拖了。”丁嵐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

“動作是挺快的,”宇文看了看錶,“現在才兩點,距離方欣到醫務室拿藥的時間纔不過兩個小時,中途那兇手還騰出時間追上方欣毀掉了手機……”

“既然這裏被清理過,說不定用的還是這棟教學樓水房裏的拖布哦!”丁嵐象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是啊,說不定拿拖布去檢測,還能找到一點血跡和指紋。”宇文苦笑道,“可現在既沒有屍體,也沒有人報案失蹤,警察是不會管這閒事的,誰給你做檢測啊?”

丁嵐垂頭喪氣地閉上了嘴。

“可以確定這又是一個邪兵宿主嗎?”唐考憂慮地問道。

“邪兵……宿主?”方欣慢慢地重複了一遍這個詞,“是什麼東西啊?”

唐考這纔想起來,關於邪兵的事情,方欣還是一無所知的。他用徵詢意見的眼神看了看宇文,宇文知道他是什麼意思,便點了點頭。於是,唐考就簡略地把邪兵現身害人的事情給方欣說了一遍。

方欣聽着這些匪夷所思的怪事,眼睛越睜越大了,當知道易南行和隋凌都曾經是邪兵宿主時,她驚恐地捂住了嘴。

“嗯,方欣看見鮮血倒流,基本可以確定又是邪兵在吸血。學校最近居然清靜了兩個星期,我就知道沒這麼簡單。原來邪兵宿主學聰明瞭,怕動靜太大,不便拿學生開刀,就把校外的人帶進學校裏殺害……”宇文咬牙說道。

“啊?你怎麼知道方欣看見的那個女生不是學生呢?”唐考有些驚訝。

“剛纔方欣不是說了嗎?那隻斷手的指甲留得很長,還塗了藍色的指甲油。如果是校內的女學生,可是經常要做作業的,留這麼長的指甲寫字肯定很不方便,反正我就沒看見學校裏有哪個女生會把五個手指都留上很長的指甲!”宇文說出他的理由,方欣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想不到我們的宇文老師也經常觀察學校裏的女生啊!”丁嵐嘿嘿一笑。

唐考瞪了丁嵐一眼,斥道:“別胡說。”

宇文隨和地笑了笑,接着說道:“由此推斷,這個死者應該是校外人員,而且有可能是常常出沒於娛樂場所的女性。”

“哦?那你的意思是……她可能是一個妓女?”丁嵐神情一下變得嚴肅起來。

“還不能完全斷定,但可能性不小,如果我們換位思考的話,兇手要找一個很輕易就願意跟着他走的人,妓女恐怕是最合適的人選了,而且這些妓女常常不是本地人,她們的失蹤很難引起社會的注意。”

“那女孩……原來是個小姐啊……”方欣露出有些厭惡的神情。

宇文神情複雜地看了看方欣,搖頭說道:“就算是小姐,也都是些可憐的女孩子,一樣不能隨便讓邪兵殺害她們來滿足血欲啊!”

一時間,四個人都沒有說話,最近死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好在方欣機靈,在手機被毀之前就把照片傳出去了,我們還不至於一點線索都沒有。”宇文看氣氛有些壓抑,便開口安慰大家。

“對啊,方欣,你還記得接收照片的那款手機是什麼型號的嗎?”唐考問道。

“我記得當時屏幕上只顯示了一個GZ200,沒有顯示手機的品牌,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手機的型號,而且……”方欣有些猶豫地說,“你們還是別對那張照片的清晰度抱太大的希望……”

“就算看不清兇手的臉,照片上也應該有一些其他的線索可以追查吧。”說完,唐考又扭頭問丁嵐:“GZ200是什麼手機啊?你經常玩各種手機,應該知道吧?”

丁嵐想了一下,說道:“嗯……GZ200應該是夏普的一款手機,這款手機有點年頭了,不過用這手機的人並不多,因爲夏普一直沒有在中國內陸銷售行貨手機,要想買的話,就只能買水貨,用戶自然就很少見了。”

“這麼說,要找到這款手機的主人並不是很難咯?”宇文問道。

“應該不是很難,這事交給我了,我晚上就去校園網上發消息找一找收到照片的人。”丁嵐自告奮勇地攬下了活路。

“哎呀,下午的接力賽跑快開始了,我還得回去做解說員啊!”方欣看了一眼手錶,一下驚呼起來。

“是嗎?接力賽跑要開始了?我也要上場的啊!”丁嵐也叫了起來。

“那你趕緊送方欣回去吧,注意安全!”宇文叮囑道。

眼看丁嵐帶着方欣走遠了,唐考走到宇文身旁低聲問道:“宇文老師,雖然目前那個兇手只是毀掉了手機,但他說不定只是不願在大庭廣衆之下殺人,一旦方欣落了單,我怕她會有危險啊。

宇文微微一笑,說道:“那我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方欣,你覺得合適嗎?”

唐考一愣,想了一下,又搖了搖頭。

“嘿嘿……既然是你覺得不放心,那就由你來保護她吧。”宇文不負責任地給唐考攤派了任務。

唐考也不是省油的燈,嬉笑道:“我又沒你那樣的本領,兇手跳出來我怎麼抵擋啊?”

“你不是會射箭嗎?把你的弓箭背上嘛。”

“哪有整天揹着一副弓箭到處跑的?別人會當我是神經病的!”

“哈哈……那你說怎麼辦吧?反正我是分身乏術,沒法隨時隨地保護你的相好。”

“什麼相好?我和方欣是同學!”唐考不滿地在“同學”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

“原來是同學啊,呵呵……”宇文也不想繼續調笑唐考了,便將戲謔的神情收了起來,說道:“其實白天方欣儘量別在人少的地方出沒,應該問題不大,不過晚上嘛……恐怕就得由你來貼身保護了,至於你怎麼去貼身,我管不着,我能做的,就是請玄罡跟着你。”

“玄罡?你家那條大狼狗?”唐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沒錯,你可別小看玄罡,它可不是普通的狗,保護兩個方欣也綽綽有餘了。”

“我和狗……都是不能進女生寢室的。”唐考爲難地說道。

“哈哈哈……女生寢室門口貼着唐考與狗不得入內嗎?”宇文忍不住大笑起來,“誰叫你把玄罡帶進女生寢室了?你就不會把方欣帶到你們的工作室去過夜嗎?”

“把方欣帶到工作室去過夜?”唐考不知道想起了什麼,臉騰地一下紅了。

“嘿嘿……又在胡思亂想什麼了啊?你這樣的心態,方欣可不敢跟你走。”宇文饒有興致地觀察着唐考臉色的變化。

“別開玩笑了老師,這可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啊!”

“誰和你開玩笑了?”宇文正色說道:“方欣目前確實有危險,現在追逐邪兵的人已經不是隋凌和易南行那樣的毛頭小夥,他們應該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而且他們在沒有達到自己的目的之前,似乎是不會離開學校的,爲了繼續隱藏自己的身份,他們完全可能會追殺目擊者!”

宇文突然變得口氣嚴肅,唐考也被嚇得心頭一跳。

“所以這幾天晚上你一定要把方欣帶到工作室去。今天夜裏十點之後,我會帶玄罡去工作室等你。”

※※※

隨着今日最後一個項目的結束哨聲響起,校運會的第一天總算圓滿完成,眼看天色昏暗,運動場上的學生們也漸漸各自散去。學校領導放話出來,要請學生會的主要成員們聚餐,可忙碌了一天的方欣實在有些疲倦,加上中午的那場生死追逐,她哪裏還有心情去酒桌上慶祝?婉言推辭之後,方欣獨自一人向宿舍走去。

她剛離開喧鬧的人羣,唐考就不知從哪裏冒了出來。

“去哪兒呢?不吃晚飯了?”

“不想吃了,太累。”

“要回宿舍嗎?”

“嗯。”

“別回去了,跟我走吧。”

方欣一愣,停下了腳步。在她的印象裏,唐考似乎從來沒有主動邀請她去過什麼地方。

“西門出去有家足浴店,服務員手法不錯的,我們去洗個腳,再按摩一下,可以很好地解乏……你那眼神是什麼意思?人家那是正經地方!做個足底按摩比你回去在空氣污濁的宿舍裏矇頭大睡好多了!”

“呵呵……”方欣突然掩嘴笑了起來。

“笑什麼啊?”唐考有些不知所措。

“別介意,我只是有點驚訝你會想到請我去做按摩,這可不象平時的你……我真的不是誤會你去了奇怪的地方。”方欣忍着笑,輕輕拍了一下唐考的肩膀。

唐考輕嘆了一口氣,說了一聲“走吧。”便自顧自地走在了前面。

方欣也不知道爲什麼,平日裏面對唐考總是氣焰囂張的她,此刻卻乖乖地跟在了唐考的身後,兩人慢慢地向學校西門的方向走去。

與此同時,在食堂獨自一人吃飯的宇文卻被溫雅老師盯上了。

“宇文老師,一個人吃飯啊?”溫雅端着飯盒坐在了宇文的對面。

“嗯嗯……”知道來者不善的宇文頭也不敢擡,悶聲在那裏用力往嘴裏扒米飯。

“前段時間,我一直有點奇怪爲什麼會有那麼多學生喜歡上你的課,所以,我也去旁聽了一次你的課……”溫雅輕描淡寫地說道。

“嗯?你什麼時候去的?”宇文停止了嘴裏的咀嚼。“我怎麼不知道?”

“就是上週,我在最後一排,估計你沒注意到。我讀大學那時候,總覺得中國古代史很枯燥,爲了應付考試,要去死記硬背許多互不關聯的年代數字,唉……真是個苦差。”

“溫老師是主攻語言的,語言的靈活性自然與歷史的刻板不太相容,溫老師也不必太在意。”宇文有些敷衍地順口說道。

“可我在聽了你的課之後,我突然就對歷史感興趣了,原來歷史課還可以這麼上,就好像說書先生講故事一樣,你完全沒有拘泥於課本,天南海北的奇聞趣事都可以溶入教程之中,我聽着聽着就入迷了,下課鈴響的時候,我還頗爲遺憾呢。唉……我原以爲我上課的時候喜歡用課外教材,就算是新式教育了,可與你相比,還是太做作了……”溫雅說完,不禁輕聲一嘆。

“溫老師過獎了,我倒是覺得自己上課太容易偏題,題外話多到有點喧賓奪主了,下次一定改正!”

“改正什麼啊?如果你象以前的老馬一樣照本宣科,那還有什麼意思?”

“別這麼說老馬。”宇文似乎有點不高興了,“馬立老師是個好老師!”

看宇文神情有異,溫雅趕緊調轉話題:“對了,宇文老師,你原來是在何方高就啊?怎麼想着調到S大來了?”

一聽溫雅打探自己的過往,宇文不禁有些頭疼起來,畢竟要面對一個漂亮的女性面不改色地扯謊,實在不是件舒服的事。

“我……不是正規師範專業出身的……”宇文含混地說道。

“哦……難怪……”溫雅彷彿恍然大悟般點了點頭。“其實不用擔心,S大的學究氣息還不算嚴重,只要你的專業課口碑上去了,還是有機會升遷的。”

“嗯……多謝溫老師吉言。”宇文嘴上謙恭,心中卻暗地苦笑,升遷?自己不會真的象老馬一樣在S大一直住下去了吧?

看宇文飯盒裏早已空了,溫雅便將身子微微向前一探,將雙手撐在自己尖尖的下巴上,柔聲問道:“不知道宇文老師晚上有空沒有,願不願意陪我在學校裏走走?”

“啊?這……”宇文沒料到溫雅會這麼主動地接近自己,一時不知該用什麼話來拒絕她。“讓學生們看見了,不太好吧?”情急之下,宇文說出了一個拙劣的理由。

“呵呵……宇文老師真有意思,一起散散步而已,我又不是你的女學生,同學們看見了難道還會說你搞師生戀嗎?”溫雅一陣格格嬌笑,頓時顯得柔媚萬分,引來食堂裏衆多男性的目光。

宇文現在最怕的就是引來普通人的關注,正當他頭疼如何才能甩開溫雅時,丁嵐非常及時地出現了。

“哎呀,宇文老師,你怎麼就不買個手機啊?找你還真是不容易!”丁嵐氣喘吁吁地跑到宇文身邊,一看是溫雅坐在宇文對面,他不由得一愣。

“什麼事情這麼急?”

“這……恐怕你得和我出去一趟了。”丁嵐對宇文說道。

“哦,好吧,那……溫老師,真不好意思,今天不能繼續陪你了,改日我們再聊吧。”宇文表面上似乎很惋惜,心裏卻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沒關係,有的是機會。”溫雅意味深長地看了宇文一眼,看得宇文心裏有些發毛。

走出食堂時,丁嵐表情曖昧地笑道:“我打擾了你和溫老師的談話,不會怪我吧?”

“怪你?謝天謝地啊,多虧你來得及時,不然我就要被她拖走了!”宇文誇張地做了個鬼臉。

“切……”丁嵐哼了一聲,“誰知道你是不是言不由衷啊?溫大美女可是我們S大的一枝花,拜倒在她裙下的年輕男老師起碼也有一個班了。”

“少廢話了,快說你發現了什麼事情!”

“我找到接收到方欣發出的那張照片的傢伙了!”

“這麼快?他在哪裏?”宇文一驚。

“應該是住在四舍五樓的某個傢伙,大概就是在501到506這幾個寢室間的某一間。不過我還沒找上門去!”

“你怎麼找到他的?”

“下午四點左右,我抽空在BBS的手機版上發了一個求助貼,問了一堆關於夏普的GZ200手機的問題,很快就有一個傢伙回覆了,回答得很正確,一看就是GZ200的用戶,你也知道,這款手機的用戶很少見。我立即通過BBS的短信聯繫上了他,問他是否在中午用手機收到了什麼照片。誰知他不但承認用藍牙收到了照片,甚至還說他已經把那張照片發到了BBS的GHOST版!”

“啊?萬一兇手也上校園網,豈不是就被兇手發現了!”宇文一聲驚呼。

“是啊!我之所以通過詢問手機問題的方式來找那位同學,就是害怕兇手也會上網,直接查問是否有人收到照片會暴露了我們,哪裏知道那傢伙會直接把照片貼出來了。我立即轉到GHOST版找到那位同學發的帖子,剛要點擊打開,居然就在這麼短短一瞬間,那個帖子的內容就被刪除了!我再給那傢伙發消息,竟就此沒有了迴音……”

“被刪除了?什麼人可以刪除已經發布的帖子?”宇文皺起了眉頭。

“中心機房的網管可以刪除,但這不太可能啊……他們一般只會去幾個大版管理過激言論,鬼故事版怎麼也會插上一手?”丁嵐也覺得有些奇怪。

“糟糕!”宇文突然猛地一擊掌,“發言人是可以自己刪除自己發佈的帖子的!恐怕兇手已經先我們一步找到那位同學了!我們快走!”

爲了便於管理學生上網,校園網內的網絡IP地址使用的都是固定IP,每個在線用戶都會顯示出自己的IP地址,一般人就算看見了IP恐怕也不會想得太多,但只要稍微深入瞭解一下這些IP地址分配的規則,卻是很容易把這些用戶們和具體的宿舍房間對應起來的。丁嵐就經常在網上和某個學生MM聊天之後,順藤摸瓜找到那女生所在的宿舍房間號,再進一步打探出人家的相貌如何,一旦發覺是恐龍MM,丁嵐便會立即將她從好友名單裏刪除掉!

既然丁嵐能夠通過那位同學的IP地址分析出他所處的大概位置,那位兇手似乎也同樣可以做到……

宇文和丁嵐風風火火地衝上四舍,此時正是晚餐後大家準備去自習的時間,宿舍樓里人來人往好不熱鬧。丁嵐挨家挨戶地去敲五樓頭幾間寢室的門,如果有人應聲,他就問道:“請問這裏有位網上暱稱叫蒼蠅寶寶的同學嗎?”

“居然還有叫蒼蠅寶寶的……”宇文跟在丁嵐身後一路搖頭。

“你說的是吳維吧?他在BBS上就叫蒼蠅寶寶,怎麼?他裝MM騙了你?”終於,505號寢室有個膀大腰圓的男生迴應了丁嵐的問題。

“裝MM?沒有沒有……”丁嵐連忙否認,“找他是有一點其他的事情。”

“別是來打架的吧?”寢室裏的男生有些警惕地看了丁嵐幾眼。學生們在網上說話常常火氣很大,惹上什麼人上門來尋事打架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你看我這樣的,能打誰啊?呵呵……”丁嵐把自己的胳膊伸到面前這男生粗壯的胳膊一旁,並在一起比了一比,丁嵐的手臂細了好大一圈,那男生不禁笑了起來。

“下午老吳好像一直都是一個人留在寢室裏,我回來的時候他就不知道去哪裏了。”那男生指着一臺開着的電腦說道:“他的電腦倒是開着的,但手機沒放在牀上,可能是出去了吧。”

丁嵐和宇文走近電腦一看,屏幕上正是BBS的界面,而且蒼蠅寶寶這個用戶也還沒有從系統裏登出。

“不介意我看看他的電腦吧?”丁嵐問那位男生。

“沒事,隨便看。”那男生倒是不討厭丁嵐。

宇文快速地檢查了一下硬盤上的數據,然後失望地對丁嵐搖了搖頭。那張照片已經不在電腦裏了,而且可疑的是,整個D盤都被格式化了一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