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陽聽到她說“又不是我讓他來的”。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他嘆了口氣,把旁邊的早點推過去:“先吃東西。我可告訴你啊,胃疼不是病,疼起來要命。別跟身體過不去。”

葉薇薇皺着眉:“我沒胃口。”

“沒胃口也要吃一點。我就不信你這晚飯也沒怎麼吃,一晚上下來還不餓。”

葉薇薇無話可說了,只能拿起早點,像是泄憤般狠狠地塞進嘴裏。

秦陽就在一邊看着她,也沒有急着說事情。

吃飯的時候,是最好不要聊不愉快的話題的。這樣更加影響胃口。

等葉薇薇吃完之後,他纔開口。

“你先說說,有什麼打算?”他說道,“打也打過了,罵也罵過了,哭也哭過了,總該面對現實了吧。”

葉薇薇低着腦袋,眼神中帶着迷茫。

“我不知道……”她說,“我纔剛滿18歲。我……書都還沒讀完……我不想這麼早結婚生孩子。我之前看到過那些孕婦,她們的肚子上好多妊娠紋,特別恐怖,而且又胖又難看。我一點也不想生孩子。”

秦陽:“……那就打掉唄。這個不是太大的問題,反正你們的身體都好,打掉以後,調養一陣子就好了,以後如果改變主意想要孩子了,還是可以繼續生的。”

“不。我不要生孩子,太醜了。”

還是個孩子啊,這個心理。

他都能大概知道,葉薇薇之所以會反應這麼大的原因了。完全就是因爲這個孩子突如其來,她完全沒有做好準備,一時間慌了神。

秦陽汗顏:“好,那不生。但現在的問題不是這個。是你打算怎麼處理跟小高的關係?我看你們兩個也不太可能繼續當普通朋友了,要麼就是你們倆當路人,要麼就是你們倆試試看。你覺得呢?”

葉薇薇糾結了。

“我不喜歡他。他不是我的菜。而且,他也不喜歡我。我憑什麼要屈尊降貴地去喜歡一個不喜歡我的人。”

“嗯,喜不喜歡是你的自由,但別忘了你跟他還有一個情咒在。如果你不打算跟他試試看,你還是沒有跟其他人交往的選擇。都是成年人了,說話也直接一點。我就這麼問你,你之前不是還嚷嚷着什麼釣帥哥,玩一夜晴麼。這生理需求也是不容忽視的,對吧。”

“那就當個***唄。”葉薇薇語不驚人死不休。

秦陽佩服她的膽量。

不等他繼續說,葉薇薇擡頭,大眼睛就打量上了他:“秦哥,你是不是還是個處啊?”

秦陽:“……”

秦陽:“我們在聊你的事。”

“看來是了。”

秦陽面無表情:“是又怎麼樣?那我也是沒辦法。你好歹還有個人可以處對象,我能跟蘇婭拉拉小手親親嘴都已經是極限了。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

葉薇薇伸手揉了揉他的頭髮。

“你真可憐,不哭啊,乖。”

秦陽:“……”

“別說我了。咱們抓緊時間懂麼。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我擔心我媳婦兒吃醋。”

葉薇薇的注意力總算被他這麼一番自我犧牲而轉移了。

她想了想,又有點糾結:“可是,流產好殘忍的。”

“所以拖不了。你現在應該才一個月不到吧?等到再過一段時間,胎心都能聽得到了,到時候你就會感覺到,真的有一個小孩在你肚子裏,到時候你更加捨不得把他/她弄死。”

葉薇薇又一次陷入了天人糾結。

秦陽想了想:“我覺得,這孩子是你跟小高的,你要不要跟他聊聊?總是避而不見也不是個辦法。”

葉薇薇勉爲其難地答應了。

“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纔跟他聊的,不要誤會。”

秦陽哭笑不得:“好的,我的面子真大。”

他開門走了出去,示意門口站着的高子騫進去。

“給我好好說話,溫柔一點。敢不耐煩惹她生氣看我不家法伺候。”

高子騫默默瞥了他一眼,推門走了進去。

門關上。

秦陽看向外面的蘇婭,再看向在不遠處的葉老先生和葉夫人。 “帶進去的東西已經吃了,人也已經冷靜下來了。聽得進去話。我讓小高跟她聊聊,畢竟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

秦陽看向二老,說道。

葉夫人稍微鬆了口氣,但還是面露些許愁容。

“這丫頭被我們寵壞了,從小就性格張揚,做事都由着性子來,情緒上來了誰的話也不聽,連我們都拿她沒辦法。幸虧,她還聽你的話。”

秦陽:“兩位也不用太擔心。我看薇薇還能調侃我,狀態沒那麼糟糕。應該是昨天突然收到這個刺激,畢竟年紀也還小,一時間慌了神,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下意識選擇了逃避。只要有人跟她好好講道理,她還是很乖的。”

田倩容的表情總算欣慰起來。葉老先生也跟她暫時下了樓。

秦陽目送他們兩位離開,而後回頭看蘇婭:“怎麼樣?”

蘇婭道:“還在僵持。”

屋子裏面。

獵愛甜心:追妻計劃NO.1 高子騫進去之後,葉薇薇就沒有了之前面對秦陽的輕鬆,渾身散發着排斥的態度,背對着門口。

她這個樣子,高子騫也不會好到哪裏去,他也面無表情,甚至有些陰沉地站在她背後,沒說話。

外面對話一圈都完了,裏面還沒開個頭。

秦陽和蘇婭在外面直嘆氣。

這個徒弟真的是,一點都沒有學到師父的精髓啊。對待女孩子怎麼能板着臉呢,真是孺子不可教啊。

還是葉薇薇開的口。

“你就打算一直保持沉默麼?”

她的聲音還有點沙啞,那是哭過之後的力竭。

高子騫總算開口了。

“你有什麼想法。”

秦陽在外面直焦急,恨不得想進去當舅老爺。

“我還小,這個孩子……我想把他/她打掉。”葉薇薇猶豫着開口。

高子騫:“……哦。”

葉薇薇半天等來這麼一個字,當即情緒又上來了。

“哦?你知不知道打掉一個孩子對於一個媽媽來說是多麼痛苦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流產多傷身體!你就一個‘哦’,還真是輕鬆啊。你這種人,活該一輩子都單身!”

秦陽急得直跺腳,看向蘇婭:“情況不對啊,要不我們進去吧?”

蘇婭:“……哦。”

就在秦陽打算推門進去的時候,蘇婭一把攔住了他。

高子騫開口了。

“我現在心裏很亂。當初沒告訴你是我不對,我也沒打算不負責任。秦陽凌晨的時候趕過來,跟我聊了很久。我也想過,如果你喜歡孩子,想把他/她生下來,我願意照顧你們兩個。但如果你不喜歡孩子,我也不想強迫你生下來。我知道,不管是生孩子,還是流產,對你的傷害都很大,況且你還這麼小,還沒做好當母親的準備。”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跟你一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秦陽說,要對你耐心,不要什麼話都不說。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說。”

屋子裏面,又恢復了寂靜,只有兩個呼吸聲,很不平靜。

半晌。

“所以,你原本打算怎麼做?”葉薇薇問道。她還是背對着他,但是語氣好了很多,只是沉着,沒有再激動。

高子騫:“如果我說我願意娶你,你肯定會覺得我是因爲發生了這件事,才決定娶你。你一直想要找個寵你、愛你的男人,我不是你心裏的那個樣子,我也不會爲了所謂的負責,就讓你一輩子都失去念想。”

“可是,我這輩子已經失去念想了。就算我以後遇到了那個理想中的男人,我也只能看着他,不能親近他,不能跟他在一起。”葉薇薇的背影看上去有點單薄,有點可憐。

“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試着從第一步開始,追求你。”

高子騫說出最後三個字的時候,那語氣真是無比艱難。他從來沒有說過這麼露骨的話,特別是在這個情景,這個語境之下。

說完,屋子裏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葉薇薇沒有回答,他也還是那樣站着,什麼話都沒有說,安靜地等着她的回覆。

屋子外面的秦陽心中略有欣慰。

這樣說出來多好,對吧。人與人之間最重要的是溝通,不然彼此帶着誤會,那很多事情就變得很難解決了。

“秦陽,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蘇婭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了。

秦陽看向她:“嗯?”

“我們這樣,算不算是偷窺?”

秦陽:“呃……算吧。”而且還是光明正大的偷窺。

蘇婭微微有些猶豫:“我覺得,這種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解決的好,我們一直在偷看他們,不太尊重他們。”

竟然被媳婦兒教育了。秦陽頓時感覺自己的境界是多麼低下,還是媳婦兒有節操。

“你說得對,那我們下去吧。”

蘇婭又猶豫了一下。

秦陽拉着她的手,感覺到了她的停頓:“怎麼了?”

蘇婭:“我……沒有吃醋。”

秦陽:“???”

蘇婭重複了一遍:“之前,你在裏面說我要吃醋。還有以前,你也總說我要吃醋。我沒有吃醋。我一直都很相信你。”

秦陽心中一暖,抱住她。

“我知道你不會吃醋,那都是我隨口跟他們說的,不用當真。”

他在她額間親了一口:“我可是好男人。對了,反正現在他們那邊也開始自己溝通了,我們現在去醫院吧。”

“去醫院幹嘛?”

“之前不是說好了,要捐精嘛。雖然我這輩子很可能要當個萬年老處男,但是,我們秦家的血脈還是要保存下來滴。這樣,等我死了以後,你也好有個念想。”

蘇婭頓時皺眉:“你不會死的。”

秦陽拍拍她的肩:“人都是要死的。我們現在的醫療水平還沒有到你們那個年代。不用太難過。我可跟你說好啊,這個事情真的非常重要,我們都要去檢查檢查身體。”

他抱緊了她:“我也很期待我們兩個的孩子。不管是小公主還是小天才,我都很期待。”

蘇婭抱緊了他,面色有些擔憂。

兩人跟葉家打了一聲招呼,前往醫院。 “你知道麼,我現在坐在這裏,突然想到了一部美劇。”

填表格的時候,秦陽跟旁邊的蘇婭說,臉上還帶着笑意。

“什麼?”

“以後你可以補起來。《生活大爆炸》,第一季第一集就是這個。那部劇可逗了,我以前都用來練口語的。”

蘇婭:“……你的話題前後跳躍有點大。”

“有麼?”秦陽填寫好了表格。

等他們走出來,秦陽還有點恍若做夢的感覺。

“等一百年之後,你就到這裏來……等等,這一百年你最好也要關注一下這裏的動向,萬一拆遷了什麼的,記得守好我的孩子。”

蘇婭看上去情緒不是很高,抓住了他的手。

“怎麼了?”

蘇婭垂眸,把玩着他的手指,語氣有些悶悶的:“你可不可以……不要說這些話了。”

秦陽一時間沒捕捉到她話裏的意思。

蘇婭進一步悶聲解釋道:“你最近老是說這些,總感覺……你就要離開似的。”

秦陽總算意會到她想表達的意思了。

“非常抱歉。”他反手握住了蘇婭的手,把她帶進懷裏,胸口卻感受到一陣若隱若現的痛楚。

蘇婭以前雖然呆萌,但又不解風情,從來不會像現在這樣,埋頭在他胸口,自然地做出這樣的動作,悶悶地訴說着自己的不開心。

現在的蘇婭,越來越能融入這個社會,秦陽的心頭,那股怪異的感受也越來越明顯。

似乎,詛咒的力量在逐漸發揮效果,從最開始他不能跟她進行到最後一步,到現在,同牀共枕都開始微微疼痛,而現在,擁抱、接吻,甚至只是這樣簡單地拉着手,他都能感到來自身體內部的、隱約的不舒服感。

當初的斗篷少女元伊說得沒錯,他們之間的離別,越來越近了。

所以,他纔會這麼着急地把後面要交代的事情給提前準備好。

只是沒想到,蘇婭那麼敏感,感覺到了。

“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瞞着我?”蘇婭突然開口。

女人的直覺有時候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

秦陽笑着低下頭,額頭抵住她的額頭。

“看着我。蘇婭,你看,咱們認識的這麼半年來,你基本上都跟我在一起,說是寸步不離都差不多了。你覺得,我能有什麼事情還能瞞得過你的?”

他點了點她的眉心:“你呀,越來越融入社會了,跟其他女人一樣,也開始胡思亂想了。”

看蘇婭一時間沒辦法平靜下來,秦陽沒有急着回去,帶着她在附近的公園逛逛。

到了現在這個時代,純景觀的公園裏,基本上已經沒有什麼人了。

有的要不就是附近的老人,要麼就是畫畫寫生的孩子,要麼就是跟他們一樣的小情侶。

總的來說,這裏的人流量很少,比較幽靜。

秦陽拉着她,走在石子路上。

“你先跟我說說,爲什麼突然這麼緊張?是因爲我提到捐精之後,希望你百年後生個我們的孩子的事嗎?”

跟蘇婭在一起之後,他的語氣真是越來越溫柔了。

轉型成暖男都不成問題了。

蘇婭看着不遠處的湖,看着湖心亭。

“有一部分。就是感覺……你像是在趁這個機會,跟我告別一樣。我有一種要即將失去你的感覺。”

秦陽一掌按在她的頭頂,揉了揉。

“想多了。目前靈異書困住了那個人。之前那麼嚴峻的情況我們也挺過來了,難道還會被他區區困獸之鬥栽了跟頭麼?”

蘇婭沉默了許久,突然長嘆一口氣,說道:“可能是我想多了。”

秦陽的心還沒輕鬆下來,蘇婭突然側目看向他。

“如果,我是說如果,你真的有什麼事情,要離開,你會怎麼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