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巖大聲念起滅魂咒。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啊”的一聲,對方現出了身形,不過只是一瞬就化成了一片火海,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到對方被殺掉,秦巖忍不住鬆了口氣:終於搞定了!

接下來該離開這裏了,只是不知道離開這裏要使用鬼匠傳承中的哪一種。

剛剛想到這裏,秦巖就聽到腳下響起了“咕咚咕咚”的聲音。

秦巖低下頭,詫異地向腳下望去,他看到冰面下開始融化,而且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化。

嗯?這是?

該死的!這是要淹死我啊!

不一會兒的功夫,秦巖就感覺到腳下的冰由剛纔的刺骨之寒變得溫暖如春。

秦巖轉過身,向冰山急速跑去。

他雖然不是很理解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秦巖知道此刻必須趕快離開。

就在這時,天空上閃現出慕容雪菡的臉。

慕容雪菡對着秦巖大聲叫起來:“主人,這是若水三千,羽毛都無法浮在上面,你趕快跑到冰山上!”

什麼?若水三千?

聽到弱水三千秦巖頓時後腦勺發涼。

一般情況下,塑料泡沫,棉花羽毛等密度較輕的東西都可以漂浮在水上面。

但是若水不行,若水是一種非常可怕的水,無論什麼東西都無法漂浮在上面。

而且據說若水是專門淹沒靈魂的。

凡是靈魂掉進若水中,一輩子都別想從裏面浮出來。

不過用一種辦法可以從若水中將靈魂勾起來,那就是使用因果杆和輪迴鉤。

但是隻能從忘川河中將靈魂釣起來,因爲若水是忘川河的源頭,凡是沉入若水中的靈魂,最後都會被衝進忘川河中,變成忘川河中的孤魂野鬼,爲奈何橋守橋。

“主人,我來幫你!”

看到秦巖跑得比較慢,慕容雪菡直接飄進來,落在了秦巖身邊。

“雪菡,你怎麼跑進來了!你怎麼這麼任性!”

看到慕容雪菡跑進來,秦巖既感動又鬱悶。

感動的是慕容雪菡爲了他甘冒其險。

凡是進入這裏面的魂魄,一旦被困在這裏,那可就永遠都出不去了。

鬱悶的是慕容雪菡居然不聽話,這讓秦巖很惱怒。

“主人,你有肉身牽掛,跑得太慢,還是讓我帶着你跑吧!”

慕容雪菡拉住秦巖的手,就像風一樣向前飄去。

靈魂出竅之後的魂魄,和真正意義上的鬼是不一樣的。

前者在做很多事情的時候,還受肉身的約束,比如說走路,它就不能像鬼一樣漂浮在地面上走,只能飄一會兒走一會兒。

如果是鬼的話,那就不一樣了,可以一直距離地面幾釐米,而且可以一直飄着走。

最重要的是,速度要快得多。

現在秦巖就是這樣,他受到肉身的約束,跑的特別慢。

但是當慕容雪菡拉住他的手後,秦巖發現耳邊頓時響起了“呼呼”的風聲,而且眼前的景物“嗖嗖”地從眼前飛速掠過。

不一會兒,慕容雪菡就將秦巖拉上了冰山。

看着冰山下早就融化爲若水的冰,秦巖在心中深深地感慨起來。

如果不是慕容雪菡,他此刻早就被若水吞沒了。

到時候慕容雪菡他們想救他,只能去奈何橋上使用因果杆輪迴鉤釣他了。

而且能不能釣上來還不一樣。

忘川河裏面的孤魂野鬼多不勝數,想從那麼多孤魂野鬼中將他釣出來,就像在大海里面撈針一樣。

“雪菡,謝謝你!想不到你救了我!”

“主人,這是我應該做的!”

慕容雪菡咬住了嘴脣,害羞地低下了頭。

在慕容雪菡心中,別說是救秦巖了,就是爲秦巖去死,她也願意。

這就是愛!深深的愛!

“主人,怎麼辦?我們被困在這裏了!剛纔我進來的時候,九窈還沒有恢復過來,無法從墓中飄出來。”

上一個幻境秦巖能出來,主要歸功於九窈將出關的祕訣告訴了慕容雪菡。

而慕容雪菡又告訴了秦巖,否則秦巖還真不一定能出去。

這一次慕容雪菡爲了救秦巖,根本沒有來得及等九窈,就擅自鑽進了幻境中。

“放心吧!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不會有事的!”

秦巖嘴上面雖然這樣說,其實他心裏面也在犯嘀咕。

因爲這個幻境實在是太詭異了,無論什麼都透着一股詭異。

上一個幻境中,至少有很多東西是實實在在存在的,雖然鬼蛇很強大,但是秦巖能看得到。

而這個幻境那就稀奇古怪多了。

“嗯!只要能陪着主人,我等多長時間也願意!”

慕容雪菡腦袋一歪,靠在了秦巖的肩膀上,同時伸出手挽住了秦巖的胳膊。 看着慕容雪菡小鳥依人的樣子,秦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慕容雪菡的臉。

慕容雪菡的臉一片冰涼,沒有一點溫度。

這是因爲慕容雪菡是鬼。

被秦巖摸了一下,慕容雪菡先是就像受驚的小鳥,“噌”的一下躲開了,因爲從來沒有一個男性這麼摸過她。

不過慕容雪菡緊接着反應過來,她羞紅着臉將頭又靠在了秦巖的肩頭上,一副特別享受的樣子,而且還閉上了眼睛:

“主人,如果我們能一直這樣該多好啊!”

“你累了困了,我給你捶捶腿,敲敲背;你餓了渴了,我給你做做飯,燒燒水。你想……”

說到後面,慕容雪菡沒有繼續說下去。

她的臉變得更加羞紅,一直紅到了耳根上。

因爲慕容雪菡想說如果秦巖想要她,她會用九九八十一種姿勢討好秦巖,而且會讓每一種姿勢都充滿味道,甚至讓秦巖流連忘返。

秦巖伸出胳膊摟住慕容雪菡的肩膀舉目四望:

“這裏的確很清靜,也的確是一個休閒養老的好地方,只可惜這是一個幻境!”

“如果能和主人一直待在這裏,即便是幻境又何妨!”

慕容雪菡擡起頭,睜着忽閃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秦巖。

這一刻,慕容雪菡真的希望她和秦巖能一直這樣靠在一起,不被外界打擾,平平靜靜地度過一生。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慕容雪菡一直覺得,平平淡淡纔是真。

秦巖恰在這時也低下頭,嚮慕容雪菡望去。

當他們兩人的眼神在瞬間對視在一起之後,就像磁石一樣吸附在一起,由四道目光凝聚成兩道目光。

緊接着,他們兩人的目光變得熾烈起來,燃燒起的火焰似乎能燒燬整個世界。

慕容雪菡被秦巖熾烈的眼神燃燒掉了理智,她的眼神從熾烈變得迷離起來,從迷離又變得虛無起來。

在這種虛無中,慕容雪菡不知不覺就閉上了眼睛。

她撅起嘴,慢慢地擡起頭,向秦巖火紅的嘴脣上吻去。

與此同時,秦巖的理智也被慕容雪菡的熾烈的眼神焚燒的乾乾淨淨。

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不知不覺地閉上了眼睛。

在原始本能的驅使下,秦巖彎下腰低下頭,慢慢地嚮慕容雪菡吻去。

“啵”的一聲,秦巖和慕容雪菡的雙脣衝破空氣的阻隔,輕輕地、慢慢地吻在一起。

在這輕輕的一吻中,他們兩人的心跟着抽動起來。

шшш☢ttKan☢℃ O

一股難以名狀的電流在瞬間擊穿了他們的軀體,讓他們忘記了身處何處。

特別是秦巖,他從來還沒有接吻過,更沒有這樣忘情地接吻過。

一種原始的動力在瞬間淹沒了秦巖的理智。

秦巖瘋狂地吻住了慕容雪菡,就像吸塵器一樣,將慕容雪菡的雙脣吸進了嘴脣,又像火熱的烙鐵一樣,將慕容雪菡的嘴脣燙平。

“嗯!”

慕容雪菡輕聲地呢喃起來,她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樣瘋狂,更沒有想到秦巖就像猛獸一樣無情,居然要將她生吞活剝。

不過慕容雪菡願意被生吞活剝,甚至於她開始迎合秦巖。

慕容雪菡也瘋狂地張開嘴,將她那冰冷卻又火紅的嘴脣映在了秦巖嘴脣上。

慕容雪菡越迎合,秦巖越興奮。

秦巖越興奮,慕容雪菡也越迎合。

他們兩個陷入了一個怪圈,都迷失了自己,就像這個世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吻着吻着,秦巖將慕容雪菡放倒了。

他騎在慕容雪菡的身上,一把撕開了慕容雪菡的衣領,一大片雪白的脖頸露出來,就像那潔白的雪花一樣。

秦巖趴在慕容雪菡的身上,用嘴脣輕輕地觸碰着慕容雪菡的脖子。

每親吻一口,慕容雪菡就戰慄一下。

她覺得秦巖的嘴脣就像高壓電一樣,轟擊着她的心靈以及魂體。

這一次我一定要把我所有的一切奉獻給主人,我一定要讓主人享受到人間最最快樂的事情。

之前慕容雪菡也想將自己無私地,完全地奉獻給秦巖,但是秦巖每一次都拒絕。

久而久之弄得慕容雪菡都以爲秦巖是性無能了。

因爲秦巖對其他女人也是這樣,不管是馬嬌,還是周小雨,或者是其他女孩。

其實慕容雪菡根本不知道,秦巖不得不憋住,因爲他還沒有達到天師。

在沒有達到天師之前,秦巖如果擅自“開包”,那後果是相當嚴重的,最嚴重的後果就是以後無法繼續提升實力。

所以爲了未來着想,秦巖只能忍,只能憋。

雖然這樣很容易憋出內傷,但是秦巖也沒有辦法。

看到秦巖這一次突然這麼主動,慕容雪菡準備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第一次把秦巖這個童子雞辦了。

當然了,慕容雪菡也是一個處。

“處”“處”相對,慕容雪菡覺得肯定會是一個最最令人難忘的結合。

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他們總是會記住自己的第一次。

哪怕當時不是真心的,哪怕當時只是隨便玩玩,但是第一次的記憶會牢牢地釘在他們的腦海中,永遠也無法忘卻。

慕容雪菡準備讓這一次的記憶,永遠地映在她和秦巖的腦海中,永不磨滅。

因爲她們都是第一次。

“主人!”

慕容雪菡輕聲叫起來,她有點受不了了,因爲秦巖的吻就像烙鐵一樣,從她的脖子燙到臉上。

再從她的臉上燙到耳根上,又從耳根上燙到她的嘴脣上。

那發自內心的火熱,就像道法中的三昧屬火,燒的慕容雪菡春心蕩漾、無法自拔。

這一刻,慕容雪菡能感覺到她的心就像脫繮的野馬一樣,“噠噠噠噠”地跳動着,根本不受控制。

秦巖此刻也一樣,他腦子裏面一片空白。

他所做出的一切都是本能,他在本能的驅使下親吻着慕容雪菡。

受不了這火熱的親吻,慕容雪菡再次撅起嘴脣和秦巖對吻起來,將心中的火熱,將內心的奔放,全部釋放出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可是秦巖和慕容雪菡卻忘記了時間。

他們此刻的心中只有彼此,沒有任何東西。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秦巖鬆開慕容雪菡溼潤的小嘴,伸出手嚮慕容雪菡的身上摸去。

慕容雪菡半眯着眼睛,任由秦巖的雙手在她身上施爲。

不過秦巖剛剛摸了兩下,整個人突然矇住了。

他看到冰面下有一張臉,正嚥着口水睜大眼睛津津有味地看着秦巖。

嗯?這是?

當秦巖發現對方的時候,對方突然一閃而逝,消失的無影無蹤。

“主人,你怎麼了?你繼續摸我啊!”慕容雪菡抓住秦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並且輕輕地摩擦起來。

“雪菡,我剛纔……”秦巖剛準備說出事情的真相,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在他剛剛上大學的時候,看到過一則新聞。

熱戀中的一對大學生同居了,他們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

可是房東是個變態,居然在他們的臥室和衛生間安裝了監控器。

總裁寵妻很狂野 他們兩人每次歡好的時候,就被監控器拍下來傳到房東的電腦上。

後來這件事情被發現了,雖然後來房東被抓住關了十五天,罰了一些錢,但是女孩從此得了厭愛症。

每次她男朋友想和她羞羞的時候,她就覺得有一雙眼睛在盯着她。

秦巖也怕慕容雪菡變成那個女孩,所以沒有說剛纔有一張臉盯着他們看。

好在秦巖和慕容雪菡的情況不嚴重,只是接吻,並不是羞羞。

現在大街上熱戀中的男女接吻太正常了,好多在公共場合就忘情地“啵啵”上了。

不過秦巖還是不願意告訴慕容雪菡,畢竟慕容雪菡是一個非常純情的女鬼,更何況慕容雪菡是秦巖的鬼妻,秦巖不想讓她受到一點點傷害。

“你剛纔怎麼了?”慕容雪菡好奇地問。

“哦!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現在還不是天師,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