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秦巖敢這麼做是有底氣的。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那好吧!”夏柏明嘆了口氣。他不是很看好秦巖的這個決策。

在夏柏明的經商字典中,誠信是第一位的。

之所以人們都說國人不守信用,那就是因爲國人有時候不講信用。

其實在秦巖看來,不是國人不講信用,而是沒有辦法講信用。

就像沿海地區的一些紡織廠,利潤僅僅只有百分之五左右,只要國際匯率稍微一波動,他們就賠本,他們這些紡織廠根本就做不下去。

而造成這種結果的是誰?

是那些讓我們講信用的人。

他們只給我們百分之五的利潤,卻讓我們抵抗我們難以承受的風險,還要讓我們講信用。講個毛啊!

還是拿蘋果舉例,蘋果公司賣一臺手機,利潤大概是一千多美元。

三星的屏幕,索尼的攝像頭等可以賺到一百到兩百美元。

可是我們辛辛苦苦生產出來一臺手機卻只有五美元的利潤,可笑不可笑?可悲不可悲?

原本我們想支持國貨,但是國貨不支持我們,粗製濫造不說,手機壞了還推卸責任。

這也是老外爲什麼欺負我們,看不起我們的原因。

因爲我們內部就不團結。

“伯父,你放心大膽地去做吧!他們肯定會接受。對了,降一分錢也不行!”

秦巖自信滿滿地說。

夏柏明點了點頭,心中十分無奈。

晚上九點半,夏柏明和外國醫藥代表談了整整六個小時,但是老外一口咬住要降價,而且還要全球唯一代理權。

如果全球唯一代理權被這一家公司拿到了,那古墓醫藥公司以後就不能和其他國家的醫藥公司合作了。

這相當於被堵住了出口。

但是夏柏明一直在堅持秦巖的政策方針,堅決不講價。

最後老外沒有辦法,想讓夏柏明引薦一下秦巖。

在來的時候,老外打聽過了,雖然夏柏明處理公司的一切業務,但是真正的決策者是秦巖。

像這種關係到一個公司命運走向的合作,只有秦巖點頭才能繼續談下去。

“史密斯先生,我們秦總是不會見你的!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

夏柏明一口回絕了史密斯。

史密斯根本就不相信夏柏明的話,在他看來,這是一個稱霸醫藥行業的契機,可以帶來數之不盡的財富,秦巖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他卻不知道,秦巖現在對金錢真的是無動於衷。

因爲錢無法讓秦巖晉升實力,因爲錢無法幫助秦巖修煉道術。

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擁有了實力,隨便做點事情,錢就會像潮水一樣涌來。

就像現在的藥物,以及之前的化妝品,秦巖隨便弄一下,錢就滾滾而來。

“夏先生,只要您給我引薦了,我給你這個數!”

史密斯伸出食指對夏柏明說,意思是給夏柏明一千萬。

其實史密斯這也是在試探夏柏明,他想把夏柏明拉下水,讓夏柏明變成古墓醫藥公司的一顆棋子。

他卻不知道,夏柏明在古墓醫藥公司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夏柏明冷笑起來,語氣不善地說:“錢我不要。不過你非要見的話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希望你不要後悔!”

“哦!您真的給我引薦?”

史密斯高興地哈哈大笑起來,同時在心中十分鄙夷夏柏明:

哼!裝清高!你們國家的人都是這樣,明明想要卻說不要。

夏柏明當即給秦巖打去了電話。

秦巖此刻正在修煉道術,希望儘快晉升到天師。

一旦晉升到天師,秦巖準備先嚐嘗慕容雪菡的九九八十一種姿勢。

剛開始慕容雪菡說八十一種姿勢的時候,秦巖只是好奇。

而現在秦巖卻開始嚮往了,他特別想嘗一嘗九九八十一種姿勢帶來了“歡呼”和“雀躍”。

就在秦巖幻想着和慕容雪菡羞羞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而且還是那首爛大街的《小蘋果》。

“喂!伯父?什麼事情?”秦巖好奇地問。

現在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這個時候打電話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哦!秦巖,是這樣的……”夏柏明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秦巖。

“哦!我知道了,他如果非要見我,你約他三天後見面吧!”

“三天後?”

夏柏明有點懵,他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要三天後。

這幾天秦巖根本沒有其他的事情,應該把醫藥公司的這件事情解決了纔對。

夏柏明卻不知道,秦巖有他的打算。

這叫愛答不理計。

像史密斯這種人,就應該晾在一邊讓他好好的反省一下,別以爲自己是全球第一大公司就牛。

因爲秦巖自信他以後纔是第一大公司,而且不止是在全球,而且包括冥界。

同時呢,秦巖覺得來找他們談判的肯定不止史密斯這一家,還有其他好幾天醫藥公司。

最近幾天,其他幾家醫藥公司肯定也會來。

到時候史密斯怕秦巖和其他公司談妥了,肯定會答應秦巖很多要求。

所以現在沒有必要和史密斯談,那樣純粹是浪費口舌。

“對!三天後!而且三天後我也不一定有時間。”

秦巖估計史密斯肯定在夏柏明的旁邊,故意將聲音說的很大,好讓史密斯聽見。

“那好吧!”

掛斷手機,夏柏明向史密斯望去。

“三天後秦總纔有時間,我們三天後再聯繫如何?”

“這……你們秦總有什麼事情嗎?”史密斯有點急了。

外國人很少詢問對方準備做什麼,因爲和是隱私,屬於很不禮貌的行爲。 夏柏明聳了聳肩:“這個我也不知道!”

“這……”史密斯有點懵,不明白秦巖爲什麼如此傲慢,居然不和他現在見面。

他可是環球醫藥公司的行政副總,到了其他地方,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巴結他,因爲很多領導都想讓他投資拉動就業創造稅收。

“史密斯先生,實在不好意思。三天後我通知你吧!”夏柏明直接下了驅逐令,不願意和史密斯再聊了。

“夏先生,你爲什麼沒有說我是環球醫藥公司的人?”

史密斯覺得夏柏明沒有說清楚,秦巖以爲他是很普通的人。

“我今天和你見面之前就說了!”

“可是他的態度……”

“我們秦總一直都是這樣!你如果無法忍受完全可以不談!”

聽到夏柏明這句話,史密斯不由擰起了眉頭,他覺得夏柏明說話太沒有禮貌了。

“我可是環球醫藥公司的行政副總!”

“那又怎麼樣?”夏柏明淡淡地問。

看到夏柏明不搭理自己,史密斯在心中冷哼了一聲:哼!我們是全球最大的醫藥公司,你們遲早要和我們合作的。

送走了史密斯,夏柏明鬆了口氣。

以前夏柏明和這些洋大爺做生意的時候總被坑,因爲他們喜歡說,你不做我們就找其他人了。

國人的水平沒有什麼技術含量,所以你不做就找其他人做。

現在夏柏明算是爲自己出了一口惡氣。

在這三天內的時間,夏柏明又接見了四家醫藥公司的人。

這四家都是全球前二十的大醫藥公司。

他們剛開始的態度也十分傲慢,根本看不起夏柏明。

但是到最後他們才發現,話語權根本不在他們身上,全部掌握在秦巖的身上。

他們的態度由傲慢變成了懇求,由桀驁不馴變成了畢恭畢敬。

夏柏明還是第一次在這些老外面前擡起了頭,這是秦巖賦予他的。

他突然發現,秦巖是真的高深莫測,即便藥價增加了一百倍,這些國際醫藥公司的大亨們依舊願意和他談。

其中有一家醫藥公司甚至接受了秦巖的價格。

不過他唯一的要求就是獲得全球唯一代理權。

像這種把自己脖子送給別人卡主的事情,秦巖是絕對不會做的,直接在手機裏面回絕了夏柏明:

“伯父,你告訴他,他只能選一片區域,不可能全球代理給他們一家!”

這些醫藥公司互相競爭,秦巖纔會有利可圖。

因爲他們爲了討好秦巖,肯定會不停地諂媚。

“嗯!我知道了!”

現在夏柏明也比較硬氣了。

掛了手機,夏柏明直截了當地說:“艾瑪,不好意思,你的要求我們秦總沒有答應。”

“什麼?沒有答應?我出的可是你們國內一百倍的價格!”艾瑪氣得差點跳起來。

她想不到秦巖這樣“無恥”。

“如果你覺得不合適,那就再等等吧!”

阿明站起來,做了一個送客的準備。

“哼!夏先生,我敢保證,除了我們家,沒有人會給你們這麼高的價格的!”

“那就不勞駕您操心了!”夏柏明笑着說。

第四天晚上,史密斯忍不住給夏柏明打去了電話:“喂!夏先生,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哦!是這樣的!我們秦總最近幾天感冒了,沒有時間,你再等等吧!”

什麼?還等?再等的話你們就和其他醫藥公司簽約了。

該死的,可是價格太高了,我該怎麼辦。

現在史密斯心亂如麻,他想不到秦巖這麼沉得住氣。

這些藥品早一天打開市場,就早一天賺錢,而且賺錢的速度絕對就像狂風暴雨。

“我能不能去秦總家裏面拜訪一下?”

“你們外國人不是很講究私人空間嗎?我們秦總不喜歡在私人空間會客!”

“這……那好吧!麻煩夏總在秦巖好了之後第一個給我打手機好不好?”

“可以!”

夏柏明剛剛掛斷手機,艾瑪又打來了電話。

艾瑪的要求和史密斯一樣,她也想見秦巖,同樣被夏柏明一口回絕了。

接下來的幾天,史密斯等外國醫藥公司的代表不停地給夏柏明打電話,詢問秦巖的近況。

秦巖爲了佔據主動權,並沒有答應他們,一直讓夏柏明用委婉的口氣謝絕了。

直到第七天,秦巖才提出要見他們。

夏柏明當即給史密斯等人打去了電話。

不過當初史密斯他們都要求單獨見秦巖,這一次夏柏明告訴他們,秦巖只能同時見他們,如果不滿意可以不來。

史密斯他們都等了這麼多天,而且他們確實想拿下全球代理權,所以只能硬着頭皮去見秦巖了。

在古墓醫藥公司的會議室裏面。

秦巖坐在正中間的位置上,一邊喝茶一邊打量着史密斯等外國醫藥代表。

現在坐在秦巖面前的,已經不是最初那四五個人了,而是二十多個人。

這些人幾乎全是全球醫藥公司的前五十名。

“今天把大家叫來,我是想告訴大家,由於原材料價格上漲,我們的藥品只能加價了。”秦巖放下水杯慢悠悠地說。

啊?什麼?加價?

這小子瘋了吧!

無論是外國的醫藥代表,還是夏柏明,都覺得秦巖有點過火了。

不過史密斯壓住怒氣,不情願地問:“請問秦總,您準備加價多少?”

秦巖豎起食指:“加價一百倍!”

嗯?這……

所有的人在瞬間炸鍋了,覺得秦巖無恥極了。

秦巖翻了個白眼,往椅子上一趟,懶散地說:

“想買你們就買,不想買就離開吧!而且我實話告訴你們,我只接受區域性銷售,不搞全球代理。”

秦巖這樣做只是幫曾經的祖宗在這些老外的身上收點利息。

無論是當初還是現在,老外可沒少坑國人。

來這裏的人幾乎都是準備拿全球代理的人,現在秦巖這樣一說,讓他們很惱火。

“既然這樣,那我不參與了!”

史密斯氣憤無比地站起來。

秦巖點了點頭:“可以,請便。不過我們公司以後推出的癌症藥物,或者是癌症疫苗你們公司也不要參與了!”

聽到秦巖的話,所有的醫藥代表都驚呆了,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巖。 現在國際上能預防接種的癌症疫苗很少,而且每一種的價格極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