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聖境,已經沉睡了近三百年的聖女,隨着聖之道祖的歸來。牽引聖水爲之療傷,隨着時間推移沉睡着的唐韻。慢慢恢復着生機,聖之道祖知道自己大限將至。將那一絲希望寄託在了唐韻身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龍淵在看到時光倒退後的場面,那種層次的對撞讓他感覺自己很渺小,心裏生出無力之感。

許久不曾說話的火靈珠淡淡的說道“你剛纔看到的畫面,之前也應該看見過類似的場景吧,實不相瞞那是我老主人先前凝結心血之力,印刻進毀滅之劍中,希望有驚世後輩領悟其中的道法!”

“主人的三大混沌神器你已經得到了兩件,接下來的哪一件雖然對你來說,毫無用處不過我們會陪你毀滅了它,那是失敗之作…”

“阿火你是說統領我們五顆靈珠的世界珠嗎?”

木靈珠陡然浮現充滿疑問的問道。

“對那傢伙就是引起所有劫難的萬惡之本,等離子靈力塔也因爲它的影響,所涌現出的負能量,間接導致了魔靈氣的滋生,世界珠本不是主人之物,乃是主人傾盡手段封印降服一件不知名世界之物。是屬於那個可怕傢伙的東西!”

火靈珠語不驚人死不休,一語道破其中的隱祕,不過那種令其餘兩件神器都忌憚的世界珠,隨着時間洪流已經不知道葬送在了哪裏。

緊接着火靈珠又道“之所以金,水,土,它們三個遲遲不能復甦,很大程度上都是拜世界珠所賜!”

“是啊阿火,當年那一戰太過於慘烈,連主人那種與天地同壽,日月都爲之失色的存在都無法全力而退,連我們幾個和毀滅之劍同化以後,都被生生撕裂成爲無數碎片,散落在各個地域,甚至於連我的靈源都被震散,那一戰不是我們能夠左右的…”

木靈珠也對那一戰心有餘悸,經過無數歲月才得以恢復靈源的它,對世界珠的主人有的則是憎恨與忌憚。

火靈珠突然的一本正經,讓明銳的龍淵嗅出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意味。

“木兒之前你的來歷告訴我們現在的持有者了嗎?”

木靈珠想了想道“說了,但並沒有全部說出來,否則這小子估計就被嚇死了,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先前被那什麼人間第一神器煉器師融進毀滅之劍中一道靈魂,可是我聽大傢伙講,那個叫唐晨人間第一煉器師並不是煉器師,而是主人唯一徒弟創世神的一名摯友。”

木靈珠一席話讓火靈珠一時間驚愕的說不出話來,與毀滅之劍融爲一體後,每顆靈珠都有自主意識,能夠不被束縛,劍靈與它們心有靈犀,因爲五顆靈珠的靈源融合後便是毀滅之劍的劍靈。

劍靈也有着自主意識,不被其餘五顆靈珠所牽絆。火靈珠沉寂了一會後,有些結巴的說道“難道說創世神隕落之後再也沒人能夠守護這方天地了嗎,唐晨應該就是天之戰後倖存的大能吧,與不死之主一起是現在這世界的最強者!”

“即使這樣對付那傢伙也可遠遠不夠,他的恐怖,手段無人可敵。這世界因爲等離子靈力塔逐漸四溢的負能量,而滋生的魔靈氣而淪陷嗎,那我們甦醒的意義在哪?”

“找不到,找不到……”

木靈珠轉念一想,將目光對準了龍淵,“新主人繼承主人的意志,又有着戰天血脈,與老主人一脈相承,同屬於神族。只不過他始終沒能到達主人的那一步,我相信只要給他足夠時間,他一定可以甚至超越老主人!”

火靈珠無奈一笑道“也罷,此人天賦異稟,也算是當世奇才,要是有足夠時間,億萬年後方能踏入神境,可問題是那傢伙的氣息越來越強大了,不出三個月便能衝破最後的天道束縛,恢復自由!”

“到那時世界將淪爲煉獄…” 神山開始崩塌,等離子靈力塔所釋放的靈力,不斷衍生着負能量的滋長,間接導致了魔靈起的滋生。

天魔神潭終極之地,人頭涌動,大批的魔靈涌入原始青銅門,被星河永樂二帝生前佈下的禁制,生生碾壓化爲血末。

巨靈神負手而立,神色極其凝重,憑藉他那神祕主人賜予的力量度過雷劫之後,人類組成的聯盟,已經無法阻擋他侵略的步伐。

而從諸天世界征戰而歸的各族強者,始終沒有在雙方近乎白熱化的戰鬥中露面,紛紛涌進了水墨聖境之中,好像在堅守着什麼。

唐韻逐漸恢復着生機,因爲體質的特殊性加上聖之道祖大限將至,以至於聖之道祖將自己所有的靈力以醍醐灌頂般灌入她的體內,迫切的希望自己的徒弟可以繼承自己的衣鉢,唐韻也表現出驚人的天賦。

聖之道祖最終坐化了,唯一一個人世間的巔峯強者就只剩下不死之主一人,九龍老祖也隨着九重天的種種,加上尋找突破契機不得當,最終抑鬱而終。

天地浩劫降臨,所有人類巔峯強者全部隕落,有留下關於不死之主的神祕傳說,沒有人見過此人,相傳此人是星河永樂二帝隕落之地,不死之墓的守墓人。

“奇怪當年戰天族敗退之際明明全部藏身於青銅門後,按理說憑藉戰天族的至高無上的血脈天賦,不肯就此消聲滅跡,難道說作爲神域的殘留一份子也無法對抗星河永樂二帝,神域到底是虛無縹緲的東西。還是確實存在?”

水墨聖境中有強者議論着,竊竊私語聲連綿不絕,而作爲靈族最強代表的麟炎隨着靈族始祖的隕落,壓力也如同山嶽般向他襲來。

“小子不是我打擊你,憑藉你現在的實力在人世間也算是頂尖強者。不過在那傢伙眼中你就是一隻螻蟻,一根手指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阿火你太過分了,怎麼說他都已經達到現在的高度,甚至連婆娑印都認可了,你有什麼資格彈刻他!”

總裁的私養嬌妻 龍淵眉頭緊蹙沉默不語,靜靜聽着木靈珠同火靈珠的談話。

體內的靈力猛的沸騰起來。手掌握拳好像在剋制着什麼,“戰天血脈開始躁動了,有人侵入他們戰天一族的聖地!”

望着龍淵此時的鉅變,火靈珠震驚道。

“帶我走,我要離開這。我需要更爲殘酷的歷練,我要報仇!”

在猛增的靈力下,潛藏在龍淵心中的血海深仇被引爆,整個人變得極其猙獰,四肢百骸中涌出的狂霸靈力,竟是在短時間內讓他頭上凝成三顆炎日,而那股靈力波動還在迅速增長。

“血脈覺醒,快控制他。否則因爲靈力狂霸的肆虐,他會爆體而亡。”

火靈珠驚愕着,一時間這已經被毀滅之劍劍芒刺穿的空間。加上此刻龍淵的鉅變變得搖搖欲墜,破碎只是時間問題。

龍淵雙眼猩紅,他左右不了自己已經失控的身體,旋即猛的一跺腳帶着毀滅之劍,化爲一道流光朝着天魔神譚的終極之地而去。

一路上毀滅之劍攜帶的驚天劍意,讓周圍的空氣都發出爆鳴。虛空都爲之一振。

“木兒牽引他的精神之海,去除他血脈覺醒後狂躁意識。否則在這樣下去他那戰天血脈遲早會讓他爆體而亡。”

與此同時,不死之墓被巨靈神等人打開。那裏是戰天血脈的源頭,此時正噴涌着炙熱的血脈之力,那是一方血水,只見的那池水中站立着一個身披血色戰甲,手握一把猩紅斧頭的戰士。

雖然戰甲已經破爛不堪,不過依舊能夠看出此人經歷過多麼慘烈的戰鬥。

感受到不死之墓被人強行開啓的剎那,隱藏在血水中諸多隱晦的符文紛紛化爲血色,涌進那血甲人體內,不知道禁閉多少歲月的雙目,陡然睜開。

嘶啞而又滄桑的聲音陡然從那血水中人嘴裏傳出“煩擾二帝安息着,殺無赦!”

泊泊!

血色的氣泡陡然從血水池中冒起,整個血池隨着血甲人的甦醒變得沸騰起來。

巨靈神望着眼前讓人頭皮發麻的一幕,臉色極其猙獰,在場所有人神色凝重到了極點,有人驚愕道“竟然是不死之墓的守墓人,不死之主竟然甘心爲星河永樂二帝守墓,這次可麻煩了”

一時間隨着那句話,騷亂動盪在人羣中蔓延而來。

“都閉嘴,即使此人是不死之墓守護人又如何,不死之主只是後人對的他擡舉,本尊也不過如此,竟然憑藉星河永樂二帝隕落的之地,殘存的精血苟活到現在,不死之主你也不過如此!”

巨靈神冷笑道,旋即雙腳猛的一踏,體內的魔靈氣如同風暴般席捲而出,大手陡然一揮,一道光印瞬間凝成,而後朝着不死之主猛的咋去。

“嘖嘖。巨靈神也不敢託大啊,一開始就是殺招,竟然連魔神印都用上了了。”

“侵犯二帝安息者,殺!無!赦!”

不死之主一字一頓的緩緩道,只見的滔天的血色靈力化作一道宏光,陡然從那被鮮血浸泡猩紅的戰斧中閃現。

“血靈決,殺戮降臨!”

一股驚天的斧意帶着狂暴的血氣,同那一方來自巨靈神的殺招硬撼在一起。

咚!

巨大的碰撞讓二人不約而同倒退了數十步,纔在巨大的衝擊力下穩定住身體。

“據說九龍老祖在九重天坐化了,水墨聖境的至強者聖之道祖也是,如今只剩下這傳說中的不死之主,和這魔靈一脈的王者巨靈神了,兩雄相爭必有一死,到時候就是我們這些隱忍了無數歲月,只爲終極之地開啓的隱世者的天下了。”

有人發出狂笑,不以爲然,即使巨靈神倖存也無法同這麼多隱世強者對峙,畢竟他懂得識時務者爲俊傑這千古不變的道理。

“戰天血脈不容侵犯,侵犯二帝者,殺無赦!”

不死之主只有着殘存的意志,不過星河永樂二帝的精血滋養,讓他的體內的戰鬥血脈空前爆發。因爲他也是戰天一族的至強血脈,與龍淵算起來算是他的先祖。

戰天一脈來自那神祕的神域,同星河永樂二帝一樣,不過不同的是星河永樂二帝,雖說只差一步即可封神,不過因爲某種天地桎梏久久無法突破。

不死之主乃是戰天一族的開創者,也同時作爲盤古大神的直系後代,星河永樂二帝則是盤古的兩個兒子。

星河永樂二帝隕落之地,便被稱作天魔神譚,骸骨藏身之地,便是終極之地。

那次源自於混沌初期的戰鬥,被稱爲天魔劫,那是能人輩出的時代……

“血皇衣,地獄火!”

不死之主空洞的眸子緊盯着巨靈神,吐露出極其隱晦的咒語,旋即他化爲一道血光注入血斧之中。

嗡嗡。

遠處兩具與天地齊肩的骸骨,釋放着令人心悸的靈力威壓,有實力不濟者直接被威壓轟成渣子。

…… 兩具與天地齊肩的碩大骸骨,散發着恐怖如斯的強大威壓。僅僅片刻後這兩具巨大的骸骨,便隨着歲月的侵蝕之力的入侵,逐漸消失着他那令人心悸的波動。

碩大的骨架也在一點點潰散着。而不死之主也愈發的瘋狂。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你們這些侵入者都該死,該死!二帝清靜葬身之地豈能是你們能夠打擾的。”

血色的斧頭髮出奪舍人心魄的鋒芒,星河永樂二帝骸骨的消散。對不死之主來說也是一種解脫,他可以重獲自由。

不過對於這樣衷心與二帝的守墓者來說,他寧可千萬年的繼續守護着星河永樂二帝的骸骨,也不願重獲自由。

因爲他不屬於這一世,他屬於已經消失不見的古紀元…

“星河永樂二帝終是消散與世界了,我龍蒼天勢必追隨到底,等着我將這些蒼蠅去除,便向二帝謝罪。”

咻咻!

滔天的血水陡然凝成一道水柱,猛的注入不死之主的身體中,一時間他身上的血腥味更盛,靈力也隨之暴漲。

巨靈神獰笑道,“爲兩個隕落數千萬載的強者愚忠到這樣,不得不說你還挺忠心的,你還不是我的對手,縱使催發體內殘存的靈力,你也不過是徒有虛名罷了。今日便令你陷入真正的沉睡中,隕落吧不死之主!”

“太蒼魔印,吞噬蒼穹!”

巨靈神狂笑着,手掌閃電般結印,只見的終極之地上當突然凝出一個巨大漩渦,帶着強勁的破壞力。朝着不死之主吞噬而去。

“行無影。斷念斧!”

嘭!

一股劇烈的靈力在不死之主手掌心陡然凝成。彷彿一顆耀眼的血色太陽,釋放着妖異的光芒,整個人化作一把血色的斧頭!

帶着斬天滅地的威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撕裂蒼穹。震碎空間,狠狠斬下。

轟隆隆!

大地都爲之顫抖,一朵對碰產生的蘑菇雲陡然在虛空爆炸開來,那餘威竟是將涌入終極之地的大批魔靈吞噬撕裂。

一些實力稍微強的隱世者,在不死之墓附近都遭受到毀滅性打擊。

“該死,這傢伙居然自爆了。這下我有些得不償失了,主人救我!”

巨靈神哀嚎一聲,那血色斧頭撕裂他小半個身子,一道黑光將巨靈神殘存的軀體給保護下來,只見的虛空之上。一道虛影坐着九層的黑色蓮花,以高高在上的姿態審視蒼生。

“廢物,本神靈魂以全部恢復,軀體卻無法承受如此之強的力量,將你的身體奉獻出來吧!”

衆人望着虛空之上那九轉黑蓮,瞬間明白了什麼可怕的事情,“那是盤古大神傾盡全力拼殺的對手,混沌邪惡神。撒旦!”

“什麼怎麼可能,那傢伙不是被永久的封印了嗎,難道說這魔靈氣的真正源頭就是他在一手操控!”

“不好天地可能真的要被毀滅了。神域的後代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中了,到撒旦覺醒之時,便是世界毀滅之日!”

所有隱世者都被虛空上碩大的九轉黑蓮給嚇得半死,紛紛逃出不死之墓,遠離這個地域,尋找着生的希望。

“哈哈。無知的血脈低下種族,本神復甦之日。便是世界毀滅之日,好好體會着剩餘的日子吧。嚐嚐死亡帶給你們的恐懼,絕望……”

黑霧涌動間巨靈神的身體被一點點的吞噬着,從黑霧之中不斷髮出殺豬般的慘叫聲,而被巨靈神降服的十兇獸坐騎,也隨着他的灰飛煙滅,發出淒厲的慘叫,最終饕餮也隨着化爲飛灰。

“咦?不對,有一股驚人的靈力氣息,朝着這片方位快速襲來,好熟悉的故人氣息啊,五顆靈珠,毀滅之劍,婆娑印!”

剛剛融合完巨靈神軀體的撒旦,在感受到那驚人相似氣息後,臉色變得極其猙獰,“我的好徒兒居然還留了這麼一手,不過我看你奈我何!”

“天道出來吧,今日便當着盤古傳承者的面,將你轟殺!”

“撒旦休的猖狂,這是吾管轄的屏界,我曾經答應過盤古大神,在他隕落前的無數歲月抵禦着魔靈氣的侵蝕,沒想到你還是衝破封印了,”

這是從九天之上徐徐落下一位白袍男子,只見他負手而立,一身正然之氣抵制着黑霧的侵蝕。

“界王沒想到你還活着,當初你們幾個聯手佈下陷阱,導致我失去自由身受日月星辰法則束縛之苦,這筆賬今日便從你身上開始討要吧!”

“這等驚世之戰怎麼能少了我修羅王,界王雖然你與我父輩交情頗深,也知道爲了我好,不過作爲人族一份子,我不能眼睜睜看着這聖潔的世界,被一些蛀蟲所侵害!”

“哈哈,有生之年能夠與你攜手殺敵,死而無憾!”

界王與修羅王對視一眼,都能夠從彼此眼中看到決然之色,無論如何作爲做後的希望,他們必須爲天下蒼生做些什麼,天道之力已經逐步潰散着。

“煩人的螻蟻,就憑你們也妄想同本座交手,你們未免太看輕本座了。殺死你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像捏死一隻螞蟻那樣簡單。”

“既然你們執意尋死,本座今天心情大好便陪你們玩玩,小的們讓他們體會一下死亡的樂趣。”

“這廢物的身體也太弱了,讓他陪你玩玩的界王。嘿嘿好好體驗着恐怖的滋味。”

話畢。巨靈神的身體被注入一道黑色的光印,一股驚人的魔靈氣瘋狂的涌動着。

“居然是魔靈傀儡,該死的!”

界王謾罵道,不過下一刻始料未及的事情,一下子讓整個人沉入的谷底,只見的那黑霧逐漸分散開來。形成了密密麻麻的無數黑點,黑點中快速凝成一道道長着猩紅犄角的魔靈,足足有數百萬之多。

“你們好好伺候着他們兩個!”

那數百萬魔靈發出驚天動地的狂笑聲。“嘿嘿,兄弟們我們把這兩個人撕成碎片!”

狂笑聲響徹天地,突然一道驚天的劍意降臨。將數百萬之多的魔靈頃刻間摧毀殆盡,化爲飛灰…

九天之上一位白髮青年負手而立,黑色的眸子中涌動着澎湃的戰意,那身影赫然就是消失人間三百年的龍淵。

“這股波動同當年盤古大神身上的靈力如出一轍,不過這年輕人也太魯莽了,單單憑藉周天境的修爲。就膽敢挑戰最邪惡之神撒旦,修羅王蒼生這下有希望了,縱使今日你我戰死隕落,也要傾盡全力保存這唯一的希望。”

這是唯一希望火種…

“可惡的小鬼,絕對不能讓你踏入神境。我要摧毀天道!”

泊泊!

黑霧不斷涌動沸騰,天的盡頭無人區被無上封魔碑,加上諸多大道法則鎖鏈束縛的那一具枯骨,此刻竟是衝破層層束縛,踏破天道。

“究極進化,星空風暴!”

諸天世界隨着撒旦的一聲爆喝,神山破碎,除了等離子靈力塔只留下的殘破的塔身。唯一不受影響而散發出璀璨星光的神祕物體,那是嵌入諸天地脈的飛碟。

咔咔!黑霧中傳來骨骼爆鳴聲,千萬道黑霧與璀璨星光瘋狂涌進枯骨之中。天地間風暴驟起,黑暗遮住太陽,光明被黑暗取代。

這也意味着天道被毀滅…

神山破碎,天道破滅,等離子靈力塔,天地乾坤圖。這些構成天地之本。此刻隨着飛碟恐怖能量,頃刻間毀於一旦。除了等離子靈力塔還殘存着搖搖欲墜的塔身外,其餘這些盤古大神造就的天道法寶無一倖免。

咕嚕咕嚕!

黑霧涌動間那枯骨一點點生長着血肉。界王與修羅王臉色凝重,旋即不敢在做停留,雙腳猛的一踏,體內的靈力如同駭浪般席捲而出,一道道靈力光印,武技紛紛牽引着黑霧,試圖讓滔天的黑霧潰散。

“小子還愣着幹什麼,要是讓他進化成爲完全體,恐怕真的一點勝算都沒有了!”

界王爆喝道,全身發出炙熱的靈力光芒,試圖喚醒被黑暗吞噬的太陽,無盡的黑暗中三道白色的光芒,是那樣耀眼。

龍淵神色凝重,下一刻他動了,“毀滅之劍希望你陪一起戰鬥。拜託了!”

龍淵眼中滿是期盼之色,剛纔那一劍是毀滅之劍的自主攻擊,此刻毀滅之劍的桀驁不馴的態度,讓龍淵很是頭疼。

嗡嗡!

感受到毀滅之劍的共鳴,龍淵爲之一振,“主人毀滅之劍你能夠暫時操控,不過你付出的代價也相等的,以你現在的實力無法駕馭毀滅之劍也是正常的,這傢伙的能量太過於狂霸。”

“巨靈神給我將這些螻蟻滅除了,那個有着混沌神器的小子,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黑霧中傳來撒旦的暴怒,巨靈神作爲傀儡,黑色眸子中涌動着滔天黑霧,手掌陡然一凝,一道漆黑的黑色長矛猛的射向界王。

噗嗤。

界王躲閃不及小半個身子被洞穿,鮮血從傷口噴涌而出,整個人的精神萎靡到了極點,緊接着一道黑色箭矢疾駛而過,以驚人的速度穿過他的天靈蓋,界王當場身殞。

“死了一個也太弱了,連我去去一具靈身都能滅殺,螻蟻就是螻蟻不自量力!”

咻咻!

數十道密集的箭矢疾駛而過,帶着滔天的黑霧將修羅王擊殺。

龍淵呆呆望着眼前的一切,周天三重天強者竟然被滅殺的如此迅速,心中涌起了難以遏制的恐怖。

“接下來就是你個小鬼了!去死吧!”

操控巨靈神身體的撒旦戲謔道,就在他準備發起進攻之時,卻受到了阻礙,大批的人族至強者在此時終於趕到,放下了種族之間的恩怨,共同抵禦這一切黑暗與邪惡的源頭。

“毀滅之劍也好,戰天劍也罷,隨我一起斬殺魔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