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子就站在丹爐前,對着丹爐頌起了經文,這便是[楊子心經]的經文,他就要這烈火、丹爐煉就斬妖除魔之至寶,斬妖除魔劍。烈火在燃燒如同自己身處烈火中一樣,好難受難熬,當然這是要成就斬妖除魔劍的必經之路。仿彷彿佛楊子真的看見一顆人心在烈火中煎熬,一顆有生命的心,那便是[楊子之心]。心並不是完全鮮紅,還有泛黑,顯然楊子的心還不夠正,是須要進行修煉,讓他完全變成鮮紅,他纔會成就[楊子之心],也就是傳說中的斬妖除魔劍。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路有千條,那一條纔是楊子的正確之路。夢有千個,那一個纔是楊子的希望之夢。人有千劍,那一劍纔是楊子的正義之劍。天有千年,那一年纔是楊子的成功之年。在茫茫人海中,誰都想知道自己是誰?誰都想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事纔是正確的,誰都不希望守着破碎的夢,誰都希望自己的努力與煎熬不會白廢。

天上飄下鵝毛大雪,天寒地凍,只冷的人只想待在的被窩裏。可這裏沒有被窩,也沒有遮風擋雨的牆壁,只能任由寒意襲人。要想有所得或許必須經歷這些磨難,楊子與他的弟子張孫正沉受這些磨難,因爲他們要取得斬妖除魔劍,還長安村一片淨土,給世人一個交待。轉轉前面又看見懸崖峭壁,必須爬上去,楊子告誡自己。前面還有一條大河,必須游過去,楊子告誡自己。前面無論有什麼困難,都必須走過去,楊子給自己下了最後通牒。

烈火中,[楊子之心]正接受煎熬,那顆會動會跳的心真的變成鮮紅,一個紅的透切的心,張孫已經累得不行了,趴在地上喘着粗氣。

“快點。”楊子衝張孫吆喝道。

“*,我都這把年級了,還要跟着受這種罪,真是前世作惡大多。”張孫暗罵道,但受罪也得繼續幹活,儘管心裏不舒服,但手中切沒有停下來,也不知他從那裏弄來一把扇子,這次比用嘴巴吹好多了。

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在烈火爐中那一顆會動會跳的心竟然真的轉轉變成一柄光芒四溢的寶劍,這應該就是斬妖除魔劍。風停了,火也滅了,火爐也消失了,在楊子面前呈現一柄劍,一柄用[楊子之心]煉就的斬妖除魔劍,俗稱[楊子之劍]或斬妖劍。

楊子雙手捧着這柄用人心修煉而成的寶劍,他真的可以打敗鬼王嗎,在事實未出來之前,或許什麼都是未知數。

“師父,這是什麼?”張孫氣喘吁吁地問。

“斬妖除魔劍。”楊子答道。

“斬妖除魔劍?”張孫還是不解,因爲他不知道怎麼會忽然冒出一柄劍,而且稱之爲斬妖除魔劍。

“師父要用這柄劍打敗鬼王,還長安村一個安逸的村落。”楊子手捧着斬妖劍,一付不打敗鬼王,誓不罷休的神情。

在楊子關押的地獄谷中,那個清風道人不見了,他以消失在地獄谷,或許他已經功成身退。

“那個人呢?”張孫這才發現那個人不見了。

“這些不是我們該管的事,我們現在要管的事是如何走出地獄谷。”楊子孰重孰輕還是分得清,現在是立即殺出地獄谷,去會一會鬼王這個大魔頭。

“可我們怎麼出去?”張孫又說出了他們的一個難題。

是啊,我們怎麼出去?地獄谷囚門緊閉,不留半點空隙。地獄谷是魔的化身,而這柄斬妖劍就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會不會對闖出地獄谷起到作用。楊子想到這裏,高高舉起了斬妖劍向地獄之門劈下,只聽“咔嚓”一聲,地獄之門真的被劈開。

“師父“““““`。”張孫驚叫一聲,他沒有想到這一柄劍簡單的劈開了地獄谷之門。

可楊子他們不能安心離開這裏了,因爲在他們面前站着現個凶神惡煞的妖孽――黑白雙煞。

“妖孽,讓開饒你們不死。”楊子吼道。

黑白雙煞對視了一眼,他們的黑白手隨即向楊子襲了過來。

‘也好,先讓你們這兩小妖嚐嚐斬妖劍的厲害,再說先試試我斬妖劍的鋼火。’楊子想到這裏,不容分說衝這兩妖孽攔腰就是一劍。

“啊“““““`。”兩聲慘叫,黑白雙煞立即被斬爲兩截,在地拼命掙扎,少許他們放棄了掙扎,灰飛煙滅。

‘說了要你們別攔着,真是自尋死路。’楊子暗叫道,接着揮舞着斬妖劍讚歎道:“嚊,不過這斬妖劍確實是一柄神器,這堂堂鬼王的大將黑白雙煞竟然只用一招就結束了小命。”

“哇!師父,這劍好厲害呀。”張孫驚訝不己。

“知道這是神器了吧,知道你的勤勞沒有白廢了吧,應該爲你剛纔抱怨師父要你生火的事愧疚了吧。”楊子看了這徒弟一眼,說出了早就想說的話。

“哦。”張孫應了一聲,低下了頭,在爲剛纔的事懺悔。

楊子收起了斬妖劍,大步向清風亭走去,因爲那是鬼王的老巢。可是楊子一到清風亭,切看見清風亭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他們都去了那裏?

“師父,怎麼會這樣?”張孫真的不明白,在這裏怎麼會變成這樣。

‘不還有一樣東西,她正快步向自己飛來,那是什麼東西?是彩雲,這個陷害自己的妖女。’楊子已經感應到了。

話說間,在楊子面前彩雲出現了。

“你來幹什麼?”張孫怒吼,這一個陷害師父的妖女。

“楊子,我爹爹正與鬼王較量,他現在正須要幫手,所以我來通知你。”彩雲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道。

“我們爲什麼要幫你們,你們還設計陷害了我師父。”張孫對這一個妖女的請求感到可恥,昨天還陷害師父,今天又要師父去幫他們,那有這樣便宜的事。

“不,我們沒有陷害你師父。”彩雲好像是強詞奪理。

“不,他們確實沒有陷害師父,他們不過是在利用你的師父,利用出賣你的師父取得鬼王信任,可是你雖然取得了鬼王的信任,還是不能打敗鬼王。”楊子感應着彩雲的心理,衝張孫說道。

彩雲一驚,異樣地看着楊子道:“你怎麼知道的?”

楊子冷冷一笑,道:“別忘了,我可是無上老人的弟子。”

‘‘是,眼前這位楊子他雖然看上去很無能,但他畢竟是無上老人的弟子,不能輕視。現在爹爹正與鬼王在雞公嶺對決,生死攸關。’彩雲想到這裏,說道:“楊子,現在還須要您伸出援手,助我爹爹一臂之力。”

在天的那一方,鄭七公正與鬼王作生死較量。如果鄭七公真的可以打敗鬼王,或許他也用不着等到今天,所以向他伸出援手也是當務之急。不過他的真名不是叫鄭七公,而就是紫薇真人。

楊子揹着無名氏跟着彩雲向鄭七公與鬼王決戰的雞公嶺奔去。 41亂墳崗之決戰雞公嶺

雞公嶺,那是鄭七公與楊子相遇的地方,如今處處可見決戰的痕跡。鬼王化作一陣黑風在菜園席捲,盤旋圍繞着鄭七公與他的幫手母夜叉、張三。鄭七公沉着應戰,手中的寶劍化作一道亮晶晶的光芒在黑暗中閃爍,他們正在進行一場生死對決。

“哈哈“““““紫薇真人,在五百後前你沒能打敗我,現在你還是打不過我。”鬼王盛氣凌人地叫着。

“妖孽,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你現在與五百年前不可相題並論。因爲你現在中了我的去功丹。”紫薇真人這次是乎有必勝的把握,因爲他的女兒八妹成功的用去功丹讓鬼王服下。去功丹是一種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神藥,服下後功力大減,或者全失,而鬼王已經服下去功丹,想必也已經功力大減了。

“真人,別跟他那麼多廢話,給他點顏色看看。”母夜叉高叫道。

“母夜叉,你這個不知死活的小混混,少在這裏逞能。”鬼王對母夜叉這小角色,不屑一顧。

“妖孽,你現在中了去功丹,還如此狂妄幹麻。”母夜叉不敢相信鬼王在這種地步還如此自大。

“荒謬,我怎麼可能會中你們的雕蟲小技。就算在五百年前,我就知道你把彩雲安排在我身邊的目的,只不過我爲了徹底剷除你這個對手,一直對彩雲沒有下手。你還以爲我真的對你們的動作一無所知嗎,真是太把我石大聖估低了。”原來鬼王五百年前就知道彩雲的目的,那麼他中了去功丹?

紫薇真人與母夜叉相繼一愣,他們以爲鬼王這妖孽已經上當,根本沒有想到這妖孽在五百年前就對自己的行蹤瞭如指掌。看來這次與鬼王一戰也是輸多勝少,紫薇真人想到這裏,正色地道:“妖孽,你要知道自古邪不勝正,你一定會被我打敗的。”

“如果你可以把我打敗,五百年前就打敗了,爲什麼還要等到現在。你以爲我不知道,你根本就不是我鬼王的對手。”鬼王對於紫薇真人的能耐,五百年前就見識了,沒什麼可懼怕的。

“妖孽,別太得意了,先嚐嘗我的北斗七星陣。”紫薇真人的北斗七星陣也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陣法,在五百年前紫薇真人也曾用北斗七星陣對付鬼王,但那一次失敗了,但現在的北斗七星陣又經過五百年的改良,相信又精銳了許多。

“哈哈“““““北斗七星陣算什麼,你還是先見識見識我的黑風煞。”鬼王一聲大叫,一團黑風便向紫薇真人襲了過去。黑風煞是鬼王經過幾千年修煉的一種迷藥,他的對手只要呼吸到了這一種迷藥,功力較低的對手將立即昏迷,像紫薇真人這樣的高手也會瞬間法力大減,稍有不測,還會迷失自己。

‘黑風煞。’紫薇真人暗叫一聲,因爲在五百年前自己也是不小心中了鬼王的黑風煞,才慘敗在鬼王手下,難道今天還要敗在鬼王手下,當然五百年前吃的虧五百年後絕不能再犯。經過五百年的演變,紫薇真人已經修煉出一種對抗黑風煞的功夫,這一種功夫就叫作龜靈氣,使出後就封鎖了全身氣息,從而守住黑風煞的迷藥。紫薇真人修煉龜靈氣幹什麼?無非就是對付黑風煞,當黑風煞擊來之際,龜靈氣也瞬間守住了自己氣息。

不過母夜叉與張三可能就沒有這樣好運,張三瞬間便倒在地上,人事不知,而母夜叉用她僅有的功力在抗衡着,一口鮮血便脫口而出。

鬼王冷冷一笑,因爲在這五百年裏,紫薇真人在進步,自己也沒有閒着,日日夜夜都在想制服紫薇真人的辦法,與修煉收拾紫薇真人的魔功。如是他想到的收拾紫薇真人的辦法就是在紫薇真人全身心對付黑風煞時,使出自己的魔功,也是在三天前剛剛修煉成功的毒蜈蚣。毒蜈蚣本是一條蜈蚣,但這條蜈蚣經過三百年的修煉,已經變成現在的蜈蚣精,鬼王在清風亭將這條蜈蚣精降服,在利用自己的魔力把這條蜈蚣修煉成毒蜈蚣,爲己所用。毒蜈蚣已接到鬼王的命令,率領一大羣子孫向紫薇真人奔去。

‘不好。’紫薇真人一聲驚叫,因爲現在只想到破黑風煞,沒想到鬼王竟然還派出一羣蜈蚣精。說時遲,那時快這羣蜈蚣精便出現在紫薇真人腳下,紛紛張開嘴巴向紫薇真人出擊。紫薇真人身臨叵境,危在旦夕。

“住手。”只聽一聲吆喝。

‘寧公子,他不是被關在地獄谷嗎,怎麼會來到這裏?還有我的黑白雙煞爲什麼沒有攔住他?’鬼王一陣疑惑,他不敢相信楊子憑什麼走出了地獄谷。

東晉北府一丘八 ‘楊子,你來得好及時啊。’紫薇真人暗暗叫道,接着眼前的險境解除了,周圍也立即煙消雲散,而正前方鬼王正一臉疑惑地站在那裏,怔怔地望着那個剛剛出現的楊子與楊子身後的大弟子張孫,還有彩雲。

“寧公子,你是怎樣出來的。”鬼王說出了心中的疑慮。

“鬼王,地獄谷怎能關得了我,還有你那不中用的黑白雙煞,怎麼攔得了我楊子,真是癡人說夢。”楊子對這位五百年前的夥伴毫不客氣。

“你“““““?”鬼王也抱怨自己低估了楊子,低估了這位在五百年前無能無德的寧公子,接着叫道:“那你來幹什麼?”

“來要你這妖孽的小命。”楊子現在有斬妖劍在手,也完全不把鬼王這個勁敵放在眼裏。

“嚊。”鬼王鼻子嚊了一聲,心想你楊了可以闖出地獄谷,殺了我的黑白雙煞,可要消滅我鬼王還沒那麼容易;想到這裏,吼道:“你這個口出狂言的傢伙,不要在這裏狐假虎威嚇唬本王。”

“鬼王,今非昔比了。”楊子意味深長地說道:“現在我有一柄專門斬盡你們妖孽的寶劍的斬妖劍在手,還會怕你不成。”

“對,我師父有斬妖劍,還怕你不成,你這個妖怪。”張孫也跟着師父嚇起鬨。

“你這個張孫,真後悔昨天沒有殺了你。”鬼王后悔沒殺了張孫,不過現在殺了也不遲;因爲有必勝的把握,自己的幫手除了蜈蚣精還有蟒蛇精。蟒蛇精是東海的蛇妖,鬼王去了東海見老朋友東海龍王,見蟒蛇精在東海很不得志,如是向東海龍王討要了蟒蛇精,一同來到這亂墳崗無法無天,好事做絕,壞事做盡。蟒蛇精也很感恩,爲報答鬼王的知遇之恩,視鬼王爲主人。

“要殺我的徒弟,倒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楊子叫道。

“,看來不給點顏色給你們看看,你們是不會怕的。”鬼王最不喜歡不把自己放在眼裏的人,大吼道。

“你這個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東西有什麼能耐,快點使出來吧,我楊子倒要領較領較。”楊子毫不客氣,高聲叫道。

“接招。”鬼王叫喝,一團烏煙一招黑風煞即向楊子惡狠狠使出。

‘黑風算什麼?我楊子還有斬妖劍了。’楊子心想。

“楊子,小心。”紫薇真人看出了其中厲害,高叫一聲,縱身一躍便來到楊子前面,使出了龜靈氣。

‘又來這一套。’鬼王對紫薇真人這一套有些厭煩,他的寵臣毒蜈蚣即向紫薇真人與楊子殺來。

“這是什麼東西?”楊子不知道在黑風中還有什麼東西。

“毒蜈蚣。”紫薇真人高聲應道。

“毒蜈蚣又是什麼東西?”楊子沒聽說毒蜈蚣是什麼東西。

“毒蜈蚣就是一羣蜈蚣精。”紫薇真人接着又應道。

‘不就是蜈蚣精嗎,我有斬妖劍還怕你蜈蚣精。’楊子想到這裏一聲叫喝:“紫薇真人,這讓我來。”話音未落,舉斬妖劍瘋狂劈下。

呼“““““一陣風吹襲,劍下什麼都沒有,不過那一羣蜈蚣也沒有了。

“啊。”鬼王一聲驚叫,因爲他知道蜈蚣精已被楊子經消滅了,大吼一聲:“他奶奶的,接招。”魔爪向黑風中的楊子襲了過來。

‘還來這一套。’楊子暗叫,手中的斬妖劍隨第二次劈下。

“哎呀。”又傳來一聲慘叫,鬼王的一隻黑手墜落在地,化作一團溶液瞬間消失。‘三十六計,走爲上計。’鬼王忍住疼痛向亂墳崗躍去,他已經原氣大傷,再也不可能是楊了與紫薇真人的對手,唯有溜走,緊接着化作一團黑風消失在雞公嶺。

“想跑,沒那麼容易。”楊子一聲大叫,向鬼王逝去的地方追去。紫薇真人也不含糊,跟着楊子便趕了上去。

鬼王受了傷,越走越慢,眼見就要被楊子他們趕上了。忽的從草叢中冒出一條巨蟒,伸着長長的舌頭,凶神惡煞的盯着楊子。

“你是幹什麼的,幹嘛擋住我的去路?”楊子看見這一條巨蟒壞自己的好事,心中極不是滋味。

“楊子,你要對付我的主人,必須先過了我這一關。”蟒蛇精老態龍鍾地聲音。

“妖孽,不要在這裏裝腔作勢,小心我用斬妖劍把你斬成數斷。”楊子有斬妖劍再說,自然不將蟒蛇精放在眼裏。

“哈哈““““““`,我蟒蛇精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別在這裏大呼小叫。”蟒蛇精從東海來到長安村,簡直就沒有敗過,所以也不知道什麼是敗。

“,真是不識好歹,吃我大宗師一劍。”楊子一聲叫喝,手中的斬妖劍便朝蟒蛇精斬了下去。

一柄破劍罷了,有什麼了不起,蟒蛇精想到這裏,一招蟒蛇擺尾朝楊子灑了過來。

‘好狂妄的傢伙,還敢跟斬妖除魔劍對着幹。’楊子心想,劍即不差分毫正迎上蟒蛇精的蛇尾。只聽“唰”的一聲,一條蛇尾巴便被活生生的斬了下來,剎那間血流如注,噴泉般涌出。

“啊!”蟒蛇精一聲慘叫,他沒有想到蟒蛇擺尾,竟然擊不中對手,反而被斬斷了。

“楊子,別給他喘息的機會,斬死他。”紫薇真人大聲疾呼,生怕楊子手下留情,或輕敵而讓蟒蛇精逃跑。

‘不錯,像這個傷天害理的蟒蛇精,我怎能心慈手軟。’楊子想到,斬妖劍再次斬下,又只聽“唰”的一聲,這一次斬得好有想像力,竟然從蟒蛇精從頭到尾斬分的均均勻勻。

蟒蛇精還在夢中,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還在奮起抵抗。

‘真是妖孽,這樣還不死。’楊子暗罵道,手中的斬妖劍一招快刀斬亂麻,只斬的蟒蛇精七零八落,血肉橫飛。人就是這樣,得到一點神力,一點成功,往往就趾高氣揚,忘乎所以,連這位自稱是大宗師的楊子也是如此。

“師父,別斬了,蟒蛇精都已經被你斬得不成蛇形了。”張孫大聲叫道。

‘哦,是嗎?’楊子這才停下了手中的斬妖劍,定睛一看,蟒蛇精真的不成蛇形了,一塊塊沾滿鮮血的肉,散發着腥臭。

紫薇真人朝楊子走了過來,叫道:“楊子,依貧道看,鬼王受了重傷,現在是徹底消滅他的大好機會。”

“不錯,現在再不殺鬼王等待何時,再者殺了鬼王也好繼續西方無極之地的行程。”楊子應道。

“爹,可我們怎樣找到鬼王?”彩雲提問了。

‘是,怎樣才能找到鬼王?’這一個難題又困擾着紫薇真人。

“這個你們不用擔心,我師父有通靈之術,只要我師父使出通靈之術,鬼王將無處遁形,沒有藏身之所。”還沒等楊子發言,張孫按捺不住了叫道。

“沒錯,張孫說得沒錯。”楊子看了張孫一眼,心想張孫跟了自己不久,好像對師父也是越來越瞭解了,還好這徒弟沒白收。

“既然這樣,就請楊子帶路吧。”紫薇真人衝楊子一拱手,當是請意。

“那母夜叉他們了?”楊子看了看重傷在地的母夜叉,叫道。

紫薇真人也看了母夜叉一眼,接着對彩雲說道:“你留下來照顧母夜叉吧。”

“爹,我要隨你去殺鬼王。”彩雲執意地道。

楊子看了彩雲一眼,心想女孩子家家,就是有這一種倔強,明知自己無能,切嘴巴上不認輸,如是白了彩雲一眼說道:“你去殺鬼王,我看是成爲我們的累贅“““““`。”

“是呀,你又沒什麼真本事。”張孫也附和師父的話。

彩雲一聽,心裏極不舒服,心想人家要跟着爹爹去降妖除魔,我招誰惹誰了,遇見兩個冒失鬼,真倒黴。不過也怪自己沒本事,要是自己有本事一定給你這兩個傢伙看看,什麼才叫本事。不過有一個趨勢就是彩雲與楊子會不會再次見面,或彩雲真的練就了真本事,在楊子面前露一手了?

‘沒本事的傢伙。’楊子暗叫道,接着興高采烈大步走到前面,感應着鬼王的存在,鬼王就在清風亭,鬼王並沒有走,他正等着自己的到來。‘爲什麼?’楊子感到這裏面一定有問題,但不管是什麼問題,這一次絕不能放了鬼王,讓他還有重生的機會。 42亂墳崗清風亭

清風亭,沒有了前夜的盛大,只見鬼王高坐在大座上,在鬼王身後吊着一羣因無法投胎轉世的冤鬼,其中的有一名女鬼就是小瓊。(恐怖懸疑)他們下面就是一團溶液,只要墜下去,就會屍骨無存,永不超生。這一羣冤鬼之中,也唯有小瓊沉着冷靜,其他的冤鬼都戰戰兢兢在那裏擔驚受怕。

楊子手持斬妖劍與紫薇真人一行姍姍來遲,便出現在鬼王面前。

“鬼王,你想幹什麼?”楊子感應到鬼王想利用小瓊威迫自己向他低頭。

“哈哈““““““,寧公子你想殺我吧?”鬼王叫道。

‘廢話,我楊子不想殺你,幹嘛上亂墳崗。不過鬼王利用小瓊來威迫我,這一招倒是沒有想到;很多人都說鬼怪沒大腦,現在看來絕不能小看,但自己絕不能認輸。’於是大聲叫喝:“當然想殺了你爲民除害。”

“不過你要殺死我,我可先要拉幾個墊背的。”鬼王奸道。

“楊子,別理會這幫鬼怪,殺了鬼王纔是我們應該做的事。”紫薇真人在喚醒楊子,告訴楊子今天的正事。

‘不錯,殺了鬼王纔是我應該做的事。再說她小瓊已經是鬼了,死不死都沒幹系。’楊子想到這裏,高高舉起了斬妖劍,就要向鬼王劈下。

“楊大仙,救命呀““““““`。”冤鬼們一陣陣哀求,儘管他們已經死了,但也怕墜入萬劫不復之地永不超生,所以紛紛求饒,希望楊子能夠高擡貴手。

楊子一愣,心想自己上西方無極之地無疑就是求取真經,如果現在讓這些冤鬼墜入萬劫不復之地,又取什麼真經;想到這裏,緩緩放下了手中的斬妖劍,大喝道:“妖孽,快放了他們。”

“放了他們,沒那麼容易。”鬼王吆喝道。

“那要怎麼樣才肯放了他們?”楊子知道鬼王無非就是談條件,但只要條件相當,也就應了鬼王,也好早日過了亂墳崗。

“那就是繼續跟我合作,在長安村呼風喚雨。”鬼王提出了現在迫切須要的條件。

‘繼續跟你合作,門都沒有。但現在如果不答應跟他合作,這些冤鬼將真的墜入萬劫不復之地,不如先答應他,當是緩兵之計。’楊子想到這裏即道:“好,我答應你,但你必須放了他們。”

“只要你繼續跟我合作主,其他的都好說。”鬼王目的達到了,但有這一個條件就足夠了。

“若之,你不能答應他。”小瓊寧願墜入萬劫不復之地,也不希望這個五百年前的薄情郎,五百年後的今天充滿正義的楊子爲了自己而再次墜入魔道。

“小瓊,五百年前我辜負了你,我絕不能在五百年後再有負於你。”楊子說出了心裏的話,這是他的慚愧,是他步入西方無極尋找真經的陰影。

“若之,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就是讓長安村再次墜入無底洞,永無翻身之日。”小瓊痛苦地高叫着,希望楊子能夠明白。

“楊子,別理這些冤鬼,殺了鬼王保長安村的永久太平,如果你今天爲了一己私念,將再次讓長安村墜入萬劫不復之地。”紫薇真人說出了人生的真諦,就是舍小顧大,

“師父,是呀,殺了鬼王,我們也好繼續往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張孫擔心師父留在亂墳崗,而放棄了西方無極之地,使整件事半途而廢。

‘可,我就這樣不顧小瓊他們的死活嗎,這還叫有情有義嗎?’楊子的心也犯低咕。

鬼王是乎看出了楊子的心裏,哈哈笑道:“你五百年前被我利用,五百年後還是要被我利用,哈哈“““““““““。”

‘利用?利用你的頭,我不過是緩兵之計。’楊子暗罵道,隨即向衝鬼王道:“只要能救出小瓊,償還五百年前的罪孽,利用又有何妨。”

“不要呀““““““““。若之,你醒醒吧,不要再犯這個錯誤了。”小瓊真的不希望若之再次墜入魔道。

“小瓊別說了,難道你就不怕墜入萬劫不復之地,永不超生嗎。”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叫道。

楊子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是誰,他就是謝小瓊的父親謝萬財,不過謝萬財不像小瓊捨生取義,他貪生怕死,就是一顆小人之心。

“爹,你醒醒吧,你爲了可以超生,聽信鬼王把我許配給鬼王,爲了爹爹,小瓊寧願嫁予鬼王,讓爹爹可以有一線超生的機會。但現在我不會答應你,因爲你不只是讓女兒不可超生,而是讓若之再次淪爲魔道,讓長安村再次墜入萬劫不復之地。”謝小瓊大聲叫道,她對這個貪生怕死的父親真的已到了萬念俱灰之地。

“小瓊,別說了,我把你帶到這麼大,你又爲爹爹做了些什麼事。讓你嫁給鬼王也是你同意的,何況你也可以跟着鬼王在長安村呼風喚雨,而現在不過是讓你那薄情郎與鬼王合作,你嚇叫嚷着什麼?”謝萬財對這個不孝之女,很是憤慨。

“爹,你醒醒吧,就算若之他真的與鬼王合作,也不會讓你超生的。”謝小瓊道出了鬼王的心裏話,其實鬼王根本不可能使冤鬼超生,以前的超生經歷,也不過是矇騙這些心術不正的冤鬼,實際上他偷偷的把那些所謂超生的傢伙祕密處死了。

“小瓊,別說了,你爹爹說得沒錯,還是先保住自己再說吧。”楊子當然也知道鬼王的小心眼,不過現在是要迷惑鬼王。不過你謝萬財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強迫女兒嫁給鬼王不說,還因一己之私要使長安村再次論入魔爪,要不是看在小瓊份上,先拿你開刀。

“若之,你醒醒吧,你還要去西方無極之地尋找真經了。爲了你自己,爲了長安村,就算爲了我,殺了鬼王吧。”小瓊真的很心痛。

“寧公子,別聽這丫頭的,你在長安村一樣可以呼風喚雨,得道成仙,還去西方無極之地幹什麼?”謝萬財爲了活命,把與鬼王合作的好處說得天花亂墜。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