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不忘就這麼站在原地,想着自己離開這個房間前後不到兩分鐘,張昊天他們三個應該跑不了太遠,只要是自己儘快找到他們就可以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還有,想要離開這個地方必須要經過那個自己之前設置好的迷宮,那地方可不會任由他們三個隨便出入,自己先讓他們在這個房子周圍找找,要是實在是找不到的話,那就真的只能去那邊的迷宮找他們了!

算下來,從這裏開車到迷宮那邊至少需要五分鐘的時間,也就是說,自己大概還有三分鐘的時間,只要是三分鐘找不到他們,自己就直接帶着人還有鬼一起去,就不相信找不回來!

想到時間,李不忘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那塊手錶,心裏越發的着急了,這塊手錶還是父親留給自己的,現在他老人家都這樣了,自己一定要抓緊時間,讓他老人家重新回到人世間來!

實際上李不忘沒想到的是,張昊天他們三個並沒有真的離開這個院子!

本來按照周瑩瑩的想法,既然三個人都沒事兒了,那就趕緊離開這裏好了!可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偉光,全都覺得不能輕易地就這麼離開了,人都在這裏了,並且這次還差點兒就吃虧了,無論如何也要給李不忘一些教訓,讓他知道知道,自己不是好招惹的!

周偉光剛纔是看到了那邊的骨灰罈的,在簡單的商量了一下之後,三個人決定把目標定在那些骨灰罈上,只要是毀壞了那些骨灰罈,到時候那些小鬼就會相當的不穩定,反噬了自己的主人也說不定呢!

雖然這樣對李不忘多少有些過分,但是這事兒,終究也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

既然商量好了,三個人直接悄悄的又到了那個房間的窗戶外面。

剛纔的警報讓周偉光不再小看李不忘,就連剛纔進入關着張昊天那個房間的時候,都是讓周瑩瑩先拔掉了報警器的電源才進去的。

現在這個房間也是一樣,必須要先弄掉報警裝置纔可以,要不然,還不知道要招惹來多少鬼呢!

只是,三個人現在全都在外面,想要從裏面拔掉電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周偉光打算讓周瑩瑩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趴在窗戶上看到那個電源線。是

可週瑩瑩還沒等看清楚呢,門口就已經出現了一個鬼影兒了,周瑩瑩被嚇的一個激靈,原本已經伸出去的手急忙往後撤,可一個不小心,手指就勾到了一根錢上面。

這個一下可好了,就擔心報警裝置響起來,現在直接就這麼響了起來了!

聽着那個報警的聲音,三個人再也不能淡定,趕緊逃命似的往外衝。

李不忘更是讓鬼也好,人也罷,快速的尋找到張昊天他們三個,避免他們再打那些骨灰罈的主意! 第52章讓哥哥我來安慰安慰你

被這兩人擠在中間的肉肉感覺自己吃了滿滿一嘴的豪華狗糧!

回到家中已經是九點,在睡前姜南初打開手機看了一眼日曆,想不到時間過的這麼快,又到了那個日子。

一夜好眠,第二天姜南初要去上課,下樓的時候陸司寒已經在用早餐了。

用過早餐,陸司寒開車送姜南初去帝都大學。

「你今天有沒有空?」

在安靜的車廂內,姜南初詢問道。

昨天傍晚陸司寒已經不顧工作陪了姜南初一晚上,今天的工作只怕堆積如山了。

「今天公司的事情會比較多,你有什麼事嗎?」

「既然這樣就算了,本來想帶你去見一個人,沒關係你先忙吧,我這邊下一次也可以。」

「嗯,好。」

說話間,已經到達目的地,姜南初下車前往了舞蹈教室。

舞蹈教室內所有人三兩成群不知道在議論著什麼。

「南初,你來了呀,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潘曉曼退學了。」

同班同學於粒含笑著說,其實早就有很多人都看不慣潘曉曼囂張的行事作風了,但是沒有辦法,誰讓潘家有錢有勢,如今潘家一倒台不少人都選擇了看好戲。

這個消息早在姜南初的預料之中,潘曉曼這樣驕傲又自負的人,一時之間發生這麼多事,潘曉曼能接受得了才是奇迹。

「南初,我怎麼感覺你今天不是很開心的樣子?」

謝半雨走到姜南初的身邊說,潘曉曼總想著對付南初,如今她走了,南初不是應該高興嗎?

「今天是我爺爺的忌日,放學了之後我打算去看看他。」

「原來是這樣,你去墓地看他會不會碰上姜家那些人?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他們只認錢,爺爺死後一次都沒有去看過,你如果請假這個月工資全勤就該沒了。」

「那好吧,如果有什麼事你記得打我電話,我隨叫隨到。」

舞蹈課結束之後,姜南初去花店買了一束白菊花前往了帝都陵園,將白菊花放在爺爺的墓碑前,姜南初蹲下身拿出紙巾擦拭上面的灰塵。

「爺爺,南初好久沒有來看您了,實在是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的事,不過還好,一切都已經解決了。」

「爺爺,我沒有和簡梓佑訂婚,最終在一起的人他的名字叫做陸司寒,您不用擔心我,陸司寒對我很好,他把我寵成了最幸福的小女孩。」

「本來今天是要帶他來看您的,但是他有事,下次我一定帶他來看你好嗎?」

「還有,爺爺我和爸媽斷絕關係了,你會怪我嗎?」

姜南初提到這件事情,眼眶就不受控制的紅了起來。

「嘖嘖,美人落淚看的真是讓我好心疼呀。」

一道輕浮又熟悉的男聲響了起來,姜南初立刻收起眼淚,抬頭看去。

「宋權錢,你怎麼會在這裡?」

姜南初防備的朝後躲了躲,宋權錢是父親公司的大客戶,好女色傳說一夜御七女,從前他就愛來姜家色眯眯的對自己看。

「幾天不見,南初小姐出落的更加亭亭玉立了,與親生父母斷絕關係想必你的心裡很不少受吧?不如讓哥哥我來安慰安慰你?」

宋權錢說著就要把那肥膩的大手伸過去。 在安排好了外面之後,李不忘低頭看了一眼桌子上擺放着的這些骨灰罈。

這些東西放在這裏實在是太扎眼了,可要想立刻轉移基本上也是不可能的,就不說暫時沒什麼更好的地方可以轉移,就算是有地方,這麼多個,自己怎麼可能一下子全都拿走?

所以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再安排幾隻鬼來保護這些骨灰罈。

鑑於張昊天他們三個身上可能有對鬼起作用的隱身術,李不忘還喊來了一個壯漢,有這個傢伙看着,就不相信張昊天他們三個是對手!

在確定萬無一失之後,李不忘趕緊轉身回到剛纔的房間,畢竟在那個房間裏也有不少自己需要保護的東西。

可當李不忘真的回到那個房間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因爲原本放着他父親屍體的桌子,這會兒空蕩蕩的,屍體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張昊天!你該死!”

李不忘瘋狂的呼喊着,氣的恨不得要把張昊天那個傢伙剝皮抽筋了。

他拿什麼不好,偏偏拿自己父親的屍體,這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自己還怎麼把父親帶回到人間來?

這一聲喊,正好被準備翻牆出去的三個人聽到了,張昊天更是一臉的委屈,“這傢伙什麼意思啊! 元素箭師 又不是我出的主意要拿的,還我該死,真是的!”

周偉光也不樂意了,“那你這話什麼意思啊,主意是我出的,我就該死啊!”

“哎呀,你們倆夠了啊!這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這裏說這些沒用的,趕緊走啊!”周瑩瑩不高興了,這兩個傢伙,鬧着玩兒就不能分個時候嗎?爲什麼一定要在這個危險的地方鬧這些事兒呢?

等到回家了,安全了,再研究這些事兒不好嗎?

被周瑩瑩這麼一催,張昊天和周偉光全都不好意思起來,也全都閉上了嘴,急匆匆的翻過那堵牆,奔着不遠處的那輛車就衝了過去。

剛一上車,張昊天就好奇的問着,“這不是之前的那輛車啊!”記得之前自己還在後視鏡裏使勁兒的找過的,就是找不到之前的那輛車,不過這輛車當時倒是看到了,可誰知道這就是他們開着的那輛車啊!

“是啊,換了一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誰叫那兩個傢伙都認識那輛車了呢!要是繼續開的話,他們肯定會繼續繞圈子想辦法甩掉的,有兜圈子的時間,還不如直接換輛車來的快!”周偉光簡單的解釋着。

張昊天沒吭聲,但是心裏已經給周偉光他們點讚了,這個辦法的確是相當的不錯,換輛車,那就誰也不知道了,帶自己去李不忘那邊的那兩個人,肯定也就會放鬆警惕,這樣一來,後面的事兒就輕鬆了許多。

周瑩瑩不知道當中發生了什麼事兒,一門心思的只想趕緊離開這裏,在周瑩瑩看來,只要是靠近了李不忘,就肯定不會有什麼好事兒的,所以現在當務之急不是閒聊,是要趕緊離着這裏遠遠的!

仍舊跟來的時候一樣,是周偉光開車,調轉車頭之後,沿着來時的路,繼續往回開。

一路上也還算是順利,一直到車子又開到了那個迷宮跟前,周偉光不得不停下車。

周瑩瑩不知道前面的情況,但是看着車子停下來了,周偉光臉上的表情也相當的凝重了,基本上就已經猜到前面有危險了。

本來周瑩瑩還催着周偉光趕緊開車離開這地方的,現在也乖乖的閉上嘴,半個字也不說了。

張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不過隱隱的能猜到前面有危險,仔細的觀察了一會兒之後,張昊天終於還是發問了,“前面什麼情況?”

“是個迷宮,我們來的時候就費了一些力氣。”想着來時候的情況,周偉光不禁心裏又是一顫,想着等自己回去了,就問問那隻鬼,她爲什麼會在這裏,爲什麼那麼長時間都不來見自己。

“迷宮?”張昊天聽到這倆字趕緊又緊張起來,想着既然這裏是個迷宮,要是就這麼貿貿然的衝進去肯定是不行的。

還有,這個迷宮既然是在這裏的,就算是用腳丫子想都能知道了,肯定是李不忘設置的,要是真的衝進去了,弄不好李不忘就直接給自己來個甕中捉鱉了!

“現在沒辦法了,只能試試看能不能找到附近的鬼來幫忙了。”周偉光的爺爺着急的說着,來的時候用的就是這個辦法,現在要回去,自然也可以用這個辦法。

可這個辦法還沒等開始呢,原本攥在周偉光爺爺手上的那個羅盤,指針就開始快速的旋轉了。

轉身朝着車的後面看了一眼,遠遠的就能看到幾隻朝着這邊衝過來的厲鬼了!

“不好,追來了!”周偉光的爺爺大聲的喊了一嗓子。

李不忘的鬼都追來了,那就說明現在要是召喚的話,肯定召喚來的也都是李不忘的那些鬼,他們的目的就是抓這些人回去,怎麼可能給這些人帶路離開這裏?

就在車上幾個人着急的時候,之前被封在瓷娃娃裏的那隻女鬼不慌不忙的說了一句,“讓我帶你們走吧。”

車上的人瞬間全都看向了那個瓷娃娃,開始真的是誰都沒注意到那個娃娃,現在說話了,張昊天和周瑩瑩才意識到,原來這裏還有隻鬼啊!

只不過,這隻鬼的話可以相信嗎?現在甚至連這隻鬼是什麼情況都不知道呢,會不會也是李不忘的?

但是周偉光相當的相信那隻鬼,也不知道爲什麼,就連周偉光的爺爺也覺得很奇怪,這小子貌似之前就認識這隻鬼,但是他們兩個到底是什麼關係?

事情緊急,周偉光也沒什麼太多的選擇,直接就答應了下來。

那隻女鬼並沒有要從瓷娃娃裏面出來的意思,繼續留在裏面,就像是導航一樣的提醒着周偉光,一會兒朝着這邊拐,一會兒又朝着那邊拐彎。

身後的那些鬼越來越多,周偉光着急到不行,這要是真的被抓回去了,真的也就沒什麼希望離開了。

但是就算是着急也沒什麼用,這地方是迷宮,想開的快一點兒都不行,就更別說是飆車離開了。

眼看着前面即將到達迷宮的出口了,周偉光這口氣也算是慢慢的鬆開了一些了,想說一些感謝的話,但是瓷娃娃裏的那隻女鬼已經不吭聲了。

來不及想更多,既然已經離開了那個迷宮了,前面也是康莊大道了,周偉光也不客氣,直接一腳油門,猛的衝出去,就不相信李不忘能追上自己的速度!

果然,當李不忘看到周偉光他們離開迷宮的時候,氣的簡直要不行了,這羣該死的傢伙!這絕對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本來是想要得到張昊天的,現在好了,人沒得到,還弄掉了自己父親的屍體,這個事兒,自己絕對不能善罷甘休!

想來,這幾個傢伙肯定會回家的,就不相信他們不回家!

李不忘氣呼呼的指揮着司機,讓他現在就送自己去張昊天家裏,就不相信張昊天不回家,現在也沒什麼好說好商量的了,直接去搶比較快!

但是張昊天他們幾個在路上的時候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李不忘那個傢伙一準兒不會消停的,尤其是現在還帶走了他父親的屍體,他弄不好現在已經在家裏等着這些人回家了!

簡單的一商量,張昊天決定不回家了,周瑩瑩也不準回家,先去周偉光那邊暫時休息一下,研究下接下來應該怎麼辦,要是找到好的辦法那自然是最好的,要是真的找不到什麼太好的辦法,那還就真的只能暫時東躲西藏了!

周偉光本來也沒想在這裏住太長時間的,本來以爲回來就是隨便轉轉就回家了,所以房子也沒準備的特別大。

簡單的一室一廳,張昊天,周瑩瑩,加上週偉光的爺爺嗎,再帶上週偉光,四個人坐在沙發上,地方顯然就有些擁擠了。

茶几上放着一個用衣服裹着的長條形狀的“東西”,之所以包裹成這樣,完全是擔心鄰居看到了會害怕,畢竟這是一具乾屍。

“這個現在怎麼辦?”周瑩瑩指着桌子上的“東西”,弱弱的問着。

這“東西”在手裏,李不忘肯定會用最快的速度追來的,現在要是不做好準備,李不忘真的追來的時候,那就只能束手就擒了。

周偉光忽然有些後悔了,自己當時爲什麼腦袋一熱就把這個乾屍給弄回來了呢?好好的這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要是沒有帶走這具乾屍,李不忘估計不會這麼拼命的追,可現在乾屍已經在手上了,總也不能再送回去啊!

“這事兒怪我了,要不是我當時一激動,就不會有現在這個燙手的東西了。”周偉光主動檢討,心裏也是真的後悔,要是再給自己一次機會的話,自己肯定不會帶這個乾屍回來的。

“不能怪你,這事兒也不見得就是壞事兒。”坐在周偉光對面的張昊天擰着眉頭,看着桌子上的乾屍。

“我覺得也不是什麼壞事兒。”周瑩瑩也附和着張昊天的話。

“何以見得?”周偉光好奇了,這事兒現在自己是看不到什麼希望了,甚至等會兒弄不好還會是一場大戰,怎麼就不會是壞事兒呢?

“你看啊,李不忘拼命的追,這就說明這小子還真的是孝順啊,死活也要弄回去他父親的乾屍,這或許就能變成咱們手裏的王牌!可以用這個東西要挾李不忘。”張昊天簡單的說着。

道理是這個道理,但是現在到底應該怎麼利用這具乾屍,那還是不知道的事兒,不過,好在大家都聚在一起了,互相商量一下應該能有個好的結果。

被張昊天這麼一說,周偉光也覺得有了希望,“你說的還真是啊,我就沒想到!那等會兒李不忘追上來了,咱們應該怎麼對付他?”

其他的事兒都是以後的,現在最關鍵的是李不忘很快就要追上來了,要是不趕緊想到一個抵禦的辦法,那等會兒就算是有這個乾屍,也不見得就能得到什麼好處。

就在幾個人全都安靜的思考着的時候,張昊天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拿出來一看,發現竟然是李不忘的電話號碼!

張昊天把手機衝着其他人晃了一下,“先看看他能說什麼!”

這話說完,張昊天淡定的按下了接聽的按鍵。

本來張昊天還在猶豫電話接通之後自己要說什麼,可還沒等開口呢,電話那頭的李不忘倒是開始罵人了!

“張昊天! 環抱青山來種田 你說你缺德不缺德啊,好好的拿屍體做什麼?”李不忘開始說的還算是客氣的,但是後來越說,那些話越不好聽。

“呵呵,缺德?”張昊天真的很想大笑了,別人跟自己談論德行也就那樣了,李不忘這種傢伙也來跟自己說這個,不覺得好笑嗎?就不能拿個鏡子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嗎?

“不是缺德是什麼?你說你要是拿點兒別的也就那樣了,那可是我爸!”李不忘顯然已經氣到不行了。

張昊天甚至都已經腦補出了他被氣到七竅生煙的樣子了,只是,張昊天並沒有覺得這事兒周偉光做的有什麼不對,倒是覺得能讓李不忘氣到跳腳的感覺,真的是太好了!

“你覺得呢?直接說吧,乾屍就在我手上了,你想要拿回去也行,用什麼來交換?”張昊天順嘴一說,本來還想等到李不忘追上門的時候要挾一下,現在好了,人家打電話來罵人了,那就只能提前了!

“直接說,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還給我。”李不忘繼續氣呼呼的說着。

張昊天瞬間有了一種風水輪流轉的感覺,之前李不忘抓了周瑩瑩,不也是要求自己做這個做那個的嗎?現在自己貌似也可以要求了。

“這個我還沒想好,我需要好好想想!不過呢,在這之前我需要提醒你,乾屍現在就在我手上,你要是敢輕舉妄動,沒事兒弄個偷襲什麼的,就別怪我毀壞這個乾屍了!”張昊天笑呵呵的說着,既然李不忘這麼在意,那自己就讓他提心吊膽好了。 第53章我會找到她

「宋權錢,我勸你自重,這裡是墓地!」

姜南初一把揮開宋權錢的手說。

「姜南初你還和我裝什麼純情呢,都是被簡梓佑玩過的爛貨了,讓我玩玩怎麼了?」

「趕緊給我滾,你信不信我報警?」

「哦,那你把他們叫來呀,看看他們是會幫你還是幫我。」

宋權錢話音落下,直接撲向了姜南初,姜南初整個人都被他壓在身下,奮力的掙扎。

「宋權錢,我和陸家的人認識,你放開我!」

「我聽說了,陸家的私生子是吧,跟著他你還不如跟我呢。」

宋權錢一把抓過姜南初,拿起地上的繩子捆住了她。

「等到了我那裡,我讓你舒舒服服的。」

宋權錢露出了一個極度猥瑣看著就讓人想吐的笑容。

姜南初被宋權錢帶上了車,不停的扭動雙手想要掙脫開來,在扭動的過程中手機掉落在了大腿旁。

姜南初趁著宋權錢專心開車的時候,撥打了謝半雨的電話,僅僅只有十秒的時間,宋權錢感覺姜南初太安靜,轉身看去就發現了不對勁,立刻停車,一把從姜南初的手中奪過手機,隨後關機。

「啪!」

「臭婊子,居然還想著逃,我告訴你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

宋權錢一巴掌甩在姜南初的臉頰上,姜南初整個人都被打倒在了汽車坐墊上,臉上火辣辣的疼。

謝半雨剛剛教完一節舞蹈課,聽到手機鈴聲在響,可是很快就沒了,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南初的電話。

謝半雨拿出手機回撥過去,發現已經是關機了。

好端端的南初怎麼可能會關機呢,謝半雨的心中立刻有了不好的預感,南初該不會出事了吧,想到這個可能性,謝半雨的臉色都白了幾分。

這只是自己的猜測,沒有證據,如果去報警,警察肯定不會理自己。

情急之下,謝半雨又想到了姜南初的未婚夫,曾經他打過自己的電話,所以自己還有他的聯繫方式。

D.E集團內,陸司寒剛剛結束一場跨國會議,此刻在辦公室內正和段景霽坐著聊天。

「來帝都又是為了半晴的病吧?她的身體怎麼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