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找到白焰的!”墨寒捧住我的臉拭去我的眼淚,鄭重的承諾道。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我點點頭,知道現在不該是哭的時候,擦掉了眼淚,繼續開始尋找起白焰和那隻小鳳凰的氣息。

我將法力撒出去,每一道法力中都注入了一道意識,去感應白焰或盤鳳的氣息。

奇怪的是,這一塊附近,都有淡淡的兩者氣息。可是如果我要進一步追查下去,卻什麼都找不到。

“墨寒……”我忙將發現的情況跟墨寒說了,他眉頭緊皺,怒道:“看來這不僅僅是凰傲晴的圖謀了!洪荒也脫不了干係!”

他示意我站到他身後,將鬼氣放出探查了一圈,確定白焰不在這裏後,對着我們腳下的雷雲便是一招劍勢揮下。

閃着藍光的劍勢勢如破竹從他的劍刃之上飛出,狠狠的打入雲層之中,激起一陣猛烈的雲霧,甚至打斷了雷雲正劈下去的好幾道閃電。

一路往下,劍勢的氣勢絲毫沒有減弱,一直到將這裏的雲層捅破了一個大洞,又落入雲下的不周山上,將山體也切出一道深淵,那劍勢才消失。

被困在下面的孔宣和大鵬急忙順着墨寒剛剛打出來的洞飛了上來。

“發生什麼事了?找到白焰了沒?”孔宣問。

我們夫妻誰都沒有說話。

大鵬手中卻提着一個傷痕累累的人,是重傷昏迷的昀之!

“只有身體,沒有魂魄了。”大鵬對我道。

這也就是說,昀之也融入了我們頭頂的天道之中。

我擡頭望天,多麼希望昀之能告訴我白焰的所在。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心意。原本大鵬手中只是一具屍體的昀之,居然動了動。

墨寒第一時間掐住了他的咽喉,質問:“白焰呢!”

“姐……姐夫……”明明是洪荒的氣息,開口卻是昀之的語氣。

我也來到墨寒身邊,那清明又歉疚的眼眸,的確就是昀之。

墨寒這才鬆了手,再次冷聲問道:“白焰呢?”

“他被吸收了……”昀之還沒說完就再一次被墨寒掐住了脖子。

“吐出來!”墨寒怒道。

昀之顯然有話要說,在我的示意下,墨寒不甘

願的鬆了手。

在他看來,儘管昀之還是向着我的弟弟,但是,白焰被吸收生死未卜,作爲白焰的父親,昀之與洪荒同爲一體,若是可以殺了昀之重創洪荒,墨寒不會手軟。

“是凰傲晴的吸收的……”昀之艱難的說着,他的氣息很不穩,彷彿也會隨時消失一般:“他們要他的氣運……白焰的氣運……”

“你先告訴我該怎麼救白焰!”我催促道。每多耽擱一秒,白焰的危險就多一層。

昀之搖搖頭:“沒有辦法……”

我與墨寒的心一瞬間被狠狠刺痛。突然,就想起了墨寒以前說過的話。

寧願白焰否極泰來,而非盛運而夭。

盛運而夭,說的不就是這樣麼……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幾乎要昏死過去。可是,心中就是不願意相信我拼盡千辛萬苦生下來的孩子、墨寒好不容易有的孩子、每天都會圍着我喊媽媽的孩子,會就這麼消失。

我強行壓下了太陽穴傳來的劇烈疼痛,又問了昀之一遍:“別嚇我,說,一定有辦法的……白焰剛剛還在我手裏呢……”

“姐……”昀之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我。

墨寒的拳頭握的咔咔作響,肯定是與我一樣的心情。

“本座再問一次,白焰呢!”他強壓着怒意,在看到昀之低落的搖了搖頭後,化作劍勢再次飛向一邊的雲層。

雲層被打消了大半,昀之驀然吐出一口血來。

那些雲層雖不是洪荒的本體,但是也連接着他的根本。 重生之相門嫡秀 雲層被打散,洪荒自然會受傷,昀之與洪荒同源,更是如此。

然而,白焰的氣息卻在這一瞬濃郁了一下。

我與墨寒兩人對望了一眼,立刻朝着那裏飛去,一道銀白色的光芒在那裏一閃而過。

是那隻小盤鳳!

墨寒急忙追過去,迎面卻碰上了一個人,居然是齊天!

白焰的氣息再次消失,墨寒惱怒的一拳頭打在了齊天臉上:“你怎麼來了!”

“你們進不周山這麼久都不出來,我不能從天道上看到這裏的情況,只能回到這副身體裏來看看到底怎麼樣了。”齊天捂着自己被打腫的臉一臉的委屈,“幹嘛一見面就打我?”

我忽然想起齊天的這副肉身是讓白焰保管在了他的隨身空間裏的。現在齊天肉身完好無缺,白焰說不定也沒事,忙問道:“白焰呢?”

齊天一臉茫然:“你們還沒有找到白焰嗎?”

“你從哪裏出來的?”墨寒又問。

齊天回過頭去找了一圈,也是一臉茫然:“我不知道誒……我本來以爲會是在小白焰的隨身空間裏,可是一回到這副身體裏,就捱了你一拳頭……”

他揉了揉自己被揍的臉,見我和墨寒都焦心不已,寬慰道:“你們也別太擔心啦,小白焰氣運逆天,洪荒奈何不了他的啦!”

墨寒與我都不想再跟他再多說什麼了,在齊天出現的地方,反反覆覆尋找着白焰的身影。

齊天悄悄跑回到孔宣身邊問了經過,不由得駭然。他還要說什麼,墨寒先一步衝到了孔宣面前:“凰傲晴要白焰的氣運做什麼!”

孔宣與大鵬對視了一眼,道:“我不知道。”

“凰傲晴是你母親你不知道?”墨寒惱怒。

“母親在我們破殼之時就已經去世多年,我們的確不知。”大鵬也道。

墨寒冷哼:“本座一直以爲你們是在打慕兒的主意,卻不料你們的真正目標是白焰!幼子無辜,你們也下得去手!”

“我們從未打過白焰的主意!”大鵬面色不改,“唯一對白焰的期盼,我們也說過了!只是希望他平安降生,這樣盤鳳族的氣運便會大漲!”

“白焰平安出生再吸收盛運的他,盤鳳族的氣運自然是大漲!”墨寒已經隱隱要與大鵬動手的趨勢了。

孔宣看了眼沉默着的我,伸手發了心魔誓:“若是你不信,我在此起誓:我孔宣若是對白焰有半點壞心,魂飛魄散,不得好死!”

“我也一樣!”大鵬也發了心魔誓。

可是這卻並不能讓我半點安心。

“還是先找白焰吧。”齊天出來做了和事老,他雖然平時老嘲諷孔宣兄弟,但是也清楚這個時候還不能跟他們動手。

眼下的確是白焰要緊,不是動手的時候。我們夫妻再次尋找起白焰的氣息,孔宣與大鵬身份尷尬,但是也幫着我們一起找了。

齊天也自覺的幫忙,忽然,他停在原地看向了昀之:“奇怪……爲什麼你身上的洪荒氣息那麼重?”他沉思着,臉色大變:“你是洪荒!不是慕昀之那傻小子!”

眼神那麼清澈的昀之,怎麼會是洪荒呢!

我不信,可是齊天朝着昀之攻去,昀之反擊,滿是洪荒的氣息,眼神也在那一瞬變成了洪荒的冷漠,我不得不信了。

墨寒第一時間殺回去,想要抓了火控質問白焰的下落。我也不甘落後,卻由於實力原因,被擋在了外圍。

洪荒爲什麼要冒充昀之?我反覆想着他冒充昀之說的話,他是來給我們送消息的,告訴我們白焰徹底消失了……

難道是他爲了故意來誤導我們?!

第一次我的氣運被吸收,是誤傷。當時我抱着白焰,所在位置相當於和白焰重合,所以纔會中了招。

凰傲晴要的氣運,從來都是白焰身上的大氣運!

那她爲什麼一定要帶白焰來不周山呢?

難道說,不周山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這裏唯一與洞天福地不同的,恐怕就是這裏是洪荒的老巢了吧……

對!洪荒!這裏是洪荒大本營,我們難以對付他,所以凰傲晴才選擇了在這裏吞噬白焰!

這也就是說,吞噬白焰不是一瞬就可以完成的事。不然的話,她就不會需要洪荒來給她打掩護了!

這也正是因爲這樣,看着我和墨寒沒有放棄尋找白焰,洪荒纔出了冒充昀之來給我們送消息讓我們死心這個下策!

“墨寒,白焰一定還活着!”我看到了希望,忙將自己的分析告訴了墨寒。

墨寒恍然,也不再跟洪荒廢話,抓緊時間找起白焰來。

可是他的身子,卻在一瞬間渙散了。

(本章完) “墨寒!”我試圖抓住他,手卻從他的身子中穿了過去。

墨寒渙散而成的那股黑氣,一瞬間又凝聚成了實體。他眉頭緊皺,鬼氣緊緊的凝聚在身邊,顯然是在強撐着。

“慕兒,我沒事。”他道。

我說不出的難受:“墨寒,你彆強撐了……”

“找白焰要緊。”

“可是你也不能出事!”我忙道。

他衝我淡然的搖搖頭,示意自己真的沒事。可是即使是他竭盡全力掩飾了,那忽隱忽現的身子還是出賣了他。

忽然,白焰的一道氣息閃過,墨寒抓緊了我的手急忙往那裏飛去。

“白焰!”他衝那裏喊了一聲,不知道是不是由於太想念白焰了,我居然聽到了白焰的聲音。

“慕兒,白焰就在這裏!”墨寒無比肯定道,他也聽到了那聲音!

我忙放出靈氣去搜尋白焰的氣息,昀之與齊天相鬥着,忽然面容扭曲起來,飛到了我們這裏。

墨寒下意識的將我護在身後,昀之喊了我一聲“姐”,衝一邊單膝跪地,右手撐在雲層之上,將自己的法力全部注入其中。

此刻的他,是洪荒還是真正的昀之?

但是,隨着白焰的氣息逐漸濃郁起來,我也顧不上這個了。白焰的身影在昀之的身旁閃現,我和墨寒急忙衝上去。

“媽媽!”小傢伙驚喜的喊了我一聲,我上前想要抱住他,卻從他的身體中穿了過去。

隨即,白焰的身子也消失了。

惡毒女配今天又沒渣 我歡悅的心一下子降到了谷底。

只是他的氣息還很濃郁,墨寒將鬼氣分佈在白焰氣息濃郁的地方,想要幫他重新凝聚成實體,昀之卻攔住了他。

“姐夫,沒用的……”

“閉嘴!”墨寒怒斥。

昀之掙扎着從地上站起來,對我們道:“姐、姐夫……白焰他被吸收了……”

“白焰還活着!”我也生氣了。

昀之沒再跟我糾結着這個,繼續道:“凰傲晴吸收他的氣運,是爲了盤鳳族消亡的氣運。白焰出生,盤鳳族的確會再次有氣運。可是,遠比不上吸收他來的氣運多……”

我和墨寒誰都不想接話,保不齊又是洪荒在冒充昀之,動搖我們夫妻救人的決心。

昀之見狀,嘆了口氣,垂眼避開了我的眼神,道:“姐……對不起……要是我和洪荒沒關係,就好了……”

我的心沉沉的。

“洪荒與凰傲晴合作,吞噬白焰之後,他的氣運融入了洪荒天道之中,等着以後逐步分給新出生的盤鳳……”

他說着擡起頭來望向我,眼神清澈如舊,卻讓我不安:“昀之……”

“姐,”他打斷了我,“我一會兒會離開這副身體,迴歸天道之中。到時候,我會給你和姐夫開一條通道,你們可以霧化之後進入其中尋找白焰,將白焰帶出來。”

墨寒聞言停下了搜尋的動作轉頭看向昀之。他將昀之仔仔細細打量了番,確認他真的不是洪荒假冒的後,同意了:“儘快。”

昀之點頭,衝我露出一抹鼓勵的淺笑來。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昀之那眼神中,帶着一抹淒涼的決絕。

“姐……能做你弟弟……我很開心……”

我還來不及的再問一句,昀之就已經閉上了眼睛了。

他將自己的意識抽離出那副身軀,身子倒下去,齊天上前接住了他,微微詫異:“他這是要去吞噬洪荒了啊……”

可是我記得昀之現在的修爲還不夠吞噬洪荒的!

“昀之! 我家師父超凶噠 回來!”現在去吞噬洪荒,十有八九會被反噬!

然而,天空之中除了驚雷,卻什麼聲音都沒有。

浦江東 屬於昀之的氣息和洪荒氣息在天空之中相鬥着,墨寒望着一處皺眉,我也用靈力望過去,見昀之的氣息被洪荒氣息一步步蠶食着,心如刀絞。

齊天長長的嘆了口氣,拿出祖龍的龍珠:“本來還想留給自己的,現在就便宜你了吧。”

他將昀之的肉身丟給墨寒,示意不要毀掉後,將龍珠吸收了。純金色的半透明珠子在他的掌心不斷縮小,祖龍的氣息籠罩着齊天,又紛紛進入了他的身子。

齊天的身子閃出金色的光芒來,剎那間化作虛無,祖龍的虛影倒是出現了。

威嚴肅穆的龍在天空之中咆哮,長長的龍吟幾乎貫穿了整座不周山。他繞着我們盤旋了一圈,朝着昀之和洪荒相鬥的地方飛去,沒入了昀之那即將消失的氣息之中。

兩者法力相融,昀之藍白色的氣息大漲,硬生生的將洪荒赭石色的氣息推回去了大半。

這是他在吞噬洪荒了!

吞噬了大半,兩股氣息在天空中勢均力敵的僵持了起來。墨寒將昀之的身子交給我,衝上前去也將自己的法力注入昀之的氣息之中,爲他助陣。

我也一樣。

然而,洪荒剩餘的那三分之一卻始終沒有進展。

“麻麻!”這時,我聽到了小小的聲音。

小黃雞撲騰着小翅膀飛到我身邊,好奇的問道:“媽媽,你們在對付洪荒嘛?”

我點頭,小小一笑,興奮道:“那我來幫麻麻!”

她化成|人形,將自己的法力也順着我的靈力注入了昀之那裏。與此同時,二二也來到了墨寒身邊,做了同樣的事。

昏暗的不周山上,一道道光芒逐一亮起,宛如人間的燈海。

那些法力隨着我們的法力一起投給昀之,許多我見過的、沒見過的上古神,都出現在了不遠處的地方,用自己的法力和我們一起支持昀之吞噬洪荒。

那剩餘的三分之一赭石色快速的消亡着,洪荒見勢不妙,噼裏啪啦的就要落雷下來,想要劈向我們,阻止我們繼續爲昀之輸送法力。

然而,雷雲落半,被好幾道人影打了回去。

“哥,對付洪荒怎麼不帶我?”墨淵拽拽的聲音響起,飛回到我和墨寒身邊,衝我們一笑。

“二弟,你也不厚道,帶小小都不帶我。”一一也故作嘆息的來到了小小和二二身邊。

湯谷的金烏們這一回都來了!

“諸位,洪荒天道壓在我們頭頂太久了!今日,便是滅了他、走出不周山的時候!”一位上古神用法力衝所有人喊道,得到了衆神一致的應和。

又有不少人將法力傳送給昀之

,洪荒落下天罰雷來,又被剩下沒輸送法力的神擋住了。

有人傳送法力,有人護法,我們這邊人多勢衆,洪荒一點好都沒討到。

終於,在我就快到力竭之時,昀之一鼓作氣吃掉了洪荒那最後一點點氣息。

一瞬間,我們腳下的雷雲散去,不周山始終昏暗的天,終於明亮了起來。在金烏們的光芒照耀下,腳下巍峨壯麗的不周山,渡上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衆神歡呼着自由,忽然看見剛剛昀之與洪荒相互吞噬的地方出現了一個漩渦狀的入口。

白焰的氣息淡淡的從裏面出來,墨淵還在奇怪着,墨寒已經先一步拉着我進入了那入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