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終,趙武坐不住了。當場便對着冰蠶大吼一聲:“小東西,你要害死我大哥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說罷!趙武就準備去拿下孫海旺脖頸上的冰蠶。

可是卻被上官仙一把給拉住,同時只聽上官仙淡淡的開口道:“它在救你大哥!”

趙武知道上官仙是女鬼,畢竟在黑塔中,趙武就目睹了上官仙。

此刻見上官仙這麼一隻鬼和他說話,心中多少有些膽寒。不過在聽到上官仙的話時,卻又釋然了。

就這般,我們就這般默默的看着不斷在孫海旺脖頸上“亂咬”的冰蠶。

可說也奇怪,就幾分鐘後,被冰蠶亂咬的那些傷口,竟然詭異的溢出了一點點的黑血。

一滴滴的就往外冒,看到這黑血。趙武心中終於有了一個底,睜大了雙眼嘴裏不斷開口道:“謝謝、謝謝……”

直到一個小時後,地面上都被鮮血染透,有紅血也有黑血。

而此刻的冰蠶,好似也收工了。它扭頭身子一蹦,當場就跳向了上官仙。上官仙也是眼疾手快,急忙將其託在手中。

此刻,當我們在再次看向這冰蠶的時候。發現這東西已經全身漆黑,和之前的那條黑色的冰蠶一般。

這冰蠶並不懼怕上官仙的陰氣,好似還很享受,在上官仙的手掌心中滾了滾,對着上官仙眨巴眨巴了雙眼。便爬在上官仙的手心上閉上了眼睛。

看到這情況,我很是擔心,急忙開口道:“仙兒,冰蠶它怎麼了?”

仙兒聽我詢問,對着我微微的一笑:“它沒事兒,可能因爲吸取的毒素太多。它要開始睡覺了!”

聽仙兒如此答覆,我微微的放心下來。

不過接下來,我卻不知道給怎麼存放這冰蠶了?

所以我對着衆人開口道:“這冰蠶現在已經睡着了,玉盒也已經焚燬,不知道這東西怎麼存放?”

末葉道長聽我如此開口,一臉興奮的望着這冰蠶。然後開口道:“我看哪裏還有一塊萬年玄冰,不如我們將其鑿下一塊,用於安放這等神物?”

聽末葉道長如此開口,我們也再無它法,只能點頭,表示認可。

隨後,說是遲那是快。我當場便撿起之前掉落在地的真武桃木劍,就準備砍下一塊,用來裝乘冰蠶。

可就在我拿起桃木劍,就準備動手的時候,神宮之外卻傳來“嗷”的一聲怪吼。

隨着這一聲怪吼之後,又一連出現了不知道多少聲這樣的怪叫。

衆人都不敢大意,全都警惕了起來,千雲香更是第一個跑到門口張望。

而千雲香剛到門口,身體便明顯的顫抖了一下,緊接着她用着極其緊張且顫抖的語氣喊道:“僵、殭屍,殭屍羣,我們被殭屍羣包圍了……” 隨着一聲怪吼的出現,我們所有人都繃緊了神經。

在這種地方,我們可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大意。再加上凌傷雪已經墮入了魔道,並且此刻逃離了這裏。

在這種情形之下,我們更是應該處處小心。

所以千雲香第一個跑到門口,而且當她發現門外的驚恐之後,很是驚訝的吼道“殭屍”!

這會兒聽到“殭屍”二字,我們衆人都是一驚,全都迅速的跑向了神宮的門口。

可我們剛來到門口,眼前的一幕,徹底讓我們傻眼了。

只見水晶神宮外,這會兒竟然密密麻麻的佔滿了殭屍。他們全都身披羽毛狀的皮甲,頭戴鐵盔,雙眼放出紅光,這會兒竟然不斷的向着水晶神宮靠了過來。

“怎麼、怎麼有這麼多的殭屍?它們是從哪兒來的?”我驚訝的呼喊了一聲,不可置信的盯着不下一百幾十只的殭屍羣。

而姬無雙卻在此刻突然指着一個方向開口道:“你們快看,那裏、那裏有個洞口!”

聽到這話,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頭順着姬無雙指的方向望了過去。只見左前方的山壁處,果真出現了一個洞口。

而洞口之中,這會兒正有不斷衣着鎧甲的殭屍蹦跳而出。

看到這場景,我們全都倒吸一口涼氣。看來這些殭屍是負責守護在這裏的“殭屍衛兵”。

我們肯定是觸碰到了什麼機關,讓這裏的殭屍甦醒了。又或者是之前逃走的凌傷雪,知道怎麼放出這些殭屍,是她故意放出來的殺害我們的。

腦海之中迅速的閃過這兩個念頭,但即使如,當下也必須迅速做出一個決斷。

就在我迅速思考下一步給如何時,買買提忽然開口道:“李隊長,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啊?”

這買買提雖說是沙漠中的老狼,在沙漠之中帶路或者求生,這到是他的強項。可預見了殭屍,他可就沒轍了,最多也就會用個黑驢蹄子防身。

如今我掃視了一下神宮下的殭屍,發現這些殭屍都不怎麼厲害,也就是一些普通殭屍或者白兇,偶爾有黑兇的身影。

如果我們鼓足了勁兒,應該可以衝出去。

想到這裏,我不敢怠慢。當場便對着衆人吼道:“諸位,快裝備一下,我們馬上衝出去。要是一會兒起了變故。我們就走不掉了!”

衆人聽我如此開口,全都開始裝備。法器、符咒、各種裝備等,全都紛紛帶上。

趙武也在買買提和罕古麗的幫助下,此刻把他重傷的哥哥孫海旺綁在背上。

而我,卻迅速跑向了萬年玄冰。這冰蠶產至天上,天生喜冷。這大沙漠裏,恐怕只有帶着這不化的萬年玄冰,方能讓這冰蠶存活。

所以我來到萬年玄冰前,當場便運轉道氣,舉起手中的桃木劍就一劍劈砍了下去。只聽“咔嚓”一聲。玄冰的一角直接就被我劈砍了下來。

這一塊約有碗口那麼大,因爲這會兒事態緊急,我也來不及雕一個瓶子或者罐子出來。直接就玄冰上面鑽了一個洞,裏面足夠放下冰蠶即可。

最後又削了一塊,這一塊用來堵住洞口。

隨即,我直接把我的擋風沙絲巾扯了下來,用來包裹這塊玄冰。

就這般,我從仙兒那拿回了正在熟睡的冰蠶,將其放入了玄冰凹槽後。左後用紗巾包裹,迅速放入了背囊之中。

我的動作很是迅速,在做完這些之後。我便來背起背囊,來到了神殿門口。

見衆人已經就位,便不準備在這裏停留。因爲外面的殭屍已經聚集了二百多隻以上,甚至有二十幾只殭屍已經要來到了神宮門口。

爲了衆人的安全,我當場便對着腰間的紫金葫蘆開口道:“辰哥、如煙,小藍、青大、青二你們帶着衆多兄弟都出來!”

話音剛落,紫金葫蘆之中便傳來幾聲悶響。隨即,一道道霧氣閃現而出,妖氣四溢,陰氣激盪。最終蛇族出現,龍辰、柳如煙也來到了我們一旁。

見他們出現,我也不廢話。直接開口道:“諸位,殭屍太多。你們保護好買買提和罕古麗他們。”

常棕藍聽到這話,當場便迴應道:“炎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有事的。”

常棕藍的話剛一說完,龍辰便對着我淡淡的開口:“我和如煙斷後,你們只管往前衝就是!”

說完,只聽“吱”的一聲,龍辰當場就拔出了纏在腰上的軟劍。

柳如煙見龍辰拔劍,也沒有停留半刻。“嗖”的一聲,雙劍出竅。

我見龍辰和蛇族都做好了準備,然後扭頭對着身旁的上官仙開口道:“仙兒,我兩開路。”

上官仙沒有遲疑,嘴裏“嗯”了一聲,表示答應。

至此,我便把行進陣容安排妥當。最後只聽我暴吼一聲:“殺!”

我們這羣人便如同脫繮的野馬,直接就奔襲向了屍羣。如今我們也就奉行一句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凡事擋在我們面前的殭屍,我們全都不會手下留情,定然直接將其斬殺。

雖說殭屍佔據了數量上的絕對優勢,可想與我們爭鬥。也沒那麼容易,我們可不是什麼軟柿子。

我與上官仙在屍羣之中縱橫,兩種截然不同的道氣在水晶大殿前激盪、四溢,沒有任何一具殭屍,可以擋住我和上官仙的攻勢。

所以,我和上官仙就好似一把尖刀。直接就插進了殭屍羣中,不到五分鐘。我們便已經衝下了臺階,而且沒有任何人受傷。

可臺階之下,卻是更多的殭屍。它們舉起手臂,不斷的蹦蹦跳跳,雙眼盯着我們,就好似可以噴出火來一般。

此刻我一劍揮出,一道道家劍氣隨之濺射“轟”。前方的一名皮甲殭屍,因爲實在是太弱,是殭屍中最低等的,結果當場便被轟殺出三米之遠。

可就在那殭屍被轟殺出三米多遠後,一聲聲“蹦蹦蹦”的沉悶腳步聲再次傳來。

不過這一聲聲腳步,卻顯得極其沉重。好似隨着這一聲聲的跺腳,地面都在抖動一般。

“蹦”又一聲沉悶的跺腳聲響起。不過這一聲卻離我們異常的近,就在我們的左前方約幾米遠的位置。

通過屍羣,我發現來着竟然與眼前的這些普通殭屍不同。這具殭屍全身都籠罩在鐵甲之中,除了嘴巴和眼睛,就連鼻子處,都有一根從鐵盔上延伸下來的鐵棒隔着。

見到此處,我的臉部不由的抽搐了幾下。這尼瑪是什麼?鐵殼殭屍?

看着這渾身上下都被鐵甲包裹的殭屍,我感覺我遇上了麻煩。這殭屍本就銅皮鐵骨,眼前的這些普通殭屍之所以可以被我和上官仙一劍或者一掌劈翻在地。

全是仗着我們的強大道行,可現在、卻冒出這麼一種鐵甲殭屍,這可大大的增加了防禦力。

甚至看樣子還不少,這情形讓我們一時間有些棘手。但事已至此,我們卻已經沒有了退路。只有強勢闖出道路,纔有活命的機會。

殭屍的數量越來越多,要算我們在厲害,也有疏忽的時候。到時候雙拳不敵四手,我們可就遭殃了。

爲了試探這鐵甲殭屍有多厲害,我直接扭頭對着上官仙開口道:“仙兒,我去看看那鐵甲殭屍有多厲害!”

說罷!還沒等上官仙回答。我便猛的躍起,直撲不遠處的一具鐵甲殭屍。

因爲我早就在我的手心上畫了一道掌心符,所以我在接近那鐵殼殭屍的時候。沒有半分廢話,舉起手臂就拍了上去,準備用一道掌心符,當場滅殺這麼一具殭屍。

可讓我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只聽“咚”的一聲悶想。我這一掌也就在鐵甲殭屍的鐵殼之上,直接拍出了一個凹陷。

別說傷到鐵殼中的殭屍,就算將其擊倒,都還沒辦到。一擊不成功,我迅速退了回來。

因爲我發現,另外一旁的兩隻鐵殼殭屍,也開始迅速的向我靠了過來。

爲了以防萬一,我只能向後退,同時回到陣列之內。

我與仙兒又是連揮出幾掌罡風和劍氣,聯合殺了四隻殭屍。

可此刻,鐵甲殭屍已將來到了我們的近前。數量之多,達到了四十多隻。

現在要想再帶着買買提他們幾個沒有道行的人逃跑,恐怕我們的隊伍會出現一些傷亡。

畢竟這鐵甲殭屍可不好對付,蛇族和龍辰等也都和殭屍們屬於同源,對陣的時候,道行都打了一些折扣。

所以在這種形勢下,我們可謂舉步艱難。

可TM我可不是什麼服輸的主,我直接暴吼一聲:“他奶奶的,諸位跟緊了!”

說完,我拿起桃木劍當場就在我的左手手掌上劃了一劍,隨後鮮血染紅了桃木劍劍身。

真武劍本就是武當至寶,此刻被我的鮮血侵染,當場便放出了微弱的紅光,陽氣更盛。

事到如今,沒有了任何退路。只有戰,方能帶着衆人殺出一條血路。

而仙兒也不落後,極陰極煞展露無遺,強大的陰氣猛的爆發。

至此,我與上官仙在前方縱橫殺戮。一度將道行提到了最高,鐵甲殭屍雖說威猛,防禦力驚人。但始終道行不如我們,攻擊力不夠,行動也不算很迅速。

而我們則是對準了一個方向猛衝猛打,還真別說,我們在經歷近二十分中的血戰。終於帶着衆人殺出重圍,此刻在回頭張望,發現殭屍們正張牙舞爪的,對着我們猛撲。

見到這兒,我不敢大意。我們雖然突出重圍,卻不代表我們就安全了。

我盯着身後的殭屍,嘴裏大吼一聲:“諸位趕快趕往青銅大門,等我們回到了三十六層黑塔中,我們就安全了!”

說完,我把劍一引,帶着衆人就往來路跑去…… 他奶奶的,這該死的塔克拉瑪干沙漠,這該死的死亡沙海,這該死的孔雀王朝。

從上到下,也不知道遇到多少次殭屍了。如今的我,終於相信師傅生前給我說的那句話了。

每當越圓之夜,在沙漠隔壁的深處,都會出現成羣結隊的殭屍拜月奇景。

那時候年少,直接就把師傅的話當屁話。此刻在這水晶地宮之中,我終於相信了。

TM的,就這羽城之下。就有這麼多的殭屍,也不知道哪些沙漠中的亂葬坑裏,會形成多少乾屍,而且又有多少乾屍會成爲殭屍。

如今我們也都是自顧不暇,沿着來路就是狂奔。不過還好,那些鐵殼殭屍堵在了前面,擋住了身後哪些移動迅速的殭屍。這給我們爭取到了很多的時間。

此刻我們一邊跑,一邊談論身後的殭屍。只聽買買提氣喘吁吁的開口道:“真是、真是邪門,這麼多糉子!”

買買提的話音剛落,末葉道長便搭話:“我看這些殭屍應該是故意安放在這裏的。”

聽到末葉道長如此開口,我也點頭表示答應:“沒錯,神宮之中有一口水晶棺材,但卻是一處衣冠冢。而且此地如此高規格佈置,恐怕是最後一位孔雀女王的墓穴,而且那些殭屍,定然是護衛。”

因爲我們來時在這裏走了走了近一個多小時,所以在剩餘的路程中,我們一邊躲避殭屍的追捕。一邊討論此處地宮。

而衆人都認可我的說法,推測這裏肯定是傳說中孔雀王朝最後一代女王的安息之地。

至於爲何是最後一代孔雀女王的安息之地,其中原因有三個。

第一,最後一世孔雀王朝,繁榮無比,不管是財力和國力,都達到了巔峯。只有這樣的王朝,才能修建如此規模的水晶地宮。

第二,最後一世孔雀女王死在了三壇海會大神的手中,根本就沒有屍骨,所以這裏是衣冠冢。

第三,凌傷雪是最後一世孔雀女王的轉世。神宮中的太極囚籠陣法,這當世之中,恐怕也只能恢復了很多前世記憶的凌傷雪可破。

以上三條,每一條都可以證明。這是最後一世孔雀女王的墓穴,既然女王墓穴在此。自然會有“靈衛”守靈。

哪些鐵甲殭屍,肯定是活人將軍。最後被活活煉製成爲了殭屍。

至於那衣冠冢和殭屍。可能應該是孔雀王朝沒有滅亡後,最後逃亡至博斯騰湖孔雀河源頭的孔雀王朝遺民,再度回到這裏,做的衣冠冢,同時封閉的墓地。

除了這些,買買提和末葉道長皆是不斷的嘆息。問他們爲何?這兩老貨說沒能把萬年玄冰給帶出來,末葉道長說那東西可是至寶,對於他們養鬼師來說,可以養成很多罕見的小鬼。

這買買提說,那東西比黃金好幾倍,說弄出來他就衣食無憂啥的。

當然了,現在也只能說說。天蠶已經到手,我可不想再回去。

至於還躺在神宮的兩個倒黴貨,那就只能任由他們自生自滅了。

我們行進的速度很快,二十分鐘。便已經來到蒼古的青銅鐵門前,而殭屍被我們甩出了好遠。

此刻的罕古麗和買買提已經跑得是滿臉煞白,好似就要暈倒一般。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趙武不愧是特種兵出身,揹着他一百幾十斤的大哥,一路下來他硬是沒喊過累。

此刻,仙兒和蛇族等都已經回到了玉佩和紫金葫蘆裏。如今見殭屍還沒有趕到,我也不在廢話,手臂對着青銅鐵門,雙手一用力。

只聽“咔擦咔擦”幾聲,銅門便緩緩的被我推開。

而銅門之後,便是白色的光幕,光幕後則是黑塔的三十六層了。

衆人見我推開了銅門,全都不但有一絲懈怠。應爲我們聽到通道的另外一側,已經出現了殭屍的嘶吼。

所以,衆人全都迅速的通過白色光幕。當最後的姬無雙離開之後,我也不在停留,因爲我遠遠的看到,在這峽谷的盡頭,已經出現了好幾只兇猛蹦跳而來的殭屍。

那幾具殭屍見我還在,當場就和打了雞血一般,雙眼通紅對着老子就衝了過來。

TM的我會給它機會?我拔腿就跑,一個縱身,就跳到了光幕的另外一邊。

我只感覺白濛濛的一片,緊接着,我便已經出現在了黑塔大殿之中。扭頭回望,光幕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依舊是那根黑塔通天石柱。

如今我除了地下神宮,不由的長出了一口氣兒。可TM這口氣兒還沒落下去,姬無雙便一步上前,同時語氣凝重的對我開口道:“炎子,你快過來看這個!”

聽他這語氣,可不像什麼劫後餘生,到有些像又遇到了什麼麻煩。

我眉頭微皺,當場便對着姬無雙開口道:“怎麼回事?”

姬無雙面色依舊:“有人在這裏留下了字,你快來看看!”

“什麼字?”我急切的詢問。

“你自己看吧!”姬無雙指着不遠處的地面,同時凝重的開口。

見姬無雙如此,我知道此時肯定非同同小可。而誰會給我們留字?恐怕就只有凌傷雪了。

我疾步向前,當場便來到字跡前。此刻低頭張望,只見地面之上,還真的留下了幾行字。

這些字全都是用利劍刻下的,雖然如此,但看上去也娟秀流水。我認得,這凌傷雪的字跡沒錯。

只見地面上的字跡這般寫到:“想離此地,寶塔珠玉,斬白降紅。”

十二個字,但這十二個字卻他孃的用這種敘述方式,我一瞬間還有些一愣一愣的。看得也是似懂非懂的。

我露出古怪之色,同時嘴裏開口道:“這是凌傷雪的筆記,可是、可是我不能全看明白啊?”

姬無雙也知道我就念過幾年書,不全理解也正常。他便直接在我一旁凝重的開口道:“大概意思是說,我們想離開這裏。就得去一個有寶塔寶珠的地方,同時斬殺白色爲代表的妖物或者說靈物,最後再降服紅色的,我們就可以離開了!”

這幾個字其餘人之前都看到了,不過理解的就幾個人。買買提之前也不甚理解。這會兒聽到姬無雙解釋,當場便露出了笑容。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