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把?你這個討厭的凡人,叫我掃把星君好吧。”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掃把星不樂了。

“到底誰是大爺,哪來這麼多廢話?”

秦羿催促道。

“你大爺,你是大爺。”

“要想建七星觀,光靠我一人沒卵用,你得給我抓壯丁來,本總管才能進行各種建設啊。”

“什麼煉丹、砍柴、種植,蓋樓,那都得需要大量的人手。”

“再不濟,像你這種料子的,也得來個幾千人吧。”

“當然,你太弱了,最好是更厲害點的。”

“不是我吹啊,在這裏你也就這張嘴能吃乾飯,就旁邊那棵樹,三萬年的鐵樹,吳剛來都得砍上三個時辰,你這水平,三千年都砍不倒。”

掃把星道。

“我去,你這要求有點高,現在是後天界時代,我就算是把天界幾位大佬都給你抓來,也砍不了這樹啊。”

秦羿有種吐血的衝動。

“哎,你只管抓人,本仙君來給他們培訓,嘿嘿,老祖可是給我留了法子的,你只管去逮人,我保管這些傢伙來到這一個個脫胎換骨,個個賽吳剛。”

掃把星自信滿滿道。

或許是出於對這個新主人還不信任,這傢伙並沒有兜底。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明白了,冰石內是先天期菩提老祖以大法力幻化的方寸山道場,要想徹底的釋放這個道場,需要不斷的開發。

他作爲這個道場的主人,在道場沒能建起來之前,他所能擁有的權限極爲有限,似乎確實如掃把星所說,除了每天來啃幾個桃子,他什麼也做不了,也不到太多的好處。

而一旦方寸山道場完全建立起來,才能真正發揮它的作用。

如七星道觀裏的煉丹房、煉器房,藏經閣等等會一點點的開放,到時候秦羿擁有的就是菩提老祖遺留的巨大財富。

不管是真法、法寶,還是那些七星觀封印的神兵、弟子,都將會直接助他起飛,縱橫整個後天界時代。

而要想擴大道場的法子,則跟俗世裏的造成遊戲一般,僅憑掃把星一個“農民”是不行的,他得多造“農民”進行生產,一點點的把整個方寸山給開發出來。

“看到了嗎?那有一個煉魂爐,只要你抓緊來的鬼魂魂體夠強,我就能用煉魂爐強化他們,成爲這裏合格的幫工。”

“到時候本總管便可以指揮千軍萬馬,打造出一個全新的方寸山,光耀整個門楣。”

掃把星指着屋後一個齊人高的大鼎,得意洋洋道。

“這麼強,要不我先去試一下。”

秦羿道。

“你,嗯,你還是弱了一點,經受不起煉魂爐的衝擊,至少還要提升一個境界,勉勉強強能達標吧。”

掃把星一臉鄙視的搖了搖頭。

秦羿頗是有些無奈,看來方寸山還真不是什麼人都能混下去的,照這麼說,他要想抓壯丁,最起碼也得是合道期的修真者才行。

“大爺,你也別灰心,等方寸山建起來了,你會一飛沖天的。”

“吃桃,吃桃。”

掃把星往秦羿手裏塞了幾個蟠桃,笑呵呵的安慰道。

“掃把,你好歹也是個神明,戰鬥力應該不弱吧,這樣要不你出去替我抓人得了。”

“你親自挑選的人,豈不是比我更適用?”

秦羿笑道。

“哎,我要能出去,犯得着在這閒出鳥嗎?”

“老祖設了結界,這方寸山除了你能自由出入,其他人進來了,就別想出去了。除非有一天方寸山完全建成,幻化成真,我才能離開嘍。”

掃把星撇着嘴,無奈的嘆了口氣。

秦羿頓時心涼了半截,原本還指望靠着掃把星橫掃地獄,果然沒這麼便宜的好事。

看來以後的修煉得抓緊,多抓些高手進來當奴隸,打造方寸世界纔是正道。

閒聊了幾句,秦羿元神離開了冰石,身軀一震,睜開眼回到了現實中。

一回來,頓時就感覺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方寸山中的靈氣比起地獄要濃郁、精純何止十倍?

更可喜的是,以前元神出竅回到本體時都會十分的疲憊,而現在反而無比輕鬆、真氣滿盈。

秦羿神識往黑玉葫蘆裏一探,幾顆水汪汪的蟠桃依然還在,當即趕緊拿了出來,分給了二女。

這些蟠桃雖然不能說與天庭的仙桃相比,但對補充人的本元與體力,用來煉體、夯實基礎卻是再好不過了。

尤其是本元這東西,是肉身最本質的東西。

在修真界,本元是先天輪迴轉世時帶來的,又叫先天精氣。這就造成了人的差距,比如說米雪,她是寒冰鼎,先天本元就強大,而秦羿呢,是後天苦修來的,論本元是不如米雪的。

這東西是命,是輪迴註定的,後天能改變的極少。

很多時候,在對決的時候,不少人一旦動用了身體的本元,基本上很難恢復。

本元就像是房屋的地基,地基打的越紮實,日後修煉的上限也就越高。

很多地獄宗門的宗主,甭看修爲高絕,卻始終無法渡劫,就是因爲本元不足,先天打下的底子薄了,等到了真正接受天雷大劫考驗的時候,才知道後天修爲的飛速增長,也無法彌補與生俱來的本元缺失。

而先天期的那些神仙、修真之人卻不存在這種問題,因爲他們有靈氣充沛的道場,天地孕育出來的生靈,本身本元就比後天期要強。

而且,那會兒天地間正是修法大盛時代,天地之間靈氣品質極高,便能孕育仙桃、人蔘果等滋補之物,可以充實本元。

這也是那個時代神仙滿天飛的原因。

而到了後天期,尤其是秦羿這一代,天地已經進入了末法時代,凡間就不說了,天地兩界的靈氣品質跟先天期是完全沒法比的。

一輪迴生而爲人,這口先天精氣就弱了一大半,又因爲整個環境無法孕育出仙桃、人蔘果這等滋補之物,再者先天期那批人消失的太徹底了,神仙之法幾近絕跡。

這就註定了,後天期的人,先天本元無論修爲高低,普遍不足以長生永壽。不說渡劫踏入天界,就算是踏入天界了,遇到了十二萬一遇的天地大劫,同樣逃不過去。

而秦羿有了方寸山,便可以彌補先天本元的不足,大大的提高修真極限,長生永壽就不再是空想了。

“蒼天真是待我不薄,我一定能把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挑戰天界最高的存在!”

秦羿擡起頭仰望着蒼穹,每每一想到在天山之頂,天界那位大能放出神龍,險些將自己碾成灰燼,便覺的一種莫名的恥辱與惶恐。

而現在,他已經擁有了打破這種被恐懼支配的條件,一切就看接下來的修煉了。

“師父,這桃子你從哪變出來的,太好吃了,我一輩子都沒吃到過這麼好吃的桃。”

米雪與小舞兩人在輕輕咬了一口蟠桃後,兩人的五臟廟頓時就炸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香甜夾雜着靈氣,自味蕾開始,在每一個細胞中激越、奔騰,那種味道與力量的完美結合,讓疲乏的二人竟是興奮的尖叫了起來。

“別的沒有,這桃子我管夠。”秦羿笑道。

掃把星那屋後的桃林,夠她們吃上一輩子的了,如果她們知道自己吃的就是傳說中的仙桃,怕是得樂瘋了。

二女可不客氣,碗口粗的蟠桃啃了個乾乾淨淨,仍是意猶未盡,甚至把桃核也留了下來,說是要拿去培育。

她們哪知道,以天地間的土壤,是絕對不可能長出仙桃的。

正高興着,小舞指着遠處大叫了起來:“叔叔,你看,那邊有人,好像打起來了。” 秦羿放眼望去。

只見幾艘船在海上追逐着,三艘黑色掛着骷髏旗的大船,正圍繞着一艘上船攻打,雙方的船身都在冒煙。

“是海盜,沒想到在無生地獄也會有海盜。”

不過秦羿轉念一想,也是正常,冰寒已經算是域外了,是無生地獄的邊緣地區,不可能會有軍隊駐防,有海盜存在也就不足爲奇了。

這也是一個好信號,至少證明這地方已經有人,離上岸着陸也就不遠了,漂泊了大半個月,終於有眉目了。

“叔叔,要不要幫幫他們?”

小舞問道。

“當然!”

“坐穩了!”

秦羿劍眉一沉,三界石能量狂催,疙瘩船飛一般的照着其中一艘賊船撞了過去。

疙瘩船本來就沉重,又是火山裏的精鐵打造,豈是那些粗糙濫制的海盜船能比的。

再加上在三界石能量的動力下,又快又急,如同炮彈一般,產生的衝擊力何其強大。

左側賊船頓時成了紙糊的玩具,直接被撞成了粉碎,船上的海盜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去見了閻王爺。

秦羿調轉船頭,竟是速度不減絲毫,又照着另一艘賊船撞了過去。

“臥槽,這是什麼怪物?”

一個帶着眼罩的獨眼海盜頭目,發出一聲惶恐的尖叫,下意識的直接從船上跳了下去。

要知道再厲害的船,掉頭都會減速,海盜們一時間都以爲是水底冒出來的怪獸,魂都快嚇飛了。

海盜頭目是溜了,可其他的海盜就沒那麼幸運,再次連人帶船給撞成了漿糊。

最後一艘船見情況不對,放棄了攻打即將到手的商船,開足馬力就跑。

砰砰!

這時候疙瘩船發出一聲清脆之響,船頭冒出兩個黑漆漆的大炮孔,兩枚赤色的晶石呼嘯而去,精準的打在海盜船上。

轟!

賊船頓時陷入了火海中,船上的海盜紛紛落水。

這時候商船上的人也從驚魂未定中清醒了過來,立即組織人手下海,用勾槍將海盜全數緝拿,丟到了船上。

秦羿三人自然也是受邀上了船。

船上主事的是一個三十歲出頭的青年,穿着一身金色的華貴長袍,面相和氣尊貴,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

在他身後的十幾個海員,也都是太陽穴高高隆起,修爲不俗的武師。

“向浩文多謝三位相助,要沒有你們,我們今天可就麻煩了。”

“敢問三位恩人是?”

青年拱手拜謝道。

“我叫秦羿,她們是我的徒弟,向家?上九獄的第一商神向守信跟你們可有關係?”秦羿頗是驚訝。

“向守信正是家父,我是向家獨子。”

向浩文平靜回答。

“原來是向家人,以你們向家的財力,怎麼會單獨出行?”

“而且還會選擇這麼偏僻的航道?”

秦羿道。

向浩文微微一笑,岔開話題道:“恩公,兩位小姐,請船內說話,我已經令人備下薄酒,移步吧。”

秦羿並沒有多問,選擇這麼隱蔽的航道,又是獨行,想必是押送極爲重要的信物。

到了船艙內,向浩文擺開酒席,四人分列而坐,向浩文當先舉杯道:“三位恩公,來,我先敬你們一杯,你們今日可是救了我向家,也救了整個無生地獄啊。”

秦羿神念一探,酒水五毒,再者向家人歷來清明,倒也不至於幹下毒的齷齪之事,當即一飲而盡道:“這話怎麼說?”

小舞也是豎起耳朵,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答案。

要知道無生地獄就是她們家的,能不擔憂嗎?

“我看恩公一身正氣,也不像是那邊派來的人,我就實話實說了吧。”

“世人都知道上九獄的商業往來,都是由我向家承包,無論是海、陸、空,只要是能貿易的,我們向家都能做。我這一次是由陰司天子王城而來,奉廣王、地藏宗宗主之命,趕到這八寒地獄救急的。”

向浩文素來看人極準,向家之所以能稱爲商神,最大的特點就是真誠待人,所以並沒有太多隱瞞。

“是不是我父……無生城發生了什麼變故?向大哥,請你一定要告訴我。”小舞迫不及待的問道。

“沒錯,問題出在謝無生身上。”

“大概是去年的九月初八,謝無生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兒,當時在無生城舉行了大辦,冊封了公主。”

“然而自從這個公主入了無生城以後,無生地獄就不太平了。”

“先是無生城平白無故經常會發生命案,死的都是青年男子,無不是被榨的骨血消融,謝無生曾經徹查過,但始終找不到兇手。”

“到了今年,謝無生夫婦病倒了,移居玉泉宮休養,無生地獄的大權暫時由他的養子謝延昭與公主統管,這兄妹倆獨掌朝政,胡作非爲,縱情享樂,把整個地獄攪得是雞犬不寧。”

“朝上的一些地方諸侯、將軍們,但有反抗,無不是慘遭毒害。”

“如此一來,各地紛紛揭竿而起,短短一年,原來在十八層地獄中最清明、安樂的八寒無生地獄,被攪得烽煙四起,普通的百姓已經沒法存活。”

“哎,不僅僅是八寒地獄,如今十八層地獄,就像是陷入了一個怪圈,戰亂頻頻,大有改天換地之態,就連廣王也爲此感到深深的擔憂啊。”

向浩文長長嘆息了一聲。

外人不明白這裏邊的事,秦羿和小舞卻是心若明鏡,小舞纔是真正的公主,王朝上的那位八成就是妖孽。

顯然這是延昭太子與那個妖孽聯手導演的一出好戲,利用謝無生思女心切,鑽了空子。

否則以謝無生的手段,旁人又豈能亂了他的江山?

一旁的小舞早已是淚流滿面,若非秦羿緊緊攥着她的手,她肯定早已哭出了聲。

“向兄,你接着說。”

“實不相瞞,我與謝無生交情不錯,這事咱們是同一條線上的人。”

“而且,你面前這位小姐,就是真正的小舞公主。”

秦羿知道要想讓向浩文說出內情,唯有表明身份了。

“什麼?”

“你,你就是小舞公主?”

向浩文大驚問道,然後他不假思索的一甩袍澤,拱手拜道:“向某見過公主。” “向兄就不怕小舞也是假的嗎?”秦羿問道。

“當然不會,我這次來,正是因爲我父親接到了謝無生的祕密求助信函,這才差使我從酆都王城南下來此。”

“謝無生說的很明白,他認的那個女兒是個妖孽之徒,再看這位小姐,聞言落淚,若不是至親血脈,怎麼會這般心痛?”

向浩文道。

“不過,我倒是有些好奇,公主失蹤了多年,怎麼會與秦兄在一起。”向浩文道。

“具體的我不說了,但如果你認識這個,就該知道我說的每一句話絕非虛言。”

秦羿眉心亮光一閃,亮出了幽冥鬼帥大印。

看着半空的秦武候大印,向浩文雙眼一睜,二話不說,單膝跪地拜道:“原來是第十八層地獄,天下聞名的秦侯真身在此,浩文有眼無珠,唐突了侯爺,還望恕罪。”

“起來說話。”

“我與你父親倒是相識,我這次來無生地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送小舞回朝,既然今日有緣,你我一道共濟,有什麼事,但說無妨。”

秦羿擡手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