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態度惹得那曰本陰陽師乾瞪眼。至於那土御門八郎,也已經不淡定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王修到底比我們年長一些。看出事態發展的有些偏離,也逐漸朝我靠攏。

皮大仙扯了扯狐仙小妞的衣袖,也朝我挪。

我看在眼裏,自然感動。

“王修,陰語兒,一會兒若是見機不妙,就跟大牙護着皮大仙小兩口離開青丘城。”

“大牙,皮大仙,老貓的病就交給你們了!”

我越說越快,眼珠亂動,地盯着左右。

“趙子,我不能把你一個人留下。”大牙低聲說道。喉嚨因爲憤怒,發出呼嚕呼嚕聲。

“我們不能走!”王修看看陰語兒,衝我說道。他沒多說,一切盡在不言中。

陰語兒一切以她這結拜大哥馬首是瞻,聽王修這麼說,那本已經石化的俏臉,倒是微微淡笑。

我暗中收回魔家五鬼。一會兒,恐怕他們用處不大。至於祖大樂和刑天剛,甚至那頭骨象,我都沒想過。

我把主意打到了那些死屍身上。剛纔一陣,除卻大牙不管不顧地咬死十幾個,我親手斃掉兩個,皮大仙和狐仙小妞也不得已殺死幾個。

反倒是那些土御門的陰陽師殺了幾十只九尾。當然,也有三個倒黴,別活活咬死。

這些遊曳的遊魂小鬼加一起,也沒到一百,若是使用絕招百鬼獻祭,雖然威力少,但對我來說,所要承受的負擔也將小上很多。

雖說心裏打定了主意,但我依舊沒底。一來,擔心威力不夠。二來,這幸德家的火力的確太兇猛!

似乎我這渾身上下,只有一條右臂能堪堪擋住,其他地方,那可是肉!

因爲沒底氣,所以纔會擔憂。因爲擔憂,所以才更加沒底。這是一個死循環。

我現在就處在這麼一個死循環中,所以叫王修他們不用管我。

可這幾個傢伙非是不聽。

“你們到時候趁機走,我又辦法,幹掉他們!”

我再次低聲說道。

那古月耳尖,雖然依舊把那顆狐狸腦袋裹在白裘帽子裏,還是聽到了我的話。

當然,還有第二個人,就是塗山武。

“小子,別妄想能逃出我們的包圍了,識相的,趕緊把青銅片交出來!”古月說道。

“古月,我很好奇,在九戶村時,你被那塗山俊我追得狗攆兔子似的,是啥時候又穿一條褲子了?”我反問道。

那塗山俊我冷哼一聲。

古月嘎嘎笑兩聲,只說:“管你屁事?若是再不交青銅片,老子叫你知道,啥叫敬酒不吃吃罰酒!”

塗山武等不及了,嚷嚷道:“他麼的,古月,別跟這小子墨跡,給老夫綁了!”

武俠之神級捕快 古月看我,壞笑道:“你看,那老傢伙已經不耐煩了——來人,把他給老子活綁嘍!”

話鋒一轉,頓時兩個白裘大漢跳出來。扭脖子捏拳頭得朝我走來!

“誰要是敢動,老子就突突死誰!”古月道。 兩個既是裹着白裘還是遮掩不住粗魯氣質的漢子,扭動兩下,便疾奔而來。似乎妖風獵獵。

我聽不清這倆貨嘴裏含糊的言語。卻聽見狂妄的桀桀桀桀的詭笑聲。似乎,他們把抓我當成了一見稀鬆平常的事兒。

我眉頭微皺,就要行動。

“我去!”不等我回答,大牙大叫一聲便竄出去。

風驟起,一道兇悍的黑光蠻狠地撞向那兩個彪形漢子。

堪堪撞上,大牙發出一聲憤怒的犬吠,嗷嗚!

旋而,那兩個大漢中的一個,直接彈出去,掉到地上,不知死活。就好像,踢飛出去的一個癟皮球。

不管那飛出的,大牙雙爪按在地上,一撐再一扭,腰身帶着頭頸猛然兜回,接着一撅腚,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了轉身,立即衝那另一個漢子的側臉使勁。

說時遲,那時快。之前一連串動作,發生在彈指之間。而這點時間,剛好是那些幸德家的槍手反應過來的時間。

匆忙開槍。

大牙早已離地而起,抓向另一個漢子。

砰砰——

頓時有幾槍擊中大牙的黑腚。卻被那除了鳥沒有,其他地方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鋥亮厚實的黑色鱗甲擋在外頭。

“擦他麼的,換子彈啊!”

古月瞟了眼幸德浩二,不悅道。我瞧那意思,八成,在對這個合作伙伴頗爲不滿。

那幸德浩二不是不知道古月的目光,所以感慨道:“古桑,這子彈很貴的——”

“啥時候,還在乎那兩個死錢!”古月略帶嘲諷,說道,“你幸德家若是得了那裏的東西,還怕沒有翻身的機會?到時候,還不是金錢、地位、女人,隨便劃拉!”

那幸德浩二被說得心動,轉而橫起眉毛,瞪大眼,險些呲出後槽牙似的道:“你地,有道理!所有,換特製子彈!”

此時,那大牙已經一口咬穿大漢脖子,頓時鮮血直流!

古月與幸德浩二的對話沒有揹人。我心道不好,若是他們換上的子彈沒用最好,但萬一呢——?這個萬一,不是我們能承受的!

大牙咬死大漢,不作逗留,警惕地落在我身邊,防備那所謂的特製子彈。

反正已經裝上了彈。那幸德浩二乾脆光棍了一會,虎着臉,喊道:“所有,殺!”

“嗨!”

接下來,便是奇奇咔咔地打保險聲。

“哈哈,全都去死吧!”幸德浩二狂笑。然後——看熱鬧。

一見作爲世仇的幸德家要趕盡殺絕,那土御門八郎再也待不住,大罵了幾聲八格牙路,便衝向那幸德家的槍手。

幸德浩二見狀,身子往槍手後面退了退,忙不迭地喊高手幫忙。“塗山桑,快攔住他們。古桑,你要守住啊!”

“哼!”塗山武輕蔑一哼,但爲了利益,還是出了手。

一時間,塗山武與土御門八郎鬥在一起。

“土御門衆族人,跟我一起殺過去!”見土御門八郎被阻,作爲少家主的土御門草章繼續吶喊,領那些土御門家的陰陽師個個玩命似的衝過去。

我暗忖,之所以這麼亢奮,其因有二。

一是,土御門家跟幸德家本就是兩個世仇家族。

二來,若是不拼命,那便只有死命。

若說只有第一條原因,這麼拼,可能有些矯情。但有了第二個理由,怎麼玩命,都合情合理。

當然,幸德家的子彈不會只招呼土御門家,子彈沒長眼睛,可打槍的長了,他們中,有一部分,就是衝大牙我們幾個使勁兒的。 回到明朝做權臣 當然,那瘋了的梅七,也被招呼到了。

“梅前輩,快躲開!”我喊道。

“下雨了!”梅七歡呼起來,伸手要接。

砰地一聲,王修及時把梅七按倒,救下。

緊跟着,王修又飛快攔在我身前,彷彿守墓千年的石將一樣,巋然不動。

就連那陰語兒,都乾脆守在我右邊一些。同那王修所化的石將一起,準備替我當下那些彈子。

若是一般的子彈,給王修他們撓癢癢都不算。可這神祕的特製子彈,我沒底。更不會叫王修和陰語兒冒險。

“王修,你倆帶上梅七快走!”我催促。

那王修不進不退,雙手拳頭一磕,頓時,岩漿火又燒起,冒起滾滾黑煙一般的殘影。

“你們這幫夠曰的龜兒子,就讓老子瞧瞧,有啥子能耐!”

呼地一下!

以王修爲中心,盡是熱浪襲人!那熾烈的熔漿,彷彿靠近一些,都會脫水過去。

砰砰——

那幸德浩二口中所謂的,能叫他肉疼的特製子彈射擊到王修身上。

噗!

咔咔咔!

那飛來的子彈全被高溫熔漿燒化。

“嗯?”

王修吃驚,突然罵了句“他孃的,怎麼可能?”

“大哥!”依舊超我半個身位的陰語兒呼喊王修。

“小妹,趕緊帶着趙子走!”

說完,王修撲通一聲,倒地。那熔漿似的火焰退去,接着那一身石甲也慢慢退去。

陰語兒急呼,卻怎麼也喊不醒。

我連忙把陰語兒按下,招呼一旁呲牙的大牙,“馱起王修趕快撤。”

“你咋辦?”大牙問道。

我沒說,側過頭,去喊皮大仙和狐仙小妞,快走。

皮大仙蹙眉,說了句,還有轉機。被狐仙小妞帶着轉移,卻是死活不走。

那狐仙小妞,以前我對她的感官不很好,但這次,她能陪着皮大仙不離不棄,頗有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意思。

“花姑娘,你地離開。要不錯殺了你,那可冤!”

“不用你假惺惺。”

幸德浩二臉一沉,瘋狂叫:“塗山武,我要殺了她!”

“他孃的,不行,不行,不行!”

塗山武說了三遍。因爲,他的大孫子喜歡狐仙小妞。塗山傾城一死,這個塗山俊我便又成了寶貝,他想要的,當爺爺的,得滿足一下!

“好吧!”幸德浩二轉了一下眼珠,衝身邊的槍手說道,“避開那花姑娘。”

“嗨!”

那一羣小鬼子,點頭答應。隨即又是密集的槍聲。

我眯起眼睛。迅速掏出兩道甲馬符綁腿上,嗖地一聲,竟然避開密集攻擊,高高跳起,我的腳下,就是那幸德浩二。

他孃的,死!

我正要一拳轟爆他的腦袋。

“新德浩二,頭上!”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那幸德家說話管用的,便是這幸德浩二。若是弄死了他,別的不敢說,讓這些槍手亂上幾個彈指的工夫還是可以的。

這期間,我有信心,在近距離,完成削首行動。

跳到幸德浩二頭上時,我甚至連乙牛符也綁上了。爲的,就是瘋狂的碾壓!

可偏偏這時,有人提醒,“幸德浩二,他在你頭上!”

那幸德浩二手裏居然有兩隻手槍。聞言,連忙舉槍,衝我好毫不猶豫得開槍。

如果說,之前這老鬼子知道我是重要人物,一定不敢射殺我。

但此一時彼一時,這種危急關頭,能想着自己活命,誰還會管殺得是誰!

“砰!”

“不能殺!”塗山武跟與他正鬥在一處的土御門八郎,皆是大叫。因爲怕誤傷,他們那裏並沒有遭到槍擊。

“砰!”

又是一槍後,那塗山武跟土御門八郎的話才喊完。還好我躲得快,再次退回去,跟陰語兒躲在一起。

“沒事吧?”陰語兒問。

我搖搖頭,說道:“可惜,沒幹死那個幸德浩二!”說完,我開始來回掃視,尋找機會。

聽見連開兩槍,塗山武氣得臉都要綠了。

那土御門八郎更是誇張,彷彿死了爹似的,氣得大罵幸德浩二。

“他孃的,換你試試!”幸德浩二衝土御門八郎呸一口。

“試就試——”

“老實跪下!”塗山武罵道,九尾一抖,就要戳死那土御門八郎。

土御門八郎早就放出自身的式神太陰白狐,瞬間跟九尾對抗起來。

“少家主,幸德家的火力太猛,我們的式神根本衝不開封鎖,他們,他們的子彈,是專克咱們的!”一個青年陰陽師憤怒道。而今土御門的陰陽師也全都退下來,貓到我們對面。

他孃的,不僅克你們,沒看王修中了彈,都昏死過去?看來,這子彈剋制很多啊!

“八嘎。”土御門草章頓一下說道,“可有人員傷亡?”

“從幸德狗換上那奇怪的子彈,咱們這邊已經死掉三個陰陽師了!”

“啊!這幸德家,陰陽師沒落了,便千方百計研究對付我們家族的武器。看來,他們是成功了!”

土御門草章說道。

“少家主,咱們現在怎麼辦?”有人問道。

“幸德家的子彈是厲害,不過,之前你也看到了,那幸德浩二的吝嗇模樣,我推測,這子彈一定不多!”土御門草章分析。

分析之後,這貨瞥見我再看他,重重冷哼一聲,揮了揮拳頭。礙於幸德家的火力兇猛,他倒是老實。

我豎了一箇中指給他。也不管這貨氣綠的臉,繼續尋找大牙和皮大仙。

大牙把王修和梅七也拖走了。此時應該算安全。

只是皮大仙和他準媳婦,狐仙小妞並不在此地了。

好像還是少了誰!

“是那個小白臉沒了!”陰語兒,小聲道。

“對對,就是那貨!”我心裏咯噔一聲,暗忖,八成皮大仙和狐仙小妞的離開,與那塗山俊我有關。

塗山俊我惡鬼實力,雖然只是剛入門檻。但也不是沒有鬼車傍身的大牙和那只有頂尖兇鬼實力的狐仙小妞可以對抗。

除非,除非有奇蹟——

“少仲公,我掩護你離開吧?”陰語兒說道。

我看她一眼,因爲有掩護,她撤去了面部的石化,大眼睛紅了一圈,應該是剛纔擔心王修所致。那紅上一個尖的瓊鼻和淡紅的臉蛋,自帶一股子帶着冰碴的美感。

“我不用你掩護。王修實力比你強,甚至都能壓住塗山俊我,可不一樣,倒在了幸德槍手的子彈之下。我不能叫你犯險!”

“可是,少仲公,王大哥可是說過,要我掩護你走。”小妞固執。

我佯裝憤怒,說道:“王修說得是帶我走,可你曲解了他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