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愁沒有辦法接近他呢,這樣的好機會我怎麼會錯過呢。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冷嗎?我怎麼沒有感覺。”我坐了起來看了一下洞口說道。

“你在裏面,風還沒有吹過去。”瘦子雙手抱着手臂,向着我這邊靠了靠說:“現在感覺冷了吧。”

血吸鬼王還真的有點本事啊,竟然可以引風。在瘦子說過之後,真的有一股冷風襲來,讓人瞬間有冬天的感覺。

“還真的蠻冷的,我們就往一起靠靠吧。”我向着瘦子身邊挪了挪,不過我沒有把後背給他。

“你這樣,我總感

覺乖乖,我們還是背對着背吧!”瘦子和我之間的距離是有幾釐米,兩個大男人這樣面對面看着還真的有些怪怪的。

不過我要是把背給他了,這不等於把機會給他了嗎?人的後背只能給自己最信任的人,而且血吸鬼王就是從人的後背扒皮的啊。

但是如果這個時候我不同意的話,瘦子一定會懷疑我。我現在可是要利用這個身份來牽制住他。血吸鬼王速度快,只要控制了他的速度,想要殺死他就容易多了。我突然陷入了兩難的選擇中,這個選擇絕對了我的生死,也決定了我計劃了這麼久的計劃可不可以順利完成。

拼了,捨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在心裏下定決心之後,我笑着說:“對,我們背對着背,貼在一起這樣才更加的暖和。”

哈哈,貼在一起,你就沒有辦法動手了吧。我心裏暗自爲自己的聰明而開心,只要可以和瘦子貼在一起,我就隨時可以控制住他。

瘦子沒有想到我會提出貼在一起,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說:“對,貼在一起,這樣更加的暖和。”

血吸鬼王的迷惑術是,只要你完全把心交給他。然後你就是進入他編制的故事裏,在他編制的世界裏面,毫無痛苦的被扒去皮。

可是我只給了他一個假象,讓他認爲我已經進入了他編制的故事裏。所以接下來血吸鬼王,一定開始扒去我的皮了。

還真的如此,我感覺到瘦子的手慢慢的伸向我的後背,那鋒利的指甲慢慢的刺進我的肌膚。

終於開始動手了嗎?我身體快速的一轉,一把抱着了瘦子大聲的喊道:“瘦子快點出來吧!”

我聲音剛落,一道黑影快速的從巖壁的後面衝了出來,一把金錢劍筆直的向着瘦子2刺來。

瘦子2不愧是血吸鬼王變化的,就是和一般的血污子不同。他感覺到有黑影飛來之後,他猛地一拍地面,身體快速的飛了起來。竟然帶着我還飛的這麼快,真的是不一般啊。

“不愧是血吸鬼王啊,竟然帶着一個人,移動速度還可以如此的快。”瘦子握着金錢劍,站在血吸鬼王的面前說道。

“原來你早就知道我是假的。”血吸鬼王笑了一下說:“是我小看了你的智慧,不過你感覺這樣可以困住我嗎?”

“你除了移動速度快,你還有其他的本事嗎?只要我這個累贅贅着你,我就不信你的速度能有多快。”我四肢就像藤蔓一樣,死死的纏在血吸鬼王的身上。無論發生什麼樣的情況我都不會鬆手,只要血吸鬼王死的那一刻。

“是嗎?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血吸鬼王笑了一下,然後身體開始快速的移動,每次都是後背猛地撞擊巖壁。

血吸鬼王的移動速度很快,在這樣速度撞擊巖壁帶來的傷害有多大可想而知。不過我不可以放棄,如果現在我鬆手了,再想要抓住它估計比登天還難。

血吸鬼王不可能無休止的撞擊下去,他會有累的時候,只要他累了,他的速度變慢,就是瘦子出擊的時候了。我要堅持,我要堅持……

(本章完) 不知道血吸鬼王撞擊了有多久,我只知道每次撞擊之後,鮮血都會猛地從我的口中涌出來,我的意識也會因爲強烈的撞擊漸漸的模糊。

我一直在心裏告訴自己,一定要堅持,只要我耗到血吸鬼王疲憊的時候,就是我解脫的時候。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我現在已經堅持不住了,如果這個傢伙在不停下來的話,我真的就要死在這裏了。

咦,它的速度好像變慢了。就在我想要放棄的時候,突然感覺血吸鬼王的速度變慢了,甚至可以感覺到它喘着粗氣的聲音。

哈哈,終於到你累了的時候。我心裏得意的對着瘦子喊道:“下面就看你的了!”

“嗯!”瘦子點了點頭,身體快速的衝了過來。

“沒有想到你這麼頑強,也有那麼一股聰明勁。不過你到我們主人面前還是差了一點,我先走了,祝你好遠!”血吸鬼王轉過臉對我詭異的笑了一下說道。

“主人?他還有主人!”我十分不解的看着血吸鬼王,他還有主人?這裏最大的不就是血吸鬼王嗎,難道它不是血吸鬼王?血吸鬼王還有別人!

我剛想看向奔來的瘦子,卻感到腹部一痛,眼前突然一黑昏迷了過去。

難道是猜測錯了,瘦子也是假的。或許他們都是假的,這裏沒有一個是真的。他們讓我來分辨就是一個錯誤,看來我還是太嫩了。

我慢慢的有了意識,我卻不敢睜開眼睛。因爲我害怕自己現在已經是一個血污子,一個被扒了皮的人。

我伸出輕輕的摸了一下我的手,黏糊糊的,很潮溼。完了,這次真的完了。我竟然真的變成一隻血污子了,我一時間接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眼睛一黑,再次昏了過去。

豪門閃婚:被圈養的女人 等我再次有了意識的時候,我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既然事情已經這樣了,我沒有辦法去改變,那就接受好了。

我深吸了好幾口氣,才勉強的睜開眼睛。當我看到我的身體的時候,我猛地跳了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我不是已經變成血污子了嗎?我怎麼還有肌膚,難道我沒有!

“這麼快就醒了,不愧是姓道的啊。”瘦子見我醒了過來,笑着說道。

“你……我……我沒有變成血污子?”我看了看瘦子,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洞口躺着的是一具血污子的屍體,它真的不是血污子。這麼說來,它說的話就是真的,它的主人應該就是血吸鬼王。

現在兩個假的都不是血吸鬼王,那血吸鬼王會在哪裏呢?

我看着面前的瘦子,如果他是真的,說明血吸鬼王壓根就沒有混在這裏。如果他是假的,那就說明出現的這幾個人都是假的。這就是血吸鬼王的一個圈套,不過既然是血吸鬼王的圈套,他爲什麼沒有在我昏迷的時候扒了我的皮呢?

難道他是真的瘦子,還是扒了我的皮還需要怎麼條件?

“你怎麼會變成血污

子呢?它又不是血吸鬼王!”瘦子笑了一下,走到洞口的血污子前說:“血吸鬼王真的夠狡猾的,竟然用一個親衛兵做替身。”

我再次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真的一點傷勢都沒有了,肌膚也十分的完整,沒有被扒過的痕跡。可是我第一次摸的時候,明顯感覺到黏黏的,還很潮溼啊!

難道我現在是在血吸鬼王的幻術裏面,其實我已經變成了血污子,只是血吸鬼王不想讓我知道。

我用力的打了自己一下,這個根本就不可能。血吸鬼王的目的就是扒了我的皮,只要我的皮被扒了,也就被它控制住了,他爲什麼還要欺騙我呢?

“你怎麼打自己啊!”瘦子見我打了自己一下,連忙站起來問道。

“他竟然只是血吸鬼王的親衛,那血吸鬼王呢?”我連忙緊張的看向瘦子問道。

“不知道。”瘦子也很疑惑,他突然擡起頭 看向我說:“你上次說張君瑞離開過我,你認爲……”

看着瘦子如此認真的樣子,我心裏越是感覺瘦子也是假的。不知道爲什麼,自從被那具血污子說他的主人比我更聰明的時候,我看着瘦子就感覺乖乖的。

他現在說張君瑞,明顯是想把我的注意力轉移到張君瑞的身上。不過張君瑞的確有這個嫌疑,但是這個疑點不正是瘦子告訴我的嗎?

我現在要怎麼辦?我要相信誰。我現在誰也不能相信,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我只能相信自己。

“你……”我剛要說話,就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人,跌跌撞撞的向着我們這邊跑來。

“你,你們怎麼在這裏!”血人跑到洞口前,撲通一下倒在地上。

“是張君瑞!”我快速的跑到張君瑞的面前,他這是怎麼了,怎麼渾身是血呢?

我和瘦子跑到張君瑞的面前,看着奄奄一息的張君瑞。我連忙把他扶了起來說:“你這是怎麼,誰可以把你打成這個樣子。”

“是血吸鬼王,你們怎麼在這裏,爲什麼沒有按照計劃行動!”張君瑞怨恨的看着我們說道。

“你走之後我們就遇到血吸鬼王的親衛軍,我們好不容易打敗它們,正準備往你哪裏趕,你就來了。”瘦子連忙上前說道。

“媽的,竟然調虎離山,我還真的低估了血吸鬼王了。”張君瑞氣憤的一拳打在了地上說道。

我看着張君瑞渾身是血的樣子有些奇怪,按理說他的實力應該和瘦子差不多。血吸鬼王可沒有什麼戰力,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呢?難道是演的,我現在也算是草木皆兵了,只要有些疑點,我都會懷疑對方是不是假的。

“血吸鬼王的親衛軍有多少人?”瘦子嚴肅的問道。

“有六個,戰鬥力雖然不如我。但是我雙拳難敵四手,還是被他們……”張君瑞終於低下了他高貴的頭顱。從我認識張君瑞到現在從來沒有看到他服過誰,看來這次的血吸鬼王的親衛軍真的是一個棘手的活。

“親愛的螻蟻們,我們又見面了哦!”我們正在想辦法的時候,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在我的耳邊。

我趕緊的看過去,真的是血吸鬼王漂浮在空中,笑着看着我們。

血吸鬼王出現了,瘦子他們都不是吸血鬼王。這說明什麼?說明我通過了第三題,說明瘦子他們都是真的!

“真的是你,我三道題是不是全部通過了呢!”我看着血吸鬼王,連忙說道。

“不錯,你是第二個通過我考驗的人。我答應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不過這兩個螻蟻的皮囊,我是要定了。”血吸鬼王微笑的看了我一下,然後冷冷的看向瘦子他們說道。

“哈哈,就憑你也想取我的皮囊,你也不打聽打聽我玉樹真人孫耀威的是什麼人!”瘦子猛地站起身體,右手一動一把金錢劍緊握在他的手裏。

“玉樹真人?就連你的老祖清道,也不敢說出這樣的大話吧!”血吸鬼王身體猛地一顫,十幾道血影瞬間飛了出來。

血影落在地上,快速的形成血污子。這些血污子和我們之前看到的不一樣,他們身體早已經沒有了血漬,甚至要有一層硬硬的角質層,像是鎧甲一樣,十分的堅固。

血污子的手裏都握着一根巨大的骨頭,這個骨頭有一米多長,不知道是從什麼動物的身上取下來的,看起來十分的結實。

瘦子看到瞬間出現的十幾個特殊的血污子,他不自覺的向後退了一下。眼睛裏面有些猶豫的說:“血污親衛軍,沒有想到你真的成功了。”

“哈哈,不錯嘛?你也知道我的血污親衛軍。”血吸鬼王十分得意的看着十幾個血污親衛軍說:“你們是第一批挑戰我血污親衛軍的人,正好我也想看看它們的實力如何。”

血吸鬼王和瘦子他們如此的爭鋒相對,我可以徹底的相信瘦子他們就是真的了,如今瘦子他們遇到這樣的困難,讓我袖手旁觀的話,我做不到。

不過面對這麼牛叉的血污親衛軍,我真的不敢打。我的實力連普通的血污子都打不過,到這些血污親衛軍估計連一招都接不過吧。

我快速的感受一下體內的道血八卦圖,雖然道血八卦圖是恢復了,可是它時而能用,時而失效的,真的讓我蛋疼。

這次又是這樣,我感知了一會,道血八卦圖連半點反應都沒有。

“螻蟻們,我們開始吧!”血吸鬼王看着緊張的瘦子他們,笑着說道。

“慢着!”我快速的擋在瘦子他們的面前說:“他們都是我的兄弟,想要動他們,就先打敗我!”

“呵呵,你腦袋進水了嗎?”血吸鬼王瞬間變得嚴厲的說道:“我想要放過你,完全是看在你爺爺的份上,不要給臉不要臉。就你的實力,我隨便一個戰士一招你就死了,給我滾一邊去。”

“小軒,你在一邊看着,猴哥讓你見識見識我真正的實力!”瘦子笑着把我推到了一邊,伸出中指說:“有種就來!”

(本章完) “這纔像樣嗎?”血吸鬼王大笑着說:“我也是公平的,一對一!”

血吸鬼王說完,一隻血污親衛軍如弩箭一般射向瘦子。瘦子身體一動,快速的躲過了血污親衛軍的攻擊。

瘦子躲過攻擊之後,右腳猛地一沓地面,靈巧的繞道了血污親衛軍的身後,手裏的金錢劍飛開的刺向血污親衛軍的後背。

看到這裏我十分的激動,沒有想到一個回合瘦子就解決掉了一個,不愧是我的兄弟。不過激動的勁還沒有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讓我再也開心不起來。

“碰!”

一聲脆響,瘦子手裏的金錢劍竟然斷了。瘦子看着斷成兩半的金錢劍,愣了一下。就在這個時候,血污親衛軍一拳打在了瘦子的腹部。

瘦子的身體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倒飛出數米。瘦子的身體剛落到地上,血污親衛軍的拳頭再次襲來。

“瘦子快點躲開!”我看着瘦子還沒有站穩身體,焦急的喊道。

瘦子聽到我的叫喊,連忙擡起頭。此時血污親衛軍的拳頭,已經來到瘦子的面前。

瘦子知道是躲不過去了,他快速的把手臂放在前面,來減少對身體的傷害。

“嘭!”

一聲悶響,原本飛向瘦子的血污親衛軍,突然改變了方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別忘了,還有我呢!”張君瑞擦去嘴角的血漬對着瘦子笑了一下說道。

“不是說好了一對一嗎?既然你們違反規則,就不要怪我了哦!”血吸鬼王笑着對身後揮了揮手,兩隻血污親衛軍飛速的向着瘦子他們飛去。

“我來佈陣,你來幫我拖延時間!”瘦子右手一動,手裏瞬間出現一把黃色的小旗子。

張君瑞看了一眼瘦子也不多話,右手一揚,手裏的鐵極速展開,“嗖!”的一聲,兩枚暗器從鐵扇裏面飛了出去。

血污親衛軍戰鬥經驗十分的豐富,他們聽到嗖的聲音,快速的躲避。只可惜張君瑞這種暗器十分的特別,是聞其聲,不見其物。

就算血污親衛軍已經做出了躲避的姿勢,還是被刺中了。

見血污親衛軍的身體快速的下落,張君瑞猛地一閃,黑色的鐵扇刺進了,剛落的那隻血污青衛軍的身體之內。張君瑞手用力的一轉,被刺的血污親衛軍立刻暴體而亡。

看着快如閃電般的戰鬥,我嘴巴一直都沒有合上。這個張君瑞也太牛逼了吧,竟然用一把鐵扇,就可以把身體如鎧甲一般的血污親衛軍打的暴體而亡。

張君瑞殺死一隻之後,反身向着另一隻被暗器打中的血污親衛軍走去。這隻血污親衛軍吃力的站了起來,但是身體好像一點力氣也沒有。

張君瑞十分輕鬆的走到血污親衛軍的面前,鐵扇一出,對着血污親衛軍流血的地方刺去。那金錢劍都無法刺透的身體,竟然就張君瑞的鐵扇輕鬆的刺了進去。

只見張君瑞隨心的一甩,血污親衛軍就暴體而亡了。

“啪啪……”

在我目睹口呆的時候,聽到旁邊傳來響亮的掌聲。隨即就傳來了血吸鬼王的笑聲:“不愧是魂器千機扇,果然比一般的武器厲害。不過據我所知,你的扇子裏面只有四枚暗器,這四枚暗器一發,你的這個千機扇葉只能算是一般的武器了吧。”

“千機扇?魂器!”我聽到這個的詞語有點暈眩,這不是玄幻世界吧,竟然還有魂器!

“這武器也是很有講究的,一般的武器被稱爲法器,就像瘦子剛纔的金錢劍,還有靈符之類的。這樣的武器很常見,法值高的法器也可以和一般的魂器媲美。

比法器厲害的就是魂器了,魂器十分的稀少,據我所知這個世界上只有十五把魂器,張君瑞手裏的就是一把,不過魂值很低。”血吸鬼王微笑着說道。

“我這把千機扇魂值的確低了一點,不過對付這些血污子還是綽綽有餘。”張君瑞臉色嚴肅的看着血吸鬼王說道。

“真的是這樣嗎?”血吸鬼王笑了一下,再次揮動一下手,這一次飛下去的不是兩隻,而是四隻。

張君瑞見四隻一起飛去,他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不過他沒有退縮,他再次揮動了一下鐵扇。只聽“嗖”的一聲,兩隻血污親衛軍失去的戰鬥力。

果然只有四枚暗器,控制住了兩隻,張君瑞和另外兩隻血污親衛軍激戰在一起。張君瑞不但有千機扇,他的戰鬥力也十分的厲害。他還時不時的利用法器,來阻止血污親衛軍的攻擊。

可惜血污親衛軍的鎧甲太堅硬了,不管張君瑞如何的攻擊,都無法重傷血污親衛軍,最多隻能給血污親衛軍造成輕傷。

“嘭!”

張君瑞一個失手,後背被血污親衛軍打了一拳。張君瑞在地上快速的翻了一下,連忙站到巖壁的後面。

張君瑞嘴角流着鮮血對着瘦子喊道:“你好了沒有,我快要堅持不住了。”

“你在堅持一會,我馬上就好!”瘦子忙的額頭上的汗水不斷的流出,都沒有時間去擦。

“北斗局殺陣。”血吸鬼王不屑的笑了笑說:“這樣的小陣就想擊殺我的親衛軍,真的是自不量力。”

張君瑞看了一眼瘦子擺的陣,他沒有說什麼。再次握緊鐵扇,利用充分的法器和血污親衛軍再次混戰在一起。

張君瑞是沒法打敗這兩隻血污親衛軍的,所以他也不攻擊,只是快速的躲閃。來給瘦子爭取時間。

我對法陣瞭解不多,只見瘦子把黃色的旗子擺成北斗七星的樣子。也不是完全是北斗七星的樣子,在這個基礎上,還有很多旁支,好像是一個弓形。

“嘭!”

又一聲悶響,張君瑞的身體再次被擊飛。這次他被摔得很慘,鮮紅的血液不斷的從嘴裏涌出。

“你丫的再不好的話,你就要去陰間見我了!”張君瑞用力的咳嗽了兩聲說道。

瘦子沒有理會張君瑞,而是咬破他的中指,滴了一滴血在陣心。右手一動,一道帶

着硃砂的黃色靈符出現在他的手裏。

“北斗星殺陣開!”瘦子右手輕輕一晃,手裏的硃砂靈符瞬間點燃。瘦子很霸氣的,把燃燒着的硃砂靈符猛地按在陣眼之中大喊道。

隨着瘦子的手落到陣眼中的那一刻,整個法陣瞬間發出黃色的光芒。黃色光芒大漲,迅速的把戰鬥中的兩隻血污親衛軍罩在裏面。

“破!”

瘦子見血污親衛軍被黃色光芒罩住,他再次大聲喊道。

瘦子的聲音剛落,兩隻被罩住的血污親衛軍“嘭”的一聲,血肉橫飛,鮮血四濺。

“這個陣法的威力不錯哦,看來你也有失誤的時候嗎?”看着血吸鬼王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我心裏十分舒暢的說道。

“狡猾的人類,竟然在最後一刻改變了陣法!”血吸鬼王憤怒的握緊雙手說道。

“這叫兵不厭詐!”張君瑞笑着說:“你現在可是損失慘重,是不是要選擇投降呢。我這個人心腸好,你要是投降的話,我會善待俘虜的哦!”

“你是太自負了,我的法陣張君瑞都可以看出端倪,只要你仔細一點不難看出。可是你過於自負,纔會導致現在這個結果。”瘦子十分平靜的說道。

“和他廢話幹嘛?我們有這麼厲害的法陣還怕他嗎!”張君瑞站在哪裏笑着說道。

“你感覺這個法陣真的很厲害嗎?”血吸鬼王笑了一下,身體一動一個紅色的如人皮一樣的東西,極速的向着法陣砸去。

隨即血吸鬼王輕輕的揮了一下手,剩餘的所有血污親衛軍集體向着法陣飛來。看着這一次血吸鬼王是要和瘦子他們拼了。

“是千人皮,快跑!”瘦子看清楚血吸鬼王丟下的東西,他驚恐的對着張君瑞大聲的喊道。

“竟然使用了千人皮,看來血吸鬼王是徹底的怒了!”張君瑞一邊說一邊向着遠處跑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