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有些醉了,他們上面的傢伙能放過我們,顯然是有原因的。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我開始按照那位的角度開始思考,如果我是他,追到一個地方,我就不繼續追了,那麼只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就是這個地方很明顯是個絕地,不用追,我堵住入口,他們遲早會出來。

第二種可能性就是,這個地方比絕地還要操蛋,進去以後,必死無疑。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對我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情,不過相對來說,我還是希望是第一種的多一些。

“總在這邊憋着也不是個事,要不,我們下去看看吧?”

林蛋蛋對着我問道。

現在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大家強行忍住熱量,烤着牆壁,朝着噴發的火山下面小心翼翼的移動了過去。

沒有退路了,回去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我們拼了老命堅持着向下,但是讓我感覺疑惑的事情出現了,本來我以爲,下面會是越來越熱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走了一段以後,我突然覺得,天氣不是那麼熱了,這是什麼情況?

再繼續向下,我居然感覺到有那麼一丟丟的涼快的感覺,我的老天爺,我現在很想確定,是不是我的腦子已經被熱壞了?

再一看旁邊的幾位,他們居然

也覺得有點涼快,而且並不怎麼出汗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爲什麼我感覺不熱了?”

眼前的場景,讓我們有些驚呆了,我們正站在一條岩漿河流的旁邊,它不斷的翻滾着,還在朝着上面冒泡,但是我們可以明顯的感覺到,這邊的溫度並不高,甚至可以感覺到一絲清涼,這種冷熱之間的對比,讓人覺得無比的神奇。

“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此地應該是有一個,天材地寶!”

“天材地寶?”

聽到這個話,我們都來勁了。

“沒錯,而且,一定是冰屬性的天材地寶!”

蘇小魅篤定的說道。

“不會吧,這種地方,怎麼會有冰屬性的天材地寶呢?”

林蛋蛋有些無語的對着我們問道。

山膏也有些不相信的惡搖了搖頭。

一聽到蘇小魅這話,我就響起了我曾經在書山裏面看過的書,其中就有記載的天材地寶的,其中就寫明瞭冰屬性的天材地寶。

冰屬性的天材地寶,不一定非要有冰的地方纔會生產的,有一句話叫做,陰陽相生,物極必反,在極冷,或者是極熱的情況下,都是有可能會產生冰屬性的天材地寶的。

“小魅說的沒錯,這裏確實很有可能有冰屬性的天材地寶。”

我對着他們說道,光是蘇小魅一個人說,並不是很可信,但是加上我了以後,他們瞬間就相信了惡。

“可是,這個天材地寶在哪裏?我們要怎麼才能拿得到呢?”

林蛋蛋有些好奇的對着我問道。

這個東西,我還真是不知道,我看了看蘇小魅,她也搖了搖頭。

“這種東西,你不應該問我啊,你應該去問山膏!”

我一下子把一邊的山膏給抓了過來。

“你小子,不是尋寶豬麼?跟我們說說,那個冰系的天材地寶,在哪裏呢?”

山膏聽到我說這個話,臉色瞬間就黑了。

“這….我哪知道啊,在這種地方,我滿鼻子都是火煙的味道,什麼都聞不出來。”

山膏一臉無奈的對着我說道。

邪帝家的小悍妻:逆天小魔後 不過沒關係,不知道並不代表我就對它沒有辦法了。

“沒事,看我的!”

我拿出了隨身帶着的三個銅錢,就開始丟了起來。

整個卜算的過程,還是比較順利的,但是當我看到答案的時候,我表示我整個人都有點傻逼了。

答案顯示的是,冰系的天材地寶,就在我們前面的岩漿河流裏面。

“怎麼樣?”

我指了指面前的岩漿河流,然後開啓了鬼眼,朝着下面看了過去。

果然,接下來的一幕人,昂我震驚了。

就在這條岩漿河流下面大約一百米的地方,有一顆雪白色的,冰晶做成的蓮花。

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冰系天材地寶了。

可是,讓我們犯難的事情出現了,這冰系天材地寶在下面,我們怎麼取得出來呢?這又不是一條普通的河。

林蛋蛋,山膏他們,也都發現了這個冰蓮。

“怎麼弄上來啊?”

大家都是一陣的惆悵。

“要不我來試試吧?”

蘇小魅對着我說道。

“我化作靈體下去,應給沒問題的,靈體是不受一般實物攻擊的。”

“別瞎扯!”

蘇小魅還沒下去,我就趕緊攔住了她。

“這可不是一般的岩漿,搞不好有火毒呢?”

我趕緊攔住了蘇小魅。

“要不?還是讓我試試看吧!”

林蛋蛋對着我們說道。

“我看這裏的溫度比上面低多了,而且,我可是神獸,皮糙肉厚,我先試一下,能不能忍耐的住,如果可以的話,我就把它給弄上來!”

林蛋蛋對着我們說道。

雖然我們也不想讓他冒險,但是從目前來說,這應該是最好的方法了。

林蛋蛋把腳伸下去了一點點,似乎是想要試試看溫度,我們也都是一陣緊張的看着他,都在等待着結果。

可讓我們疑惑的事情出現了,林蛋蛋把腳放進去以後,整個人直接就愣住了,好幾秒鐘都沒有反應。

“啥情況?蛋蛋,你沒事吧?”

山膏跑過去戳了一下,對着他問道。

就在這個時候,林蛋蛋一陣興奮的大叫道。

“這個岩漿,居然,居然是溫的,根本沒事!”

說着,他居然跳了下去。

我看着他那樣子,簡直嚇尿。

但看着他在岩漿裏面還能動,而且沒有很難受的樣子,我也把半信半疑的摸了一下。

果然沒問題。

“你們等着,我去把它給拿上來!”

林蛋蛋對着我們說道,然後朝着下面潛了下去。

我們時時刻刻的關注着林蛋蛋的狀況,但就在他下到大概八十米的時候,他卻直接卡主了,在那邊努力了好幾分鐘都沒有結果,林蛋蛋直接從下面上來了。

“怎麼回事?”

我對着林蛋蛋問道。

“不行啊,我下到80米的樣子,就再下不去了,下面的岩漿太嚇人了,溫度雖然不高,但是硬度和粘稠度和石頭差不多,根本就突破不了!”

林蛋蛋一臉的蛋疼。

“是你不行吧!”

山膏說着,帶上了他的套子。

“讓我來試試!”

(本章完) 說着,山膏就朝着下面衝了下去。

說實話,我並不相信山膏這小子能夠搞的定啊,林蛋蛋的修爲,比山膏還是要強一些的,他都搞不定的事情,山膏怎麼可能搞得定呢?

果然,山膏這小子衝下去了,事實和我想象之中的一樣,還不到五分鐘,山膏就停住了,堅持了一會,就重新上來了。

“不行,不行,這個岩漿河太變態了,我才下到五十多米的地方,就下不動了。”

山膏上來了以後,不斷的大吼大叫。

“行了,我知道你就那個水平!”

我對着山膏笑道。

“你敢小看我,我非要給你下一個六十米看看!”

說着,山膏又要跳下去,就子啊這個時候,蘇小魅把它給抓住了。

“你再下去也是一樣的,還是我去試試看吧!”

“算了,還是我去吧!”

我對着蘇小魅說道。

“你身子不方便,再說了,這裏面,也就我的戰鬥力,達到了二境鬼王的程度了。”

我這麼說,蘇小魅就沒有反對了。

之前鬼氣消耗有點大,我原地調戲了一下,三分鐘之後,我朝着下面跳了下去。

果然,這個進入岩漿,和進入普通的水裏面,還是完全不一樣的,有一種深深的粘稠的感覺,似乎完全遊不動。

當然,我也沒有傻到以爲在這個地方也可以游泳,我直接用鬼氣開始開闢道路,到了差不多七十米的時候,我就感覺自己有些鬼氣消耗的差不多了。

這樣可不行啊,成績還沒有林蛋蛋好呢,我當然不能就這麼服輸了,趕緊的我就切換成了真元,然後繼續朝着下面衝過去。

真元因爲有玉佩的補充,所以比鬼氣消耗的慢一些,不過到了八十多米的時候,我也停住了。

鬼氣恢復了一部分了,我吸取了之前的教訓,直接開啓了鬼神變。

神鬼第三變的狀態,我就朝着下面猛衝!

還別說,這一下挺管用的,直接就衝到了九十三米的程度,眼看着這個冰蓮就近在咫尺了,我的心裏這個激動啊,恨不得直接把它給整過來。

但是我知道,這最後的七米,應該會比我之前走過的九十三米更加的困難。

單純的使用鬼氣,應該是不行的了。

“鬼神閃!”

我調動了鬼氣,開始放出了神鬼第二變的隱藏鬼術。

一個突擊,平常速度快到飛起的鬼神閃,居然也就挪動了兩米的距離。

還剩下五米,到了這個地方,我感覺阻礙已經相當的強大了,再每向前一步,都要承受巨大的壓力。

“深淵業火!



以火克火,這是我想到的方法,你岩漿熱啊?我弄一個比你更熱,更嚇人的東西出來。

ωwш. ⓣⓣⓚⓐⓝ. c○

深淵業火果然是有效果的,朝着前面燒了大概一米的樣子,我趕緊跟上,但是下一個瞬間,洶涌的岩漿就將這個空隙填補住,然後我被壓在了九十六米這個地方。

只是前進了一米,但整個形勢天翻地覆,我感覺我現在已經進入了一個進退兩難的程度,朝前進,我進不去,想要後退,都後退不出來了。

再不想點辦法,我甚至要被壓死在這裏啊。

不行,拼了!

用盡最後的力氣,拿出了饕餮內丹。

“老兄,靠你了!”

我對着饕餮內丹喊了一聲,然後把它塞入了嘴裏。

饕餮內丹還是這麼的給力,下一刻他就非常迅速的到我的身邊,和我開始融合起來。

就這麼一會的功夫,我就感覺到,源源不斷的力量,衝着我的身上涌過來。

鬼氣一瞬間就填補了大概三分之一的樣子。

這是什麼情況?平常的饕餮內丹,不應該有這個效果啊!

我想到這裏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釋然了,因爲饕餮內丹給我補充的鬼氣裏面,都帶着一點火的波動,很明顯,應該就是從周圍的環境吸收的。

而這裏,正是火晶石產生的地方,也就是火系的力量最精純的地方,所以我吸收的才能如此的快。

帶孕潛逃 深淵業火開路還不錯,我不斷的用它進行燃燒,完全不計鬼氣的消耗,又朝着前面開拓了兩米的路程。

九十八米了。

我再一次被定死在了這個地方,而現在,已經不是和之前一樣,可以輕易的通過饕餮內丹來脫困了,因爲我被壓制的,連吸收鬼氣,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了。

“這是要玩死我麼?”

我的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要死在這裏了?

不!絕對不行!

想到這裏,我心裏的信念和能量開始爆發。

鬼氣再一次開始運轉,饕餮內丹似乎也是感覺到了我內心的糾結,開始不斷的給我提供鬼氣。

以我現在的實力,給我再多的鬼氣,我都只能是進退兩難,唯一的辦法,就是突破,而且必須在這裏突破。

鬼氣超越巔峯狀態之後,我馬上就開始壓縮。

在這裏,我也沒有壓縮過鬼氣,說實話,我就是抱着試試看的心態的,在這強大的環境的壓制之下,我的鬼氣修爲開始穩步的攀升,到了極限之後,緊接着就是殘酷的壓縮。

令我沒想到的是,效果就真的是這麼好,在這個強大的壓力之下,我鬼氣壓縮的速度也開始變快。

短短五

分鐘的時間裏面,我的鬼氣居然直接壓縮到了鬼王一階的超越極限的巔峯,二點五倍。

說實話,我在鬼將階段的時候,一直都是壓制的二點五倍,鬼王階段我還不知道,到了二點五倍之後,我又開始壓制,但我發現,已經壓制不動了。

果斷的,晉級!

鬼王一階巔峯,蹦到了鬼王二階的巔峯。

就在突破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渾身上下都是一陣的輕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