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李雙希現在在樹上瑟瑟發抖的樣子。就算很不應該,秦少嶺還是笑了出來……沒想到剛剛還在「責罵」他的皇上也一起笑了起來。某種程度而言,他們都不是很擔心掛在樹上,生死難辨的那個小姑娘。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李雙希真的很可憐啊。

「那你們把她救下來了?」

皇上問著還在那邊待命的胡內侍。雖然應該不會出事,但怎麼說也得慰問一下。再說,他還是想嘗嘗她的手藝的。

可別嚇壞了,做不了膳食。那就真的麻煩了。

「暮暮姑娘……」胡內侍也不知道該如何描述,「興許是太害怕了……所以一直都不敢動。到底是姑娘家,奴才們也不便去觸碰。現在就……還在那上面。」

秦少嶺知道李雙希膽子不大,但也沒有想到,居然這麼小。他原以為,自己就算提前離開了。李雙希也能順著梯子,從屋頂上自己爬下來的。沒想到……嗯,秦少嶺想了一下,也覺得不能理解。

樹和屋頂?她如果膽子小,怎麼會從屋頂跳到樹上了?

雖然李雙希住的院子里,的確有一棵大樹,但是那棵樹和屋頂應該相距甚遠啊。

所以李雙希是怎麼到那棵樹上,還被掛著下不來的?

「皇上,臣要去看看家妹。若真的出了事,臣於心難安啊。」

「去吧。救下來之後,你讓她歇歇,然後再做兩個小菜送過來。」皇上頓了頓,「你回來的時候就順便把菜帶回來,沒有菜不行回來。」

皇上這是留他時間去照顧妹妹了。只是秦少嶺自己知道,他還需要調整一些心情,才能去如常面對李雙希。

「皇上讓臣妹妹如此勞役,太不憐香惜玉了。」

「嗯,朕為君,汝們為臣。君要臣做……」

「臣必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秦少嶺又自然接了下句,皇上眼裡的喜悅更有了幾分。

若非他不是皇子。秦少嶺應該就是他最疼愛的孩子了。可惜了,但重用與恩寵,皇上也是從不會吝嗇的。

秦少嶺抱拳行了一禮,然後就退下了。他奔向了李雙希的院子。

真是個好哥哥啊。

他不知道,他的身影在別人的眼裡是多麼急切。他們只道是,一個擔心妹妹的哥哥。

卻不知道,秦少嶺的真實想法。倒是與他們想的截然不同。

李雙希也應該是他的妹妹。但李雙希確實不是他的妹妹。

秦少嶺不過是強迫自己,硬把李雙希當妹妹。終有一天,他會為這種勉強的行為付出代價。

「暮暮,暮暮……」

喊著秦暮暮的名字,秦少嶺進了李雙希的小院子。然後看到了掛在樹上的那個人。

「哥……哥哥……」

雖然李雙希現在很害怕,但她還是迅速進入了自己的角色。也順著秦少嶺的叫聲,喊了幾句哥哥。

她是真的怨他,為什麼帶她上屋頂,但是又不帶她下屋頂呢?本來,她也以為自己可以從梯子上下去的。但她過去了才發現。原來那幾天,她養傷的時候,林笑笑為了她活動方便,把梯子收了。

她平時又不常用,所以要不是秦少嶺提起,她都不記得自己屋子裡,有一個可以上屋頂的梯子。

當然她是真的不記得有梯子……要不然,她就會提醒秦少嶺,要走的時候把她一起帶下去啊。這星空與月雖然美,但是屋頂上也真是寒涼啊。

李雙希越發覺得,秦少嶺就是在用這種方式責罰她。

「怎麼樣,能鬆手嗎?」

其實李雙希雖然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但是這距離並不算很高。秦少嶺默默盤算了一番,如果她鬆手了,他應該抱得住她的。應該吧……

秦少嶺又觀察了一下李雙希,以她這般嬌小的身形,應該是不重的。

「鬆手?」

李雙希的聲音尖了。什麼?居然要她鬆手嗎?敢情會摔得人不是他啊!怎麼能說得這麼風輕雲淡的。

斗羅之最強贅婿 「你信我。我一定能接住你。」

很想信他,真的很想信他。但李雙希不免又想了齊七。她就是太相信一個人。她太相信一個男人。以至於她丟棄了一切,好像再也找不回來的一切。李雙希努力扭了扭身子,去看樹下的那個人。

很像,真的很像。 超品命師 但給人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樹下的那個人,她有點想信他,雖然只有一點而已。

「雖然我只想信自己,但我現在也沒辦法就是了。」

很生氣,很懷疑,很難受……

但無能為力,李雙希最終決定相信她的「好」哥哥吧……要不然,過一會她的手沒力氣了,就可能是一樣的預想結果了。

「好,放心跳。」

李雙希鬆了手,然後她感覺一陣風刮過,自己穩穩的停留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了。

「沒事了,我的妹妹。」秦少嶺把雙希放了下來,「現在能去做兩個小菜嗎?皇上等著呢。」

……

原來救她下來,就為了這個?他當她是吃素的嗎?他要讓她做菜,她就要去嗎?今天她不去怎麼了!

李雙希在心裡硬氣了一會,然後……

好吧,事關皇上,她就是這麼的慫……

那就去做菜吧。做些什麼好呢?

至於她是怎麼掛在樹上的,她還真的不想說……

因為太丟人了……

正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 古加泥滿臉迷茫的坐在球場上,腦海中竟然出現了一片短暫的空白,空白道不知自己身處何方,不知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更不知道華橋球迷們痛苦的呻吟和隊友們心急如焚的呼喚聲,仍在的自己耳邊不停的遊蕩着,卻怎麼也遊不進自己的心中。

恍惚的剎那間,古加泥眼前的時光、眼前的畫面突然的重疊起來,重疊到兩年前的某場比賽中,某名大一球員,同樣的拿球后低頭向前衝去,然後,在眼前的防守隊員的重心跟着大一球員突破的方向而移動時,卻猛然的用出一個原地的帶球轉身,緊接一個遠距離的後撤步落在三分線外,起跳後張手就投,然後,便是籃球輕輕飛進籃框的歡快瞬間,和防守隊員一個腳步不穩,重重的倒在球場上的心碎時刻!

主播哪裏跑 當時的情景和現在是多麼相象啊,

古加泥仍然清楚的記得,自己在進球的瞬間時,一點一點的注視着對方向地板上倒去,心中的得意是何其之濃!

而如今依然是在球進的瞬間,砰然倒下去一個人,可是那個倒在地上的人,卻便成了古加泥自己,而心中得的意,更是早已經變成了百般不是滋味的酸與痛!

……

看臺上的孫均和陸其順已經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任他們在比賽之前想破腦袋也決不會想到,他們心中如此強大的古加泥,竟然會在本場比賽中,發生了猛然摔到在球場上的局面!

是因爲古加泥太弱了?

還是因爲省工院的十三號的個人實力和絕對冷靜的大腦,太強了,太可怕了?

…….

呼喚了兩聲古加泥的名字,卻不能將古加泥喚醒的華橋球員們,一起架着古加泥向場邊的休息區走去,於謝羣的示意下,讓古加泥在座位上坐好後,華橋的球員們向手拿戰術板的謝君圍了過去,只是在時不時打量着古加泥搭拉着頭的身影時,不由自住的感到莫大的心疼,

實在無法想象他們心中cuba中最強的球員,cuba第一人的古加泥,也會有如此頹廢的時候,

向來沒有經歷過失敗爲何物的古加泥,此時的心應該很難過,很痛吧!

但是,在所有華橋隊員的心中,乃至華橋教練謝君的心中,卻沒有一個人有絲毫蠻怨古加泥的想法,畢竟古加泥已經爲了華橋這兩個字付出了很多,做到了很多,即使他今天衝動了,他倒下了,也絕不會有任人,說任何的話!

如果真的要說什麼的話,也只會說,爲什麼我們不能再多做點,再多想點,讓古加泥肩膀上的負擔,不至於如此的沉重!

…..

謝羣不停的在戰術板上划着什麼,而華橋的球員們,則默不作聲的聆聽着謝君所說的每一個字。

最後,謝君將一把將戰術板按在木地板上,感概道:“大家準備上場吧,三年來,我們遇到過很多的強大挑戰者,而今天的這個挑戰者卻是最強大的一個!因此,隨着最強大的挑戰者的出現,我們所面臨的最大考驗,也就隨之而來的出現了。

大傢什麼都便想了,只管去全力的戰鬥吧!在拼命維護我們華橋的尊言時,將我們華橋的隊長,古加泥,喚回到我們的身邊!”

“是!”

再次打量了一眼古加泥意志消沉的身影后,代替古加泥上場的華橋組織後衛鄭磊和四名首發球員,挺立着孤傲的身影,一點一點的向球場上走過去!

他們雖然已不知道前方的終點到底是什麼顏色,但是,即使前方的終點是一片絕對的黑暗,也無法擋住他們不斷向前邁出的步伐!

因爲,他們不想輸!

一點也不想!

。。。。

球從華橋的底線擲了出來,鄭磊接球后隨式向前衝了過去。雖然鄭磊今年剛剛大二,但卻在高手如雲的華橋中做穩了古加泥的替補,其自身的實力和技術,自然不在話下!

隊長!

是他們讓你痛苦的嗎?

我一定要讓他們償還!

鄭磊的眼中流露出一股異常堅定的目光後,向着宛如大山一般,靜靜擋在自己面前的張若寒衝了過去!

能斷下隊長兩球的球員,是何等可怕的球員啊!

但是,此時的鄭磊卻已經無法想這麼多了,只知道一定要去把省工院的籃框轟下來,輕個粉碎。

右腳向着張若寒的左側飛快的踏去,鄭磊義無返顧的向張若寒狂突而去,壓在右手手掌下的籃球,更是在高速動運之中,仍在小心翼翼的看護着,決不讓可怕的張若寒,斷去了一定不能失手的一球!

因爲,他要讓古加泥

快點回來!

張若寒微有詫異的打量了面前的鄭磊一眼,因爲鄭磊眼中的東西,是張若寒非常熟悉的種東西,

那是一種信念,

絕不服輸的信念!

難道,在失去了古加泥這個cuba第一人後,華橋大學依然要擋住自己的夢想,絕不服輸嗎?

心念閃電般的劃過腦海後,張若寒的眼睛在鄭磊身上和籃球之間,不停的掃射着,面對古加泥以外的球員,張若寒認爲沒有必要在利用具有賭博性質的後發制人的防守方法了,必竟那種方法,非常的消耗張若寒的精神和體力,幾首是在瞬間之內,完全的爆發出張若寒全部的體能後,一種飛快燃燒全部體能的防守方法!

這正是張若寒爲什麼在本場比賽中,一直保持平淡,遲遲不敢爆發的原因之一!

“讓開~!”

鄭磊連續的兩個跨下變向後,卻被張若寒死死的擋在身前,不禁大吼一聲,幾乎以向張若寒的身體狂撞而去的勢頭,直直的向張若寒衝了過去。

搞什麼啊?

張若寒心中涌起一個問號,正想伸手一把拍掉去鄭磊手中的籃球時,卻發現鄭磊的右手,帶着籃球閃電般的向身後拉了過去,猛然一個背後的擊地傳球,將籃球傳了出去。

這是!!

心下一驚的張若寒,連忙順着鄭磊後傳球的方向,向自己右側望了過去,結果卻看到一個紅色的人影接球后,沒有任何準備動作的順式就跳起來,躍到最高點後,猛然一抖右手手腕,

雖然整個投籃動作,從接球到起點的瞬間,僅是在一秒左右倉促完成的,但紅色人影身處空中的姿態,卻依然優美的像是空中作畫,隨手畫出了最美麗的一筆。

“唰~~”

一道黃色的虛影泛起漂亮的孤線後,輕輕的穿進了籃框裏。使得所有省工院的球員們,不約而同的隨着啪的一下跳到七十八比七十四的比分,而猛然的心靈巨震一下。

他們實在無法想象,更加無法想到,在古加泥下場之後,比賽重新開始僅僅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內,比分竟然會再次被華橋大學拉到了四分之差

彙集着紅三環體育館內近萬道目光的紅色身影,目睹自己隨手畫下的一筆,完成的如此漂亮之後,不禁用力的握了握投籃的右手,白淨的臉龐上露出一個鄰家大男孩似的淡淡笑突,卻在心中大聲的吼道:

華橋大學的一切容耀,或許全部是古加泥帶來的!

但是,不要以爲,打敗了古加泥,便可以打敗華橋!

……

“耶~~~~~~~`”

宛如重獲新生的華橋球迷們,放聲的痛呼起來,他們心中的寇軍球隊,是決不會就此輕易倒下的!

即使沒有了古加泥,他們還擁cuba第一投手,號稱投籃機器的張加兵!更還擁有讓華橋大學,縱橫於cuba的全明星陣容!

明天下 “華橋是最強的,華橋是永遠的冠軍~~~~~~~~~“”

接二連三的大吼聲,在看臺上不停的爆起,所有支持華橋的球迷們,心中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

華橋是決不會輸的,

而他們心目中的最強球員古加泥,更會再次的站起來!

…..

每一個帶有華橋兩個字的大吼聲,在看臺上爆起的瞬間,坐在場邊的古加泥身上便不由自住的顫抖一下,雖然古加泥此刻的心,仍在痛,痛到了極點,可是已經爲了華橋這兩個字,付出了太多的古加泥,還是無意識的會在這兩個字,所代表的莫大榮耀震憾下,作出本能的反應!

“這位同學,可以去看一他嗎?”謝君緩緩的走到蘇雨雯的面前,指了指在座位上身體時不時隨着吼聲而顫抖的古加泥後,用那雙極其睿智的雙眼緊緊的盯着蘇雨雯的眼睛,向蘇雨雯非常真誠的說道:“他現在非常需要你的關懷!”

”“我的??”

蘇雨雯猛然收回自己鎖定在古加泥身上,帶有幾分心痛的目光,非常驚訝的擡起頭,向謝君問道。

“是的!”謝君點了點頭,輕吞道:“一個球員不管他在平常的時候,是多麼的自信,是多麼的堅強,可是當他陷入痛苦之後,依然會變得十分無肋,無肋到會把自己深深的封鎖在內心的灰暗世界中,而這時,他最需要的便是一個可以給他關懷,讓他重新振做的人,而你,就是那個可以讓古加泥重新振做的人!”

謝君的話,一點一點的鑽進蘇雨雯的耳中,瞬間讓蘇雨雯的小臉,差成了紅通通的大蘋果,

蘇雨雯覺得謝君的話也太直白了,不是等於在說~~~

蘇雨雯越想越害羞,默默的低下頭,在心中作着最大的掙扎,如果自己要是去了,豈不會被人誤以爲?

更不等於擺明說,自己對他有好感嗎!!!

謝君看到蘇雨雯一副不甚妖羞的樣子,不禁有點着急了,雖然自己的話,或許有點唐突,可是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哪還有時間去讓蘇雨雯害羞啊!

礙於時間緊迫,謝君只好讓自己的話語更加唐突一點,接着說道:“這位同學,如果你不希望看到古加泥這麼痛苦下去,就去幫幫他,畢竟時間拖得越久,古加泥心中的痛苦就會越大,你真的能夠忍心,看到古加泥這樣痛苦下去嗎?”

“這~~~”

蘇雨雯緩緩的打量了一眼古加泥,時不時顫抖的身影后,心中像是被人強行擰了幾下,涌起了幾分不由自住的痛意。

“雨雯,去吧!他真的很需要你!”半天沒有說話的金娟,推了推蘇雨雯,給心中本不就非常想去的蘇雨雯,更加增添了幾分勇氣!

轉頭看了看看臺上的古加泥女fans們後,蘇雨雯暗自咬了咬銀牙,站起身子走到最前排的選手休息區後,,挨着古加泥坐了下來,卻在剎那間吸引了很多一邊觀注比賽,一邊觀注着古加泥的華橋球迷們,不住投來的好奇和不解的目光!

這個漂亮的女孩是??

從來沒有被這麼多道目光一起注視過的蘇雨雯,瞬間覺得好緊張,心臟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上,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如此要命的情況下,蘇雨雯不禁起了分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的感覺,還何淡去讓古加泥振做啊?

…….

就在場邊的一男一女,開始慢慢的接近的時候,球場上的戰火卻仍然在瘋狂的燃燒着。

籃球被江文運過半場後,江文一邊擡起頭,一邊四下打量着華橋半場上的人員站位情況,狠狠的瞪了一眼死死盯着自己的陳鬆人後,江方的心中涌起了幾分巨大的怨氣,

媽的,就是這小子,在前三節的時候乘自己一時不注意,斷了自己好幾個球,讓自己心中憋了好大的一口怨氣,

一定要把怨氣徹底的發泄出來,不然自己會氣煩得。

深吸一口氣後,江文抖了抖自己有點發軟的雙腿,已經征戰了三十多分鐘,真是累的他苦不堪言啊,和跑動依然歡快的張丹楓比,真是相差太多了!

哎!

以後,一定要苦練才行!

不過,今天就先拼一把吧,拼到自己動不了爲止!

猛一彎腰,江文作勢向陳鬆人的右邊狂衝了過去。心中已經不怎麼輕視江文的陳鬆人,連忙順着江文突破的方向就是一個防守滑步,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面上劃過一絲得意之色的江方,突然的在陳鬆人重心還在移動的時候,雙腳大力的一蹬地面,飛快的跳起來,揮出了早已蓄式而發的右手!

進去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