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神婆也看出了我們的臉色不怎麼好看,連忙朝着我們笑了笑,顯得十分不好意思。

2020 年 10 月 23 日

而後她輕咳了一聲,讓自己的臉色又變得凝重之後,這才接着開口道,“昨天晚上,所有運送馬教授屍體的人都消失了。”

“消失?”我眉頭一皺,瘦猴一臉奇怪。慕容潔則忍不住小聲地念叨了一聲,“怎麼個消失法?”

小神婆重重地搖着頭,“不知道啊,就是這樣無緣無故消失了。”

見到我們三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她稍愣了一下,似乎是在組織思緒。

直到過了兩三分鐘,她才接着向我們道,“這麼跟你說吧,昨天晚上凌晨我睡下去的時候,所有的人都還在。我師兄也在。”

“可是今天早上我一起牀,所有的人都不見了,而且也只有他們不見了。”小神婆一臉奇怪地看着我,神色緊張又想不明白。

“你師兄豁青雲也不見了?”慕容潔當即開口道。

“就是啊,以我師兄的本事,我是真的想不明白有什麼事能讓他憑空不見的。”她抹了一下額頭的汗水,又緊張地看着我,“我實在沒辦法了,只能來求你幫忙了。”

我擡起了手,示意小神婆不要再說下去,心裏則是在回味她剛剛說的話。

過了好一會兒,我纔開口道,“你剛剛說,只有他們消失不見了。也就是說,這些人消失的地方,除了你們之外還有另外一批人?”

小神婆怔了一下,很快就回過了神來,朝着我接連不斷的點頭,“沒錯,沒錯,我忘記跟你說了。”

“昨天我們是把馬教授的屍體運到了這城外郊區的一間道觀裏。師兄說是要暫時把馬老的屍體供起來。”

“除了我們之外,那道觀裏還有一些遊客,然後還有一些請道士們做法事的人。”

說着,小神婆的臉上露出了更加不解之色,“所以這就更加奇怪了啊,那道觀裏的客人加上道士什麼的,至少有三四十人呢。我師兄和消失的那些警察們也有十來人,就這樣在大庭廣衆之下消失了,我實在想不明白啊!”

小神婆低着頭,小聲地呢喃着,“你要說是碰到了什麼靈異的事件,有我師兄在就算是碰到了鬼王也能解決。你要說不是靈異事件,那些警察們個個都有配槍,更加不怕啊!”

“再說了,十幾個人在幾十個人面前全都消失了,而且一點動靜都沒有,我想不明白啊!”

我看到慕容潔和瘦猴的臉色也變得難看了,兩人都緊張地看着我。

我則在思考了一會兒後,又向小神婆問道,“那馬老的屍體呢?”

“屍體還在,我們昨天到道觀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馬老的屍體供奉了起來,一直還在!”

聽完她的話,我低下了頭去。

光從小神婆的述說中來看,這件事情的確十分古怪。

但更古怪的是豁青雲。

我始終看不透這個人,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本事。而且他從來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但可以確定的是,如果真的有什麼麻煩事,以豁青雲的本事,他絕對是能夠解決的!

連同豁青雲在內,還有另外十多個警察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了?有什麼樣的人能有這麼大的本事?有什麼樣的事情能弄出這麼大的動靜?

“真的一點線索都沒有嗎?”我最後還是忍不住小聲地呢喃着。

“我不知道啊!”小神婆十分着急,又催促起了我,“我這個人你也是知道的,就算有線索我也找不到啊。這事兒就你擅長!”

我嘆了口氣,又低下了頭。

倒是這時,瘦猴的聲音傳了出來,“馬教授的屍體怎麼樣了?是不是真的成仙了?還有那具古怪女屍,沒問題了嗎?”

我的眼角餘光瞟到,慕容潔在這時也好奇地看向了小神婆。

至於小神婆則看了我一眼,見到我沒有表態之後,她嘆了一口氣,嚮慕容潔和瘦猴說了起來。

我則快速的把耳朵豎了起來。

之所以不理小神婆,一是因爲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了,二來其實我也關心馬教授還有那具古怪女屍的事情。

“馬教授的屍體現在倒是已經完全變成了乾屍,成了肉身法相了。按我們的說法來看,估計是真的成仙了。”

“至於那女屍,倒是一直沒有什麼變化,現在也擺在那道觀裏!”

陰狂嫡妾 “真能成仙啊!”瘦猴當即驚呼了一聲,接着又無比好奇地向,“那有沒有什麼古怪的事情發生?”

“能有什麼事情發生?”小神婆不耐煩的朝着瘦猴擺了擺手,“沒有,什麼都沒有,別煩我了!”

接着,她又跑到我的身邊,擡手拉了我一下。

沒法子,我只能擡頭看向了她。

“你說句話,到底幫不幫我。不幫我我就去找其他人了。”小神婆緊張地開口道。

“你報警了嗎?”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慕容潔便搶在我之前開向小神婆說道,“這麼大的事,如果由警方來調查的話應該會更方便纔對。”

“報警?”小神婆聽到這話之後,立刻搖起了頭,“雖然警察肯定沒什麼用,但我回城的時候已經託人報警了,這會兒估計已經到了吧。”

“那你急成這樣幹什麼!”慕容潔鬆了一口氣,“曌遠的腦子是好使,可是調查這種事情還是警察更專業一點。”

我也立刻朝着小神婆點下了頭。

只不過看她的臉色已經變得極爲不好看了,我又補充道,“要不然這樣,你讓我休息兩天。如果這兩天你們什麼都不知道,你再來找我行嗎?”

一是想休息一下。

二是,我現在還要找我的那個老祖宗呢!要是真的讓她活了,我不敢想像會怎麼樣。

經歷了這麼多事,隨時都能碰到她的人,各行各業也有她的人。她要是真活了,非得掀起一陣大風暴不可。

“對,對!”慕容潔也幫我搭着腔,“你不是會算嗎?過兩天還是沒有任何線索,你就算一算,來找我們就行了。”

“哼!”小神婆冷笑了一聲,“對了,有件事情我好像忘記跟你們說了!”

這時小神婆的臉色變得十分自信,而且還略有些高傲。

我和慕容潔對視了一眼,她的這個表情讓我意識到有些不妙了。

小神婆則在這時不急不慢地開口呢喃着,“本來是不想讓你們着急,但看來如果我不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你們肯定是不會出手幫我了。”

她朝着我和慕容潔分別看了一眼,而後又慢條斯理的說道,“相信我,幫我就是幫你們自己!”

“到底是什麼事?”慕容潔忍不住了,輕聲一喝。 小神婆這神經兮兮之狀似乎讓慕容潔來了脾氣。她稍低着頭,沉聲一喝,“到底什麼事?直接說!”

慕容潔畢竟是個警察,如今橫眉冷皺,直勾勾地盯着小神婆,讓小神婆忍不住顫了一下。

她也不敢再賣關子了,連忙朝着慕容潔呵呵地笑了笑,“昨天夜裏,那道觀裏來了一個送葬的隊伍,加上擡棺的人,一共九個!”

“送葬?”一聽這話,我的眉頭不由得稍皺了起來,我覺得我似乎能想到小神婆說的是什麼事。

我覺得慕容潔也應該想到了,因爲這個時候慕容潔已經變得是十分緊張了。小神婆的聲音這纔剛落下去而已,她又着急的催促着,“說啊!”

慕容潔的語氣很不好,讓小神婆的臉都白了。她縮了縮脖子,以極快的速度開口道,“送葬隊伍裏的九個人裏面,就有那天我們看到的那個女孩,應該就是你們認識的!”

我一怔。

“李萍兒!”瘦猴則快速的輕呼了一聲,不可思議地看着小神婆,“你見到李萍兒了?”

小神婆點下了頭,又接着道,“在她的身邊還有一個男孩,年紀跟我差不多!”

“什麼?”我一驚,立刻坐直了身子一動不動地看着小神婆。

慕容潔也驚住了,看着小神婆的表情跟我一模一樣。

李萍兒在慕容潔弟弟的宿舍裏留下了一張小字條。

如今小神婆又說李萍兒的身邊有一個和她年紀差不多大的小男孩。

那除了慕容潔的弟弟之外還能是誰?

果不其然,緊接着小神婆就一臉緊張地嚮慕容潔說道,“我只是瞟了一眼,但是我也能看得出來,那男孩就是你的弟弟!”

我震了一下。

慕容潔則如遭雷擊一般,猛地往前跨出一步,徑直到了小神婆的跟前,擡起雙手抓着她的肩膀,大聲呼着,“小杰他怎麼樣?看上去好嗎?有沒有瘦?”

慕容潔真是心急了,我看到她的眼眶都紅了。

這時,小神婆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

我心想不妙,趕緊向愣在一旁的瘦猴使了使眼色。

好在瘦猴明白了我是什麼意思,慢慢地朝着慕容潔靠近了一兩步。

小神婆也正好在這時苦笑了一聲,而後一臉緊張地嚮慕容潔道,“昨天晚上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倒是沒有什麼問題。都很健康。”

“只不過今天早上,我好像沒有看到他們了!”

“沒有看到他們了?”慕容潔稍怔了一下,一臉奇怪地看着小神婆,“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也皺下了眉頭,開口向小神婆喝了一聲,“趕緊說!”

之前小神婆可是說了,我們幫他就等於是在幫自己。這話就代表,李萍兒和慕容潔的弟弟絕對不止是沒看到了那麼簡單。

慕容潔現在心情正處在激動的時候,小神婆要是再這麼賣關子,慕容潔非得發火不可。

小神婆怔了一下,連忙開口,“我在早上沒看到師兄他們之後,在那間道觀裏轉了一圈。我發現,他們那支送葬隊伍的人也全都不見了。而他們晚上擡過來的棺材還在!”

“他們和我師兄他們那一夥人一樣,也消失了!”

慕容潔的眼睛一下子瞪到了極限,她抓着小神婆雙肩的也已經使出了全力,我甚至能看到她手指間的骨頭都已經突了出來,在皮膚的表面泛着白。

“你再說一遍,我弟弟怎麼了?”緊接着,慕容潔吼了起來。

我趕緊向瘦猴瞟了一眼,他立刻明白了,連忙往慕容潔走了一步,拉着她的胳膊往後扯了扯,“警官,你別激動,別激動。你就算把神婆捏死了也改變不了現在發生的事啊。

而我也不管胸口處傳出來的疼痛感了,幾步走到了小神婆的跟前,一邊抓着似乎又想要衝上來的慕容潔,讓她別激動,一邊向小神婆說道,“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帶我們去啊!”

小神婆被慕容潔嚇到了,直到我輕輕地推了她一下,她纔回過神,連忙‘哦’了兩聲,連忙給我們帶路。

雖然身上有傷,但醫院也沒有攔着,登記好之後就讓我們出醫院。

在門口叫了一輛電動車改造成的廂車,坐好之後便向城外小神婆所說的道觀趕了過去。

車子的速度很快,但我們也還是花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纔到達小神婆所說的道觀。

這是在城郊的一個偏遠地區。

下了車,看着這說不上大也說不上小的道觀,我的眉頭稍皺了起來。

這已經算是城外比較偏遠的地方了,但還是人來人往的,香火還算比較旺盛。

媽咪 做我爹地的老婆吧 “原來是這裏?”我在打量道觀的時候,慕容潔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你知道這裏?”我趕緊轉頭嚮慕容潔問道。

她點了點頭,“紫雲觀,在廣城其實算是一個出名的道觀了。”

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慕容潔也恢復了冷靜。於是在稍愣了一下之後,她的眉頭又緩緩地皺了起來,“不過奇怪的是,就算是在平時也沒有這麼多人啊!“

小神婆的聲音立刻傳出,“這道觀三天後會進行羅天大蘸!”

“羅天大醮?”聽到這話,我怔住了,不敢相信地看向了小神婆。

慕容潔和瘦猴都奇怪地看向了我和小神婆,然後又異口同聲地說道,“什麼是羅天大蘸?”

“我聽袁老說過,所謂羅天大醮簡單來說就是道家的一種法事,聚祈福,驅邪,超度,滅業等等所有法事功融爲一體。也是道家最大的一種法事。”

說完後我又奇怪地看向了小神婆,“按理說,這種法事只有大的道觀能做,而且古往今來都要得到官方的同意纔會做吧?”

小神婆點下了頭,指着紫雲觀的山門說,“之前聽師兄提起過,這道觀雖然不大,但裏面有一位真人。而且好像是得到了官方的同意。”

“我覺得,師兄把馬教授和那具雙瞳女屍的屍體送到了這道觀,就是要藉着羅天大醮幫助馬教授昇天,同時驅走那女屍身上的邪祟!”

說完她又搖起了頭,“但這還沒有開始呢,師兄他們全都不見了。”

小神婆的這話纔剛落下,慕容潔便拉了我一下,“趕緊吧,別浪費時間了。”

隨後,我們便往道觀山門爬去。

爲什麼要說爬?因爲這‘紫雲觀’是建在半山腰上的。只有一條蜿蜒的階梯上道往上而行。

坡度比較陡!

我的傷雖然只是算皮肉傷而已,但還是讓我的體力大減。無奈之下,我爬着爬着就只能把他們都叫住了。

休息了一會兒之後,才接着往上爬。應該是爲了照顧我,他們的速度都慢了一些,而我也有了思考的時間。

於是,我便開口向小神婆問道,“奇怪了,我們從醫院從車到這裏花了一個多小時。你從這裏回城只能走路吧,怎麼會這麼早就能找到我們?有人幫你?” 聽到我的問題,小神婆停下了往觀內爬的腳步,轉頭奇怪地看向了我。

她的目光在我的身上上下移動。

我知道也肯定是誤會了,於是趕緊又接着開口向她解釋道,“如果是有人幫你的話,幫你的那個人可能就是和這事有關的人!”

直到聽到這句話,小神婆才勉強笑了笑,“沒有人幫我啊。”

我稍皺了一下眉頭,小神婆到醫院找到我的時候才八點多鐘而已,她哪能那麼快?

小神婆也明白了,於是趕緊向我說道,“我四點多就起牀了,一路跑了三個小時才找到你們。”

“三個小時?”我怔住了。

不止是我,瘦猴和慕容潔也是。他們全都停了下來,一動不動地盯着小神婆。

跑了三個多小時,正常人非得累趴下不可。

可是這會兒,小神婆看起來神采奕奕,哪裏像是劇烈運動過這麼久的樣子?

“那昨晚你是什麼時候睡的?”我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了,轉而又向小神婆詢問了起來。

“應該是在十二點的時候,我記得當時道觀裏還敲響了子時的鐘!”小神婆趕緊向我說道。

“也就是說人是在四個小時之內就消失的。”我低下了頭,小聲地呢喃了一聲。

“而且還沒有弄出任何動靜。”小神婆趕緊向解釋着,“我的廂房就在師兄的隔壁。而且我們的睡眠一般都比較淺,只要有一丁點動靜我都會被驚醒!”

我停下了腳步,擡頭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人可不是死屍,人應當是很難在無緣無故的情況下消失的纔對。

我開始打量着四周的情況,我們還只是在往道觀上的石階上,現在才過了一半。而離山腳的位置,差不多有十多米了。

再往上十多米就能到達道觀,而在這一段距離裏,除了這條蜿蜒向上的石制臺階之外,就是山林花草。

樹爲密林,既高,又密。樹叢間的花草也遠比普通的地方茂盛了許多。

我掃了一遍,又擡頭看向了山腰處的道觀。

最後,我深吸了一口氣,轉頭向瘦猴說道,“猴子,你在這周圍轉轉,看看有沒有什麼不對勁的。”

我現在只能往極端方面想。

要是豁青雲以及送馬教授屍體的那些人,甚至再加上李萍兒和慕容潔的弟弟,是因爲在昏迷之中被人殺了,然後讓人直接從道觀裏拋屍拋進了山上的叢林裏,那似乎也是能夠行得通的。

瘦猴只是隨意的看了山間一眼,便朝着我笑了笑。二話不說,從石階的攔杆翻進了山林裏。

這是在白天,陽光明媚。但是瘦猴在翻進了山林間後,不到片刻就消失了。

“這?”慕容潔呢喃了一聲,而後轉過身來又擔心地向我問道,“不會有事吧?”

我無所謂的揮了揮手,“你別覺得瘦猴只會翻牆開鎖啊。咱們落鳳村後山的情況你也知道,那裏就相當於瘦猴的家。”

“他對這種山林地帶,其實比起行竊開鎖更加擅長!”

慕容潔這才鬆了一口氣。

浮生之灼灼桃夭 當然,我這話可不是安慰她的,瘦猴到了這種地方,更加能如魚得水一般。

南瓜車與水晶鞋 我相信,就算夜晚拋屍,然後再有人在山林間清理屍體的話,在這種地方一定會留下痕跡。

只要留下痕跡,瘦猴就一定能找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