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傢伙在我懷裏舒適地打了一個哈欠。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我的房間沒有童話書,倒是有基本小說之類的,我便從最簡單的開始教他,把屋子裏的東西全部教了一遍名字。

他非常聰明,我教兩遍就

能全部記住,日常的用語也接受很快。

忽然想起有本字典放在哪個角落,我把它翻找出來教給他:“字典上有註釋,註釋就是解釋的意思,你慢慢看,不懂的就劃下來,我要開始做直播了,你在邊上看書不可以搗亂我。”

“好,不打擾你。”

這句就是用的普通話。

其實帶孩子也沒有那麼麻煩,是吧。我想。

直播中我的注意力都在直播間上,還真的沒怎麼注意旁邊安靜看書的小男孩,等我直播結束,退出直播間,這小子居然還沒有睡覺。

我過去拍拍他:“小狐王,該睡覺了,先從習慣人類的作息開始吧。”

“好吧,那今天就先看到這,明天繼續。”他用標準的普通話說出來,讓我大吃一驚。

怎麼學得這麼快?這有點驚悚啊。

他伸手舉起我的手機把視頻展現給我看:“我用字典知道了幾個字,然後就去搜索語言學習,看完之後我就開始看了幾篇文章,就差不多了。”

“你……這有點逆天啊,學得太快了!小孩子不會有你這種恐怖的學習能力的,這要是真出去和別人交流,你說出那麼成熟的話是不正常的!”我說。

他努努嘴:“所以我在看兒童動畫片啊……”

我一看還真是,剛纔光聽他說了,還以爲他在看的視頻是學習視頻,結果真的是動畫片。

“我要像動畫上這樣說話嗎?感覺好傻。”

我說:“不用不用,你就正常的那樣,然後帶着小孩子的天真,啊,其實你不用學也很天真的。”

“那睡覺吧,我好睏,用腦過度。”

我嘆氣:“用腦過度這種詞,小孩子是不會說的。”

“是嗎?好吧。”

靈氣的光芒微微閃過,他的身影縮小,變回狐狸,爬到那個小窩中。

我也躺到牀上,關燈前對他說:“晚安。”

他嘟囔着:“晚安。”

我算是欣喜地進入幻境,然後把剛纔那些告訴蕭晟,末了想起來他應該都能看到,一時有點窘迫。

蕭晟說:“你剛纔直播的時候,我就已經觀察他了,他不錯學習能力出衆,不愧是族羣的狐王。跟着小莫多學幾年法術,的確可以成長到我們幫手的位置。”

我說:“剛纔許盈盈一直贊成他去演戲,你怎麼看?”

“沒什麼太大影響吧?張慶寒不也在正常的拍戲嗎?你把這小子跟張慶寒交代一聲,讓他和崇元看着辦吧。”

“好,明天我會帶着玄玉去買衣服,然後順道去一趟張慶寒——不行,他是明星,我不能隨便過去,但是這種事在微信上說也不靠譜啊。”

“而且他也不一定在家吧,演員那麼忙,可能早上還在美國,下午就到歐洲了。”

蕭晟說的沒錯,一想後天也能見到,就不如到時候帶着小狐王一起過去,然後當面跟他們說。那樣更安全,也更直接,記得劇本中有需要孩子的戲份,要是被蔣二平看中,等於直接獲得了出演的機會。

(本章完) “怎麼了?餓了嗎?”我問。

“我聽到你肚子叫了。”他說。

我感覺了一下,是有點餓:“你這耳朵太靈了。”然後意識到另一個問題,“你在這裏會不會睡不着覺,耳朵那麼靈的話過往的車輛聲音應該都會聽得到。”

“我用尾巴蓋住了。”他晃晃雪白的尾巴。

我忍住把他抓過來,狠狠揉揉毛,他掙扎未果。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早上熱上幾杯牛奶,冰箱裏還有昨天從小莫那裏拿來的蛋糕。小狐狸對蛋糕意外地非常喜歡,我估摸着大概和小莫是一個口味,說不準以後不做明星,也會去做個美食家。

許盈盈沒起牀,我就沒和她打招呼,吃完早飯帶着小狐狸就出門了,想了一下還是路過鮮奶吧和小莫說一聲,結果那傢伙竟然死活要跟來,還美其名曰:“給弟弟買衣服,怎麼能讓你掏錢。”

我和小莫之間什麼時候算過這個?他根本就是想跟來吧。

於是,小莫開車,玄玉坐在後邊的位置上,4歲小男孩的模樣,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

我經常在逛商場時,看到那些可愛賣萌的童裝心動,總想着能把一個小傢伙打扮地萌萌的,然後給他各種好看的衣服。

帶小莫同行的分歧就是,小莫看中的都是男孩子的帥氣衣服,然後四歲大小的幼兒很少有那些成人化的衣物款式。我看中的是連體的衣服,這樣小小一團怎麼看怎麼萌。小莫非常不願意我給玄玉穿那一類,但是玄玉自己還挺喜歡,尤其是我和他都看中了一件阿狸那樣的連體衣,紅色作爲主色,身前是白色,還有個帶着狐狸耳朵的帽子,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無比的合適。

小莫滿臉無奈地看着我給玄玉連買了四套連體的衣服,有外穿的也有睡衣,然後就是陽光軟萌的正常孩子衣物。小孩子的衣服不佔空,買了七八件下來基本也就是四個大衣袋,因爲還處在冬天,所以大多爲羽絨服棉襖之類的厚衣服。

小莫說:“冷天馬上過去了,買這麼多浪費吧,而且他完全不怕冷的啊。”

我看看衣袋:“抱歉,一不小心沒控制住,小狐王長得太好看,簡直就是衣服架子。你看到剛纔店員的眼神了嗎?”

小莫挑眉:“那是這小子遺傳了我們家優秀的基因,小童,我長得不帥嗎?”

“帥,很帥。”我無奈,所以和小莫一起逛街別人都是各種欽羨的目光。

我們走進新的一家童裝店,這裏更新的快,已經有些新的春裝上架,看起來都很時尚。

店員熱情地迎上來:“新年好,帶着寶寶來買衣服的吧?冬天馬上就過去了,正是選擇春裝的時候。這是你們家的小寶寶吧……”

玄玉從我的懷中轉頭看了看那個店員,我幾乎立刻就能感受到店員氾濫的愛心,她的眼神都變了:“哎呀,小寶寶好可愛,簡直就是個小帥哥呀。”

其他店員聽到這邊的動靜,也紛紛過來,熱情

地接待我們,沒過一會就開始逗弄小玄玉。

玄玉表現地也非常像一個小孩子,不過比同齡人稍微成熟一些,他禮貌地跟那些“阿姨姐姐”問好,然後就扒着我的腿不願意和她們靠太近。

所以說,顏值決定一切嗎?我還是首次在商店裏感受到這麼熱情周到的服務。

衣服拿到手邊,幫着穿,幫着挑,好幾個人圍着選擇。

說不買多,最後還是買多了,我一看到小傢伙試着那些衣服,各種合適就忍不住想要買下來。

最後我們走出商場,小莫冷冰冰地瞪着玄玉:“你,必須,賺錢!”

我哭笑不得:“現在太早了吧。”

“這小子不是想做演員嗎? 帝少的隱婚情人 很好,乖乖做,必須成功,賺錢把錢給我,還要付小童的房租水電,不能讓別人養。”小莫說。

玄玉扒拉着我的脖子,扭頭哼氣:“賺就賺,肯定比你的小店賺的多。”

“等等……我突然反應過來,你一直都在說普通話?!”小莫驚叫着,頓時引來周圍人的圍觀。

玄玉說:“那當然,笨蛋莫哥哥!”

“你你你……”小莫看向我,“你教他的?”

我說:“我只教了一點點,其他都是他自學的,他真的很聰明。”

“狐狸嘛,天生聰明。”小莫說。

小狐王撐起腦袋:“我明明是有語言天賦。”

“他真的學的特別快,你看他變成人形,不是也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嗎?”我說。

小莫撇嘴:“因爲有狐王戒指幫忙。”

“錯啦,我是天賦異稟。”小傢伙倍兒驕傲。

我忍笑着拍拍他的背部:“你是比小莫有天賦得多。”

小莫哼了一聲,開車帶我們回去,我說:“明天我去蔣二平的劇組,小莫你要一起來嗎?”

“好啊,這小子也是要一起的吧。”小莫轉向他,“小子明天是你的機會,好好表現。話說,你會演戲嗎?”

玄玉忽然眨巴着眼睛,滿臉委屈,一瞬間眼眶就紅了,用哭唧唧的腔調說:“小童,莫哥哥鄙視我。”

我不由得心一顫,扶額道:“好好好,快收,知道你天賦異稟,別演了。”

他破涕爲笑。

小莫立時啞口無言。

不得不承認這隻表現上只有4歲的孩子,其實也是有50年生存經驗的小狐狸,這些東西對他而言或許真的微不足道,以一個孩子來看,他表情得已經相當出色。

我幾乎能肯定,這樣的表現,哪一個導演看到了,都很想用。

“小狐王,明天要去的劇組,拍的是恐怖片,你可能是演一個受到驚嚇並且被控制了的小孩子,如果試鏡效果好,我懷疑導演會給你加戲的。”我說。

“好!”小傢伙還是無比的興奮。

“明天你什麼時候過去?”小莫問。

我說:“上午就要過去,第二天下午回來,包食宿的。”

小莫說:“那我去不太好吧,這樣,我白天待在那,晚上回來,反正有車方便

。”

“那也行。”

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晚上我想起來問蕭晟,劉穎的去向,蕭晟只說是幫他辦事情去了,初十回來。算着時間也快了,明天一過完,等我從劇組那回來,小盼也已經到家了。

不過我倒是有些發愁另一個問題,是直接把小狐王以孩子的身份帶過去呢,還是先不驚動他們。這關係到我是否需要給他帶些衣服,思來想去,我還是決定以小孩子的時候帶過去。衣服選了兩套,明天全部放到小莫的車上。

爲了做足準備,我前一天就把小傢伙裏面的衣服搭配好,外邊穿上小棉襖,這樣等到了室內,外套一脫下來,裏面的衣服也可以很好地讓他們眼前一亮。更主要的還是這小子長得好,合適的衣服一襯,更有優勢。

記得年前那次,他們還沒有說選好了小演員,希望這次沒有太晚吧。

“明天我需要做什麼?”小傢伙問。

三國之絕世謀臣 我把衣服疊好放到一邊:“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沒有試鏡過啊,但是先要給他們留一個好印象,你的靈活和隨機應變遠超小孩子,但是也別表現的太過哦,該示弱的時候還是要有孩子的樣子。”

“好,我懂的。”

“成熟的話不可以說。”

“嗯!”

“自己力所難及的事,要找人幫忙。”

“嗯。”

“該哭就哭。”

“……爲什麼?”

我戳戳他的臉頰:“因爲你才四歲,四歲的孩子會經常哭的。”

“我比其他人成熟也不行?”

“不行,那樣就不可愛了。”

小傢伙似懂非懂,但對“可愛”這個詞還是很敏感的。我早就知道他在傲嬌之餘,非常善於利用自身的優勢。明天估計會把一衆大人給萌翻吧?而且他身上幾乎察覺不出什麼靈力,可能還會被蔣二平他們當做普通人。

我似乎忘記了蕭晟說要讓小莫好好教授玄玉靈力的事情了,嘛,不急在這一時,先等過了明後兩天再說。

上午九點,小莫準時在樓下等我們,我牽着換好衣服的小狐王下樓,遇到了樓上的鄰居阿姨,她看看我腿邊的孩子,問道:“小童,這是你親戚家的孩子嗎?”

我笑道:“來,叫阿姨。”

玄玉乖巧的仰臉叫了一聲,立時把鄰居給甜到了。

“哎喲這孩子長得真好看。”

“他是我朋友家的弟弟,今天帶他出去玩。”我牽着玄玉的手,“跟阿姨說再見吧,我們要去玩了。”

“阿姨再見。”

鄰居一臉的欣慰,摸了摸他的頭:“這孩子真乖,長得又俊。”

剩下的樓梯我還是把他抱起來,小莫在車前打開車門,我便把玄玉放到後座裏,然後自己也鑽進後座。

小莫一挑眉:“怎麼不坐前邊?”

我說:“後邊方便,待會下車的時候也方便把他抱下去。”

小莫嫌棄道:“不用吧,他……”

我正色道:“他現在可是一個標準的4歲孩子的身份,別忘記了。”

(本章完) 玄玉一直處於興奮的狀態,小小一團坐在後座裏整個人都陷了進去,他還在座位上打滾,惹來小莫的怒視和警告。

一個年過去,蔣二平的工作室也做了一些裝飾,紅色打底,多是他們自己手工設計的工藝品和擺件,院子裏還擺了花燈。

麥子出來接的我們,原本看到我們這麼多人還挺疑惑,我抱着小狐王讓他給麥子笑一笑之後,小傢伙即刻屢獲了麥子的心。

而且這小傢伙還抓着我的衣袖,趴在我肩膀上裝害羞:“麥子哥好帥。”

聲音很小,足以讓面前的麥子聽到。所以結果可想而知了,我訕笑着摸摸小狐王的後背,然後看着麥子頭腦一熱,心情特別好的帶我們進去。

一路暢通無阻,玄玉那張精緻的小臉和表現得恰到好處的誇獎,俘獲了工作室大大小小男男女女的心,後來我直接把他放在年紀輕的工作人員辦公室也絲毫不必擔心,這小子天生知道怎麼招人喜歡。

小莫不無嫌棄地說:“我記得這小子很不會說話來着,傲嬌又嘴欠。”

我說:“可是現在已經學成了小人精,你看,收穫了多少哥哥姐姐的愛心。”

張慶寒來的時候,工作室裏還圍着玄玉轉,玄玉看到張慶寒時,下意識地往後挪了一步,我想這大概是動物的本能反應吧,畢竟張慶寒現在是修煉的人。我走過去從後邊把玄玉抱起,張起寒挑了挑眉:“你兒子?”

要不是看在有其他人在,我肯定一腳踢過去。

“他是小莫的弟弟。”說完我又強調一句,“真弟弟。”

張慶寒眼皮闔動:“啊……喔!弟弟,叫什麼?小狐狸嗎?”

我哼了一聲:“崇元師傅呢?”

張慶寒帶着我往休閒區走:“師傅馬上到,說真的,這真是隻小狐狸啊?”

周圍沒人,張慶寒說的特別輕。玄玉擡起瘦弱的小手:“1、我是狐狸,2、我不是小狐狸。”

張慶寒笑:“你在逗我嗎小不點,你那麼小隻,不是小狐狸是什麼。”

“我是狐——”

我伸手蓋住小傢伙的嘴:“乖,不用搞得人盡皆知。”

因爲旁邊有人路過,張慶寒笑了:“這小子是狐什麼?”

我們在休閒區的一處角落坐下,小莫也走了過來:“剛纔一轉身就看到你跟着張慶寒走了,也不跟我說聲。”

“抱歉啦,你被那麼多美女圍着,不是挺享受的。”我說。

張慶寒觀察着小傢伙,玄玉撅着嘴瞪他:“你的眼神是對我不尊重,我可以吃掉你。”

“嘿!”我捏捏他的臉,“別亂說話,剛纔不是還和哥哥姐姐們聊的開心嗎?叫他張哥哥就行。”

“不要,他的味道有問題。”玄玉說。

小莫揉了一下小狐王的頭:“你還是乖乖喊吧,這人雖然是修煉者,但對你沒興趣,而且是你之後演繹路上的前輩,勉強算我們朋友吧。”

“啥?這小子要演戲?”

我說:“你不覺得他很合適嗎?”

張慶寒和玄玉對視,片刻,張慶寒妥協:“顏值過關,估計演技這一塊更不用說,狐狸天生的。”看剛纔那架勢這傢伙還能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吧。”

小莫道:“哈,我就知道這小子可以。”

“他會靈力嗎?會的話,蔣導會更滿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