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現在是影子的話,那麼是不是就可以突破現實的障礙,進入到鏡子當中了?

2020 年 10 月 23 日

一想到這種可能,我馬上進行了嘗試。

結果出乎我的意料,這一回果然進入的十分順利。穿過鏡子的表面的時候,就像是從水底鑽出水面,一下子從正常的世界中,來到一個有些顛倒的不真實世界中。

我在鏡子裏站穩腳跟,還沒想着去找南宮雲,結果就突然從走廊旁邊的房間裏,走出來一個穿着女傭服裝的女人,看見我站在那裏,呵斥道:“你在哪幹什麼,又在偷懶嗎?還不快去集合!” “什麼?”我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還敢頂嘴,你今天是欠教訓了吧!”那個女人氣憤的向我扇過來一個巴掌,我皺起眉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做什麼?快放手……疼!”她原本質問着,但我捏緊了她的手腕後,她就哎呦哎呦的叫了起來。

我剛想捂住她的嘴,然後找個地方審問一下她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

結果她叫着叫着,突然整個人僵硬住了。我正詫異,突然她整個人就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不見了。

我愣在原地,還沒想明白。突然眼前的那扇門又被人打開,那個穿着女傭服裝的女人又再度從那裏走了出來。

“您在這做些什麼?大人,宴會快要開始了,我們趕緊去集合吧。”

但是比起上一次,這一回,這個女人對我的態度明顯截然不同。

我皺起眉,然後在她完全沒防備的時候,猛地上前,一把制住了她!

“大人,您在做什麼?”那個女人驚叫,但是被我捂住了嘴:“安靜,這裏是哪裏,你是誰?”

那個女人驚恐地盯着我,但是她還沒有回答我,就突然像之前一樣,身體瞬間僵硬,然後化成青煙消失不見。我試圖撲上去抓住她,也沒有成功。

我完全愕然了。

然後這一回,我開始自己默數,那個女人果然又從一開始的房門中走出來,但她這回還沒有說話,我就撲上去,一把扭斷了她的脖子!

結果如同我想象中的一樣,根本沒有骨頭的觸感,她的身體就像是一團棉花,被我一扭就自然的消散了。

再之後,我又試驗了幾回,發現那個女人“死”去的次數越多,她從門後邊“重生”的時間越長,到了第十次的時候,終於門後邊毫無聲響,再也沒有人出來了。

而就在我確定那個女人不會再重生之後,我的身上突然也起了變化。

傀儡身上的衣服開始扭曲變化,最後變成了那個女人身上一樣的女傭服裝。我疑惑的看了看衣服,最終還是決定先離開這裏,自己探查一遍,然後找到南宮雲最好。

在我被自己的影子襲擊之前,我在鏡子裏看到的景象是大廳中的宴會異變,而剛纔的那個女人,也說到了宴會集合的事情。

所以現在我就想要尋找別的傭人,看能不能帶我去他們口中所說的“宴會”。

畢竟只有快點找到南宮雲,我才能和對方一起想辦法如何從鏡子裏出去,然後在奪回自己的身體。不然南宮雲沒有離開鏡子還好,如果他已經離開了,遇上在外面遊蕩的我的影子,那可就糟糕了。

尋找人帶路並不困難,我四處遊蕩了一會,就遇上了一隊其他的女傭們。她們看到我走過來,急忙齊齊鞠躬,衝我喊着:“管家。”

管家?

我現在的身份是女管家嗎?

我若有所思:“你們要去哪裏?”

“去宴會廳。”她們老老實實的回答說。

“帶我一起去。”

“是。”

我走在她們前方……不是我不想跟在後頭,而是她們全都不敢站在我的前頭。在這個大到不像話的古堡中轉了不知道多少個彎,穿過了不知道多少道門,終於快接近我之前見過的那個大廳前。

我看到前方隱隱透出來的燈火,覺得就這麼闖進去不太好,於是我停下了腳步。

“你們先進去,我有點事要先處理一下。”我命令道。

“是!”那幫女傭根本不會反抗,聽見我這麼說之後就越過我,自己向着大廳裏走去了。

然後我看着她們穿過那道拱門,進入大廳中。67.356

之後就又變得毫無聲息。

沒有音樂,沒有客人交談的聲音……雖然之前我也看到了異變發生時所有人突然凝固住的模樣,但是那幫女傭進去之後,竟然也沒有發生尖叫或者有人跑出來,那也真是太奇怪了。

於是我站在原地躊躇一會後,還是走了過去。

一往大廳裏面看進去,我就吃驚地發現剛剛進入的那幫女傭,就站在我的前方,所有人就像之前被凝固住的那幫客人一樣,一動不動就像蠟像一般。

就好像大廳裏面被人施展了什麼時間暫停的魔法,不管誰進入,都會被凍住。

這讓我不由得後退了一步。

但是讓我有點感到安慰的是,我並沒有在大廳中的這羣“蠟像”中,看到南宮雲的影子。

但是之前那個追逐他的“少女”,好像也消失不見了。

他們能跑去哪裏?

我正思考着這個問題,突然感覺到身上有一種被無數人窺視的感覺,有些汗毛直豎。

我不由得擡起頭,結果驚愕的發現宴會大廳中,那些原本應該被凝固住的“蠟像”,此時雖然仍舊是僵硬的,但一雙雙眼睛全都齊刷刷的看向我!

那種眼神發直,像鉤子又像刀子,刺得人骨頭髮毛。

不知道爲什麼,我好像都能讀懂他們眼神中的意思,好像一直再對我說:爲什麼你不進來?

我咬了咬牙,不再去看那幫“蠟像”,而是試圖轉身離開,結果大廳中的那幫人瞬間就重新活了過來……說活也不像,畢竟仍舊顯得渾身僵硬,如同殭屍一樣衝我襲擊過來!

我開始奔跑,想要將他們全都甩開,但是在拐過一條走廊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前方的道路上,站了一個人攔住了我的道路。

白馬掠三國 那是一個女人,很年輕的少女。

身上穿着的衣服我無比熟悉,就是當時追逐南宮雲的那一個少女。

我的心沉到谷底,腳步也不由得停了下來。

那個女人頭髮披散着,看不到臉,像是經歷過什麼很激烈的搏鬥。

我不知道是不是南宮雲給她造成的,但她此時此刻卻並沒有向我襲擊過來,而身後追逐的那羣東西,似乎也在害怕我面前的那個女人,於是又匆忙退了回去。

“爲什麼不愛我……”那個女人突然幽幽地開口說話。

“什麼?”我硬着頭皮問了一句,不知道對方究竟能不能進行溝通。

那個女人緩緩的擡起頭,遮掩着她容貌的頭髮滑了開來,露出她裏面的真容。

“爲什麼不愛我……要怎麼樣才能讓他愛我……”

她的面容一顯露出來,我就吃了一驚。雖然面孔沒見過多少次,而且後來又扭曲的不得了,但我仍舊能從細微之處,辨認出眼前的這個女人,就是當初在地上古堡中,追逐我們的麗娜夫人!

難道說地下的這個古堡中沒有麗娜夫人,而是在鏡子裏存在着的嗎?

我想不明白,但眼前的局勢看起來也不怎麼好,因爲年輕版的麗娜夫人將臉露出來之後,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就一直死死地盯着我。

我一邊努力尋找着可以躲避的地方,一邊小心的問道:“你在看什麼?”

“你……不是人……”

我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對,我不是人。”

現在的我,只是一個影子。只有我重新找到那個頂替我的影子之後,我才能重新變回去。

“那麼你和他一樣……”年輕版的麗娜夫人喃喃自語着。

然後毫無徵兆的,她突然動了起來,瞬間就來到了我的眼前。我的眼睛猛地睜大,但還沒來得及躲避,就看到她的血紅色眼睛直直的向我瞪視過來。

在我們視線相交的那一瞬間,我的意識就突然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中。

我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見到了南宮雲。

他被綁在一個椅子上,依舊穿着他那身華貴的衣服,如果不是身上的繩索,始終俊美的如同正參加舞會的貴公子。

而我就沒那麼好的待遇,直接被扔在地上,連鏈子都沒有一條,就像是絲毫不怕我逃跑一樣。

“你還醒着嗎?”我問南宮雲。

“你怎麼進來了?”從一開始,他就一直瞪着我。

“別管這個,說來話長。”我嘆了口氣,“你現在是被抓住了?”

“你不也是。”

我們兩個大眼瞪小眼,最終一起嘆了口氣。

“這種難度太高了,”我說,“光憑我們兩個人恐怕有些吃力。”

不過也不奇怪,畢竟整個賭局是有幾百人參與的,如果光靠幾個人就能輕易解決,那麼也太可笑了。

“但是她還沒有殺我們的打算。”南宮雲說。

我知道他說的“她”,特指的是那個年輕版的麗娜夫人。

“你都經歷了什麼,爲什麼會被這麼綁在這裏?”我問他。

南宮雲沉默了:“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他說,“但是你大概可以把這裏當成一個夢境世界。主人就是麗娜夫人……所以她可以操控夢裏的一切,而我們在這裏根本無法反抗她。”

“真的?”我皺起眉頭。

如果這樣的話,事態就有點嚴重了。如果麗娜夫人在這裏是無敵的話,那要怎麼打?

“真的,”南宮雲聳了聳肩,“不信你可以來試試解開我的繩子,我敢打賭,你一定解不開。”

“不用了,我相信你。”我說。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爲什麼你會被綁在這裏。”我又問了一遍。 南宮雲陷入了沉默。

“怎麼了?”我挑着眉,不解地問道。

“好吧,”他嘆了口氣,“因爲她想跟我結婚,但我不幹,所以就被她抓住了。”

“什麼?”我感覺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

“麗娜夫人不是喜歡那個黑衣公爵嗎?爲什麼會想和你結婚呢?”

“誰知道!”南宮雲說,“反正現在我們都落進她的手裏出不去了,不過暫時她好像還沒有殺掉我們的打算。”

我點了點頭。

先不管南宮雲說的什麼,麗娜夫人暫時不會殺掉我們這一點,我覺得可以利用一下,說不定還能幫助我們逃出去。

“你剛纔說,麗娜夫人想要跟你結婚?”

“不要讓我再重複一遍!”

我不予置否:“那麼是不是說,一會麗娜夫人就會過來我們這邊?”

我問:“如果你同意跟她結婚的話,會怎麼樣?”

“同意跟她結婚?”南宮雲愣住了。

“不要說你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可能,”我說,“這裏只是遊戲,而且對方只是一個厲鬼。現在很明顯,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如果你不肯跟麗娜夫人結婚的話,她很有可能直接殺了我們。”

“但是,誰能保證我同意了,她就一定能讓我們安然無事呢?”南宮雲反問,“畢竟一般來說,答應了條件之後反而死得更快,纔是比較常見的套路不是嗎?”

“那麼我們一會就見機行事,”我說,“儘量看能不能趁她不注意的情況下跑出去。”

不過這個提議我並不太看好。

因爲在聽南宮雲說整個鏡中世界都屬於麗娜夫人夢境一樣的性質之後,我就打消了跟麗娜夫人正面衝突的想法。

畢竟夢境世界的話,我也曾經經歷過。

那是一種夢境主人可以操控一切的地方,不要說逃出去,只要麗娜夫人想,我們或許會鬼打牆的永遠困在這裏。

但世界上也不可能有那種根本無法破除的東西或者術法。

所以即使是這樣強大的夢境世界,我相信也有能夠逃脫的辦法。

一般來說,一種方法是直接用更強的力量碾壓,比方說當年安寧就是用力量直接碾壓了胭脂的夢境世界,然後將我救出來。

而第二種,則比較困難一點,就是要想辦法讓夢境的主人“醒過來”。

對於麗娜夫人,第一種應該是沒有用的了。

那麼現在我們能做到的就只有第二種。

但是想要一個人從夢境中“醒過來”,讓對方感覺到驚嚇或者對夢境的抗拒是最好的辦法,可是目前爲止,我完全想不出要如何讓麗娜夫人感覺到驚嚇。

而且,還有一件事始終環繞在我的心頭,讓我有些心神不寧。

就是我見過的那個俄羅斯套娃,第四個娃娃的底部,刻着那句話:“夢醒了。”

然後娃娃的模樣是那麼破爛,究竟是意味着什麼?

是說麗娜夫人只要醒來之後,就會變成那副模樣嗎?

我想的腦袋都大了。67.356

於是爲了不折磨我自己一個人,我將俄羅斯套娃的事情講給了南宮雲聽。

“我覺得這是重要的線索。”南宮雲說,“‘夢醒了’指的應該是第三個娃娃底部寫的話。如果套用到現在的情況,就是麗娜夫人成爲了夢境的主人,所以成爲了‘一切的公主’,但是夢醒了之後,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甚至不但什麼都沒有,還失去了很多。”我想到那個娃娃悽慘的模樣。

“沒錯。”

“那麼這意味着什麼?”

“很簡單啊,說明麗娜夫人並不是這個夢境的真正主人唄,她只是進入這個鏡子之中,然後被人當成了主人而已。”

南宮雲隨口說道。

“不是真正的主人?”我渾身一個激靈,覺得終於解開了自己之前怎麼也覺得不對的地方。

因爲這種事情有些太過輕易,反而大腦下意識地忽略而沒有察覺……

“你說,如果這裏的夢境不是麗娜夫人的夢境,那麼會是誰的夢境?”我突然開口問南宮雲。

南宮雲看着我:“你有答案了?”

我定定地盯着他,“不敢確定……但我覺得,是黑衣公爵。”

“真巧,我也這麼覺得。”南宮雲說。

不管從什麼地方來看,從我們剛接觸黑衣公爵的時候起,他表現的就比麗娜夫人更像一個大boss。

只是因爲他曾經被玩家殺死過一次和過孱弱的武力,讓人有些不敢相信這方面,而且也不知道要怎麼揭破對方,所以一直以來都只能是猜測。

原本在我的設想中,我和南宮雲即使將日記交給了黑衣公爵,也會有兩種可能。

一種是黑衣公爵按照他說的,將削弱麗娜夫人的方法交給我們。第二種就是他接過日記,自己變成厲鬼。

現在看來,這兩種可能是都會發生的,只是如果我和南宮雲不進入這個地下城堡,進入的就是第一種可能。

而我們現在進入了地下城堡,甚至陷進了這個鏡中世界,那麼恐怕就已經進入第二種可能中了。

“我覺得,在地上城堡的那個黑衣公爵,並不是他的真身。”南宮雲說,“他很有可能是藏在了這裏,地下城堡。”

我點了點頭,同意了他的話:“只是不知道麗娜夫人想要跟你結婚,究竟是因爲什麼原因。是處於自己的決定還是黑衣公爵的授意。”

“而且……”我想了想,將自己在鏡子外頭的遭遇跟南宮雲講了一遍。

“所以,你現在是被自己的影子襲擊了,才進入的鏡子中?”南宮雲問我。

“是……”

“那你有沒有想過,麗娜夫人也是被自己的影子襲擊的人……會如何?”

南宮雲突如其來的話語讓我愣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