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看來美人豹是真的把我當成了自己人了啊。隨即說:“來就來唄,咱們公司年年都有新人進來啊。”

2020 年 10 月 23 日

“咳咳,這個不一樣的,這個新同事是我親戚,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在她面前亂說話,不許你幹些丟臉的事,知道嗎?”

林羽很受傷,原來是怕他惹禍啊。

不過想到既然是BOSS親戚,那以後還是要照顧一下。

惡魔之吻 “行了boss,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把她當成老大一樣照顧的。”

“嗯,林羽,主要是過幾天還要帶你見父母,這個時候你可不能惹出岔子,要是露餡了,我以後還要被我家裏人煩死。”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呃……好吧。”

掛了電話,林羽一嘆,俗話說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次一定要幫美人豹的事情乾的漂漂亮亮的。

進了公司,很多人已經就位,林羽把早餐送給炮哥和素素,兩人把林羽好一頓誇。

“喂,聽說了沒,今天公司要來個新同事。”

林羽耳朵很靈,他聽到遠處的一個員工小聲的和旁邊人聊天。

“你怎麼知道的?”

“人事部小麗和我說的,她說早上的時候新同事和她報備了,今天入職,是個女的。”

“喲呵,母的啊,那以後可以約出去玩玩。”

“玩啥啊,是個小齙牙,難看的很,聽說昨天那妞走了之後,小麗一個部門的三個男同事都吐了。”

“不會吧,這麼扯。”

“就是啊,害的那三位還得重新買早餐,作孽啊。”

林羽聽了搖搖頭,估計那位就是boss的親戚了,沒想到磕磣成那樣,哎,算了,看在美人豹的面子上,以後多照顧一下吧。

正想着微信提示有信息。

林羽一看居然是那個小齙牙郭影的信息。

“林羽,在幹啥?”

林羽回:上班呀。

夢幻西游之重新來過 郭影:哦,我今天也上班。

林羽:是吧,那祝你上班愉快。

郭影:你就沒表示表示?

郭影發完,氣呼呼的看着手機,人家都爲了他屈身來到這個小部門上班了,他居然就一句祝我上班愉快?

不過下一秒,郭影欣喜的發現,林羽居然給她發來了一個紅包。

紅包上寫着:兄弟,祝你上班順順利利,小小紅包不成敬意,莫謝。

打開紅包,是0.88……

郭影有種把手機摔了的衝動!

深吸一口氣,默唸算了算了算了,林羽是窮人,他存着錢還要娶媳婦,他這是節儉,中華民族優良品德。

隨即回:我去上班了。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林羽看了信息沒在意,心中有些心疼,大清早發出去0.88,哎,不知道現在錢難賺嗎?

這時候郭影從電梯中走出,進了公司。

美人豹走了出來,拍拍手說:“大家停一下手中工作,有件事我宣佈一下。”

衆人停下手中工作。

美人豹笑了下,指了指剛來的郭影,笑說:“這位是我們公司新來的同事,郭影,大家歡迎一下。”

第一個拍手。

稀稀拉拉的拍手聲響出。

要是個美女一羣牲口可能還會高喊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至於郭影這模樣……有好幾個男同事已經捂着嘴了……

林羽震驚了!

小齙牙?

她就是美人豹的親戚?

“大家好,以後可以叫我小影,請多多關照。”郭影鞠了一個躬。

緊接着看到林羽震驚的模樣,裝很驚訝的模樣喊道:

“呀,林羽,你也在這裏上班啊。”

不得不說這演技可以拿奧斯卡。

衆男同事朝林羽投去鄙視之目光。這種貨色也就配林羽了。

“你和林羽認識?”美人豹驚訝問。

“嗯,我們還一起吃過飯呢,小羽還說下次請我吃飯來着……”郭影露出小女生不好意思的模樣。

林羽震驚了!

兄弟啊,我那是客氣話,客氣話,客氣話啊!

你不會這麼單純吧?客氣話這也聽不出來?

看着周圍男同事鄙視之目光,林羽知道,自己被徹底誤會了。

現在所有人都認爲他眼光有問題了。

“咳咳,好了,大家工作吧,小影,來我辦公室吧,我給你安排一些工作,熟悉一下。”

美人豹說完,讓郭影進了她公司。

炮哥一臉長吁短嘆,對林羽說:“小羽,你夠牛逼的哈,和馬曉蓉分手了,追她了,我現在確認了,這世上真有真愛。”

林羽能說什麼?只能嘆氣:“炮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理解。”

炮哥拍拍林羽肩膀,露出同道中人的眼神,說:“你現在在空檔期,又沒多少工資,去那種場所很費錢的,那個小齙牙雖然醜……哦不,雖然長得一般了點,但是關上燈一樣的嘛。”

“炮哥,你牛逼……”

“呵呵,也是你這個年紀過來的,理解理解,話說你還算好的,想當年,我是左右手啊……”

炮哥一臉長吁短嘆。

秦嬌嬌辦公室裏。

郭影坐在秦嬌嬌對面,秦嬌嬌端去一杯茶,說:“郭小姐,不知你想從哪種職位做起呢?”

“叫我小影就好了,對了,林羽是做什麼工作的?”

“林羽,你問他幹嘛?”秦嬌嬌有些奇怪,千金大小姐似乎對林羽很關心的醬紙。

“呃……因爲我在這裏就認識他嘛。”

秦嬌嬌不疑有他,說:“他是程序員,做的工作很雜,除了編輯程序,還需要整理文件什麼的。”

“哦,那就從他那些工作做起吧。”

“你確定?要知道他的工作是最苦最累的。”

“嗯,我確定。”

“那好吧,你要在哪一組?”

“當然林羽一組咯,我和他熟。”

“小影,你要學習的話,我不建議你在林羽一組,全公司都知道,小羽的業績能力是最差的,你學不到什麼。”秦嬌嬌誠懇的說。

“啊,他業績這麼差啊。”

郭影一嘆,心想:那我正好幫幫他。

隨即點頭:“就他那組吧。”

走出辦公室,秦嬌嬌把林羽對面的小李換了其它位置,讓郭影坐了過去。

林羽看着對面郭影一嘴的大齙牙,當即震驚了!

BOSS啊,你和我有仇啊,讓我上班天天對着大齙牙!

這這這……這是會死人的。

郭影朝林羽露齒一笑,“小羽,以後我和你是同組的同事了,請多關照哈……” 秦嬌嬌對林羽也說:“林羽,郭影以後就在你一組了,你一定很高興吧。”

林羽能說不高興嗎?

他當然擠出笑容,露出興奮模樣,走到郭影身邊,摟着她肩膀說:“BOSS,小影是我最好的朋友,你真是太照顧我了。”說着狠狠拍拍郭影的肩膀,一副以後我罩你的模樣。

郭影當即臉紅了!

林羽在摟我摟我摟我啊!

我的心跳的好快好快,不行,我要暈了。

秦嬌嬌也震驚了!

林羽你知道在摟誰嗎?

我BOSS的千金小姐啊!

秦嬌嬌怕再在這裏下去會瘋掉,隨即說:“那你們忙吧,我先忙去了。”

林羽還摟住郭影,一副好兄弟的模樣。

“郭影,你放心,在這公司,我是僅次於BOSS的人物,作爲你的好兄弟,你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儘管問我。”

林羽好關心我啊。

郭影心情很激動,沒想到林羽在公司的地位這麼高,忙不迭點頭,“嗯,好的。”

“小羽,飲水機水沒了,你去換一下。”方偉這時喊道。

林羽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高大形象瞬間崩塌。

“咳咳,你也知道,我這麼能幹,肯定是能者多勞……”

林羽尷尬說。

“嗯,你去吧。”

郭影笑了笑,在那天林羽救下她,並且誇她漂亮,說請她吃飯的那一瞬間,林羽高大的形象就已經深深的映入了她的心中。

要不然她也不會挖空心思進入這個小公司。這一切當然是爲了接近林羽。

看着林羽去搬水的身影,郭影暗暗下定決心,林羽這麼好的男人一定要緊緊抓住。

今天一整天林羽都在教郭影熟悉工作,沒辦法現在他的能力確實最高,效率最快。

下午的時候他早早完成工作,早點下班了,一個人騎着電瓶車來到市區最大的一家中醫藥店。

看了看頂上寫着“中藥世家”的牌匾,林羽走了進去。

店裏瀰漫着一股中醫的味道,稀稀落落的有幾個客戶正在購買中藥。

在店裏的問診區,十多位男女正在排隊等候一位老中醫的問診。

聽着周圍人小聲的評論,林羽聽出,這位老中醫醫術很高,叫劉忠義,已有七十歲,卻還是老當益壯,年紀這麼大還每天給病人問診。

“先生,您需要什麼?”這時候,一個穿着白大褂的小女生走了過來。

小女生和劉忠義長得有幾分像,挺瘦,標準瓜子臉,大眼睛撲閃撲閃看着林羽。

“哦,我需要這些東西。”

林羽把煉製補靈丹所需的藥材遞了過去。

小女生看了一下,震驚的說:“先生,你這都是大補的藥啊,而且價格很貴。”

“錢!不是問題,問題你是給我都弄齊!”

林羽難得逼格很高的說。

要知道他以前哪怕買個菜都精打細算的。

現在難得說一句錢不是問題,這讓他瞬間有種我很牛逼的感覺。

嗯,這感覺就是不錯!你還不得不得承認!

小女生也被震驚了,這上面的藥材保守估計算下來得有好幾百萬,他能有這麼多錢?

看不出來啊,渾身上下都是地攤貨,還騎着小電驢來的,這人是大款?

貌似有點扯。

“死老頭,你怎麼治我病的,害我肚子拉了這麼久,你是不是給我吃了黑心藥。”

這時候,遠處的問診處,一箇中年人衝了進來,揪着劉忠義領子就罵。

小女生連忙過去:“不要打爺爺,有什麼事好好說。”

中年人哪會聽一個小女孩的話,嚷嚷着要抽劉忠義。

劉忠義愣住了,盯着大漢想了一會,恍然說:“是你,不可能啊,你那天吃壞了肚子,我給你開的都是解毒的良方,不可能一直拉肚子啊。”

“曹尼瑪的,還說不會拉肚子,我特麼都拉出血來了,搞得老子班都上不了,你說我的損失該怎麼補償?”

“這這……要不再給你檢查檢查。”

“滾蛋,老子現在不信你了,趕緊賠錢,要不然我砸了你這店。”

眼見事態緊急,小女生眼睛都要紅腫了,畢竟她還小,哪見過這種惡狠狠的場面。

而那個劉忠義更不濟了,本來年紀就一大把了,再加上被對方提着領子,腳都離開地面了,哭喪着臉說:“你要賠多少啊。”

“十萬塊,少一分都不行。”中年人叫囂。

人羣譁然,這不是明擺着敲詐嘛,欺負劉忠義老眼昏花。

“啊……這位爺,我兒子兒媳出車禍死得早,去年爲我老伴做手術又花光了家裏積蓄,如今只剩下這個店了,沒錢啊。”

“沒錢,你特麼玩老子呢,你這麼大個店,怎麼說也值個二十萬吧,還說沒錢。”

“我家真的沒錢了,要不我把我存的錢拿出來吧,我還有兩萬塊。”小女生拿出一張銀行卡,扁着嘴說,眼看就要哭了。

周圍人雖然可憐這一家,但是這個中年人太兇了,沒有一人敢上前說一句話。

中年人嗤笑一聲,一把奪過銀行卡,緊接着冷冷笑道:“兩萬塊,哼,可不夠啊,我誤工費,買藥費,精神損失費,這些可是還要很多錢的,還有八萬,一分都不能少。”

劉忠義聽了大驚失色,顫抖的手臂指着中年人,“啊……你你……你這人怎麼這樣,你這是敲詐,我要報警。”

“報警?哼,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

中年人冷笑一聲,緊接着馬桶蓋般大小的拳頭惡狠狠的揮了上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