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來那麼多廢話,你就不會讓其他的活動先進行啊,這麼點組織協調的能力都沒有還當什麼副主席啊。”靠,被戚耀明一頓數落,那男同學立刻垂下了腦袋。

2020 年 10 月 23 日

“還站着這裏幹什麼啊?”坐在主席臺前,身邊一羣老師各個都噤聲不語,唯有戚耀明的嗓門大的幾裏外都聽得到。

被罵的男同學立刻抹汗走了。戚耀明的樣子別提多難看了。想動又動不了,更遑論發脾氣了。

慕流風閒閒的調侃了他一句:“你現在也就只剩下嘴巴還利索點了。”

戚耀明瞪他一眼,沒反駁。他說的都是事實。

中午的陽光開始猛烈起來,這已經是今天上午最後一個項目了,可是沈鬱青遲遲未出現,戚耀明又遲遲不肯讓他們開始,學生全部圍攏在操場上,一時間氣氛熱鬧了起來。

“她不接。”葉飛絮很無奈的道。

“給我!”戚耀明咬牙切齒的恨聲。

電話是通的,可是就是沒人接,這個該死的女人耗盡了他最後一點耐心,他火大的將手機朝地上一摔。手機頓時四分五裂。

葉飛絮擡着頭往後縮了縮,做了個怕怕的表情,與慕流風擠眉弄眼一番。

“你們倆這麼有空就出去給我找人吧。”

“哎–”葉飛絮剛想抗議,慕流風卻道:“火氣幹嘛這麼大,人不是來了嗎?”

順着他的手指看去,戚耀明果然看到沈鬱青一路小跑着過來,額頭上已經出現了細密的汗珠,晶瑩的躍動在陽光底下。

全校的學生頓時沸騰了。

唯有戚耀明不怒自威的坐在輪椅上,要不是坐的高,根本看不到下面的動靜。

“好了,開始吧。”沈鬱青直接跑到了運動場地上,對着傻眼的裁判員命令道。

你來一下子,我念一輩子 其他運動員也紛紛回過神,準備起跑。

沈鬱青甚至沒有看戚耀明一眼,戚耀明眯着眼望着她挺直的背脊,隨着裁判員一聲槍響,所有人頓時衝了出去。 ?她不是跑的最快的,沒多久就距離第一名老遠了,可是她卻是跑的最有規律的。要看書戚耀明完好的左手打着節拍,一臉的高深莫測,葉飛絮抱胸看好戲道:“哎,你說她能跑第一嗎?”

“我看不行也得行吧,不然明這一萬塊獎金還有什麼神祕大獎的不就打了水漂了。”

“說的也是。”葉飛絮贊同的點頭,“這次要不是明這麼大手筆的,哪來那麼多參加的人啊。”

其實一萬對這個學校的很多人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多少人爲之不屑,但是最主要的是因爲這次戚耀明開出的條件實在是太誘人……

“閉嘴。”她似乎被人撞了一下,戚耀明看着,身體不覺往前傾。

沈鬱青的確是被人撞了,確切的說是被好幾個人拌了幾腳。

就在三千米進行到差不多一半的時候,她已經慢慢擠入了前五,而且速度一直很均勻,相反看第一名雖然還是保持着遙遙領先,可是已經有了慢下來的趨勢。

就在一個轉彎處,沈鬱青想超速的時候,被跟她擠在一起的另外三個女孩推搪了一下,繼而又拌了兩腳,要不是她身體靈活,協調度好,早就摔在地上了,現在她只是拌了一下,被逼到了一邊,而那三個女孩則調笑着從她身邊經過。

沈鬱青雙手撐着膝蓋,目視着前方,站在跑道上。

戚耀明目光冷冽的想站起來,葉飛絮急忙按住他:“明,你幹什麼?”

“沒什麼。”他心浮氣躁,卻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因爲沈鬱青又開始跑了。他不覺暗暗鬆了一口氣,又倏地揮了揮手,對葉飛絮耳語了幾句。

跑道上的人已經拉開了距離,不少人已經被套圈,更有很多人放棄了比賽,所以跑道上的人已經寥寥無幾。

最後一圈了。第一名已經完全慢了下來,如今恐怕只是靠着一口氣在撐着吧。沈鬱青還好,畢竟是練過的,體力自然比一般人要好很多,只是她還是很累了,因爲要避開那些女人。

還好,現在只有她在咬着那第一名了。

最後一百米,要衝刺了!那條紅色的綵帶已經在終點高高的拉起!而她距離那第一名也不過短短的兩米!沈鬱青心一橫,加快了速度,登時就追上了那第一名,反敗爲勝,操場上頓時歡呼叫囂起來,氣氛熱烈的直衝九霄。也不知是真的爲沈鬱青鼓掌還是爲她喝倒彩。

沈鬱青咬着牙往前跑,眼見着馬上要終點了,腳下突然被什麼一絆,整個人往前摔去,馬上就要到終點了,也不知道沈鬱青怎麼搞得,竟然硬生生的跳起來,用手拽到了那紅色的綵帶,然後膝蓋一彎,重重的跪在了跑道上!

全場震驚了!沈鬱青強忍着劇痛回頭狠狠的瞪了那女孩一眼,她卻無驚無懼的笑着,還攤了攤手,得意的看着她。

她就是故意的!

“鬱青,你沒事吧?”宋菲氣急敗壞的推開人羣從裏面鑽出來,馬上蹲下身扶住她的胳膊。

陸雲天也來了:“你怎麼樣?我送你去醫院。”說完就要抱起她。

沈鬱青拒絕了,抓住宋菲的一手,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小腿上傳來強烈扭曲的痛楚,汗滴答的從她的額上流下來!

右腿完全使不上力氣,她抽筋了!

“青青,你怎麼了?”宋菲發現她的異狀,擔憂的叫道。要看書W書WW·y·COM

“我抽筋了。”沈鬱青示意她鬆鬆手。

陸雲天馬上蹲下去,但是有一隻手比他更快的按住了他!

慕流風噙着淡淡的笑看着他:“陸同學,這就不麻煩你了。”

陸雲天的瞳孔稍稍放大,看着自己被握住的那隻手,沈鬱青跌坐在地上,儘管痛楚扭曲了她的臉,但她還是咬着牙一聲不吭。

宋菲焦慮的說:“你是不是抽筋了?”

沈鬱青捏着自己如石頭般緊繃的小腿還不忘安撫她:“不要緊張,我沒事,沒事……”她痛苦的搖頭道,“宋菲,你扶我站起來吧。”

就算再苦,也要站起來!沈鬱青知道,唯有自己努力才能挺過去。

那種小腿肚上的筋全部纏繞在一起,只要一走便如麻花似地盤旋的痛楚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懂得,因此她的下嘴脣被她咬出了鮮血,宋菲看的心驚膽戰,卻不敢出聲。

陸雲天亦是擔憂的看着她,不過更多的是幸災樂禍的人。

戚耀明在葉飛絮的推扶下停在不遠處靜靜的看着這一幕。

大約十分鐘之後沈鬱青才感覺這樣的狀況有所緩解,一擡頭,便看到了戚耀明。他的眼中似有憐憫,還有許多她看不明白的東西。

憐憫?不知爲何,沈鬱青的心臟猛然一縮,像是抽光了全身的力氣,小腿肚發酸的緊。

見她全身似乎放鬆了下來,慕流風即刻道:“我送你去醫務室吧。”

“不用。”沈鬱青拒絕了他,感覺到一道強烈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陸雲天鬆了一口氣:“青青,我送你去吧。”

沈鬱青又蹙眉,回道:“不用。”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蜚短流長又迅速的蔓延了開來,什麼沈鬱青不識好歹,這女人就是犯賤之類的零零總總。

聽着甚是刺耳,宋菲忍着氣正想發作,沈鬱青卻一把按住她的手:“還是你扶我去吧。”

“好。”宋菲好不容易纔壓下滿腔的火氣,瞪了周圍的人羣一眼,扶着沈鬱青一瘸一拐的離開。

醫務室裏,醫生簡單的給沈鬱青檢查了一下,膝蓋破皮了,好在下面是塑膠跑道,並沒有傷及筋骨,抽筋的情況也緩解了,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消毒上了藥。沈鬱青點點頭:“謝謝你,醫生。”

是個女醫生,不過看起來挺和藹的,囑咐了沈鬱青一些注意的事項之後便讓她離開了。

宋菲扶着沈鬱青出來道:“那些女的實在太可惡了,我看她們肯定是故意的。”她說的義憤填膺。

沈鬱青倒淡定多了,是不是故意的一看便知。她說:“宋菲,這次真的謝謝你了。”

“嗨,跟我客氣什麼啊。”宋菲微笑着,一擡眼便瞧見戚耀明和葉飛絮站在她們的面前。

葉飛絮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走到宋菲的面前說:“美女,有空一起去喝杯咖啡嗎?”

“我沒……”宋菲還沒說完,手臂已經被人拽住了。愣是被葉飛絮拖出好遠。

快的她來不及反抗。最後終於醒悟過來,挽着他的胳膊說:“有空,當然有空。”

葉飛絮給了她一個孺子可教的眼神。

戚耀明揚揚眉,利用自己完好的左手推着輪椅過來上下打量了沈鬱青一番,見她無大礙,才鬆了眉頭:“我們回家吧。”

“這是什麼?”一上車,沈鬱青就接到戚耀明遞過來的一個信封,裏面厚厚的一沓。

“獎金。”他吩咐司機開車,笑着對沈鬱青說道,“這是你應得的。”他朝她努努嘴,示意她打開看看。

沈鬱青面無表情的接過來拆開,旋即將它退還給了他:“這太多了。”

“哪裏多了?”戚耀明急了,又往她身上放。

“不是說好一萬嗎?”那裏起碼有兩萬吧。

“是啊,獎金是一萬,但是你不是受傷了嗎?學校得負責賠償你的醫療費。”他說的煞有其事。

“醫藥費?”沈鬱青驀地咧開嘴,“我還真不知道這個學校有這麼大方,我又不是死了。”光光擦了破皮就賠償一萬塊?她不傻,難道是有人傻了嗎?

“叫你拿着就拿着,哪來那麼多的廢話啊。”戚耀明哼了一聲,將頭轉向了窗外。

沈鬱青嘆口氣,從裏面抽出三千五,剩下的又還給了他:“我只要那一萬塊,另外我還欠你五千,這下就還清了,還有這個月的房租,也繳了。”

戚耀明錯愕的回頭,看着放在自己腿上的那一沓錢,以及她小心翼翼的將那幾張薄薄的錢放進自己的錢包,頓時氣結。

他氣得一句話沒說。車子裏安靜下來之後痛意就涌上來。沈鬱青細微的表情沒有逃過他的眼,戚耀明悶聲下令:“去醫院。”

“去醫院幹什麼?”

“我手疼,去看病行不行啊。”他惡聲惡氣的回到。

“那你把我在前面路口放下吧,我自己回去就成了。”沈鬱青飛快的接口。

“你……”戚耀明的火氣猛的冒了上來,“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不識好歹啊。”他去醫院都是爲了誰啊,結果呢?人家可一點都不領情啊,好心當驢肝肺。

“讓我下車,謝謝。”面對他的火氣,她卻始終冷淡的讓人髮指。

“別挺,繼續開。”

司機從反光鏡裏看坐在後面的兩個人,點頭回答道:“是,老闆。”

戚耀明的嘴角微微揚起,帶着勝利的笑容看着她,好似再說怎麼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無聊。”沈鬱青抱胸靠在位置上,任憑車子在市區穿梭。去醫院也好,去見見鬱宸,去繳了住院費。

車子一到醫院沈鬱青便跳下了車。 纏骨香咒 戚耀明拖着一條傷手卻追不上她,這女人……他在後面哇哇咧咧的喊:“你等等我啊。”

“你自己去看醫生吧,”沈鬱青回頭對他說了一句便坐上了電梯。

戚耀明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合攏的電梯門罵人:“靠。”又用腳狠狠踢了電梯一腳。

“沈小姐,鬱宸的住院費已經繳了。”繳費處的護士小姐微笑的看着沈鬱青道。

“繳了?怎麼可能?”沈鬱青手上拿着那些錢蹙眉看着她,“我沒來繳過,這怎麼可能呢?麻煩你再替我查一下可以嗎?”

“好,你等一下。”護士小姐又查了一遍,可是得到的結果還是一樣的。

沈鬱青心情陰翳的拿着錢往回走。到底是誰替鬱宸繳了住院費?沈鬱青心驚,驀地想起他來。

站在醫院的落地窗前,沈鬱青猶豫的踱步,最後還是下定決定給他打了個電話。

“喂。”他低沉的富有磁性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沈鬱青差點摔了手機,好不容易纔穩住自己的心神道,“是你繳了鬱宸的住院費嗎?”

雷君睿的沉默讓沈鬱青心裏發慌,她心裏有些添堵,感謝的話責備的話都凝聚在喉頭,最後只道:“爲什麼要這麼做?我自己的事情爲什麼不讓我自己解決呢?”

雷君睿依舊沉默,只是臉上的表情變了。他正在開會,現在會議進行到一半,下面的人正翹首企盼的看着他:“我是去過,但是他們告訴我已經繳了。”

“什麼?”雷君睿的回答無疑否定了她前面的猜測,那……

“先這樣,我等下打給你。”

下面的人興致勃勃的看着雷君睿但是又不敢造次,他們不禁紛紛猜測到底是什麼人讓雷君睿能夠放下重要的會議接這個電話。

“沒說完的,繼續。”他淡定從容的下令,緊張的彙報又繼續進行,只是他的心中多了一份什麼。

沈鬱青拿着手機疑惑的回了鬱宸的病房。他正坐在牀上看書,一擡頭,就看到沈鬱青腳一跛一跛的有異樣:“姐姐,你的腳怎麼了?”

沈鬱青已經儘量做到不動聲色了,她淡笑着道:“沒什麼,剛纔上來的時候不小心崴了一下,沒事。”

“嚴重嗎?我們去看醫生吧。”他緊張的臉上滿是焦慮。

沈鬱青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我們現在就在醫院啊,我已經找醫生看過了,真的沒事。”

“噢,對了,我都忘記一直是在醫院了。”鬱宸的臉頓時低沉了下來,他能忘記其實自己一直呆在醫院裏,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來,告訴姐姐這幾天都幹了什麼?”沈鬱青輕鬆的轉移話題,兩姐弟窩在一張小小的牀上談論着。

“姐姐,過幾天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想好怎麼過了嗎?”鬱宸突然道。

生日?沈鬱青算算日子,真的快到了。她自己也忘了。她摸了摸鬱宸的腦袋:“到時候姐姐買個蛋糕到醫院裏來陪你好不好?”

“不好!”鬱宸一口便拒絕了。表情倔強而認真。

“爲什麼?”

“姐姐,你不要老是想着我,你的生日啊你可以找你的朋友出去玩啊,不要老是來醫院陪我,你應該有自己的生活的。”鬱宸不無傷感的看着他,“姐姐,你知道嗎?我真的不想你這麼辛苦。”

“怎麼會辛苦呢?只要你好起來,姐姐幹什麼都不會辛苦的。”沈鬱青不贊同的看着他,“鬱宸,你……”

這時候,恰好有護士來敲門,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護士小姐抱歉的說:“沈小姐,抱歉,是劉醫生讓我來找你,請你去辦公室一趟的。”她對着鬱宸也露出一個友善的笑容。

沈鬱青心裏一驚,面上還是笑着:“好,我馬上就去。”

她站起來要走。

“姐姐!”鬱宸抓住了她的手臂。

“姐姐去去就回來,乖。”沈鬱青拍了拍他的手,鬱宸這才依依不捨的鬆開。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是當醫生告訴她這個消息的時候她還是崩潰了。

“醫生,爲什麼會這樣?”

“沈小姐,你先冷靜一點,我們慢慢談可以嗎?”

“醫生,不管什麼代價,我求你,一定要救我弟弟!”沈鬱青激動的望着眼前的醫生道。 “這是一定的,一定的,”醫生安撫她,“你先彆着急,心臟手術本來就有很大的風險,何況現在還沒有找到合適的心臟,根本無法進行移植手術啊……”

“那要怎麼辦?他現在這樣的身體狀況你不是說……不是說……”沈鬱青臉色慘白,說話都結結巴巴的。她到底要怎麼辦才能救他啊……

“沈小姐,其實我倒是有個建議。”醫生也是十分爲難的看着她。

“什麼建議?只要我能做得到的,我一定做!”沈鬱青彷彿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做手術……把鬱宸送到美國去做手術。這就是醫生給的建議。國外的醫療條件比國內好,國際紅十字協會也可以幫忙尋找合適的髒源。

那麼錢呢?

一打開門,還沒來得及開車,沈鬱青就感覺有一道凌厲的視線停留在她的身上,還伴隨着刺鼻的煙味撲面而來。

頓了一下,沈鬱青也沒有開燈,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默默關上了門。

戚耀明在菸灰缸內按滅自己的菸頭,將最後一口煙緩緩吐出來。

突然,她緊閉的房門又打開,道:“鬱宸的住院費是你繳的。”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問句。

戚耀明沒說話。

“你的錢……我會盡快想辦法還給你的,還有,請你以後不要去了。”說完,門又關上了。

“你幹什麼去?”燈光霎時大亮,戚耀明盯着她窈窕的背影出聲阻止。

沈鬱青沒回頭,只是拉了拉肩上的揹包:“上班。”

“又去酒吧?”

她沒響,也就是默認了。

“你就不能不去那種地方嗎?”戚耀明倏然眯起了雙眼,手臂也跟着蜷曲了起來。

“不能。”沈鬱青冷靜的聲音毫無溫度。

戚耀明被氣着了,猛的從椅子上站起來追了出去。可是沈鬱青已經進了電梯,而電梯門又再次在他面前關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