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不過讓我好奇的,是陰長生和周武王之間,亦敵亦友的關係,着實讓我有些暈頭轉向,既然他們在意見上不合,可是從我瞭解的地方上看,完全就是不想讓彼此重生啊,這是要把對方往死裏整。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我無奈的搖搖頭,心裏想着,算了,這些人的事情,我是可能永遠也不會明白的。

穿過地獄惡犬的石像身後,赫然是一條溪水當住了我們的路,這個溪水的出現也極其詭異,四周分明沒有水流進來,可這裏橫攔住我們的溪水,就像是憑空多出來的一樣,極其不自然。

江離看了一眼,臉色冷靜的對我們說,“這裏面被幻陣、殺陣、困陣完美的佈置在其中,看到的東西並不一定就是真的,當年陰長生和周武王肯定是爲了防止其他人進來,所以纔在這裏佈下了六十九陣。”

“六十九陣是什麼?”這個法術我從來沒有聽江離提起過。

江離告訴我,《逆陰陽》當中的法術,極其厲害的一個有釘頭七箭,一個是撒豆成兵,還有一個是六十九陣,而六十九陣極其厲害的地方就是,它可以將人困在裏面,分不清楚虛鏡和實境,裏面包含了陰陽、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宮、十方、幻陣、等道教法術的總和。

九是道家的極盡之術,道家的人認爲,只有到了九纔是完美狀態,所以道家很多法術都跟九掛鉤,比如道家的九字真言,道家的天衍四九。

而這個六十九陣,鮮爲人知,當年知道這個法術的除了陰長生本人,也只有兩三個人清楚其中的奧祕,但是因爲太過於強大,所以陰長生從不透露這個陣法。

我心裏一沉,這陰長生設置這個陣法在這裏,是多麼不希望這裏的東西被人發現。

我連忙問江離,“既然這裏這麼厲害,爲什麼慈禧還能來?”

江離告訴我,“慈禧手中有西瓜翡翠,假如這西瓜翡翠裏封印着的就是周武王的善心,那極有可能是周武王引導她而來,我剛纔說過,瞭解六十九陣的人,只有兩三個人,其中就有周武王。”

我點點頭,沒想到這裏面的事情竟然這麼複雜。

江離看着眼前的溪水,微皺着眉頭,臉上極其平靜的說,“千萬不要碰到水。”

我哦了一聲,連忙喊了聲,

“豹子!”

“吼——”一聲,花斑豹子從我的身體裏迅猛竄了出來,極其親熱的湊在我面前,撒嬌似的往我身上蹭了蹭,我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它倒是極其享受的吐着舌頭,好像在笑一樣。

“帶我們跨過去,辛苦了!”我摸着它的腦袋說。

花斑豹子俯身一軀,示意讓我上去,我拉着小胖子一塊坐到豹子身上,豹子得意的搖了搖尾巴,縱身一躍,直接從溪水上方跨了過去,穩穩的站在對面的石路上,將我們放了下來。

這個時候小胖子一臉疑惑的看着我,“我們過來了,那你師父怎麼辦?”

凌天戰神 這時,江離站在對面,雙手伸手一揮,一股強大的道法氣息瀰漫全身,他縱身一跳,極其輕巧的跨了過來,穩穩的站着腳跟,目光平靜的看着四周。

小胖子整個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江離,連忙拍手叫好。

“謝啦!”我拍了拍豹子的腦袋,它眼神微眯,直接竄進了我身體裏。

江離讓我把羅盤拿給他看,整個四周全然是山谷的樣子,根本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冒然前進,很有可能會迷失在其中。

江離一手拿着羅盤對照着四周的方向,一手並指唸咒,“離火燎天,地水破軍,乾坤巽風,坤侖斷獄,震雷霹靂澤地歸元,地轉星移,終日乾坤,天滅地絕,十方俱滅,破!”

一聲令下,整個山谷都爲之顫動,四周窸窸窣窣能夠聽見支離破碎的聲音。

這一招,是《逆陰陽》中的十方奇招,十方原指十大方向,即上天、下地、東、西、南、北、生門、死位、過去、未來。而陰長生將十方整合之後,研究出了十方奇招,可以利用四周方位,點破其中的規律,遇鬼殺鬼,遇困殺困,是非常厲害的一個法術。

這個時候原本還是山谷模樣的四周,山谷兩側赫然多出了數十個洞口,原來陰長生其中利用幻陣將這裏的洞口全部隱藏了,難怪看不出一點進出的線索。

wWW▪тTk Λn▪co

這裏到底有什麼,陰長生竟然要擺出這樣厲害的陣法來抵擋。

雖然江離對陰長生似乎十分了解,可從江離的表情上來看,要想解開六十九陣,並非那麼容易,雖然目前只破了幻陣,可是眼前又出現了數十個洞口,這分明是有關於八卦四象這些東西了。

“這裏面只有一個洞口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也是幻陣的一部分。”江離一本正經的告訴我們。

(本章完) 「紫兒,你確定你走時開啟陣法了?」凌景榮也是詫異的問道。

「沒錯,我開啟了陣法才走的,怎麼會這樣?」凌仙紫看著帝溟寒眼神一直鎖在身上,心裡就一陣的惱怒。

進化與傳承 從凌小天出現在墨九狸和帝溟寒身上時,凌仙紫就發現了,開始她並沒有在意,畢竟自己的弟弟是個什麼貨色,她十分清楚,她也懶得去管那麼多……

就在她剛才離開的時候,發現凌小天直接被帝溟寒給打飛了,詫異間外門的楊長老就趕來了,結果還是瞬間被打飛,特別是帝溟寒那種霸道的不允許別人說墨九狸個字的護短方式,讓凌仙紫的眼神就黏在了帝溟寒的身上,直到灰老出現依舊被帝溟寒一掌打飛,凌仙紫心裡就暗自決定這個男人她要了……

這樣的強者才能配得上凌仙紫,只有她才有資格,被這個強大的男人珍惜和愛護,所以她才會出現在墨九狸兩人面前,低垂眉眼恭敬有禮的把他們騙來城主府,為的就是利用他們城主府的陣法威力,除掉墨九狸,逼迫帝溟寒娶她,卻沒有想到他們的陣法竟然對兩人無用……

墨九狸和帝溟寒故意假裝沒有察覺到門口有人的,隨意聊著……

「我倒是想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凌景榮眼神一冷的說道。

說著他從懷裡,拿出一個黑色的陣盤,輸入一絲玄氣在其中,瞬間一道黑光閃過,面前墨九狸和帝溟寒所在的閱覽廳,頓時天昏地暗起來……

而凌仙紫三人站在外面,能清楚看到陣法內墨九狸和帝溟寒的所有反應……

「咦?又來一個陣法,不知道這個陣法厲害不厲害,你破的開么?」墨九狸笑看著帝溟寒問道。

「應該沒問題,娘子想看我打那裡?」帝溟寒寵溺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眼神轉了轉,伸手一指,正是凌仙紫三人所站的門口的位置,而凌霸天三人聽到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對話,覺得好笑無比,沒有想到兩個人竟然打算用蠻力攻擊陣法,真是愚蠢的在找死啊……

「這裡么?好的!看好了……」帝溟寒笑了笑,看了眼門口的位置,抬起手對著墨九狸說的位置,一道靈力看似不緊不慢的打了過去。

「嘭……」

「啊……」

「噗噗……」

「砰砰砰……」

隨著幾道聲響,墨九狸兩人頭頂的真應聲消失,而凌仙紫和凌霸天三人,也紛紛被帝溟寒直接打飛出去,飛出不遠直接趴在地上吐血不止……

三人都震驚的看著走出來站在他們面前的墨九狸和帝溟寒,這怎麼可能?他們的陣法分明是防禦陣法,對方一旦攻擊陣法的話,就會被自己的力量反噬的……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對方沒有被反噬,陣法破了,他們還被打成了重傷……

這一下凌霸天和凌景榮都十分確定帝溟寒的實力很強,非常的強,難怪凌仙紫會看上對方,雖然對方的容貌差強人意,但是對方的實力,已經讓他的容貌不那麼重要了…… 我心裏不禁感嘆,原來幻陣中還有幻陣,這樣極其厲害的佈陣,簡直是讓我大開眼界,這不就是所謂的陣中陣。

“在破一次?”我疑惑的看着江離。

大概是我的話太過於突兀,江離和小胖子竟然忍不住的看着我笑了笑,江離笑完後無奈的擺了擺頭,嘆着氣說,“陳蕭,如果每一個地方都用同一個方法就能破解的話,我想陰長生也不會那麼厲害了。”

這時候江離掏出銅錢,往地上一放,手上拿着法劍用力一點,伸手一揮劍,銅錢窸窸窣窣全數朝着岩石壁衝去,咣噹幾聲,又給彈了回來,江離拿着銅錢看了一會,江離告訴我,這銅錢最能找到邪氣所在,能夠進入洞口的地方,肯定是離邪氣最近的位置,所以一旦有銅錢變黑了,就證明這個地方纔是真的。

來回幾次之後,終於錢幣變成了黑色,江離微微皺着眉頭,擡頭看了一眼,最後錢幣飛出去的位置,再拿着手裏的羅盤看了看,微微點點頭,“跟我來。”

我們跟着江離的身後,一直走進其中的一個洞口裏。

四周金燦燦的光亮不斷閃着眼睛,這個洞裏面竟然渾然是用翡翠碧璽打造的密室,所以一進來就有光反射到眼睛中。

順着翡翠佈滿的道路中走了約莫五百米的時候,赫然出現了一道門,上面刻着奇奇怪怪的文字,還有一些看不懂的圖案。

小胖子湊上門前看了看,諱莫如深的對着我們說,“這裏估計離主墓室不遠,這道門上面刻着的都是滿文,看來應該是慈禧安排人修建的入口了。”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臉色一直沉思着什麼。

我看着江離這番模樣,連忙問江離,是不是發現了什麼。

江離說,“這看上去是很像滿文,但是我好像在哪裏見過,應該是一道咒語。”

江離眼神極其嚴肅的看着我,“陳蕭,把我之前給你的符文拿出來。”

我哦了一聲,連忙伸手將揹包打開,掏出在未名觀的時候江離特意讓我帶來的符紙,上面的文字竟然和門上的極其相似。

江離見我滿臉疑惑,就告訴我,“這道門是陰長生當年困住裏面的東西所留下來的門,看上去是實,而是則爲虛,需要符文咒法才能解開,而且唯有純陽之血才能破這道封印。”

江離將符紙放在東角落處,從我手上擠了一滴血滴在符紙上,江離並指唸咒,奮力一聲“敕!”

符紙轟然燒了起

來,空氣中瀰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轟隆一聲,門瞬間自己打開。

約莫是因爲在這裏塵封了太久,撲面而來的都是灰塵,弄得鼻子癢癢的。

“啊呸!”我連忙吐了好幾次口水,才感覺嗓子裏的灰塵全部清乾淨了。

小胖子捂着鼻子,憋青了臉,滿生怨言的說,“我操,這裏是該請個人來打掃一下了,灰塵多的比鬼還可怕。”

剛一進去,就被裏面密密麻麻的符紙給嚇了一跳,四周的牆壁,貼滿了驅鬼的符紙,看上去真有點陰森森的感覺,小胖子大概是沒做好心理準備,一腳踏進來,看着滿牆的符紙嚇得尖叫了一聲。

“閉嘴!”江離一聲呵斥,小胖子才慢慢緩過神來,看樣子這傢伙已經被各種詭異的事情嚇的不輕,稍微一點風吹草動都會神經過敏,小胖子連忙躲在江離的身後,聲音哆哆嗦嗦的問江離,“我說……這裏咋個這麼多符紙,是不是有很多鬼怪啊?”

江離冷冷的朝着裏面走去,仔仔細細看着這些密密麻麻的符紙,要不是江離眼力好,這麼多符紙看的頭昏眼花,江離卻在衆多符紙中迅速找到了一張與這些完全不同的咒文符紙。

江離指了指符紙說,“這裏應該是當年陰長生和周武來的時候,曾經封印過的一塊地,這裏陰氣極重,如果不是靠這些符紙壓制,怕是出來作亂就是陽間的災難。”

就在江離說話的時候,小胖子好像發現了什麼東西,只看見他朝着一邊走去,我擡眼一看,小胖子的面前站着一具屍體,渾身長滿了頭髮,幽幽的站在牆角落裏,黑乎乎的難怪不容易被發現,這屍體身上也貼滿了符紙。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傳說中的大糉子?

陰長生也用了太多符紙在鎮壓它了吧,還有門口的地獄惡犬,看這個東西也不過和普通死屍,並沒什麼區別。

就在這時,小胖子突然啊啊大叫起來,我原以爲他故意惡搞,這才發現,小胖子身體裏的陽氣被這東西吸了一口氣,一隻手抓住了小胖子的胳膊,掐的他臉通紅。

我見勢連忙抽出法劍朝着那死屍劈去,小胖子嗷嗷大叫着,“救命!我手要斷了!”

死屍抓着小胖子的那隻手被我狠狠斬斷,小胖子趕緊後退到我身後,顫抖着聲音,“這這東西……活的!要死人了!”

江離陰沉着臉,只說了句,“糟了。”

江離一說這話,我心裏就瞬間忐忑了,這

怕是攤上大事情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死屍猛然睜開眼睛,兩眼珠子竟然是白眼仁多,黑眼仁少,看上去極其恐怖。

江離說,“這傢伙吸了一口他的陽氣活過來了,他應該是傳說中的守墓屍王,專門駐守在墓室之中,是守墓人的老祖,這傢伙不好對付,陰長生都用了最高驅鬼符咒來鎮壓,都不能殺死他,看來這個東西擁有不死之身。”

我心裏一顫,完蛋了,陰長生都殺不死它,那我們不都玩完了!

江離的臉色也不大好,示意讓我們走到他的身後去。

我和小胖子剛一邁步,整個人就像被什麼東西纏住了一樣,四肢一陣被電擊一樣麻痹,轉頭一看,那屍體只是伸了一根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臥槽,這是什麼鬼。

我一臉驚恐的盯着江離,小胖子更是嚎嚎大叫起來,“救命!我不要死在這裏啊!我還沒找女朋友呢!”

無論我們怎麼用力,身體就想是被一道隱形的東西給困住了,完全動彈不得,我心也撲通跳個不停,兩腿發軟,聲音略微顫抖,“師父……怎麼辦?”

江離見勢舉着法劍,伸出手用力朝着劍刃一抹,鮮血侵染在劍刃上,朝着我身後的屍體用力一劈,一瞬間,捆綁我們身上的那股力量忽然消失,我和小胖子面面相覷,趕緊衝了過去,躲在江離的身後。

這個時候,那屍體直勾勾的盯着江離的眼睛,江離伸手將自己的手掌傷口對着屍體,那個屍體微微睜着眼睛,赫然像是看到什麼不得了的事情,江離背對着我,我根本看不到當時江離的表情,只是看着他的背影,總覺得讓人有些壓抑,強大的讓人喘過氣來,一股寒氣籠罩在江離的全身。

這個時候,那個屍體眼神極其驚恐,迅速朝着江離下跪,赫然說了句,“臣不知……”,江離突然呵斥,“滾!”

那個屍體渾身一顫,微微擡頭驚恐的看着江離,連忙走回了自己原本待着的位置。

那一瞬間,我差點有點不認識江離了。

陰長生都沒殺的了這個怪物,爲什麼這個怪物卻見到了江離極其害怕,這種事情,怎麼想都不太可能。

江離是放了自己的血出來,這個屍體纔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我赫然回想起,每一次江離救我的時候,那些東西都像是看到了很可怕的一樣,還有幾次他在那些怪物的耳邊說了什麼話,那些東西原本厲害的很,卻都逃掉了。

(本章完) 凌景榮三人狼狽起身,看向對面的墨九狸和帝溟寒,十分客氣的說道:「兩位久等了!」

「嗯,你們有事嗎?」墨九狸眨了眨眼睛看著凌景榮三人問道。

「啊……這……你們……」凌景榮聞言一愣的說道。分明這是他們凌府吧,他們有什麼事情?他們沒事啊,為什麼感覺好像自己是外人似的啊。

凌仙紫眼神冷冷看了眼墨九狸,然後看向帝溟寒時瞬間臉上帶著笑意的說道:「公子,之前我弟弟多有得罪了,還請公子隨我們一起去前廳用餐,爹,之前小天對這位公子多有得罪,我們應該設宴給人家賠罪才是……」

凌仙紫看著給凌霸天使了顏色,凌霸天才回過神來:「咳咳,是是,兩位跟我來吧!紫兒,你去讓人準備酒菜……」

「是,爹!」凌仙紫聞言說道,轉身前還故意挑釁的瞪了眼墨九狸,接著轉過身後眼中浮現一抹狠毒的眼神,轉身離去。

「那個女人好像看上你了啊?」看著凌仙紫離去的背影故意大聲的說道,讓凌仙紫的腳步一頓,她也想聽帝溟寒會如何說。

「殺了就不會看上我了!」帝溟寒聞言血腥的說道。凌仙紫聞言心中一窒,腳步加快的離去。

凌霸天和凌景榮對視一眼,總覺得凌仙紫看上的這個男人,似乎並不那麼容易搞定啊!看起來對方對身邊的女人十分用心啊……

兩人把帝溟寒和墨九狸帶到了前廳,有個剛才的教訓,兩人也沒有找死的再去用陣法試探墨九狸兩人,凌霸天和凌景榮坐在一邊,想要跟帝溟寒攀談幾句,卻又找不到話題,而且帝溟寒的眼睛一直落在墨九狸的身上,壓根不看他們,讓兩人也是十分的無奈……

「咳咳,不知道公子貴姓?」凌霸天坐的實在尷尬,硬是咳了兩聲,看著帝溟寒的後腦勺問道。

「上官家主,這位是我夫人!」帝溟寒頭也沒回的直接說道。

「原來是上官家主和上官夫人,不知道兩位來凌城是尋找陣法師,還是……」凌霸天雖然不滿帝溟寒的態度,但是誰讓人家實力強,只能壓下不滿繼續尬聊問道。

「玩兒!」帝溟寒說道。

凌霸天……

凌景榮在一邊聽的也是十分的蛋疼,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啊,這樣一個玩兒,讓人怎麼往下接啊……

好在這時離去安排酒菜的凌仙紫回來了,凌霸天第一次感覺看到女兒跟看到救星似的說道:「紫兒,你在這裡陪上官家主和上官夫人聊聊,我去喊老祖宗他們來……」

「好的,爹!」凌仙紫聞言笑著說道。

墨九狸看著凌霸天逃走似的身影,唇角含笑,她也很期待凌仙紫要怎麼跟寶寶爹爹繼續尬聊下去呢!

凌仙紫直接坐在帝溟寒的身邊,看了眼一直看著看著墨九狸的帝溟寒,眼神閃了閃說道:「上官家主,今天的事情是我弟弟不對,我先以茶代酒,跟上官家主道歉了!」 隱隱約約,覺得江離太過於神祕。

小胖子大口喘着粗氣,拍着胸口似乎心有餘悸的看着那個屍體,呆呆的望着江離問,“哇噻,江離你也太牛了,你到底什麼人啊,那大糉子這麼聽你的話。”

江離眼神突然冷冽一掃,狠狠瞪了一眼小胖子,小胖子被江離的表情嚇的臉色慘白,趕緊閉上嘴,不敢多說一句話。

江離見我一直盯着他,他陰沉着臉看着我說,“你在看什麼?”

我突然感覺到一絲害怕,連忙搖搖頭,不敢說話。

江離似乎也察覺到了我的情緒,朝着我上前一步走來,伸手摸了摸我的腦袋,用着極其溫柔的聲音對我說,“我江離就算是再可怕的魔鬼,也都不會傷害你。”

我呆呆的看着江離,忐忑的問了句,“師父,你到底是什麼人呀?”

江離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輕描淡寫的語氣說,“現在不是談這個的時候,你只需要記住,我是你師父就對了。”

江離冷眼看了一眼站在牆角邊上的屍體,冷冷的說:“入口在哪裏?”

那屍體微微一顫,用着極其驚恐的眼神看着江離,“這……”

“快說!”江離奮力一聲吼了過去。

我纔是幕後大佬 屍體伸手指了指它身後的牆壁。

我心裏不禁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該不會江離就是陰長生,因爲這個屍體被陰長生打怕了,所以才害怕。

可是轉念一想,也不對,當初青龍說的那幾番話,明顯是認識江離和陰長生,是兩個不同的人,那麼江離,到底是誰?

絕不僅僅是個江世祖而已。

屍體的身子往旁邊自覺的挪動了一下,它身後一直擋着的牆壁,原來纔是最後一道門的關鍵,難怪這裏會有這樣邪門的東西,是爲了守住這道門。

整個門上面有數百個鑰匙洞口,看上去都一模一樣,但是隻有一個是唯一可以打開門的。

我把揹包中的鑰匙拿了出來,正準備往洞裏塞,卻被江離制止住了,江離說,別看這些鑰匙洞孔沒什麼事,實際上,鑰匙插錯了位置,就會觸動機關,這裏面設置了太多的機關,十分危險。

江離說,“整個山谷都被陰長生的六十九陣所包圍,這裏也極有可能是六十九陣的關鍵,這裏的鑰匙洞口應該是模擬九宮格,九中九……”

江離眼神微微一皺,赫然盯着其中一個洞口看了一會,伸手將盒子裏的鑰匙拿了出來,直接朝着洞口一插,一旋轉。

咔嚓一聲。

觸動了機關一樣的聲音,嚇得我渾身冷汗直冒。

轟隆一聲,門赫然從兩邊打開。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

墓室,裏面擺滿了各種翡翠珠寶,看樣子這就是慈禧給自己修建的墓室了,到處都是金燦燦的金銀瓷器,別提有多奢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