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雨生被打斷了思路,回過神來,點點頭說:“警長,我開竅了,什麼都沒有自己的命重要,命都沒了,還堅持個鬼的原則?你說對吧?所以,我是真的開竅了,你放心,我會盡全力配合你的。”

2020 年 10 月 23 日

“是真的嗎?”小鬍子阿蒙德半信半疑,有點不敢相信,他可是準備了很多手段來逼迫劉雨生就範,沒想到任何一樣手段都沒用上,劉雨生直接就妥協了,這未免有些太過容易。

“當然是真的,比針還真,”劉雨生無奈地說,“我這個人言而有信,從不信口雌黃,若是不答應也就罷了,你拿槍指着我的頭也沒用,但只要答應下來,就一定不會反悔。”

小鬍子阿蒙德還是有些不信,不過暫時只能這樣,反正他也準備了後手,就算到時候劉雨生真的反悔,他也有備用的應急手段。

既然已經達成了共識,那麼現在就要想辦法殺人了。餐廳裏詹姆斯看守着其餘的人,那是十四個人,並非十四頭豬,要怎麼才能殺光他們,而不引起反彈?小鬍子阿蒙德本來想冒充兇手,將這些人各個擊破,不過現在他有了更好的主意。

“劉,如果我們去……”

“等等,”劉雨生舉起右手打斷了小鬍子阿蒙德,“警長,我們來的時候,艾弗森不是跟在後面嗎?他人呢?”

小鬍子阿蒙德茫然四顧,轉了個圈,扭過頭來說:“你不說我都忘記了,艾弗森這個傢伙跑哪兒去了?”

本來沒有想到艾弗森的時候,一切都很正常,可是兩人一提到艾弗森的名字,不知怎麼,空氣都顯得凝重了起來。

一股陰冷的氣息正在瀰漫,讓人後背發涼。

橡樹林裏,起霧了。

白茫茫的大霧,導致人的視野範圍極速減小,很快就只能看清身邊的東西,對面一兩米有什麼都看不見。

轉眼間,劉雨生就看不到小鬍子阿蒙德了,他驚訝地喊了一聲:“警長?”

“警長警長警長……”

陣陣回聲傳來,讓人感到心驚膽戰。

小鬍子阿蒙德,竟然沒有回話!

之前羣裏有一個令我恨鐵不成鋼的蠢貨,他說要向心愛的女孩表白,但他此前一直在暗戀,甚至連情書都沒寫過一封,更沒有約會、看電影逛街之類的任何鋪墊。很顯然,這樣表白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收到一張白金特製好人卡。我有意指點這個小子,於是勸他不要急着表白,先慢慢追求一陣子,從寫情書開始,然後約會,可以泡吧、看電影,甚至約圖書館。直到培養出默契和情愫之後,再選一個合適的時間和地點,到時候表白的機會一定大大增加。然而這個可惡的小子,懦弱到令人頭痛,他竟然說什麼,默默在心裏喜歡就好了,不用非得相戀。我頂你個肺!喜歡她就去幹TA!不然你算什麼男人?年輕的時候,一定要去幹一件蠢事啊朋友們,一輩子謹慎小心,到老了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活得有什麼意思?有多少懵懂而美好的感情,都毀在了衝動和懦弱的情緒上面。我要奉勸諸位好朋友,無論如何,請珍惜眼前,活在當下。喜歡一個人,就去努力追求,就算最後追不到手,也不枉一場青春年少啊! 這次是真的見了鬼了!

大白天的起霧,身邊的活人轉眼不見了蹤影,連聲音都聽不到。劉雨生知道事情可能發生了變化,他搞不懂爲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這一切跟那個神祕失蹤的艾弗森有什麼必然的關聯?

最開始知道奧黛麗的下落,當時小鬍子阿蒙德要求詹姆斯守在餐廳,然後其餘人跟着布萊恩管家來到了橡樹林。因爲剛到橡樹林就看到了奧黛麗被害死的悽慘模樣,隨後小鬍子阿蒙德就發現了線索,劉雨生跟着小鬍子阿蒙德繼續前行,兩人都忽略了布萊恩和艾弗森。

在發現艾希屍體的時候,劉雨生曾經聽到過布萊恩的慘叫聲,那個時候,應該就已經出了事。布萊恩在阿卡麗和蓋倫被害死這件事當中,一定不是無辜的,所以他被亡靈復仇,這很正常。但是艾弗森,他出了什麼事?爲什麼沒有跟上小鬍子阿蒙德?

按照劉雨生之前的推測,阿卡麗和蓋倫的幽靈不會傷害無辜的人,在雷頓莊園這件事當中,後來上島的人們都應該算是無辜的吧?畢竟大家都沒有對阿卡麗做過什麼不好的事情。艾弗森也在無辜之人的行列,爲什麼他會失蹤?

劉雨生只是提了一句艾弗森的下落,橡樹林就忽然起了大霧,現場弄得像鬼片拍攝一樣,這是要鬧哪樣?劉雨生心裏有些沒底,一則因爲不知究竟,二則因爲他現在沒有太多自保的能力,尤其在面對幽靈的時候。

大霧瀰漫越發嚴重,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劉雨生不敢胡亂走動,他怕自己走錯方向,萬一碰到之前殺死格林的那些細線,那會死得很冤枉。但是老這麼呆着也不是個辦法,喊話沒人理會,小鬍子阿蒙德不知去了哪裏,大霧如果一直不消散,難道就這麼站在這裏直到天荒地老嗎?

劉雨生依照自己之前模糊的記憶,小心翼翼伸手摸索了片刻,幸好記憶並未出現太大偏差,他摸到了一根樹枝。劉雨生拿起樹枝,感受一下樹枝的重量和長度,然後用樹枝探路,慢慢往前走去。

如果往回走,應該能更快走出橡樹林,因爲此前穿越橡樹林用去了大量的時間,而從發現格林的地方走到這裏,用的時間則很短。劉雨生打算先走出橡樹林再說,這裏給他的感覺很不好,就像把自己的命運都寄託在了某種未知身上,生死全都做不得主。

每走幾步,劉雨生就會停下來,收回樹枝,重新觀察一下樹枝的長度和重量。樹枝一直沒有變化,這證明他走對了路,並未闖到那些細線圍成的陷阱裏。

在這大霧當中走了不知多久,劉雨生眼前忽然開朗!就像一個久不見天日的瞎子看到了光,他不由自主地遮住雙眼,並把眼睛眯成了一條縫。待眼睛稍稍適應了光亮之後,劉雨生愣住了,心裏有一句MMP,十分想要講出來。

眼前哪裏是什麼橡樹林?分明是一間房!厚重而古樸的牆壁,上面貼滿了奇怪的畫,房間裏整整齊齊,一塵不染。劉雨生身上又髒又亂,鞋底還沾滿了橡樹林裏帶出來的泥土,他走在房間裏,就好像一滴墨水在白紙上滾動,滾到哪裏,哪裏就變得亂糟糟一片。

這是幻覺?

劉雨生皺着眉頭,他十分確認,這一定是幻覺!但是這幻覺如此逼真,各種細節讓人看不出任何破綻!更讓劉雨生感到奇怪的是,爲什麼會有針對他的幻覺出現?

“嘩嘩……”

浴室裏傳來水聲,同時似乎還有一個女人在唱歌,聲音很嬌媚,歌聲很動聽。

劉雨生忍不住望了過去,浴室門沒有關,有一張薄薄的簾子扯在那裏,簾子背後,是一個妖嬈的身影。

水聲漸漸變小,有一隻纖纖玉手從簾子後面伸了出來,輕輕抓住簾子。這隻手柔弱無骨,手指修長纖細,只是看一眼,就讓人對手的主人充滿了好奇。

劉雨生也被這隻手吸引了,他目不轉睛地盯着簾子,猜測着簾子後面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尤物。

簾子被慢慢拉開,那隻手的主人現身出來,竟然是一個**!

她,一絲不掛。

劉雨生急忙低頭,伸手捂眼,可是,心裏又十分想看……

於是,擋在眼前的手指輕輕張開了縫隙,他看到了女人的樣子。

千嬌百媚的模樣,身材好到爆炸,一頭柔順的長髮剛剛洗過,幾乎拖到了地上。女人就這麼走出浴室,光着腳向劉雨生走來,一步一步,越來越近。

劉雨生緊張地嚥了一口口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女士,很抱歉打擾到你,但……”

“哦……”

劉雨生忍不住叫了一聲,因爲女人來到他身邊,雙手搭在他的胸前,輕輕撫摸。

好像觸電一樣的感覺!

劉雨生緊張地都快無法呼吸了,他努力剋制着自己,說:“女士,我……”

“哦……”

女人的動作越發過分,她像一條蛇,身體貼着劉雨生在扭動。

劉雨生索性把眼一閉,雙手放到背後,嘴上說:“好吧好吧,就讓一切順其自然。”

閉上眼的劉雨生並未看到,嬌媚的女人張開嘴,發出無聲的笑,隨着笑聲,她的皮膚迅速蒼老,並一塊塊脫落。眨眼間,千嬌百媚的女人變成了白髮蒼蒼的耄耋老婦,滿嘴的黑牙,身上褶皺的皮膚大片大片的潰爛,散發着異味,還流着膿水。

老婦的手依然白嫩而纖細,只是手上忽然多出一把利刃!她猛地揚起手,利刃對準了劉雨生的胸膛!

“噗!”

骨肉被刺穿了的聲音響起,老婦笑得很開心,嘴巴張得很大,這個時候,她看到劉雨生睜開了眼睛。

劉雨生的眼神很平靜,哪有一點被迷惑住了的樣子?

老婦有些迷茫,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她手中的刀根本沒有刺中劉雨生,反倒是劉雨生雙手握緊一根樹枝,樹枝折斷的那一頭,尖尖的,正插在她的心口。

“桀……”

老婦發出尖利的叫聲,整個人猛地炸開,化作一片黑沙消失不見。

劉雨生冷笑一聲,自言自語道:“什麼東西?這麼垃圾的幻境還想騙我?”

片刻之後,劉雨生突然臉色變得煞白,因爲他發現,自己還在房間裏! 房間並未隨着老婦一起消失!

這意味着,劉雨生依然處在幻境當中。這是一個連環的幻境,剛纔的老婦,不過是小小的考驗而已。

劉雨生給自己壯了壯膽子,他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繼續闖下去。如同傳承副本一樣,儘管副本快要把他坑死了,可他除了鼓足勇氣繼續接受傳承之外,沒有別的選擇。

“來吧!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在作怪!”

劉雨生在房間裏四下走動,探索起來,他並沒有嘗試轉身離開,儘管房間的門就在身後,但他知道,那扇門絕對不是離開的通道。

本來整潔乾淨的房間,因爲劉雨生殺死老婦的原因,無聲無息間就變得破爛不堪,傢俱全都腐朽,牆皮也脫落得很嚴重。房間看上去並不大,然而劉雨生走了很久,始終都在這間房子裏沒能走出去,他知道這間房就是線索,就是重點。

在一處拐角,劉雨生髮現了異常的地方。那是一面牆壁,上面的牆皮脫落了大半,露出了牆皮下面的東西,看不清楚全貌,隱約像是一幅畫。

畫是血紅色的。

劉雨生走過去,用力扒下那朽爛的牆皮,很快牆皮下面被掩蓋的圖畫重新浮現出來。

血紅色的彩筆,畫出了一個人影,手上拿着一把斧頭,正在砍着什麼東西。

砍得是什麼?看不清,畫得很模糊。

劉雨生下意識地湊近了,想要看清楚那裏究竟畫得是什麼東西,這時那一塊模糊的地方突然變成了一面鏡子。

劉雨生看到了自己。

隨後,畫中血紅色的人影拿着斧頭狠狠砍了下去,鏡子應聲而碎。

一陣惡風不善!劉雨生想也沒想迅速低頭,一柄大斧貼着他的後腦勺劃過,重重砍在牆上,把牆壁砍出了一個大洞。

劉雨生驚出一身冷汗,急忙跑開幾步回頭看,只見那面牆整個坍塌,而上面的畫中人,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畫中人全身上下去都是鮮血,站在那裏片刻,腳下就積攢了一窩的血水。手中的斧子,比畫上面更加巨大,閃爍着寒光,反射出了劉雨生的樣子。

沒等劉雨生看仔細,那畫中人舉起斧子再度砍了過來,劉雨生見狀急忙亂滾帶爬地逃走。畫中人在後面緊追不捨,大斧一下又一下的砍過來,每次都只差一點就能把劉雨生給砍成兩段。

劉雨生心驚膽戰,一邊跑一邊思慮對策,他可不敢完全把這個場景當成幻境!雖然他明知道這裏一定是幻境,然而在幻境裏被砍上一斧子,說不定比在外面被砍中還要糟糕!

奇怪的事情再度發生了,原本劉雨生覺得這間房特別大,他在這裏轉了很久都沒轉一圈,但血糊糊的畫中人一出現,房間似乎突然變得很小!劉雨生髮現自己竟然沒地方跑了,畫中人的大斧子彷彿隨便輪兩下就能砍倒他。

劉雨生慌不擇路,一頭扎進了浴室,回頭把門給帶上,意圖阻擋畫中人的腳步。劉雨生剛剛把門關上,砰的一聲響,巨斧在門上砍出了大洞,斧刃距離他的鼻尖只有毫釐之差。

劉雨生臉都白了,這時巨斧扯了出去,風聲再度襲來,他急忙向後翻滾,果然,巨斧再度砍破大門,如果他不躲開,這一下就會把他的腦袋給砍掉。

“砰!砰砰……”

巨斧接連幾下,把浴室的門給砍了個粉碎,畫中人隨即大踏步走進來,揮舞着斧頭直奔裏的頭顱。劉雨生想要躲避斧頭,沒料到腳下一滑,整個人摔到了浴缸裏。

“咕咚咚……”

急速的水聲響起,劉雨生在浴缸裏手忙腳亂地折騰,眼前的水花翻涌如潮,下一刻他從高空墜落!

“噗通!”

劉雨生摔到了地上,他被摔得渾身疼痛難忍,這時上方一柄大如天蓋的斧刃從上而下,正對着他的腦門。

劉雨生已經徹底懵逼,這是什麼?幻境中的幻境?不對,雷頓莊園本身就是傳承副本搞出來的幻境,而劉雨生在橡樹林中再度進入幻境,如今又出現了第三重幻境!

演化這許多幻境,費這麼大的功夫,到底圖個什麼?

劉雨生一時半會兒顧不上思考這個問題,他爬起來轉身就跑,好容易躲開了那巨大的斧刃,沒想到迎面跑來一個老太太!

這老太太跟之前那個耄耋老婦幾乎一模一樣,手裏拿着一樣的利刃。見到劉雨生,二話不說上來就捅。

劉雨生避之不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擡起一腳,頓時把那老太太給踹到了三米開外。老太太怪笑着,露出一嘴黑牙,她身手敏捷得不像話,翻身而起,又來用刀刺劉雨生。

劉雨生想要故技重施,再度踹飛那老太太,沒想到這時巨斧再次從天而降!劉雨生避無可避,要麼被斧頭劈死,要麼被老太太用刀扎死,雖然心有無數不甘,奈何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命休矣!”

劉雨生慘叫一聲,沒想到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股巨力,直接把他拖了出去。

眼前一花,劉雨生再度睜開眼的時候,看到了小鬍子阿蒙德,看到了橡樹林,看到了不遠處格林破碎的一堆堆肉塊。哪有什麼大霧?哪有什麼房間?哪有什麼惡靈老太太?

劉雨生不明所以,一轉身,看到了艾弗森那張有些熟悉的笑臉。

“你……”劉雨生吃驚地指着艾弗森說不出話來。

艾弗森豎起一根手指放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阻止劉雨生說話。隨後,艾弗森帶着小鬍子阿蒙德和劉雨生一起向外走去,他們沿着來時的路往回走。一路上,見到了馬丁的屍體,見到了艾希的屍體,也見到了奧黛麗和布萊恩的屍體。

布萊恩的死狀極慘,幾乎就是五馬分屍的簡化版,彷彿被無數野狗給分而食之。

劉雨生一肚子的問題,但他看到小鬍子阿蒙德一言不發緊閉嘴脣,知道其中必有道理,於是也什麼都沒問。

終於,橡樹林走到頭,劉雨生他們回到了最開始來到這裏的地方。艾弗森停下腳步,側耳不知在聽些什麼,然後鬆了口氣說:“好了,現在可以說話了。” 看到有人在書評區帶節奏,無非就是說什麼這本書寫得不好,寫得很差,靈異不算靈異,不如某某書之類的。我想說,嗯,你說的很對,有眼光,值得鼓勵,所以永久禁言+刪帖套餐,拿好不送。

撲街脾氣就是這麼大,你耐我何?

不愛看右上角就是了,何必踩着別人來秀自己的智商?

不碼字的人,不知道這行的辛苦,尤其我是兼職,白天上班很累就不說了,晚上碼字經常熬到很晚,年輕輕的就出現了禿頂的症狀。

爲了什麼寫書呢?

碼字就是我的興趣愛好,正如諸位有人喜歡喝酒,有人喜歡泡吧,有人喜歡下棋,有人喜歡跑步,有人喜歡玩遊戲。

想象一下,你跑步跑得正嗨,忽然有人過來對你說:“喂,你怎麼跑得這麼慢?像個王八一樣,你這麼跑比博古特可差遠了。還有啊,你跑步的姿勢真難看巴拉巴拉巴拉……”

你打遊戲打得正爽,那人又來了,他對你說:“你是豬嗎?這裏應該這麼打,快用Q技能啊!你是不是傻?你這種智商玩什麼遊戲啊?你玩得實在太差了,要都像你這樣,中國電競就徹底完蛋了巴拉巴拉……”

遇到這種情況,你會怎麼做?

反正我是直接大嘴巴子伺候,我愛怎樣就怎樣,要你個八竿子打不着的瓜皮來管?

我不是出來賣笑的,沒義務接受你的品頭論足,即便我出來賣,你也得先掏了錢纔有資格說話!粉絲值爲0,你跟我囂張個錘子?

我就禁言你了,怎麼的?不服氣的話,黃金大盟瞭解一下?

今兒就不說這書好壞與否,尊重別人的勞動成果是最起碼的道德素養,這一點有什麼疑問嗎?

wWW▪ ttka n▪ C O

君子絕交尚且不出惡言,何況只是閒暇無聊打發時間看看看小說?

何必呢?何必互相傷害?不喜歡的話,靜靜離開不好嗎?

秉承着對劇情發展的研究,對於書中有什麼語法或者錯別字之類的純粹探討,我舉雙手歡迎。沒有任何建樹的語言攻擊,胡亂帶節奏,我只想說,你怕是不知道我這個撲街的脾氣有多大。

正應了那句話,本事不大,脾氣不小,我就是這樣。

即便我的讀者大多都在看盜版,我都沒怎麼生氣,然而對於這樣的語言冒犯,我實在忍不了。

我是個沒本事的,寫書的確不夠專業,興之所至,胡寫亂寫,老實說,雖然存稿很多,但我連個大綱都沒有。

即便如此,還是要對這些天生鍵盤俠說一句:“就算我的書寫得再爛,你是寫出過比我好的作品還是怎麼的?嘲諷我?你夠格嗎?”

工作壓力很大,心情本來就不好,點開網頁就看到這麼個糟心的事兒,連碼字的心情都沒有了。

呼,呼,世界如此美好,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

嗯,這位仁兄,如果你有幸看到這一段,我想告訴你,不用黃金大盟,隨便來個盟主我就給跪了,立刻刪文道歉。

我就是這麼一個反覆無常首尾兩端,寧爲五斗米折腰的貪婪小人,但我還就喜歡看你看不慣我又奈何不了我的樣子!

怎麼樣?有毛病嗎?

影響諸位親愛的讀者閱讀體驗,我表示道歉,你們都是掏了錢的大爺,我願意笑給你們看^.^

我的節操,在那個夕陽下的奔跑當中,丟掉了。

我的生涯,一片無悔……

溜了溜了,碼字去! 劉雨生早就按捺不住,連珠炮一般問道:“艾弗森?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纔我陷入到了一個可怕的夢境當中,那是什麼東西?你剛纔去哪兒了?還有啊,你到底是什麼人?”

小鬍子阿蒙德雖然沒有說話,但他看着艾弗森,十分期待的表情說明他和劉雨生想問的問題是一樣的。

艾弗森微微一笑,說:“警長,劉,故事很長,要從哪兒說起呢?”

“從頭說起,”小鬍子阿蒙德說,“我們有很多時間。”

“不,警長,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艾弗森搖了搖頭,神神祕祕地說,“再過三個小時,天就徹底黑下來,到時候阿卡麗和蓋倫兩個可怕的怨靈會殺死莊園裏除了我們幾個外來者之外的所有人,然後完成合體進化。一旦阿卡麗和蓋倫兩個怨靈完成合體,這世間就再也沒有人能消滅它,那將是我們所有人類的災難。”

艾弗森這番話一說出來,不僅劉雨生皺起了眉頭,就連小鬍子阿蒙德也覺得有些難以置信,他愣了愣神,問道:“艾弗森,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

劉雨生對於其中的詳情知道的更多一些,所以關注的重點也不一樣,他沉聲問道:“艾弗森,你怎麼知道阿卡麗和蓋倫的事情?你和我們一起來到這裏,又沒有見到過格林,這些事情,是誰告訴你的?”

艾弗森神祕出現,然後帶來的疑點實在太多了,小鬍子阿蒙德和劉雨生都對他起了很大的戒心,兩人不自覺往後退,疏遠了艾弗森,並形成了攻守同盟之勢。

艾弗森見狀,知道如果不解釋清楚的話,將很難得到這兩個人的幫助,他無奈地說:“好吧,我們邊走邊說,我會把事情給你們解釋清楚。說真的,我需要你們的幫助,所以,你們不用這麼提防我,我們還是一夥的。”

雖然艾弗森信誓旦旦,語氣非常真誠,但小鬍子阿蒙德和劉雨生對他的戒備一點都沒有減少,而且一點掩飾都沒有,表現得堂而皇之,兩人就是要告訴艾弗森,他們有戒心了。

艾弗森自己走在前面,將後背交給兩人,以減少他們的戒備心裏,他一邊走,一邊說:“警長,我知道你來雷頓莊園的目的並不是爲了破案,你的目的並不單純,所以你應該理解,我來這裏的目的,也不是爲了破案,而是另有原因。”

小鬍子阿蒙德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咳嗽一聲,示意自己聽到了。倒是劉雨生在一旁暗自吐槽不已,這究竟是個什麼鬼?一個個好好做你們的NPC不行嗎?讓老子安安靜靜過一個副本不行嗎?你們不弄這麼多支線劇情,大家還能做好朋友啊!這下可好,來一個小鬍子阿蒙德,別有用心,再來一個艾弗森,另有目的,將來會不會詹姆斯也是個隱藏人物?阿卡麗和蓋倫還要牽扯什麼其他情節出來?

陸人英和王人雄的下落還沒有一點線索,單單是應付NPC已經讓劉雨生覺得心力交瘁,他實在對這個副本無語之極。

艾弗森沒有得到小鬍子阿蒙德的迴應,他並不以爲意,自顧自接着說:“大家都知道我明面上的身份,亞羅德的小兒子,身份尊貴的貴族之子,但你們大概都不知道,我還是十二騎士的一份子。”

這下小鬍子阿蒙德終於不再假裝鎮定了,他快步追上艾弗森,問道:“你是十二騎士之一?”

艾弗森點了點頭,伸手從懷裏掏出一塊形色古樸的勳章,拿給小鬍子阿蒙德看了看。小鬍子阿蒙德拿着勳章翻來覆去地看了幾遍,神情糾結不已,似乎不知道該不該相信艾弗森,猶豫了片刻,他將勳章遞還給艾弗森,彎腰低頭恭敬地說:“艾弗森騎士,阿蒙德隨時恭候您的差遣。”

劉雨生看得目瞪口呆,什麼鬼?這個小鬍子阿蒙德立場轉變得也太快了吧?這他媽破副本,支線劇情和世界背景也太多了吧!骷髏會和帝國什麼的就不說了,這個什麼十二騎士,又是個什麼東西?可惜劉雨生來自東方的偵探身份,並不足以讓人太過重視,艾弗森只是爲了小鬍子阿蒙德才表明自己的身份,他甚至沒有向劉雨生解釋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Field is required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